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五十二章 疑点重重
    “这……”苏兰芷的话无疑是给了苏青岚邀请了,他本就有些不敢靠近的样子,怕慕容嫣嫌弃他,这会儿虽然身子不冷,但是可以跟妻女好生的呆在一起,那也是好的。舒蝤鴵裻

    “爹爹,过来吧,站在门口不冷吗?”也只有面对着自己的父母,苏兰芷脸上的笑容才会显得真实些,如今他们一家三口难得的相处,苏兰芷自然是希望可以借此培养一下感情的。

    “好好,我这就过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雪,苏青岚怕自己身上的冷气冷到了慕容嫣和苏兰芷,刚开始过去的时候靠两人也不是很近,只是站在两人的对面看着在自己心里最重要的两个人,眼中,难得的划过点点的暖情之意。

    “爹爹,这就是你以前住的屋子吗?”看着周围的摆设,和相府的差不多,很雅致,由此可见苏青岚平日里是一个生活格调比较高的人,屋子里面虽然没有什么贵重的装饰,可是每一样看起来都很舒服,色调也是偏淡,空气中有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让人觉得很舒服。

    “是啊,没搬出王府之前,爹爹一直都住在这里!”如果不是当年发生了那许多的事情,自己或许会一直住在这里吧?

    不过其实搬出去了也好,不然嫣儿和兰儿会更加的艰辛的。

    “爹爹这里的书好多啊!”苏青岚年轻的时候也是有名的青年才俊,自然是博览全书,当年离开的时候,这些书他只是挑了自己特别喜欢的拿走,其余的都留下来了,只是没有想到,许多年再一次的回来,这些书,竟然都还在。

    “兰儿喜欢的话,可以随意翻看!”女儿喜欢这些,自然是好的,苏青岚虽然并不希望苏兰芷有多耀眼,可是女儿家的,读些书,明些礼,将来日子,也不会那么无聊,生活也不会变得太过狭隘了。

    “嗯!”几人正在聊着,香雪突然的插进,倒是让几人本来和谐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沉寂了,“二老爷,二夫人,天色已晚,需要奴婢着人准备洗漱歇下了吗?”

    “先坐会儿吧,暖暖身子,你且回去母妃那里去吧!”知道香雪是故意打岔,苏青岚也无可奈何了,此人毕竟是老庆王妃身边的贴身丫鬟,而且也没有过错,苏青岚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将人给支走了。

    “二老爷,老王妃交代了,让奴婢今日就在这里伺候着!”话是伺候,但是更多的,怕是监视吧?

    苏兰芷看着香雪那张恭敬的脸,实在是觉得有些不舒服,可是如今这是庆王府,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既然如此,那你且去泡些热茶来,让我们暖暖身子!”香雪一直在这里,苏青岚也觉得别扭,只好将此人给支走了才是。

    “是!二老爷,是您最喜欢的云雾吗?”苏青岚对茶特别的讲究,香雪虽然是想呆在这里的,可是这事情却也是不能假手于人,免得苏青岚不满意了。

    “就云雾吧,只是泡清淡些,这天色晚了,喝浓茶不宜入睡!”只是单纯的找个借口不想身边有人跟着,泡什么茶苏青岚都不介意的。

    “好的,二老爷,奴婢这就去准备!”一步一步的后退,不得不说香雪此人被老庆王妃调教的很好,非常的懂礼大方。

    “兰儿,嫣儿,坐吧,总是站着,会累的!”几人已经走了一段路了,这会儿自然是要好生的休息一下,暖暖身子,接着就是要入睡了。

    想着要入睡,苏青岚不由得看了眼一直沉默的慕容嫣,不知道等一下,对方到底会怎么反应,会不会,拒绝和他同房呢?

    还在想呢,香雪倒是速度很快的就将茶水给倒来了,将茶杯一一的放在几人的面前,给几人添了新泡的热茶,边说还边不忘记好生的替老庆王妃加分了,“二老爷,老王妃一直都知道二老爷喜欢喝茶,这些年老王妃都期待着二老爷可以回来小住,这房间每日都是有仔细的打扫,而且不曾动了二老爷的物件半分,老王妃还嘱咐随时给老爷准备茶,这每年的新茶,老王妃都给二老爷留着的,只是这些年过去了,许多新茶都成了旧茶了,好在这茶是今年新春刚摘的,二老爷可还觉得不错?”

    “嗯,唇齿留香,香雪你泡茶的功夫有长进啊!”

    “那也是老王妃调教的好,老王妃让奴婢多学学,也好等二老爷回来的时候,让奴婢好生的伺候二老爷。”句句不离老庆王妃对儿子的一片爱心,苏青岚听着,倒是觉得自己的心里,多了一分愧疚了。

    这些年因为怕老王妃又给他塞人,所以他只在必要的场合回来,平日里没事不会回来,如今看来,他作为儿子,倒是有些不孝了。

    “香雪,母妃这些日子,身子可还健朗?可曾经常头疼犯病?”当年老庆王妃怀上苏青岚坏得很艰难,胃口很不好,生产的时候又是遇到了难产,大出血差点就没了,因此伤了身子,虚得很,这天气一变,就容易头痛身子虚,各种病症也特别的容易侵体,而且非常的难受不舒服了。

    想着母亲是因为自己才会受了多年的苦,这会儿听到香雪的话,苏青岚对老庆王妃心中的愧疚,再一次的浮现了。

    “二老爷放心,这些年老王妃好生的调养,身子是好了许多,只是这季节更替的时候,难免会有不适,好些天下不来床的现象,每当这个时候,老王妃就特别的想念二老爷,希望二老爷常伴身侧。却又知道二老爷公务繁忙,不好打扰,只能就那么生生的忍着了!”其实老庆王妃这些年养尊处优的,身子已经大好了,只要不受寒,不受刺激,身子基本是没什么大碍,香雪这么说,也只是想让苏青岚多些愧疚,方便老庆王妃利用这点,将苏青岚牢牢的掌控在自己的手里了。

    “母妃如果身子不不适,想着我,大可以让人通知我来就是,母妃这样,实在让我心难安啊!”知道老庆王妃虽然在对待慕容嫣的事情上和他生了间隙,但是老庆王妃对他,一直都是很好的,这点苏青岚很清楚。老庆王妃让他纳妾,也都是为了子嗣着想。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如果他这一房真的就绝了子嗣了,那世人,倒真的不知道怎么病垢他了。

    “二老爷也别太忧心了,老王妃只要看着二老爷好好的,就心满意足了,老王妃说了,二老爷您忙,她不强求您总是来看望她,只要在心里想着她就好了。”做母亲的,哪有不想念自己儿子的呢?尤其是这样很少得见的儿子,老庆王妃自然是想念的。

    “哎,母妃就是这样,什么都藏在心里!”他终究不是一个孝顺的儿子,这点苏青岚一直都知道,因为慕容嫣的事情,他伤了老庆王妃的心,因为自己的出生,伤了老庆王妃的身。

    如今还做不到儿子的责任,好生的孝敬老庆王妃,让老人家颐养天年。

    这些,苏青岚都知道,所以对老庆王妃越发的愧疚,对老庆王妃耍的手段以及一些偏激的行为,自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尽量的去包容了。

    谁让他作为儿子和丈夫,夹在中间两面为难,又找不出最好的方法解决这样的难题呢?

    ……

    苏兰芷看到香雪如此善于心计,短短的几句话就让苏青岚陷入了自责中,眼神有些冷,放下了茶杯,将香雪手中的茶壶准备给接过来,“香雪,这里不用你伺候了,我和爹爹娘亲想好好说说话,你去外间守着吧,有事情我们会叫你的!”

    如果再让这人待下去,也不知道还会说些什么让爹爹自责的话来了,所以这人,必须隔开才是。

    “兰芷小姐,这些活怎么能你做呢?这些是香雪该做的!”诚惶诚恐的看着苏兰芷,香雪并不放开手中的茶壶。

    老王妃心里是什么心思,她清楚的很,特意派了她来,自然是存了让她给苏青岚透露这些的心思,她还没有说完,还没有让二老爷完全的软下心来,怎么就能走了呢?

    “香雪,这倒茶我还是会的,你就别担心了,出去候着吧!”就知道对方不会轻易的就离开了,可是苏兰芷哪里还能让香雪就这样待下去了?

    “兰芷小姐,还是奴婢来吧,茶水很烫,要是烫着了你,倒是奴婢的罪过了!”香雪也是一个伶俐的,很快就知道了借口,说的倒是很替苏兰芷着想的,可是苏兰芷哪里会不知道对方的险恶用心呢?

    “香雪,在家的时候,我也经常和爹爹一起喝茶的,这倒茶水我应付得来,如今夜已深了,今日我们也都累了,我想和爹娘说些贴己话,你就去安排人准备洗漱用品,我们也该要休息了!”这话倒是说得滴水不漏,让香雪找不到拒绝的话,香雪还在想怎么回绝,苏青岚听到苏兰芷想说贴己话,倒是开口了,“香雪,你就去准备准备吧,我也累了,一会儿就要睡了!”

    苏青岚都这么说了,香雪也不能死皮赖脸的不是?

    心里暗叹苏兰芷越发的厉害了,表面却恭恭敬敬的离开了,“是,奴婢这就去叫他们准备,二老爷,二夫人,还有兰芷小姐,稍等片刻!”

    这个片刻的意思,就是她会很快了,香雪作为老庆王妃身边的人,自然是知道老庆王妃今日留下苏青岚几人是有打算的,她只需要静静的等待吩咐就是。

    ……

    “爹爹,可还是要喝吗?”小心的拿着茶壶,苏兰芷见香雪终于是走了,也总算是松了口气。

    “嗯,再喝一杯吧!”轻轻的叹了口气,苏青岚想着香雪刚才说的话,对自己的母亲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愧疚的。

    作为儿子,他的确是有太多不孝的地方了,母妃身子不好,都是因为他,而且就算是所做的一切,不也都是为了他着想吗?他不该对母亲心存怨恨的,要怨,也只能怨他自己了,是他和嫣儿没有福气,也没有缘分再有孩子。

    “爹爹,你别担心了,今日兰儿看祖母的气色算是不错的,而且爹爹这些年虽然没什么时间来看祖母,可是但凡有好的补品,不都是送来给祖母的吗?爹爹的孝心祖母定然能够感觉到的,爹爹无需自责了。”可千万不能让爹爹对老王妃愧疚了,不然以后可怎么办呢?那老王妃如此针对他们母女,如果爹爹愧疚,夹在中间为难,他们的处境,会更加堪忧的。

    “是吗?可是我终究是没有侍奉在母妃的身侧,枉为人子啊!”其实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介意老王妃当年的行径的,逼着他纳妾,甚至用自己的身体威胁,甚至还……

    当初是他对不起白芯,是他玷污了对方的清白,所以不得已接受了白芯,可是后来,府中的人一个一个的进来,他看着老庆王妃那伤心决绝的样子,实在是无法拒绝啊!

    但是最后,成全了自己的母妃,失去的却是自己的爱人,苏青岚的心里,怎么可能会一点都不介意呢?

    “爹爹,无须自责了,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尽力了!而且祖母现在,不是很好吗?兰儿相信,有爹爹和大伯的孝顺,祖母会越来越好的!”苏青岚的纠结,苏兰芷懂,自己的父亲就是做不到狠心决绝,最后落得两边都不讨好,左右不是人,但是谁能理解父亲的苦呢?

    他也是不得已的啊!

    “哎……”长叹一声,苏青岚真的不知道这事情该怎么处理了。

    如果母妃可以接受嫣儿,不再逼着他纳妾,那该多好啊!

    可是这终究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老爷,不要再叹气了,喝口茶吧,如今天气寒,坐坐就早早的休息吧!”不想看着这样的局面,慕容嫣知道,这些就是横在她和苏青岚之间的死结,只要老庆王妃在一日,府中的那些小妾在一日,她和苏青岚之间,永远都隔着那层无法捅破的墙,也永远,只能是现在这个样子,相敬如冰!

    “嫣儿……”看着慕容嫣,苏青岚的眼中满是后悔和无奈,最后却也只能深深的掩藏了。

    难道他们这辈子只能是这样了吗?

    “老爷别想太多了!”转移自己的目光,慕容嫣不想再去看苏青岚了,那样深恸欲绝的样子,看的她会不忍。

    “哎,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啊!”一饮而尽杯中的茶水,苏青岚真的觉得他这辈子真的活得窝囊!

    既无法做一个完全孝顺的好儿子,又不能做一个护好妻女的好丈夫,真的是可悲可叹啊!

    为什么,他偏偏要面临这样的情况呢?两个都是他最亲的人,可是为什么两个人,偏偏容不得彼此呢?

    ……

    一时之间,大家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苏兰芷看着父母这样的情况,想说什么,却也知道,有的时候,她就算是说,也是无用的。

    父母都有自己的骄傲,所以,父亲背叛了母亲,心里自责,而母亲呢,眼里容不得沙子,势必也不会那么容易就妥协了。

    可是两人就这样做最熟悉的陌生人,好吗?

    这一切错都不在他们,他们这样子,岂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了吗?

    可是,该如何是好呢?

    脑海里思绪万千,苏兰芷重生一回,却也对此刻的局面有心无力了。

    人的感情是特别复杂的东西,有的时候,不是相爱,就可以在一起的,她的父母就是这样,而这样的情况,却也是最糟糕的。

    三人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默默的喝着杯中的茶水,谁都不知道,这样的僵局该怎么去破了,这时候,门口却突然有了响动了。

    “何人在外面喧哗?”或许是真的沉静的让人透不过气来了,苏青岚听着门口的响动,突然就开口了。

    “二老爷,是老王妃身边的叶嬷嬷,老王妃旧病复发,如今身子很不舒服,让二夫人去侍疾!”香雪在外间的声音带着焦急,苏青岚一听这声音。赶忙就起身出去了,“母妃怎么突然就旧疾复发了呢?”

    “或许是今日吹了冷风吧,二老爷,老王妃让老奴来请二夫人去侍疾!请二老爷让二夫人跟着老奴走一趟吧!”老外王妃身子不适,作为儿媳妇的,自然是应该去侍疾的,叶嬷嬷这样做,也没有让人觉得不对的地方,但是苏兰芷却觉得事情太过突然了。

    “叶嬷嬷,祖母的情况,很严重吗?”怎么那么巧就病了呢?而且早不病,晚不病,却这个时候?

    “兰芷小姐,这是老王妃的老毛病了,今日或许是吹了冷风,病得突然,老王妃如今正不舒服着呢,所以让老奴等请了大夫人和二夫人,二夫人,请随老奴一起走吧!”顺带着提了孙雪茹,叶嬷嬷就是怕让人觉得他们故意在整慕容嫣了。

    “好的,嬷嬷稍等!”本来在室内,慕容嫣脱去了外面的袍子,这会儿自然是要整理一番的。

    “好!”焦急的等在门口,叶嬷嬷的样子看起来不像是有假的样子,可是苏兰芷就是觉得奇怪。

    “爹爹,祖母病重,我们一起去看看吧!”总觉得有古怪的地方,所以,苏兰芷不亲自去看看,心里不放心。

    “母妃病重,我自然是要去的,只是兰儿,如今天色已晚,外面冷得很,你这样去,身子受得了吗?”听到老庆王妃病了,苏青岚刚才那么愧疚,这会儿,自然是要去看看的。

    “爹爹无需担心,兰儿多穿点就是,爹爹等等兰儿!”

    “好好,你且快些!”

    “嗯,嬷嬷。可否稍等?”

    “兰芷小姐,如今外面那么冷,您和二老爷就不去了吧?二夫人去侍疾就可以了!”一副不大愿意苏兰芷去的样子,苏兰芷心里就更是疑虑了,还非去不可了。

    “嬷嬷,话可不能这么说,祖母病了,我作为孙女,自然是要去看看的,嬷嬷稍等片刻,我很快就好了!”很快的就进去加衣服,苏兰芷和慕容嫣一起穿得暖暖的出来,叶嬷嬷看着两人,再看看苏青岚,想劝说,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劝,最后也只好什么都不说,吞吞吐吐的带着几人走了。

    苏兰芷将叶嬷嬷的反应看在眼里,心里越发的不解了。

    “二老爷,二夫人,还有兰芷小姐,你们且注意脚下,不要摔着了!”一路上叶嬷嬷几人倒是将灯拨得很大,免得积雪太深,不好走了,几人很快就到了老王妃的卧房,叶嬷嬷几人服饰苏青岚等人将外面沾了雪的衣服给脱了,这才引着几人进去了。

    苏青岚一进去就看到府医正在给老庆王妃诊治,心里特别的担心,“母妃,你怎么样了?身子可有什么不适?”

    叶嬷嬷见了,赶忙制止了苏青岚,“二老爷,别担心,府医正在诊治,先烤烤火吧,免得将身上的寒气过到老庆王妃是身上了。”

    “也好!”知道府医在诊治,自己出声,会影响到府医,苏青岚轻轻的走到了一边,远远的看着老庆王妃,心里很是担忧。

    “爹爹,别担心吧,刚才叶嬷嬷不是说了,祖母是旧疾复发,相信府医会好好处理的!”老王妃想干什么呢?那么大费周章的将她娘亲叫过来,这是为何?

    细细的观察这屋子里的情景,苏兰芷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只好加强警惕,免得出了什么事情了。

    “嗯!”

    等到府医终于是出来了,苏青岚赶忙就过去问了,“府医,母妃她可有什么事情?”

    “相爷放心,老王妃只是旧疾复发,加上今日吹了风,所以发烧了,今夜需要有人寸步不离的守着给老王妃降热,如果今晚烧退去了,那就没事了!”

    “那我可以去看看母妃吗?”

    “可是可以,不过老王妃如今歇下了,相爷还是轻声点好!”

    “多谢府医了!”

    “草民先去开药,等一下煎了药再给老王妃喝!”

    “好!”轻轻的走进去,看着老王妃脸上不正常的红晕,苏青岚的眼中满是愧疚了。

    都是他,让母子这些年,真的受了许多苦。

    如果不是他,母亲这些年身子定然是健朗的,也不会受病痛折磨了。

    “母妃……”轻轻的叫着对方,可是老庆王妃此刻神智有些不清楚,只是轻轻的呓语,对苏青岚的反应,倒是没有回应了。

    “青岚……啊,如……果你……能再……多几……个子嗣,该多……好啊!是母……妃的错,是母……妃冷……了你……的心了,可……是……母妃怎……么去见苏……家的列……子列宗呢?”

    “你贵……为宰相,可是却子……嗣凋零,你这样……子,母妃怎……么放心?”

    “母妃……也不想……让你为……难啊,可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母妃是……不想你受……人病……垢啊!”

    ……

    苏青岚听着老庆王妃病重还牵挂着自己的子嗣的事情,想着香雪刚才说的话,就更不是滋味了。

    只觉得自己的心好似被人劈成了两半,苏青岚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了。

    叶嬷嬷见着苏青岚的样子,赶忙摸了摸自己的眼泪,“哎,老王妃每一次病了就这样子,忧心忡忡的,府医说老王妃心思重,所以这身子一直不见好,老奴也劝过很多次了,可是老王妃就是想不开啊,可是老王妃心里着急有什么用呢?她也不想二老爷你为难啊,所以一直瞒着,藏着,这时间久了,就成了心病了,每一次生病就这样,老奴看着都心疼啊!”

    “嬷嬷,母妃一直是这样子吗?”难道因为自己的事情,母妃真的就郁郁不欢,所以身子,越发的不好了吗?甚至今天大寿,本来那么健康的样子,突然就病了,是因为自己白日里伤了母妃的心,所以母妃生气了,病魔就因此侵体了吗?

    “哎,二老爷,老王妃一直都是这样子的,可是她不让人告诉二老爷,只是自己憋着。二老爷如今就只当做是没看到吧,也免得为难了,让老王妃愧疚!”

    “哎,我说二弟,你就不能学学哥哥我吗?你瞧着这庆王府,孩子许多,母妃瞧着也开心啊,你为什么就非得让母妃为了你担心呢?母妃的身子本来就不好,你这是……”听到老庆王妃病了,苏清秀匆匆赶来,正好听到这话,对苏青岚,自然是要劝解一番的。

    他的子嗣众多,所以多一个少一个对他来说没什么,这也是他今天不在乎苏兰雨的关系,左不过是一个女儿,也没了价值,他就不明白了,这个苏青岚怎么就那么死脑筋,不肯让府中的妾侍怀上呢?

    心里就是见不得苏青岚和慕容嫣双宿双栖,苏清秀当然是希望苏青岚和慕容嫣就像这十年来的一样,所以这不过是几句话的问题,他乐意帮忙。

    “哥……”没有想到苏清秀也来凑热闹,苏青岚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这些人,非得逼死他才心甘吗?

    “好了好了,本王不说就是了,不过你这样子气着母妃了,实在是你不孝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知道苏青岚不想自己废话,苏清秀点到即止,也不多说,此刻也是满面关切的看着老庆王妃,生怕老庆王妃有些什么毛病了。

    “大伯,大伯母呢?”刚才叶嬷嬷不是说了她也会来吗?可是怎么没来呢?

    “你大伯母……她身子不适,来给母妃侍疾的话,还会过了病气给母妃,就不来了!”说到孙雪茹的时候,苏清秀的脸上带着一抹僵硬的尴尬之色,虽然闪得极快,但是苏兰芷还是看到了。

    “大伯母怎生也病了?”她为什么没来呢?如果她没来,那么今夜侍疾的,不就只有自己的母亲了吗?

    母亲的身子本也不是很好,这怎么受得了?

    “呵呵,就是可能染了风寒吧,如今正在屋中歇着呢。刚才她坚持要来的,只是本王不想她过了病气给母妃了,没让她来罢了。”想起孙雪茹刚才不肯来的样子,非得陪着苏兰雨,苏清秀心里就满是怒火,可是孙雪茹态度很强硬,他也没办法,只好由着对方了。

    “是这样啊,那大伯母可严重?需不需要府医去看看?”有那么巧吗?就病了?

    “呵呵,不用了,刚才府医已经去瞧过了,她休息休息就无碍了!”可不能被当场拆包了,苏清秀心里是怨极了孙雪茹今次故意的不给他面子,也不给老庆王妃面子,他知道对方在气什么,可是他能说吗?

    “……”看着苏清秀那一副忍着怒气的样子,苏兰芷倒是可以想象孙雪茹为什么不肯来了。

    苏兰雨是很严重吗?让孙雪茹另可被大伯怨着?被老庆王妃记恨着?

    “王爷,相爷,药草民已经着人去煎了,老王妃如今需要休息,你们这么多人,会叨扰老王妃休息的,只需要留下一两个人侍疾就行了,其他的人,就先回去休息吧,明日一早再来看老王妃,也免得在这里,影响了老王妃休息了!”这意思就很明显了,苏兰芷看着那府医,闻着空气中淡淡的香气,总觉得不对劲,可是这香味没有什么不对劲啊。

    “是啊,老弟,我们就走吧,母妃这里有弟妹在,应该没事的!”慕容嫣来了,孙雪茹却没有来,苏清秀只觉得自己的脸上很没有面子了,怕被人说不孝,这会儿也只想赶紧的撤了。

    “大哥,你先回去吧,我在这里给母妃侍疾!”孙雪茹没来,苏青岚不放心慕容嫣一个人在这里。

    “可是你一个大男人,不方便啊!”如果苏青岚在的话,他不也得在吗?

    表面的孝顺,苏清秀会装,但是这样子在大冷天的坐一夜,他觉得累啊!

    明日还要早朝呢,他可不想受这罪!

    “大哥,没事的,你且先回去吧!”担心老庆王妃,加上多年没有侍奉在侧,苏青岚也觉得愧疚,今日,自然是想好好的守着老庆王妃的。

    “这……”看苏青岚那么坚持,苏清秀赶紧的给叶嬷嬷使眼色,叶嬷嬷赶忙也加入了劝说的行列了,“二老爷,您一个大男人在这里也不方便,您还是回去吧,明日一早您还得上早朝,还是好生休息的好,这里有老奴,还有香菱他们,加上二夫人,足够了的!”

    “这……”也是知道自己一个大男人在这里帮不上什么忙,或许还会添乱,但是苏青岚真的担心啊,而且留下慕容嫣一个人在这里,他也不放心。

    “二老爷别担心,老奴会好生的照顾二夫人的,二老爷的孝心,老王妃自会理解,二老爷还是回去吧!”

    “是啊,相爷,您在这里,确实也帮不上忙,反而这一屋子的人还要照顾着您,您还是早早的回去休息才是,这里有我们,老王妃不会有事情的!”苏青岚不管是怎么都不能留下的,府医当然也加入了劝说。

    “爹爹,您就先回去吧,兰儿会在这里陪着娘亲的!”这些人处心积虑的不让爹爹来,现在又赶着爹爹走,这到底是为何了?

    她倒要好生看看!

    “老爷,你就回去吧!”苏青岚一个大男人的,来侍疾算什么话呢?

    “哎,那我就先回去,嬷嬷,有任何情况就告诉我!”

    “好,二老爷放心!”苏青岚终于是走了,叶嬷嬷也觉得松了口气。

    “嫣儿,兰儿,辛苦你们了!”这侍疾本来就是应该的,苏青岚虽然不忍心,却也是没有办法的。

    “爹爹放心便是。”苏兰芷是想留下来看看这老庆王妃要干什么,可是这叶嬷嬷却似乎不大想让她留下来,“兰芷小姐,这侍疾交由二夫人就好了,你还是回去吧,你身子弱!”眼中似乎有些担忧,苏兰芷看在眼里,却拒绝了,“嬷嬷,兰儿不曾给祖母尽孝,如今给祖母侍疾也是应该的!”

    “兰芷小姐,你的身子会受不住的!”

    “无妨,祖母病重,我该做的!”苏兰芷丝毫没有动摇,苏青岚虽然也不忍心苏兰芷在这里,但是想着苏兰芷在这里和慕容嫣有个照应,最后也只好将心疼的话忍在了心里了。

    “嬷嬷,既然兰儿想陪着嫣儿,你就别劝了!”慕容嫣一个人在这里,苏青岚还真的不放心,但是苏兰芷也在的话,他倒是呼安心许多。

    女儿真的是长大了。

    “既然二老爷都这么说了,那二夫人,兰芷小姐,今日辛苦你们了!”脸上有些纠结之色,叶嬷嬷表现的很淡,但是苏兰芷看着叶嬷嬷那么喜形于色的样子,却总觉得怪。

    怪,从听到老庆王妃生病需要侍疾开始,苏兰芷就觉得怪,尤其是叶嬷嬷今日的反应,虽然表面是不想她留下来,可是苏兰芷总觉得叶嬷嬷在做相反的事情,就好像她刚才想跟过来看看,叶嬷嬷虽然是不赞同,但是最后还是同意。

    这老王妃到底要干什么呢?

    苏兰芷百思不得其解了。

    白日里见着老庆王妃如此的喜形于色,还以为老庆王妃是个没什么城府的人,但是如今看来,或许白天,只是一个错觉吗?

    只是不知道是因为老庆王妃太过在意苏振华了,还是大意,或者是只是单纯的演戏给她们看,目的就是为了晚上的这一出呢?

    可是这样子大费周章的,是想做什么呢?

    身边可以动用的力量有限,苏兰芷给月桃使了一个颜色,月桃明白的点了点头,悄悄的走出去,可是刚刚走到门口,就被香雪叫住了,“月桃啊,来,帮我看着这药,我去一下茅房!”二话不说就将扇子递给了月桃,没给月桃说话反驳的机会就走了,月桃看着苏青岚的背影着急,可是老庆王妃的药耽搁不得,她只能干着急了。

    这可怎么办啊,老爷眼看着就要离开了,自己怎么跟上去呢?

    此刻只能盯着药,月桃偏偏还找不到人来给自己看,又没有人给自己转达给苏兰芷,整个人急得都跺脚了。

    而屋子内的苏兰芷也觉得很不安,刚才那似有似无的香气自从苏青岚等人离开,也消失无踪了,苏兰芷虽然懂医理,可是刚才那么淡淡的气息,确实也闻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心里隐隐的觉得是个线索,可是,到底是什么呢?

    有种自己被人算计,却百思不得其解的感觉,苏兰芷此刻有些坐立不安了。

    而正在这时,门外的月桃实在是着急了,看着那炉火,突然就生了主意了,“啊!”将自己的手烫红了,月桃大大的叫了一声,算是给苏兰芷报信,可是刚刚叫出来呢,香雪就回来了,“月桃,不好意思啊,今日无意间多吃了点,所以时间久了些,等很久了吧?我看你要出去,赶紧的吧,不过小心些!”

    “这……”苏青岚这个时候是已经跟不上了,月桃想回去告诉苏兰芷,可是香雪却将她推出去了,“快去快去吧,可别耽搁了兰芷小姐的事情了!”

    “……”此时此刻,香雪拦着,月桃也知道自己回不去,只好狠下心来飞速的跟了上去,香雪却只是笑了笑,那样的笑容,在这样的夜色里,显得格外的诡异了。

    屋子里的苏兰芷刚才隐约的听到了一声叫声,可是刚刚听到那叫声就没有了,苏兰芷心里很不安,找了个借口出去,正好看到香雪在煎药,却没有看到刚才隐约声音的主人月桃,苏兰芷很是担心了,“香雪,刚才是谁在叫?”是月桃吗,可是她不是出去了好一会儿了吗?

    “小姐,是奴婢不小心碰着火了,疼着了,打扰了小姐,是奴婢的不是了!”说话间露出自己那泛红的手背,苏兰芷看着,不似有假,皱了皱眉,然后进屋去了。

    边走边在脑海里想这一切到底是为何,苏兰芷可不会觉得老庆王妃那么无聊,就为了整她娘,让她娘来侍疾了。

    而且刚才那声音,明明就是月桃的,她不可能听错,可是月桃呢?不是刚才就跟出去了吗?怎么会听见她的声音?

    ------题外话------

    云霄想说,此文是架空,和历史不挂钩,希望亲们不要太较真才是。而且云霄第一次写种田文,难免有些不足,云霄开文的时候心里也是很忐忑的,但是云霄有很努力的在写,每一字一句云霄都是精挑细琢的,这每天的万更,云霄可从中午一直写到了晚上十一点,云霄努力的想让大家看文愉快,所以也希望大家尊重云霄的成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