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五十四章 白芯被休
    “娘,今日的事情,我感觉好像有人在暗中推动一样!”想着刚才那个下人鬼鬼祟祟的行为,苏兰芷只觉得百思不得其解了。舒蝤鴵裻

    到底是谁,要这么做呢?

    虽然看似在帮他们,可是又好像不是在帮,而且对方将她娘引来,那是……

    “兰儿,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在帮我出来?”其实她也觉得奇怪,本以为会费周章,可是没有想到,那么快就出来了。

    之前着急没有多想,此刻细想起来,倒是发现了不对劲了。

    “娘,别担心了,没事的!”不管是谁做的,可以肯定的肯定是庆王府的人做的,不然不会做得那么好,而且对一切都那么熟悉。

    只是这庆王府的人,一个两个的,都和他们不和,所以苏兰芷完全不会以为对方是好心了。

    他们怕是让娘来亲眼看见这样心碎的画面吧?

    只是可惜,要让他们失望了!

    “兰儿,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爹他,还好吗?”其实今天慕容嫣的心里,一直都是不安的,十年前,她也是有这样的感觉,结果第二天就看到苏青岚和另外的一个女子衣衫凌乱的躺在床上,慕容嫣想起当年看到的那一幕,这一辈子都忘怀不了了。

    今日老庆王妃的异常,她自然是看到的,也猜到老庆王妃今天特别将他们留下,定然是有目的的,只是,她鸵鸟的选择不去想罢了。

    可是听到有人说苏兰芷伤了,她就算是再想逃避,也没了可能,只好来了。

    如今一进来就感觉到太过沉寂的气氛,一切,都和十年前那么相似,慕容嫣此刻,只觉得心乱如麻,曾经那种锥心刺骨的痛,再一次的将她整个人给包围了。

    “娘,你怎么了?怎么手在发抖?”看着慕容嫣脸色突然就白了,苏兰芷担心的拉着对方的手却发现一向来温暖的慕容嫣,却突然变得冰冷的一片了。

    “兰儿,娘没事,只是一路走来,吹了冷风,所以发颤而已,你爹爹呢?他,在哪里?他,还好吗?”曾经那样伤痛欲绝的画面,难道还要她再一次的看到吗?

    纵然清心寡欲多年,潜心修佛,让自己放下一切的爱恨嗔痴,可是她终究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心会痛,也会难过伤心啊!

    老王妃,你就非得如此对我吗?

    我就那么遭你嫌弃?

    “娘,你别担心,爹爹他没事,他正在房间里休息!”从慕容嫣那双眸子深处散发出来的悲伤,苏兰芷很清楚,那是一种绝望的痛,是一种无奈的痛,苏兰芷看着慕容嫣那么痛,自然是知道,慕容嫣想起了什么。

    “你见过你爹爹了?”看苏兰芷一片淡定的样子,慕容嫣倒是渐渐的平静下来。

    或许,一切还没有她想的那么糟糕。

    “嗯,兰儿回来的时候,已经见着爹爹了。”想到苏青岚那个样子,苏兰芷只觉得自己的心很疼了。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自己信任的亲人背叛,爹爹的心里,怕是很不好受的吧?

    “那你带我去看看他!”还是有些担心,慕容嫣想亲眼看看苏青岚真的是没事了。

    老庆王妃的手段和计谋,慕容嫣是见识过的,她实在是有些担心。

    “娘,你还是不要去见爹爹了,他现在,有些不方便!”苏青岚中了媚药了,刚才那神色就不对,如果慕容嫣去了,那还真的是……

    虽然是想撮合自己的父母,但是苏兰芷也知道慕容嫣的骄傲,知道只要府中的女人还在一天,往日的事情还在纠葛着彼此,慕容嫣就无法真正的放下芥蒂,无法真正的和苏青岚在一起了。

    所以,她不逼着慕容嫣,她希望,自己的父母可以重新放下所有的芥蒂在一起,而不是因为她,勉勉强强,可是心底的那根刺,却怎么都拔不掉,最后化脓腐烂,直到两人变成了陌路。

    那样的情景是苏兰芷绝对不想看到的。

    所以虽然知道这是一个机会,苏兰芷还是不想因为自己,委屈了慕容嫣了。

    被心爱的人背叛的滋味,她懂,她已经体会过了,她不想自己的母亲,也活在无止境的痛苦中。

    “兰儿,你这是怎么了?”这些日子以来,苏兰芷一直都在撮合她和苏青岚,慕容嫣一直都看在眼里的,只是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因为不想伤了女儿的心。

    可是今日她主动去看苏青岚,怎么苏兰芷倒是反对了?

    一切太过反常,慕容嫣自然是有所疑虑了,“兰儿,是不是你爹他出了什么事情?”不然以苏兰芷最近的行为来看,是断断不可能阻止她的啊!

    难道刚才,对方是故意骗她的,只是不想让她难过伤心了?

    “娘,你别多想,爹爹真的没事,只是情况有些特殊,娘还是不要去见了的好。”虽然心里是很想借此机会让苏青岚和慕容嫣好好地培养感情的,可是苏兰芷觉得这样太不顾及慕容嫣的意愿了,便也只好打消了。

    一切,还是慢慢的来的好,切切不可心急,不然出了事情,谁都承受不起了!

    “兰儿,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娘?”看着苏兰芷这样子,慕容嫣不由得叹了口气,“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跟娘说的吗?”被女儿瞒着的感觉,实在是有些不好受了。

    “娘,兰儿没有瞒你的意思,只是……”这话,她怎么说啊?难道说,她爹爹中了媚药,娘现在去不方便?可是,这是一个十三岁女孩子说出的话吗?

    苏兰芷自顾自的纠结,慕容嫣看着苏兰芷这个样子,心里就更加的焦急和担心了,“兰儿,你不说,那你直接告诉我,你爹爹再哪里就是,我自己去看他!”

    苏兰芷越是不让她去,她就越是想去了。

    这人啊,就是这样的心思了。

    “娘,这……”哎呀,她该怎么说啊?可是她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如果说爹爹中了媚药,那娘不会觉得奇怪吗?

    她一个深闺中的小姐,怎么就知道这媚药的事情了?

    “兰儿,难道要娘自己一间一间屋子的去找吗?”苏兰芷越这样子,慕容嫣此刻的心里,就越发的不安定了。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何兰儿要如此的瞒着?

    “娘,你别,女儿告诉你就是。”拉着慕容嫣,苏兰芷指了指苏青岚待的房间,“不过娘去看爹爹的时候,自己注意一点,爹爹的样子,好像有些不大对劲!”也只能这么说了,她一个十三岁的女孩子,这样的事情,不应该是她知道的。

    所以其余的,就听天由命就是。

    “那好!”深深的看了苏兰芷一眼,总觉得苏兰芷还像有些话没有说完,可是慕容嫣也知道,苏兰芷定然是有自己不说的理由,只好自己去了。

    苏兰芷看着慕容嫣难得着急的样子,叹了口气,却也不阻止了。

    一切,就随缘吧。

    ……

    慕容嫣走到房间,却发现房间是从外面锁着的,不由得奇怪的看了眼苏兰芷,苏兰芷却也只是解释,“娘,是爹爹让我锁的!”反正苏青岚不在,苏兰芷也只好随便编了。

    “这样?”青岚为何要兰儿将门给锁了?

    怀着好奇就将门打开了,慕容嫣二话不说就进去了,苏兰芷看了,只是站在门口,进也不是,走也不是了。

    “老爷,你怎么了?怎么浑身那么烫?”

    “嫣儿?是你吗?”

    “啊,老爷你要干什么?”

    “嫣儿,别离开我,别离开,别离开……”

    “老爷,你在说什么呢,放开妾身啊,你,啊……”

    “嫣儿,我好想你……”

    “老爷,你是不是发烧了?你别拉着妾身啊,妾身去给你叫府医!”

    “嫣儿,我的嫣儿,你是我的嫣儿,不许再生我的气,也不许再远离我了!”

    “老爷,你……啊!”

    ……

    屋子里面的激烈程度,苏兰芷在外面听得都面红耳赤了。

    前世的苏兰芷也是嫁过人的,自然是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这会儿脸上闪过一抹复杂,赶忙将那门给关了就跑开了。

    哎,爹爹,你也太猴急了吧?

    还有娘,突然被这样,到时候会不会生气啊?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苏兰芷漫步在外面,看着满天的雪色,眼中满是复杂的神色,说不上是开心,也说不出是沮丧了。

    如今的她,的确是太弱了,这一次在庆王府,竟然如此的被动,看来她真的要想办法丰富自己的羽翼了,这样被动的局面,她不想再一次面对,更不想让自己的父母受到任何的伤害了!

    冷风吹过,苏兰芷的身上顿时沾了许多的雪花,苏兰芷只觉得浑身有股子的寒意,赶忙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去休息了,只是心里一直都不平静,想着接下来要面对的一切,苏兰芷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了。

    ……

    而此刻,不远处的孙雪茹和张嬷嬷。

    看着去处理事情的下人回来了,张嬷嬷赶忙问话,“事情可都办妥了?”

    “回嬷嬷,都办妥了。”

    “没有留下什么证据吧?”

    “嬷嬷放心,奴才干的很干净利落,绝不会留下任何证据的!”

    “那就好,今日的事情,你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不然,你自己小心你的身家性命!”

    “嬷嬷,奴才省得的,奴才定然会讲今日的事情完全的烂在肚子里,定然不会再记得!”

    “好,那如果有人问你今日去了哪里?你怎么回?”

    “奴才今日多喝了些酒,所以归去迟了。”

    “那今天发生了什么吗?”

    “奴才什么都不知道啊!”

    “嗯,你做的很好,这是赏你的,你且回去休息吧,切莫让人看出什么来了!”

    “谢嬷嬷,奴才这就告退了!”看着手中那几锭沉甸甸的银子,那下人的脸上顿时笑开了花,行了礼,道了谢,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等到那人走了,赵嬷嬷这才走到一旁的阴暗处,“王妃,都处理妥当了。”

    “嗯,这人是可以信赖的吧?”

    “王妃放心,他是王妃的陪嫁,契约都在王妃的手上,王妃完全无需担心,他但凡有判主的事情,老奴定然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本妃是信得过嬷嬷的眼光的,嬷嬷处理好了就是了!”一直躲在暗处,孙雪茹就是不想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了,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哪天东窗事发,没人见过她,自然就不会怀疑到她身上了。

    “王妃,已经都妥当了,我们就回去吧,这里太冷了,王妃要是因为这些不值当的人伤了身子,倒是王妃自己受苦了!”如今事情都处理好了,张嬷嬷担心孙雪茹留在这里吹风伤了身子了,自然是不想孙雪茹继续呆在这里了。

    “嬷嬷,急什么,这场戏,还没有结束,正要到精彩的时候,我们哪里能够错过了?”

    “王妃,您这是……”

    “嬷嬷,今天那么大的好戏,自然是要大家一起看的,你说是吗?”如果到了明天,万一有谁想要掩盖今天的事情,那不就糟了吗?

    所以,她一定要让大家今天都看到才是。

    “那王妃,您打算怎么做?”

    “嬷嬷,等一下香雪他们定然会来追我那二弟媳还有苏兰芷,不过,他们来倒是没什么意思了,老王妃她今日不是病了吗?这场好戏,她要是没有看到,那就真的是可惜了!”那么好的戏,她自然是要老王妃好好的观赏的,不然老王妃今日这病,不是太可惜了吗?

    只是不知道,到时候,她会不会真的气得七窍生烟,一病不起了呢?

    如果是这样,那就真真是太好了。

    “王妃,您这是要……”

    “呵呵,嬷嬷且过来,本妃说与你听!”这件事情是不能假手于人的,不然让人发觉了,她断然就脱不了干系了。

    细细的说与赵嬷嬷听,赵嬷嬷都有些吓到了,“王妃,这样,真的好吗?”今日他们做了这许多,可都是犯了府中的大罪啊,如果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怎么不好了,如今正是最精彩的时候,可不能让大家都错过了。我们再等一会儿,时机成熟了,你就去吧!”赵嬷嬷是孙雪茹的心腹,对赵嬷嬷,孙雪茹自然是信得过的。

    “只是王妃,我们要不想个别的法子?”

    “嬷嬷无需担心,这里就你和本妃,如今小叔院子里的人都已经睡下了,不会有事情的。”

    “如此,那便好了。”孙雪茹要做的事情,赵嬷嬷也无法阻挡,作为奴才的,当然是只能奉命行事了。

    ……

    而另一边,苏兰芷正在屋子里面待着,好在好奇春暖怎么还没有回来,此时,便听到有人惊呼了,“走水了,走水了!”

    苏兰芷赶忙跑出去,只见到院落里一间屋子烧了起来,顿时人声鼎沸了。

    “这是怎么回事?”随便拉了一个下人就问了,那人看到是苏兰芷,顿时焦急了,“兰芷小姐,您先别在这里呆着了,屋子着了火,大伙儿正在救火,您还是先躲远一点,免得伤着;了!”

    “可知道是怎么着火的吗?”

    “奴婢不知道啊,只是这冬日里本来屋子里就有炭火的,可能是没有注意,所以燃了起来吧!”

    “屋子里的人,可曾救出来了?”

    “奴婢不知道啊,奴婢还要赶着去救火,兰芷小姐,您暂时不要往那边去,躲远一些,可别烧着了!”

    苏兰芷看着大家匆匆忙忙的救火,自己却也只能呆在一边,只觉得这火来的,格外的诡异了。

    那房间,不正是白芯和大伯待的房间吗?怎么那么好巧不巧的,就着了火了呢?

    待在一旁看着那熊熊的烈火,看着大家紧急的救火,想着那两间房间里的人,苏兰芷此刻,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报应了。

    “啊,怎么着火了啊?”

    “啊,我的脸!”

    “我,我的衣服!”

    “啊,谁来救火啊!”

    ……

    突然惊慌的声音就传了来了,苏兰芷看着那大火,看着从屋子里面跑出来的人,身上带着的火焰,看着大家在看到这几人的时候的表情,还有就是这事情正好落在了闻讯赶来的孙雪茹等人的眼中,大家顿时都呆愣了。

    “天,白姨娘,你身边那男子是谁啊?还有画儿,你,你这样做,怎么对得起王爷?”孙雪茹就在这附近,自然很快就过来了,她看到眼前的画面顿时就有些吓到了,这会儿叶嬷嬷和香雪他们也赶了来,不大一会儿,便有下人们抬着本该重病的老庆王妃飞快地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青岚这里怎么就着火了呢?有没有事情?”孙雪茹早早的就让人去在第一时间传了消息了,老庆王妃听了,心里着急,自然也顾不得装病,急急的就叫了府中的下人抬着轿子飞快地送她过来了,可是刚刚下轿子,看到眼前的画面,听到孙雪茹的话,顿时就愣了。

    “孙氏,你切莫胡说!”听着孙雪茹的诋毁,老庆王妃自然是要争辩一番的,她明明是安排了芯儿和青岚共赴云雨的,怎么被这孙氏一说,倒是芯儿偷人了一样的?

    这可不行,芯儿的名声毁了,那可如何是好?

    “母妃,儿媳没有胡说啊,您自己看看,白姨娘她,她偷人了,还有王爷身边的画儿,她,她……”说道这里,孙雪茹便哽咽了,那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看得大家只觉得这位王妃格外的可怜了。

    哎,王爷那么花心的一个人,王妃却还那么顾着王爷的名声,可是如今这样子,这实在是……

    正在替孙雪茹委屈不值,结果那抱着画儿的男子猛地就抬起了头,那张被熏黑的脸倒是看不出到底是谁,只是那声音,让人一听就知道是苏青秀了,“王妃,你这是在说什么?画儿如今跟着本王在一起,她怎么就对不起本王了?”苏清秀本就是一个惜花之人,这会儿站在冰天雪地里,将那娇滴滴的画儿护得严严实实的,看着下人们,顿时就怒了,“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给本王和画儿拿衣服来!”

    他们刚才在云雨,穿得少,出来的急,就随意的披了几件衣服,如今还真的是冷得身子都在打颤了。

    “王,王爷,你……”没有想到抱着画儿的人是苏清秀,孙雪茹一时之间倒是反应不过来了。

    那人不该是小叔吗?怎么就变成了王爷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看到本王很惊讶,你以为是谁呢?”看着孙雪茹,苏清秀就觉得有气,尤其是他现在这个样子,对方没有想着给他拿衣服,拿火来取暖便罢了,还如此的大吼大叫的,实在是丢人现眼。

    “妾身自然以为是王爷啊,只是刚才看王爷穿着里衣,而且脸上染了碳沫,妾身一时之间,没有认出罢了!”

    “好了,还不快过来给本王整理整理!”真的是晦气死了,温存的好好地,怎么就出了这档子事情呢?这事情要是让他发现是谁做的,他一定绕不过!

    “是,王爷!”孙雪茹有些怕怕的走过去,看到一旁的男子后,顿时就吓到了,“啊,振贤,你怎么在这里?而且,你怎么和白姨娘在一起?”一声尖叫,顿时让大伙儿本来投注在她身上的目光都看向白芯了,白芯这会儿还有些迷迷糊糊的,被冷风一吹,看着自己狼狈不堪的样子,身上带着吻痕,再看看站在自己身边的男子,也一样的狼狈不堪,脑海中闪过一幕幕,整个人顿时就懵了。

    “老王妃,这不是婢妾做的,不是啊!”赶忙就跪着跟老庆王妃求情了,白芯也觉得奇怪,她刚才明明是和老爷在一起的,还和老爷在亲密的温存,怎么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个年轻的男子了?这男子,不是府中的庶子,苏振贤吗?

    怎么会这样?

    那苏振贤见了这样的场面,顿时都被吓傻了,看着白芯去求情,自己赶忙也去求情了,“老王妃饶命啊,我可不知道今日的事情啊,这事情定然是有人陷害我的,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的,就和那女子弄一起去了?我真的是冤枉啊!”

    说辞倒是和白芯的一致,只是如今那么多双眼睛看着,老庆王妃哪里会舍得让自己的儿子就那么戴了绿帽子了?

    “白姨娘,苏振贤,你,你们实在是好样的!”狠狠的踢了白芯和苏振贤一脚,老庆王妃最爱面子,纵然她再心疼白芯,如今看着这样的局面,自然也是无法再容得下白芯了。

    还有这个苏振贤,平日里那赵姨娘仗着苏清秀的宠爱,在府中没少多事,老庆王妃看着本来就不爽快了,如今看着两人在一起,心里就一顿的火起。

    只是这人也是她的孙子,老庆王妃向来在意子嗣,如今倒也有些被气到了。

    “姨母,不是我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姨母,这是有人陷害的,一定是的!”看老王妃动怒的样子了,那眼中的杀气顿现,白芯顿时就急了,赶忙打出亲情牌,只是老庆王妃这会儿气得肺都炸了,哪里愿意听了?

    “住口,你没脸叫本妃姨娘,本妃没有你这样的侄女!”如今是巴不得白芯跟他们庆王府半点关系都无了,老庆王妃这人最注重的就是规矩,自然对偷情这样的事情,是绝对容不下的。

    “姨母,真的不是芯儿啊,芯儿真的是被人陷害啊,而且这事情不是你吩咐的吗?说是……”

    苏兰芷看着白芯死到临头了还在给自己脱罪,便站了出来,“白姨娘,兰儿知道你是不想丢人了,可是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呢,白姨娘,你怎么解释呢?难道说,你就是碰巧和这位公子出现在一起?而且碰巧的,都是衣衫不整,而且刚才出来的时候,还抱在一起?”将自己看到的夸大其词,白芯听了,整个人脸色都绿了,“大小姐,你可别含血喷人!”

    “可是兰儿刚才明明看见了啊,只是兰儿不明白,白姨娘,爹爹向来对你很好,可是你怎么就如此做了呢?是因为今日爹爹让你不满了,所以你想存心报复吗?”一副不解的样子看着白芯,明明是疑问的语气,却让白芯听了只觉得自己被人质问了,顿时脸色红了又紫,紫了又红,别提有多精彩了。

    “我没有,大小姐,你可别乱说!”恨极了苏兰芷没事还来搅局了,白芯现在已经够乱的了,她只想解释,可是苏兰芷那么说,她这不是存心的就被人误会了吗?

    “可是兰儿刚才回来的时候,明明看到你抱着这位公子,还……”

    “住口!”看苏兰芷说的越来越离谱,白芯看着苏兰芷的眼睛就如同那毒蛇一样的了,“大小姐,婢妾跟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可是您这样子无赖婢妾,是存心的不想给婢妾活路吗?婢妾知道大小姐是夫人的孩子,所以看不惯婢妾,一直都视婢妾为眼中钉,肉中刺,可是你也用不着用这样子卑劣的手段对付婢妾啊!你怎么就如此的狠心呢?婢妾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妾侍,您就那么容不下婢妾吗?”

    白芯的脑子转的也算是快了的,很快就将脏水往苏兰芷身上泼,只要成功了,那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那她或许就可以逃过这一劫了!

    就算是逃不过一劫,拉一个人来垫背,那也是极好的!

    “白姨娘,你这说的什么话?祖母,你可得为兰儿做主啊?兰儿可是刚刚回来就歇下了,刚才听到着火了才匆匆忙忙的起来,哪里就能做这许多的事情了?而且这男子是谁兰儿都不知道,兰儿怎么会,怎么会……”说完就有些要哭的样子了,苏兰芷看起来好不委屈,白芯见着苏兰芷那么会演戏,顿时就怒了,“大小姐,你别装了,如果不是你,那会是谁?婢妾在屋子中伺候老爷伺候的好好的,怎么就突然跑出一个男人来了?你还不说是你做的?”白芯本来以为这样就可以利用老庆王妃对苏兰芷的不满,将苏兰芷一军,可是没有想到,她提到了苏青岚,顿时让老庆王妃心里有些心虚,自然不许她说下去了。

    “白姨娘,你给我住口,做了这许多错事,还敢狡辩!”可不敢让白芯说下去了,免得被苏青岚知道,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反正白芯这样子身子已经是被人糟蹋了,老庆王妃虽然不喜苏兰芷,却也不想在这个时刻,发作了苏兰芷了。

    “姨母,你要为我做主啊!”继续打亲情牌,白芯希望老庆王妃看在她父亲元武侯和她母亲元武侯夫人的面子上,可以饶恕她,可是老庆王妃是何等爱面子的人,哪里会容得下呢?

    “不许叫本妃姨母,从此以后,你跟本妃再无瓜葛!”

    “姨母,你……”被吓傻了,白芯完全没有想到,老庆王妃竟然一点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

    孙雪茹见了,知道老庆王妃着急了,便笑了笑,故意出来说清了,“母妃,这白姨娘或许真的是有苦衷也不一定啊,您要不让她解释一下,怎么说,她也是小叔的良妾啊,更何况她还是母妃您的亲侄女,母妃,您还是网开一面,给她一个说话的机会吧!”

    老王妃啊老王妃,您那点算盘难道本妃不清楚吗?

    可是你今日害了雨儿,本妃哪里会让你再得意下去了?

    “孙氏,本妃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质疑!”瞪了孙雪茹一眼,老庆王妃恨极了对方的多管闲事,此刻看着苏清秀,倒是希望对方赶紧把这个碍事的人带走了,“清秀,你如今这个样子,还是早早的回去休息吧!”苏清秀走了,孙雪茹自然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那么怎么处理,怎么做,都看她了。

    可是孙雪茹会那么的如了对方的意吗?

    只见孙雪茹看着苏清秀和他怀里的画儿,那美丽的面庞上面顿时划过一抹阴狠,但是很快便消散了,“画儿,你就先伺候王爷回去吧,本妃在这里还有些事情,王爷,你看这样可好?母妃身子不好,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本妃自然是应该在这里帮衬一二的!”

    “既然你要在这里帮忙,那就帮忙就是!”反正此刻特别的不想看到孙雪茹,苏清秀拉着画儿就走了,老庆王妃没有想到孙雪茹厚着脸皮留下来了,脸上顿时冷了几分,“孙氏,作为妻子,你理当伺候好丈夫,这事情本妃自然会处理,你在这里作甚?”

    老王妃在王府,从来都是不肯放下手中的权力的,所以最看不得孙雪茹这样子借着帮忙的借口分化她权力的行为了。

    “母妃,您今日身子不好,还是不宜做这些伤神的事情了,儿媳也是为了您的身子着想!”

    哼,为了本妃的身子,怕是想看着本妃出丑吧?

    心里气急,可是孙雪茹说的很有道理,老庆王妃还找不出反驳的话来,只好受着了,“既然如此,你就看着就是,以后也好学学,将来如何治理下人了!”

    这话的意思就是只让孙雪茹看着,不让对方有任何的行动了,孙雪茹听了也不恼,只是点了点头,“母妃教诲的是,儿媳自当看得清楚明白!”

    母妃啊母妃,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是不是很好啊?

    怪只怪你平日作恶太多,连老天爷都不帮你了!

    “大娘,您倒是说说话啊,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今天我只是来无意间走来看看,可是不知道怎么的,人突然就昏了,后来的事情,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此刻看着老庆王妃那脸色铁青的样子,苏振贤也只好病急了乱投医,找平日里恨不得他马上死的孙雪茹了。

    可是孙雪茹本来就想着他死了,哪里会帮他呢?

    只见孙雪茹退了几步,嫌弃的看着苏振贤,那样子就好像在看一个死人一样的了,“振贤,做错了事情,就应该认错,相信母妃看在你是王爷孩子的份上,不管你做了什么事情,都是会轻饶了你的!”

    这话虽然说得没错,但是老庆王妃听到,却觉得心里的气,顿时“蹭”的一下,全部都起来了,“来人,将这对奸夫淫妇都给本妃绑起来!”

    就算是王府的子嗣,哪里能够无法无天,这要是什么都可以原谅,那将来,还得了?

    “姨母(老王妃)饶命啊!”看着有人将自己绑了起来,白芯和苏振贤都急死了,顿时纷纷求饶,孙雪茹见了,赶忙劝说道,“母妃,他们虽然是犯了大错,可是如今大家都看到了,我们这样子惩治,这白姨娘可是元武侯的嫡次女啊,这要是追究起来,到时候我们王府也不好交代。而且这振贤怎么也是王爷疼爱的孩子,如果母妃真的就那么重重的处罚了,到时候王爷的心里,还有赵姨娘,怕也都是不好受的吧?”

    这孙雪茹明着是求情,暗地里,却是故意在煽风点火了,白芯和苏振贤本来看到孙雪茹出来说话眼中一喜,可是听着孙雪茹的话,顿时都心如死灰了。

    这人哪里是给他们求情啊,分明就是把他们往火坑里推吧?

    果然,老庆王妃的脸色在听到孙雪茹的话的时候,就更是怒了,“哼,他们犯了重罪,本妃就是好生的罚,那也是无可厚非的!”

    竟然偷情,而且还让那么多的人看到,这不是在众人的面前,打青岚的脸吗?

    不说是不是遭人陷害,这白芯,怕是都留不得了,她决不允许自己的儿子身上有任何的污点,影响了自己的儿子了!

    “可是母妃,小叔这会儿不知道哪里去了,我们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就惩治了这白姨娘,想必小叔的心里,怕也是不好受的吧?还有这振贤,还是通知王爷和赵姨娘一声吧!”孙雪茹这分明就是说老庆王妃惩罚人都没有权利了,还得去得到人同意才可以,老庆王妃平日里那么贪恋权力的人,自然心里,就越发的气了。

    “来人啊,给本妃各自打五十大板!”

    “是!”

    “母妃,这五十大板,可是少说都要掉一层皮的啊,母妃再仔细的考虑一下吧!”孙雪茹只是说掉一层皮,老庆王妃觉得这样完全不够灭了自己的怒火,便加大了用刑,“这五十大板还算是轻了的,给我打一百大板!”

    “姨母(老王妃)不要啊!”

    “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打?”

    “是,老王妃!”

    “啊,啊,不要啊!”

    “母妃,这可是会没命的啊!”听着白芯和苏振贤那痛苦的声音,孙雪茹一副吓到了的样子,但是眼中却满是得意了。

    “有命没命,那就是他们自己的造化了!”毫不留情的看着这样的两人,老庆王妃的确是起了杀心的,如果留下这两人,将来对苏青岚就是一个无法灭去的污点,如果被有心人知道了,定然会影响到苏青岚的前途的,所以,这事情,她必须得狠下心来。

    “姨母,不要啊,你怎么就那么狠心?”

    “老王妃,我也是您的孙子啊,您就这样狠心吗?”

    白芯和苏振贤被打得疼了,这会儿心里对老庆王妃存了怨恨了,老庆王妃看着两人那怨恨的眼神,再听着两人那愤怒的话,顿时觉得很心烦,“把他们的嘴巴堵上!”

    “呜呜……”

    “呜呜……”

    顿时没法说话了,只能用那杀人般的愤恨眼神盯着老王妃,可是老王妃却干脆转过身去,视而不见了。

    “母妃,这样真的好吗?今日可是您的寿宴啊,这出血,不好的吧?”心里虽然是得意,孙雪茹却摆出一副我为你好的样子。

    “给我好生的打,如果他们要死了,吊住他们的气,吊到明天为止!”年纪大的人的确忌讳这些,老庆王妃纵然是生气,但是她自个儿,她还是得顾着的。

    “你们听到没有,仔细些,可别让他们冲撞到了母妃了!”

    “是!”

    苏兰芷面带嘲讽的看着孙雪茹那言语间的激将之意,还有老王妃的滔天怒火,知道白芯今天在劫难逃,便也没再开口,只是那双眼睛看着白芯,好像在看一个临死之人一样的,看得白芯恨不得就傻了苏兰芷了。

    而苏兰芷却只是一直浅浅的笑着,完全不理会白芯那疯狗一样的眼神,反而在欣赏什么一样的,看着白芯垂死的挣扎,心里只觉得格外的痛快了!

    前世白芯倒戈,看着她父亲被人诬告叛国,非但没有站出来帮忙,反而帮人指证她父亲,为的就是将自己摘除出去,不受牵连,可见此人自私的很,而且心思极为狠戾,着实让她看不过眼!

    尤其是此人当初还偷了她母亲如此多的嫁妆,甚至一直残害于她,甚至到了最后,将他父亲的尸首不管不顾,在她父亲新丧之时就再嫁他人,如此薄情寡义的女子,如今有了这样的结局,倒也不需要浪费她的精力了!

    看着对方在痛苦中挣扎,想反抗却无法的样子,苏兰芷就想到了自己前世的父亲,也是如此,到了众矢之的,没有一个人肯帮忙,那个时候,怕也是如此绝望痛苦的吧!

    “白姨娘,你就好好的享受吧!”用嘴型告诉对方这句话,苏兰芷满意的看着白芯气得翻了白眼,可是偏偏昏不过去,只觉得前世因,后世果,报应,果然都来了。

    只是……

    眼角看着孙雪茹脸上隐藏不住的兴奋,苏兰芷想着孙雪茹刚才来的那么及时,心里隐约的有了一个猜测,想着孙雪茹刚才的反应,还有言辞间的不对劲,苏兰芷的眼中,顿时满是冷意了。

    看来这个人,也是一个强劲的对手!

    自己以后,可得小心才是!

    还有那老庆王妃,如此狠心绝情,看来自己,也得小心提防才是!

    ……

    孙雪茹只感觉苏兰芷那边有道审视的目光,看过去的时候,苏兰芷却看到白芯去了,孙雪茹只以为自己是错觉,此刻也顾不上多想,看着白芯和苏振贤脸上的痛苦表情,看着老王妃脸上痛苦气氛的神色,孙雪茹只觉得自己的心,格外的痛快了。

    一把大板,这白芯的性命,怕是就交代了去吧?

    还有这苏振贤,就算是能活,这下半身,怕也是个废物了!

    这些人,都一起跟她女儿承受吧!

    哈哈!

    虽然今天不尽如人意,但是还是达到了一半的效果,只是不知道,这慕容嫣和苏青岚去了哪里了?

    “你们去找找二老爷,看看他是不是因着火受伤了!”苏青岚到如今还没有出现,孙雪茹实在是有些担心了。

    这人到底去了哪里,怎么这边那么大的动静,却没有过来?

    “是!”正准备去找,这会儿早就解了药的苏青岚出现了,“不用找了,本相在这里!”说话间,那视线不复曾经的温和,反而犯了点点的冰冷,而且好似被染上了一层雾气,让人看不真切了。

    其实刚才走火的时候,苏青岚就已经和慕容嫣温存了好几番了,两人许久没有温存,苏青岚这些年禁欲,如今碰到深爱多年的人,倒是有些蚀骨销魂,把持不住了。

    但是外面的吵闹声,最后还是让苏青岚不得不暂时放了早就累得精疲力竭的慕容嫣自己出来看看了。

    只是没有想到,他一出来就看到这样的情景,看着自己母妃的愤怒,看着白芯想解释,可是却无门的样子,他的心里,说不出的失望和痛心了。

    “小叔,你终于是来了,你快劝劝母妃啊!”看苏青岚那一张温和的脸此刻阴沉沉的,孙雪茹知道自己今天有好戏看了,可是却故意的说着反话,目的,可想而知了。

    “她做错了事情就应该接受惩罚,来人啊,准备笔墨!”声音很是冷淡,苏青岚自从来了都没有看向白芯一眼,弄得白芯本以为有了救星,期待的看着苏青岚,这会儿顿时有股子的冰寒之意了。

    老爷的眼神,好可怕!

    “是!”

    等到笔墨准备好了,苏青岚顿时就写下了休书,老庆王妃看着那休书,顿时就愣住了,“青岚,你这是要干什么?”

    “是啊,小叔,这多大的事情,你何必闹这样严重呢?白姨娘纵然做了再多的错事,可是她终究是孕育了月儿和华儿两个孩子啊,你这样就把她休了,这两个孩子将来……”

    “母妃,嫂子,白姨娘偷人,犯了七出之罪,本相丢不起这人!”

    “可是华儿和月儿……”想到那两个孩子,如果有了这样的母亲,老庆王妃还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他们自会有更好的人教诲!”

    “哎,如此,那就随你吧!”白芯偷人,老庆王妃自然也不想白芯再留在苏青岚的身边影响苏青岚的声誉了,心里虽然很不甘,却也只能这样做了。

    “母妃,如今白芯已经跟相府没有任何关系,剩下的事情就交由母妃处理,儿子还有事情,就先回去相府了!”苏青岚这话一说完,白芯知道自己的命运就那么定下来了,顿时两眼一翻,再也承受不住的,昏死过去了。只是她昏迷了,身上的板子却丝毫没有减轻,到了最后,她又被痛醒了!

    “青岚,怎么这就回去了?”听苏青岚那么说,老庆王妃倒是有些诧异了,不明白苏青岚这是怎么了。

    “是啊,小叔,天色那么晚了,你这样回去,不好吧?”

    “母妃,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这庆王府庙太大,儿子住不起,告辞!”看着老庆王妃的眼神满是失望了,可是作为儿子,又说不出责怪的话,苏青岚只好选择离开,以后,不再来了就是。

    “小叔,你这说的什么话呢,怎么就走了,你这样,可是会伤了母妃的心的!”看着一向脾气温顺的苏青岚今日总算是发火了,孙雪茹此刻瞧着苏青岚脸上那一脸的严肃之色,再看着老庆王妃那一脸的惨白,顿时就觉得开心了。

    报应啊报应啊,老王妃,您今日不顾您的亲孙女,这会儿,您的亲儿子也不要你了,这是不是就是报应了?

    “大嫂无需劝阻本相,本相有自己的府邸,还是不要打搅了!兰儿,我们去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是!”第一次看到苏青岚气成这样子,苏兰芷这会儿看着老庆王妃脸上青一片紫一片的,顿时就觉得解气了。

    哼,看她得意!

    “青岚,你真的就这样走了?”拉着苏青岚,老庆王妃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苏青岚对她如此无礼,顿时才注意到刚才苏青岚从出现开始对她的语气都是冷冰冰的,老庆王妃的心里,顿时就产生了恐惧了!

    紧紧的拉着苏青岚,老庆王妃有一种感觉,好像自己今日放手了,就真的失去了这个儿子一样的!

    “母妃,这庆王府始终不是儿子的家,儿子住得不踏实,儿子还是回去自己的府邸,才能安心!”这话就是说苏青岚发现了今天的事情,而且介意了,生气了,老庆王妃只觉得自己的心顿时就被撕扯开来,眼角也有些酸涩了。

    “青岚,你这说的什么话呢!”打死不承认,老庆王妃知道苏青岚孝顺,她压根就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这会儿真的被吓到了。

    “儿子说什么,母妃自己清楚,儿子走了,母妃好生处理这一切的事情才是!”将老庆王妃拉着自己的手扯下来,苏青岚拉着苏兰芷就准备走了,苏兰芷看着苏青岚脸上的决绝之色,心里一直担心的事情,总算是,没有那么担心了。

    还好,还好爹爹发现了,也对老王妃寒了心,这样以后,爹爹对老王妃心里存了芥蒂,自然就不会对老王妃那么百依百顺了,而她和娘亲的日子,也会好过许多了。

    “青岚,你给本妃站住!”老庆王妃看到苏青岚要走,哪里就愿意了呢?

    如果真的让苏青岚走了,母子之间有了间隙,那么以后还不知道苏青岚会不会回来!

    “母妃,你自己保重吧,儿子不孝,不能侍奉在侧了!”头都没有回,苏青岚拉着苏兰芷就去收拾东西。

    “兰儿,你先去收拾你自己的东西,爹爹去叫你娘!”

    “好!”看着苏青岚眼中决绝却伤痛的样子,苏兰芷知道苏青岚的心里不好受,便安慰道,“爹爹,别想太多了,您还有娘,还有兰儿!”

    “嗯,爹爹知道!”只是被自己亲生母亲一而再再而三算计的感觉,他真的很心寒!

    “那爹爹快去叫娘吧,兰儿自己收拾就好!”

    “嗯,收拾好了见你在这里等爹爹,爹爹很快就回来!”

    “嗯,爹爹放心!”

    ……

    几人都想尽快的离开,很快就收拾好了,可是出去的时候,外面却被老庆王妃给拦着了,“青岚,你真的就那么生气,非得要半夜走吗?你别忘了,今日是母妃的寿宴,你难道想把母妃活生生的气死吗?”

    自然是不能让苏青岚就那么走了的,老庆王妃很清楚苏青岚的脾气,也知道苏青岚虽然看起来性子很柔顺,但是真的决定一件事情,那八头牛都拉不回来了。

    所以,她一定要阻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