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五十六章 白芯之死
    “府医,快来啊,母妃她,母妃她吐血了!”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苏清秀的心里特别的害怕了。

    如果母妃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他不就惨了吗?

    不行,千万不能出事,如今他和二弟的关系已经那么僵了,如果母妃再出事情,那他和二弟这辈子怕是都不会再有来往了吧?

    而且这事情传了出去,他的名声不就毁了?

    绝对不行!

    “府医,还不快来,香雪,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请府医来?”那满脸的鲜血,看得大家都有些吓到了,香雪平日也算镇静,可是这会儿看到了,只觉得身子都有些发抖了,“奴婢,奴婢这就去!”

    有些怕怕的看着苏清秀,香雪怎么都没有想到,苏清秀竟然将老庆王妃给气得吐血了。

    “母妃,母妃,您没事吧?”苏清秀真的是吓到了,老庆王妃那一口乌血正好喷到他的脸上,此刻的他,只觉得一股凉意从心底里升起了。

    天,怎么会这样?

    ……

    府医听到老庆王妃吐血迅速的就赶来了,这会儿看到苏清秀那一脸的血,他只觉得这样的画面格外的诡异了,苏清秀见着他来了,就好像看到了救星一样的,“府医,你快去给母妃看看,看母妃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吐血了呢?”

    “是啊,府医,母妃她现在,到底是不是会……”孙雪茹虽然是想看着老庆王妃气死,可是这会儿看着这画面,也觉得慎人了,只觉得周身都有着一股子的阴气,尤其是看着苏清秀那一脸鲜血的脸,孙雪茹还真的是怕自己晚上会做噩梦了。

    这对母子,果然都是极品了,一样的自私自利,都得不到好下场!

    “王爷王妃莫急,草民这就看看!”看着老庆王妃那气息奄奄的样子,府医也没有想到自己就出去了一会儿,就成这样子了,心底里只觉得这世家大族内宅里的这些事情着实是有些让人害怕了,表面却依旧保持着平静,仔细的检查老庆王妃,待到检查完了,府医心里顿时觉得一沉,苏清秀见了,愈发的着急了,“府医,母妃她,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吐血呢?”

    “哎,王爷,老王妃年纪大了,身子骨自然比不得年轻的时候,今日老王妃受了寒,气急攻心,本来就差点就中风了,如今更是气急攻心,浑身抽搐,看来是中风了!”

    “中风?这可怎生是好?府医,你无论如何都要将母妃治好!”听到中风这两个字,看着老庆王妃那脸上开始诡异的抽搐起来,苏清秀真的被吓坏了。

    “王爷,草民定当尽力,只是如今草民要给老王妃医治,还希望王爷和王妃暂且回避一下!”这一屋子都乱成了粥了,府医也着急,赶忙将人给驱散了,免得影响他医治了。

    “好好好,府医你一定要让母妃完好无损,不然,你小心你自己!”

    “是是,王爷,草民省得!”只觉得自己头顶都在冒冷汗了,那府医也被吓得不轻,不过好在他刚才有施针,问题应该是不大的吧?

    “王爷,我们还是暂且出去吧,免得耽搁了府医的医治了!”听到老王妃中风了,孙雪茹脸上掩盖不住的喜悦,这会儿巴不得老王妃真的就瘫痪算了,这样,就没有人一直在她头上作威作福了。

    “好好!”心里是后悔极了,苏清秀此刻真的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也免得说那些话,气到老王妃了。

    “王爷,我们出去吧!”

    “嗯!”心里担心,可是又没有办法,苏清秀一出去,想着老庆王妃的身子,有些着急了,“不行,本王得去让太医院的院首孙太医来一趟,母妃这一次病得那么凶险,本王甚是担心!”说完就要去让人去请孙太医,孙雪茹见了,赶忙就阻止了,“王爷且慢!”

    “这事情哪里还能拖得?母妃如今性命垂危,孙太医作为太医院的院首,医术自然是了得的,如果他来了,母妃自然性命无忧!”如果老庆王妃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这笔账,不就是算在他的身上吗?那他以后的前程不就毁了,而且如果因为这事情,二弟真的就此不理会他了,那他以后,不就只能做一个无权无势的闲散王爷了?

    不行,绝对不行,母妃这会儿,一定不能出事才好!

    可是这女人是怎么回事?为何要阻止他?

    “王爷,你别急,你且听妾身说说再决定不是啊!”孙雪茹就盼着老庆王妃就那么瘫了才好,哪里愿意就去让孙太医来呢?

    “那你说说,你为何阻止本王?不让孙太医来医治?还是你有什么私心吗?”实在是不明白对方为何阻止自己,但是苏清秀知道,自从孙雪茹嫁过来,老庆王妃就一直压着对方,孙雪茹是大家闺秀,出身高贵,心里有不满,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只是如果对方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要因为不满影响了他们庆王府的前程,苏清秀的心里,就特别的不舒服了,连带着对孙雪茹,也多了许多的不满了。

    “王爷,妾身不是为了自己,妾身是为了王爷着想啊,王爷你想想,今日是母妃的寿宴,本该是喜庆的,结果府中出了这许多事情。这些事情如果让外人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编排我们庆王府!妾身是觉得,今日的事情不宜外传,那府医是我们府中的大夫,自然是不会乱传。可万一是孙太医来了,这大半夜的,如果惊动了谁,到时候王爷也不好交代啊。今日大喜的日子,母妃却病倒了,这如果传出去,别人怎么看待我们庆王府了?而且王爷别忘了,今日王府出了这许多的丑闻,白姨娘他们还在那里受罚呢,如果传到孙太医的耳朵里,那王爷以后,如何自处?王爷,妾身知道你是担心母妃的身子,可是这事情兹事体大,妾身还希望王爷仔细考虑的好。”孙雪茹这说的倒是合情合理,这利害关系一说出来,苏清秀本来是想请孙太医来的,这会儿倒是犹豫了。

    此刻看着孙雪茹一副惹人怜爱的样子,那么的为自己着想,却被自己误解了,苏清秀的脸上,难得的有了点点的柔和了,“还是王妃心细,不然本王真的就犯了大错了,可是母妃那里,本王实在是不放心啊!”纠结再三,为了王府的名声,苏清秀也只能这样选择了。

    “王爷无须担心了,这府医可是京城中最好的大夫了,虽然不一定比得过孙太医,但是也是医术极好的,而且他这些年来一直都为母妃医治,对母妃的身子,说不定比孙太医来的还要熟悉,王爷放宽心就是了。母妃洪福齐天,今日还要皇上亲临祝寿,定然是无碍的。”将苏清秀安抚下来,孙雪茹,每一字一句都说到苏清秀的心坎里去了,苏清秀看孙雪茹如此的为他着想,如此的安抚于他,脸上更是越发的柔和了。

    “哎,也只能这样了,好在二弟平日里送来了许多的补品给母妃补身子,母妃这些年身子也算健朗,应该是无碍的!”心底也确实是希望老庆王妃无碍的,今日那么好的日子,如果老庆王妃真的就出了什么事情,那他真的不好跟大家交代了。

    “是啊,王爷,别担心了,母妃一定会没事的!”

    “还是雪儿你想的周到啊,本王有你这个王妃,是本王的福气了!”因着自己刚才心里对孙雪茹的不信任,苏清秀这会儿倒是觉得有愧了,拉着对方的手,满脸的柔情,“今日,倒是辛苦你了!”

    “王爷说的是什么话呢?这些都是妾身该做的!”

    “哎!”

    “王爷别叹气了,王爷这样一叹气,妾身心里也跟着堵得慌了。”此刻看书苏清秀脸上还不及擦掉的血迹,孙雪茹忍着厌恶,拿出了怀中的手帕,“王爷且低下头来,让妾身跟你清洗一下脸上的血迹吧,免得王爷被这血光冲撞了去了!”

    “差点忘了,有劳王妃了!”赶忙低下了头,孙雪茹让人去准备了热水,倒是亲自给苏清秀清洗,苏清秀看着孙雪茹那么耐心体贴的样子,灯光下那本来就美丽的五官多了一份柔和和朦胧之美,苏清秀本来就爱美人,这孙雪茹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上乘的美人了,如今岁月老去,保养得也还是不错的,尤其是此刻灯火朦胧,更是给他一种如梦似幻的朦胧之感,看的苏清秀顿时觉得美极了。

    一直都觉得孙雪茹此人太过傲慢,但是此刻看着对方对自己显出了柔和细腻的一面,苏清秀此刻看待孙雪茹的眼神,倒是不一样了。

    “雪儿如此识大体,本王深感欣慰,今日的事情,委屈雪儿了,雪儿可曾责怪本王?”想起白日的事情,想着孙雪茹白日的伤心,这会儿却依旧万事都以他考虑为先,而且还那么温柔,苏清秀对孙雪茹倒是存了点点的愧疚了。

    “王爷,白日里是妾身太激动了,如今妾身想明白了,这一切都是雨儿的错,她受这些苦,也是应该的。只是她毕竟的妾身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妾身真的是心疼啊,所以才会顶撞了王爷,希望王爷不要责怪妾身的好!”说着便抹了抹自己眼角的泪水,说起苏兰雨,孙雪茹对老庆王妃和苏清秀的恨意就多了一层,只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她不得不将自己伪装起来了,“王爷可否看在妾身这么些年尽心服侍王爷的份上,让雨儿得到好的照顾呢?明日她就要去燕来寺了,妾身以后,说不定就见不到她了!”

    “哎,雨儿这孩子,本王从小也是疼得紧,给予了极大的希望,却不曾想,她今日犯下了此等大错。可是毕竟是父女一场,明日,你就好生的安排吧,也别让她受了委屈了,也算是本王这个做父亲的一点心意了!”如今孙雪茹主动的示好,苏清秀自然是要接下的。

    他虽然不怎么喜欢孙雪茹,可是孙雪茹的娘家南昌公府,却是他不得不忌惮的存在。

    今日的事情,他的确是做的过了,如今他已经得罪了苏青岚,不能再连另外一个也得罪,不然他以后的日子,真的是不好过了!

    反正苏兰雨跟他也没了关系了,这顺水的人情,就是他不说,孙雪茹也是会做的,既然如此,他就给个顺水人情,也好让对方对他的怨恨消除点点,免得将来南昌公府的人再上门来讨要说法了。

    “王爷,妾身知道了!”眼睛闪过点点的感动,孙雪茹的心里,却是一片的嘲讽了。

    苏清秀啊苏清秀,你这样子当面一套背地一套,毫无担当,本妃当年怎么就嫁给了你这么个人呢?

    心里纵然是厌恶苏清秀的,可是丈夫是天,况且她还有孩子,孙雪茹也只能如此,讨好着对方了,不然万一对方真的怒了,将她儿子世子的身份都夺去了,她真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但是,她不会就那么算了的,她一定会让他们都不好过!

    ……

    等了许久,那府医才终于是出来了,脸上倒是不似之前的沉重,苏清秀见了,赶忙询问,“府医,母妃如何了?”

    “回王爷,老王妃暂时是脱离了危险了,只是暂时行动不便,还需要慢慢的恢复了,而且以后,不能再受刺激,不然真的就凶险了!”将话落在这里,府医今天也被这仗势吓到了。

    “是吗?母妃的身子真的已无大碍?”这个消息,自然是好消息了,苏清秀甭提有多开心了。

    “府医,母妃真的没事了吗?”关起的询问,可是孙雪茹心里却一团的气了,这个死老太婆,怎么命就那么硬,还没死?

    “目前倒是没有什么凶险了,只是老王妃需要静养,而且因为中风,身子虚了些,好好养些日子才能好了!”府医看老王妃没事,心里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了。

    刚才苏清秀的眼神他可是看得很清楚的,如果这一次他没有将对方医好,那就是真的麻烦了。

    “是吗?那我们能不能进去看看母妃?”知道老王妃刚才是被苏清秀气的,如果苏清秀这会儿进去,那不是就会气得再一次发病吗?

    孙雪茹这样想着,便有些渴望进去看了,苏清秀也想确定一下老庆王妃是不是真的没事,便也想进去,“是啊,府医,本王现在可以去看母妃了吗?”

    “王爷,这些日子还是让老王妃静养的好,没什么事情,还是不要打扰老王妃了,老王妃如今,再也受不得刺激了!”这府医也不是傻子,刚才进屋子的时候看到的那一幕,他很清楚,自然是不能让苏清秀进去再刺激对方了。

    “如此,那本王就先不进去了吧,府医,你就在这里好生的照顾着母妃,有什么事情,让人立刻通知本王!”

    “是,王爷!”

    “雪儿,我们回去吧!”

    “好!”有些不甘心,可是孙雪茹也只能这作罢,她现在毕竟还是苏清秀的妻子,她的儿子羽翼还未丰满,如今还不是硬碰硬的时候了。

    反正以后,不也有的是机会吗?

    如今,不就正有一个机会?

    想到还在苏青岚院子中的几人,孙雪茹笑了笑,两人走到一半的时候,孙雪茹好像突然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的,看着苏清秀,有些着急了,“王爷,还有件事情,母妃如今病着了,我们不好处理啊!”

    “什么事情?”刚才被老庆王妃那吐血事情一闹,苏清秀倒是忘了被罚了一白板子的苏振贤和白芯。

    “王爷忘了,刚才母妃重罚了振贤和白姨娘,如今一白板子怕是已经打完了,王爷打算如何做呢?”还有人没有处理呢,这可是个大问题,如今真好趁着老庆王妃病了,她好生的掌握着这一切了。

    “这……”想起老庆王妃做的这一切,苏清秀顿时就觉得头疼了。

    哎,他这母妃也真的是,怎么就给他留下了这么一个烂摊子了?

    “王爷,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为今之计,我们得好好的想想,怎么处理了这白姨娘了,还有振贤,妾身知道王爷疼爱赵姨娘,如今振贤受伤,王爷可得好生想想,该如何跟赵姨娘交代了,这毕竟是她唯一的儿子啊!”特别提到了赵姨娘,还说交代,苏清秀作为一个王爷,哪里需要对一个姨娘作交代呢?

    姨娘就是姨娘,就算是生了儿子还是姨娘,不是府中正儿八经的主子,哪里就能够有如此的面子了?

    苏清秀作为老庆王妃的儿子,这些年一直跟着老庆王妃,自然对自己的身份特别的在意的,尤其是他样样都不如苏青岚,他自然就更加的看中自己王爷这个身份了,此刻听孙雪茹让他一个王爷去跟赵姨娘交代,不由得觉得这赵姨娘,实在是恃宠而骄了,养了个儿子,竟然去偷人,而且偷的还是苏青岚的妾,这让他的脸上,如何好看了?

    心里突然就气了,只觉得这赵姨娘平日里太过宠爱苏振贤,才会让对方如此没有规矩,闹出这样的事情来,顿时就对苏振贤不满了起来,“有什么好交代的,他做错了事情,母妃罚了,就得好生的受着!”

    “那王爷,白姨娘呢?可怎么办?”想到白芯,孙雪茹倒是觉得此人是罪有应得了。不过这人一百板下去,怕是没命了吧?但是就那么死了,也怪可惜的。

    “这事情交由你去处理吧,本王累了,回去休息了!”也不想去理会这许多事情,作为王爷,这事情属于内宅的事情,苏清秀自然是不想沾手去理会的,免得弄得自己身上不干净,所以推给孙雪茹是最好的了。

    作为南昌公的嫡长女,相信这点事情,对方会处理好的。

    “王爷不去看看吗?”看苏清秀一副想摘除嫌疑的样子,对方心里怎么想,孙雪茹自然是知道的,不过就是因为知道,她才故意这么说的。

    她要的,就是对方的这句话!

    “不了,内宅的事情,你作为王妃,就该你处理的,本王相信你不会让本王失望的!”

    “那王爷既然如此信赖妾身,妾身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妾身定当不负王爷所望!”

    “如此就好,你且去看看吧,切莫让此事惹得王府遭人非议就是了!”

    “王爷放心,妾身明白!”

    ……

    看着苏清秀走了,孙雪茹脸上划过点点的笑容,想着那两人的命此刻就掌控在自己的手中了,孙雪茹笑了笑,“怜儿,走吧,随本妃去看看那两人如何了!”

    “是,王妃!”一直小心翼翼的跟在孙雪茹的后面,怜儿尽职尽责的,孙雪茹看着对方那么顺从的的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果然个机灵的。

    来到苏青岚的院子,远远的就听到人啼哭的声音,孙雪茹却也不在意,走了进去,此时已经打完了板子,可是两人受伤都很重,也没人敢去移动,天色已晚,府医又在老庆王妃哪里,这赵姨娘和苏振华苏玲月,还真的是六神无主了。

    赵姨娘此刻就站在苏振贤的身边,看着自己的儿子一片的骨肉模糊,她刚才听到消息就匆匆赶来了,想要去跟苏清秀求救,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如今苏清秀到现在都还没有来,反倒是来了孙雪茹,赵姨娘顿时就觉得不妙了。

    而苏玲月和苏振华本来被白芯早早的就去哄了睡了,可是外面太吵,他们最后还是被吵醒了,醒来就看到自己的娘亲在挨打,他们无可奈何的只能在一旁看着,想着找自己的爹爹帮忙,可是却听说苏青岚已经丢下他们走了,然后想找老庆王妃,却听到这是老庆王妃亲自下的命令,两个孩子还小,如今看到这样的场面,吓得腿都软了,眼泪就跟那泉水一样的无止境的留着,小小年纪遭逢巨变,只觉得自己好像是被人遗弃了一样,心里顿时也生了恨的种子了。

    此刻两人眼泪都哭干了,看着白芯就如那破败的娃娃一般的气息奄奄的躺在那里,两人都着急了。

    “娘,你醒醒啊,别睡了,你醒醒啊,华儿怕!”

    “娘,你怎么了?快看看月儿啊,爹爹去哪里了?他们都说爹爹走了,不要月儿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娘,你醒醒啊!”

    “娘!”

    ……

    可是不管两个孩子怎么叫,白芯都不曾醒来,孙雪茹知道白芯这怕是没命了,走进去,这才吩咐人,“将本妃那千年人参拿来给白姨娘吃了,好让她醒来!”

    如果就那么死了,也怪可惜的,这人肯定跟慕容嫣他们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她怎么都要利用几分才是。

    赵姨娘看着孙雪茹来了,赶忙就跪着过去,尽管身上已经鲜血淋漓了,她还是忍着痛,不停地磕头了,“王妃,王妃,求您救救贤儿吧,王妃,求求您了!”

    她就那么一个儿子啊,如果真的就那么去了,或者是成了废人了,那她该如何是好啊?

    “赵姨娘,你求本妃也没用啊,这是母妃下的命令,振贤可是犯了重罪的,如今只是打一白板子,那也算是很好了的。”看着赵姨娘那美丽动人的样子,尽管因为受伤面色苍白,可是越发惹人怜爱,孙雪茹就觉得特别的愤怒了。

    这个狐狸精,仗着年轻美貌,将王爷勾得魂都没了,今日她不好好的搓一下对方的锐气,将来可怎么压制的住?

    “王妃啊,王妃,求求您了,求求您让府医来看看贤儿吧,他被打了那么多的板子,性命堪忧啊!”她来的时候板子都打了一大半了,她人微言轻,只是一个小小的姨娘,况且这事情是老王妃下的命令,她哪里能够拦住呢?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行刑,她却没有办法帮忙,最后只好自己去挡了许多板子,如今的她身上也是受了伤的,可是她身上的伤比起苏振贤的来说,真的是太微不足道了。

    “赵姨娘,你这不是让本妃为难吗?你快起来吧,你身上受了伤,你这样,王爷会怪罪下来的!”语气没有丝毫的松动,对待敌人,孙雪茹一直都可以如此的狠心绝情!

    “王妃,王妃,求您了,求求您了,求求您了……”都是作为母亲的,赵姨娘这些年虽然得宠,可是她也知道苏清秀不是一个长情的人,她能依靠的,也只能是自己的儿子了。

    所以,哪怕是拼尽了自己的全力,她也是要抱住自己后半生的依靠的。

    “赵姨娘,你这是不是存心的让本妃为难吗?你也知道,振贤他犯了什么错了,你这样子,本妃可怎么跟母妃交代,跟王爷交代呢?”

    “王妃,求您了,您只要救了贤儿,贱妾以后都听您的,您要贱妾做什么,贱妾一定都照做了,王妃,求您了,求您了……”头都磕破了,孙雪茹似乎很不忍心对方这样子,这会儿脸上终于是松动了,“赵姨娘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呢?贤儿怎么说都是王爷的骨血,是铭佑的弟弟啊,本妃能帮的,自然是会帮的!”

    “王妃……”听着对方的口气终于是缓和了,赵姨娘的眼中划过一抹惊喜,赶忙就谢了恩了,“谢谢王妃恩典,谢谢,谢谢,贱妾就记着王妃的恩情,以后一定会好好报答的!”

    “哎,本妃也不需要你的报答了,大家都是伺候王爷的,你只要把王爷伺候好了,本妃也就放心了!”

    “是是是,贱妾知道,贱妾以后都听王妃的!”

    “好了,怜儿,让人将振贤抬回去好生的医治吧,别让赵姨娘担心了!”

    “是,王妃!”

    “赵姨娘,本妃能做的,也就那么多了,至于王爷和母妃那里……”

    “王妃放心,王妃放心,贱妾会主动去认罪的,定然不会让王妃为难!”虽然一直都看不惯孙雪茹打压她,打压她的孩子,可是如今对方掌控着自己孩子的命,赵姨娘也不得不就范了。

    只是,这笔账,她会记着的,以后,她会百倍千倍的要回来!

    看人走了,张嬷嬷有些担心了,“王妃,就这样放过二少爷了,好吗?”那赵姨娘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这不是放虎归山吗?

    “反正也是一个废物了,本妃何惧之有?”那一百板子她可是交代人仔细的打将下去,半分不留情的,那苏振贤纵然是侥幸活下来了,怕也是个残废了,这样正好,让赵姨娘天天看着,心神俱伤!

    “可是那赵姨娘……”

    “不就是一个姨娘吗?难道还能翻了身不成,本妃今日也不能做的过了,不然到时候那赵姨娘反咬一口,倒是让王爷因这事情怨恨了本妃了。今日放他们一马,也是不想到时候给人留下把柄!”她是高贵的南昌公嫡长女,又是庆王妃,怎么可以有任何不好的名声呢?

    “还是王妃想的仔细!”

    “嬷嬷也是太过担心了,经此一事,王爷见着赵姨娘恃宠而骄,定然会对她冷落,如今她又得了一个废物儿子,不是存心的给王爷添堵吗?以王爷的性子,嬷嬷觉得,他还会宠爱那赵姨娘不成?”今日她故意的就放过赵姨娘,到时候添油加醋一番,让苏清秀对赵姨娘彻底的没了兴趣,到时候,赵姨娘还不是由得她收拾?

    “王妃说的极是,可是如今这白姨娘……”示意孙雪茹去看那已经只剩下一口气的白姨娘,孙雪茹见了,面色有些忧伤,“哎,这白姨娘怎么说也是那元武侯的嫡次女,本妃也着实的觉得怜惜,嬷嬷,劳烦你去元武侯府走一趟,请了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来吧,也好让白姨娘落叶归根了!”

    “可是王妃,这元武侯到时候会不会因此迁怒到庆王府了?”

    “这事情主要错的,还是那白姨娘了,如今我们王府已经处置了这两人,元武侯想必也不是那么不明事理的人了。”更何况,这白芯如今怕是恨极了慕容嫣和苏兰芷了吧?她自然是知道,该怎么说的。

    “那老奴这就去请了!”主子的事情,赵嬷嬷也知道不好过多的过问,免得主子觉得他们多嘴,二话不说的就去了元武侯府了,孙雪茹见着事情都是往自己想的方向发展,但是终于觉得自己的气息,松了些了。

    “将白姨娘抬回屋子里去吧!”

    “是,王妃!”小心的将白芯给抬回去了,孙雪茹看着苏振华和苏玲月那吓傻了的样子,亲切的笑了笑,“华儿,月儿,想去看看娘亲吗?”

    “嗯,可是娘亲都没醒!”看着孙雪茹,两人就好像看到了救星一样的,两双眼睛都可怜巴巴的看着孙雪茹,孙雪茹脸上就越发的亲切了,“华儿月儿不要着急啊,你们娘亲很快就会醒来的,等她醒来了,自然还有许多话会跟你们说的,你们擦擦眼泪,然后跟着大伯母一起进去,好不好?”

    “好,华儿(月儿)不哭!”擦干了自己的眼泪,孙雪茹见了,满意的笑了笑,“好了,走吧!”说完亲切的拉着两人的手,虽然眼底有些厌恶,但是孙雪茹隐藏的很好。

    经此一事,怕是那仇恨的种子已经埋在这两个孩子的心里了吧?

    看来以后宰相府,会很热闹了。

    慕容嫣,你喜不喜欢本妃给你送的这礼物呢?

    “大伯母,娘她真的不会有事吗?”

    “是啊,大伯母,爹爹为何丢下华儿和姐姐走了?”

    “大伯母,爹爹是不是真的不要我们了?”

    ……

    两个孩子从小就是衣食无忧,被白芯宠着,要什么有什么,突逢巨变,此刻心里满是恨意和害怕了。

    如果娘真的有什么事情了,那他们该怎么办呢?

    “别担心了,你们先去看看你们的娘,好好和他们说说话吧!”

    “嗯!”

    两个小孩子此刻看到孙雪茹那么言辞善意的样子,对孙雪茹不由得就有些依赖了,依依不舍的就放开了孙雪茹,这个时候白芯那被吊着的一口气在支撑,倒是醒了。

    “娘,你终于是醒了,娘,华儿好怕,爹爹不要华儿了,怎么办?”

    “是啊,娘,爹爹为何不要月儿和华儿了,还有娘,你为什么会被打?”

    “娘,你别吓华儿了好不好?华儿看到娘身上好多的血,好怕好怕!”

    “娘……”

    ……

    两个小人这会儿终于是看到白芯醒了,只感觉终于是有了主心骨,不再那么害怕了,只是他们的心里都非常的着急,很想知道一切,看着白芯醒了,就一个劲的问了。

    白芯醒来听到两个孩子的话,脑海中顿时想起苏青岚那厌恶和冷漠的眼神,甚至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她不管不顾,还毫不留情的就给了她休书!

    心里那满腔的爱意,顿时化成了滔天的恨意,白芯那双眸子的狠光,一下子都吓坏了苏振华和苏玲月了,“娘,你怎么了?”

    “华儿,月儿,那么记住,娘会这样子,都是你们的大娘还有大姐害的,你们一定要替娘报仇,知道吗?”如果没有苏兰芷,没有慕容嫣,自己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想着苏兰芷刚才的眼神,想着自己半昏迷间看到慕容嫣那被滋润的眼神,白芯此刻的心里,除了恨,就再也没有了其他了。

    是他们,肯定是他们,一定是他们算计自己的,谁让自己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但是,就算是她死了,她也不会让那两人好过的,她要化成厉鬼,让他们这辈子都不得安宁!

    “娘,真的是大娘和大姐害的吗?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他们嫉妒娘,嫉妒娘有你们两个孩子,华儿,月儿,你们要记住,记住娘的仇恨,替娘报仇,知道吗?”

    “娘,你放心,华儿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娘,月儿也会的,可是,我们要怎么做?”

    “华儿,月儿,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们现在还小,将来你们回去相府,你们一定不能表示出你们的仇恨,你们要努力的学习,努力的得到你们爹爹的看重,因为你们的爹爹,就是你们的护身符,知道吗?还有,你们要多和外公外婆联系,让他们护着你们,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明白吗?”两个孩子还那么小,白芯知道,两个孩子现在还没有能力替她报仇,所以,她必须让两个孩子先长大成人才是!

    报仇,不着急!

    “娘,月儿明白!”点了点头,苏玲月毕竟年纪大些,要懂事一些,只是苏振华就没有那么懂事了,“娘,为什么我们不能现在就去找外公外婆给你报仇了?华儿恨他们!”

    “华儿,以后这样的话,千万不能当着外人的面说了,知道吗?不然以后,你别叫我娘!”

    “娘……”今日受的委屈本来就大了,好不容易看到可以依靠的亲人,结果还是这样子,苏振华只觉得自己好想哭!

    “华儿,听话,你现在什么都不会,不要冲动,月儿,你要好生的护着你弟弟,知道吗?弟弟将来就是你的依靠了!”将苏振华交给了苏玲月,白芯真的是不放心啊。

    今日都怪她大意了,着了苏兰芷和慕容嫣的道,害她如今时日无多。

    可是她的孩子还那么小,她怎么放心呢?

    丈夫是无法依靠了,慕容嫣和苏兰芷又容不得她和她的孩子,她该如何是好呢?

    她该怎么做,才能让她的两个孩子平安长大,然后替她报仇雪恨呢?

    白芯正在纠结自己两个孩子的归属问题,孙雪茹这会儿就开口了,“白姨娘,你别担心,本妃已经让人去请了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了,你再撑一会儿,相信他们很快就到了。到时候你有什么想说的,想交代的,就交代就是。”

    “庆王妃,谢谢了……”语气淡淡的,白芯想着老庆王妃今日所做的一切,整颗心都寒了。

    原来,所有的疼爱都是假的,一切,都比不得对方的儿子重要,也比不得她庆王府的名声重要。

    她到底是为了什么,好好的嫡女不当,主母不当,偏偏给人做了妾,还爱上了不该爱的人,结果害得自己……

    是她自己太蠢太笨,结果害了自己,还害了自己的孩子!

    “白姨娘,本妃知道你有许多的委屈,可是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母妃也是没有办法,这事情发生在庆王府,母妃不得不管啊,更何况,小叔是母妃的亲生儿子,母妃的心情,你应该能够理解!”话虽然是在给老庆王妃求情,可是何尝不是在离间两人呢?

    “哼,婢妾不敢当!”

    “白姨娘,你……”

    “王妃,今日的事情,婢妾很感激,婢妾会记得王妃的好,不会为难于王妃的,王妃放心!”

    看白芯脸上那决绝的恨意,孙雪茹知道,这个定时炸弹,算是埋下了,将来也有得慕慕容嫣和苏兰芷的好果子吃,心里高兴,脸上不免凄勉了几分,“哎,你能这样想就好了,本妃也是不得已啊,能做的,本妃都已经做了!”

    “王妃,请你留给婢妾和孩子多一些时间吧,婢妾的时间,不多了!”她还有好多好多需要告诉两个孩子的,不然到时候两个孩子那么小,被慕容嫣和苏兰芷害了去,那还有谁给她报仇呢?

    “那白姨娘,你且好好说吧,只是别太累了,别忘了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已经在路上了!”

    “婢妾知道……”

    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白芯有好多好多话要说,好多话好多话要交代,可是她知道自己已经是油尽灯枯了,这会儿之所以可以毫无障碍的说话,就是回光返照之像,“你们一定要记着,好好保护你们自己,还有好好的在你们爹爹面前表现,不要让你们爹爹看出什么,知道吗?”两个孩子还太小,白芯最后还是选择不告诉两个孩子要去报复苏青岚了。

    不过,两个孩子如果真的给她报了仇,到时候最痛苦的,不就是那个男人吗?

    他害得自己那么难过,自己也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他亲眼看着自己的骨肉相残,看着他心爱的人一个一个的远离他,哈哈!

    “娘,我们都知道了!”

    ……

    这一夜,白芯说了很多,两个孩子也仿佛在一夜之间就长大了一样,都变得深沉了许多了。

    最后,当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来的时候,白芯就只有一口气了,几人呆在房间里聊了许久,谁都不知道他们聊了些什么,只是当晚,白芯的尸体就被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带走火化了,而苏振华和苏玲月,也被他们两人带去了元武侯府。

    第二天的时候,传出白芯半夜突然染了恶疾不治身亡的消息,此时的苏兰芷和慕容嫣正在接管府内的事物,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苏兰芷倒是还比较淡定,只是慕容嫣倒是叹了口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娘,你别多想,这不是你的错!”知道慕容嫣这些年礼佛,性子善,不忍杀生,苏兰芷倒是有些担心慕容嫣自责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