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五十七章 破镜无法重圆
    “娘不是担心,只是觉得这事情透着诡异,只是想着她遭此不幸,觉得有些怜惜罢了。”慕容嫣不是傻子,这些年潜心礼佛,对许多事情,倒是比往常看得通透多了。

    白芯在相府很好,而且还有两个孩子,更何况白芯出生元武侯府,从小就熟知礼义廉耻,怎么可能会做下这许多的事情,让元武侯蒙羞,让她自己的孩子也因为她的名声受苦呢?

    白芯不是傻子,而且那一日的事情,明显是冲着苏青岚去的,结果成了这样子,这也怕是有心人刻意促成的吧?

    “娘,你是不是有些什么想法?”看着慕容嫣眼中的怜悯之色,苏兰芷知道慕容嫣定然是想到了什么,有些怀疑了。

    她自然也是知道这事情透着诡异的,她的心里也有了些些的猜测,只是她想听听看慕容嫣的意见,看看是不是和她所想的是一样的。

    如果真的是那人,那么他们以后,真的就该要小心了。

    “没有,事情已经发生,便已无法挽回了,人死不能复生,只是这白姨娘曾经怎么都是你爹爹的姨娘,而且她还有两个孩子,如今你爹爹将人给休了,却出了这样的事情,等一下让你爹爹知道了这事情,心里怕也是不好受的吧?”多年的夫妻情分,纵然没有多少的情爱,但是毕竟相守多年,心里还是有些情谊的,不然也不会在得知背叛算计的时候,就那么伤了心了,决绝的选择了休书一封了。

    更何况对方还给苏青岚孕育了一对孩子,单单是看着孩子的情分,却见死不救,慕容嫣是知道苏青岚的,性子里总是有些太过柔软和细腻的地方,这件事情,看来,还是要想想看,怎么说的好了。

    “娘,你是担心爹爹会伤心吗?”可是会吗?爹爹昨天,明明那么决绝狠心了啊!

    而且,爹爹真的对那个白姨娘,还是在意的吗?

    想到这个,苏兰芷的心里,顿时就不是滋味了。

    “兰儿,许多事情,你还小,不懂!不过这样对她来说,或许也是最好的结局了吧?”白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没了清白,没了名节,也的确的被人所不齿,更何况对方还是元武侯的嫡女,宫中还有一个静妃娘娘,这样的家族,是断断承受不起这样的名声的。

    看着女儿,慕容嫣脸上满是慈爱,“好了,别想这些事情了,这些都是大人的事情,兰儿只要开开心心的就好了!”总觉得自己的女儿心思太重了,重的她有的时候都不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慕容嫣还真的是有些担心了。

    这孩子,就该有孩子的样子啊,天真无邪的,做个快快乐乐的闺女,以后嫁人了,烦恼也就多了,可就没有在闺中的时候,那么无忧无虑了。

    “娘,知道了!”话虽这么说,但是苏兰芷知道,她要快乐,要幸福,要无忧无虑,那些早已经离她太远太远,远到她都已经看不到,也抓不住了。

    “昨日走得急,振华和玲月还没有接回来,嬷嬷,还得让你多跑一趟,去将两个孩子接回来吧,两个孩子没了娘,这会儿心里自然也是不好受的,他们毕竟是老爷的骨血,也不能就那么不管不顾了。”虽然那两个孩子是慕容嫣心里的一根刺,可是孩子毕竟是无辜的,更何况对两个孩子那么不管不顾,难免有心人不会利用了去,慕容嫣觉得,还是将两人接回来的好。

    “也对,还是接回来的好!”虽然也很不喜欢苏振华和苏玲月,但是苏兰芷也知道,这两个人是苏青岚孩子的这个事实是无法改变的。

    而且以白芯的个性,她突遭横祸的就死了,难免会不甘心,给他们设下些什么陷阱,所以为了防止意外,还是将这两个孩子接回来,也好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免得再整出什么幺蛾子。

    “是,老奴这就去!”赵嬷嬷得了令,很快就收拾好去了。

    苏兰芷一直陪着慕容嫣接管府中的事物,只是这些事情这些年都是白芯在做,事情又多又杂,加上这些下人见着突然换了主子,难免有些小动作,这才一个时辰下来,慕容嫣的脸上,明显的就有了疲惫了,苏兰芷见了,非常的心疼了,“娘,休息一下吧,府中事情那么多,一天两天的,也没有办法那么快就接管过来的,您别累着了!”

    本来想着让慕容嫣接管家务,也免得让白芯独掌一切,他们什么都被蒙在骨子里,但是这会儿白芯没了,苏兰芷到是没有那么着急了。

    “没事,如今白姨娘去了,很多事情就更是不清不楚了,府里没人掌家是不行动,我得抓紧才是,不然府中真的是乱了套了。”如果可以,慕容嫣倒是真的不想搀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这些年每日玉佛相伴,她的心,也渐渐的心如止水,对这些事情,说实在是,她还真的是不想管了,如果不是为了女儿,她倒是宁愿自己清闲些了。

    “娘,看了那么久,您的眼睛该疼了,就休息一下吧,反正这些事情,今日也是做不完的,明日再做也是可以的。”慕容嫣已经坐在那里说了很久的话了,而且还看了大大小小的账本,苏兰芷还真的是怕慕容嫣累坏了。

    昨天他们半夜回来,本来就没有怎么睡,结果一大早慕容嫣就起来接管府中的事物了,苏兰芷也心疼啊。

    “你呀!”也不想让苏兰芷太担心了,慕容嫣倒是放下了手中的账本,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慕容嫣知道,自己多年未曾管家,如今白芯又走了,府中的人,难免会趁着她掌权初期,做些不该做的事情,该有的敲打,她还是要的,“以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是今日从我掌权开始,我眼皮子底下就容不得那些吃里扒外的人了,这些帐以后每个月底都得交由我检查,每日的采办,都需交由厨房的大管事钱嬷嬷过目了才行,知道吗?”

    “是,夫人!”

    “嗯,今日就到这里吧,明日有些什么事情,我再吩咐你们便是。”相府那么大,事情多而且杂,慕容嫣今日确实一天是搞不定的,所以今日只是先见见,然后了解一个大概,看看账本什么的,至于其他的,来日方长,还得慢慢的磨。

    “是,夫人!”本以为慕容嫣今日会杀鸡儆猴,可是没有想到,慕容嫣只是那么平平淡淡的走个过场就算了,各自心里终于是松了口气,顿时觉得这个主母,似乎很好应付,各自的心里,倒是打起了小九九,开开心心的回去了。

    苏兰芷看着今日来的人,再看看慕容嫣,有些担心了,“娘亲,这些人许多都是白姨娘的心腹,而且白姨娘掌家多年,您就放心让他们继续管着?”而且她刚才看一些人的嘴脸,明显是看好戏的样子,这些人,自然是不能留下的。

    苏兰芷担心慕容嫣心软了。

    “兰儿,这些人怎么都是在相府做事情做了多年的了,纵然许多都是白姨娘的人,却也不能就那么突然就撤了,不然府中那么大,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府内岂不是就乱了套了?如果他们是个识趣的,好好的做自己分内的事情,我自然不去计较以前的事情,但是如果哪个敢欺上瞒下,吃里扒外的,到时候,再拿他们开刷也不迟!”慕容嫣虽然心地善良,但是毕竟也是靖北侯的嫡长女,这些内宅子里的事情,自然是了解的,她待人宽容,但是也不是任由着人爬到她的头上去了。

    既然决定管事情,那她就要管到底了,而且,还得管好,不然这相府可就没有她说话的地了,她怎么保护自己的女儿不再受到伤害呢?

    “娘能这样想就好了!”还担心慕容嫣心软,舍不得对这些人下手,如今看来,慕容嫣毕竟是做过当家主母的,哪里是那么好糊弄的呢?

    是她太不放心了才是,自己的母亲,当年如此的风华绝代,才貌双全,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蒙蔽的?

    “兰儿,你想不想学着管家?”看着女儿,再过些时日就是对方十三岁的生辰了,不久以后,真的就要嫁人了,她不求女儿大富大贵,也不求女儿嫁入多么显贵的皇子世子,她只希望,自己的女儿,快快乐乐,开开心心就好。

    “呵呵,好啊,这样兰儿就可以帮着娘一些了!”实在也是不忍心慕容嫣那么辛苦,苏兰芷知道,慕容嫣是为了她才会管家的,自己能做的事情,她自然是要多做一些的。

    这,就是算是报答父母对自己的养育,还有弥补自己的亏欠吧!

    “嗯,那就过来,娘教你看账本!”该教的,慕容嫣自然会教,这些年因为她自己的事情,对女儿的教育,倒是有些疏忽了,并没有亲自督促,如今女儿已经大了,她是该多费些心,也免得将来女儿嫁入了别人家,受了委屈了。

    “好啊!”其实这些,苏兰芷前世嫁给秦焰的时候,都是做过的,此刻却虚心的求教着慕容嫣,慕容嫣见着苏兰芷一点即通,脸上满是欣慰。

    看来自己这些年虽然是疏忽了,但是这孩子,还真的是挺用心的。

    “娘,您看看这些地方,是不是有些问题呢?”看着厨房的账本,苏兰芷一看就知道里面问题很多的。

    虽然账上面看不出什么,但是前世也是有些经验的,苏兰芷自然知道,这些下人,肯定是捞了不少的油水了。

    “兰儿果然聪慧,一眼就看出了不对劲来了!”满意的点了点头,慕容嫣一直还担心自己这些年不怎么管苏兰芷,苏兰芷会什么都不会,以后嫁了人,在婆家面前抬不起头来了,正想着趁着这几年好生的调教,如今看苏兰芷那么聪慧,但是可以放下些心来了。

    看来这些年,只要细心的教导,相信以兰儿的聪慧,是没什么问题的。

    她本来就不求女儿有多出彩,只要女儿平安幸福就好了,自然对苏兰芷的要求,也不是那么多的。

    “娘,关于厨房,您怎么看呢?”厨房一直都是一个油水很多的地方,所以那里的管事的,没有几个手脚是干净的,更何况白芯那人极其的自私,自己都捞了不少的油水了,更何况她用的都是自己的人,那些人哪里就完全的干净了?

    看着相府最近厨房的开销,比前世秦焰那个王府还大,苏兰芷不得不说,这些人的胃口,果然是太大了。

    “兰儿,厨房的问题,本来就非常的棘手,这是每个当家主母都需要特别注意的一个地方,这里面每日的采买,用人的安排等等,许多细节都是需要精心的布置的,不然让人钻了空子,会造成很大的浪费,这倒还是其次,如果这厨房管理不好,下人们就会觉得当家主母好欺负,便会想着法子的隐瞒了,你可知道?”

    讲解这厨房的重要性,苏兰芷点了点头,“的确如此!”前世她嫁给秦焰的时候,也是被弄得一个头两个大了,她的性子本来就是不喜欢这些的,而且王府的事情好像特别多一样的,当时她新婚,每日都被秦焰弄得疲得很,被府中的事情压得都有些喘不过起来了,加上后来秦焰说不愿意她辛苦,所以这些事情就交给了管家。

    如今想来,秦焰那个时候怕是就不信任她的吧?怕她发现了什么,所以也不让她插手府中的事物,当时她还觉得秦焰体贴,却不曾想,那人一直都只是做那表面的功夫而已。

    甩开脑海中不该去想的人和事,苏兰芷细细的看着账本,将自己觉得有疑惑的画出来,慕容嫣见着了,笑了笑,“不如兰儿帮着娘亲管着这厨房可好?”这民以食为天,吃食本来就根本,所以,但凡掌家,这厨房必定是重中之重。

    慕容嫣虽然不想苏兰芷嫁进去豪门大户,可是他们这样的身份,却是逃不开的,所以,豪门这些事情,太过复杂阴暗,尤其是吃食方面,很容易让人做文章,慕容嫣自然是希望苏兰芷可以将厨房牢牢的掌控住才是了。

    如今正好有个机会,她也想让苏兰芷自己去试一试,也免得将来嫁人了,什么都不会,被别人打得措手不及了。

    苏兰芷自然是明白慕容嫣的用意的,虽然她这辈子不打算嫁人了,可是她还是想帮着自己的母亲的,笑了笑,便应了下来了,“娘相信这兰儿,兰儿自然是要好好努力的,兰儿会好生的管着厨房,不会让娘担心!”府中的事情多,苏兰芷自己都不喜欢这些琐事,更别说是潜心向佛的慕容嫣了呢?

    所以啊,苏兰芷能帮的,自然是要帮的。不然慕容嫣太辛苦,她会更加的觉得心疼的。

    “好,那以后府中的吃食,可是都交给你了,你可得好生的替娘看着!”见苏兰芷答应了下来,慕容嫣也放心了。

    只要女儿多些傍身的技能,以后就算是真的嫁了,也希望女儿可以好生的保护自己,不要被人欺负了去了。

    “娘就放心吧!”想着慕容嫣说了许久的话,苏兰芷赶忙倒了茶水了,“娘,喝些茶水,说了那么久的话了,想必是渴了吧?”

    “嗯,还是兰儿贴心!”能为女儿做的,慕容嫣如今,也只能尽力的去做了,她希望苏兰芷可以比她幸福,不用像她现在这样,爱不得,恨不能了。

    ……

    母女两正说着话,看着账本,这个时候,苏青岚回来了,带着一身的清寒之色,一回家就赶来了慕容嫣的烟云阁,慕容嫣看着苏青岚脸上那复杂的神色,倒是有些明白了,“老爷,坐吧!小薰,给老爷倒杯热茶!”语气依旧是淡淡的,看不出慕容嫣此时对待苏青岚是什么态度,苏青岚瞧着慕容嫣这样子,心里虽然有些酸涩,但是比起之前慕容嫣的冷漠以对,倒是好了许多了。

    “老爷神色不好,可是因为白姨娘的事情?”

    “嗯!”点了点头,苏青岚今日早朝的时候,苏清秀就告诉了他这事情了,言语中不免满是责怪,不过却也告诉他事情都处理好了。这一次白芯毕竟是犯了错的,苏青岚休了对方,元武侯虽然不满,却也是忍下了,双方也都同意说是白芯突染了恶疾,不治身亡,谁都不会泄露昨天的事情,也免得彼此的面上都不好看了。

    “那老爷是打算怎么做呢?”如今人死了,他们相府,是要回来,还是不要回来?

    “嫣儿,你不要想太多,我只是觉得,有些愧疚罢了。”其实今天得知白芯死了的消息,苏青岚的心里,倒是有些不是滋味的,总觉得那样的感觉怪怪的,心底里也有些后悔昨天自己失去理智,完全不去管对方了。

    那人说到底这些年尽心的伺候他,管理这宅子里的事情,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更何况那人是他两个孩子的生母,如今就那么去了,他怎么跟两个孩子交代呢?

    “老爷无须解释,妾身明白的!”如果对方真的就是那么无情无义的人了,那么就不是她认识的那个温文尔雅的男子了,这个男子就是因为有着一颗比平常的男子更加细腻温柔的心,所以也注定了,他时而的心软和为难了。

    “嫣儿,我……”其实真的是觉得自己对不起对方了,当初说好了他们会一辈子相依相爱,相知相守,结果是他背叛了他们之间的誓言,伤了对方的心,如今又出了这些事情,苏青岚纵然对白芯没有多少爱情,可是多年的相处,也是有些感情的。

    如今对方突然就那么死了,苏青岚想着自己昨天的愤怒,今日冷静下来,倒是觉得有些后悔了。

    纵然那人欺骗于他,算计于他,但是不管怎么说,那人是他孩子的母亲,就算是犯了再大的罪,也罪不至死啊,更何况今日冷静下来,苏青岚觉得那日的事情透着诡异了。那日白芯要迷惑的明明的他,怎么就变成了别人呢?

    想来定然是被有人心利用算计了去了,可是他却因为自己的愤怒,对对方的求助视而不见,此刻想起昨夜白芯那透着绝望和愤恨的眼神,苏青岚这辈子,怕是都忘不掉了吧?

    看着苏青岚如此烦恼,慕容嫣给对方倒了一杯热茶水,“老爷别多想了,发生的事情,谁都无可预料,这不是谁的错,老爷也不会想到会是如此,只能说,这是白姨娘命中的劫难,她逃不过罢了。”

    “哎……”叹了口气,苏青岚也知道过去的,已经无法挽回了,人死不能复生,可是心里,总有些介意罢了,总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对方了。

    “老爷清晨出去早朝,怕是饿了吧?妾身已经让人给老爷准备了早膳,紫儿,去催催厨房,说老爷回来了,让他们将早膳端过来!”

    “是,夫人!”紫儿恭敬的出去传话了,慕容嫣见苏青岚面色忧郁,再一次的开口,“老爷,振华和玲月如今已经没有了姨娘,昨夜我们回来,倒是把他们落下了,妾身已经张嬷嬷去接两个孩子回来了,到时候老爷还是要多多宽慰两个孩子才是,不然两个孩子难免会不理解老爷,从此跟老爷生分了。”

    “嫣儿,你都不介意吗?”以前的慕容嫣,可是一直都很介意这府中的女人,而且介意他的孩子的,怎么如今?

    “妾身是这相府的当家主母,这些是妾身应该做的,老爷将府中大小事务都交给了妾身,如今白姨娘又去了,妾身理应将府内的事情安排妥当,免除老爷的后顾之忧!更何况,两个孩子,是无辜的。”话语间的意思,就是她只是在做一个当家主母应该做的事情,所以这些所谓的在乎不在乎,她是不可能会有的,因为这些,都只是她的任务而已。

    如今的慕容嫣,也只能是以这样的身份面对苏青岚了,昨夜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个意外,可是却也打破了她多年的平静,慕容嫣如果不用这个方法说服自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苏青岚了。

    看着慕容嫣如此不在意的样子,苏青岚的面色一白,不知道为何慕容嫣似乎对他,更加的冷淡了。

    其实如果可以,他倒是宁愿对方像以前那样对他不理不顾,那样至少说明对方还是在乎他的,可是现在这样,明明就坐在自己的身边,和自己说这话,可是那么毫不在意的语气,好像说的事情是与她无关的样子,苏青岚只觉得自己的心,一片的冰凉之色了。

    嫣儿,你是真的,但凡一点都不在意我了吗?所以可以做到如此的大度,如此的,毫不在意了吗?

    看着自己父亲那一脸受伤的样子,苏兰芷知道,此时自己的父母需要单独的空间,寻了个借口就出去了,“娘,兰儿去看看厨房的饭送来了没有!”说完就赶忙出去了,想着自己父母如今的状况,苏兰芷的心里,真的是着急,却无可奈何了。

    大人的事情,她不能参与太多,毕竟很多事情,她不是当事人,无法替他们决定什么,但是作为女儿,她是真的希望自己的父母可以放下芥蒂,好好的在一起的,也免得到了最后,都只能在心里想着对方,郁郁而终了。

    ……

    苏兰芷走了,许多话,昨天苏青岚想说,可是看慕容嫣那么劳累的样子,又不忍心问,今日,终于是问出口了,“嫣儿,你是否在怪我昨夜对你的……”

    “老爷严重了,妾身是老爷的妻子,老爷昨夜中了药,妾身做这些,都是妾身该做的,老爷无须介怀!”赶忙打断了苏青岚的话,昨夜的事情太过突然,打破了两人这些年的距离,对此,慕容嫣很不安,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了。

    以前的一切已经发生,那就是真实的存在,她忘不掉,也做不到放下。

    但凡那些事情在她的心里还有痕迹,她和苏青岚就做不到曾经那样的亲密无间,与其这样彼此折磨着彼此,心里隔着一道无法跨越的沟渠,还不如就这样让彼此留在彼此心中最美好的印象,至少这样,他们在对方的眼里,都是完美的,他们曾经的爱情,也是完美的,至少不会落得到了最后,彼此心中都有着那根刺,无法拔除,渐行渐远,成了怨侣的下场了。

    这样就好了,这样,就是最好的距离,也是他们最好的选择和结局。

    “嫣儿,你真的,就不打算原谅我了吗?我们真的,就只能这样了吗?”嫣儿,你真的就要如此的绝情吗?

    “老爷,这样很好。”破镜无法重圆,就如同他们之间的关系,横在彼此中间的阻隔太多,他们终究是做不到,像以前一样的亲密无间了。/

    “嫣儿,你就不肯给我一次机会吗?”想要触碰对方,可是慕容嫣却避开了,“老爷,妾身今日刚刚接管府内的事物,还有许多账没看,老爷刚刚回来,还是早些用膳,妾身就不陪着了。”

    说完不带一点点留恋的就走入了内室,不再理会苏青岚了,苏青岚看着慕容嫣那决绝的背影,眼中一片的凄凉,这个时候,苏兰芷进来了,看着慕容嫣已经走了,留下这一屋子那淡淡的檀香,毫不犹豫的就走了,苏兰芷看着苏青岚那悲伤的样子,却也说不出什么了,只好轻轻的叹了口气,“爹爹,用膳吧,兰儿陪你!”

    爱情,果然伤人,此生,她都不会再接触这伤身伤神的情感了。

    “好……”在女儿面前,苏青岚很快就掩盖了自己的悲伤,看着桌子上的美食,平日里虽然讲究,此刻,却也觉得索然无味了。

    “爹爹给娘一些时间,您也知道,娘在意的是什么,或许等到一切都解决了,娘就会想开了。”如今白芯这个障碍虽然是没有了,可是这后院还有四位姨娘,那可都是一根根顽固的毒刺,很难拔除的!

    “哎,兰儿,你还小,有些事情,你不懂!”他自然是知道慕容嫣在乎的是什么,可是后院子里面的那些人,哪里能够说处理,就处理了呢?名义上,那些人已经都是他的女人了,这些年也没有犯错,他哪里能就那么将人处理了?

    这不是引人病垢吗?

    “爹爹……”

    “对了,等一下你去告诉你娘亲,说振华和玲月已经被元武侯带去了侯府了,我等一下去接他们回来!”毕竟是他的孩子,苏青岚昨天气急之下离开,倒是忘记这两个孩子了,如今想来就觉得对不住这两个孩子。

    “好!”这两个人,自然是要待在相府的好,这样她也好掌控,免得他们弄出什么幺蛾子了。

    “我吃饱了,兰儿,你慢慢吃吧!”心情不好,饭量自然也少了,苏青岚心里惦记着苏振华和苏玲月,这会儿有些着急的想去接人了。

    不过想起早上的时候跟元武侯说的这事情,对方不情不愿的样子,苏青岚知道这事情不好解决,只好亲自去了。

    这事情虽然白芯有错,但是他们庆王府做的也实在是有些过了,害了人命了,元武侯为人傲慢,元武侯夫人也不是一个好相与的,这会儿,怕是元武侯和他们相府的梁子,怕是要接上了。

    “好!”看着苏青岚满腹心事的离开,苏兰芷放下了碗筷,吩咐人来收拾了,便进去屋子里了,看着慕容嫣果然在礼佛,口中不停的念着佛语,苏兰芷知道,慕容嫣这么做,也是有她的心结。

    “娘,你就真的不给爹爹一个机会吗?”做子女的,自然是希望父母和睦,哪里愿意父母就分开了呢?

    “兰儿,这是大人们的事情,你还小,不懂。”

    “可是娘……”

    “好了,娘想一个人静一静,你且出去吧!”

    这是慕容嫣第一次对她下了逐客令,苏兰芷知道,自己你多说无益,只好离开了,“那娘,你好好休息,兰儿晚点再来看你,跟你一起礼佛!”

    “嗯!”苏兰芷走了,慕容嫣那闭着的眼睛这才是睁开了,一旁的小薰有些看不过去了,“夫人,您这是何苦呢?”这男人就是天,男人就是一切的依靠,夫人这样子拒相爷于千里之外,这不是就给了别人机会吗?

    再说了,这大苍的男子,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别的夫人不都这样过来了吗?为何他们的夫人,却要如此的执着呢?

    “小薰,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这……”想说什么,可是看慕容嫣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小薰便也什么都不说了,“奴婢告退!”

    人都走了,慕容嫣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继续礼佛了,“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这样念了无数遍,慕容嫣的脸色,这才终于是恢复到了最初的平静,等到她再一次睁开眼睛来的时候,她又是那个清冷疏离的倾城佳人,所有的纠结和痛苦,也全部都隐匿在了心的最深处,让人无法窥觑。

    ……

    却说苏青岚去元武侯府接苏振华和苏玲月,在门口等了许久都没有人来回应,最后,苏青岚实在是等不及了,让人想办法通知了元武侯,只是元武侯拒绝见面,更是拒绝苏青岚将苏振华和苏玲月接走,美其名曰是白芯被休,女儿已死,外孙女外孙无人照顾,他们担心两人受委屈,不肯放人,苏青岚好说歹说都没用,最后只要回去相府了。

    只是想着自己的儿子女儿如今不肯见他,也不肯跟他回府,苏青岚的心里,倒真的是很不是滋味了。

    尤其元武侯说的也有理,苏青岚也不好强行的将人带走了,更何况元武侯作为两个孩子的外孙,留两个孩子一段时间,也是可以的,如果他强行将两个孩子带走,传到别人的耳朵里去,定然会以为白芯这事情,特别的蹊跷,苏青岚不敢冒险,最后,也只好作罢了。

    一路上想着两个孩子都不肯见他,元武侯也不肯出来,害他被一直晾在门口,苏青岚作为一国宰相,何时受过这样的待遇?

    可是他毕竟对元武侯有愧,是他们害死了人家的女儿,人家生气,愤怒,也是可以理解的,他也只能受着了。

    心里憋着一股子的气,苏青岚一回到相府,就回去书房了,总觉得最近的事情每一样的顺利的,整个人都觉得很不痛快!

    有些烦闷的练字,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这个时候,门口却有了响动了,“扣扣”,“爹爹,兰儿给你泡了茶,可以进来吗?”

    脸上在听到苏兰芷声音的时候,苏青岚的面色顿时就缓和了许多,“进来吧!”

    “是!”今日得到消息,苏青岚回来的时候脸色不是很好,苏兰芷就知道苏青岚不可能那么容易就将苏振华和苏玲月接回来了。

    白芯的心思,苏兰芷很明白,这元武侯的心思,苏兰芷就更明白了,无非是想借此好生的教育两个孩子,顺带利用苏青岚的愧疚,让他们分开一段时间,让苏青岚更加的想念对方,然后等到他们回来的时候,也好利用苏青岚的想念和愧疚,方便行事吗?

    谁让他们手中有着相府唯一的男丁这个把柄呢?

    不过,她是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想到白芯的险恶用心,苏兰芷笑了笑,那笑容就如同那初雪融化一般的,特别的温暖动人了,“爹爹刚刚回来,身上寒气重,喝些茶水暖暖身子吧,也免得染了风寒了。这可是兰儿刚刚泡的,水温刚刚好!”

    “还是兰儿贴心!”此刻看着苏兰芷对自己的亲近和体贴,如此关心自个的身子,再想着苏振华和苏玲月不顾他在元武侯门口,冒着风雪等待多时却不肯来相见,苏青岚顿时觉得那对孩子,实在是太不懂事了,而且一点都不尊重他这个父亲!更是一点都不关心他这个父亲的身子了!

    这养孩子,最重要的就是孩子孝顺,这样自己老来的时候,也好享福,但是如此小的两个孩子,就对他这个父亲没有什么尊重,苏青岚这会儿想到苏振华和苏玲月最近的行为,对两人的那份子的愧疚,倒是降了许多了。

    本来怜惜他们,亲自去接,可是两人是在是不识好歹!

    “爹爹,喝茶吧!”亲自给苏青岚倒了茶,亲自递给对方,苏兰芷看着苏青岚脸上渐渐缓和的神色,有些担忧的问道,“爹爹不是去接弟弟妹妹了吗?可是弟弟妹妹怎么没有回来?”虽然知道以白芯和元武侯的性格,苏青岚今天去肯定是接不到两个孩子的,但是苏兰芷却没有阻止苏青岚去。

    不是她狠心,不顾亲情,只是这个弟弟妹妹对她来说,实在是没有什么亲情可言!

    就算是她不对付他们,他们也会对付她的,所以,她必须先下手为强,可不能让对方占了先机了,尤其是在父亲这里!

    看着苏青岚眼神沉了一分,苏兰芷知道元武侯今天肯定是给了苏青岚气受了,“爹爹,是不是弟弟妹妹因为白姨娘的事情在责怪爹爹?还是说,昨夜爹爹没有带他们回来,他们心里,误会了爹爹,不肯跟爹爹回来?要不要兰儿去解释一下,弟弟妹妹还小,都不懂事,突逢巨变,失去姨娘,心里怕都是不好受的!”说完就要起身走了,苏青岚见了,赶忙阻止了,“兰儿,坐下,不用去了,他们既然想待在元武侯府,那就让他们待着吧,反正他们也有许久不曾去元武侯府了!”

    作为父亲,他都亲自去接了,而且还在风雪里等了那么久,他们连见都不肯出来见一面,他难道还要再去不成?

    他可是长辈,难道还要跟晚辈讨好吗?

    “可是爹爹,弟弟妹妹毕竟是爹爹的血脉啊,如今白姨娘去了,元武侯必定对爹爹有什么误会?弟弟妹妹还小,许多是非都还未能明辨,如果他们误会了爹爹,可如何是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