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五十八章 母女解开心结
    这男子本来就是爱面子的,更何况苏青岚作为一国的宰相,呼风唤雨多年,虽然看起来谦和有礼,但是骨子里,怕也是容不得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的权威的。

    苏兰芷知道,苏振华和苏玲月短时间内是不会回到相府了,因为白芯不放心,元武侯不放心,自然是要将这两个孩子带自己的身边才觉得是最妥当的。

    只是这苏振华和苏玲月本来就是相府的孩子,自然是要呆在相府的,苏青岚亲自去接人,这元武侯竟然不放人,苏青岚的心里,肯定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了。

    她此刻只好稍微点火,让苏青岚对这事情忌惮了起来,对苏振华和苏玲月,自然也不如之前那么的愧疚和上心了。

    苏青岚也确实是对元武侯的行为很不满了,尤其是作为儿女,竟然如此的不给他这个做父亲的面子,苏青岚看着苏兰芷那么为自己考虑,甚至不计前嫌的为苏振华和苏玲月考虑,越发的觉得苏振华和苏玲月实在是太不懂事了。

    “好了,兰儿,这事情你别操心了,他们想待在元武侯府,就让他们待着吧,什么时候他们想回来了,自然会回来的!”本来是还想再去接的,可是这会儿觉得两个孩子实在是太不得他的心了,这个时候了还耍小孩气脾气,不懂规矩,他也懒得去费神。

    “可是爹爹,这样好吗?如今白姨娘去了,弟弟妹妹又住在元武侯府,别人还不知道怎么想这事情呢!”

    “这个倒没有什么,反正元武侯是振华和玲月的外公,他们去住一段时间,也没什么的,更何况白姨娘去了,元武侯睹人思人,也不是不可以,这事情就这样吧!”他也懒得操这份心了,免得伤身伤心。

    “那万一弟弟妹妹要是因此误解了爹爹呢?”这两人如今在元武侯府,苏兰芷自然也是担心的,只是如今也没办法,不过,她会想办法让两个人尽快的回来,免得到时候对方羽翼丰满了,她就更难对付了。

    “他们也不小了,如果这点十分都无法分辨,那也只能让他们自己吃点苦头了!”这话的意思是很明白了,如果苏振华和苏玲月真的因为这事情恨上了他,做出什么事情,他也不会心软,会给对方教训的。

    “那爹爹就由着他们住在元武侯府了?”其实这样也好,如今府中有太多白芯的势力了,这段时间他们不在,也掀不起什么浪子来,她和娘亲也正好肃清白芯的力量,免得他们回来了,有这些人帮着,给他们添乱。

    “就让他们住吧,他们如果还认我这个父亲,总是会回来的,如果不回来了,那也就算了。”本来是心里愧疚,想去亲自接两个孩子,顺便给元武侯道个歉,只是他们都不接受,那么,也就这样吧。

    他怎么说这些年对两个孩子也算是疼爱,如果这两个孩子真的选择当了那白眼狼,那他难道还要低声下气的去跟两个孩子道歉不成?

    作为父亲,是绝对不可能这么做的。

    “爹爹,别想了,喝些茶您就休息吧,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早早的就去上早朝了,刚才还出去了那么久,想来您也是累了的,我看你脸色都不大好。”知道苏青岚是因为这一档子的事情郁闷了,苏兰芷虽然不忍心苏青岚那么伤心,但是苏振华他们和她,注定是没有办法共存的,他们从一生下来就注定了是敌人,如今又出了这样子的事情,这辈子都做不成姐弟姐妹了。

    如今既然他们选择了跟她成为敌人,她就不会坐以待毙的。

    “嗯,兰儿也早些去休息吧,你昨夜也没有休息好!”

    “嗯,知道,爹爹!”

    “对了,你娘她,还好吗?如今可是在休息了?”

    “娘这会儿应该还在礼佛吧!”

    “你也去劝劝她,让她多多休息,昨天,她也是累着了。”

    “我知道!我等一下就去看娘亲,劝她休息一会儿!”

    “还有府里的事情,我已经都跟齐管家说了,你们有什么需要做的,都可以跟他说。你等一下告诉你娘,以后有些什么事情,都可以让齐管家做,免得太操劳了。”

    “爹爹,这些话,您怎么不亲自跟娘说呢?”知道苏青岚是在乎慕容嫣的,只是两人因着过去的心结,一直没有办法做到和曾经一样的亲密了。

    “呵呵,兰儿,这事情你说比较好,去吧!”嫣儿她现在,怕是不想看到他吧?

    所以,他还是自觉些,不要去打扰对方了。

    “那爹爹早些休息,兰儿就先走了。”知道父母之间的关系是没有那么容易就改善的,苏兰芷也没有办法,只是希望时间长了,两人接触多了,院子里的女人们也解决了,一切,就都好了吧?

    “嗯,去吧去吧!”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小小年纪却那么懂事,可比他的另外两个孩子,好太多了。

    其实子女多也不一定就是好的,如果一个两个都是不省心的,还不如就要那么一两个,各个乖巧懂事,这样好太多了。

    ……

    离开了苏青岚,苏兰芷很快就去了烟云阁了,见着慕容嫣还在礼佛,苏兰芷轻轻的就跪在了慕容嫣的身边,拿出一串佛珠,看着佛经,念了起来,“忘记并不等于从未存在,一切自在来源于选择,而不是刻意。不如放手,放下的越多,越觉得拥有的更多……”

    “爱别离,怨憎会,撒手西归,全无是类。不过是满眼空花,一片虚幻。”

    ……

    念着念着,身边的慕容嫣却突然停了下来,看着苏兰芷,叹了口气,“兰儿,今日就到这里吧,娘累了,要休息了!”女儿的心思,慕容嫣懂,无非是想让她放下,但是这个放下,却不是那么容易的。

    “娘,爹爹说管家的事情,他已经交代了齐管家了,以后有什么事情,您都可以找齐管家,免得累着了!”

    “嗯,我知道了!”

    “娘,爹爹让你好好休息,别伤着身子了!”

    “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你自己如果想念,就继续念吧,娘不陪你了!”终于是起身离开了,苏兰芷看着慕容嫣那依旧不为所动的样子,心里着急,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爱情,本来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伤人的东西,前世的她,因为秦焰的背叛,甘愿让自己成为灰烬,也不想再和秦焰有所牵扯,更不想让那人再触碰到自己的一切。

    那么,她的爹爹和娘亲呢?

    她对秦焰,那是因为蚀骨的恨意,才会做到如此的决绝,可是她的爹娘,明明就爱着彼此,可是为何,要彼此折磨呢?

    哎……

    情爱这回事,果然是伤身又伤心,好在前世经历的痛已经让她对情爱都绝望了,她的心已死,不会再有痛的感觉了。

    这样也好,只是自己可以淡然的对待那些人那些事情,不用再被那虚无飘渺的情爱所困住了。

    ……

    迷迷糊糊的过了几天,转眼间就到了苏兰芷的生辰了,这些日子一直忙,苏兰芷倒是忘了,只是一起来的时候,就看到赵嬷嬷那慈爱的脸了,“小姐生辰快乐,这是老奴给你做的鞋子,希望小姐喜欢!”说完就拿出一双很可爱的绣花鞋,上面沾了许多的毛,正适合这个时候穿。

    “嬷嬷,你这鞋子做那么好,月桃的倒是拿不出手了!”赵嬷嬷的手艺是很好的,那双鞋子活灵活现的,月桃在一旁看着,倒是将自己的礼物给藏起来了。

    “月桃,快给我看看,看看你准备了什么!”

    “小姐,月桃手艺不好,你可别笑话我啊!”月桃在苏兰芷的婢女里面,女红的确是算差的了,不过她的厨艺很好,做的菜,特别的好吃就是了。

    “不会笑话你的,拿来看看!”

    “是,小姐……”有些不好意思的拿出自己给苏兰芷做的鞋子,月桃颇有些不自在了,“哎,早知道嬷嬷送的是鞋子,我就不送鞋子了!”她这手艺,哪里比得上赵嬷嬷呢?还真的是丢人了。

    “月桃,这鞋子很可爱,我很喜欢!”虽然月桃绣的花样不怎么样,但是看得出,对方很用心,这一丝一线的,排得很密很整齐,对月桃而言,可是不容易了。

    “可不是吗?小姐,月桃这些日子一直都起早贪黑的给小姐你绣这鞋子,期间还问了我不少回怎么做呢,她还怕小姐嫌弃,一直不敢拿出手,不过我看啊,真的挺漂亮的!”秋霜在几人中,绣工是最好的了,所以大家平日里也喜欢跟她讨教,这会儿看月桃不好意思,秋霜自然是要帮忙的。

    “是吗?那我可得好生的收着了。”感觉到大家的贴心,苏兰芷重活一回,认真的体会,才发现,其实还是有很多很多人,是真心的为了她好的,只是她以前太过封闭自己,没有意识到罢了。

    “小姐,这是奴婢给你准备的礼物,小姐别嫌弃啊!”春暖将自己给苏兰芷绣的手帕拿出来,苏兰芷倒是笑着接过去了,“春暖,很漂亮,谢谢了!”

    “小姐喜欢就好!”

    “小姐,这是奴婢的!”秋霜知道苏兰芷喜欢素淡的东西,所以给苏兰芷做了一个简单的钗子,也方便苏兰芷平日在府中可以用,苏兰芷见了,果然开心了,“秋霜,谢谢!”

    没有想到,自己的生辰,她忘了,可是这些人,可是都记着呢!

    那颗冰冷的心,因为有着这些人,变得有了点点的温暖,苏兰芷看着大家,笑了笑,“今日我生辰,就放大家一天假吧,你们有想去见的人,想去做的事情,那就去吧!”这些人平日里尽心的伺候着自己,如今也快到年关了,想必也是有许多事情要忙的,苏兰芷想着给大家放一天的假,他们也好去忙各自的事情了。

    反正她今天也没什么事情,倒也不着急。

    “真的吗?小姐?”

    “当然是真的!”

    “那奴婢可以去看奴婢的娘亲吗?”

    “可以!”

    “那奴婢今天可以去看奴婢的弟弟吗?”

    “嗯!”

    “小姐,你真好!”

    “去吧去吧,记得早回来就是了!”

    “嗯,那奴婢们就去了!”

    “恭喜小姐,今年又涨了尾巴了,赶紧的去夫人那里吧,夫人可是早早的就起来在等着小姐你了!”赵嬷嬷看着这一屋子的人那么开心,那老脸上的笑容也是不断的。

    如今的小姐,可真的是变了许多了,至少比以前,容易亲近多了。

    这样,真好,夫人也该放心了。

    “是吗?我这就去!”赶忙就收拾了自己去见慕容嫣了,今日是自己的生辰,可是也是娘的苦日子啊,苏兰芷也想好好的给慕容嫣道谢,谢谢对方,给了自己生命,也谢谢对方,一直一直都那么爱着自己。

    ……

    一路上,见着苏兰芷的人都跟苏兰芷道声生辰快乐,苏兰芷前世今生的生辰,还是第一次那么热闹,脸上那总是带着清冷的面庞,此刻也染上了点点的笑容,看的出,她真的是很开心了。

    “娘,爹爹!”一进屋子就看到了苏青岚和慕容嫣了,苏兰芷此刻顿时觉得,没有什么样子的生辰,比这样子的生辰更加有意义了。

    “兰儿,快过来,吃长寿面,娘今日特意赶早了给你煮的,快来吃吧!”知道今天是苏兰芷的生辰,慕容嫣一大早就起来下厨了,做了一桌子好吃的菜,如今就等着苏兰芷来呢。

    “娘,谢谢你!”

    “谢什么呢,洗手赶紧的过来吃!”

    “好!”赶忙洗了手,走过去了,苏青岚看着女儿脸上难得那么明显的笑容,拿出了一块翡翠,“兰儿,爹爹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只是昨日见着这翡翠不错,就给你买了回来了,你喜不喜欢?”

    那翡翠正是适合女孩子戴的饰品,简单,又不繁琐,可是玉质晶莹剔透,一看就知道是珍品,苏兰芷前世看过不少这些东西,知道这翡翠,不是苏青岚说的那么简单见着不错,就买了的。

    心里划过点点感动,苏兰芷笑着就接下了,“兰儿很喜欢,谢谢爹爹!”

    “好了,赶紧的将这长寿面和红鸡蛋吃了吧,来年健健康康的,快快乐乐的,希望我的兰儿,越长越美,越来越迷人!”

    “爹爹……”赶紧到苏青岚的挪耶,苏兰芷只觉得自己的脸上有些燥燥的,怪不好意思的了。

    自己以前的生辰,虽然慕容嫣和苏青岚有给她张罗,但是那个时候的她,心里存着怨恨,存着不满,所以都不肯出去见这两个人,以至于后来每年她的生辰,也只是慕容嫣和苏青岚给她送去红鸡蛋跟长寿面,还有小礼物,但是那个时候的她,因为心里的恨,一直都不去看,也不去接触罢了。

    如今看来,父母每年都记得她的生日,而且尽管父母不和,但是她每年的生辰都会记得给她礼物,可见父母也不是不关心她,不爱着她的,只是她自己也将父母拒绝在了外面罢了。

    看着桌子上那好吃的菜,每一样都是她爱吃的,苏兰芷只觉得自己的鼻子突然有些酸酸的了,知道自己以前,真的是误会了父母了。

    “兰儿,快过来坐啊,娘做了许多你爱吃的,赶紧的来吃啊!”慕容嫣看着苏兰芷久久没有坐下来,心里有些着急,也有些担心自己多年没有关心苏兰芷了,会不会连女儿喜欢什么,都不知道了。

    “娘,谢谢你!”吸了吸自己的鼻子,苏兰芷知道今天不是伤感的时候,赶忙坐下了,一只手拉着慕容嫣,一只手拉着苏青岚,“爹爹,娘,你们也坐下,我们一起吃!”

    一家人许久没有这样吃饭了,如果她真的是联系父母唯一的纽带,那她愿意继续做好自己纽带的功能!

    “好好好,兰儿也吃,看看这长寿面味道怎么样!”

    “嗯!”点了点头,苏兰芷迫不及待的就吃了,“嗯,好好吃,娘,谢谢你!”谢谢你生育了我,也谢谢你,对我的爱,娘,兰儿一定会好好的守着你,好好的守着相府,守着爹爹,不会再让我们一家人分开了!

    “这孩子,怎么一直说谢谢呢?快吃吧,还有这红鸡蛋!”这大苍小孩子生辰的习俗,就是给孩子煮红鸡蛋,然后长寿面,送些鞋子衣服什么的礼物就是了,苏兰芷如今还小,还不是做寿的时候,所以家里也不会请人来,只是一家人好好的吃吃饭,聚一聚罢了。

    “好!”或许是心里的幸福的,所以苏兰芷这顿饭吃了很多,虽然她不是很喜欢吃鸡蛋,对面也不是大爱,但是今天这一碗长寿面,她都吃完了,甚至鸡蛋也吃得干干净净的,还吃了不少的菜。

    慕容嫣看着苏兰芷吃得开心,也总算是放下了心。

    其实今天她还是有些担心的,这些年苏兰芷每一次生辰,都喜欢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什么人都不肯见,害得她只能将长寿面做好,鸡蛋煮好送过去,虽然知道苏兰芷每一次都给扔了不吃,但是作为母亲的,这是心意。

    今天还以为苏兰芷会和以前一样的拒绝她的,没有想到苏兰芷竟然没有,她这会儿脸上,终于是轻松了,“兰儿,吃完了等一下和娘进去屋子里,好吗?”大家都送给了女儿礼物,她的礼物,可自然也是要送的。

    “好啊!”

    吃完了饭,苏兰芷就跟着慕容嫣进去屋子里了,慕容嫣从箱子里拿出一件件的衣服,整整的一套,递给了苏兰芷,“兰儿试一试吧,看看合不合身!”衣服是水蓝色的,领口很高,里面缝了很厚的棉,看起来就很暖和。

    “娘,这是你做的?”这件衣服剪裁的很好,用的也都是上好的丝绸,颜色也是她喜欢的,只是这衣服做出来,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难道她娘,很久很久以前就给她开始准备了?

    “自然是娘给你做的,去试试吧,看看合身吗?”

    “好!”赶忙就去试了,果然很合身,纵然有很厚的棉,很暖和,可是还是很修身,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都特别的灵动可爱。

    看着女儿终于是穿了自己做的衣服,慕容嫣的眼中划过点点的泪光,但是很快就遮住了,“来,兰儿,这里还有帽子,你戴戴看,合不合适!”说完就拿出刚才那一堆里面的一个帽子,也是蓝色的,周围用的是上好的狐狸毛,上面还绣了梅花,特别的好看。

    “娘……”这些东西看起来就知道做工很繁琐了,这些,难道她的娘亲,很早就开始准备了吗?

    “对了,还有鞋子!”同色系的鞋子,水蓝色的,底子打得很厚,很结实,布料也弄了好几层,穿在脚上,都觉得特别的暖和了。

    “还有这个,披风!”

    ……

    慕容嫣几乎是把苏兰芷一整套都备齐了,苏兰芷看着那一件件的东西穿在自己的身上,将她整个人都裹得暖暖活活的,顿时眼角都觉得湿润了,“娘亲,这些都是您做的吗?”那么多的东西,那么繁琐的功夫,这哪里是一年两年可以做的呢?

    “娘还担心你穿不了呢,改了些,还好,都能穿上。只是这些年委屈兰儿了,都没怎么长,是娘的疏忽了,娘对不起你!”看着女儿弱小的身子,十三岁的人了,可是身高还像是七八岁的样子,瘦不拉几的,她前些年做的东西都还可以穿,这些年,真的是她疏忽了。

    “娘,这不是你的错,是兰儿的错!”其实母亲也是想关心她的,只是母亲因为自己的伤心,没有多余的精力,而剩下的那点点的精力,都被她给拒绝了罢了。

    是她不好,不是一个称职的女儿!

    “不,是娘亲的错,娘亲这些年不该因为自己,而疏忽了你了!”如果不是自己的疏忽,女儿何至于如此呢?

    最近虽然是在她的调养下长高了些,也胖了些,可是远远不够啊!

    玲月那孩子都比兰儿高呢!

    “娘,别说了,您再说,女儿就真的无地自容了。”

    “好好好,娘不说了,不说了。”

    “娘,过去的都过去吧,兰儿知道,娘和爹爹一直都是疼着兰儿的,只是兰儿以前不懂事,不明白娘和爹爹,所以让娘和爹爹伤了心了,以后我们好好的,好不好?”

    “好,我们以后都好好的!娘一定将你养得高高的,胖胖的,可不能再让你被人欺负了去了!”

    “娘,兰儿是女孩子,娇小一点好些,不然太壮士了,岂不是吓到了人家了?而且您看啊,娇小一些,这些衣服不也穿得久些吗?娘做的衣服那么好看,兰儿都舍不得扔呢,所以还得多穿几年!”其实她也很庆幸自己这些年没怎么长,不然这些衣服,她不都看不到,也穿不到了吗?这样,娘亲的心意,她不都不知道了吗?

    “兰儿喜欢,娘再给你做就是了。”好久都没有让女儿穿自己做的衣服了,慕容嫣越发的觉得自己失职了。

    “好了,娘,您现在那么忙,有空再做吧,这一身够兰儿穿很久的了!”不得不说慕容嫣很会选颜色和式样,做出来的东西将她整个人都衬托得清纯可人,调皮可爱了,让她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孩子了。

    “好,娘有空就给你做!”话虽这么说,可是看着苏兰芷那么喜欢这衣服,慕容嫣倒是决定再去买些好布,给苏兰芷再多做一些了。

    苏兰芷身子差,而且怕冷,这外面买的,还真的不如她做的暖和,还是自己做放心些。

    “娘,我们出去吧,也好让爹爹他们看看娘给兰儿做的衣服啊!”自己现在可以说是焕然一新了,从头到脚都是慕容嫣亲手做的,而且特别的合身,也特别的附和她的审美和气质,苏兰芷喜欢的不得了,也感动的不得了了。

    “好,走吧!”两人一出去,苏青岚看着如仙子般的妻子跟女儿,一时之间都有些愣神了。

    像啊,实在是像啊!

    “兰儿,你……”怎么这么一进去,从上到下全部都换了?

    “爹爹,这是娘给兰儿做的,好看吗?”浑身都焕然一新了,此刻的苏兰芷,看起来就好似那调皮的小仙女一样的,那带着稚气的脸上,有着一股子的仙气,小小年纪,就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美了。

    “好看,真好看,你娘的手艺,果然还是那么好!”慕容嫣不管是什么,都是极好的,样貌不俗,才气过人,就连着女红针织,也是上层。此刻看着女儿身上的衣服,再想着曾经慕容嫣也是这样子给他做衣服,苏青岚的眼神倒是有些黯然了。

    嫣儿,你以后,怕是不会再给我做衣服了吧?

    是我自己毁了自己的福气了。

    看着苏青岚眼神中的黯然,苏兰芷赶忙指了指挂在脖子上的翡翠,晶莹剔透的,让苏兰芷整个人多了一层贵气,“爹爹,这衣服跟爹爹您送给兰儿的翡翠很适合啊,您看!”

    “呵呵,真好!”

    几人说说笑笑的,这个时候张嬷嬷进来了,“老爷,夫人,靖北侯夫人让人给小姐送礼物来了!”

    “是母亲让人送礼物来了吗?快请人进来!”

    “是!”

    张嬷嬷一出去,很快就进来了一个老人了,那老人一见着几人,赶忙就行礼了,“姑爷,大小姐,表小姐!”

    “章嬷嬷,您今日怎么就来了?”

    “老夫人惦记着表小姐,想着今日是表小姐的生辰,就派了奴婢给表小姐送礼物来了。”

    “母亲何必那么客气呢?兰儿只是晚辈,母亲倒是费心了!”这些年因为她的不幸,慕容嫣倒是很少回去靖北侯府了,总是不想让家人担心,如今见着母亲身边的老人,慕容嫣的脸上,满是动容了。

    “年关将近,老夫人惦记着大小姐和表小姐呢,所以让老奴来这一趟,表小姐,这是老夫人让奴婢送给表小姐的礼物,希望表小姐喜欢!”说完就拿出一件小棉袄,上面用的是金线绣成的,可爱不失大气,而且很厚实,绣的花样也是极其漂亮精致的,看得出很用心了。

    “母亲这些年眼睛已经不好了,怎么还累着了呢?”慕容嫣一眼就看出了这是靖北侯夫人的手艺了,心里越发的觉得自己不孝和愧疚了。

    母亲这些年,也不知道身子好不好?

    “大小姐,老夫人说表小姐是她唯一的外孙女了,她自然的疼得紧的,如今表小姐生辰,自然是要亲手做些东西的,这小棉袄老夫人可是做了整整一年了,每一丝一线都是老夫人亲自绣的,今日一大早老夫人就着了老奴来了,可见老夫人对表小姐,还是很疼爱的,表小姐,你看看喜不喜欢啊!”这章嬷嬷倒也有趣,自进门来也就只是礼貌性的问候了一下苏青岚,就直接将对方给晾在一边了,只是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那脸上满是慈爱,看得出,这个章嬷嬷很疼爱慕容嫣和苏兰芷了。

    “嬷嬷,我很喜欢,帮我谢谢外祖母!”只感觉自己今日接到的礼物,一件比一件让她觉得沉了,苏兰芷的心里,顿时被塞得满满的,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有那么多人疼着爱着。

    “表小姐啊,老夫人很想你呢,你要想谢谢老夫人,最好亲自去看看老夫人!”这些年慕容嫣和靖北侯府走得远了,靖北侯和靖北侯夫人的心里,哪里会好受呢?

    心里想着,可是又不得见,这样的痛苦,章嬷嬷看在眼里,心里也心疼啊。

    “嬷嬷放心,过几日兰儿和母亲就去看外祖母!”知道这靖北侯夫人今日派人来,是想念慕容嫣跟她了,苏兰芷对这个外祖母的印象虽然不深,却也知道,这外祖母一家,前世因为母亲的事情跟相府算是结下了怨恨了,自从慕容嫣死后,两府就再也没有了往来。

    可是那日她爹爹被人冤枉叛国的时候,也就这靖北侯一家人出来帮着她爹爹,只是秦焰已经下了杀心了,最终还是无法保住苏青岚的命罢了。

    而秦焰前世之所以一直没有废除她这个皇后,那也是因为靖北侯一家人的原因,靖北侯掌握着兵权,秦焰这人从来都不打没有准备的仗,自然是不会轻易的对她动手了的。

    苏兰芷知道,这一家人,才是真正疼爱他们的亲人,才是可以相信和依赖的亲人了。

    所以今世,她不会让这唯一的亲情,再一次的遭到了抨击和伤害了。

    “表小姐,你说的,可是真的?”章嬷嬷今日来的确是想劝慕容嫣和苏兰芷回去看看的,靖北侯夫人这些年思女成疾,身子一直不好,尤其是最近,病得越发的重了,非常想见慕容嫣和苏兰芷一面,可是又知道慕容嫣的顾忌,只好让她今日来劝劝了。

    章嬷嬷本来还准备了许多说辞的,这会儿苏兰芷转眼就答应了,章嬷嬷倒是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这,是真的吗?

    “嬷嬷放心吧,年关将近,最近相府的事情有些多,兰儿和娘虽然想去看望外祖母,却也一直没有机会,等过了几天,兰儿和娘将事情都处理好了,就去看望外祖母,可好?”其实一直都想修复和靖北侯府的关系的,只是苏兰芷一直找不到机会,如今机会来了,苏兰芷自然是要好好把握的。

    “大小姐,这是真的吗?”苏兰芷虽然是答应了,可是慕容嫣没答应呢,章嬷嬷可不想到时候回去的,只是苏兰芷啊!

    “嬷嬷,兰儿既然都说了,我自然会去的,等我把事情处理完就去看望母亲,好好陪母亲说说话!”她的确是有很久很久没有回去娘家了,以前是因为担心自己生活的不好,让父母担心,所以不回去,但是现在,总是那么逃避着,也不是回事情啊。

    “好好好,那老奴这就回去告诉老夫人!”见着慕容嫣也答应了,章嬷嬷笑眯眯的就准备走了,慕容嫣见了,赶忙留下了对方,“嬷嬷冒着风雨而来,还是先坐坐吧。”

    “不了不了,老奴得赶紧的回去告诉老夫人这个好消息!”想必老夫人听到,身子都会好许多吧?

    “嬷嬷等等吧,坐会儿,有些东西,我想劳烦嬷嬷给母亲带回去!”

    “这……”本来是想立刻就走了的,章嬷嬷一来是想告诉靖北侯夫人这个好消息,这二来嘛,自然是不想在此地就留了。

    作为靖北侯夫人身边的老人了,这章嬷嬷可是看着慕容嫣长大的,对待慕容嫣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亲闺女一样的,这些年知道慕容嫣过得不好,对苏青岚,自然也是有些怨恨的。

    只是她毕竟只是一个下人,也不好说什么,更不好做什么,只好来个眼不见为净了。

    “嬷嬷还是留下来吧,娘许久没有见外祖母了,想必也想得紧,自然是想问问嬷嬷外祖母的情况了,嬷嬷还是别急着走了,用过了饭再走,不然兰儿和娘,都会担心的!”

    “那,好吧!”慕容嫣和苏兰芷两人都说话了,那章嬷嬷自然也留下来了,苏青岚见着这几人,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特别碍眼似的,寻了个借口就走了,也免得自己留在这里,惹人不痛快,苏兰芷看苏青岚走了,虽然有些同情,但也知道这相府和靖北侯府的结已经是结下了,只要苏青岚一日让慕容嫣伤心,这结就解不掉。

    不过好在靖北侯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不然当年也不会帮着苏青岚了,苏兰芷倒是不怎么担心的就是了。

    ……

    “嬷嬷快坐!”

    “好好!”

    “嬷嬷。母亲这些年的身子可好?”

    “老夫人的身子,这些年倒是越发的不好了,尤其是老夫人的眼睛,越发的模糊了。”

    “怎么会这样呢?这些年送给母亲的补品,母亲都没吃吗?”苏青岚是权臣,深受皇帝的器重,府中自然有许多是珍奇,补品自然也多,慕容嫣这些年没能尽孝,却也是将好的东西都送去靖北侯府的,靖北侯夫人的眼睛本来就不好,她一直都特别的担心。

    “哎,老夫人倒是舍不得吃了,而且每每想着大小姐,老夫人心里就伤心,泪水也有些抑制不住,这眼泪流多了,伤神又伤心,眼睛自然就差了,太医都说了让老夫人少流眼泪,可是老夫人就是不听,加上忧思过度,这些年的身子,自然越发的差了。”章嬷嬷倒是实话实说,她也是想慕容嫣早点回去,好好劝劝靖北侯夫人,免得靖北侯夫人身子每况愈下,那就不好了。

    “怎么会这样呢?”没有想到,自己的不幸,连带着自己的母亲也遭受了连累,慕容嫣顿时觉得特别的后悔了。

    她真的不是一个孝顺的女儿,怎么这嫁了人,还不让母亲省心呢?

    “大小姐,有些话老奴本来不想说的,可是如今见着了大小姐,老奴不得不说了。”

    “嬷嬷请说!”

    “大小姐,老夫人这些年一直都惦记着您,想着您,担忧着您,操碎了心了,夫人却狠心的不去看老夫人,老夫人不是更加的担心,更加的忧心吗?大小姐明知道老夫人身子不好,怎么舍得让让老夫人替大小姐担心呢?”靖北侯夫人的身体状况,本来是不想让章嬷嬷告诉慕容嫣的,免得慕容嫣担心,但是章嬷嬷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只好说了。

    “嬷嬷说的对,是我这个做女儿的,太不孝顺了!我这就去看母亲!”只要一想到靖北侯夫人眼睛模糊,身子不好,慕容嫣的心,就好像被针扎了一般的,疼极了,恨不得马上就飞到靖北侯夫人的身边,好好去看看自己的母亲了。

    “大小姐,这……”慕容嫣今天能去,自然是好的,可是章嬷嬷也没有忘记,相府还有许多事情呢!

    “娘,您先别急,今日我们匆匆的去,也不好,不如我们明天再去吧!”难得回去一趟,自然是要好好的准备的,苏兰芷也不想太过匆忙,失了礼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