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五十九章 薛灵芸来访
    章嬷嬷虽然恨不得慕容嫣今天就去了,但是今日毕竟是苏兰芷的生辰,而且如果这会儿突然就去了,也没个准备,也是不好的,便也劝道,“大小姐,你别着急,今儿个你要是去的话,太匆忙了,还是听表小姐的,准备准备,也免得大家都是匆匆忙忙的,那就不好了。舒残颚疈”梦如嫣如果回去娘家,那肯定是要被留下来住些日子的,这相府事情多,突然就走了,也安排不过来啊!

    “可是母亲的身体……”实在是忧心靖北侯夫人的身体了,慕容嫣此刻,哪里还呆得住呢?

    “娘,就再等一天吧,今日我们将事情安排好了,我们明日赶早的去,不是更好吗?到时候您也可以放心的多陪陪外祖母,您说是吧?”慕容嫣这接手内务也不过几天的事情,那些人还在蹦跶呢,许多人心里都有自己的小心思,这个苏兰芷懂,只是一直还找不到机会,所以没有对那些人下手罢了。

    或许,明日他们去了靖北侯府,倒是有可能是一个机会了。

    “那就先这样吧,嬷嬷,你好生跟我说说母亲的事情,可好?”以前的自己,也是因为不想家里人担心,所以都不回去了,可是现在想起来,她这样做,其实错得也算是离谱了。

    自己越不回去,不就越让父母担心吗?

    “好的,好的,大小姐,老奴自会说的!”

    “好好!”

    看着慕容嫣和章嬷嬷有话要说,苏兰芷也不好打扰,“娘,嬷嬷,你们就在这儿聊,兰儿不打扰了。”大人的事情,她少搀和,而且如果决定明天要去的话,也得跟苏青岚说一声,还有就是有些事情,都得吩咐好,这样,也免得到时候相府彻底的乱了。

    “好,兰儿,那你就出去吧!”

    “嗯,娘!”轻轻的就出去,来到苏青岚的房间,果然看着自己的父亲坐在书桌边看书,可是那样子,却满腹心事的样子,苏兰芷知道,他的父亲,怕是心里又愧疚了吧?

    “爹爹?”

    “兰儿,你怎么来了?”没想到苏兰芷来了,苏青岚倒是有些诧异了,“你不是陪着你娘吗?怎么来爹爹这儿了?”

    “娘和章嬷嬷有些话要说,兰儿就不打扰了。”

    “是吗?”看着苏兰芷,苏青岚叹了口气,“你娘她,是不是很想你外祖母?”其实以前靖北侯府和相府的关系是很好的,可是自从出了白芯那档子的事情,两府的来往倒是少了,而且慕容嫣也因为自身的原因少有回去,这两府,倒还真的是疏离了。

    “嗯,听章嬷嬷说外祖母的身子不大好,娘亲忧心,想回去看看!”

    “哎,她回去看看也好,你娘她性子倔,有好些年没有回去了。”这个,苏青岚倒是不反对的。

    其实这些年苏青岚也知道慕容嫣总是将自己的心事藏着,但是却一直都想念着自己的家人,只是没有说罢了,他心底里也是想慕容嫣好好去看看对方的亲人的,也免得慕容嫣总是心里愧疚,不愉快了。

    “嗯,娘有些着急,想着明日就去,爹爹同意吗?”这大苍虽然民风开放,对这女子回娘家并不是特别的苛刻,但是也得有着当家人的同意才是了。

    “爹爹自然是不反对的,等一下你可以让齐管家准备好要送的礼品,只管去库房里取就是了,前些日子皇上赐了一些人参,你让你娘一并带了去吧,也好给母亲养养身子!”对靖北侯和靖北侯夫人,苏青岚的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些愧疚的,当年明明答应会好好照顾他们唯一的女儿,可是他却并没有做到最好!

    “嗯,爹爹,知道了。您明天跟我们一起去吗?”这两府的关系已经有了裂痕了,也的确是需要好好的修复修复。

    “爹爹明日有些事情,就不去了吧,到时候你们什么时候回来,跟爹爹捎捎信,爹爹去接你们就是了!”知道自己不受待见,苏青岚也很自觉的不去讨人嫌弃了。

    “爹爹就一起去吧,娘许久没有见外祖父外祖母了,爹爹不也是一样的吗?”总是这样避开,那也不是回事情啊!

    “兰儿,这事情,再说吧!”苏青岚其实也是想去的,可是,他能去吗?去得了吗?

    哎,靖北侯府的人如今怕是恨死他了,他去了,也不是惹得大家不痛快吗?

    “爹爹,你……”还想说什么,这会儿有下人来禀告了,“老爷,大小姐,有客来访!”

    “是谁?”这个时辰,会是谁回来呢?

    “回老爷,是辅国公府的大小姐,薛小姐,说是来找大小姐的!”

    “兰儿,看来你的好朋友来了,你去见见吧!”

    “等一下,来福,她有没有说是为什么来?”这薛灵芸怎么突然来她家里了?苏兰芷可不认为对方会有那么好心!

    那日在庆王府,两人争得那么厉害,薛灵芸也因为她特意给对方下的药变得原形毕露,苏兰芷知道,他们后来的平和,也只是表面上的了,薛灵芸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哪里容得下她那日的挑衅呢?

    “大小姐,薛小姐说是今日特意来看望大小姐,顺便道歉,希望大小姐出去见她一面!”

    “她在哪里?”

    “正在外厅等着呢!”

    “兰儿,快去吧,薛小姐难得来一趟,别让对方久等了!”苏兰芷和薛灵芸的关系不错,以前薛灵芸偶尔也会来相府,这点,苏青岚倒也没觉得有些什么奇怪的。

    反正在他看来,女儿性子淡,而且有些孤僻,平日里朋友几乎没有,薛灵芸难得愿意和苏兰芷来往,苏青岚自然是赞同的,也很乐意见着苏兰芷和薛灵芸多多来往,免得苏兰芷小小年纪,性子就太沉了,不好!

    “那好,爹爹,我先出去了!”她倒要看看,薛灵芸今日来干什么!

    “去吧,去吧!”

    “爹爹,兰儿告退!”

    ……

    一路上在思索薛灵芸今日的目的,苏兰芷自然是知道薛灵芸这人是从来都不会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今日会来,怕也是存着不单纯的目的吧?

    只是,是什么呢?

    前世倒是没有这一出,苏兰芷一时半会儿,倒也想不出对方的目的了。

    罢了罢了,等一下去见了对方,不就知道了吗?反正那人的目的,不往往都是一个吗?这万变不离其宗,自然是有道理的。

    相府的外厅,就是专门招呼客人的客厅,苏兰芷这才一到,薛灵芸本来在优雅的喝茶,看到了苏兰芷,顿时就起身相迎了,那样子看起来还真的像是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

    苏兰芷前世被薛灵芸耍的团团转,也是因为对方这绝佳的演技,此刻看着对方脸上那带着欣喜和有些忐忑的表情,苏兰芷的眼中划过一抹嘲讽的光芒,却是静静的不为所动,想看看对方到底存着什么目的了。

    “兰姐姐,你终于出来了,我还以为你在生我的气,不肯出来见我了,如今见着了你,我倒是放心了!”看着苏兰芷今日穿的那一身的新衣裳,蓝色将对方衬得如仙似幻的,小小年纪出落得美丽极了,尤其是趁着这一身的蓝色,更是让对方看起来就好像那九天下的玄女一样的,美得让人都觉得惊心动魄了。

    心里非常的嫉妒苏兰芷那绝美的容颜,恨不得将对方身上这衣服全部都给卸下来了一样,薛灵芸的脚步却有些急切的迎了上来,看到苏兰芷的时候,脸上带着欣喜的表情,还有些淡淡的释然和忐忑,简直是将这姐妹情深的表情演的入木三分,苏兰芷不得不感叹,这才短短的几天,这薛灵芸的演技,又有了进步了。

    “薛妹妹今日来,可是找我有事情?”对方那么卖力的表演,她怎么能不捧场呢?

    “兰姐姐,今日妹妹来,只是想对那日在庆王府的事情好好跟姐姐道个歉,那日妹妹想跟姐姐好好说说话,可是一直找不到机会,这几日又找不到出府的机会。妹妹想着姐姐如果误会了妹妹,实在是忧心忡忡,如今妹妹想着今日是姐姐的生辰,倒是厚着脸皮来了,希望姐姐原谅妹妹的不是了,那日妹妹是昏了头了,才会对姐姐说了那许多的话,冲撞了姐姐,姐姐不要见怪才是!”虽然心底里是恨死了苏兰芷了,可是薛灵芸这一句“姐姐,姐姐”的倒是叫得格外的亲热。

    那一日被张氏骂了以后,她心里虽然不甘心,却也只能是忍着,后来看着苏兰雨下场那么惨,她终于是觉得解了气一样的,本来想照着张氏的吩咐好好跟苏兰芷说说话,道歉,可是那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苏兰芷好像特别的忙,她一直找不到机会。

    好在那天苏兰雨出的事情大,将她本来的丑闻掩盖了不少,只是张氏和她都不放心,所以这几天张氏让她在家里好好的避避风头,她也不想出来引人非议,倒是乖乖的呆在家里不出门了。

    不过倒也真的是谢谢苏兰雨那日的风头盖过了她,如今倒也没有多少议论她的事情,加上今日是苏兰芷的生日,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薛灵芸今日自然是要出来见见苏兰芷的。

    苏兰芷看着对方那亲热劲,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了,偏偏脸上还得笑着,一脸无辜的样子,“薛妹妹这是说的什么话呢?我可从来都没有怪过你啊!”学着自己前世那傻乎乎被对方耍的样子,面对对方毫无心机,一片的信任,苏兰芷知道,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

    不过,这薛灵芸的运气也实在是好,辅国公府的威望,加上苏兰雨那一日的事情,倒还真的是转移了大家不少的视线。

    可是,她不会让对方得意太久的!

    “姐姐不怪妹妹就好!”薛灵芸看着苏兰芷对自己依旧是那么信任的样子,心里只觉得自己以前是多心了,这苏兰芷一向是没大脑的,怎么会真的跟她作对呢?她可得对方唯一的朋友,比亲妹妹还要亲的妹妹啊!

    “妹妹今日特意跑来一趟,就是说这些的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倒是姐姐的不是了,这天那么冷,地那么滑,还真的是麻烦妹妹了!”

    “呵呵,姐姐不说,我倒是忘了,今日妹妹来,不仅仅是赔罪的,书香,将东西拿来!”

    “这是?”有些不理解薛灵芸这是在干什么了。

    “呵呵,姐姐,今日是姐姐的生辰,做妹妹的怎么能不来庆祝呢?这是妹妹亲自做的香囊,姐姐可以随身带着,这样浑身带着浅浅的香气,闻着可舒服了!”正说间,书香就从一个袋子里拿出一个小小的香囊,顿时一阵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闻着格外的舒服了。

    “这味道真好闻!”

    “是啊,姐姐,你看看喜不喜欢!”

    “好!”将那香囊接过,苏兰芷看着这布料,用的是上等的丝绸,颜色很是清雅,看得出薛灵芸这人虽然不待见她,但是对她的喜好还是蛮了解的。

    再说这香味,清雅扑鼻,很清淡,一点都不觉得刺鼻,这冬日里本来就难得寻见这样的香味,这薛灵芸却做了那么一个香囊,看来,的确是用了心的。

    只是这香味……

    眼神中划过什么,苏兰芷却很快掩藏了,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表达自己的满意了。

    “兰姐姐,喜欢吗?”看苏兰芷脸上露出来的笑容,薛灵芸自然是知道对方是喜欢的。

    这可是她花了很大的功夫做的,而且都是照着苏兰芷的喜好来的,对方怎么可能会不喜欢呢?

    “薛妹妹有心了,这香囊很美,而且很好看,味道也很好闻,我很喜欢!”抚摸着上面的丝线,用的也都是极好的丝线,勾着金丝,看起来,果然淡雅中透着高贵,这薛灵芸这心思,还真的是挺费心的!

    而且还真的是用心良苦啊!

    “兰姐姐喜欢,那就常带就是,这香味一点都不腻人,闻着有清目养神的功效,姐姐平日里戴着,倒也是无妨的!”

    “这丝线,是薛妹妹自己绣的吗?”好看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那丝线,苏兰芷脸上的表现晦暗莫辨,倒是让人看不出她在想什么了。

    “那是自然的,这个香囊每一样都是我亲自选的,亲自做的,就连里面的香料,也是我去问了店里的长辈,一个一个的闻了过去,才选中最合适的,里面还有兰姐姐最喜欢的梅花,我特意将梅花晾干了放进去,兰姐姐可有闻到?”字里行间都显示出了自己的良苦用心,这不就是让苏兰芷因为感激,每天都携带吗?

    “我还在好奇里面怎么有股子的梅花香气呢,原来里面有梅花啊!”有些恍然大悟的样子,苏兰芷看着那绣工,倒是非常不吝啬自己的称赞了,“薛妹妹不愧是大苍的第一才女,才学过人还罢了,这绣工,也是极好的,妹妹这些日子,很辛苦吧!”

    “那倒不辛苦,妹妹只是想着姐姐喜欢就好,嘶……”好像突然有些疼了一样,苏兰芷眼中了然,感觉关切的问道,“薛妹妹怎么了?”

    “姐姐,没什么!”将自己的手藏好,像是怕苏兰芷看到一样的,苏兰芷见了,赶忙拉住了对方的手,“你的手是怎么了?我看看?”

    “兰姐姐别看了,我没事!”有些着急的想要将自己的手藏住,可是却也并没有死命的藏,苏兰芷倒是很容易就将对方的手拉开了。

    “薛妹妹,你的手怎么受伤了?”心里一阵的冷笑,可是表面上,苏兰芷却满含着关心,薛灵芸见了,眼中划过一抹得意,可是脸上,却带着一抹的逃避了,“兰姐姐,我没事,只是不小心被针扎了几下!”

    刚说完这话呢,薛灵芸身边的书画就着急了,“小姐你这哪里是不小心被针扎了几下啊,你这明明就是担心这香囊来不及做好,每天起早贪黑的做,而且每一样都要求那么精细,这好不容易才出了这香囊,倒是不知道废了多大的功夫了!”

    “好了,书画,住口!”该说的都说了,这才叫住口,这还有用吗?

    苏兰芷将这一对主仆的表演看在眼里,不得不说,这薛灵芸的确是一个有脑子的,也难怪当年的自己竟然会被对方耍的团团转了。

    就连现在的她,如果不是因为前世那刻骨铭心的记忆,怕都是觉得此人是真的对自己好吧?

    心里了解薛灵芸今日做那么多,必然是有准备的,面色满是担心了,“薛妹妹,你这样子,我倒是受之有愧了!”一副想要推辞忍痛割爱的样子,薛灵芸见了,赶忙就制止了,“兰姐姐别这么说,那日是妹妹得罪了,兰姐姐却大度的没有责怪妹妹我,我很感激,而且今日是兰姐姐的生辰,我没有送什么名贵的礼物,只能送这些不登大雅之堂的礼物,兰姐姐如果不收下,那就是嫌弃我的礼物了!”

    话都这样说了,苏兰芷如果不收下,那真的是嫌弃人家,把人家的辛苦不当回事了,眼中划过一片冷光,苏兰芷笑了笑,便将那香囊给收了,“如此,倒是谢谢薛妹妹了!”

    “姐姐无需跟妹妹客气,今日是姐姐的生辰,妹妹做这些,也都是应该的,而且妹妹今日看姐姐光彩照人,这衣服的颜色和妹妹送给姐姐的香囊倒是极为相称的,姐姐今日就好生的戴着吧!不过姐姐这身衣服好美啊,姐姐是在哪里做的?”怎么她就没有看到这么美丽的衣服呢?而且做工那么精细?

    “这是娘今日给我做的生辰礼物!”

    “天,这是苏夫人做的?也难怪了,这一身配合的那么好,瞧这帽子,这衣服,还有这披风,鞋子,每一样都做的好精致,而且看起来,格外的暖和,姐姐好福气啊!”看着苏兰芷那么幸福的样子,薛灵芸的心里,就更是嫉妒了!

    她娘亲可从来都没有给她做过这些,凭什么,凭什么这苏兰芷可以有那么好的娘亲?

    “呵呵,妹妹也会有的,我可是听说薛大夫人的功夫可是顶好的!”张氏的绣工好不好,苏兰芷是不知道的,不过这场面话嘛,谁不会说啊?

    “呵呵,娘的手艺是好,只是娘一直忙,都没有功夫做罢了!”张氏毕竟是名门之后,这绣工自然是好的,只是张氏的着重点不一样,她就顾着培养孩子和管家了,哪里还有这闲情逸致,绣花呢?

    “好了,薛妹妹,不说这些了,今日我们姐妹难得聚聚,就好好坐坐,说说话吧!”方正知道这薛灵芸的重头戏还没有来,苏兰芷也不着急,慢慢等着就是了。

    “兰姐姐,今日来的路上,我可是看着这外面好热闹呢,如今年关将近,大家都开始置办年货了,外面可热闹了,到处都是好多可爱的小玩意,刚才妹妹看着就觉得心动,兰姐姐,今日是你的生辰,我们好好出去玩玩,好不好?”一副小女孩贪玩的样子,薛灵芸难得露出这份子感兴趣的心性,倒是让人不好拒绝了。

    “薛妹妹,今日是我的生辰,我想在家里陪着娘亲和爹爹!”去,苏兰芷自然是要去的,但是啊,她得稍微的推一下,免得薛灵芸怀疑。

    “兰姐姐,外面真的很热闹,你瞧瞧,你整日都不出门的,这样不好,今日我们就一起吧,也正好有个伴,你说是吗?”看得出今日是重头戏是在外面,苏兰芷看着薛灵芸那渴望的样子,脸上非常的为难了,“这……”

    “好姐姐,就一起去吧,我们姐妹两个,好久没有好好的一起玩玩了!”这大苍对女子出门的限制倒是不是很多,只要家中的长辈同意,出门有人陪着,也是可以出门的,倒也不用太繁琐就是了。

    “那我去问问爹爹跟娘亲吧!”

    “好!”

    “你且在这里等着!”

    “嗯,对了,兰姐姐,外面冷,而且你长那么美,还是戴着面纱吧,免得到时候吹干了脸,或者是遇到什么麻烦了!”一副为苏兰芷考虑的样子,但是何尝不是在担心什么呢?

    “嗯,我知道!”

    “对了,还有你这一身的衣服,既然是苏夫人亲自做的,等一下我们出去,遇到的人多,很容易脏了衣服的,兰姐姐你不如换一身吧,也免得弄脏了新衣服了!”

    “薛妹妹放心,我省得的!”听着对方的语气,苏兰芷只觉得自己的心,突然就“砰砰”的跳了起来。

    是要安排她去见那个人了吗?所以薛灵芸看起来有些担心的样子?

    可是她记得前世,也没有那么早的啊,难道是因为她重生了,改变了许多事情。

    如今白芯已死,她娘开始掌权,她不再会任由白芯搓捏,所以辅国公府的人着急了,那人着急了,所以,提前行动了?

    一路上想着今日可能会见到的人,苏兰芷的一颗心,顿时就燃起了熊熊的烈火,心里也颇为不平静了。

    首先是去跟慕容嫣说了声,慕容嫣倒是没有什么反对,只是嘱咐她小心,苏兰芷笑了笑,来到苏青岚的房间,将薛灵芸要约自己出去的事情说了,苏青岚自然也不会反对的,谁让苏兰芷以前的性格太闷了呢?

    “兰儿,出去走走也好,喜欢什么,就买下就是,只是这年关将近,外面的人有些多,你且注意安全就是!”

    “好!”

    “对了,你打算派谁陪你出去呢?”

    “爹爹,今日兰儿放了月桃他们一天的假了,兰儿还在想派谁一起出去!”

    “嗯,出门在外,身边得有一个人才是,也免得出了事情了。正好你身边缺了一个一等丫鬟,爹爹如今,就送你一个一等丫鬟吧!”

    “这……”一直还在愁着要如何才能去找一个机灵,而且最好会武功的丫鬟呢,结果苏青岚这会儿叫来了一个丫鬟,长得眉清目秀的,看起来很干练的样子,“奴婢参见大小姐!”

    一举一动,倒是特别的附和规矩,而且这云珠不似一般的丫鬟,身上倒是有着一股硬气,不卑不亢的,而且根据苏兰芷的眼光来看,这人,怕是会武功的。

    “兰儿,这是云珠,会一些防身的功夫,以后,她就当你的一等丫鬟吧!”上一次在庆王府的事情,苏青岚记忆犹新,总觉得他们的身边实在是太不安全了,所以这几日找了信得过的人想要守着慕容嫣和苏兰芷,这云珠就是特别给苏兰芷准备的,这些天苏青岚正在想着怎么开口说,才不会显得突兀,如今正好是机会来了,苏青岚自然乐得让人好好的帮他保护自己的女儿了。

    “爹爹,这……”没有想到自己想要一个会武功的机灵丫鬟,苏青岚马上就给她送来了,苏兰芷哪里能够不感动呢?

    “兰儿,今日就让云珠陪你出去吧,也好有个照应!”也是不想庆王府里面的事情再一次的发生了,苏青岚不喜欢被动,更不喜欢自己心爱的人会受委屈,所以这身边有个会武功的,倒是可以好好的保护他们了。

    “谢谢爹爹!”苏兰芷虽然不懂武,可是前世也是和秦焰做了多年的夫妻,也见识过不少武功高强的暗位,如今虽然不知道这云珠的水平怎么样,但是单单看对方那不一样的气度,苏兰芷就知道,苏青岚给她的这个人,不简单!

    “云珠,以后大小姐就是你的主子了,替我好好照顾大小姐,守着大小姐,知道吗?”这样的话语,倒不像是吩咐,反而有些像是命令了。

    “是,相爷!”对苏青岚特别的恭敬,云珠脸上的表情不是很多,苏兰芷看着对方,再看看苏青岚,总觉得心里有些怪异的猜测。

    “好了,去吧,兰儿,别让薛小姐等太久了!”这薛灵芸富有盛名,而且很难得的跟苏兰芷亲近,辅国公府又是百年传承的书香世家,苏青岚自然是愿意看到苏兰芷和薛灵芸亲近的。

    不然女儿总没有个手帕交,将来嫁人了,也不好。

    “好的,爹爹!那兰儿走了!”

    “去吧去吧,早些回来,记得去账房多领些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苏兰芷少有出门,苏青岚自然是希望苏兰芷今天出去,可以过得愉快的!

    “是,爹爹!”这会儿心里有了苏青岚送的人,苏兰芷顿时觉得自己的底气就足了多少,以后也不用担心自己总是处于被动了。

    不过她的爹爹,似乎有许多是她不知道的,比如这个云珠,这样子,可不像是普通的婢女啊!

    看来,她以后还得旁敲侧击一下,或许会明白,为何前世的大家会争相的想要获得她爹爹的支持,甚至秦焰一登基,就迫不及待的杀了她爹爹了。

    她爹爹定然是有什么让对方害怕或者是忌惮的东西!

    临离开前,苏兰芷回自己房间去换了衣服,看着薛灵芸送给她的香囊,苏兰芷打开来看看,果然看到了一样东西!

    这东西很容易就挥发了,只是如果闻得久了,会有一些迷情作用,也难怪,这薛灵芸会那么上心了!

    还有一样……

    看着那细小的颗粒,苏兰芷如果不是精通医理,怕是不会知道这东西的作用的!这东西乃是寒物,她身子本就偏寒,这东西戴在身上多了,后果,可想而知!

    薛灵芸是薛灵芸,你是那么早早的就准备好了这些东西是吗?

    想着薛灵芸前世也给自己准备了差不多的香包,她也是感动的一塌糊涂,每天都戴着,日积月累的,还真的是伤了身子,本来身子就弱,后来就更加的弱了!

    薛灵芸,你果然心机深沉,小小年纪就如此狠毒,我前世真的是瞎了狗眼才会以为你是我的好姐妹,好朋友!

    ……

    仔细的检查里面的东西,苏兰芷将不好的,有害的都挑出来,放在单独的一个小包里,以后好用,剩下的倒是都留下,这才重新将那香囊戴着了。

    将自己这些日子精心准备的药和银针收好,苏兰芷这才准备出去了。

    故意弄了许久,就是想让薛灵芸等得不耐烦了,这会儿出去,远远的瞧着薛灵芸脸上的不奈,但是对方很快就掩藏住了,“我的好姐姐,你来了啊,怎生去了那么久呢?”

    等了都快一个时辰了,她这辈子出了在皇宫,还没有那么等人过,薛灵芸的耐心都快没了。

    “对不起啊,薛妹妹,我这不是得去询问爹爹和娘亲,然后还得换衣服吗?这准备的有些久了,让妹妹好等,实在是不好意思!”戴着面纱的脸,虽然遮去了苏兰芷那倾城的容貌,但是那出尘的气质,倒是给了别人一种朦胧美,更加想要去偷窃对方那绝世的容颜了。

    看着这样的苏兰芷,纵然是一身素衣,却难掩风华,薛灵芸真的担心,再过两年,苏兰芷再大一些,会是怎样的倾城绝代?到时候,那人会不会也被她所迷惑呢?

    此刻只觉得苏兰芷的脸太过碍眼,薛灵芸心里寻思着,要怎么毁了这张脸才好,免得苏兰芷出去迷惑别人!

    “呵呵,姐姐说什么呢?这女子出门,本来就是要好生打扮一下的,我觉得姐姐这样很好,到时候出去,肯定会迷倒一大片的人的!”这样说,分明就是在说苏兰芷像是那妓女一样的,想要勾引人了,不过苏兰芷也不介意,只是笑了笑,“我哪里比得上妹妹呢?妹妹如此玲珑剔透的女子,才是真正吸引人的!”

    不介意将对方说自己的话回了回去,薛灵芸尴尬的笑了笑,“姐姐,走吧!”这个苏兰芷,怎么嘴,突然就那么厉害了?

    等一下,要你好看!

    ……

    一路上两人聊着,薛灵芸似乎也看出了云珠的特殊,倒是有些好奇了,“兰姐姐的身边怎么突然就多了一个人了?这丫鬟眼生的很,怎么我从来没见过呢?”苏兰芷的丫鬟,薛灵芸是知道的,而且也见过几次,她甚至暗地里买通了一个丫鬟,本来是想想办法让那人成为苏兰芷的一等丫鬟的,怎么却突然冒出这么个人了?

    “之前我不是一直少了一个一等丫鬟吗?这是爹爹给我的一等丫鬟,今日就带她出来见见世面!”

    “这样啊,可是我不是瞧着你院子里有几个挺机灵的吗?而且用自己熟悉的丫鬟,可比陌生的好多了,兰姐姐,你不觉得吗?”意思就是想让苏兰芷从院子里现在就有的丫鬟里面选,可是苏兰芷倒是拒绝了,“这是爹爹的好意,我哪里能推辞呢?而且云珠不错的,薛妹妹,你别担心了!”

    前世她见清荷机灵,而且薛灵芸的极力推荐,倒是将清荷提了上来,但是经历过的一切,早就让她对清荷不再信任了,她之所以留着,就是想借用清荷,好看看薛灵芸他们打算做什么,免得自己除去了对方,他们还想着从她身边下手,到时候,就真的防不胜防了。

    “是吗?呵呵,我瞧着这丫鬟长得挺水灵的,到不似一般的丫鬟了!”这话自然是有挑拨离间的意思,一个丫鬟长得太好,不似一般的丫鬟,这就证明这丫鬟是个有野心的,薛灵芸当然是想苏兰芷对云珠存了戒心了。

    这话如果是前世,苏兰芷肯定会放在心上,但是今世,薛灵芸不管说什么,苏兰芷都不会相信就是了,“呵呵,这是爹爹送的丫鬟,自然是极好的!”苏青岚亲自送的,想来肯定也不是一般的丫鬟,不然对方也不会亲自送给她,还让她当一等丫鬟使用了。

    “是吗?或许吧……”看苏兰芷不上当,薛灵芸心里有些着急,不过想了想,这丫鬟面生,苏兰芷对对方也不是很了解,想办法让苏兰芷对这丫鬟不满意就是了。

    “兰姐姐,你口渴了吗?要不要喝些水?”

    “嗯!”

    “小姐,奴婢来!”云珠见苏兰芷想喝水,很自觉的就去倒了,这个时候薛灵芸给了书画一个眼神,书画顿时也来帮忙了,“小姐,你要不要也喝杯水?”

    “好啊!”

    “奴婢这就给你倒!”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书画的手突然就碰到了云珠的手了,云珠手上端着水,眼看着就要倒在苏兰芷的衣服上了,云珠赶忙稳住,那水顿时就倒一边去了,“小姐,对不起,奴婢再给您倒一杯!”知道对方是故意,云珠却也不想现在就露出自己有武功的事情了。

    苏青岚的吩咐,她不敢忘,不到关键的时刻,不能让别人知道她有武功!

    “嗯!”点了点头,脸上有些“不悦”,薛灵芸见了,倒是有些惋惜了,“兰姐姐,我看这人好像挺伶俐的,可是怎么端个水都端不好呢?”

    “或许是还不习惯吧,这马车有些抖,没事的!”话虽这么说,但是苏兰芷的脸上明显有些不悦,薛灵芸见了,笑了笑,倒也没说什么了。

    这事情,得慢慢的来,过了,就容易让人怀疑了。

    ……

    一路上倒也平静,最后外面的喧哗声突然就大了,书画赶忙掀开了马车的帘子,“小姐,已经到集市了!”

    “是吗?”看着帘子外面的热闹,薛灵芸看着苏兰芷,笑了笑,“兰姐姐你看,今日是不是很热闹?街上好多人,而且好多好漂亮的灯笼,我们等一下买一些回去,可好?”

    “好啊!”苏兰芷的性格本来就喜静,对热闹不是特别的在意,这会儿看着薛灵芸在看着外面,她兴趣也不大,不过薛灵芸倒是很想让她看的样子,“兰姐姐,快看啊,那个灯笼,好美啊!”

    “真的很美!”不得已凑到帘子边去看,苏兰芷看着外面红红火火的一片,还来不及仔细的欣赏,坐着的马上突然就好像疯了一样的,乱窜了起来。

    “啊!”混乱中,苏兰芷只感觉自己突然被推了一下,整个身子都往外面掉了!薛灵芸看着这样的局面,倒是有些吓到了,“呀,兰姐姐,小心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