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六十章 用心险恶
    看着苏兰芷往外掉,薛灵芸作势想要拉住对方,眼角满是得意。然,不知道怎么的,她明明只是假装的去拉一下对方,结果不知道为什么,苏兰芷倒是真的拉住了她,满眼的“焦急”,“薛妹妹,拉住我啊!”说着便死死的拉着薛灵芸,拉得薛灵芸的手都痛死了,恨不得将苏兰芷给狠狠的甩开!

    心里是恨极了苏兰芷了,可是薛灵芸表面却是一脸坚定和关怀的样子,“兰姐姐,你放心,我会拉住你的!”不明白这苏兰芷怎么就拉住了自己的手了,薛灵芸这会儿是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了,只是给一旁的书画给了一个眼神,那书画见了,有些慌张的“啊”了一声,便跟着马车往外撞了,本来是想顺势将两人拉着的手撞开,顺便将苏兰芷撞出去的,可是不知道是用力过大,还是没有看准位置,书画最后撞到的,竟然是薛灵芸,两人一起顿时就往外摔去!

    苏兰芷死死的拉着马车,瞧着薛灵芸被书画撞开了手,滚出马车去,苏兰芷眼中划过一抹暗光,赶忙焦急的呼喊,“薛妹妹!”

    这样子出去,还真的是有损形象啊,只是不知道,这马车突然就变得那么奇怪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她现在就等着看好戏吧!

    “小姐,你没事吧?”云珠刚才接收到苏兰芷的眼神,推了书画一把,这会儿将苏兰芷拉回来坐好,面色有些关切。

    “我没事,就是薛妹妹她……”虽然是关心的话,但是苏兰芷的面色淡淡的,倒是瞧不出是真的担心还是假的担心的了。

    “小姐放心,薛小姐会没事的!”看着薛灵芸滚出去,千钧一发之际,一抹黑影划过,云珠的眼中,划过点点了然。

    “呵呵,薛妹妹怎么说都是辅国公府的大小姐,这要是真的跌出了马车,摔倒了,这传出去,定然是让人笑话了,我们下去看看吧!”苏兰芷自然是也瞧见了薛灵芸被一个男子抱住了。虽然隔着距离,但是苏兰芷不会忘记,那人是谁!

    心底里突然就划过一抹恨意,苏兰芷的手紧紧的握住,再一次面对自己的仇人,苏兰芷难免,有些难以自控。

    “小姐,你怎么了?”感觉到苏兰芷有些不对劲,云珠总觉得苏兰芷刚才的眼神划过刻骨的恨意。

    这人,难道大小姐见过?有什么牵扯?可是,有可能吗?

    “我没事,走吧,我们下去看看!”转眼就恢复了平静,云珠再一次看过去的时候,苏兰芷的脸上只带着淡淡的淡然之色,面上换成了担忧,哪里还有刚才那片刻的失神了?

    刚才,是她的错觉吗?

    心里有些不解,云珠扶着苏兰芷就下车去了,视线的余角看着苏兰芷,本以为会再一次的看出什么,可是看到的,只是苏兰芷满脸的担忧了,“薛妹妹,你没事吧?”

    脚步有些匆忙的走过去,不过大庭广众之下,苏兰芷的姿态依旧优雅,脸上的面纱将那倾城的容颜掩盖,让人看不真切了,只觉得看到了九天下的玄女,那么的炫目,那么的,让人觉得可远观而不可亵渎了。

    天啊,这是谁家的女儿,怎生如此的美丽动人?

    “我,我没事,啊!”虽然很想说自己没事,可是那脚却在刚才的扭扯之中给扭到了,此刻被男子大庭广众之下抱着,薛灵芸感受到大家的目光,只觉得满面的羞涩,赶忙避开了对方的怀抱,“多谢公子搭救,小女万分感谢!”

    她之前本就有了不好的名声,这会儿虽然没人说了,可是她必须得注意一些,免得再次的遭人非议了。

    可是,这样的局面,不是苏兰芷会遭遇的吗?怎么变成了她呢?

    心里不由得满是愤恨,薛灵芸今日特别设计的巧遇,就是想让秦焰救了苏兰芷,让苏兰芷心存感激,以后再多说说秦焰的事情,让苏兰芷少女情怀初动,这样就不用担心苏兰芷将来不会落入秦焰编制的情网里面去了。

    可是为什么,现在却和她所想的不一样了呢?

    心里有些着急,薛灵芸忍着脚疼,愣是隔得秦焰远远的,秦焰这会儿见到了是薛灵芸,眼中划过一抹诧异,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薛小姐无需言谢,本王刚才也只是看到薛小姐身陷险境,出手相救,多有冒犯之处,还望薛小姐不要见怪。”

    秦焰说完,便规矩的站在了一边,隔开距离,免得影响了薛灵芸的名声了。

    “焰,焰王……”薛灵芸这会儿好像才反应过来是谁是的,快速的掠过秦焰那张俊俏冰冷的面庞,便低垂着头,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了。

    苏兰芷这会儿见了,赶忙拉着薛灵芸,面目满是焦急了,“薛妹妹,你的脚是不是受伤了?要不要去医馆瞧瞧?这要是伤筋动骨了,那就不好了!”

    苏兰芷只是关心着薛灵芸,倒是丝毫没有注意到秦焰,薛灵芸也不想今日的安排白白的浪费了,这会儿也只能忍着羞涩,开口了,“兰姐姐,我,我没事,这一次多亏了焰王了,焰王,谢谢你!”迅速的看了秦焰一眼,薛灵芸倒是将小女孩被救感激却带着羞愧的样子表达的挺好,苏兰芷见对方那么想要让自己认识身边这位散发着冷气的人,却也笑了笑,感激的看着秦焰,“原来是焰王救了薛妹妹,多谢了!”态度诚恳却也疏离,苏兰芷这样的表现,让薛灵芸心里暗自的着急,赶忙跺了跺自己的脚,“啊!”

    “薛妹妹,你这是怎么了?”焦急的看着薛灵芸,苏兰芷真的很担心薛灵芸的伤了。

    “我,我可能是扭到脚了。”满脸的隐忍,这会儿秦焰赶忙开口了,“薛小姐可能是伤到脚了,不如去医馆看看吧,也免得伤了筋骨,就不好了!”声音虽然是冷冷的,但是满含着关切,苏兰芷眼角瞧着秦焰那俊美冷峻的五官,和前世一样,俊美的容颜,很容易让闺中的女子黯然心动,可是就是这张脸,明明长得动人心魄,可是那面目下的心,却是一片的冰晶,没有丝毫的温度,不管是任何,都可以无情对待!

    “好!”扶着薛灵芸就上了马车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马车好像坏了一样的,苏兰芷顿时有些“急”了,“薛妹妹,这马车的轮子坏了,可怎生是好?”

    “这……”薛灵芸看着那马车,似乎也有些为难了,这个时候,秦焰却开口了,“如果两位小姐不嫌弃,不如就坐我的马车吧,薛小姐的脚伤耽误不得!”

    “可是,这怎么行呢?”这贸贸然的就去坐了陌生人的马车,可是会影响声誉的。

    薛灵芸表面不乐意,可就是想等苏兰芷开口答应了。

    “薛小姐,你们就坐本王的马车,本王在一旁骑马就是了,绝对不会坏了两位小姐的清誉的。今日的情况特殊,想来大家也能理解,不知道可否?”这秦焰本来是一番好意,如果真的拒绝了,倒是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

    “兰姐姐,你怎么看?”将这个难题交给了苏兰芷,薛灵芸今天这一出本来就是要让苏兰芷对秦焰留下一个好印象,也方便以后行事,自然,是要想办法让苏兰芷和秦焰多多接触的。

    “既然是焰王的好意,薛妹妹,你脚伤耽搁不得,我们就只能麻烦焰王了,焰王多谢了!”这薛灵芸脚伤,借用一下秦焰的马车,也说得过去,苏兰芷还想看看,这两人想弄些什么花样呢!

    “如此,那就麻烦焰王了!”

    “无碍,举手之劳!”吩咐人架了马车过来,秦焰一直都隔着距离,看起来倒是彬彬有礼,苏兰芷将对方的表现看在眼底,扶着薛灵芸就上了车了。

    “薛小姐受伤,本王还是陪着你们去吧,也好有个照应!”看起来倒是一副很为别人着想的样子,薛灵芸见了,笑了笑,“有劳焰王了!”

    这会儿坐在马车上,看在苏兰芷表情一直淡淡的,薛灵芸有些担心了,“兰姐姐,我瞧着这焰王长得可真俊呢,而且为人谦和有礼,倒是少见的谦谦公子了。”无一不是在夸奖秦焰了,只是希望,苏兰芷可以对对方留下一个好印象了。

    “嗯!”点了点头,苏兰芷这会儿遇到了秦焰,虽然是做好了准备,可是心里那滔天的怒火,还是无法让她平静下来,此刻,能平静的对着那人,已经很不错了。

    瞧着苏兰芷还是没有反应,薛灵芸有些着急了,“兰姐姐,焰王的心眼挺好的,救了我不说,还亲自的送我去诊治,是个心细的!”

    “薛妹妹,你是不是……”有些诧异的看着薛灵芸,苏兰芷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薛灵芸自然是看出了对方没有说完的话,面色划过一抹尴尬,“兰姐姐,你说什么呢?我只是觉得焰王是个好男子,没有别的想法!”

    天,她是想向对方推荐秦焰,怎么却让对方有了这样的想法?她还没有及笄,如果让别人知道她小小年纪就怀春了,那岂不是坏了她的名节了?

    “是吗?我还以为你……”话总是说道一半,也不全说完,苏兰芷可不想让薛灵芸抓到什么把柄了。

    “兰姐姐,没有的事情!”

    “呵呵,薛妹妹,开玩笑的啦,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将对方的紧张看在眼里,苏兰芷就知道,这些薛灵芸心里在害怕了。

    “兰姐姐,你真是的!”有些生气的看着苏兰芷,薛灵芸就快要被吓死了。

    还好,还好,对方也只是开玩笑而已,害她刚才紧张死了。

    “呵呵,我就看薛妹妹一直夸赞,故意逗你的,你别放心上啊!”其实薛灵芸对秦焰是什么心思,苏兰芷以前是被蒙在骨子里,但是现在,哪里还会被蒙在股子里呢?

    “哼,不理你了!”刚才心里有些急躁,差点就露馅了,薛灵芸这会儿心里存了点点的警惕,便也不再说话了。

    苏兰芷看着薛灵芸如此,心里自然是知道对方在想什么的。

    这薛灵芸自幼就聪明,而且心气极高,一直想做的,就是那人上人的位置。这秦焰一直是薛灵芸看中的人,薛灵芸这人心高气傲,今日那么做,也是迫不得已。但是她明显心有不甘,所以才会在那香囊里面放了那许多的东西,尤其是那迷情香,怕是想让自己当着秦焰的面失态,让秦焰对自己更加的厌恶,更加的不可能爱上她了吧?这样,也好解了薛灵芸的后顾之忧了。

    前世的她很傻,一直没有发现薛灵芸和秦焰早就珠胎暗结,还一直以为一个是自己最爱的丈夫,一个是自己最好的姐妹,有什么心事,也都跟薛灵芸分享,没有想到最后背叛她的人,却是她最信赖的人罢了。

    想着前世的自己,苏兰芷只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场噩梦一样,浑浑噩噩的,傻的可以了。

    ……

    前世的自己,十六岁还待字闺中,没有任何人上门来求亲,她虽然不在意,可是闲言碎语众多,加上白芯的打压,苏玲月他们的嘲笑,她心里难免会有些不好受。正在她烦闷之时,薛灵芸却约她出去,类似的情景,却是提前了三年!

    秦焰出现在她最为狼狈不堪的时候,心底里的那份渴望,一直被她压抑着。当年的她面对着救了自己的人,看着那俊俏的容颜,难免有些少女情怀的冲动,加上薛灵芸一直跟她说秦焰怎么怎么好,她好几次遇到秦焰,对方都对她体贴关怀,礼貌疏离却又让她觉得安心,就是在对方这样彬彬有礼的追求中,她终于是沉陷了,深深的爱上了这个话不多,可是对她关怀备至的男人。

    这大苍的皇子,成年便会封王,当时秦焰早已成年,封了焰王,可是府中却也没有娶妃,只有几个通房丫头。她当时就觉得这样的男子,待人并不是特别的讨好熟络,洁身自好,性子有些偏冷,并不多情,不会像其他的男子一样的妻妾成群,是适合她的男子,也是可以托付的良人。

    所以她不顾爹爹的反对,非得嫁给对方,婚后甚至为了对方,说服爹爹支持他,甚至自己也竭力的去帮助对方,为的,只是让对方展颜一笑!

    可是却不曾想,一切,都只是她的自作多情罢了,这人从头到尾,都只是为了她身后的相府,还有靖北侯府的支持。对她,哪里有半点的真心?不然也不会让她无法生育,成了终身的遗憾了!

    想着当初她内心愧疚无法给对方孕育孩子,甚至给对方张罗娶侧妃,忍着痛劝对方去临幸府中的侍妾,那人却虚情假意的说有她足以,孩子可以慢慢的等,自从娶了她以后,便不再去碰府中的女人了。

    当时的她感动的都一塌糊涂了,以为秦焰是真的在乎她,顶着压力,想要给她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更是卖力的为了对方努力的让爹爹帮忙,让外祖父帮忙,巩固对方的势力,最后让他登上了那至尊的皇位!

    可是,却不曾想,一切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对方其实早就和别人珠胎暗结,说不在乎她的孩子,其实,是因为他找到了为他生育孩子的人,不是吗?

    甚至那些侧妃的位置,也是秦焰早就安排好的,不然怎么会在对方登基以后,为了巩固他的力量,平衡朝中势力,打压她的爹爹,迅速的就将那些人娶了呢?

    那人在乎的,一直都只是他的皇位,所以那人什么都可以牺牲,爱情,孩子,甚至是她!

    前世的她是太傻,也太笨,才会被对方耍的团团转,以为对方真的是爱她唯一!

    今世,她一定要擦亮眼睛,好生看着这个男人前世的梦想,一点一点的粉碎,她要看着对方一无所有,这样才能慰藉前世她和爹爹那不散的冤魂!

    ……

    再一次见到秦焰,曾经的所有爱恨情仇,让苏兰芷恨不得立刻就杀死对方,可是苏兰芷知道,自己如今,没有这个实力,所以,她要等,等到机会,最后,让对方输得一败涂地!

    来到最近的医馆,依旧是秦焰那冰冷却带着温和的声音,“两位小姐,已经到了!”

    “兰姐姐,我们下去吧!”

    “好!”

    “兰姐姐,你先下去,我让书画扶我就可以了!”

    “好!”让云珠跟着自己,苏兰芷正准备下马车,却不料身后突然多了一只手想要推她,苏兰芷赶忙躲开了,书画没有触碰到苏兰芷,整个人都往前倾,顿时压住了薛灵芸的腿了,“啊,好疼!”本来就受伤了,结果再一次被压,薛灵芸疼得愤愤的看着书画,书画见着了,赶忙认错,“小姐,对不起,奴婢,奴婢一时没坐稳,所以才……”她刚才明明的听了小姐的吩咐去推苏兰芷啊,怎么对方躲开了呢?而且她怎么觉得身体软了一下似的,就那么往小姐身上凑过去了?

    “好了好了,扶我下去吧!”看苏兰芷平安的下去了,薛灵芸很是不甘心,可是也只好忍着疼,先去医治她的腿才是了。

    “兰姐姐,你就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先进去看看!”薛灵芸要医治,就得掀开裤脚看腿,自然是不能在这外面的,留下苏兰芷在外面,自然是想让苏兰芷和秦焰多些相处时间了。

    “好!”就知道薛灵芸这人不到南墙不回头,那么多让她和秦焰接触的机会,可是偏偏选择让自己狼狈的一面让秦焰看到,看得出薛灵芸也是只想自己对秦焰倾心,却是要让秦焰厌恶她的,不然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用这样的手段!

    不过这会儿,看着对方那不甘心的眼神,苏兰芷自然是知道,薛灵芸进去,很快就会出来的。

    她怎么放心自己和秦焰真的就这样相处了呢?

    自己的容貌,可是对方一直都忌惮的事情啊!

    看着薛灵芸进去了,苏兰芷找了位子坐下,对秦焰,倒是视而不见的样子。

    秦焰这会儿看苏兰芷对他不理会,心里倒是有些诧异的,他长得俊俏,身为皇子,虽然母妃在他五岁的时候就离开了,留下他一个人孤苦无依,但是他身份尊贵,女人缘一直是不错的,怎么这个女子,却对他视而不见呢?

    尤其是今天本来是打算借着英雄救美的机会让年幼的苏兰芷对他倾心,也好牢牢的抓住对方的心,免得这在未来的两年,横生了什么枝节了,出了什么意外了。

    他本来是不打算那么早就现身的,毕竟苏兰芷现在还小,现在不是最好的机会,但是他听说了那日发生在庆王府的事情,相府如今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慕容嫣重新掌权,而且苏青岚对苏兰芷越发的在意了,所以这苏兰芷的婚事,必定不会像白芯掌权般的时候受人冷落了。

    尤其是最近许多人都在开始打探苏兰芷的消息,打着苏兰芷的主意,他的心里,就更加的担心了。

    他是一个喜欢将一切都掌控在自己的手里,不喜欢出现意外的人,自然也不希望,自己早早的看中的力量,有任何被别人窥觑的可能。

    所以,他必须先下手为强了,这人虽然小点,但是越小,就越好对付,尤其是小女孩的心思比较单纯,这一出英雄救美,最能让小女孩懵懂,加上今后的慢慢培养,想来也是不差的。

    只是计划出现了偏差,如今,他是要极力的挽回才是了。

    此刻,看苏兰芷只是静静的坐着,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秦焰这会儿心里倒是很不舒服了,“敢问小姐是哪家的小姐?”

    虽然明知道苏兰芷是谁,但是苏兰芷和他并没有见过,秦焰自然是不能说出自己是认识对方的。

    “小女子姓苏!”这女子的闺名,自然是不能随意让别人知道的,苏兰芷便只说了自己的姓,也没说是自己是哪府的小姐,就是想看看秦焰打算怎么从她嘴巴里撬出来。

    “原来是苏小姐,只是本王瞧着苏小姐眼生的很,苏小姐是刚刚来到京城的吗?”

    “小女子平日少有出门,王爷不认识小女子,也是常事!”如果换成是其他的女子,见着那么俊俏的男子跟自己说话,或许就会不自觉地透露自己的身份,也好让对方和自己有可能再认识的可能。

    不过苏兰芷可不是那少女情怀的小女生,她自然是不会去在意这些的。

    “呵呵,是吗?”没有想到对方没有顺着自己的话答下去,秦焰对苏兰芷的审视,倒是多了一层了。

    不是说这人很是木讷吗?怎么好像不是这样,他倒是觉得对方狡猾的很?

    “本王听说这辅国公的薛小姐和相府的苏大小姐亲如姐妹,苏小姐也姓苏,本王瞧着苏小姐和薛小姐如此亲近,苏小姐既然不是辅国公的小姐,莫非是相府的苏大小姐?”苏兰芷既然不按照他说的说下去,那他直接猜出来就是,反正他的目的,只是和对方说说话,知道对方的身份而已。

    这事情,得慢慢来,不着急。

    “王爷果然观察入微!”算是间接的承认了,苏兰芷脸上的表情淡淡的,秦焰见着那隐藏在面纱下的脸,看着这小小年纪便难掩风华的女孩,突然有些好奇,那面纱下面的,会是什么了。

    “呵呵,本王也只是随意的猜测。只是苏小姐为何蒙着面纱出门呢?”这大苍对女子的要求并没有那么苛责,女子是可以不用蒙上面纱的,秦焰倒是觉得有些奇怪了。

    “小女子脸上长了些斑点,怕吓坏了别人,只好蒙着面纱了!”估计将自己说的很丑,苏兰芷是存了心的想要恶心一下秦焰了。

    前世的她被薛灵芸算计,新婚之夜无故的脸上起了无数的斑点,看起来格外的诡异吓人了,当时的她生怕秦焰会嫌弃她,不过出乎她意料的,秦焰并没有嫌弃她,反而待她越发的温柔贴心,让她的心更是沉沦。

    不过也是因为新婚的时候无故长了斑点,让她的心里一直都很介意,导致每一次两人温存的时候,她都要秦焰关灯,自然也就没有发现,秦焰眼中那厌恶的神情了。

    后来苏青岚想办法给她治好了脸,她的心里也一直因为这件事情有着疙瘩,女为悦己者容,那个时候的她如此的爱着秦焰,哪里希望对方看到自己那么丑陋的样子呢?

    不过现在想起来,苏兰芷都能想到秦焰当时那厌恶的神情的,只是她当时沉浸在爱情里面,没有发现罢了。

    这不,自己刚刚说了这话,果然就看到秦焰眼中那快得让人看不见的厌恶,不过对方掩藏的很好,如果不是自己一直注意,也不会发现的。

    “焰王,我有吓到你吗?”摸着自己的脸,苏兰芷的眼中划过点点的忧伤,秦焰见了,倒是不在意的笑了笑,“苏小姐严重了,只是小小的斑点,很快就好的,不用太在意!”

    秦焰长得俊美,心气高,自然也是喜欢美好的事物,本来看着苏兰芷一身气质不俗,以为苏兰芷是一个绝世小美女,可是如今听着苏兰芷脸上有斑点,秦焰只觉得怪怪的,就好像你本来在吃一个甜甜的苹果,结果变酸了一样的,特别的不爽快了。

    “呵呵,是吗?”摸着自己的脸,苏兰芷叹了口气,秦焰见了,想安慰一下说些什么,可是还没有开口,薛灵芸这会儿就出来了,“兰姐姐,焰王!”

    看薛灵芸果然一瘸一拐的就出来了,速度快得可以,苏兰芷赶忙起身走了过去,“薛妹妹,如何了?有没有事情?”

    “大夫说没什么大碍,需要好好的休息几天,不能走路太多。兰姐姐,对不起,我不能陪你了!”这逛街买东西,是需要走路的,薛灵芸这个样子,的确是不适合了。

    “没事的,薛妹妹,你脚伤了,就赶紧的回去吧!”

    “可是兰姐姐,我们的马车坏了!”刚才来的时候,薛灵芸说想和苏兰芷好好的说说话,所以就只坐了一辆马车出来,薛灵芸的马上留在了相府,吩咐了马车过会儿来接就是了,刚才苏兰芷的马车轮子坏了,这可怎么办呢?

    “没事的,薛妹妹,反正你的马车也还没有来,我让人去催催,顺便让爹爹再安排一辆马车来就是了!”

    “这……”薛灵芸本来是想借用秦焰的马车的,然后让秦焰先送苏兰芷回去,自己再让秦焰送她回去,这样两人在路上,可以说说话,这会儿苏兰芷这个提议一出来,薛灵芸倒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苏小姐,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本王可以送你们一程!”两个姑娘家家的,在这里等,也不是回事啊!

    “有劳焰王了,只是焰王事忙,刚才我们已经打扰了,不好再打扰。”

    “没关系的,举手之劳而已!”

    “焰王,还是不麻烦了!”

    “兰姐姐,那我们就一直在这里等了?”指了指这医馆,毕竟人来人往的,他们两个姑娘家,不好的吧?

    “薛妹妹,这附近有一个宇轩斋的茶水不错,我们就去喝茶等着吧,也不需要多久的!”

    “这……”其实薛灵芸是很想接受秦焰的帮忙的,可是当着苏兰芷的面,她也不好说些什么,只好答应了,“那,好吧!”

    “既然两位小姐想喝茶,那就让本王的马车再送两位小姐一程,可好?”

    “有劳焰王了!”薛灵芸生怕苏兰芷拒绝了,这会儿倒是先苏兰芷一步应下来了。

    她许久不曾见到他了,很想多说说话的。

    “如此,麻烦了!”看薛灵芸眼中划过的不甘心,苏兰芷笑了笑,她就知道,这薛灵芸对这秦焰,心思不一般啊!

    ……

    这宇轩斋倒是很近的,很快就到了,苏兰芷和薛灵芸下了车以后,薛灵芸脸上带着感激,“焰王,今日真的是谢谢了,如果没有你的帮忙,我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薛小姐客气了!”

    “焰王不如进来喝些茶水吧,今日就当是我谢谢焰王了!”如果是只有她一个人,薛灵芸倒是不敢的,但是有苏兰芷在,还有书画和云珠,那么多人在一起,就不算是孤男寡女单独相处了,她表达谢意这个借口也合适,这样不仅她能多看看秦焰,还能让苏兰芷和秦焰多些相处机会。

    薛灵芸虽然很不想秦焰和苏兰芷多多的相处,但是,她也明白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今日出门,事事不顺,为了秦焰不至于责怪于她,她怎么都要好好的表现才是。

    “兰姐姐,你说这样可以吗?”问了秦焰才问苏兰芷,薛灵芸这不是摆明了不让苏兰芷拒绝吗?

    苏兰芷的眼中划过一抹冷光,却也只是点了点头,“薛妹妹要表达谢意,我没有意见!”反正那么多人在呢,她就不信了,薛灵芸还能使出什么幺蛾子。

    “焰王爷,你怎么看?”此刻看着秦焰,薛灵芸脸上有些忐忑了。

    “两位小姐,本王就不奉陪了,这是本王的举手之劳,无须言谢!”

    “这……”

    “两位小姐请便吧!”秦焰知道什么是距离,根据他刚才的观察,总觉得这苏兰芷和传说中的不大一样,所以,他必须得小心些,不能让人觉得他太过刻意了,不然会得不偿失。

    “既然如此,那今日真的谢谢了!”秦焰不答应,薛灵芸觉得失望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了。

    还好,还好,还好他对苏兰芷的兴趣不大,不然,她真的还得多费几番功夫了。

    “那,告辞!”

    “告辞!”

    ……

    秦焰倒是头也不回的就走了,看起来格外的潇洒,只是刚到门口的时候,却停下了脚步,“武成王?”

    “焰王爷?”秦之衍正准备进去喝茶,没有想到看到秦焰了,倒是有些诧异了。

    “武成王可是来喝茶的?”

    “呵呵,这间茶舍的茶水不错,本王还挺喜欢!”丰神俊貌的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浅笑,明明是酷寒的冬日,那笑容却好似可以融化了冰雪般的,让人看着,便觉得温暖,果然,是一个如玉公子,也难怪这都城的闺中少女,有那么多为他倾心的。

    “是吗?”眼中划过什么,秦焰笑了笑,“不知道武成王可有兴趣共饮一杯茶?”

    “焰王爷,改日吧,今日本王,有些事情!”依旧是浅笑的容颜,可是说出来的话,倒是拒绝的十分的干脆了。

    都说这武成王性子是极好的,可是熟识他的人都知道,这人平日里都是戴着那笑嘻嘻的面具,可是他不想做的事情,就是刀子架在他脖子上,他也不会做的。所以这人拒绝人,从来都是不管你是谁的。

    “如此,那就改日吧!”见秦之衍不买账,秦焰也不生气,礼貌的告辞,便离开了。

    只是离开后,坐在马车上,想着秦之衍,秦焰的眉头,皱得很深很深。

    这秦之衍是文帝一母同胞的弟弟秦王和南诏国皇帝唯一的胞妹落阳公主唯一的儿子,长得丰神俊貌不说,非常得到皇帝的信任,这还没有成年,就被破格封了王爷,地位比起其他的皇子世子,倒是显贵许多。

    更重要的是,文帝疼爱这秦之衍,似乎比起其他的皇子要宠爱的多,这嫉妒的人,自然是有的,不过更多的人,当然是想要拉拢。

    这秦之衍的地位,的确也是特殊的,如果有了这人的帮助,不仅仅是有了拥有重兵的秦王的帮助,还有邻国的支持,这皇位,不就唾手可得了吗?

    秦焰自幼丧母,能在吃人不透骨头的皇宫活下来,顺利的成年封王,可见此人心机深沉,而且前世真的当了这大苍的国主,这秦焰的野心,自然是有的。

    如今想着秦之衍竟然一点犹豫都没有便拒绝了他的拉拢,秦焰此刻,脸上满是不悦,只是刚才,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如果这人是敌人,他定当第一时间除去!

    ……

    “兰姐姐,这宇轩斋的茶水,果然好喝呢!”薛灵芸也是听说过这宇轩斋的,家中也有这宇轩斋的茶,只是没有机会,亲自来这里喝茶罢了。

    “的确是不错的,之前我买了些茶水,爹爹和娘都说喜欢,所以我今日才想这带你来尝尝的!”当然了,这只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自然是不想随了薛灵芸的愿,真的坐秦焰的马车回去了,苏兰芷可不想自己的家人误会什么了,这辈子,她可是一点都不想和秦焰有任何的瓜葛的!

    “呵呵,那我等一下也给爷爷还有爹娘带一些回去!”薛灵芸也是一个八面玲珑的,她知道怎么讨好辅国公,怎么讨好家里的人,这样,她的生活,才会越来越好了。

    “薛妹妹喜欢就好!”一小口一小口的品着杯中的茶水,苏兰芷漫不经心的回答薛灵芸的话,余光看着这宇轩斋的装饰,倒是有些好奇,到底是怎样的老板,可以想出这么多茶的样式,而且这里的装潢极好,让人很舒服的感觉,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这时候,下人回报说马车已经来了,苏兰芷也不想和薛灵芸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薛妹妹,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好!”薛灵芸要结账,苏兰芷推辞了一会儿也就由着对方去了。

    两人整理好就准备离开,只是在下楼的时候。两人的身边有人端着茶水走过,薛灵芸看着那翻开的茶水,再看着苏兰芷那难掩的风华,想着秦焰今日有些不由自主的往苏兰芷的方向看去,心里有些着急,眼中突然划过一抹狠意,突然就有些站不稳了,“啊,我的脚,好疼!”似乎是脚疼了,薛灵芸不小心碰到了那端茶水的人,那茶水顿时就往苏兰芷那一边泼去,云珠见了,非常的担心了,“小姐,小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