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六十一章 靖北侯府
    千钧一发之际,云珠拉住了苏兰芷,苏兰芷想着薛灵芸刚才故意的行为,手扶着栏杆,正准备将薛灵芸往茶水边上推,却不想她还没有那么做,那本来端着茶水的小二突然就转了一个方向,碰到了那茶杯,那茶杯转眼就往薛灵芸的方向泼去,生生的就泼在了薛灵芸的脸上了!

    “啊!”随着一声惨叫,薛灵芸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脸,那声音,早就没有了她平日里的平稳高贵,“我的脸啊!”好在薛灵芸机灵,倒是用自己的手挡住了一部分的茶水,此刻那手火红一片的,看起来就好像是被热火烧过一样的,看起来可怕极了!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书画在一旁看着这样的变化都傻了,每个人都以为那茶水会泼到苏兰芷的脸上,结果却不曾想不知道怎么搞的,那茶水竟然往薛灵芸的方向泼去了,这会儿看着薛灵芸捂住的脸,还有那火红的手,书画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看着薛灵芸一个劲的哭,生怕回去自己会被人抽筋薄皮了。

    天啊,她没有好好的照顾着大小姐,这可如何是好啊?

    这万一回去国公和夫人责怪起来,她不是死很惨吗?

    “书画,还不快扶薛妹妹去医馆诊治!”

    “啊,是,小姐,你跟我走吧!”

    “薛妹妹,我和你一起!”焦急的跟了上去,苏兰芷很想知道,薛灵芸这样自食其果,倒是伤得有多重了!

    那细皮嫩肉的,被那么滚烫的热水烫过,还真的是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呢!

    “不用了,兰姐姐,你回去吧,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不想自己狼狈的一面被苏兰芷看到,薛灵芸自然是不想苏兰芷跟着去的。

    “可是薛妹妹你的脸……”

    “我的脸没事,兰姐姐,时辰不早了,你还是先回去吧,免得相爷和夫人着急!”

    “那你……”似乎不放心的样子,薛灵芸此刻看着苏兰芷面纱下的脸,再想自己的脸,哪里还愿意让苏兰芷看到呢?

    “兰姐姐,你回去吧,我先走了,告辞!”匆匆忙忙的就带着书画离开了,薛灵芸这还是第一次当众失态,苏兰芷见了,却也还是跟了上去。

    谁让薛灵芸想要毁掉她的脸呢?她可是要看看,对方的脸,到底怎么样了呢!

    走到路上的时候,苏兰芷想起刚才的情景,看着一旁的云珠,“云珠,刚才是你做的吗?”她的身边只有云珠,而且也只有云珠是她的人,苏兰芷实在是想不到还有谁,会比她先一步行动了。

    “小姐,不是奴婢!”

    “不是你?”难道是巧合,可是,会有这样的巧合吗?

    “嗯,小姐,奴婢看到二楼的包间有一个男子,是他出手的!”

    “那你可知道那人是谁?”

    “小姐,奴婢不知!”

    “是吗?”刚才也没有注意看,苏兰芷还以为是云珠做的,此刻却不知道竟然是一个陌生男子做的,可是,是谁呢?谁会出手帮她?

    苏兰芷自认为自己认识的男子几乎没有几个,尤其是关系可以好到帮她的,那就更是没有了,到底,是谁呢?那人存了什么目的?

    心里很不解,苏兰芷最后也不去想了,反正再怎么想,也不知道想的是谁罢了。

    ……

    “书画,刚才是不是苏兰芷搞的鬼?”薛灵芸总觉得事情太过诡异了些,她怎么突然就遭人暗算了呢?

    未免太巧合了吧?

    而且那茶水明明就是往苏兰芷的方向,那小二也真的是,怎么突然就转方向了?

    “小姐,奴婢没有看到苏小姐动手!”

    “那是不是她身边的侍女?”如果不是苏兰芷,那肯定是那侍女了,难道,苏兰芷看出了什么?所以故意这样对她?

    “小姐,奴婢只瞧着那婢女去拉着苏小姐,想来也是没有机会那么做的!”

    “那是谁呢?”不是苏兰芷,也不是那婢女,那怎么会是这样子?

    “嘶……”脸和手都是火辣辣的疼了,薛灵芸想着就着急,“怎生那么慢,还没到吗?”

    “小姐,你别着急,就快到了!”看着薛灵芸脸色不对,书画有些担心了,“小姐,你要不要给奴婢看看,看看你脸怎么了吗?”

    “不行,给我准备面纱,不能让人看到了去!”如果让人看到,传出什么,到时候她可怎么做人?

    “是,小姐!”好在出门有准备面纱,书画直接就把面纱递给了薛灵芸,薛灵芸二话没说就戴上了。

    “小姐,到了!”车夫来到了刚才的医馆,停了下来,薛灵芸有些着急,“书画,扶我下去吧!”

    “是,小姐!”扶着薛灵芸就下了马车去了,两人刚下马车,就看到苏兰芷跟着来了,薛灵芸看到苏兰芷脸上的关切表情,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心里不喜,还是她自来都是假装,此刻只觉得苏兰芷那样的表情格外的虚伪做作了。

    “兰姐姐,不是让你先回去了吗?你怎么跟来了?”或许是因为没有真心,薛灵芸总觉得对方是来看自己笑话的,语气非常的不好。

    “薛妹妹,我担心你,所以跟过来看看!”的确是来看薛灵芸自食其果的,不过苏兰芷这也是作为一个“好朋友”应该有的关心,不是吗?他们现在,可还是好朋友呢,自己可得好好的关心一下对方了。

    “说了不用了!”此刻看着苏兰芷跟着来就觉得烦躁,薛灵芸突然有些讨厌苏兰芷那么关心她了,二话不说就进了医馆,那大夫看到是薛灵芸,顿时就愣住了,“小姐,怎么又是你?”

    “大夫,你赶紧给我家小姐看看吧,我家小姐烫着了!”

    “哦,是吗?快请进!”看薛灵芸蒙着面纱,露出来的手也是红扑扑的,那大夫赶忙就带人进去了,苏兰芷本来想进去的,可是薛灵芸直接拒绝了,苏兰芷最后也只好站在医馆门口,笑了笑。

    “小姐,这薛小姐似乎对你,没有表面那么的友好!”云珠有些不明白,今日出门,那薛灵芸百般算计,可是怎么苏兰芷都不在意呢?

    “呵呵,云珠,你也看出来了吗?”看来爹爹派给自己的这个婢女的确是很不错的,从身手来看,算是高手,而且心思灵敏,那么快就发现了,以后,果然是可以重用的。

    “那小姐这是为何?”知道苏兰芷是看出来了,可是云珠有些不明白,怎么苏兰芷还对薛灵芸那么一副信赖亲近的样子,那人算计的方法一样比一样歹毒,这万一防不胜防,真的伤着了,那可如何是好了?

    “与虎谋皮,方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云珠,你可明白?”

    “可是小姐这样置自己于险境,相爷会担心!”毕竟是从苏青岚那里出来的,虽然苏青岚说了以后苏兰芷才是她的主子,但是在云珠的心里,苏青岚一直都是她的主子。

    “云珠,你不要忘了,爹爹已经将你送给了我,那么你就是我的人了,也只能听从我的指挥,明白吗?我不希望,自己贴身的人,有二心!”声音突然就冷了几分,苏兰芷就那么直直的看着云珠的眼睛,看得对方都被震慑住了。

    “奴婢明白!”看着苏兰芷那样的眼神,云珠突然有种被人看穿心事的感觉,赶忙低下了头,只是心里,特别的诧异苏兰芷竟然会有这样的眼神了。

    这人,真的只是一个刚刚年满十三岁的小女孩吗?

    为何她会觉得,那眼神特别的冰冷,好似那上位者才有的霸气和凌冽一样的?

    “你明白就好!”知道云珠是刚刚来到自己身边的,心里还有些不服气,而且还念着苏青岚,苏兰芷决定,虽然以后要重用对方,可是也要对方彻底的明白,到底谁才是她唯一的主子才是。

    这会儿倒是没有再和云珠说话,苏兰芷整个人脸色都是淡淡的,让人看不出她在想什么,看着这样的苏兰芷,云珠此刻,整个人都有些紧绷着,突然觉得这样的苏兰芷,就好像她往日看到苏青岚一样的,那么沉稳清冷的样子,让她的心里,不由得生出一种崇敬之感。

    ……

    薛灵芸这一次的医治似乎很久,等到出来的时候,整个人脸都是黑的,苏兰芷见了,赶忙过去问了,“大夫,她怎么样了?”

    “这脸倒是没伤着什么,只要小心护理,不吹风,不碰水的,过些时日就应该可以痊愈了。只是那手,怕是要留疤了!”

    “大夫,你尽管开药就是,一定要将这疤给除去了!”都说女子的手是女子的第二张脸,薛灵芸平日就喜欢弹琴写诗,如今这手上真的就留了疤痕,那可如何是好?

    再说了,如果女子身上留了疤痕,将来传出去,还有谁会愿意娶她?那人会不会介意呢?

    “哎,小姐,我尽力吧!”开了药,薛灵芸脸上一脸的冰寒,苏兰芷还是第一次看到薛灵芸如此外露的样子,知道对方气得不轻,这会儿却故意添油加醋了,“薛妹妹,你,你还好吧?你不要担心了,辅国公府应该会有许多护肤的好药,等一下我回去也好好的问问看有没有什么好药,你的手那么美,怎么能够留疤呢?正好伤的又是右手,那你以后弹琴作画可如何是好?如今年关将近,各府的宴会都那么多,这可怎么办啊?”

    就知道薛灵芸平日里最在意她的容貌了,可是她的容貌不是顶尖的,这一直都是薛灵芸心里的一根刺,但是好在薛灵芸的手长得极美,前世的苏兰芷就知道薛灵芸非常的在乎她的手,那么今世,如果这手上真的留下了疤痕了,那么这样的痛,怕是和脸上有了疤痕,是异曲同工之妙吧?

    再说了,年关将近,到时候,无论是宫中,还是各府,想来都是有许多的宴会的,这些都是女子让大家认识的好时候,如果薛灵芸这会儿受伤了,那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这些好机会了吗?

    苏兰芷越说,薛灵芸就越气,看着苏兰芷的眼神,恨不得让对方消失了一样。

    “薛妹妹,你怎么如此看我?你,你是不是怪我呢?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茶水就……”看着薛灵芸的眼神,苏兰芷满脸的委屈,薛灵芸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赶忙恢复了平日里的亲和了,“兰姐姐,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责怪你呢?兰姐姐倾国倾城,这脸如果毁了,那岂不更可惜了,我也只是手受点伤。这样可以让兰姐姐免此横祸,我也满足了!”

    一副代替苏兰芷受了罪的样子,如果是前世的苏兰芷,定然会感激涕零,只觉得薛灵芸真的就是自己的亲姐妹了,但是现在的苏兰芷,哪里会错过薛灵芸眼中一闪而过的恨意呢?

    心下了然,苏兰芷却一副感激的样子,眼中说不出的愧疚了,“薛妹妹,委屈你了,是我不好,我一定会想办法医好你的疤痕的!”

    “兰姐姐,你别自责了,比起让你的脸受伤,我的手,真的是微不足道的!”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可是薛灵芸的眼底有些委屈,让人看着,都觉得动容了。

    这人,变脸果然变得快!

    将对方的心思看在眼底,苏兰芷拿出帕子抹了抹自己眼角的泪水,好像刚才哭过一样的,“薛妹妹,你受伤了,不宜吹风,还是赶紧回去吧,改日我再来看你!”

    今天薛灵芸可真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伤了腿不说,还伤了手和脸,这些伤,够让对方在家里好好待一段时间,不来找她麻烦了。

    “那,兰姐姐,你记得要来哦!”到时候来了,看我怎么整死你!

    “好,薛妹妹,我们都回去吧,时辰也不早了,家中人该担心了!”

    “嗯,再见,兰姐姐!”

    “再见!”

    转身就上了自己的马车,薛灵芸一上马车,刚才还是亲和的面容,顿时就变得狰狞无比,都吓到了她身边的书画了。

    “小姐,你……”

    “苏兰芷,今天我变成这样,都是你害的,你给我等着,我不会让你好过的!”虽然没有证据说明是苏兰芷做的,可是薛灵芸只觉得今天都是因为算计了苏兰芷才会这样的,肯定跟苏兰芷脱不了关系,而且人就是这样,看谁不过眼就会认为什么事情都是对方做的,薛灵芸自然也是一样的!

    “小姐,你……”

    “车夫,走吧!”死死的等着前方,薛灵芸那狠毒的眼神,完全都不像是一个十三岁女孩该有的眼神了。

    苏兰芷,你给我等着,今日的仇,我来日定当十倍百倍的奉还!

    只是薛灵芸哪里想到,现在的苏兰芷,哪里是以前那个随她揉捏欺负,却还把她当亲姐妹的傻女孩呢?最终鹿死谁手,却都不知道了。

    ……

    苏兰芷今天心情很好,想着前世薛灵芸踩着她的名誉,踩着她的身份,一步一步的夺去她的一切,到了如今对方被自己整那么惨,却还要笑脸相迎的惺惺作态,苏兰芷觉得对方虚伪的同时,心里也在暗自的计较着,该如何去实施自己的计划了。

    前世薛灵芸好几次都想要毁了她的脸,只是她有爹爹护着,脸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保全。但是那样子担惊受怕,已经刻进了她的骨子里,让她心里越发的自卑了。

    今世,她会让对方好好尝尝这种滋味。

    薛灵芸不是在乎自己的容颜吗?那她就要毁了她在乎的东西!让对方也尝尝自己前世的痛!

    ……

    回到家的时候,苏兰芷一下车,就有下人来禀告了,“大小姐,夫人让你去烟云阁用膳。”

    “嗯,我知道了!”今天是她的生辰,苏兰芷可没有忘记慕容嫣肯定还在等着自己呢,赶忙回去换上了慕容嫣给她做的衣服,免得慕容嫣瞧着心里觉得失落,整理好了以后,苏兰芷很快就去了烟云阁了,不过让她意外的,却是苏青岚也在。

    看着父母气氛尴尬的坐着,苏兰芷笑了笑,赶忙去打圆场了,“爹爹,娘亲,你们等很久了吗?”

    “兰儿,回来了啊?今日玩得可还愉快?”看苏兰芷回来了,慕容嫣将苏兰芷拉到自己的身边,细细的查看着女儿,见女儿面色红润,心情不错,倒也放下了心。

    “娘,今天本来还是不错的,只是薛妹妹受了点伤,所以女儿早早的就回来了!”

    “是吗?怎么会受了伤呢?严不严重?”

    “也还好,过些日子应该可以恢复的吧?”

    “那你可好,可有伤着?”听薛灵芸受伤了,慕容嫣赶忙查看苏兰芷,生怕苏兰芷也伤了。

    “是啊,兰儿,你如何?可有伤着了?要不要让太医来看看?”苏青岚在一旁听着受伤,特别的担心了。

    “爹爹,娘,你们放心,我没事。”笑了笑,苏兰芷很喜欢这种被人关怀的日子,这样会让她远离前世的凄苦和孤寂,让她那颗已然是死水般的心,有了点点的波动。

    “那就好,那就好!”瞧着苏兰芷没受伤,苏青岚和慕容嫣顿时送了口气,慕容嫣笑着看着苏兰芷,倒是拉着对方坐下了,“没事就好,准备吃饭吧,娘今日可是给你做了许多你爱吃的!”

    “娘辛苦了,谢谢娘!”一桌子的菜,全部都是自己爱吃的,苏兰芷看着,都觉得心暖暖的。

    “好了,赶紧的吃吧,不然菜凉了!”这天气冷,慕容嫣就是算着时间给苏兰芷做饭的,还用锅子蒸着保温,就是想苏兰芷回来的时候,可以好好的吃口热饭了。

    “好,娘,爹爹,你们也吃!”

    “嗯!”

    “娘,这个好吃,你尝尝!”

    “爹爹,这个味道不错,我给你夹!”

    ……

    一时间一家三口吃饭,倒是和谐美满,让人看着,就觉得格外的幸福了。

    苏青岚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脸上露出的笑容,突然觉得这样真好,要是可以一直这样,就他们一家三口这样下去,那该多好啊!

    可是……

    想起府中还有别的女人存在,苏青岚的眼神顿时就是一暗了。

    这些,都只是他的奢望吧?

    “对了,老爷,明日妾身想回靖北侯府去看看父亲和母亲!”这话慕容嫣还是得当面说说的,这是规矩,也是礼貌。

    “那自然是可以的,多带些东西回去,你许久没有去看望父亲和母亲了,到时候可以住几天,免得父亲母亲太过想你了。”

    “老爷放心,妾身省得的!”得到了苏青岚的同意,慕容嫣便也不再和苏青岚说话了,今日是苏兰芷的生辰,慕容嫣也不想苏兰芷有遗憾,故而叫了苏青岚过来,如今一家三口吃饭,慕容嫣虽然心里觉得别扭,但是为了女儿,她倒是可以忍受的。

    “记得替我跟父亲母亲问好,我过些日子去看他们!”

    “老爷,妾身会的!”

    ……

    吃完了饭,苏兰芷陪着慕容嫣礼了会儿佛,慕容嫣想着明日要去靖北侯府,有许多需要准备的东西,总觉得欠些什么,早早的就催促苏兰芷回自己的院落去了,苏兰芷知道慕容嫣是有些紧张的,便也不打扰,乖乖的回去了。

    回到屋子的时候,秋霜给苏兰芷准备了热水洗脸洗手,让苏兰芷暖暖身子,这会儿赵嬷嬷见苏兰芷回来了,便询问了起来,“大小姐,那云珠该如何安置呢?”

    苏兰芷回来的时候,也只是将云珠带回了兰月阁,就什么都不说了,赵嬷嬷帮忙着管理这院落里的人,此刻没有得到苏兰芷的指示,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嬷嬷,这云珠是爹爹给我做一等丫鬟的,你如今先调教几天,到时候再说吧!”云珠虽然机灵,但是现在并不完全将她看成是唯一的主子,对她并不心服,她得先晾晾对方几天,让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份,才好,不然这身边的婢女太过傲气了,将来岂不是没法子治了?

    “是,大小姐,老奴会好生的调教的!”苏兰芷的意思,赵嬷嬷这些日子跟苏兰芷接触的多了,也算是了解了。

    刚才她瞧着那云珠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看起来挺傲气的,和一般的侍女不同,果然还是得调教一番,让对方认清楚自己的身份才是,不然将来,肯定会出乱子的。

    大小姐今日不用往日,如今重新得到了相爷的宠爱,身份自然是水涨船高,这身边的人自然得更加的仔细,可别让人钻了空子才是。

    “那就有劳嬷嬷了!”知道赵嬷嬷是个谨慎的,苏兰芷倒是很放心将一切都交给赵嬷嬷,这样自己也好省省心。

    “大小姐放心就是!”看着苏兰芷,赵嬷嬷倒是没有急着走,苏兰芷见了,就知道对方是有话要说了,“嬷嬷可是有话说?”

    “大小姐,你明日,是跟夫人一起回去靖北侯府吗?”

    “那是自然的,嬷嬷。”

    “可是如今夫人刚刚接手管家,事情还没有处理好,这底下的人许多都跟是表面应承,背地里却在做小动作,夫人明日和大小姐去靖北侯府,可是许久不曾去了,老夫人和老侯爷定然会留下夫人和大小姐住几日。可是夫人和大小姐不在,这府中的那些人,不就趁机作乱了吗?”其实慕容嫣和苏兰芷能回去靖北侯府,赵嬷嬷也是开心的。

    这些年慕容嫣因为过得不幸福,和靖北侯府疏远了,那些下人自然是踩低走高的,瞧着靖北侯没有如以前一样的和相府来往慎密,有的时候自然就懈怠了。

    如今能够重新和靖北侯府搭上线,那自然是好的,只是这个时候,赵嬷嬷实在是觉得不是最好的时候了。

    相府如今,也够乱了的,也不知道主子们是怎么想的。

    赵嬷嬷这人喜欢操心,话也比较多,前世苏兰芷就是烦躁赵嬷嬷多话,才疏远了赵嬷嬷,但是经历了前世的痛,苏兰芷知道赵嬷嬷不管说什么,都是为了他们好,倒也没有责怪赵嬷嬷的意思。

    “嬷嬷多心了,这几日我和娘好生的调教了一番,好的坏的也都说了,如果他们还不识好歹,那就怪不得我和娘亲狠心了。”苏兰芷也知道这不是最好的时机,但是趁此机会看看到底谁是可信的,谁是浑水摸鱼的,到时候,不就一清二楚了吗?

    “大小姐的意思是……”看着苏兰芷脸上将一切都掌握在手里的表情,赵嬷嬷顿时觉得自己是白操心了。

    哎,她怎么还以为小姐是以前的小姐呢?现在的小姐变了那么多,将这兰月阁的下人们管得服服帖帖的,赏罚分明,如此英明的大小姐,怎么会做如此粗心的事情呢?想来大小姐和夫人是有打算的,她作为下人,倒是逾越了。

    “嬷嬷,明日我和娘亲离了府,这府里的事情,还得嬷嬷多多照应着,那些个不识好歹的,嬷嬷能动的,直接发落了就是。不能动的,等我和娘亲回来,嬷嬷禀告于我们,我们会处理的!”

    “有大小姐这句话,老奴就放心了,只是不知道大小姐明日打算带谁去?老奴也好安排。”

    “就让春暖和月桃跟着去吧。”春暖性子谨慎,凡事不会冲动,是个好帮手,月桃性子活泼,倒是比较容易和其他的人打好关系,她许久没有去靖北侯府了,对那里的一切,已经陌生,再一次去,她希望可以修复两府的关系,免得娘再有遗憾了。

    “这两个丫头,倒是机灵的。”

    “嗯,其余的事情,就交给嬷嬷安排了,有老嬷嬷费心了!”怎么也有可能会出去几天,需要准备的衣服什么的,还是得让赵嬷嬷细心的安排。

    “大小姐放心吧,老奴会安排好的,大小姐坐会儿就休息吧,免得累着了!”

    “嗯,我知道!”收拾好,苏兰芷就躺在床上看书了,屋子里点着银炭,让苏兰芷觉得暖暖的,手里拿着想办法收集到的医术,苏兰芷一页一页的翻看,遇到不解的地方,倒是小心的做好记号,希望找个机会,寻人问问,也好让自己的医术更加精进些了。

    前世的教训,让苏兰芷知道防不胜防的道理,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嫁人,她相信自己的周围,都是存在着许多的危险的,她不会主动去伤害别人,但也不会任由别人伤害她。所以,学医术傍身,是最好的办法了,至少她可以知道,什么东西是危险的,是她不该去触碰的,也免得遭人暗算了。

    好在前世有了些医学的底子,看起这些书来,也不是很费劲,只是要是能得到一些更好的医术就好了,那样,她就可以多做一些防身的药剂,这样更加不会让人发现就好了。

    心里感叹孤本难求,苏兰芷却也认真的看着,直到看累了,这才收拾了一下,躺下去睡觉了。

    ……

    次日早早的就被叫醒,苏兰芷离开了暖暖的被窝,收拾好了自己,便瞧着慕容嫣脸上,难得露出的笑容了,“兰儿,可是都准备好了?准备好了,我们很快就可以出发了!”

    “娘,都准备好了!”其实她也没什么准备的,对于这些精细的事情,她似乎一向来都不是一个好手,所以都交给了下人们去处理,自己也落得清闲了。

    “好,那我们先用早膳,填填肚子,免得路上饿了!”靖北侯府离相府倒是有些距离的,这一路,也是要花费一两个时辰,两人自然是得吃饱了再上路,免得途中饥渴难耐了。

    “一切听娘的吩咐就是!”看着慕容嫣那总是平静的脸上难得路出的笑容,苏兰芷真心觉得这样做是对的。

    今日去,一定要好好的修复和外祖父母的关系,也免得娘亲总是忧心,伤了身子了。

    “好好,那我们就先用膳吧!”慕容嫣天还没亮就起来让人开始收拾了,这会儿看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想着很快就可以见到自己的父母,慕容嫣心里期待的同时,也有些忐忑了。

    不知道父亲母亲,会不会责怪她这些年的任性呢?

    这些年,她的确没有做好一个好母亲,也没有做好一个好女儿了。

    “娘,别想太多,我相信外祖父外祖母定然是想娘亲的,不然昨天也不会派了章嬷嬷来给我送生辰礼物了,可见外祖母这些年都是惦记着我们的。娘亲无需想其他的,今日我们要开开心心的去,可好?”

    “好,好,娘都听兰儿的!”但凡这天下间的父母,哪里有真的会怨恨儿女的呢?是她心里太过不安罢了。

    ……

    一切准备就绪,苏兰芷和慕容嫣终于是上了马车,苏青岚看着妻女就要离开了,心里难免不舍,可是慕容嫣多年没有回去靖北侯府,苏青岚本就觉得愧疚,纵然再有不舍,也只能忍着了。

    “嫣儿,兰儿,记得替我像父母亲问好,还有,路上小心!”

    “老爷放心吧,妾身知道!”

    “爹爹,如果有空,你也来看看外祖父和外祖母吧,想来外祖父和外祖母也是想念爹爹的!”知道苏青岚是怕影响了气氛,弄得尴尬所以不去的,但是这样子也不行啊。

    “好,我知道,等我处理好了手中的事情,我就过去!”苏青岚也是怕靖北侯府的人会不给他好脸色,可是他也知道靖北侯不是不讲理的人,如果他真的想和慕容嫣和好,将来肯定是要见面的,也总不能躲避着才是了。

    只是他今日跟着去,那真的就是太不识趣,给人添堵了,他还是寻着别的机会,再去就是了,可别破坏了嫣儿和父母亲难得相见的机会了。

    “那好,爹爹,我和娘亲等你!”

    “老爷,天寒,你还是回去吧。”

    “好,我看着你们走!”

    寒风凛冽,苏青岚站在雪地里看着那马车渐行渐远,想着就自己一个人在这府里了,心里顿时就觉得空空的了。

    ……

    “娘,女儿对外祖父家的人都没有什么印象了,娘可否告诉一下女儿外祖父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啊?免得女儿待会见了大家,认不出来,那就失礼了。”前世,苏兰芷和靖北侯府的来往,的确也是不多的,虽然是认识那么几个人,但是也不全,而且今世她许久都没有见到靖北侯一家人了,如果都不问问到时候就认出来了,那岂不是会让人怀疑吗?

    所以啊,趁机她还是了解一下自己的外祖父母才好,也好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对的亲人,到底是怎么样的。

    “好,娘告诉你……”细细的说着,虽然多年不曾相见了,但是慕容嫣对自己娘家的一切,倒是说得很清楚的,从慕容嫣眼中的怀念,苏兰芷可以看得出慕容嫣对家的想念,心里越发的坚定了,以后,定然要好好的和靖北侯府处理好关系了,这样,娘亲倒是可以常回去看看的。

    从慕容嫣的叙述中,苏兰芷不得不说,这靖北侯府,的确是大苍难得的大家族了。

    在大家族中普遍妻妾成群的大苍,靖北侯的妻妾并不多,除了正妻靖北侯夫人以外,也就是有一个身份较高的良妾马姨娘,还有其他的几个姨娘吴姨娘和许姨娘了,这些都是平衡权术,比起其他的府邸,靖北侯府的人丁,还算是比较简单的了。

    靖北侯和靖北侯夫人恩爱有加,两人一共孕育了嫡长子慕容华,嫡长女慕容嫣,还有嫡二次子慕容渊,和嫡三次子慕容晔,一共三子一女,慕容嫣作为他们唯一的女儿,自然是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也难怪慕容嫣这些年生活不幸,靖北侯夫人如此挂念了。

    这三个嫡子都已经成亲,如今慕容华娶了征西大将军之女席乐荣,两人孕育了一子两女,倒也和睦。

    嫡二次子慕容渊娶的是那太傅之女李柏萱,两人生了一个女儿,目前倒是没有嫡子。

    嫡三次子慕容晔娶的是那尚书嫡女崔易蓉,两人倒是生了一个嫡子。

    ……

    心里慢慢的理清这靖北侯府里面的人际关系,苏兰芷突然觉得,还是相府的关系,要简单的多了,而且庆王府也就只有老庆王妃和庆王妃以及庆王,其他的庶子,倒是被老庆王妃和庆王妃的高压手段都给逼走了,倒也算比较简单,如今苏兰芷想着要去面对的是如此相对而言比较复杂的家庭,心里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来了。

    她自然是知道靖北侯和靖北侯夫人是疼爱慕容嫣的,可是这都那么多年过去了,又是出嫁的女儿慕容嫣多年来没有回去,只是不知道出了靖北侯夫人和靖北侯,有多少人是真心的欢迎他们的呢?

    对于这个相对而言比较陌生的亲人,苏兰芷的心里,多多少少是没有底的,她希望自己的娘亲快乐,自然也希望今日的一切,是可以顺利的。如果有谁要阻挡他们,她也绝对不会客气!

    一路上母女两就说着靖北侯的事情,不知不觉,便到了靖北侯了,两人刚刚下了马车,靖北侯府的人便出来迎接了,“大小姐,表小姐,老夫人已经在后院等候,请!”

    看这仗势,倒像是准备多时了,苏兰芷看对方那恭敬的态度,也是可以看出靖北侯对慕容嫣的看重和尊重的,心下倒是放松了不少,苏兰芷扶着慕容嫣,两人跟着就进去了。

    “大小姐,你终于是来了,老奴可把你盼到了!”章嬷嬷此刻也侯在门口,更是看得出靖北侯夫人对慕容嫣的重视了,慕容嫣看到章嬷嬷,眼中划过点点的动容,她知道,这是自己的母亲,在给自己造势呢,不想别人轻看了她去。

    “嬷嬷,有劳了!”

    “大小姐,老夫人本想亲自来迎的,只是身子不适,大家都不让她出来,此刻老夫人正等得着急,大小姐请随老奴来!”

    “好!”几人穿过了好几个长廊,终于是来到了靖北侯夫人的住处,早早的派了人去通告呢,这会儿人才到门口,顿时就听到了一声苍老却满含激动的声音了,“可是我那苦命的女儿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