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六十二章 不一样的亲人
    随着那道带着激动的声音传来,迎面而来的,便是那在众人簇拥之中走来的老人,老人着了一件暗金色的袍子,袍子上绣着精致的牡丹图画,行走间,徐徐波光流转。

    老人体态微胖,一头的青丝犯了点点的白丝,规矩的包了起来,额间戴了老人常戴的帕子,头上戴着花瓣簪子,金色蓝色的花瓣紧紧的贴着那一头的黑白相间发丝,左边还插了两只金簪,耳朵上垂挂着两个圆形的金耳环,整个人无论是头饰,还是衣着,看起来都一丝不苟,贵气逼人,端庄大气。

    老人那张脸上终究是耐不过岁月的流逝,染上了深深的皱纹,微胖的脸上,细眉,眼睛不大,却很有神,鼻子小巧,嘴唇有些薄,虽然年华已去,可是从那精致的五官,还是可以见着年少时的风华。

    此刻,她在众人簇拥中走了出来,那张经历了岁月流逝的脸上,满含着激动,那眸子里面染上了点点的泪光,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那双眸都湿润了,“我的女儿啊,你终于是回来了,快让娘看看,这些年,你过得可好啊!”

    多年的思念,老人一双眼睛早已朦胧,看着站在门口的慕容嫣,比记忆中的多了几分成熟,那气质,却也越发的出尘淡定,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儿,好似那即将要羽化仙去的仙女一样的,让靖北侯夫人看着,便觉得眼角的泪水,滴滴滑落了。

    “母亲,您身子骨不好,快快进屋,可别冷着了!”没有想到靖北侯夫人就那么出来迎接自己了,慕容嫣看着对方那留着泪水的脸,只觉得自己那颗死水湖般的心划过阵阵心酸,眼角也不由得湿润,赶忙迎了上去,扶着靖北侯夫人,看着母亲头上染上了无数的华发,慕容嫣的心里,只觉得被愧疚都堵满了。

    是她这些年让母亲忧心了,瞧着母亲头上的白发都多了许多,脸上的皱纹,也多了,整个人比记忆里的,老了太多了,而且脸色,也没有以前好了。

    是她这个做女儿的,太不孝了!

    “好好,走,我们进去!”那只带着皱纹的手就这么拉着慕容嫣,靖北侯夫人眼睛都没有离开慕容嫣了,看得出来,这位老人真的很想念自己唯一的女儿了。

    好不容易坐回去自己的软榻上面,靖北侯夫人拉着慕容嫣就坐在了自己的身边,那眼睛就跟黏在了慕容嫣的脸上一样的,几乎都没有离开过慕容嫣了。

    看了好半天,靖北侯夫人这次叹了口气,摸着慕容嫣的脸,一脸的忧伤,“我儿瘦了,也憔悴了!”

    “是母亲忧心了,所以总觉得我瘦了,其实我没有瘦,只是母亲这些年,白发多了,而且比以前憔悴了许多!”知道儿女离开身边,作为老人,肯定是担心的。慕容嫣这些年其实也很想自己的父母,只是她经历的那许多事情,她真的不想让父母知道,担心了,所以也只能逃避。

    可是如今看着靖北侯夫人那黏在自己脸上的目光,看着靖北侯夫人眼中的泪水,慕容嫣突然发现,自己以前,真的错的太多了。

    本来是不想让父母担心的,可是自己这样,不是更加的让父母担心吗?

    “是吗?是这样吗?”看着女儿,靖北侯夫人怎么看怎么觉得瘦,手紧紧的握着慕容嫣的手,好像生怕自己一松开,对方就会消失了一样的,慕容嫣瞧着靖北侯夫人这样子,心里越发的愧疚,只觉得气氛实在是尴尬了些,赶忙拉着苏兰芷,“母亲,这是兰儿,今日她陪着我一起回来的,你可别只顾着看我,倒是忘了兰儿了!”

    将苏兰芷拉过来,也是不想靖北侯夫人总是瞧着她,伤心了,这会儿靖北侯夫人听慕容嫣提到了苏兰芷,这才想起自己的外孙女,赶忙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将苏兰芷拉到了自己的身边,笑了笑,“这就是兰儿啊,许久不曾得见,倒是真的长大了,瞧着模样长得,和你娘当年,可是有的一拼,可真是俊呢!”

    爱屋及乌,靖北侯夫人虽然心里是冤着苏青岚的,但是对苏兰芷倒是毫不含糊,“昨儿个兰儿十三了吧?外祖母送给你的背心,可还喜欢?”

    “外祖母,兰儿很喜欢!”甜甜的笑了笑,苏兰芷可以感觉得出靖北侯夫人是真心的疼爱着她的,脸上的笑容,倒是少有的真诚了。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来,兰儿,这个戴上!”将手上戴着的一串暗红色的玛瑙给取了下来,靖北侯正准备给苏兰芷戴上,周围的气息,顿时安静的好似那针掉在地上都可以听见似的。

    慕容嫣瞧着那手链,有些诧异和着急了,“母亲,这怎么使得呢?那可是您最喜欢的手链啊,您贴身戴着已经几十年了,这样的大礼,兰儿可承受不起啊!”这暗红色的玛瑙本就难得,还是靖北侯夫人的陪嫁,是靖北侯夫人最喜欢的首饰之一了,如今靖北侯夫人就那么送给了苏兰芷,这样的见面礼,还真的是有些大了,看得出,靖北侯夫人对慕容嫣和苏兰芷是非常的看重的。

    “嫣儿,说什么呢?我送给我外孙女一些见面礼,难道都不成吗?”有些不满的看了看慕容嫣,靖北侯夫人二话不说就将那玛瑙项链戴在苏兰芷的手上了,戴完了还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儿,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兰儿的皮肤白,戴着正好看,我如今也老了,这样的手链,还真的是不适合我了,还是兰儿戴着好看,兰儿,你喜欢吗?”

    “谢谢外祖母,兰儿很喜欢!”摸了摸手上的玛瑙,每一个雕琢都非常的圆润精致,那色泽也是非常的匀称的,大苍的玛瑙很少,所以玛瑙的价格是很珍贵的,尤其是这种颜色均匀,雕琢细腻的,就更是难得了。

    不得不说靖北侯夫人这个见面礼,的确是有些大了的,只是长者赐不可辞,苏兰芷倒也笑着接受了。

    “喜欢就好,外祖母这里还有许多适合你佩戴的簪子什么的,过会儿你自己去看看,挑一些喜欢的拿走,反正外祖母年纪大了,倒有许多都不适合了。”靖北侯夫人也是大家族出生的,当年的陪嫁虽然这些年赏了媳妇孙女们不少,可是怎么还是有些压箱底的,这些年苏兰芷和慕容嫣都没有回来,靖北侯夫人想念的紧,如今见着人了,自然是希望可以多送一些东西,也好弥补一些遗憾了。

    “谢谢外祖母!”浅浅的笑了笑,苏兰芷也没有因为靖北侯夫人的大方有些沾沾自喜,态度依旧恭敬有加,礼貌优雅,靖北侯夫人看着苏兰芷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气度,宠辱不惊的,脸上的笑容顿时深了几分,“谢什么呢?你可是我唯一嫡亲的外孙女,这些个好的,我不送你,那我送谁去啊?”

    “祖母,您可是有了外孙女,都不要孙女了吗?”这会儿有个女孩开口,声音如那黄莺般的清脆悦耳,那轻盈婀娜的身姿着一身冰蓝色蕊蝶双绣罗裳。粉嫩洁净的脸颊嵌着两个俏皮的酒窝,灵动顾盼的杏眼透着几分调皮,如墨青丝挽了百合髻,发顶对插青莲珠丝坠角儿。银蝶玉笄轻压额头散碎留海。长得倒是灵气逼人的,可爱的紧,年纪比苏兰芷稍微大一点儿。

    “呵呵,雅儿,祖母平日里送你的东西可是还少?你怎么那么爱吃醋?你兰妹妹难得来一次府上,你都不让着她不成?”笑眯眯的看着慕容雅,靖北侯夫人并没有因为女子的话有任何的不悦,脸上满是宠溺,看得出,刚才开口说话的女子在靖北侯夫人这里非常的得宠,而且在府中的地位,应该也不低的。

    “祖母,怎么如此笑话孙女?”跺了跺脚,慕容雅嘟了嘟自己那粉嫩嫩的小嘴,那双杏眼有些羞涩,看着苏兰芷的眼睛有些好奇,看样子,她很喜欢这个印象不深的表妹了。

    这表妹,长得可真美啊,她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么美丽的女孩子呢,真希望,可以和她做朋友!

    靖北侯夫人将慕容雅的目光看在眼里,这会儿看着苏兰芷,笑了笑,“兰儿,这是你的表姐,慕容雅,是你大舅舅的长女,年纪比你大一岁。”知道几个年轻的孩子喜欢在一处耍,靖北侯夫人自然也是希望下一辈的孩子们多多相处,交个朋友,将来长大了,也好有个照应了。

    “呵呵,姨妈,兰妹妹,你们好!”慕容雅之前一直都听说慕容嫣和苏兰芷的,这会儿见着了好像仙女一样的姨妈和表妹,心里自然是想要亲近的。

    “这是雅儿?没想到啊,都长这么大了,而且那么水灵,转眼间,已经是大姑娘了,不是以前那个喜欢爬树的假小伙子了!”或许是见到了亲人,慕容嫣难得话比较多了些,看着屋子里的人,整个人身上的那层淡漠之气也散去了些,看着转眼间已经长大的孩子们,眼中划过点点的暖意了。

    “姨妈,你说什么呢?”跺了跺脚,这慕容雅是慕容华和席乐荣的孩子,慕容华本身也是在军中打滚的,席乐荣是大将军的嫡女,性子本来就是比较豪迈的,两人这样的性子,所以这慕容雅性子也是随了他们,大大咧咧的,尤其是小时候,喜欢的东西和男孩子差不多,这倒是让侯府里面的人头都疼了。

    不敢如今慕容雅长大了,虽然还是比较男孩子气,但是此刻被人拿出来说,还真的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呵呵,雅儿还知道害羞了。”看着曾经的假小伙子变成了如今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慕容雅不得不感叹岁月的流逝,转眼间,十年已经过去了,许多人和事情,都在变化了。

    “姨妈……”看着慕容嫣那温和的容颜,慕容雅只觉得有些怪不好意思的,小时候的事情,她也知道自己很调皮,但是如今毕竟是长大了的,心里自然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我说小姑子,你就别说她,这丫头脸皮子可薄了,要是你再说下去,她待会儿都不晓得会不会跑出去躲起来了!”席乐荣看见女儿如此害羞的孩子,这会儿倒是出来打圆场了,看着慕容嫣的眼神满是和气,说话也有些随意,这和她的性子,倒是很合得来的。

    “大嫂。”这席乐荣长得虽然不是极美,但是看着很舒服,尤其是配上她和一般大家闺秀不一样的豪迈,在侯府的人缘却也是不错的,做事情很是干练,一点都不拖泥带水,而且非常的公正,作为当家的长媳,倒是大家都认可的。当然,也有人不服气罢了。

    “呵呵,小姑子,许久不曾回来,瞧着府里的人,都变了许多吧?你这样子,可不对啊,大家都是亲人,以后,可得常走走才是,你看母亲想你想的白发都多了!”对慕容嫣这些年的逃避,席乐荣自然是不赞同的,她这人性子直,说话也直,有的时候还会得罪人,不过好在她心善,真正把她当亲人的,也谅解就是了。

    “大嫂说的极是。”知道自己这些年的行为是伤了亲人的心了,慕容嫣自然不会选择再逃避了。

    “好了,乐蓉,今日嫣儿回来,你就别说这些了,不然嫣儿到时候被你吓走了,不敢回来了,我可得找你要人啊!”靖北侯夫人也是疼爱自己女儿的,见不得女儿愧疚伤心,这会儿出来打圆场,席乐荣听了,也知道自己又多嘴了,赶忙打了打自己的嘴,“母亲说得是,今儿个是高兴的日子,我们就不说这些了!”

    席乐荣闭上了嘴巴不说话了,坐在她一旁的女子倒是开口了,那女子长得清秀可人,身若扶柳一般的,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恬静,声音也是软软的,听着就好像在听诗歌一样的,柔柔的,“大姑子,你也别介意,大嫂说话就这样子,她也是心善的,希望你常回来看看我们,也好热闹热闹!”

    这说话的人就是慕容渊的妻子,李柏萱,长得文文静静的,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有学问的,不愧是太傅之女了。就是长得太瘦小了些,有些不好生养,如今也就生了一个女儿,多年了没有音讯,靖北侯夫人也因为这事情,对她有些不满,不过好在她是一个明事理的,靖北侯夫人也没有过多的刁难就是。

    “大弟妹,我省得的!”

    “回来就好啊,嫣儿,来,好好跟娘说说,你这些年,可是都过得如何?那苏青岚可曾欺负你了?”靖北侯夫人也是了解自己的女儿的,但凡过得幸福,慕容嫣都不可能会不回来,之所以不回来定然是因为不幸福了,怕他们担心吧?

    “母亲放心,老爷对方,也还是不错的。”苏青岚对她,的确是不错,只是,她一直迈不过那坎就是了。

    “哎,你啊,就是心思重,有些事情,还是要看开些才好!”有些话,这个时候人多,靖北侯夫人也不好多说,只是拉着慕容嫣话家常,一屋子的人,倒也热闹。

    “我说小姑子,你难得回来一趟,今日可得住下了,等父亲他们几个回来,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再好好的聚聚!”靖北侯几人如今不在府上,倒也见不着,席乐荣是想着留下慕容嫣几人的,也免得靖北侯夫人太过想念了才是。

    “嫣儿,你大嫂说得对,你今日难得回来,就住些时日吧,也好和我好好说说话,我们许多年都没有好好说说话了。”靖北侯夫人也是这个意思,女儿难得回来,自然是要留下几天的,也免得太过想念了才是了。

    “都听母亲的!”慕容嫣许久没回来了,也是打算住几天的,家人极力的挽留,她哪里会推辞呢?

    “嗯,好好,那乐蓉,你就安排一下吧,嫣儿就住她以前出阁前的院子,让人去准备好,也免得嫣儿住着不习惯了!”

    “母亲放心,儿媳省得的!”别看席乐荣平日里有些大大咧咧的,但是这长房儿媳也不是白当的,当家很有一套,做事情也很干练,非常得靖北侯夫人的心。

    “嗯,交给你,我放心!”

    ……

    几人正说得开心呢,可是这会儿突然外面就来了人了,远远的就听到一妇女的声音,有些尖细,让人听着就不大舒服了,“老夫人,婢妾听说大小姐回来了,如今可是紧巴巴的赶过来瞧瞧呢!”

    随着那道声线靠近,门帘子一掀开,走进来的,便是一个妇人,比靖北侯夫人年轻许多,体态匀称,虽然年长,却也风韵犹存,跟着她后面的,是一个长得很娇媚的女子,这女子便是靖北侯老来得女,刚刚及笄,十五岁的年纪,长得明艳动人的,此刻娇滴滴的跟在马太姨娘的后面,步履轻盈,看得出,这马太姨娘倒是教养的极好的,定然也是在次女的身上下了功夫的。

    那女子举止得体的走近,规规矩矩的行了礼,“念依见过大娘,见过大嫂,二嫂……”这慕容念依倒是很讲究规矩,一一见过了众人,倒是规规矩矩的站在那马太姨娘的身后,苏兰芷此刻瞧着这马太姨娘,看着对方那一身精致的装饰,还有对方那一脸的沉着,尤其是那双眼睛,经历了时光的打磨,变得越发的朦胧。

    想着这马太姨娘可以安然的呆在这靖北侯府,伺候了靖北侯多年,还为靖北侯生下了庶子慕容子凡和庶女慕容念依,比起其他已经没了的姨娘,这个马姨娘,怕还真的是难缠的人呢。

    想着这马姨娘早早的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才来,怕也是存了心了吧?

    只是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呢?

    正想间,那马太姨娘却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在看到苏兰芷手上那串暗红色的玛瑙手链的时候,眼中划过一抹讶异,但是随即,笑了笑,看着慕容嫣,满脸的亲切了,“大小姐多年没有归来,老夫人倒是想念的紧的,如今终于是来了,老夫人自然是欢喜的,大小姐可得好好的陪陪老夫人,老夫人最近的身子骨,可是有些差了。如今大小姐来了,老夫人那心啊,也算是稍微是舒坦了些了,也免得总是忧心。”言语间倒是让人觉得慕容嫣架子大,母亲身子不好,却没有回来看望母亲,倒是大大的不孝了。

    “姨娘说的有理,我省得的。”慕容嫣倒是不在意对方说了什么,脸色恢复了平日里的淡然,马太姨娘见着慕容嫣没有什么反应,面色划过一抹尴尬和不悦,最后,却又恢复了平静了,“回来就好啊,我瞧着大小姐这些年,越发的出尘了,看来这些年过的倒是不错了,只是靖北侯可是你的娘家,总也得常回来看看就是!”这话里面的讽刺意思,倒是很明显了,谁都知道慕容嫣这些年过得很不好,这马太姨娘,不是存了心的给慕容嫣添堵吗?

    可是对方说的话,偏偏让人无法回绝,这慕容嫣过得不好,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说出来,倒是让彼此脸上都难堪了。

    苏兰芷瞧着这马太姨娘三言两语便刺痛了她母亲的死穴,心里划过一抹冷意,这会儿上前了去,“多谢姨太太关心,娘亲作为外祖母嫡亲的女儿,回来看望母亲自然是应该的,姨太太有心了。”

    点明了嫡亲的女儿,就是让马太姨娘认识到自己的身份,让对方知道,慕容嫣才是这府里正儿八经的嫡女,容不得其他的人说三道四的。

    马太姨娘没有想到苏兰芷那么快就将自己的话给堵了回去了,眼底划过一抹不悦,但是很快,便恢复了平静了,“呵呵,这是表小姐吧?几年不见,越发的水灵了,瞧这模样长得,可真的不输于你娘当年啊,再过几年,怕是风华要胜过你娘了,到时候,求亲的门槛怕是都要踏破相府了。”

    这话倒是让苏兰芷不好接了,这苏兰芷毕竟是还未及笄的女儿,这如果说起谈婚论嫁的事情,难免会让别人瞧不起的。

    知道对方想要让自己难堪,苏兰芷笑了笑,“姨太太妙赞了!”脸色倒是如常,没有平日里的小女孩听到这样的挪耶的羞涩和向往之意,倒是让马太姨娘的如意算盘给落空了。

    “表小姐,姨太太也没有什么好礼物,今日见着了你,姨太太瞧着这簪子倒是挺适合你的,你瞧瞧喜不喜欢?”说完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蝴蝶型的簪子,做工很精细,那蝴蝶栩栩如生的,成色极好,看起来也是不错的。

    “兰儿很喜欢,谢谢姨太太!”知道这马太姨娘必定是见着了自己手上的玛瑙才要送自己礼物的,苏兰芷从慕容嫣的话语间可以猜到这位马太姨娘定然是不服输的。

    对方是身份虽然不及靖北侯夫人的尊贵,但是嫁进侯府多年,也算是老资格了,自然是想让自己的孩子登上那侯爷的宝座的,这些年来,这马太姨娘和靖北侯夫人的争斗,可是从来都没有间断过,只是靖北侯夫人给靖北侯生了这许多的子嗣,又得靖北侯的心,这马太姨娘,怕是有些痴心妄想了吧?

    将心思完整的收好,苏兰芷面对着长辈,自然是恭敬有礼的,马太姨娘瞧着对方的气度完全不似一个十三岁女孩该有的,眼中有些惊讶,笑了笑,倒是摆出了一副慈爱的样子来了,“表小姐既然喜欢,那姨太太给你戴上,可好?”

    这苏兰芷的头上已经戴上了簪子,本来是搭配的极好的,如果这样贸贸然的就戴上别的,倒是会影响了整体的美感了,苏兰芷知道对方是想折腾一下自己,可是她哪里会让对方如愿呢?

    “就不劳烦姨太太了,姨太太送的礼,兰儿还是收着的好,可别弄坏了!”这簪子虽然是好的,单看也是好的,可是如果戴在她头上,搭配起来就不好看了,会让人觉得她很没有品味,苏兰芷还小,但是她不是一般的十三岁孩子,她哪里会让自己的形象受损呢?

    “呵呵,表小姐不愿意戴,那也就罢了。”语气有些惋惜,给人一种苏兰芷看不起她这个长辈,不给面子的感觉。

    这马太姨娘虽然只是一个姨娘,但是毕竟是和靖北侯夫人一般的老一辈的人了,在靖北侯面前,也算是一个说得上话的,苏兰芷是孙子辈的人了,如此,还真的是有些落了对方的面子了。

    苏兰芷瞧着对方脸上的惋惜之色,倒是笑了笑,“姨太太严重了,兰儿不是不愿意戴,只是姨太太是长辈,不好麻烦了姨太太了,这个,还是让月桃小心的帮兰儿收着,也免得坏了,倒是浪费了姨太太的一番好意了。”

    “呵呵,表小姐怎么说,就怎么是吧!”见着对方说话滴水不漏的,一点亏都不吃,马太姨娘的眼中划过一抹暗光,随即将那簪子给了月桃,倒是笑了笑,看着靖北侯夫人,语气,倒是非常的亲近了,“老夫人,如今见着大小姐和表小姐了,这身子骨,可是好了许多了?”

    “嫣儿回来了,我这身子骨,自然是好了许多了。”

    “那就好啊,婢妾还担心老夫人的身子,如今瞧着老夫人气色是极好的,婢妾也放心了!”昨天之前,这靖北侯夫人还是躺在床上的,害老侯爷每日都宿在这里,如今这大小姐一回来了,病就都好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之前?

    心里满是不屑,马太姨娘脸上却是一只都挂着她最得体的笑容了,“老夫人如今倒是可以放心看吧?大小姐瞧着过得是很不错的,老夫人无须担心了,免得伤了自个儿了!”

    这话的意思不就是说慕容嫣明明过得不错,还让靖北侯夫人为她担心,典型的有些离间的意味了,靖北侯夫人眼睛划过一抹暗芒,看着马太姨娘那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倒是笑了笑,“这做父母的,自然是操心儿女的,你瞧瞧你,如今念依及笄了,你不也操心她的婚事吗?改明儿我跟侯爷提一提,也好给念依物色一个好的,让你宽心!”这马太姨娘精心的培养这慕容念依,就是想让慕容念依嫁得好,这样也好帮助慕容子凡,靖北侯夫人就是知道对方这个心思,故意给对方敲警钟的。

    果然,马太姨娘听见了,眼神一冷,随即笑了,“老夫人,婢妾这念依还小,如今刚刚及笄,婢妾还想留她几年呢,这个,不着急!”

    靖北侯手握大权,如今又是保持中立,自然是许多皇子争相笼络的对象,这靖北侯又只有两女,一个慕容嫣已经嫁给了苏青岚,另外一个慕容念依,自然是大家想要争取的对象了。

    这马太姨娘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这些年对慕容念依精心培养,就是想让慕容念依嫁给一个有权势的,这样,将来也好为慕容子凡多说说话。

    只是当今圣上身子尚好,而且不喜皇子之间拉帮结派,结党私营,如今皇位继承人倒是扑朔迷离,马太姨娘摸不准,自然不会轻易的就下赌注,她看重的,就是比皇子和一般的世子更为尊贵的武成王秦之衍,而这武成王还有半年弱冠,如今府中没有通房也没有妾侍,慕容念依长得明艳动人,如果可以嫁进去,想来是比皇子侧妃更为尊贵的存在,所以,这马太姨娘自然是不会让靖北侯夫人插手此事!

    “马姨娘,这念依既然及笄了,可得早早的安排了才是,这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啊!”马太姨娘的打算,靖北侯夫人哪里会不知道呢?可是,她会让对方如愿吗?

    想要嫁进豪门,那也要看对方有没有这个身份和本事!

    “老夫人,婢妾省得的!”心里是已经决定好了的,如今还有半年的时间谋划,马太姨娘自然是要仔细仔细再仔细,在这关键的时刻,她可不能让靖北侯夫人坏了她的好事了!

    “你省得就好啊,念依如今是侯爷唯一在闺中的女儿了,侯爷和我自然都是希望她好的,你自己也掂量着些,我们都好好的看看吧,遇到合适的,便定下来了。”靖北侯夫人当然是不会让马太姨娘真的就把慕容念依嫁给了大贵之人的府中,那样不是让马太姨娘如虎添翼吗?

    “老夫人,婢妾会留心的!”

    “嗯!”

    “老夫人,你许久不曾见到大小姐了,婢妾就不打扰了,婢妾和念依先回去了,改日再来给老夫人请安!”生怕靖北侯夫人再提起慕容念依的婚事,马太姨娘知道靖北侯夫人不会那么容易的就让她的计划得逞的,心里打定主意今夜一定要让老侯爷留在她那里,好好吹吹枕头风,可不能让老侯爷被靖北侯夫人给蛊惑了才是,草草的将她的女儿给嫁了。

    “好,那你去吧!”正好也不喜欢在这喜悦的关头看到马太姨娘,人走了,靖北侯夫人也落得清闲。

    “婢妾告辞!”

    马太姨娘走了,屋子里的气氛倒是很快就活络了,席乐荣瞧着大人们在说话,几个孩子插不上嘴,倒是开口了,“母亲,不如让兰儿他们几个孩子自己出去耍吧,我们这些大人说话,孩子们也不自在。”

    瞧着几个孩子相互都那么好奇的样子,可是长辈们在,也不好说话,长辈们说话,他们又不好插话,席乐荣觉得孩子们挺可怜的,倒是想给他们自由了。

    这靖北侯夫人听席乐荣那么一说,倒是突然明白了过来,“瞧我高兴的,都忘了孩子们不喜欢我们这些闲话家常,雅儿,香儿,你们两个年长些,带着兰儿去走走,陪兰儿说说话。”

    “是,祖母!”

    “去吧去吧,你们孩子们跟着我们凑合什么,自己玩去!”

    “那,祖母(外祖母),我们走了!”

    “去吧去吧,你们不在,我们这些大人正好说说话!”有孩子们在,许多事情,还真的是不好说。

    “好!”

    ……

    几个孩子终于是得到了大赦一样的,蹦蹦跳跳的就就出去了,一出去,慕容雅就拉着苏兰芷的手,脸上有些不自在,想要亲近,却又有点害怕的样子,“兰儿妹妹,你想去哪里玩,我带你去!”

    “大姐,这样不行的吧?兰姐姐还都不认识我们,我们怎么都得先各自认识一下,然后再一起玩啊!”跟慕容雅一母同胞的慕容香倒也和慕容雅的性子差不多,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倒是没有一般的大家闺秀扭捏了。

    “也是,好,那我就来介绍介绍!”

    “雅儿姐姐,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然后再慢慢说话吧,这里风大,要是感冒了,那就不好了!”苏兰芷这些日子身子虽然是调养了些,可是她身子弱,偏寒,这个是暂时改变不了的,如今天气越发的冷了,苏兰芷呆在外面,倒是有些受不住了。

    “啊,瞧我这记性,兰妹妹怕冷,我怎么就忘了,走,去我房里,里面有玩的,还有暖和的银碳,可舒服了!”

    “好啊好啊!”

    几个女孩子,倒是全部都去了慕容雅的房间了,苏兰芷一进去的时候,看到慕容雅的房间装饰倒是很简单,没有太多的女孩子气,倒是有些像男孩子的房间,房子里面没有书,甚至连绣品都没有,有的,倒是一些剑啊,什么的,看的苏兰芷倒是有些忍俊不禁了。

    “雅儿姐姐,你确定你没有带我们走错地方?这是不是大表哥的房间?”一个女孩子的房间,怎么许多东西都没有呢?

    “哈哈,兰姐姐,你别笑话我姐了,她从小就这样,不喜欢看书,也不喜欢刺绣,几乎女孩子喜欢的,她都不喜欢,每天都喜欢舞刀弄枪的,弄得我爹爹和娘都头疼的紧呢!”慕容香倒是一点都不介意揭自己姐姐的短,将慕容雅的男性化特征完全的暴露了出来,弄得慕容雅的脸上燥燥的,“香儿,你还说我呢,你自己不也一样的吗?你哪里就喜欢作画看书了?”

    不得不说这两人不愧是姐妹,都不怎么喜欢女红,比较偏爱的都是运动系,或许都是受了爹娘的影响吧?

    不过好在大苍对女子的要求并不是特别的苛刻,两人出身也高贵,倒也不用特别担心就是了。

    苏兰芷看着这一对没什么心机的姐妹,心里倒是羡慕的紧,这样没心没肺的日子,快快乐乐的,不管是前世的她,还是今生的她,似乎,都是一种奢望吧?

    其实她也真的很想这样,被父母保护在羽翼之下,只是,她没有他们那么幸运就是了。

    “好了,两位姐姐,你们别再争了,免得兰姐姐在这里看笑话了。”见慕容雅和慕容香两个人闹的,慕容淑这会儿倒是开口了,小小年纪,长得倒是挺可爱的,和她娘一样,看起来瘦瘦弱弱的,不过这小心思,也挺多的就是了。

    “呵呵,瞧我们,还真的是又闹心笑话了,兰妹妹,你可别介意啊!”

    “没事,我觉得你们这样挺好的!”特别的羡慕慕容雅和慕容香这样的亲姐妹,快乐的时候,有人分享,悲伤的时候,有人哭诉,不像她,一直都是一个人,什么,都得自己扛。

    其实有的时候,还是会很累的,不是吗?

    “呵呵,我先让银叶泡些热茶来,等一下我们就一个一个的介绍!”

    “好啊,兰姐姐还不知道我是谁呢!”

    “好好好,我知道了,等一下一定最先让你自个儿介绍,可好?”

    “那是自然!”

    或许真的是因为靖北侯夫人想念着慕容嫣,在这些孙女面前说得多,所以大家对苏兰芷倒是特别的好奇,除了一两个嫉妒的,其他的,倒还都是真心,苏兰芷将大家的目光看在眼里,却也什么都不说,只是等着大家介绍了。

    ------题外话------

    上一章云霄改了一点啊,靖北侯目前身边的女人除了靖北侯夫人,就是那马太姨娘了,至于其他的,亲们知道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