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六十二章 武成王秦之衍
    “兰妹妹,我是慕容雅,刚才你也知道了的,我也不多说了,这是我一母同胞的妹妹,慕容香,她比你小一些,这是大伯家的慕容淑。舒残颚疈”因着今日是慕容嫣来,所以靖北侯夫人这一房的人,倒也是都到齐了的。

    此刻几个女孩子在一起,倒是有说有笑的,苏兰芷瞧着眼前性格不一的姐妹,感觉到大家对自己的善意,心里顿时觉得暖暖的,有种亲情的温暖包围着。

    慕容嫣就只有她这一个女儿,苏青岚虽然还有别的孩子,但是因着是白芯的孩子,对她非但不亲近,甚至很敌视,所以苏兰芷一直都是很孤单的。

    此刻,瞧着大家对自己的善意,苏兰芷心里的孤单,倒是去了一些,心底里,也是很渴望自己可以有这样亲密的兄妹,至少,就可以少些孤单了。

    “兰姐姐,这会儿你是都认识我们了吧?”慕容香之前一直找不到说话的机会,只能在一旁看着像是仙女般的苏兰芷干着急了。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漂亮的姐姐呢,娘亲说姑姑长得可美了,今日一见,她的心里啊,可是羡慕的紧呢!

    “嗯,都瞧见了。”其实他们不说,苏兰芷也是知道几个人的,不过不想表现的太明显,让大家都介绍介绍,也好熟络熟络了。

    “不过就是有些可惜,大哥去了学堂,倒是没有那么早就回来,二伯家的那小鬼现在才学会走路,刚才你们来的时候,他还在屋子里睡觉呢,二伯母怕他醒来吵,便没带着他来,等一会儿你见着了,肯定会喜欢的,那孩子,皮得紧呢!”如今这靖北侯府里面的小祖宗,就是这年纪最小的慕容睿了,作为最小的嫡孙,长得粉雕玉琢的,府里的人倒是都喜爱的紧。

    “呵呵,那我等一会儿可得好好的瞧瞧了!”

    “兰姐姐你肯定会瞧见的,等爹爹回来了,到时候那小家伙估计也该醒了!”

    “呵呵,是吗?”

    “那是自然的,不过,兰姐姐,你都不知道,昨儿个章嬷嬷回来告诉祖母说你和大姑姑会回来,祖母都不知道高兴成什么样子了。”

    “是啊,兰妹妹,这些年了,我好久都没有看到祖母那么开心了,前些日子祖母病了,昨天都还躺在床上呢,可是听说你和大姑姑回来了,祖母今儿个的气色都好了许多了,都可以下床了,你们以后,可得多回来才是啊!”

    “是啊,兰姐姐,我们姐妹几个,也好说说话啊,我今儿个瞧着兰姐姐,顿时就觉得特别的亲近,兰姐姐以后可得多来和我们串串门子才是了!”

    ……

    这慕容雅和慕容香一人一句的,苏兰芷都是浅浅的笑了笑,应了几声,看着这两人那份子直爽的性子,也是苏兰芷一直向往,却无法达到的境界。

    不得不说这大伯家的两个女儿真的是在蜜罐子里面长大的,性子开朗不说,而且心性也是好的,对她这个陌生的表小姐,一点都不排斥,甚至主动的接近,瞧着这两位,再想着苏兰雨和苏玲月,苏兰芷这才知道,什么才是真的亲人了。不过……

    瞧着在一旁年纪较小的慕容淑,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看着大家说话,倒是有些羡慕,好一次张嘴想要说话,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眼中有些渴望和焦急,却也带着点点怯怯的,看起来,到还真的是我见尤怜了。

    苏兰芷想起刚才跟自己目前说话的二夫人李柏萱,根据慕容嫣所述,这二夫人嫁进来也有好些年了,可是就只生得这慕容淑,便再也没有了消息。

    想起李柏萱那柔柔弱弱的样子,苏兰芷也知道这类的人气血有些不足,怀孕是极难的,更何况她当年生下慕容淑的时候也是差点难产了的,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万幸,如今要再怀孕,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吧?

    此刻看着慕容淑那有些怯怯的样子,苏兰芷知道,这李柏萱和这慕容淑在这靖北侯府的日子,过得其实也是有些小心翼翼的,尤其是李柏萱是太傅之女,平日里的诗书读的多了,心里的心思自然也多。更何况这些年靖北侯夫人做主给二老爷慕容渊纳妾,这李柏萱的心里,怕是更加的不好受了吧?

    哎,这做女人,还真的是难,谁都不希望跟别人分享自己的丈夫,可是,这礼教压人,孝道压人,有的时候,女人活着,真的是很辛苦了。

    看着慕容淑那一副羡慕的样子,苏兰芷知道慕容淑是很想像慕容雅和慕容香一般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只是她身上压的规矩太多,她不敢逾越就是,所以也只有羡慕的份了。

    瞧着对方,苏兰芷突然就有些怜惜了,看着慕容淑,苏兰芷像个大姐姐一般的笑了笑,“淑妹妹,听闻你平日最喜欢看书了,不知道你都喜欢些什么书呢?”

    这做子女的,受父母的影响是很大的,比如慕容雅和慕容香,因着父母都是直爽的人,所以他们性子活泼开朗。但是这李柏萱倒是有些小家闺秀的感觉,心思比较多,这慕容淑自然也是的,瞧着她眼里的失落,怕是觉得自己格格不入,被人排外了吧?

    这孩子本就有些自卑,此刻,怕是更加的不舒服了吧?

    瞧着苏兰芷跟自己说话了,慕容淑之前一直觉得自己插不上话,这会儿被苏兰芷提问,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兰姐姐,我,我平日就喜欢看些杂书,没什么的!”

    不过这也只是她自谦的话,受李柏萱的关系,这慕容淑的性子是很静的,没事的时候就是看书作画什么的,也算是一个小才女了,只是她一直都比较谦虚,不显山不漏水的,当然,这也跟李柏萱的性格是有关的,含而不漏,不喜欢出风头罢了。

    “淑妹妹,你这可是说笑话了,我平日可是瞧见你四书五经都看了的,而且那些古诗,随便一首你都能倒背如流,你这样还说是看杂书,那我岂不是无地自容了?”不得不说这几个姐妹是各有所长的,慕容雅擅长舞剑,慕容香擅长舞鞭,这慕容淑倒是擅长吟诗画画,在各自的领域,倒也算是个中翘首。

    “雅姐姐,我哪里比得上你那一首流云剑法呢?瞧着就跟跳舞一样的,我可是羡慕的紧呢!”其实慕容淑喜欢慕容雅和慕容香一般的生活,自由自在的,可是她是娘唯一的女儿,她要给娘争气,不能让娘被人看不起了去了。

    慕容淑虽然年纪小,可是也知道因为自己是女孩的原因,她娘受了许多委屈,所以,小小的她,心思就已经很重了,一直都想努力的证明自己,想让她的母亲可以少受些苦。

    “哎,瞧瞧你,又谦虚了,兰姐姐,你都不知道,前些日子淑妹妹帮祖母抄佛经,那一手的小纂,祖母瞧着都赞不绝口呢,而且女夫子也夸赞了淑妹妹,淑妹妹可是一个小才女呢!”这慕容淑有才在靖北侯府也不是一个秘密了,这李柏萱本就是太傅之女,才学过人的,慕容淑自然也不会太差的。

    “呵呵,是吗?雅儿妹妹既然这么说了,那我倒是想见识一下了,淑妹妹,不知道你可否让我见识一下啊?”也不想慕容淑觉得自己太不合群,太被忽视了,苏兰芷故而有次提议,那慕容淑一听,脸上倒是有些燥了。

    “兰姐姐,你说什么呢?我那点点的小花样,哪里能登大雅之堂呢?”瞧着苏兰芷那白玉般的面庞带着的点点善意,慕容淑的眼中划过点点的感动,对这个表姐姐的好感上升了一层,突然想着对方和自己一样的,是母亲的独女,慕容淑倒是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了。

    “淑妹妹,可别谦虚了,自家的姐妹,今日大家难得聚一聚,也好让我见识一下可好?我可是听闻几个姐姐妹妹各有所长,今日我很想见识一下,你们就满足了我的心愿吧!”几人就在这里说说笑笑的,也没什么意思,苏兰芷倒是想借这个机会,拉近彼此的距离了。

    “这个主意不错,如今我们就坐在这里喝茶,也怪无聊的,不如找些玩意儿,也好乐乐不是?”慕容雅倒是举双手赞成的,如今几个姐妹倒是一见如故,可是相互之间不了解,或许一起嬉闹一下,倒是会亲近许多了。

    “好啊,我也觉得甚好,我许久没有舞剑了,不如我就给大家舞一段?”说到这个,慕容雅倒是有些手痒了。

    “好啊,那我就舞鞭,这天寒地冻的,也的确是要动一动,不然总是坐着,这人都散架了去了。”

    ……

    几人都非常赞同这个提议,慕容雅觉得屋子太小,便提议去了后院子里,那里地方大,而且景致不错,很适合做这些事情,大家纷纷举手赞同,便让婢女去准备一些吃食,搬了桌子就去了。

    苏兰芷瞧着慕容雅和慕容香说风就是雨的,笑了笑,只觉得这两个姐妹倒是可爱的紧了,“淑妹妹,一起吧?”或许是遭遇相同,苏兰芷对慕容淑倒是有些淡淡的怜惜了,此刻的慕容淑,倒是和前世的她很像,只是慕容淑比她幸运一点罢了。

    “好啊!”几人很快就吩咐好人去准备了,一路上有说有笑的,彼此之间倒是亲近了不少,到了后院子里的时候,苏兰芷瞧着那一地的积雪,几人到了亭子里面坐着,点了炭火,慕容雅倒是手痒的直接拿起剑就舞了起来。

    风雪中那如精灵般的女子笑颜如花,舞剑如那行云流水一般的,干净利落,偏偏又跟那舞蹈一般的,柔韧可加,硬是把那力量的美感,和那舞蹈的纤细给结合了起来,倒是让人看着便赏心悦目了。

    苏兰芷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的舞剑,比起一般的舞剑,多了一份女性的柔性,看着,倒是不大像是在舞剑,倒像是在跳舞了,可真真的是美得紧呢!

    “大姐的剑法,似乎又精进了,看来我得加油才是!”慕容香瞧着慕容雅那剑法灵活,拿着自己的鞭子就上去过招去了,苏兰芷刚看到的时候还有些担心,不过瞧着两人不相上下的,倒也放下了心。

    “兰姐姐,是不是有些吓到了?”慕容淑瞧着慕容雅和慕容香就那么比拼了起来,倒也是淡定,看得出,她是经常瞧见这样的事情来了。

    “他们经常这样吗?”瞧这两人也不像是花架子,怕也是有真才实学的,苏兰芷不得不说,这大伯父家的教育,还真的是奇特了,想来这大伯父和大伯母,也是奇特的人,如今她是见着了席乐荣,和想象中的一样豪爽,只是不知道那大伯父,会是如何的呢?

    “嗯,大姐喜欢舞剑,二姐喜欢使鞭,两人各有所长,功夫也是不相上下的。”眼中是有些羡慕的,慕容雅和慕容香也算是比较另类的女子了,慕容淑有的时候也是想这样放开了心的一起耍,只是她们家的情况不一样,所以,她只能干巴巴的羡慕了。

    瞧见了慕容淑的羡慕,苏兰芷拉着慕容淑就坐下来了,“淑妹妹,听说你的画技不错,如今我瞧着雅姐姐和香妹妹这样子比拼倒是一副难得的美画了,这不画下来倒是可惜了,不知道淑妹妹可否将他们两个画下来,赠与我呢?”

    每个人的出生不同,父母不同,自然也注定了他们的结局不同了,不得不说慕容雅和慕容香是幸运的,有一个忠武将军的爹,还有一个征西大将军女儿的娘,两人都是出身军人,自然性格要比平常的人更为洒脱,对儿女的教育,自然也更为开放。

    这是常人没有的幸运,也羡慕不来的,不过,他们虽然是幸运的,但是慕容华因为军务在身,常年不在府内,两个孩子,怕也是比较缺乏父爱的吧?

    凡事有得必有失,只是各自的看法罢了。

    此刻瞧着在那里比拼的火热的慕容雅和慕容香,苏兰芷说羡慕,那也是自然的,不过,每个人的出生注定了彼此不一样的命运,苏兰芷早已经接受了自己此生坎坷孤独的命运,倒也是看得开的。

    路是她自己选的,她不后悔就是了。

    “淑妹妹,你说这样可好啊?”瞧着慕容淑一脸诧异的瞧着自己,苏兰芷笑了笑,将早就准备好的纸和笔墨都铺好,“淑妹妹,请吧!”

    “兰姐姐,这样,好吗?”慕容淑以前瞧着慕容雅和慕容香比拼的时候,也是觉得画面美极了,总想着要是可以保存下来就好了,只是一直没有往这方面想,此刻苏兰芷提点,她倒是觉得不错的。

    心里有些跃跃欲试,只是担心这事情没有经过慕容雅和慕容香,怕他们责怪罢了。

    “淑妹妹,不要想太多,你的两个姐姐自然是乐意你给他们作画的,只要你画的美了,到时候,他们争着抢着要都说不定,不过的说好了,这画得归我,你不许反悔!”这样的画面,的确是她人生中难得的温馨,也是值得珍藏的。

    慕容淑听着苏兰芷半开玩笑的语气,越发的觉得这个表姐姐可亲了,笑了笑,“那好,只是万一淑儿画的不好,兰姐姐可不许嫌弃就是。”慕容淑也是一个谦虚的,这话,自然是要提前说的,不然到时候她画的不如对方的意了,那她不是很丢人吗?

    “淑妹妹,放心吧,我相信你,快点吧,不然那两个人比拼完了,那你可是都赶不及了!”

    “嗯!”受到了苏兰芷的鼓励,慕容淑倒是抬起笔开始作画了,因为年纪小,慕容淑的笔锋不是很着力,不过胜在她心思细腻,用笔轻巧,倒也让本就长得上乘的慕容雅和慕容香如真似幻一般的,看起来,格外的轻盈灵动了。

    苏兰芷此刻静静的坐着,就好似一个观景人一般的,脸上的笑容清浅如画,瞧着打得如火如荼的慕容雅和慕容香,再瞧着认真作画的慕容淑,苏兰芷重生以来,还是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的惬意。

    这是一种被信任和亲情包围的一种温暖,温暖她那颗冰封无情的心,此刻,就这么坐在这儿,没有平日里的算计小心,也没有平日里的步步紧逼,有的,只是淡淡的放松和温暖,让苏兰芷只觉得自己重生以来的心,也似乎得到了休息一样的,第一次,有了轻松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亲情的力量吧,所以,她一定要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

    ……

    雪花因为慕容雅和慕容香的比拼,一点一点的飘洒起来,苏兰芷瞧着那两个人越打越起劲,一时兴起,倒是有了助兴的兴趣了。

    走到古琴边,抬起自己的手,瞧着那在比拼的人儿,顿时轻轻的弹奏了起来,“漫天雪飘,一剑一鞭,一红一蓝,似舞非舞,似武非武,红颜风华,不输蓝颜,慕容有女,堪当巾帼……”

    铿锵的琴声,只是随心而弹,配着那如雪般清冷的声音,轻盈动人,仿佛那漫天的雪飘,冰凉着温热的肌肤,浸进了肌肤的深处,让人只感觉一股子的凉意窜进了心底,却觉得那一个颤抖以后,有一股不明的震撼之意。

    “拍拍!”空气中突然有了一道掌声,苏兰芷此刻正好停下抚琴的动作,看着那踏着冰雪而来的一抹白影,身材颀长,面如冠玉,步履轻盈,仿若踏着云朵儿来,那如沐春风的笑容,倒是驱散了这园中无尽的寒冷,让人只感觉突然就到了那冰雪初融的初春,带来了一片暖阳的温暖,足以将那冰寒掩盖。

    “好,好一个红颜风华,不输蓝颜,实在是妙极!”声音,也如那珍珠落玉般的圆润富有磁性,让人听着便觉得好像在听着乐曲一样的,单单是这声音,就让人有非常舒服的感觉了。

    那白衣男子自从出现,这院子里的女子,除了苏兰芷,大家倒是一刹那就被吸引了过去,年纪大的慕容雅脸上倒是划过一抹红晕,此时,站在白衣男子旁边的俊俏男子倒是开口了,“雅儿,香儿,你们又调皮了,如今倒是让武成王看笑话了!”

    这说话的人,从他对慕容雅和慕容香的语气来看,这人便是靖北侯府的嫡长孙,慕容宵了,果然是继承了这靖北侯府的优良传统,长得俊俏迷人,倒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了。

    “香儿(雅儿,淑儿)参见武成王!”这会儿听到慕容宵的话,几人赶忙回过神来,对着秦之衍就行礼了,苏兰芷自然也是随了大流的,轻轻的服了服身子,瞧着那如玉公子,眼神中划过什么,最后,全部都隐藏在了那双清冷深邃的眸子里面了。

    “呵呵,你们无须客气,我今日是来做客的,大家把我当做客人就是了,不要动不动就行礼了。”从秦之衍的语气中,倒是可以看得出和靖北侯的关系是不错的,苏兰芷瞧着慕容雅脸上带着点点的羞怯,便知道自己的这位表姐也是没能逃过这人的风姿的,只是想起了什么,看着慕容雅的眼神,有些担心。

    “多谢武成王!”看得出这秦之衍不是第一次来靖北侯府了,几个女孩子行了礼,得到了对方的话语,便站了起来,慕容雅瞧着秦之衍,脸上带着点点的羞怯和懊恼,有些担心自己刚才的举动,会让对方对自己的印象不好了。

    “雅儿,这位是不是就是兰妹妹?”慕容宵昨日也是听说了苏兰芷会来的,此刻瞧着静静站在一边的苏兰芷,没有其他的几人那样瞧着秦之衍的容貌有片刻的失神,看起来倒是淡然不在意的样子,此刻,倒是对这个传说中的表妹,有些好奇了。

    “嗯,哥,这就是兰妹妹。”看苏兰芷站得挺远的,慕容雅倒是将苏兰芷拉到了自己的身边,对着苏兰芷笑了笑,“兰妹妹,这是我哥,这位,就是武成王!”视线扫过慕容宵的时候,慕容雅扫了一眼秦之衍,但是很快就收回来了。

    不过她的心思一般都不大会隐藏,慕容宵看着自己的妹妹这个样子,倒是有些头疼了。

    “兰妹妹,今日听说你和大姑姑会来,我倒是眼巴巴的赶着回来了,大姑姑这些年,身子可好?你今日来,可还习惯?”瞧着苏兰芷不同于一般闺中女子的气度,面色淡淡的,带着礼貌的浅笑,慕容宵突然就想起了一个人的笑容,下意识的就往秦之衍看去,看到后者脸上同样挂着这样的笑容,突然觉得这两人,笑容怎么就那么像呢?

    “大表哥放心,我和娘亲一切安好!”笑了笑,苏兰芷可以感觉到对方对自己的打量,脸色淡淡的,没有不悦,也没有欣喜,倒是让人看不出她是什么情绪了。

    “那就好,兰妹妹今日来了,可得多住些时日才是,祖母可是很想你们的!”

    “大表哥放心,兰儿知道,只是要叨扰了。”

    “呵呵,这有什么。”看着一旁的秦之衍只是笑着不说话,慕容宵用手臂抵了抵地方,“武成王,你怎生不说话了?刚才可是你拉着我出来,这会儿怎么倒是不说话了?”

    刚才两人只是偶尔路过这后院子,结果听到了琴声,有些好奇是谁在弹琴吟唱,便走了过来,入目的,就是那粉衣女子坐在亭子里弹琴说唱,气质出尘,声若黄莺,真真是美极了。

    所以秦之衍不由自主的就在苏兰芷停下曲子的时候站了出来,说实在是,慕容宵还是第一次看到秦之衍为了哪个女子逗留的,甚至毫不吝啬的就夸奖了,这在慕容宵的认知里,秦之衍可是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啊!

    心里有些好奇,这会儿看秦之衍不说话,自然是想逗逗对方的。

    反正两人也算是熟识了,慕容宵也不害怕对方,说话,倒也比较随意就是了。

    “你刚才不是说我这大表妹的吟唱很好吗?怎么不做个点评呢?”有些好奇秦之衍怎么对苏兰芷这个陌生人有了不一样的心思,慕容宵自然是要关心一下的,谁让他的宝贝妹妹,喜欢的是这个人呢?

    “苏小姐,你好!”礼貌的打了招呼,慕容宵倒是更加的好奇了,“你们认识?”据说自己这位大表妹可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甚少在圈子里面露面,这秦之衍也是一个不喜欢宴会的,这样的两个人,怎么认识的?

    更何况这秦之衍对女子一直都不上心,几乎是过目即忘,自己这个大表妹听说是个木讷寡言的人,站在人群中都没人注意的这种,怎么秦之衍会记得?

    这里面,定然是有大文章的。

    “之前老庆王妃过寿,皇伯伯去了庆王府,那日我正在宫中,皇伯伯便邀了我一起去,是以得见苏小姐!”想起那日的事情,秦之衍不由得就想起那个心思缜密,言辞精细的女子了。

    那日他远远的就瞧着那一切的发生,瞧着苏兰芷一个女子让大家顺着她的想法转,甚至还让苏兰雨下场惨重。

    他虽然不知道前因,但是从只言片语中,他是可以猜到个大概的,心里有些佩服这样聪慧懂得自保的女子,也非常欣赏对方那种睚眦必报的个性,不同于一般的女子,太过小家子气了。

    “哦,这样啊?”心里想着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慕容宵想着好像那一日庆王府是出了事情的,但是他这人对庆王府不感冒,所以也没有注意,自然也是不知道是什么事情的。

    此刻看秦之衍一副对苏兰芷认识的样子,慕容宵倒是有些后悔当日听的时候,没有注意听了。

    怎么也是多年的好友了,好友的性格,他会不清楚?

    这人就是一笑面虎,虽然看起来温文尔雅,如玉公子,彬彬有礼,可是这世间的女子,有几个,是入得他的眼的呢?

    就是他嫡亲的妹妹,对方怕也是记忆平平的吧?

    可是偏偏对这苏兰芷……

    此刻慕容宵看着苏兰芷的目光有些审视和好奇了,不知道是什么,让秦之衍记住了对方了。

    “苏小姐的琴弹得倒是很好,只是我怎么没有听过这曲子?苏小姐可否赐教?”其实刚才听着这陌生的曲子,还有那陌生的吟唱,秦之衍就觉得很好奇了,突然有些想要知道,那么小个人儿,怎么就有如此多不一样的地方呢?

    “这只是我随意弹奏的曲子,随心吟唱,一切不过是应景罢了,让武成王笑话了!”没有想到自己随意弹奏的曲子,倒是引来了一个慕容宵和一个武成王,苏兰芷突然觉得有些头疼了。

    尤其是刚才看着慕容雅对秦之衍流露出来的淡淡情愫,苏兰芷就更是不想多说话了。

    “呵呵,是吗?苏小姐倒是一个心思剔透的,刚才的曲子吟唱,的确是应景的!”今日只是受慕容宵的邀约过来聚聚,倒是没有想到会听到苏兰芷弹琴。

    秦之衍瞧着眼前瘦小的人儿,听说对方已经十三了,可是看起来就好像八九岁的样子,很是弱小,只是那双眸子却深邃似海,倒是比一般的少女,多了几分沉稳大气,他还真的是好奇,这小小的身躯里面,倒是是个怎样的妙人了。

    “武成王妙赞了!”对于秦之衍的赞扬,苏兰芷倒是表现的淡淡的,不骄不躁,不卑不亢,瞧在秦之衍的眼里,倒是觉得这个女孩越发的有趣了。不过秦之衍倒也没有继续关注苏兰芷,倒是看向了一旁的慕容雅和慕容香,“慕容兄,没有想到,你的两个妹妹,倒是那么两个趣人啊,瞧这剑和鞭舞的,倒是在跳舞一样的,不愧是将门之后!”言语间倒是不乏赞美,慕容雅和慕容香听了,脸上都带着喜悦,却也是由于女子的矜持,只是低着头,没有言语了。

    “武成王,舍妹调皮,平日就爱这些,倒是让你看笑话了!”这大苍的女子,都是以文静优雅为典范,虽然没有明令禁止女子习武,但是武功对女子而言,还是有些粗俗的。只是这慕容华和席乐荣和算是奇葩了,对子倒是因材施教,孩子们喜欢什么,他们也不介意,所以养成了慕容雅和慕容香的这种个性,慕容宵有的时候看着两个妹妹也觉得挺头疼的,不过因着疼爱,倒也听之任之了。

    “慕容兄客气了,舍妹巾帼不让须眉,倒是极好的,而且这女子习武,也是强身健体,而且舍妹将这武功和舞蹈融合在一起,我瞧着倒是很新鲜,今日凑巧得见,倒是三生有幸了。”不得不说刚才的画卷真的是美极了,秦之衍刚才不由自主的走近,一眼就看到了在弹琴的苏兰芷,瞧着那和冰雪几乎融为一体的女子,听着那清冷的声音,声声的浸入自己的肌肤,让自己浑身都打了一个激灵,也让他突然有一种想要用自己的手心去融化那一层冰冷的冲动了。

    “呵呵,武成王能如此说,那倒是舍妹的福气了!”知道秦之衍这人从来都不会违心说什么,他称赞,自然是极好的,慕容宵笑了笑,瞧着几个妹妹本来玩得开心,可是因为自己和秦之衍的到来倒是变得有些不自在了,这会儿也不想多逗留了,“武成王,不是说好了今日去我那里好好的杀将几局吗?如今几个女孩子在这里耍,我们在这里叨扰,他们也不好耍了,大表妹难得来一趟,我们就让他们好好耍耍吧!”

    慕容宵这样说了,秦之衍自然也知道慕容宵这是要带自己走了,心里虽然有些不舍,却也只是笑了笑,“慕容兄说的极是,我们倒是叨扰了几个女孩子的欢乐了,走,我们去杀将几局!”

    没有想到今日会在这里看到苏兰芷,秦之衍的心情倒是大好。

    “好,雅儿,你们继续,我们不打扰了!”和秦之衍双双就走了,两人突然的来,一下子就走了,慕容雅几人倒是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等到两人都消失在了视线里,慕容香倒是感叹了一句,“武成王果真是这世上难得的男子,待人和气,没有王公贵族的架子,而且人也是极好的。”

    最重要的是,那人气度不凡,器宇轩昂,这大苍的贵族,都没有长得那么好的人,而且身份尊贵,脾气又那么好,也难怪,会有那么多人为他倾心了。

    “姐姐,如今你见着了武成王,心里可是有什么想法啊?是不是特别的高兴?”笑眯眯的看着慕容雅,这慕容雅如今也十四岁了,再过一年就及笄可以嫁人了,有些小女儿家家的小心思,她虽然想隐藏,但是她本来就不是一个会藏住心事的人,不过好在只是自家姐妹知道,倒也不会坏了她的名节了。

    “香儿,你说什么呢?”脸上划过一抹不自在,慕容香作为靖北侯的嫡长孙女,身份尊贵,将来自然也是可以嫁得很好的,可是她似乎就对那翩翩公子秦之衍给迷住了,一颗芳心暗许,就等着自己及笄的那天,可以嫁给心爱的男子为妻子了。

    可是她毕竟还未及笄,而且武成王那么优秀的男子,她也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喜欢她,所以也只能将自己的心思藏着,只是她不会隐藏,被人看出了罢了。

    此刻,被自己的妹妹那么一说,慕容雅倒是特别的不好意思了,尤其是此刻苏兰芷还在呢,慕容雅顿时就有些面红耳赤了,“兰妹妹,你可别听香儿胡说啊!”这个香儿也真是的,怎么当着兰妹妹的面就说了这些事情呢?

    如今武成王对她是什么意思,她都不知道,这传出去,对她的名声可不好啊!

    “哎呀,姐姐,你怕什么啊?兰姐姐又不是外人,兰姐姐,你说是吧?”慕容香对苏兰芷倒是很信任的,她虽然单纯,但是也不傻,她可以感觉得出,苏兰芷对待他们,是真心的,所以才会说的。

    “嗯!”点了点头,苏兰芷瞧着慕容雅脸上小女孩的娇羞,知道慕容雅这个年纪,最是容易崇拜优秀的男子的时候。

    那秦之衍无论是家世,气度,还是秉性,脾气都是极好的,这样的男子,的确很容易让慕容雅这样的小女生一见倾心了,但是,这样的倾心,到底只是一种少女对情爱迷糊的一冲崇拜呢?还是只是一种单纯的倾慕,苏兰芷就不得而知了。

    只是此刻看着慕容雅脸上害羞的表情,想着慕容雅刚才看着秦之衍的神色,苏兰芷还是有些担心的。

    据她前世的记忆,这秦之衍年少风华,可是英年早逝,终生未娶,慕容雅如果喜欢上了秦之衍,那不是注定了是没有结果的吗?

    想着前世关于这个男子的传言,苏兰芷倒是觉得格外的可惜了,此刻瞧着慕容雅,倒是有些担心的询问了,“雅姐姐,你是真的喜欢武成王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