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六十四章 他是万人迷
    慕容雅怎么都没有想的苏兰芷会有这么一问,脸顿时“唰”的一下就红了,赶忙低下了头,“兰妹妹,你说什么呢?没有的事!”

    瞧那一张脸上一抹红霞闪过,就是想让人以为是没事都不大有可能了。

    苏兰芷将慕容雅的眼神瞧在眼里,不由得有些担心了。

    如果是别人,她还真的不操这个心,可是这慕容雅瞧着就是一个心地单纯的,而且待她也是不错的,苏兰芷对待自己人,一向来是保护的,此刻想这那秦之衍英年早逝,虽然前世也弄不清楚这人怎么突然就没了,可是苏兰芷还是不想慕容雅和秦之衍有些什么牵扯了。

    注定是没有结果的,何必伤神伤心呢?

    而且那秦王府也不是一般的府邸,复杂的很呢,这慕容雅那么单纯,哪里合适呢?

    只是她如今说这些,也是没有用的,慕容雅这模样,很明显就是少女怀春了,她再说,或许还会引来嫌隙,还是过些日子暗中的开导,让对方断了这心思吧?

    心里打定了主意,苏兰芷倒也不想再谈论秦之衍了,便转移了大伙儿的注意力,“对了,刚才我让淑妹妹给你们做了画来的,我们一起瞧瞧去,看淑妹妹画的如何了!”

    “是吗?淑妹妹给我们画画了?”慕容雅本来就觉得有些羞涩呢,害怕苏兰芷再问,自己拉不下脸来了,此刻瞧着苏兰芷转移了话题,她自然马上也就顺着这台阶下了。

    “大姐,我们瞧瞧去!”慕容香和慕容雅也是一母同胞的姐妹了,感情好的很,自然明白自己的姐姐的心思,倒也不想再谈论那个让人羞涩的男子了。

    “几位姐姐,你们可别笑话我啊!”慕容淑看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自己的画作上面,脸上划过点点的羞涩,颇有些不好意思了。

    “笑话你作甚,你好心的给我们作画,我们感激还来不及呢!”

    “我的好妹妹啊,你别藏着掖着了,给我们看看吧!”

    慕容淑瞧着慕容嫣和慕容香软磨硬泡的,实在是有些撑不住了,这会儿只好应了,“好好,还差一点点,你们等一会儿,先别看啊!”刚才秦之衍突然出来了,弄得她好些紧张,倒没有完成,这会儿要给人看,自然是要画好了才行的。

    “那,好吧,你可快一点啊,不然我们可等不了了!”

    “知道!”赶忙回去拿起笔继续画了起来,慕容淑小小年纪,记性倒是不错的,而且平日里瞧着慕容雅和慕容香比拼多次,印象深刻,这虽然欠点,却也是可以自己琢磨出来的。

    这秦之衍的事情就那么揭过去了,几个姑娘心里虽然都还有些好奇,可是碍于慕容雅的颜面和清誉,倒是很有默契的不再提起,只是坐在一旁静静的等着慕容淑作画,几个女孩,倒也相谈甚欢了。

    “兰妹妹,不曾想你的一手琴技如此只好,而且随口所说的词句,倒是格外的生动了,改日,你可得好好的给我们弹一曲才是!”

    “雅姐姐,你和香妹妹的剑和鞭子那才是一绝呢,如果我能有你们这样的技艺,那就好了。”苏兰芷有的时候还真的想象慕容雅和慕容香一样的,有些技能傍身了,这样就可以不依靠别人,自己在有危险的时候,也可以自保了。

    只是可惜了,她身子弱,而且没有人教,她是学不会的。

    “兰妹妹,你要是喜欢,我可以教你啊!”

    “对啊,兰姐姐,我也可以教你啊!”这寻常的女子都不喜欢舞刀弄枪的,这会儿慕容雅和慕容香瞧着苏兰芷真心的喜欢,倒是也想拉一个人入伙了。

    反正多一个人,也多一份乐趣,挺好的就是了。

    “呵呵,真的吗?”也希望有人教,苏兰芷却找不到人,更没有机会,这会儿慕容雅和慕容香提出来了,苏兰芷倒是很想试一试的。

    这万一要是谁都无法依靠的时候,自己不也可以依靠吗?

    自己会些防身的,总是好的。

    “当然可以,兰姐姐你想学什么?”慕容香一脸的豪迈,却忘了自己差不多也只能算是一个半吊子老师,哪里可以叫自己的学生许多?

    “嗯,这个我也不知道,你们就先教我一些基本的吧,防身的,简单一点的!”苏兰芷这会儿年纪学武,也是有些偏大了,她的要求不高,只要能防身就好,反正她有医术,身上也带有不少的药物,只要能拖上一会儿,她倒是不必太过担心的。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只是这学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兰姐姐,你可坚持的住?”他们两姐妹也是从小就学了的,也吃了不少的苦,瞧着苏兰芷柔柔弱弱的,倒是很担心了。

    “我身子骨不好,学些强身健体的也好,也免得总是柔柔弱弱的,容易生病,让爹娘担心了。”瞧着自己比慕容雅和慕容香矮一截去了,苏兰芷也知道自己这幅身子营养不良,除了好好的补补,适当的锻炼也是应该的,不然这身子,还真的是很难恢复了。

    “那好,就学些简单的吧。”

    “嗯,你们可以告诉我,我回家慢慢的练!”

    “兰妹妹,其实这学武初期,就是一个字,练,兰妹妹你也别着急,我们那里有一套简单易学的擒拿术,到时候我们悄悄地给你了,只是你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了就是了。尤其是祖母,不然我们可真的死定了!”这两个人学武,本来已经让靖北侯夫人很头疼了,如果他们再拉了一个进来,靖北侯夫人怕真的是要责怪了。

    “放心吧,我不会说的!”苏兰芷也不打算深学,只是她力气小,而且身边危险太多,她得学些放身的才是,关键时候,也可以用上。

    几人就那么悄悄的商议着决定了,约好了是彼此的秘密,谁都不告诉,苏兰芷瞧着这两姐妹一脸严肃的样子,顿时觉得有趣极了。

    “兰姐姐,你可千万记住了,不能让大伙儿知道了,就连大姑姑也不成!”这慕容嫣知道了,那靖北侯夫人不也知道了吗?这样的险,他们可不敢冒!

    “放心吧,我省得的!”几人就那么说定了,这个时候,慕容淑也做完了画,瞧着几个人在说悄悄话,倒是有些不解了,“几位姐姐,你们在说什么呢?”

    怎么好像做贼一样的,那么小声?而且藏着掖着的样子?

    难道是有什么,不可以让她知道的吗?

    想到这里,慕容淑就有一种被排开外的感觉,心里有些涩涩的,几人瞧着她不画了,倒是相视一笑,没有解释,统统都走到了慕容淑的身边,“我们是在谈论啊,淑妹妹你在画什么呢,怎生画了那么久?而且还一直藏着不让我们看,我们在想你到底把我们画成了怎样的天仙了,那么专注!”

    “大姐姐,你又取笑我了!”不由得跺了跺脚,瞧着慕容雅的戏趣,慕容淑只觉得脸上燥燥的,看来这孩子,还真的是很害羞了。

    “谁让你藏着掖着了,这会儿,可以看了吧?”好笑的看着慕容淑害羞的样子,慕容雅笑了笑,视线便落在了那画上面,不由得惊叹了,“淑妹妹的话,可是又精进了呢,大伯母见着了,自然是高兴的!”

    瞧着那画上的女子,飘然若仙的样子,倒是将他们比拼的那种美感给体现无疑了,虽然画风不是很成熟,用笔也不是很老道,但是以慕容淑的年纪来说,的确是很不错了。

    “淑妹妹,你这画送给我可好?”慕容香见着了就想要了,慕容淑摇了摇嘴唇,倒是有些为难了。

    “淑妹妹,你不是那么小气吧?平日里我有什么好东西,可是都不落下你的,你就送我吧,好不好?我让人裱起来,放在我房子里,每天观赏,可好?”今天也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了,这话虽然不算是上层,但是很有纪念意义,慕容香倒是很想保存来着。

    “香姐姐,不是我不给你,只是,这个兰姐姐已经早就说了要去了,刚才还是她让我画的。要不然这样,我再给你们画一幅,可好了?”也不想因为苏兰芷就让慕容香不欢喜,慕容淑只好想出了这个折中的法子了。

    “好了,既然已经送给兰姐姐了,那就给兰姐姐吧,我也是瞧着你难得给我和姐姐画一幅画来着,想留个纪念。没事,反正以后机会多得是!”慕容香也不夺人所好,苏兰芷难得来靖北侯府,他们几个姐妹倒是常日里见到的,要画,还不是一两句话的事情?

    这个,也没什么的。

    “呵呵,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啊!”将那画收好,苏兰芷瞧着慕容淑,笑了笑,“淑妹妹,那这画可是就说好了送我的,不许反悔哦!”

    “兰姐姐喜欢就好了,不过我觉得,单单是有画还不够的,刚才兰姐姐的那句吟唱是极好的,不如兰姐姐就题上去吧,这样,岂不妙哉?”

    “对啊,我们怎么忘了,兰姐姐,你写上去吧,也好留个纪念,瞧着我们姐妹几个,几日多欢乐?”

    “好!”笑眯眯的将刚才自己说的话写上去了,苏兰芷写的是非常俊秀的小纂,看起来非常的秀气,落笔处有些飘,字写得漂亮极了。

    “兰姐姐的字写得可真好啊!”

    “是啊,兰姐姐,我的字都见不得人了!”

    “呵呵,你们多练练,会好的!”

    ……

    几个小女孩坐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了,只是在外面坐得久了,难免有些无趣,便提议去走走,让人收好了东西,几个女孩便在靖北侯府随意的走动了起来,散散心。

    走着走着就看到远处的慕容念依鬼鬼祟祟的,慕容雅眼尖的瞧见了,倒是有些不解了,“那么冷的天,这小姑姑鬼鬼祟祟一个人在这里作甚?”

    “不知道啊,可是,这里再过去不是大哥的院子吗?她来这里干什么?”慕容宵也算是长大了,虽然还没有弱冠,却也有了自己独立的院落了。

    这如果是慕容雅和慕容香这两个嫡亲在这里晃,倒还比较说得过去,只是这慕容念依比他们高一个辈分,就说这慕容念依是马太姨娘的女儿,跟他们正房的人,自然也是面和心不合的,怎么就眼巴巴的来了这里呢?

    几人面露狐疑之色,毕竟年幼,倒也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只是苏兰芷听着这是慕容宵的院落,突然想起刚才那个白衣男子,再想起之前马太姨娘在靖北侯夫人面前谈及慕容念依婚事的时候,那一脸不甘愿的样子,也知道那马太姨娘心里定然是有了主意的,心里不由得有了一个猜测,但是很快就隐去了。

    这些,好像也不是她该管的。

    “雅儿姐姐,我们出来的也久了,不如我们就回去吧!”如果这慕容念依真的对那人有心思,或许这样也好,反正那人看起来温和亲切的样子,她瞧着也不是一个善茬,让那慕容念依去折腾去,也免得慕容雅受伤了。

    这样想着,苏兰芷也不是一个喜欢管闲事的,便也不想搀和这事情了。

    “可是小姑姑她……”慕容雅总觉得慕容念依的样子看起来行为挺可疑的,这会儿心底里有些好奇,想要知道是怎么回事,哪里愿意就那么走了呢?

    “姐姐,她的事情,我们还是少管为妙,兰姐姐说的对,我们出来的许久了,还是赶紧的回去吧,不然祖母找我们,我们可赶不及了!”大家也似乎都不大想管慕容念依的事情,也想走了,可是几人脚步刚刚抬起,那慕容念依正好就瞧见了他们,赶忙打了招呼,“雅儿,你们怎么也在这里?”

    算起来也是长辈了,慕容念依瞧着几人,脚步有些急切的走了过来了,几人不曾想慕容念依就这样叫住了他们,一时之间,到彼此交换了眼神,最后,苏兰芷站了出来,“小姨!”瞧着慕容念依那看着他们兴奋的眼神,苏兰芷的眼中划过一抹疑狐之色,最后倒是转为了平静了。

    瞧着几人,慕容念依心里虽然是不喜的,可是她今日有求于人,自然也不能太不给对方脸面了,于是笑了笑,倒是一副彼此很熟悉的样子了,“呵呵,你们几个女孩子一起出来耍,怎么就不叫上我呢?”瞧着几个人,慕容念依倒是挺熟络的样子,只是靖北侯夫人这正房和马太姨娘一向来是面和心不合,这些年也是明争暗斗的,两房的人自然都是相互敬而远之的,可不想就惹上了麻烦了。

    “我们出来的时候,小姨和姨太太已经走了,我们也不好再去叨扰了!”这话倒是将慕容念依的话推了回去,可不是他们不找对方的,实在是对方自己走了,他们也没有办法去找对方罢了。

    “呵呵,是吗?你们如今这是要去哪里呢?一起可好啊?”这平日里没见着慕容念依跟他们这么熟络,此刻慕容雅几人见着了,倒是觉得有种今天要下雨的感觉了。

    这小姑姑,是脑子抽了不成?平日里不是很不喜欢和他们一起搀和吗?怎么今日如此奇怪了?

    “小姨,我们在外面玩了这许久,可是都想着回去休息,等着外祖母的召唤。”瞧着这慕容念依突然就过来了,眼神晶亮晶亮的,算计着什么,苏兰芷就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可不想自己被人拿箭头使了。

    “呵呵,这用得着回去走那么远的路吗?雅儿,你们大哥的屋子不就在前面吗?你们几人累了,不如就去他那儿歇歇也好?”早早的就打听到了秦之衍今日和慕容宵一起来了,慕容嫣得了马太姨娘的意思,匆匆忙忙的就赶来了,想要和秦之衍来一个偶遇什么的,可是没有想到,等了许久都不见人,后来听说两人从另一条路进了院子了,慕容念依也着急啊,很想进去,可是她寻不到借口,这么冒冒失失的就进去了,也怕秦之衍会瞧不起她,认为她没规矩,正在纠结,此刻就看到了慕容雅几人,有了那么好的借口,慕容念依哪里会放手呢?

    “倒是有劳小姨担心了,我们几个走走,说说话才好,可不想就去了大表哥的院子,不自在了。”瞧着慕容雅的脸色有些松动,苏兰芷也知道慕容雅是想见秦之衍,可是,他们如果就那么去了,岂不是被慕容念依拿靶子使了吗?

    所以,就算是去,也不能是被慕容念依撺掇了去的。

    “兰儿,你不是没有见过你大表哥吗?如今正好在他院落附近,你不去见一见,也难保你大表哥知道了,会不好想的!”苏兰芷这么过而不入,岂不是会让人觉得她不尊敬了慕容宵去了?

    这些年不见,孩子们的情分本来就浅,这要是真的那么做了,岂不是更加的让人心里填了堵吗?

    苏兰芷瞧着慕容念依那么亲热的尽,心底里倒是明白此人定然是要他们引着去,才有借口进去,不然她一个小姑姑,和正房的关系也不是特别的好,哪里有理由进去呢?

    心里越发的肯定了,这慕容念依定然是相中了那秦之衍的,苏兰芷也知道秦之衍的身份尊贵,比起一般的皇子世子,这人有一个文帝亲弟弟的爹,还有一个邻国皇帝唯一胞妹的母妃,甚至还没有成年,文帝就直接封了他为王,可是让不少人嫉妒红了眼,偏偏这人还深得皇帝的信赖,也难怪这马太姨娘会相中这人了。

    不得不说这马太姨娘也不是一个傻子,知道靖北侯中立,不会投奔任何一个皇子,而且如今文帝身体康健,自然是不喜欢皇子间结党私营,故而让慕容念依嫁给皇子,一个不妥,反而弄得满身的骚,这秦之衍不是皇子,却比皇子更为尊贵,而且将来不管是谁继位,都无法撼动这秦之衍的地位,嫁给他,自然是最好的选择了。

    不仅仅是最好的选择,而且还是万无一失的选择,苏兰芷相信,不仅仅是马太姨娘是这样想的,这世家大族许多人都是这样想的。所以前世的时候,苏兰芷也是知道这秦之衍艳福不浅,许多人眼巴巴的想要嫁给他,可是一个都没有成功,最后这人一直未曾娶妻,就那么陨落了。

    想起前世此人的遭遇,苏兰芷有的时候都觉得是天妒英才了,此刻瞧着慕容念依那么热衷此事,苏兰芷倒是存了看戏的姿态,不过,她不会帮忙就是。

    瞧着慕容念依眼神中的急色,苏兰芷越发的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却是淡淡的回绝了,“小姨,刚才我已经见过大表哥了,而且当时大表哥和武成王在一起,想来这会儿大表哥是陪着武成王的,我们也不好打扰了就是了!”故意说出武成王的名字,苏兰芷就是料定了慕容念依没有这个胆子明知道武成王还在,还可以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来个偶遇了。

    “是吗?武成王今日也来了?”听到武成王的称号,慕容念依瞧着苏兰芷满是不悦了,她本来是想拉着几个人寻着借口进去的,然后假装故意碰到秦之衍,然后说说话来着,可是对方都那么明打明的说了,她一个待字闺中的女子,明知道有外男在,还眼巴巴的过去,那不是让人轻瞧了去吗?

    心里突然就怨恨起了苏兰芷的不懂事了,有事没事的,提武成王干什么呢?这让她怎么还好意思叫几人进去呢?

    心里百转千回,慕容念依正在想一个好办法,既不让人觉得自己可以,又可以去见到自己的心上人,这会儿苏兰芷可没有给她缓冲的机会了,“小姨,我觉得有些冷了,就先和几个姐姐妹妹回去了,不打扰小姨的兴致了!”对不喜欢的人,苏兰芷也不想浪费自己的时间和经历的,这慕容念依摆明了是不安好心的利用他们,她才不会傻傻的被对方利用呢!

    “兰儿,别走那么急啊,你既然冷了,就进去阿宵的院落里烤烤火吧,何必舍近求远呢?”似乎又抓着了一个机会,慕容念依哪里愿意人就那么走了?

    她刚才可是寻思了许久都不得法,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哪里愿意就放手了?

    “小姑姑,武成王如今在大哥的屋子里,我们去不好的,兰妹妹,我们走吧!”心里虽然也是想去的,可是慕容雅想着刚才苏兰芷和几人的戏趣,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这会儿瞧着慕容念依一副非要进去的样子,她虽然不懂,可是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慕容念依进去了,这会儿倒是彻底的打消了要进去的念头,只是赶紧的离开了。

    她还小,可不能做着出格的事情了。

    “雅儿,你说什么呢?我们就进去坐坐,不会打扰的,你就放心吧!”说是不会打扰,可是慕容念依进去,不就是为了见秦之衍吗?到时候,怕是就算是见不到,她也会想办法见到的吧?

    “哎,小姑姑,都说了我们不去了,反正等一会儿自然会见到大哥的,我们不着急,走了啊!”对慕容念依不喜,慕容香也不明白慕容念依今天是怎么了今天跟他们那么熟悉的样子一直拉着他们进去,可是她也不想就如了对方的意了。

    反正,她就是不喜欢眼前这人就是了。

    “你们真的不去吗?就在眼前啊,你们走都走这里来了,何必又走回去呢?”实在是有些不死心,没有这些人,她要找什么借口,才是最合适的呢?

    “不去了,马上就要用膳了,我们这会儿,得去祖母那里了!”几人这会儿倒是坚定了心里的想法,不管慕容念依今天是为了什么一直拉着他们不放,他们都不会让对方得逞就是了。

    “小姑姑,那我们走了!”

    “你们……”不甘心的跺了跺脚,瞧着几人毫不犹豫的就走了,慕容念依心里满是懊恼,此刻看着那道门,明明那么近,可是为什么,就那么远呢?

    突然想起那一日偶遇秦之衍的情景,慕容念依只要一想到那暖阳般的男子,一颗芳心就再也忍不住的砰砰乱跳了,甚至脸都有些红扑扑的,实在是羞涩的紧了。

    不管了,既然寻不到借口进去,我就在这里等着吧,反正他应该不会呆太久的!

    知道自己和慕容宵的关系不好,自己贸贸然的进去,守门的人也不一定让自己进去,慕容念依也不想丢人,打定了注意就站在这外面,焦急的守株待兔了。

    只是这天寒地冻的,她便觉得身子有些冷了,只好不停的来回走着,焦急的看着那门口,一心就希望自己心心恋的人可以赶紧的出来了。

    ……

    而此时已经离开的几人,倒是颇有些不解了,“兰姐姐,你说小姑姑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非得拉我们进去看大哥呢?”对此,慕容香真的不了解了,不得不说,这丫头的确是挺单纯的。

    苏兰芷瞧着对方一脸的困惑样子,笑了笑,“或许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越发的肯定那慕容念依的目标是那秦之衍了,苏兰芷却也不在意的笑了笑,反正与她没有什么关系就是。

    最终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便随着她去折腾吧,反正那人,她也是不喜的。

    “醉翁之意不在酒?兰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或许是因为年纪小,也或许是周围的确是比较单纯,慕容香还真的是不明白,慕容念依到底有什么目的了。

    “没什么,或许大表哥的屋子里面,有什么是吸引她的吧?”也不好明说了,此刻看着慕容雅一脸深思的样子,苏兰芷有些担心了,“雅姐姐,你在想什么呢?”

    “啊?什么?”慕容雅倒是有些大了的,这些情事,有些模模糊糊的懂了,只是不大清楚罢了,刚才瞧着慕容念依那样子,慕容雅心里有些不大舒服,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她在想这个问题。

    为什么,她会觉得不舒服呢?

    好像自己喜欢的东西要被抢走一样的,怎么她会有这样的感觉呢?

    这女子的直觉自然是最准的,慕容雅性子单纯,不是很了解这些花花肠子,也没有苏兰芷前世的经历,所以今世看人倒是越发的多了一份心眼和透彻,她就是凭着自己单纯的对情敌的一种忌惮和戒备罢了。所以,她没有想到这一层去,心里只是有些不安和不舒服罢了。

    苏兰芷瞧着慕容雅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倒是越发的担心了,“雅姐姐,你怎么就发呆起来了?是不是有心事啊?”

    不知道这慕容雅对秦之衍的情谊到底深到了什么样子的程度了,如果只是少女的心仪还好,这只是一种对美好事物的一种向往和追求,倒也没有紧要,可是如果是真的深深的喜欢了,那就糟了。

    雅姐姐那么单纯的人,万一真的喜欢了,那她,不是注定了会伤心吗?那人,可是一个无法触碰,也无法承诺幸福的人啊!

    “没什么,我就是有些好奇小姑姑怎么一个人就去了大哥的院落附近罢了。”

    “别多想了,我们在这里想也没用,不如先回去吧!”

    “是啊,大姐,她要做什么,也不关我们的事情,你就别烦恼了,瞧瞧你,眉头都皱到一起去了!”

    “嗯,我不想了,我们赶紧的回去吧,祖母想来也是要让人来叫我们吃饭了!”几人在外面也玩了许久了,也是该回去靖北侯夫人那里了。

    “好啊,我肚子正巧也饿了呢!”

    说说笑笑的就回去了,慕容雅这人心思藏不住,不过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就不去想这回事情了,苏兰芷瞧着慕容雅那么快就恢复了过来,心里也判定了慕容雅对秦之衍,怕也只是一种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和崇拜了,女孩子都喜欢俊雅迷人的男子,秦之衍无论是哪方面而言又都是极其优秀的,彬彬有礼,温柔迷人,待人亲和,想来或许慕容雅也只是一时的少女情怀,以后自己多多的劝解一下,应该就没事了吧?

    只是苏兰芷没有想到的就是,慕容雅对秦之衍的这份子少女情怀,持续的时间,倒是有些长久罢了,以至于在将来的好长一段时间,她的心里,都有些愧疚不安了。

    ……

    却说慕容念依一直在外面等着,等啊等啊,身子都等得僵了,终于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慕容宵和秦之衍,终于是出来了。

    慕容念依远远的瞧着那白色的身影,心里顿时有无数的暖流划过,那双眼睛好似迷上了多多璀璨的烟花,说不出的紧张了,远远的瞧着那人,慕容念依想了想,想了许多和那人亲近的方法,最后,干脆一个狠心,在看到对方越走越近的时候,狠狠的将自己摔在了地上,发出了让人闻着就觉得怜惜的声音,“啊!”那声音倒是疼中带酥,酥中带柔,柔中带媚,倒是将那副小女儿的模样展露无遗,偏偏她生的美艳,此刻又是那么无助的倒在那冰天雪地里,眼神染着让人怜惜的水雾,这要是一般的人看了,早就化成了无数的春水,恨不得就去做了那解救那可怜的女子,可是她遇到的,偏偏是那表面温柔,实际有着一颗比任何人都要冷硬的心的秦之衍,还有那个一贯就看不惯她的慕容宵,所以尽管她此刻惹人怜惜,身处困境,瞧着两人可怜巴巴的求救,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如她想的一样急急的跑来抱起她,救了她了。

    瞧着那两人见着自己摔倒,步履依旧缓慢,甚至还在说话,连自己都不看一眼,更没有赶忙跑过来救她,慕容念依的心里划过点点的失落,随即想到了可能两人是因为自己没有求救,碍于礼数不来救自己,这会儿只好可怜巴巴的开口了,“阿宵,我滑到了,起不来了。”话虽然是对慕容宵说的,可是那眼睛却可怜巴巴的瞧着秦之衍,是人都可以看得出,她这是想让秦之衍帮忙了。

    慕容宵好笑的看着自己这小姑姑的苦肉计,瞧着秦之衍一脸不为所动的样子,倒是有了故意逗逗对方的心思了,“武成王,我小姑姑摔倒了。”见秦之衍没有行动,慕容念依又可怜巴巴的看着秦之衍,慕容宵也不好做那实在是不识趣的人了。这会儿瞧着秦之衍脸上那面具一般的笑容,倒是很想看看,对方什么时候,可以有破裂的痕迹了。

    却不曾想,秦之衍只是淡淡的瞧了自己一眼,似乎很不解的样子,“你小姑姑摔着了,你不去扶着吗?”将慕容念依那投射过来的眼神直接就当成了空气了,秦之衍看都没看一眼,面色依旧如常,没有丝毫要伸出援手的意思。

    “武成王……”本以为一向来温文尔雅的武成王瞧着那么娇滴滴的自己摔着了,肯定会来帮忙的,可是却不曾想对方完全跟自己想的不一样,看着自己摔倒了,别说问候了,一个眼神都没有,甚至好像自己与他无关一样的,把她完全就当做是透明的了,这让一向来自诩容貌极佳,非常受欢迎的慕容念依受得了呢?

    眼神有些湿润了,慕容念依可怜巴巴的皱了皱自己的眉头,“嘶”了一声,一手努力的撑着自己的身子,一手放在自己受伤的腿上,看起来一副无助的样子,让人看着就不忍心让那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就那么坐在雪地里受寒了,更何况,还是一个受了伤的美人呢?

    慕容念依本来以为自己摆出这么一副需要被人呵护帮忙的样子,温柔的秦之衍会过来问候自己,轻柔的抱起自己,到时候,自己与对方有了肌肤之亲,便可以央着爹爹让秦之衍娶了她了。

    如此完美的计划,偏偏秦之衍不为所动,那眼神一直看着不知名的地方,让慕容念依好不挫败!

    这天气本来就是极寒的,一阵冷风吹来,本就在雪地里等了许久的慕容念依顿时打了一个哆嗦,整个人此刻又是坐在雪地里的,只觉得浑身都冷极了,偏偏没人来帮她,难道她要自己起来不成?

    这样别人不是就知道她是装的了?

    见秦之衍不为所动,慕容念依此刻真的是受不住这地上的寒气,只好求助于慕容宵了,“阿宵,你扶我起来吧!”再这样坐下去,她非得染上风寒不成!

    先起来再说,等一下寻着机会,故意站不稳,往对方身上凑去就是!

    “哎,我说小姑姑啊,你怎么就不早说呢?瞧你冻的!”慕容宵心里是不喜欢慕容念依的,哪里会愿意帮助对方呢?

    本来是想看看慕容念依还想干嘛的,却不曾想对方勾引秦之衍不成,便只好叫他了。

    可是他不喜欢对方,哪里愿意就去触碰对方了呢?

    瞧着慕容念依那冷得嘴唇都紫色的了,慕容宵不得不佩服秦之衍这人倒还真的是忍心,他虽然不喜欢慕容念依,可是这慕容念依长得也是很美的了,刚才还故意摆出那么一副惹人怜爱的样子,他都有些觉得不忍心了,怎么这人,还是面不改色的?

    果真啊,有些人瞧着是最和善的,其实是最难相处!

    可是对方不去,那不是只能自己去了?

    有些为难的看着慕容念依那么可怜巴巴的样子,慕容宵实在是觉得这是一个苦差事,偏偏他还不得不做,慢拖拖的走过去,心里是一千个一万个不同意,有些求救似的看着秦之衍,奈何对方将自己的眼神直接无视,慕容宵在心里咒骂了几遍,最后来到了慕容念依的身边,“小姑姑,你这是怎么了?”

    “我扭到脚了,好疼!”那声音带着点点的哭腔,让人听着便觉得心疼,慕容宵瞧着慕容念依说话间依旧不死心的看着秦之衍,心里暗叹自己倒霉,脸上却笑了笑,“那我扶你起来吧!”

    “好!”心不甘情不愿的伸出手想要让对方扶自己起来,慕容念依依旧看着秦之衍,就希望对方可以帮自己一把,可是她都还没有起来呢,慕容宵突然就放了手,这会儿没有准备就再一次的坐在了那冰冷的雪地上,慕容念依那娇嫩的身子,也只能是觉得疼了,“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