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六十五章 没有得逞
    慕容念依可没有想到慕容宵会来这样一出,本来力气就全部是借着慕容宵起身的,这会儿一个不防,她就那么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还是一个极为不雅的狗爬式,身上顿时染了许多的雪花,手也因为碰到了地上的雪有着一股刺骨的寒冷,从未曾想过慕容宵敢这样对她,慕容念依心里一怒,顿时就有些原形毕露了,“阿宵,你这是干什么,有你这样子扶人的吗?”

    想她也是堂堂靖北侯府里的小姐,如今更是靖北侯老来得女,这府中在她这一代就只有她这一个女儿在闺中,靖北侯和马太姨娘可是都疼得紧,加上她的辈分可是比起对方要高一倍了,也算是姑姑了,岂能让对方就那么无礼了去?

    脸上顿时褪去了那一层可怜兮兮的样子,怒瞪着慕容宵,慕容宵见着慕容念依恼羞成怒,眼中划过一抹狡黠,倒是很不好意思的道歉了,“小姑姑,实在是对不起,手滑,手滑啊,我再来扶你啊!”

    嬉皮笑脸的,看起来倒是没有一点点的愧疚,慕容念依见着就想发作,可是这会儿眼角瞧着秦之衍还在,只好生生的将胸口的那股子的愤怒给隐藏了。

    不由得狠狠的瞪了慕容宵一眼,暗恨这人好狠的心机,想要破坏她在武成王心里的形象,顿时暗暗心惊,脸上很快就恢复了一片的平静了,带着一种错怪的歉意了,“阿宵,刚才我也是疼极了,才会一时误会了你,你不乖小姑姑吧?”

    很快就换上了一副慈爱可怜的样子,慕容宵不得不说这慕容念依在马太姨娘的调教下,这演戏果然是一流的,心下不耻,脸上却一副歉意的样子,“小姑姑,刚才实在是对不住,小姑姑不怪就好,我这就扶你起来!”说完作势就要去扶,可是慕容念依这会儿倒是有些警惕了,怕慕容宵再一次的给她使绊子,倒是没有应了,“还是算了吧,这男女毕竟授受不亲,我怎么也是你的小姑姑,我还是自己起来吧!”

    说完有些艰难的起身,慕容念依试了几次,可是看样子腿上真的很疼,不由得再一次用那可怜巴巴求助的目光看着秦之衍,只希望秦之衍可以看在她一个弱女子一直躺在雪地上,如此狼狈,可是伸出援手了。

    素闻这武成王在皇族中最为亲和体贴,对着谁都是温柔可人的,如今自己那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子惶恐无助的样子,怎么对方还没有怜香惜玉呢?

    瞧着秦之衍不为所动,理想和现实的偏差让慕容念依实在是没法接受,一直慢慢的起身,可是又不愿意起,看样子就是不想就那么算了的。

    今日好不容易见着这神祗般的容颜,和她记忆中的一样完全无瑕,嫁给这样的人,自己将来定然是可以幸福美满的,还可以帮着哥哥夺回世子的位置,何乐而不为呢?

    心里做着白日梦,慕容念依那眼神倒是越发的放浪了,慕容宵实在是看不下去,打发了人去叫来了一个嬷嬷将慕容念依扶起来,慕容念依这会儿,倒是很不甘心的起身了,柔柔弱弱的将自己整个力量都往那嬷嬷身上靠,一副站不稳的样子,想说些什么,慕容宵倒是不想和对方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小姑姑,你受伤了,我让嬷嬷送你回去吧,你好生修养,可别冻着了,到时候爹爹也难免责怪!”

    “可是这里离我的院落那么远,我脚受伤了,可怎么回去呢?”说这话的时候,慕容念依看着秦之衍,就是想让对方送自己回去,可是慕容宵却直接打断了,“嬷嬷,让几个人扶着小姑姑回去吧,仔细着照顾,让府医过来瞧瞧,年关将近,可别让小姑姑生了病了!”

    “大少爷,老奴知道了!”

    “那,我就先走了!”说完对着秦之衍服了服礼,那柔顺可人的样子,倒是很让人喜爱的,“武成王,臣女告退!”缓缓的起身,这一举一动不得不说都是极好的,慕容念依那波光流转的眼神似有似无的瞧了瞧秦之衍,在嬷嬷的搀扶下准备离开的时候,路过秦之衍的身边,慕容念依眼中划过什么,“哎!”了一声,顺势推开了那嬷嬷,往秦之衍身上倒去,本来以为自己可以用自己的柔软让对方心旷神怡,奈何那秦之衍好似突然就不见了一样的了,慕容念依本以为的温暖胸膛,结果再一次的摔在了那冰冷的雪地上,这一次,嘴巴上都啃了不少的雪,那精美的发型和那衣服都变得狼狈不堪了,慕容宵瞧见了,憋着笑,脸上划过一抹戏趣,那慕容念依听到慕容宵的笑容,心里划过一抹阴狠,眼中波光闪闪的,瞧着秦之衍,不明白怎么对方竟然那么不怜香惜玉了。

    “嬷嬷,你赶紧的扶着小姑姑起来送回去吧,这样子被别人瞧见了也不好!”这就是在说慕容念依此刻的样子有失仪态了,慕容念依瞧着自己的确很狼狈,这会儿似娇似嗔的敲了秦之衍一眼,那眼神说不出的哀怨和不解,倒是让人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的,可是秦之衍却依旧不为所动,慕容念依这会儿摇了摇嘴唇,只好慢吞吞的走了。

    今日仪态尽失,还是不要再这里继续丢脸的好,不过今日出师不利,下一次,还是得跟娘亲好好的谋划谋划才是。

    打定了主意,慕容念依这会儿倒是真的不敢多留了,免得秦之衍厌烦了她,便加快了步伐,很快的就离开了,只是因着今日的事情,也恨上了慕容宵,总觉得自己今日是被慕容宵所害,所以弄得那么狼狈的!

    她会让对方知道,故意整她的下场的!

    ……

    慕容念依终于是走了,慕容宵这会儿再也憋不住,“噗”的一声就笑了出来,看着秦之衍的目光,倒是有些幸灾乐祸了,“武成王,我小姑姑看上你了,估计我们两府,以后得成亲家了!”

    这马太姨娘的本事,慕容宵还是知道一些的,看中了秦之衍,那么以后出的招,定然是层出不穷的,这些年瞧着马太姨娘和自己的母亲斗法,一直在靖北侯府安然无事,慕容宵也知道这马太姨娘是个狠角色,瞧着秦之衍的眼神,倒是有些同情了。

    这被他这个小姑姑缠上了,以后,还真的是甩不掉了。

    “你觉得很好笑吗?”这样的事情,秦之衍倒是早就麻木了,从小因为俊美和他的家世,没少有人跟他献殷勤,比这更过的都有,他早就习惯了。

    “哈哈,武成王,我有种预感,你以后,会很惨,我小姑姑的姨娘,那可不是一个善罢甘休的主啊,你自个儿可得自求多福啊!”刚才瞧着慕容念依那么出糗的样子,慕容宵只觉得格外的痛快了,他一直都不喜欢这个小姑,平日里仗着父亲的宠爱,在府中无法无天的,今日见对方吃瘪,他自然是开心的。

    “说完了没有?”虽然是很平淡的语气,脸色也没变,可是慕容宵和秦之衍也算是相熟了。自然知道,自己不能再说了。

    “我,我说完了。”哎,差点忘了这人虽然看着好相处,可是骨子里,那可是一个笑面虎啊,自己可得小心点才是。

    “说完了本王就走了,告辞!”今日本就是来靖北侯府里做客的,和慕容宵下下棋,聊些俗物,这会儿被一个女子缠身,秦之衍也觉得没意思了,想要离开了。

    听着秦之衍的自称都变了,慕容宵赶忙收拾好自己脸上的嬉笑,恢复了一本正经,“诶,别啊,才来一小会儿,怎么就走了呢?祖母刚才听说你来了,可是要我留你下来用膳,你这样子走了,我如何好交代了去?”慕容宵和秦之衍也算是比较熟识的好友了,秦之衍偶尔会来靖北侯府,靖北侯府的人自然是要好生接待的,可不能让对方觉得他们怠慢了。

    “不了,本王索性也不饿,回去陪母妃用膳就是!”想起刚才那个女子,秦之衍就觉得厌烦,也不想再被慕容念依缠着了。

    “你难得来一趟,而且今日我大姑姑和小表妹回来了,一家人难得聚聚,你也一起热闹热闹,不好吗?”见秦之衍要走,慕容宵担心祖母责怪他怠慢了贵客,只好想尽办法的让对方给留下了。

    本以为秦之衍这人主意已定,绝对不会就轻易的更改的,自己还得费一番功夫,也免得祖母责怪。可是不曾想对方竟然停下了脚步,让慕容宵好些吃惊。

    “你……”很想问对方怎么突然就不走了,可是秦之衍却只是淡淡的看了一下他,“既然你盛情挽留,我就留下吧!”自称瞬间就变了回来,秦之衍瞧着慕容宵那吃惊的眼神,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反正他是决意要走的,只是听到了那个女子,却不忍心的,突然就想再看看她了。

    他们见面了几次,可是都只是匆匆而过,自己对她,却有了无法泯灭的印象,只是不知道对方是怎么看他的?

    想着之前在院子里偶遇,苏兰芷对他倒是淡淡的,除了最初的惊讶以外,倒是把他当成一个刚刚认识的陌生人来看,想着那双古井般深邃的眼眸,一向来对女子不怎么感兴趣的秦之衍,倒是突然就有了一探究竟的冲动了。

    他这是怎么了?是因为觉得这个女子和寻常的女子不一样吗?所以竟然会好奇了?

    想着就转了方向了,这会儿慕容宵瞧见了,倒是有些意外了,“武成王,你,你要去哪里?”怎么突然就转道了?

    “我突然想起今日来的突然,没有去拜见靖北侯夫人,按理说我是晚辈,该去见一见的,索性我今日要在这里留饭了,不如就去谢谢靖北侯夫人的好意吧!”其实也想突然想起她可能会在那里,所以存了心的想去看看吧?

    瞧瞧也是好的,或许瞧见了,就会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啊?等等我啊!”秦之衍虽然是晚辈,可是怎么也是当今皇上的侄子,还是未成年就封了的王爷,论起身份,这人可是比靖北侯夫人大了许多啊,这人怎么突然想起去拜见祖母了呢?

    百思不得其解,慕容宵知道秦之衍是一个面热心冷的人,他和秦之衍交好,也是因为彼此都是中立,靖北侯手握大权,他的父辈在朝中为官,两人没有什么利益冲突,而且年纪相仿,才走得近的。

    可是他们虽然走得近,但是也是私下里的交情,今日来,也只是因为他得了一副白玉棋,对方好奇而已,怎么这会儿,他觉得秦之衍貌似对他们家,有些热衷了一样的?

    是他的错觉吗?

    甩去脑海中不该有的想法,慕容宵跟在秦之衍的身边,总觉得此人今天的行为,有些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了。

    想了半天都没有想出一个头绪,慕容宵索性不想了,反正他如果想知道,以后仔细的观察就是了。

    ……

    两人来到了靖北侯夫人的屋子,正好一屋子的人都在呢,秦之衍让人通报了进去,果然就看到了那个娇小的人儿安安静静的坐着,就如那冬日里傲然挺立的寒梅一样的,让人觉得清冷孤寂,此刻那人的脸上带着浅笑,可是是那种分一吹就散了的那种,让秦之衍突然觉得这人,有些太过虚无缥缈了,好似周围的热闹,与她是没有关系似的。

    这样的认知,不知道怎么的,让秦之衍觉得自己的心,有些酸酸的,很不舒服。

    轻轻的皱了皱眉,似乎不大喜欢这样的感觉,秦之衍倒是恢复了一贯常来的笑容,“老夫人,近来身子可好啊?”秦之衍一进来,虽然满身的寒气,可是那如沐春风的笑容,倒是让人觉得春天来了一样似的。尤其是瞧着他那丰神俊貌的脸蛋,想着这人特殊却高贵的身世,一个两个的,倒是有些不自在了。

    “武成王今日造访靖北侯府,倒是让靖北侯府蓬荜生辉啊,不知道武成王今日可还愉快?秦王和秦王妃可好?”面对着一个身份比自己尊贵的人,靖北侯夫人倒也是进退有礼的,瞧着秦之衍一来,屋子里的气氛顿时就变了,有几个待字闺中的女子倒是害羞的低下头来,靖北侯夫人不得不说这武成王的魅力的确无人能挡,笑着看了看自己的嫡长孙女,瞧着慕容雅也是羞怯的低着头,靖北侯夫人的脸上划过些什么,最后,归于平静了。

    “有劳老庆王妃挂心了,父王和母妃都很好。”

    “呵呵,那就好啊,武成王和宵而年纪相仿,志趣相投,以后,可得常来侯府坐坐才是,老身倒是欢迎的紧!”见着年轻的一辈可以和秦之衍合得来,靖北侯夫人和靖北侯也是乐意见得的,毕竟这武成王是文帝亲弟弟的孩子,不参与皇子间的争斗,势力雄厚,的确,是一个可以结交的对象。

    如果对方可以娶雅儿为妻,那就更好了……

    心里有了些打算,靖北侯夫人自然是要极力的促成此事的,不过现在秦之衍和慕容雅都还没有正式的成年,不能谈婚论嫁,她可以慢慢的谋划就是。

    “老夫人如果不嫌弃我打扰,那我以后,可就经常来叨扰了!”这是场面话,大家都明白,但是这话在这里,靖北侯夫人就不怕秦之衍不来了。

    “那就好啊,那就好!”

    “今日我听闻老夫人的女儿回家省亲,倒是恭喜老夫人了。”视线不由得往慕容嫣和苏兰芷的方向看去,靖北侯夫人倒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恍然大悟了,“瞧老身这记性,倒是忘了给你介绍了,武成王,这就是老身的闺女,慕容氏,这是老身的外孙女。”女儿家家的闺名,靖北侯夫人自然是不好说的,只是简单的介绍,秦之衍见了,笑了笑,“那倒是我失礼了,见过苏夫人,苏小姐!”

    也不好说自己刚才见过苏兰芷了,秦之衍就那么掩过去,苏兰芷倒是觉得这秦之衍挺无聊的,明明就已经认识了她了,怎么还要劳烦外祖母介绍呢?

    心下不解,苏兰芷却也只是淡淡的回了礼,秦之衍瞧见了,想着这一屋子的女人,他一进来气氛就紧张了,而且不少目光就偷偷的往他身上望。他也不想继续打扰了,便寻了个机会,准备告辞。可是还没有开口呢,这会儿就听见靖北侯夫人和二老爷回来的消息了,秦之衍索性就留下来了。

    “哈哈,听说嫣儿和兰儿回来了?”远远的就听到靖北侯爷那浑厚有力的声音,随着那帘子一掀开,倒是走进来一个老人,脸上带着豪爽的笑容,一头青丝染了白发,眉目俊美有神,虽然年老,却有着一种老道成熟的魅力,瞧着那岁月打磨的脸,还是可以见到当初的俊俏的。

    果然啊,这靖北侯爷和靖北侯夫人长得都好,也难怪这一家子的人男的俊,女的俏了。

    靖北侯一进门,就看到了秦之衍,赶忙过去打招呼了,“走到门口才知道武成王今日来了侯府,真是有失远迎啊!”

    “老侯爷客气了,我也只是今日临时兴起过来看看,倒是麻烦侯府了!”秦之衍和靖北侯府倒也算熟悉,所以也没摆自己王爷的架子,这让他在府中赢得了许多的好感了。

    “不麻烦不麻烦,武成王喜欢的话,可以经常来!”靖北侯倒是和靖北侯夫人差不多的心思了,这秦之衍的风评甚好,身份尊贵,没有怪习,也没有一般世族公子的毛病,倒是一个很好的孙女婿人选了。

    如今虽然尚早,但是早早的准备着,总是好的。

    “呵呵,那以后可得叨扰了!”

    “这可是靖北侯府的荣幸啊!”这秦之衍不喜欢结交权贵,谁都不讨好,谁也不得罪,倒还真的是独树一帜,对中立的靖北侯来说,秦之衍自然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

    两人寒暄了一会儿,倒是彼此都落座了,此刻靖北侯夫人瞧见靖北侯和二老爷回来了,脸上的笑容,更是多了几分了,“老侯爷,老二,你们可回来了,嫣儿和兰儿等了有些时日了!”瞧着靖北侯回来了,靖北侯夫人的脸上顿时就喜爱开了花了,靖北侯过去就坐了,赶忙吩咐人给两人倒茶去去寒气,然后让人给两人脱了外面的袍子,免得屋子里太热了,等一下出去受凉,一切都做得井井有条的,倒是让人看得出靖北侯夫人的细心了。

    “嫣儿,这些年,你可还好?”坐定了,靖北侯还来不及喝口茶,就看着慕容嫣了,瞧着女儿这些年憔悴了些,也瘦了,眼中顿时划过点点的愧疚。

    是他这个做爹的不好,让女儿平白受了许多委屈了。

    “父亲放心,女儿这些年很好,父亲身子可还健朗?”瞧着父亲,和母亲一样的,十年没见,还真的是老了许多了,想来父母的身子,也差了许多吧?

    心里不由得就有些愧疚了,慕容嫣眼中有些黯然,靖北侯瞧见了,心里倒是很不是滋味了,“回来就好啊,我身子很好,你无需挂心就是,你自己也得好好照顾你自个儿,可别让我和你母亲担心了!”女儿出嫁了,这做父母的,也管不了太多了,只能干着急啊。

    不过还好,女儿算是熬过来了,只是希望,女儿可以幸福吧?

    “父亲放心,女儿会的!”知道那么多人关心爱着自己,慕容嫣哪里还会拿自己的身子不当回事情呢?

    “嗯,这就好,这是我那外孙女兰儿吧?”终究是男子,太多柔情的话说不出,靖北侯也不会那许多的花花肠子,瞧着女儿,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最后便转向了苏兰芷了。

    “嗯,兰儿,见过外祖父!”希望自己的女儿可以讨得父母的喜欢,这是每个做父母的都想做的事情,此刻见着靖北侯问了,自然就拉着苏兰芷出来见礼了。

    “兰儿见过外祖父!”规规矩矩的行了礼,靖北侯瞧着苏兰芷小小年纪,进退有度,对自己,也不像自己其他的孩子一样,带着畏惧,当场就喜欢上了,笑了笑,“兰儿如今,倒是长大了不少,记得当年,你可还只是一个小孩子,路都走不齐,转眼间,却那么大了。”

    突然有些感叹时间的流逝,岁月的无情,瞧着屋子里自己的子孙都大了,靖北侯倒是突然发觉,自己老了。

    “外祖父,兰儿总是要长大的,不然怎么保护母亲呢?”苏兰芷的话带着调皮,就是不想让气氛太尴尬了,靖北侯瞧着苏兰芷小小年纪那么懂事,眼中非常的满意,“许久不曾见,今日第一次见,外祖父回来得及,也没来得及准备礼物,这个就送你吧,倒也是可以保你平安!”说完就拿出怀里的一个玉佩,雕刻的很是精细,让让瞧着栩栩如生的,便知道是精品了。

    大家没有想到靖北侯夫人送了苏兰芷贴身携带的物件,靖北侯也是一样的,将佩戴多年的玉佩给了苏兰芷,顿时对苏兰芷就再也不敢轻视了。

    看来这老侯爷和老夫人,可是很重视这女儿和外孙女,他们以后,可得小心点才是。

    “父亲,这怎么使得呢?”慕容嫣瞧着靖北侯拿出来的礼物都有些吓到了,没有想到,自己多年不曾归来,倒是让父母把对自己的愧疚,统统都转移到了苏兰芷的身上了。

    作为慕容家的女儿,慕容嫣自然是知道这些礼物的珍贵的,倒是觉得自己的父母,有些太大手笔了,让她心里,越发的愧疚了。

    父母做这些,不仅仅是做给靖北侯府的人看,让大家看出他们对她和兰儿的看重,何尝不是给老爷看的呢?父亲和母亲送的可都是他们的宝贝,多年来都不离身的,此刻都送给了兰儿,是怕老爷看清了兰儿的女儿身,给他们撑腰的吧?

    心里了解父母的用心良苦,慕容嫣的心里顿时越发的愧疚了,想要推辞,可是哽在喉间的话,却是怎么都说不出的,更何况靖北侯没有给她推辞的机会,“兰儿喜欢吗?”

    长者赐不可辞,苏兰芷瞧着这成色,也知道靖北侯多年的珍藏了,心里划过点点的感动,点了点头,“外祖父送给兰儿的,兰儿很喜欢!”其实不管送不送礼物,送什么礼物,她都是不介意的,她想要的,从来都只是一家人开开心心,让父母都没有了遗憾而已。

    之前还在紧张靖北侯府的人会轻看了他们去,如今想来,倒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喜欢以后可得经常戴着,不许丢了,知道吗?”面带这严肃,可是还有慈祥,苏兰芷瞧着这个给自己温暖的外祖父,那颗心房,只觉得愈发的温暖了。

    “好,兰儿这戴上!”在大家的注目下准备戴上,只是还没有戴上呢,门口就有了响动了,“老侯爷,老夫人,马太姨娘和二小姐来了!”

    “嗯,让他们进来就是!”靖北侯听说马太姨娘和慕容念依来了,倒是没有什么想法,只是还没有见着人呢,就听到了咳嗽声,靖北侯看过去,瞧着慕容念依一脸的苍白,马太姨娘一脸的愤恨,倒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马太姨娘,这是怎么回事?”瞧着慕容念依脸色不对,而且还咳嗽,靖北侯有些不悦了,

    今日是嫣儿回来的好日子,怎么这些人,病了不知道忌讳的吗?

    “回老侯爷,二小姐刚才摔倒了雪地上,染了风寒,伤了脚了。”说话间马太姨娘的眼神似有似无的往慕容宵的身上瞟,那样的眼神,总是会让人有些联想的。

    靖北侯看了看马太姨娘一眼,见着对方话中有话的样子,心里知道这马太姨娘怕是要惹出什么幺蛾子,只是今天慕容嫣刚刚回来,他不想让大女儿看了心里不舒服。

    心下很快就有了计较,靖北侯平日里虽然疼爱慕容念依这个唯一留在身边的女儿,想借着对方弥补自己对大女儿的亏欠,但是此时此刻,也不是纵容的时候,眼神一冷,倒是不去在意马太姨娘投递给自己的信息了,“既然染了风寒,摔着了,那就让府医来看看吧,好生去休息,可别严重了才是!”

    马太姨娘可没有想到靖北侯就那么的揭过去了,想着女儿刚才跟自己添油加醋的话,顿时只觉得慕容宵实在是过分,今日自然是要为女儿讨回一个公道,免得他们总是被正房打压着,一直都无法出头!

    “老爷,二小姐的性子您是知道的,她向来小心,怎么会摔倒,而且摔伤了自己,还染了风寒呢?您难道就不问问这是怎么回事吗?”可不想自己的女儿被人欺负了去,马太姨娘自从得了这个女儿以后,从小就悉心的培养,就是想让女儿嫁得好,可以帮衬着她,如今瞧着女儿出去一趟就这样了,心里哪里舒坦?

    这大房一直压着他们,他们本来就不舒服了,如今还欺负了她的女儿,这口气,她是绝对咽不下的!

    瞧着马太姨娘一副不肯罢手的样子,靖北侯的眼中划过点点的无奈,瞧着自己女儿脸上的委屈,此刻,也不好就那么揭过去了,只好问了,“念依,你说说,你是怎么了?怎么会突出染了风寒?伤了腿了?”

    “我……”刚才回去,她越想就越生气,想这慕容宵那憋笑的样子,想着慕容宵故意整她,慕容念依心里就很不舒服了。心里决定了不给慕容宵好看,所以她回去就跟马太姨娘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就是想对方给自己讨回公道,好好的整治一下慕容宵,也好让对方知道得罪自己是不好惹的,以后轻易不敢得罪!

    本来是计划好了的,两人匆匆赶来,就是听说靖北侯来了这里,本想是当面让慕容宵被责骂,下不来台,可是如今慕容念依瞧着秦之衍也在,顿时觉得自己刚才实在是太疏忽了,忘记打听这里有谁了。

    刚才那一出,武成王也是看到的,自己百般求助,对方却视而不见,可见或许心里是疑了心自己是假装的,此刻自己如果当着他的面让父亲惩罚慕容宵,以他和慕容宵的交情,怕是会觉得自己小肚鸡肠,恩将仇报了。

    慕容念依一直来就喜欢秦之衍,想给对方留个好印象,所以才会不顾矜持的去接近对方,此刻瞧着秦之衍静静的坐在那里,那双古井般的眼角似乎看着自己,可以将自己看穿一样的。,慕容念依顿时觉得特别的心虚了,心里顿时就没有了之前要报复的欲望了,此刻,只是想着怎么揭过这一件事情,免得武成王觉得她心思毒辣,容不得人了。

    慕容念依脑海里迅速的在想着怎么解决这事情,挽回在秦之衍心里的形象,马太姨娘却是不明白的,此刻见着大家都在看着他们,她不由得扯了扯慕容念依的衣摆,“二小姐,你倒是说说,刚才到底是怎么了,到底是谁欺负了你去?你告诉老侯爷,老侯爷会替你做主的!”加重了“欺负”“做主”几个字,马太姨娘就是想让慕容念依不要怕,勇敢的说出来,她相信,以靖北侯对慕容念依和她的宠爱,慕容宵这顿罚,是逃不掉的!

    她特意挑选了这时间来,就是想当着大家的面给慕容宵一个下马威,让正房的人知道她不是好欺负的,此刻见着女儿半天都不说话,心里顿时有些急了。

    “二小姐,你倒是说啊,老侯爷都等着呢!”看着靖北侯脸上的不奈,马太姨娘也不敢耽误了,催促慕容念依说话,靖北侯见了,心里划过一点的疑惑,却是开口了,“念依,你尽管说就是,如果真的有谁欺负了你,为父会替你做主的!”那个“真的”两个字压得很重,慕容念依本来在想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此刻听到了靖北侯的话,看着对方那警告不悦的眼神,心里突然就知道自己今日的行为惹来了父亲的不悦了,迅速想做了决定,慕容念依赶忙就跪下了。

    “二小姐,你没错,你跪着作甚?”没有想到慕容念依突然就跪了,马太姨娘十分的不解了,慕容念依皱了皱眉,此刻顿时觉得自己的姨娘实在是吵得很,这会儿看着周围的人,再看着靖北侯,慕容念依倒是一脸的歉疚和诚恳了,“父亲,没有谁欺负女儿,只是女儿刚才在雪地里不小心摔倒了,被阿宵和武成王救起,女儿本来想说过来感谢一下阿宵和武成王,奈何母亲刚才太过着急,倒是误会了女儿的意思了,让父亲担心,是女儿的不是了,还望父亲责罚!”

    话虽然是这么说了,可是慕容念依想着就那么放过慕容宵,倒是很不甘心的,只是她没有想到秦之衍会在这里,真的是棋差一局,下一次,她一定要提前做好准备就是,不然自己在武成王心里成为了小肚鸡肠的女子,他怎么还会倾慕自己,娶了自己呢?

    不得不说慕容念依这一次倒是聪明了一回,没有当面继续追究下去,不然不说是秦之衍对她更加的厌恶,就是靖北侯,也是不满的。

    瞧着女儿解释,马太姨娘十分的不解,看着慕容念依,一脸的诧异了,“二小姐,你说什么呢,你刚才不是说……”

    怕马太姨娘说些什么,慕容念依赶忙就打断了,“姨娘,刚才是你太紧张了,听漏了女儿的话了,女儿只是想要道谢而已!”说完还真的当着众人的面跟慕容宵和秦之衍道了谢,马太姨娘目瞪口呆的站在一旁,看着明显变太多的女儿,怎么有种突然不认识自己女儿的感觉了呢?

    念依她是什么意思,刚才不是明明说……

    心里有许多的疑问,可是瞧着慕容念依不想提及这事情,再看到秦之衍也在,见慕容念依脸上似乎有些忌惮,马太姨娘猜测或许是慕容念依是因为秦之衍,所以临时改变了决定。

    男子总是喜欢大方优雅的女子的,自己刚才差点就坏了女儿在武成王心里的印象了!

    这才突然恍然大悟,马太姨娘赶忙也认了错,“还希望老侯爷原谅,刚才是婢妾失礼了,只是婢妾太过紧张二小姐,所以一时之间倒是没有听清楚二小姐的话,叨扰了老侯爷,是妾身的不是,还望老侯爷责罚!”这态度,比起刚才盛气凌人,一副要找人算账的样子,突然就好像一匹狼变成了小绵羊一样的,看得苏兰芷都不得不佩服了。

    这世家大族里面的女子,果然各个都是演戏高手,这马太姨娘和她的女儿,更是个中翘首,只是不知道两人怎么突然就转了想法呢?

    心里有些不解,此刻瞧着慕容念依时不时含情脉脉的看着秦之衍,苏兰芷顿时恍然大悟。

    敢情这是想在心上人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呢,这儿,果然也不是很蠢的。

    “好了吃错就好,以后切勿如此莽撞了,今日好在是武成王在此,如果换做是别人,倒是让人笑话了我们靖北侯府去!”本来热热闹闹的,结果全被这马太姨娘给毁了,她是越老越糊涂了不成?就算是有什么事情,也不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啊,更何况,还有武成王在呢!

    靖北侯这话是在警告马太姨娘太没规矩了,言语里有敲打的意思,马太姨娘感觉得出自己是失礼了,让靖北侯不悦,心里有些紧张,倒是特别诚恳的认错了。

    这念依也真是的,怎么事先不好好商量呢?

    这下子好了,老侯爷不喜她今日的行为,估计这几日都不会去她房里了,那她要怎么跟老侯爷吹吹枕边风,说自己女儿的婚事,不着急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