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六十九章 说服失败
    几人瞧着靖北侯夫人一听苏青岚出去了,马上就叫慕容嫣进去,脸上都有些担心,席乐荣更是藏不住话,看着慕容嫣,一副自己想要帮忙的样子了,“小姑子,要不要我陪你进去?”自己的婆婆,也是一个厉害的角色,不然也不会将靖北侯的心死死的拴在自己的身上,那么多年了,府中除了那么一个马太姨娘,其他的姨娘,走的走,撵的撵,死的死了。

    席乐荣还真的担心靖北侯夫人今日真的撒泼了起来,不放慕容嫣走了。

    慕容嫣知道席乐荣也是好心,浅浅的笑了笑,“嫂子别担心了,母亲是侯夫人,许多事情,心里明白着,我进去和她说会子话,也免得母亲总是想念了。”说完在大家担忧的目光下拉着苏兰芷就进去了,苏兰芷看着慕容嫣脸上神色淡淡的,也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到底担不担心了。

    不过今日苏青岚竟然能来,苏兰芷知道自己的父亲也是经过了许多的挣扎的,如今父亲来了,苏兰芷自然也是想他们就那么跟着苏青岚回去了。毕竟相府的事情,苏兰芷走了这许多天了,很多事情,都等着她回去处理!

    心下是做了决定,苏兰芷跟着慕容嫣就走进了靖北侯夫人休息的屋子,一进去就看到靖北侯夫人躺在那暖炕上面,上面盖了厚厚的杯子,身后垫了软软的垫子,瞧见两人来了,赶忙就招呼了,“嫣儿,兰儿可是来了,快快,脱了鞋子坐上了,暖和些!”声音倒是非常的慈爱轻快,神色也是非常正常的,哪里就有了刚才在外面的故作虚弱呢?

    苏兰芷和慕容嫣相识一笑,都知道靖北侯夫人刚才的小把戏,也是故意做给苏青岚看的,两人老人如此的行径,倒是很是无奈了。

    “母亲,这屋子很暖和,女儿就坐在这下面和你说会子的话就是。”等一下还得走,脱了鞋子坐上去,也是麻烦的。

    “你呀,这上面坐着不舒服些,软和些?非得去坐那凳子?切莫说了,快上来便是,乐善,去准备些瓜果还有茶水,让大小姐和表小姐好好吃些,解解馋!”拉着慕容嫣就想让对方坐上去,慕容嫣瞧着靖北侯夫人不肯罢休,只好脱了鞋子坐上去了。

    “坐我身边来,兰儿,你也是,我们三个,坐着暖和!”大苍的大都就在北方,冬天的确是太冷了,所以各家各户都比较喜欢在卧室内安个暖炕,这样平日里坐着也是暖和的,不冷。

    靖北侯夫人年纪本来就大了些,更是有些惧寒,刚才进来借口说是要休息,便也直接就坐暖炕上去了。

    “来来来,一人坐一边,我们三个,也好说说贴己话!”笑嘻嘻的拉着慕容嫣和苏兰芷坐在自己的两边,这些日子因着慕容嫣来,前前后后的,人也多,三人倒是少有这样清静的的单独相处了。

    靖北侯夫人拉着两人的手,看着自己的女儿和外孙,眼中,满是不舍了。

    还以为,可以多住几天的,可是没有想到,苏青岚那人,倒是来得挺快。如果真的那么在乎她的女儿和外孙女,这些年,又是何苦让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受了委屈了?

    想着苏青岚对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不好,如今还眼巴巴的就来跟她抢人,靖北侯夫人的心里,哪里就痛快了?

    这会儿瞧见乐善将自己吩咐的东西都准备好了,靖北侯夫人赶忙招呼两人吃东西,“虽然之前是用了早膳的,可是我瞧着你们吃的不多,这里有许多的水果吃食,你们多吃些,免得肚中饥渴了。”

    这冬日里,人本来就容易饿,所以靖北侯夫人经常都喜欢准备一些小点心,好随时填肚子,也免得饿了冷着难受了。

    “母亲,我不饿,您别总是牵挂了,女儿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你哟,你如果真的好好照顾了自己,哪里还会瘦成这个样子?脸色也没有以前好了,可是这些年,定然是那混小子没有好生的照顾你,辜负了我和你父亲对他的信任了!我今日就不该让人放他进来的,也免得你回去,他又虐待了你去!”想到苏青岚,靖北侯夫人就一肚子的气,非常的不舒服!

    本以为是乘龙快婿,女儿交到对方是手里,自己可以放心,可是哪曾想,会出这许多的事情?

    “母亲,是女儿自己这些年诚心礼佛吃素,少见荤,所以没长肉,母亲别责怪他了!”她是靖北侯府的嫡长女,还是相府的唯一的女主人,这些年虽然不受宠,可是苏青岚摆在那里,白芯也真的是不敢克扣她的饮食,该有的她不曾少。

    不过她不曾想白芯竟然那么狡猾,虽然没有克扣她的,却克扣了兰儿的。只是她瞧见自己的分例有什么变化,以为兰儿的和她一样的,倒是忘了白芯的故意麻痹了。

    如今想来,也是她自己不关心兰儿,让白芯钻了空子,不过如今人都已经去了,追究这些,也没个根底了,自己以后,注意些就是。

    “你呀,怎生还为他说话呢?你这样,不是让他越发的得意了吗?”见自己的女儿都不在意,靖北侯夫人也着急啊。

    “母亲,我不是为他说话,这是事实,母亲不必担心了,女儿以后会注意身子的,倒是母亲,这些年身子倒是差了许多,以后,可得好生的养着,可不要再让我担心了。”看着自己的母亲两鬓斑白,头上的银丝多了不少,慕容嫣哪里能不担心呢?

    “你想我好生养着,那你也得好好的才是,不然我不是一直操心着,身子也一直不见好吗?咳咳……”说着说着就咳嗽了,许是这些日子心情好了,也兴奋了,靖北侯夫人在外面的日子多了些,老人家吹了些风,有些咳嗽。

    慕容嫣瞧着靖北侯夫人咳嗽了,心里有些着急,赶忙给靖北侯夫人倒了一杯温水,“母亲别着急,有话慢慢说,可别再咳了,免得严重了去。”

    “我没事,就是嗓子有些痒,多喝些热水就好了。”喝了些热水,嗓子舒服了些,靖北侯夫人拉着慕容嫣的手,心里百般滋味,却无从述说了,最后,只是化作了声声的叹息。

    “母亲……”知道靖北侯夫人的纠结和不舍,慕容嫣何尝不是如此呢?可是,他们这样的家族,实在是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了。

    靖北侯夫人拉着慕容嫣的手不曾放开,却是不看慕容嫣,只是看着苏兰芷,“兰儿,外祖母给你准备了些小东西,你去里面那屋子里自己去取可好?有喜欢的就自己拿,不要跟外祖母客气,慢慢挑,外祖母想和你娘亲说会子话。”有些话,是不好当着苏兰芷的面说的,靖北侯夫人虽然觉得自己这个外孙女比起她的孙子孙女来说成熟了许多,但是在靖北侯夫人看来,毕竟还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哪里就能让对方听这许多的事情,免得以后总是愁绪万千了呢?

    苏兰芷自然是知道靖北侯夫人是嘴硬心软的,虽然刚才是给了苏青岚难堪,但是骨子里,其实还是希望自己的父母可以和好幸福的吧?

    心下了然,苏兰芷赶忙就下了暖炕穿了鞋了,“好的,外祖母!”

    “去吧,仔细着挑,有许多呢,不要着急就是!”

    “嗯!”欢快的就进了里屋去了,苏兰芷也乐得见靖北侯夫人开导一下慕容嫣,也免得慕容嫣总是活在那条条框框里面,一直被束缚着不得自由了。

    见苏兰芷进去了,听不到自己的声音,靖北侯夫人将屋子里的人也都给打发了去,“你们先出去候着吧,这里暂时不需要你们伺候!”

    “是,老夫人!”规规矩矩的出去关上了门,此刻,屋子里一片的宁静,就只剩下靖北侯夫人和慕容嫣了。靖北侯夫人这才看着慕容嫣,倒了一杯热茶,“嫣儿,我们母女两许久没有说些贴己话了,如今,我们好好说说话吧!”

    “母亲,还是我来吧!”自己怎么好意思让母亲伺候自己呢?慕容嫣赶忙想要接过,可是靖北侯夫人却是不让的,“嫣儿,你坐着就是了,只是倒杯茶,我还吃得消,我没那么脆弱!”老人的语气中有些不服输和倔强,此刻非得自己倒茶,倒了两杯,递了一杯给慕容嫣,慕容嫣赶忙双手接过了。

    “喝吧,尝尝看这茶水如何?”

    “是!”轻轻的抿了一口,慕容嫣只觉得满口的苦涩,那秀气的眉头皱了皱,慕容嫣很不习惯这样的茶水味道,有些难以下咽,只是这是靖北侯夫人倒的茶水,慕容嫣也不好真的就放下了,只好撑着慢慢的喝。

    将慕容嫣的不习惯看在眼里,靖北侯夫人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倒是很习惯这样的苦涩,看着慕容嫣,靖北侯夫人笑了笑,“嫣儿,这茶水的味道如何啊?”

    “母亲,这茶水,怎生如此的苦涩?”比那药还苦,她还是第一次喝到这样的茶水。

    “是不是觉得很苦,很难以下咽,恨不得就吐了出来了?”将慕容嫣的表情看在眼里,靖北侯夫人自然是知道慕容嫣在想什么的。

    “母亲,嫣儿不敢!”母亲亲自倒的茶水,慕容嫣就算是再难以吞咽,也是会喝下去的。

    “嫣儿,没有什么敢不敢的,这茶水本来就是极苦的。你觉不觉得,你这些年的日子,就跟这茶水一样的,苦涩无比呢?”又轻轻的喝了一口,慕容嫣瞧着靖北侯夫人眉头都不眨一下的,心里有些着急了,“母亲,你还是别喝了吧?免得伤了身子了。”那么苦涩的茶,怕是没有几个人会受得了吧?可是母亲,怎么还可以喝了那么几口?

    “嫣儿,无碍,我经历过的苦,可是比这茶水还多了去了,这点苦,我可以忍受的!”笑了笑,靖北侯夫人倒也是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慕容嫣见靖北侯夫人没有不适,倒也放下心来。

    “母亲还是喝些清雅的茶好些,这味道太重。”知道靖北侯夫人说这番话,不是随便说的,慕容嫣放下了茶杯,转动着那杯子,思绪百转。

    “嫣儿,其实人这一辈子,就跟刚才我给你倒的这杯茶水一样,都是会有苦涩的,没有谁真的就那么幸运,可以无忧无虑的活一辈子。我知道你是一个眼睛里容不下沙子的人,可是有的时候,我们女人,总得看开些。你就说我,你的父亲年少的时候,府中的姨娘,那不也是一个又一个的吗?你父亲算是在这方面不怎么热衷的人了,可是你父亲处在那样的位子,这事情,就是他不想,别人也会给他塞的。虽说妻子给丈夫纳妾,有容人之量才是一个贤惠的好妻子,但是谁又愿意和别人分享自己的丈夫?这人这一辈子,总是会有那么些的磕磕绊绊,夫妻之间,也没有可能是一辈子都没有争吵和分歧的。我和你父亲当年也算是感情不错的了,可是身边,不也有了那么七七八八的人了吗?这些,我都忍过来了,如今你的父亲,年纪大了,对这方面也越发的淡了,府中的女人,如今也都不在府中了,剩下的,也就一个马太姨娘。只是你父亲敬重我,马太姨娘,左不过也只是一个姨娘,如何也翻不过身去。这些,都是我当年忍了过来,所以才会有如今的局面了。我知晓你的性子,可是这人啊,有的时候,也得服软,也得任命,这苏青岚虽然是有错,可是他对你的情谊,我今日瞧见了,还是真的,你也不要太任性了,你还年轻,难道真的就要这样子,见面不是相识,成为陌路了吗?男人总是要面子的,你如今这样子不给他机会,不给他面子,那么去了一个白姨娘,难保哪天不会出现一个月姨娘,一个钱姨娘了。嫣儿,女人的青春本就短暂,你和他已经错过了这十年,如今他愿意回头,你何不给自己,也给他一个机会呢?你别忘了,你还有兰儿,你就算是不为你自己考虑,也得为她考虑考虑啊!”

    靖北侯夫人说的句句在理,甚至都牵扯到了自己的事情,慕容嫣听着,倒是有些诧异的。

    她知道今天靖北侯夫人请她来,是有话要跟她说的,只是没有想到,前一秒靖北侯夫人还在给苏青岚脸色看,下一秒,却是劝说她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嫣儿,为人父母,总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幸福的。以前的确是老庆王妃做得不厚道,但是苏青岚却也是被迫为之,他也有他的苦衷和不得已。这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父母不管做什么,作为儿女的,都是无法去评判和怪罪的,不然就是不孝,这些,你该是都知道的。苏青岚他作为儿子,对自己母亲的所作所为,纵然对方再错,他也是没有资格去责骂的,所以,他只能接受。嫣儿,这些,我相信你都了解,你既然了解,如今白姨娘已经都没了,你们是不是可以放下以前的芥蒂了?”对苏青岚,说实在的,靖北侯夫人也不是完全没有芥蒂的,心里对苏青岚,也是存了怨恨的,所以刚才才会对苏青岚那么冷眼相对的,可是靖北侯夫人是一个理智的人,知道自己可以这样,但是慕容嫣这样就不好了。所以,为了自己的女儿,有些话,她也不得不说了。

    年少轻狂,她也有过,曾经靖北侯刚刚有了姨娘的时候,她也闹过吵过,却把靖北侯推得越来越远,她也是慢慢的了解了夫妻的相处之道,知道如何才能把握住靖北侯的心,也知道,自己才是侯府唯一的主母,是靖北侯唯一的妻子,只要她笼络了自己丈夫的心,就没有人,可以撼动她的地位了。

    如今,看着慕容嫣和自己当年一样,甚至比自己当年更甚,靖北侯夫人自然是要说道说道的,免得慕容嫣走了太多的弯路了。

    “母亲,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只是破镜无法重圆,女儿和他,早就如那破镜一般的,再也没有了机会了。”他们之间阻隔的太多太多了,其中最大的,就是这孝顺,靖北侯夫人说得对,这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就算是父母有错,作为儿女的,也是不能去责怪和评判的,不然就是不孝。

    人言可畏,苏青岚如今位高权重,无数双眼睛盯着他,更是要谨慎小心,慕容嫣不想苏青岚因为自己,惹得那一身不孝的罪名,让苏青岚最后身败名裂了。

    “可是嫣儿,你现在还年轻,还有大半辈子,你就这样孤灯请佛的,就那么过去了吗?”作为母亲,靖北侯夫人哪里舍得自己的女儿就如此凄苦一生呢?将来老了怎么办?苏兰芷始终都是要嫁出去的,纵然再乖巧懂事,以后哪里能够照顾到慕容嫣呢?那白姨娘虽然是生了儿子,但是那人哪里会真的将自己的女儿当母亲看呢?

    但凡有可能,靖北侯夫人都是不想让慕容嫣为难伤心的,可是事实摆在这里,慕容嫣又不可能和苏青岚和离,那该如何是好?

    “母亲放心,我以后会好生照顾自己,不会让母亲担心的。”反正这些年都是这样过来的,她已经习惯了,以后继续这样就是了。

    “照顾照顾,你这样子把他推出去了,那以后别的女子但凡又给他生了儿子,你以为,你的地位,还可以保得住吗?如今他对你有愧疚,有情谊,可是自古男子薄情,万一哪天他对你再也没有了这些情谊,你该如何自处?”苏青岚这样的人,如今不管是谁,哪个不是削尖了脑袋想要送人进去,这些年是白芯挡着,加上苏青岚自己阻止,可不也还是有了四个,如今白芯走了,还不知道会有多少!

    如果不是这些事实摆在面前,靖北侯夫人哪里舍得让自己唯一的女儿受了委屈呢?

    “母亲,如果真的有那一天的到来,女儿自当落了这三千的发丝,去了所有的烦恼,忘情于这尘世之中了。”到了那样的一天,她和他,真的就是恩断义绝,此生,便是真的陌路了。

    “嫣儿,你糊涂啊,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你可知道,那寺庙的凄苦?就算你想这样,可是这出家,哪里是想出就出,而且就算你不考虑你自己,你也得考虑兰儿,也得考虑我和你父亲,还有你的亲人啊,我们都关心着你,你如果真的就去做了那姑子,你让我们如何承受?”听到慕容嫣这惊世骇俗的话,靖北侯夫人都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了,看着慕容嫣的眼神,满是陌生和不安了。

    自己的女儿,怎么会这样想呢?

    她怎么有种,不认识自己女儿的感觉?

    “母亲,您别生气,我只说是那样的一天如果到来,你不要太担心了。”见吓着自己的母亲了,慕容嫣赶忙收回了眼中的决绝,恢复了平静,可不想让靖北侯夫人看出什么了。

    “嫣儿,你怎么就那么傻呢?这样的话,你可如何说得出口?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损伤,你都不知道吗?”本以为自己好生的劝说,慕容嫣会想通,却不曾想,却得知女儿有这样的心思,靖北侯夫人真的快被吓死了。

    “母亲,是女儿不孝了,母亲不要伤了自己就是。”有些懊恼刚才自己脱口而出的心里话,慕容嫣此刻,只好陪着小心了。

    “那你把你刚才的话给收回去!”

    “母亲,这是女儿的选择,希望母亲可以尊重女儿!”既然说了,慕容嫣哪里还会收回去呢?

    或许这样也好,让母亲有个准备,这样如果那样的一天真的到来了,母亲也不会太过难过了。

    “你!”声音带着愤怒,靖北侯夫人想责怪,可是看着慕容嫣那看淡了一切的神色,突然就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了,最后,叹了口气,“哎,罢了罢了,如今你既然是回来了,既然你是打定了主意不会原谅那苏青岚,我这就去让你父亲跟他商议,让他与你和离了,也好还你自由,免得你到时候真的去了那庙里面做了姑子,让我和你父亲操碎了心了!”

    和离了,从此男女婚嫁各不相干,比起休书,名声倒是好听了些,与其看着自己的女儿受苦,还不如就将女儿接了回来,好生的养着就是了。

    至于其他的,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吧,左右他们也只是丢个脸而已,比起丢女儿,也好了许多了。

    “母亲!”没有想到,靖北侯夫人对自己的爱超出了家族的荣誉,慕容嫣赶忙制止了靖北侯夫人,可不能就让靖北侯夫人就那么去了。

    他们这样的家族,她嫁的又不是普通的人,别说苏青岚不会同意,就是她真的和离了回来,以后自己的家人,少说也会被人说道的。

    她不想让自己所爱的人受人非议!

    “你拦着我作甚,这不是你想要的吗?”看着慕容嫣,靖北侯夫人真的是打也不是,骂也不是,只好赌气了。

    “母亲不要如此说了,您再这样说,女儿真的无地自容了。”

    “可是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字字句句都是往我心窝子上戳啊,你就不会想我不会心疼吗?”

    “母亲,您别逼我行吗?”看着靖北侯夫人,慕容嫣知道,自己的母亲是因为爱着自己,才会这么说,这么做,可是,她真的无法违抗自己的心啊!

    她与苏青岚,不是一个白姨娘的错,也不是其他的,他们之间阻隔的太多,一时半会儿,哪里就能够真的解除了呢?

    “兰儿,母亲不是逼你,母亲是想还你自由,这不是你一直都想要的吗?母亲现在成全你,不好吗?”

    “母亲,求您了,不要说了!”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慕容嫣自然是不会真的就和苏青岚和离的,不然十年前她就和离了。

    “那你到底要如何呢?守着这有名无实的婚姻,就那么孤苦无依一辈子吗?”看着自己的女儿如此的隐忍伤心,靖北侯夫人的心,也疼得说不出什么滋味了。

    “母亲,我还有兰儿!”

    “可是兰儿终究是女儿身,终究是要嫁出去的,到时候,你怎么办?”

    “母亲,这些女儿自己会处理好,您别担心好吗?”

    “你,哎,你这到底是为何啊?嫣儿,你可以告诉我吗?”有些感情,老一辈的人的确是不明白的,慕容嫣和苏青岚曾经的那么深爱,可是经历了那些背叛和伤害,慕容嫣的心早就死了,哪里能够再活过来呢?

    “母亲,有些事情,您不会明白的!”靖北侯和靖北侯夫人的感情虽然好,但是,那只是一种夫妻之间的相守,平淡如水,相互敬重,却没有她和苏青岚曾经一般的,爱的那么深切,所以自己的心结,慕容嫣知道,靖北侯夫人不会明白。

    “傻孩子,你何苦这样对你自己呢?你这样,让我看着都心疼啊?”明明放下,就可以拥有的事情,为何非得要执着呢?

    自己怎么就生了那么一个脾气倔的孩子啊?

    “母亲,我向你保证,绝对会好生的照顾自己和兰儿,也会经常回府探望母亲,不会让母亲和父亲担心,更会处理好和老爷的关系,希望母亲不要再为我担心了。”这些,也是她这个做女儿的,唯一可以保证的了,至于其他的,慕容嫣真的无法保证,也不想给了父母希望,再让父母失望了。

    “嫣儿,难道我刚才的话,你都不曾听进去吗?”自己努力的劝说,就是不想慕容嫣走了自己的老路了,可是怎么好像越说,倒是越错了。

    “母亲的话,嫣儿明白,这人生就如这茶,苦涩无边,但是品过了,嘴角会余下点点的清甜,刚才女儿喝茶的时候,已经感觉到了,也明白了母亲的意思!”这茶水虽然苦,但是喝过以后,唇齿间有股清甜,倒是让那苦味冲散不少,只是这需要细细的品味才能品味出来,慕容嫣也是喝了好几口,才感觉出来的。

    “那你为何……”

    “母亲,女儿知道你是为了女儿好,只是女儿有自己的决定和想法,也有自己的坚持,女儿能做的,就是不让大家担心,其他的,希望母亲让女儿自己决定可好?”

    看着慕容嫣请求的目光,靖北侯夫人想说些什么,最后,却只能叹气了,“哎,嫣儿,你可知道,你的面前有许多的路,可是你偏偏选择了那道路荆棘的路,你这是何苦呢?”

    “即使充满了荆棘,女儿甘之若饴!”

    “哎,罢了罢了,你们晚辈的事情,或许我真的是老了,无法理解,只是我说的话,希望你还是可以听进去了,苏青岚虽然曾经错了,这些年待你也疏离了,但是他对你的情谊难得,你还是要珍惜才是。你们已经蹉跎了十年,人这辈子,有多少个十年,你真的得好好想清楚才是,你如今也为人母亲,也该稳重些了。”如果不是看着苏青岚今日的真诚,靖北侯夫人哪里愿意劝说慕容嫣呢?

    这女子嫁人了,以后要想幸福,就只能靠丈夫,只要有丈夫的宠爱,那么在夫家,就可以站住脚跟,不要被人欺负了去。靖北侯夫人这真的是为了慕容嫣考虑,只是她没有想到,慕容嫣却没有接受罢了。

    “女儿明白!”苏青岚的情谊,她一直都懂,她自己对对方,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只是他们之间隔着一个老庆王妃,隔着太多太多,她做不到让苏青岚为了自己成为那不孝之人,更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因为自己,受到伤害。

    所以,如今的局面,是最好的选择了。只要她不和苏青岚和好,那么老庆王妃就不会想尽了办法再逼迫苏青岚了,别人也不会想尽了办法来拆散他们使出各种卑鄙的手段,这样平静的日子,她已经很满足了。

    “哎,傻孩子!”将慕容嫣搂在怀里,靖北侯夫人虽然不解慕容嫣的坚持,但是她知道慕容嫣一向来是一个谨慎的,十年前发生的事情,靖北侯夫人也知道些,如今,也只能叹息了。

    早知道让女儿嫁给苏青岚会这样,或许当初,她该给女儿选一个平凡些的人才是,也免得女儿受苦了。

    “母亲,等一下女儿走了以后,你可得好生的照顾自己,下一次女儿来了,可不希望母亲再病倒了!”靠在母亲的怀里,慕容嫣突然想起小时候的自己,那个时候的自己无忧无虑的,哪里会像现在这样,脑海里,总是思虑太多,再也没有了曾经的单纯美好呢?

    “我省得的!”

    “兰儿也去了许久了,怎么还没有回来呢?”

    “那孩子随你,也是机灵的紧,如今怕是故意在拖延时间,让我们母女多多说会子的话吧?”

    “兰儿的确是个贴心的孩子,这些年是我的疏忽了,让她受了不少苦!”想起女儿小小年纪就那么乖巧懂事,慕容嫣欣慰的同时,心里哪里会不心疼呢?

    “既然知道,以后好好弥补她就是,这孩子我瞧着也是一个好孩子,好生培养,以后定当不输于你!”

    “我只希望兰儿幸福健康,不希望她和我一样,卷入这些是是非非了!”

    “哎,这样也好,或许以后嫁得平凡些,她会幸福些!”

    “虽然这样说,可是我们这样的家族,哪里就可以嫁得平凡呢?母亲你都不知道,如今已经有不少人来跟我打探兰儿的消息了,她还有两年才及笄,可是如今我瞧着,倒是有不少的人想结亲的意思,我真的怕……”

    “嫣儿,你别担心,如今兰儿还没有及笄,他们就算是想要结亲,也不会急于一时,你日后小心些就是,兰儿也是一个机灵的孩子,她会好生照顾自己的,你别太担心了。”

    “希望吧……”

    ……

    母女两有一句每一句的说着,却不知道,在那门背后,苏兰芷那小小的身子一直悄悄的站在那里,听着两人的对话,苏兰芷那颗冰冷的心,也不得不为之动容。

    本以为自己此生再也没有了泪水,可是偏偏视线却模糊了,苏兰芷抬起手抚摸自己的眼角,那里早就有了点点晶莹,苏兰芷吸了吸鼻子,克制住自己流泪的冲动,细细的擦了眼泪,想着慕容嫣说的话,心里只觉得格外的心疼了。

    娘,你这是何苦呢?

    哎……

    最后,走进去随意的挑选了礼物,苏兰芷估摸着差不多了,仔细的检查自己,看不出什么不对劲,这才推了门出去了。

    出去的时候,慕容嫣和靖北侯夫人已经坐回了原处,两人有说有笑的,看起来倒是没有发生什么,但是苏兰芷刚才都听见了,哪里会不知道这里刚才上演了怎样的一幕,可是她知道,自己的外祖母和母亲都不想自己知道,所以,她也就装作不知道了,没心没肺的笑了笑,举起自己挑选的几个小物件,“外祖母,兰儿喜欢这些!”

    “呵呵,兰儿倒是好眼光,这些可都是章嬷嬷做的,可都是细致的活,她已经很少做这些了,倒是被你翻出来了,不错不错!”摸了摸苏兰芷的头,靖北侯夫人眼底有些伤怀,虽然她掩饰的很好,但是苏兰芷还是看见了。

    “是吗?那兰儿怎么好意思呢?”赶忙将东西想要退回去,靖北侯夫人见了,笑了笑,“兰儿无需担心了,这些不过是些小玩意,不值当多少钱的,兰儿喜欢,就拿去做个念想吧,想外祖母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记得以后尝尝来看看外祖母,可好?”

    “外祖母……”有一种伤,是明明很难过,可是还要装作开心的样子,苏兰芷知道这样的感受,非常的难受,心里涩涩的,鼻子也酸酸的,最后,脸上倒是扬起了笑容,“外祖母,过年了兰儿会和爹爹娘亲一起来看外祖母的!”刚才从慕容嫣的语气中,苏兰芷可以听出来慕容嫣对苏青岚的情谊,只是苏兰芷知道,自己的父母之间阻隔太多,一时半会儿,他们是无法放下芥蒂的,但是苏兰芷不会放弃,她一定会将那些芥蒂都消除了!

    “好,兰儿乖!”看着外孙女开心的样子,靖北侯夫人压下心里的不舍,也笑了笑,苏兰芷瞧见了,赶忙说道,“那外祖母最近可得好好的养身子,到时候兰儿来了,可得看到健健康康的外祖母,不然兰儿可不来了!”半开玩笑半严肃的话,倒是让人感觉到苏兰芷的小心,靖北侯夫人赶忙应了,“好好,外祖母知道了!”

    “呵呵,那就好!”

    ……

    因为苏兰芷来了,靖北侯夫人和慕容嫣倒是没有了刚才的沉闷,笑嘻嘻的,几人说着贴己话,心里都相互压着自己的不舍,不想让对方担心了。

    正说着,有人就进来了,“老夫人,姑爷进来接大小姐和表小姐了。”

    “他不是在和侯爷在吃饭吗?怎生那么快就吃好了?”人在离别的时候,总是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可是几人却不知道他们在这里面已经坐了一个多时辰了,已经不早了。

    “姑爷已经和老侯爷吃了许久了,还休息了才来的,说是晚了,为了避免赶夜路,这才来接了大小姐和表小姐了。”

    “让他等等!”没有想到,时间竟然过得那么快,靖北侯夫人压下心里的不舍,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此刻离别的时候真的到来了,靖北侯夫人还真的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嫣儿,兰儿,回去后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你们两人都瘦了些,可得好好的养着身子,下一次看到的时候,我可不希望你们还那么瘦了!”

    “母亲,我知道!”

    “外祖母,我会好好的,您放心吧!”

    “哎,怎么就走了呢?明明才住了三天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