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七十章 回府,整治
    快乐的日子,总是会让人觉得太过短暂了,多年不曾相见的亲人,本来就是格外的想念,靖北侯夫人哪里想到,那么快就又要分开了呢?

    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的面色满是不舍,靖北侯夫人真的恨不得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了,慕容嫣心里也是舍不得了,这三天呆在侯府,她每天都是平和快乐的,多年难得见到的亲人,好不容易见到了,如今转眼就要回去相府,慕容嫣哪里舍得呢?

    苏兰芷自然是知道自己的母亲和外祖母舍不得分开的,这几天她可以感觉到慕容嫣的心情很明显的开心许多,也没有在相府时候那样总是拘着自己,只是这里始终都不是他们的家,慕容嫣作为出嫁的女儿,哪里就能够真的留在靖北侯府一辈子了呢?

    “外祖母,我和娘很快就会再来看您的,您别舍不得了,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多得是呢!”虽然出嫁的女儿不能常常回去娘家,但是慕容嫣和苏青岚是单独住在相府,上面也没有婆婆压着,倒也没有那么多的规则束缚,只要他们想,苏青岚同意,要来一趟,也不是难事了。舒残颚疈

    “哎,这我知道,只是我还想着多留你们几天,我们三个好好的说说话,却不曾想,三天眨眼就过去了。”相聚,总是太过短暂,而离别,也总是来得太快了,快得让人,总是有些应接不暇了。

    “外祖母,别多想了,你这样子说,我们还真的是舍不得就那么走了。”离别的场面,苏兰芷就不喜欢,总觉得这样的场面,有些太过萧索了些,不适合她。

    “哎,好了,不说了,免得到时候你们走不了,有人该怨我了!”细细的看着慕容嫣,再看看苏兰芷,靖北侯夫人最终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的,吩咐道,“让苏相进来吧!”

    “是!”乐善去掀了帘子请苏青岚进来,苏青岚很快就进来了,一进来看见靖北侯夫人,就行礼了,“母亲!”

    “罢了罢了,你既然来领人了,就带着嫣儿和兰儿一起回去,只是我希望,你可以看在我和侯爷的面上,善待嫣儿和兰儿,他们总归是你的妻子和女儿,为人丈夫和父亲,你也该尽到自己的责任,你苏家也算是百年老族了,这些道理,想必我不说,你也是明白的。”对苏青岚,靖北侯夫人的态度一直都是淡淡的,有些疏离,像长辈一样的给些提示,多余的,靖北侯夫人也是不好多说的。

    “多谢母亲提点,青岚会谨记母亲的话,不会让嫣儿和兰儿受到委屈了。”以前,是他错了,放不下面子,以为自己那样,就是对慕容嫣和苏兰芷好,但是经历了那么多,一眨眼十年过去了,苏青岚不想再错下去,更不想继续和慕容嫣错过了。

    如今的他,也不再年轻了,年少轻狂般的自负和任性,他也没有那个力气再去挥霍了,他如今能做的,就是好好的珍惜,不要让自己下半生都活在那痛苦中了。

    “你明白就好,我就嫣儿这么一个女儿,我不希望她再受到委屈和伤害了,以前我放心将嫣儿交给你,是因为相信你的人品,可是你终究是让我失望了,希望这一次,你不要再让我失望就是。”能说的,她都说了,剩下的,就要看两个孩子的造化了。

    “母亲放心吧,我省得的。”错了一次,他就不会再错第二次了。

    “哎,时辰不早了,你们早早的就走吧,这外面积雪太深,天黑了也不好赶路,去吧,有空常回来看看我这个老太婆就是!”闭上了眼睛,不去看慕容嫣和苏兰芷,也免得自己会舍不得了,慕容嫣看着自己母亲这样子,临走之前,行了礼,“母亲,嫣儿走了,你自己要好好保重,嫣儿有时间,再来看你!”

    “去吧!”

    “外祖母,兰儿也走了,但是兰儿会和娘亲一起回来看您的!”离别的滋味,总是不好受,苏兰芷知道靖北侯夫人是不想在他们面前失态,看着慕容嫣和苏青岚,几人站在一块,苏青岚看着靖北侯夫人,知道靖北侯夫人最担心的是什么,便给了承诺,“母亲放心将嫣儿和兰儿交给我就是,我会照顾好他们,等忙完这段日子,我们再来看您!”

    “你能信守承诺就好,走吧!”挥了挥手,靖北侯夫人转过身去不再看几人了,几人告辞以后离开,靖北侯夫人这才回转身来,看着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都离开了,顿时一张老脸上,满是泪痕了。

    “老夫人,您明明舍不得,为何不多留大小姐和表小姐些时日呢?”乐善看着有些不忍心了,自然慕容嫣和苏兰芷来了,府里还真的是热闹了不少。

    “哎,嫣儿终究是嫁人了,娘家可以是她的后盾,是她避风的港湾,却不是她一直可以停留的地方啊!”娘家终究不是夫家,她哪里能够硬是将慕容嫣留下来?这会引人非议啊!

    “只是大小姐这一次离开,再来,又不知道是何年何月去了。”上一次,还是十年前,这一次,又不知道会过去许久了。

    “希望不要太久才是!”将不忍压着,靖北侯夫人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慕容嫣不是未出阁的女子,可以随时在侯府逗留,嫁了人,就得遵守规矩,他们娘家的人,也不好做得太过了,毕竟府中还有没有出嫁的女儿,可不能因小失大,坏了孩子们的名声和姻缘了。

    “老夫人,奴婢瞧着您精神不济,要不要伺候您去歇会儿?”

    “也好,这些日子,倒是累着了,今日好好休息也好!”

    “那奴婢伺候您洗漱吧!”乐善也是跟在靖北侯夫人身边多年了,知道靖北侯夫人此刻需要休息,好好平复情绪,尽职尽责的伺候着靖北侯夫人,靖北侯夫人见着慕容嫣走了,心里好像突然就空了一样的,疲惫的很,很快就入睡了。

    ……

    而另一边的苏青岚三人,在外间少不了又是告别。

    “小姑子,兰儿,你们路上好走,以后也记得要常回来看看!”

    “大姑子,那么快就走了,还真的是舍不得啊!”

    “姐姐,你自己注意身子!”

    几位大人在一起作别,孩子们在一块儿,倒是一个两个的,眼圈都红了。

    “兰妹妹,你这就走了,记得以后常常来看我们啊!”

    “会的,你们有机会,也去相府做客吧!”

    “好!”

    “兰姐姐,你怎么就走了呢?我们不是说好了待会儿一起去玩雪的吗?你走了,那谁陪我玩吗?”

    “香儿,以后还有机会,别着急,我还会回来和你们一起玩的!”

    “兰姐姐,那可说好了,你一定要回来啊!”

    “嗯!”

    ……

    几人最终还是在大家依依惜别的目光中离开了,苏兰芷看着送他们到了门口的亲人,心里总是被一股暖流包围着,曾经以为自己失去了一切,无情无爱,可是没有想到,重生一回,竟然还有许多自己未曾发现的亲情了。

    这样,真好,这辈子,只好好好的守护自己爱着的人,那就好了。

    许是觉得马车内的气氛有些僵硬,苏青岚知道慕容嫣和苏兰芷一时离开,心里怕也是不好受的,便找了话题了,“嫣儿,兰儿,这些日子在侯府住的可还习惯?”

    “妾身和兰儿还习惯,有劳老爷挂心了!”离开了亲人,慕容嫣又恢复了那淡淡的神情,好像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刺痛了苏青岚的心。

    “习惯就好,我本来是想让你们多歇几日的,只是年关将近,府内有许多年货需要置办,一时半会儿离不开个女主人,才来把你们接了回去,希望你们可以理解。”今日从靖北侯府人对慕容嫣和苏兰芷的态度,苏青岚可以看出哪些人都是真心的疼爱慕容嫣和苏兰芷的,苏青岚真心的为两人高兴的同时,想着自己亲人截然不同的态度,苏青岚的心里,还有着一层愧疚了。

    “老爷放心,今日老爷纵然不来接我们,妾身也是会寻着借口离开的,妾身已经来了多日了,府中也需要有人打理,妾身既然已经是决定管家,这些事情,妾身自然就得好好的做好,也免得让老爷担心。”淡漠疏离的语气,好似两人不是夫妻,却像是上下属了,听得苏青岚只觉得自己的心针针刺痛,虽然很想不再说话,免得自己听着慕容嫣那样的语气难受,可是最终还是抵不过想要听听对方的声音,苏青岚还是没有沉默下去。

    “府中的事情有你,我很放心,这些日子你们虽然不在,但是两个嬷嬷管理的很好,府中都是井井有条的,还是你们管理有方!”心里虽然是有些气馁,但是苏青岚的脸上却带着浅浅的笑容,好似在和慕容嫣话家常一样的,显得格外的亲切了。

    “如此,甚好,妾身还担心因为这几日不在,府中出了乱子,那倒是妾身的不是了。”苏青岚的话倒是让慕容嫣放下了心。

    那日去靖北侯府,本来就是因为任性,准备的突然了,府中的事情多,许多还来不及好生的安排,慕容嫣这几日在靖北侯府虽然开心,可是也担心相府的下人们趁机作乱,如今听苏青岚那么说,倒也算是放下了心了。

    “嫣儿,你无须如此的,你刚刚接手管家的工作,许多事情不熟悉,也是可以理解的,你不要对自己要求太高,也免得压力太大,伤了身子了。”毕竟是多年的夫妻,苏青岚对慕容嫣也算是了解,慕容嫣这人比较较真,他还真的担心在家事上,因为一些事情,让慕容嫣不舒服了。

    “妾身明白,妾身会尽力而为,不会让老爷失望就是!”

    见慕容嫣句句话都把自己的话堵得死死的,苏青岚这会儿,也只好找苏兰芷说话了,“呵呵,兰儿,侯府和你同龄的孩子比较多,你这几日,可是开心啊?”

    “爹爹,兰儿很开心,表姐他们都很好!”前世的苏兰芷,就薛灵芸一个朋友,结果对方还背叛了她,今世,苏兰芷倒是遇到了几个亲人般的朋友,对此,苏兰芷自然是开心的。

    “开心就好,我瞧着他们都特别的舍不得你,等过些日子忙完了,你请他们来相府做客吧,你们同龄人一起玩玩也好,也免得你总是在家里闷着了!”相府的孩子不多,苏振华和苏玲月和苏兰芷又不是一条心的,不可能和平相处,这点苏青岚清楚,所以,苏青岚倒是很希望苏兰芷可以多些朋友的。

    这个女儿,虽然小小年纪就很懂事,但是有的时候,的确是有些沉闷了,每日在屋子里,也没有什么交际,这样,也不是个好现象,毕竟孩子还小,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该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才是。

    “爹爹,兰儿知道了!”

    “嗯!”

    ……

    一路上倒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苏青岚主动的找话题聊,本来是想路上无聊,好给慕容嫣和苏兰芷解闷,只是苏兰芷倒是配合他了,但是慕容嫣却是神色淡淡的,话不多,最后干脆闭上眼睛休息了,对此,苏青岚虽然无奈,却也知道自己和慕容嫣之间的问题,也只有慢慢来了。

    谁让他自己当年那么糊涂,让两人错过了那么多年嗯?

    如今,也只有耐着性子,慢慢的磨了。

    回到了相府,苏青岚就让慕容嫣和苏兰芷回去先休息了,免得累着了,慕容嫣和苏兰芷倒也没有拒绝,各自回去自己的屋子,苏青岚本来想去看看慕容嫣的,只是慕容嫣回去以后就借口累了要休息,苏青岚无法,最后只好去书房处理公务了。

    苏兰芷一回到自己的屋子,春暖他们就围了过来了,“小姐,你终于是回来了!”以前都是形影不离的,现在多日不见,几人又没有跟着去,可是想念的紧了。

    “好了,都别站这儿,还不快去给小姐倒水洗脸?”赵嬷嬷看着几个丫头都在屋子里围着苏兰芷,自然是要吩咐一下的。

    “是,嬷嬷,我这就去!”赶忙去给苏兰芷倒了热水洗脸擦手,苏兰芷刚刚回来,也却是觉得脸上有些冷,在丫鬟们的伺候下洗了手,擦了脸,这才是觉得自己舒服多了。

    “嬷嬷,这些日子我和娘亲不在,府里都还好吗?”之所以没有将人都带走,就是想让赵嬷嬷几人在府里给她压阵,也免得那些人跳上天了去!

    “大小姐,起初你们刚刚走的时候,有好几个人不规矩,老奴照着大小姐的吩咐,和张嬷嬷一起,赶走了几个,杀鸡儆猴,这些人倒是乖了起来,这几日也没出什么大事,倒也一切安好。”

    “嗯,让钱嬷嬷将厨房的账本拿来给我看看吧!”这个时候回来,趁着大家都没有准备,也好查出遗漏处。

    “大小姐,如今你刚刚回来,路上也坐了许久的马车了,身子想必也乏了,你要不要先歇会儿,休息好了再看?”赵嬷嬷知道苏兰芷的身子不大好,还真的是很担心的。

    “嬷嬷,我没事,让她来就是了,我就看看账本,听听她这些日子都做了什么,索性都是坐着的,也不累!”苏兰芷知道,自己小小年纪管理厨房,那些下人难免会有怠慢,更何况这厨房向来都是一府的重中之重,白芯以前管家的时候,想必是放入了不少的心腹的,只是这些人都是人精,自己之前抓不到把柄,但是她就不信了,自己出去了那几日,他们不会做出什么?

    “可是小姐,老奴瞧着你的脸色不大好,真的不需要休息吗?”赵嬷嬷虽然知道现在的苏兰芷比起以前的要有主意的多了,可是毕竟还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这身子又不好,哪里承受得住这许多呢?

    “嬷嬷,无碍的,去唤了她来吧!”

    “是,小姐!”知道苏兰芷如今也是一个有主意的,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赵嬷嬷也不好多劝,便去唤了那钱嬷嬷来了。

    其实苏兰芷自从开始管理厨房,就一直有在留意到底哪些是可以信任的,哪些是该弄走的,还有哪些是该敲打的。所以最近一直都在找这些人的错处,之前也是故意麻痹这些人,将尺度放的很松,如今,苏兰芷就是放长线钓大鱼的时候了!

    心里隐约的有了主意,苏兰芷这一次就是打算将这些人一网打尽!

    钱嬷嬷很快就来了,脸色,满是警惕,不明白苏兰芷怎么一回来就来查账了?

    “钱嬷嬷,账本可是带来了?”

    “回大小姐,带来了!”

    “拿来给我看看吧!”

    “是!”将账本交给苏兰芷,钱嬷嬷的心里,倒是很是鄙夷的,她就不相信了,苏兰芷小小年纪,白芯这些年刻意的打压,苏兰芷还真的看得懂这账本才怪!

    想起前几日苏兰芷看得仔细,可是又没觉得有什么名堂,钱嬷嬷就越发肯定了苏兰芷这是不懂装懂,心里自然也没有了起初的小心谨慎,变得松懈了许多了。

    “嬷嬷,我们相府,需要这许多的食材吗?怎么每日都有那么多的进货,我可是记得,我和娘亲还在的时候,买的东西,可都没有那么多啊!”提出自己的疑问,苏兰芷看着钱嬷嬷眼中的鄙夷之色,心下却一片的冷笑了。

    这等欺主的人,她是绝对容不下的!

    “大小姐有所不知,这年关将近,府内自然是需要多多的置办东西,也好方便过年的时候,可以享受到美食,所以这几日的食材倒是多了些。”

    “是吗?”虽然是疑问,但是苏兰芷好像是信了几分的,指了指其中的几样,“这几日我和娘亲不在,平日里就爹爹在家里吃饭,需要这么多鸡吗?”这苏青岚一个人,吃得下二十只鸡?

    这苏兰芷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的。

    “大小姐,这鸡不一定就是吃了那鸡肉的,许多时候,都是要用这鸡炖出浓浓的鸡汤,然后作为食材,老爷对吃食一向来挑剔,所以这鸡,自然是有些多了。”

    “这样啊,那这个鸭呢?也是这样?二十只都只是作为辅料?”这也实在是太奢侈了吧?

    “是的,大小姐!”

    “还有这三十斤猪肉,爹爹一人,吃得完这许多吗?”

    “大小姐,这猪肉是拌菜,炒菜都需要提供些,自然是需要的!”

    “嗯,只是这价格怎么比之前我看到的要贵了些呢?”上面的价格可是比苏兰芷三天前看的翻了一倍不止了,苏兰芷心底叹息这钱嬷嬷贪得无厌的同时,心里更是冷了几分。

    “大小姐,这您就不知道了,这年关了,物价自然就上涨了,不单单是这菜,许多东西都涨价了的,大小姐不相信的话,尽可以让人去问问就是!”这钱嬷嬷撒谎起来还真的是脸不红心不跳的,纵然这过年涨价,相府需要的食材应该都是从固定的商贩那里买来的,这都是长期的合作,哪里就会上涨这许多?

    当她傻子呢?

    苏兰芷虽然没有买过菜,但是这些日子在靖北侯府,苏兰芷也是有旁敲侧击的问了问情况的,也从慕容嫣那里得到了证实,哪里会那么容易就被钱嬷嬷忽悠了去了?

    “钱嬷嬷无需激动,我相信你就是!”接下来又若无其事的问了几个问题,苏兰芷便合了账本,对着钱嬷嬷笑了笑,“钱嬷嬷,这些日子倒是辛苦你了,晚膳记得让厨房做的丰富一些,我要和爹爹还有娘亲一起吃饭!”

    “是,大小姐!”心下有些奇怪苏兰芷怎么就那么放过她了,钱嬷嬷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大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吗?”那么着急的叫她来,怎么就是那么随意的问了几句,没有了下文,这到底是哪一出?

    “没有了,你下去忙吧!”将账本递给了钱嬷嬷,苏兰芷笑得倒是一脸的亲切,却莫名的让钱嬷嬷只觉得自己头皮发麻,有种不祥的预感了。

    “如果大小姐没有什么吩咐的话,老奴告退!”心里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一样的,钱嬷嬷行了礼就出去了,赵嬷嬷看着刚才的这一切,实在是有些着急了,“大小姐,这钱嬷嬷明显就是在撒谎,你怎么就不当面拆穿了她,处置了去?”

    “嬷嬷,你先别急,我刚才处置,那也只是处置一个人,厨房里肯定还有白姨娘的爪牙,我一定要一起全部给铲除才是,也免得留下后患!”厨房可是关系到一个人的吃食,如果里面有人有异心,那么他们的身体,就很容易遭殃,所以,苏兰芷不能打草惊蛇,必须得慢慢的谋划,达到一网打尽的效果,这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将那些有异心的人全部都铲除,换上自己的人,那么以后,也可以少些忧愁!

    “那大小姐你打算怎么做?”知道苏兰芷的打算,赵嬷嬷暗叹自己心急了,赶忙让自己镇定下来。

    “嬷嬷,你最近让个信得过的人监视厨房,看看他们每天都买了这许多的食材是作甚,还有,让人去弄清楚外面的市价到底是多少,我倒要看看,这钱嬷嬷的胃口,到底有多大!”以为她什么都不懂,想要欺瞒她是吗?

    她最近可是做足了功课,哪里会那么容易就被欺瞒了去?

    “是,大小姐,大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吗?”

    “没事了,就盯紧厨房,赶紧的弄清楚市价,等一下,我需要用!”自己这么布局,也许久了,不能一直让那些人中饱私囊逍遥了去了。

    麻痹自己的对手,也够了,该是她出击的时候了。

    “大小姐放心,老奴这就去做,绝对会立刻给大小姐回复的!”

    “嗯,我有些乏了,先休息一会儿,你去忙吧!”

    “是,大小姐!”几人伺候苏兰芷歇下,便轻轻的离开了,苏兰芷刚刚闭上了眼睛,就感觉到自己身边似乎有一道注目的光,苏兰芷立刻就睁开了眼睛,看到的,便是云珠。

    “不是说了我要休息吗?你怎么还进来?难道这些日子,赵嬷嬷还没有教会你规矩吗?”声音清冷疏离,苏兰芷虽然知道云珠是一个很好的帮手,但是这人性子太傲,还不能为她所用,所以她故意将对方晾在一边,也好让对方清楚自己的身份,明白,到底怎么做,才是应该的。

    如今看着云珠来了,苏兰芷知道,自己的调教,也是差不多了,心里虽然是开心的,但是脸色,却冷冰冰的,看的云珠一时之间,倒是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该在这个时候表明自己的衷心了。

    “怎么,哑巴了?如果没事,就出去,不要打扰我睡觉!”说完就留给云珠一个冷冷的背影,不想理会对方,云珠瞧见了,以为苏兰芷要继续冷淡自己,心里越发的着急了,赶忙就跪下了,“小姐!”

    苏兰芷听到那跪地的声音,冷冷的转过身,看着云珠,“你这是作甚?”

    “小姐,云珠知道错了!”低下了头,云珠之前虽然被苏青岚派来保护苏兰芷,但是心底里一直觉得对方是一个弱女子,有些看不起,可是最近苏兰芷将她晾在一边,去靖北侯府也没有带她去,她知道,苏兰芷是故意在惩罚她的!

    想起苏青岚那日来对她说的话,她如今的主子是苏兰芷,目的就是保护苏兰芷,如果苏兰芷出了什么事情,那她也可以自刎谢罪,她那一刻,才是真的明白,自己的使命是什么,该怎么做了!

    苏青岚的话她清楚的记得,也知道,自己要保护苏兰芷,就必须贴身在对方身边,可是对方如果一直这样晾着自己,自己要怎么,才可以保护对方?

    “错?你哪里错了?我怎么不知道?”坐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云珠,苏兰芷可以看到对方眼中的倔强和不甘心,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

    她的人,对她,只能是说一不二的衷心,绝对不能有倔强,更不能有不甘心!

    “小姐是云珠的主子,云珠必须保护小姐,可是云珠让小姐生气了,还请小姐责罚!”她明明是一等丫鬟,可是最后,竟然连苏兰芷的身都近不了,她不是傻子,哪里会不知道对方是故意在惩罚她呢?

    “哦?那你倒是说说,你哪里惹我生气了?”知道云珠这样的人,不是一朝一夕可以降服的,不过,她有的是时间慢慢耗,就是不知道对方承受得起吗?

    “小姐,云珠不该对小姐不敬,更不该对小姐不忠,以后小姐就是云珠唯一的主子,云珠誓死效忠小姐!”狠狠的就磕了三个响头,那秀气的额头顿时就磕出血来了,苏兰芷看着对方眼底的不甘和倔强慢慢的隐去,这才终于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你知道错了就好,我知道,你是爹爹的人,所以只对爹爹衷心,对我,却是不看重的。但是爹爹既然把你给了我,那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这些,我相信爹爹都跟你说过,你也应该清楚,既然我是你的主子,那么,你唯一能衷心的人就只有我,不然,我只能把你送回我爹爹那里,不忠心的手下,我用不习惯!”

    这,算是变相的威胁了,一个不忠心的人,被送了回去,苏兰芷相信,不用她动手,苏青岚肯定会先自己一步解决了云珠的!

    苏兰芷的话让云珠浑身下意识的一抖,眼中划过一抹恐慌,随即低下了头,“云珠明白!”

    将云珠的反应看在眼底,苏兰芷越发的觉得自己的父亲似乎有许多的秘密,可是这些秘密都是她无才探寻的,只好暂时放下,“你既然明白,那你知道你以后该怎么做了吗?”

    “云珠发誓,云珠的主人从此以后,就只有小姐一人,云珠誓死效忠小姐,再无二心!”其实苏青岚当初就告诉过她了,既然把她送给了苏兰芷,那她就要忘记以前的一切,只把苏兰芷当成是自己的主子,只是她不甘心来保护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想念以前的主子,所以言语间,难免有些不敬。只是她现在,知道错了,再也不会了。

    “好,你的誓言,我听到了,我希望你可以说到做到,起来吧!”

    “是,小姐!”见苏兰芷终于是不责怪自己,云珠也算是送了一口气,却尽职尽责的站在一边,不敢就那么离开了。

    “我要休息了,你头上的伤,让赵嬷嬷给你擦些药就是。”

    “多谢大小姐!”

    “为了表示你的衷心,我现在给你安排一件事情,我要看你的能力如何!”

    “大小姐请说!”

    “你且过来,我细细说与你听!”

    “是!”迟疑了一会儿,云珠便走近了苏兰芷,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云珠眼中划过些什么,最后认真的听着苏兰芷的话,越听,眼神越诧异了。

    “你可听明白了?”

    “奴婢听明白了,小姐确定要这么做吗?”

    “我说过,我的人,要衷心就是,你只要做我吩咐的事情,不要有太多的质疑!”

    “奴婢知错,奴婢明白!”

    “好了,去吧,记得干得漂亮点,一个都不许漏掉!”

    “是!”很快就消失在了卧房里,苏兰芷看着云珠消失,也知道对方是去做自己安排的事情了,心下也终于是放下了心,对自己的计划,也越发的有信心了。

    还以为这云珠还得多想一段时间,这样自己倒是麻烦了,不过还好对方考虑的也快,自己可以很快就行动了。

    心里没有那么担心了,苏兰芷很快就睡着了,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快要到了晚膳的时候了。

    “吩咐厨房将晚膳摆在大厅吧,让人去请爹爹和娘亲一起来用膳!”今日,可有好戏要看了。

    “是!”

    苏兰芷收拾了一番,简单的梳了一个少女发髻,头上就插了一个简单的簪子,便去了大厅了。看着早就坐在大厅的人,苏兰芷笑了笑,便迎了上去,“爹爹,娘,你们来了啊?”

    “兰儿,今日怎么想着在这里用膳?”苏青岚心里还是很奇怪的,没有想到苏兰芷今日会突然跑来这大厅用膳了,他记得,苏兰芷可是比较喜欢在自己的兰月阁,或者是慕容嫣的烟云阁用膳的才是。

    “爹爹,这雪景独好,我们相府的景致也是不错的,总是在自家的院子里用膳,还真的是有些腻了,如今在这大厅,欣赏这雪景,地方也宽敞,倒是别有一番滋味了!”更重要的是,等一下还有一场好戏看,岂不妙哉?

    这戏可不适合在自己和娘亲的院落开展,免得脏了他们的地,所以啊,这里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是吗?”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苏青岚看了苏兰芷一眼,想要看出什么,可是只是看到自己女儿一片平静的样子,也不像是有事情发生,苏青岚倒是将疑虑放在了心里,打算静观其变了。

    “这是当然的,爹爹,偶尔也是要换一个用膳的地方,不然总是在一处,也腻了,不是吗?”笑嘻嘻的靠着苏青岚,苏兰芷倒是有些撒娇了。

    其实这几日没有看到苏青岚,说实在的,她还真的是有些想念了。

    “好好好,兰儿怎么说,就怎么是吧!”

    “嗯!”见苏青岚没有异议,苏兰芷倒是放下了心,这会儿看着慕容嫣,苏兰芷赶忙走了过去,“娘,我们就在这里吃,你不会反对吧?”

    “不会,兰儿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吧!”只要女儿开心就好。

    “好,那我们传膳吧,我肚子还真的是有些饿了呢!”

    “你这个小馋猫啊!”宠溺的点了点苏兰芷的鼻尖,慕容嫣看着苏兰芷调皮的样子,倒是有些忍俊不禁了。

    “好了娘,我们坐吧!”

    几人都坐定了,苏青岚这才吩咐下人,“让人摆膳!”很快的,就有人端着盘子来了。

    苏青岚年少的时候是大苍有名的才子,自古才子对诗书,美景,茶,美食等等,都是有些小讲究的,苏青岚这人也正是如此,爱茶,对吃食也讲究,所以相府请来的厨子是极好的,做出来的菜很美味,也很精致。

    今日同样的,几个菜,色香味俱全,让人看着都有流口水的冲动了。

    “兰儿,不是饿了吗?快吃吧!”

    “是,爹爹!”看着桌子上的菜,六菜一汤,苏兰芷大约的看过里面的食材,心下了然,便开始吃了起来。

    “爹爹,这个汤有淡淡的鸡汤味道,您尝尝,味道很不错呢!”给苏青岚倒了些汤,苏兰芷便将回来的事情说了,“娘亲让我管着厨房,今日我回来的时候,瞧见了账本,还真的是没有想到,我们相府每一日,都得吃二十只鸡,还有二十只鸭,猪肉也有三十斤,如今尝着这些菜,果然样样都是精品,也都得美味。单说飘香豆腐,虽然是素菜,可是上面漂了点点的肉末,还有一些精细的调味,最重要的,有股鲜味,兰儿吃着可是爽口了,爹爹,你说是不是?”

    好似不在意的提到一样,苏兰芷吃得开心,似乎也没有注意到,苏青岚脸色在她说起府中用的食材的时候,变得有些严肃了。

    “对了,爹爹,兰儿觉得如今年关将近,我们还是得赶紧的把过年的吃食准备好,免得到时候年关越近,价格就越贵,虽然我们相府不差这点钱,但是今冬南方遭了雪灾,想来如今正是提倡节俭的时候,我们还是能省就省,为南方的灾民,出一份力才是!”说这话的时候,苏兰芷眼角注意到苏青岚面色越发的严肃看,那温润的面庞闪过一抹狠意,苏兰芷看得很清楚,却也知道,这样是远远不够的,“爹爹,兰儿和娘离开这几日,您是不是带了同僚来府内做客了?怎么兰儿瞧着最近厨房的进项,倒是多了许多了?”

    “兰儿,你别说了,爹爹知道了!”打住了苏兰芷的话,苏青岚知道,有些事情,苏兰芷还小,还不好出手,只是这些人胆敢欺瞒他的女儿,做下这样的事情,他是不会放过的,“来人啊,将钱嬷嬷给我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