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七十一章 惩罚刁奴
    钱嬷嬷很快就被人带来了,搞不清楚状况的她看到了苏青岚,倒是笑了笑,“老爷,夫人,大小姐,不知道叫老奴来有何事?”虽然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钱嬷嬷还是不动声色的站着,规规矩矩的行了礼,以不变应万变了。

    她本就是这府里的老人了,当初苏青岚单独离开庆王府的时候,身边也没带走几个人,她就是从苏青岚小时候就伺候了的,当年顶着压力跟着苏青岚出了府,苏青岚一直都很敬重她的衷心。

    所以这些年,苏青岚对她一向信任,所以才会将厨房如此有油水的一块分给她管。

    这些年钱嬷嬷也是仗着自己的身份,在府中捞了不少的油水,她自然是相信苏青岚会念在旧情不会把她怎么办的,所以如今,倒是越发的大胆了起来,尤其是看到苏兰芷接管了厨房,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她的贪婪,自然是越来越大了。

    最近做下了不少的事情,每一样都够她喝一壶的,这些钱嬷嬷都清楚,只是她也知道苏青岚是重情之人,不会拿她怎么办,想着再过几年自己就可以出府享福,这胆子,自然也是大了。

    此刻虽然是感觉到了气氛不对,但是钱嬷嬷也知道自己是这府里的老人,当年又是忠心耿耿的跟着苏青岚的,她相信自己的地位是不可能轻易就动摇的。

    根本就不将苏兰芷这个小娃娃放在眼里,钱嬷嬷此刻倒是不卑不吭的,看得苏青岚心里的火气,越发的大了,“钱嬷嬷,我听兰儿说,本相一日要吃二十只鸡,而是只鸭,还有三十斤猪肉,可有此事?”如此大的开销,是他一个人都吃得完的吗?这些人,明明就是在欺负兰儿只是一个孩子,什么都不懂!

    看来这相府,的确是该好生的整治了,免得大家都看不清楚,到底谁才是这相府真正的主人!

    “老爷,这些东西的用处,老奴已经回了大小姐了,大小姐也没有疑问了,还请老爷息怒!”没有想到苏兰芷之前装糊涂,这会儿就把事情捅到了苏青岚这里,钱嬷嬷的心里对苏兰芷顿时好生埋怨和愤怒,不过面子上,倒是诚惶诚恐的,一副坦然的样子,完全都不知道自己是错了。

    “哦,是吗?那你倒是说说,这些肉类,都去了哪里了?本相今日早膳用的只是白粥和一些小菜,中膳也不过是普通的三菜一汤,如今的晚膳虽然是丰富了,可是也不过是六菜一汤,你倒是说说,那些肉类,都去了哪里了?”他不是苏兰芷,小小年纪,容易被人蒙骗,苏青岚虽然重情,可是也最恨别人利用他的这一点,所以这事情,他一定要严查!

    “老爷,这您倒是冤枉老奴了,这鸡最美味的,就是那鲜汤了,您早膳喝的粥,虽然看起来是没什么,但是可是用了五只鸡所熬制的汤煮成的,这才能让那粥喝起来鲜美啊。老爷您又不是不知道,府内的厨子是极好的,所以用料也讲究,老奴也是没办法啊,不信的话,您可以去问那厨子,老奴句句属实,绝对不会说谎啊!”赶忙就跪下磕头了,钱嬷嬷倒是一副委屈加上衷心的样子,苏兰芷之前要不是掌握了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人贪得无厌,怕也是被她蒙蔽过去了。

    “你所说的,当真属实?”看钱嬷嬷一点都不胆怯的样子,苏青岚倒是信了几分,想着钱嬷嬷这些年的确是帮了自己不少,苏青岚看着对方花白的头发,还有那苍老的面庞,倒是有些不忍心了。

    毕竟是服侍自己的老人了,苏青岚也知道钱嬷嬷当年对他的付出,心里很感恩,这些年也对钱嬷嬷不错,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也是苏兰芷没有直接处置了钱嬷嬷,非得将这事情弄到苏青岚这里来了。

    “老爷,老奴句句属实,老奴对老爷的衷心,天地可鉴啊!”满脸的悲怆,苏兰芷瞧着这钱嬷嬷如此大义凛然,都被对方如此逼真的表演给骗到了,只是,她今日既然做足了准备,就不许这钱嬷嬷如此就揭过去了,“爹爹,既然钱嬷嬷问心无愧,我们就让厨房里的负责人都来一趟对峙就是,也免得冤枉了钱嬷嬷,倒是女儿的不是了。”声音婉转动听,带着点点的不安,苏青岚看着女儿的样子,想着苏兰芷刚才说的话,心下也有了计较。

    “就如兰儿所说吧,让厨房里的负责人都来一趟,顺便让厨子也来一趟!”

    今日苏青岚也是打算给慕容嫣和苏兰芷立威了,也免得府里的下人们欺主,让慕容嫣和苏兰芷不好做了。

    ……

    慕容嫣看这架势就知道今天有的忙了,赶忙劝解,“老爷,不如我们安心的坐着就是,如今饭还没有吃饭,他们来也需要一些时间,再不吃,这饭菜可是都冷了。”说完这话,慕容嫣倒是有些担忧的看着苏兰芷,有些担心女儿的鲁莽了。

    兰儿,你怎么做这事情就不跟娘亲商量呢?你也该知道这钱嬷嬷在府中的地位,你这样子,万一弄不好,可是很麻烦的。

    心里有些担心,可是看着苏兰芷那么淡定的模样,慕容嫣倒是想看看,自己的女儿,到底是想干嘛了。

    “也好,兰儿,先吃好再说,等一下,我们再慢慢的问就是!”的确是没有吃饱,好好地一顿团圆饭就那么毁了心情了,苏青岚此刻还真的是觉得有些烦躁。

    “是,爹爹!”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苏青岚,可是苏兰芷布局了许久,就是想要一次性搞定,也免得这府中的下人总是觉得她和慕容嫣好欺负,总是欺瞒了去。

    今日,她就是要杀鸡儆猴,让大家都看看,谁再阴奉阳违,就是这个下场了!

    ……

    人一个一个的来了,可是苏青岚三人还坐在桌子上吃饭,对来的人也不理会,苏兰芷知道这就是一种心理战术,让对方对你产生恐惧和害怕,等一下问的时候,在长期焦虑的等待下,那些人极有可能就会自乱阵脚了。

    了解了这一点,苏兰芷干脆越发的不急了,虽然吃饱了,可是还是劝着苏青岚和慕容嫣多吃一点,最后甚至让人端来了甜点,说是饭后吃,几人说笑着喝了茶,最后苏兰芷才像是突然想起了面前还站着的人一样,提醒了苏青岚,“爹爹,差点忘了,厨房里的人,可是都来了。”

    “都来了吗?”苏青岚这会儿好像才注意到那些人似的,转过脸来看着,苏兰芷感激对方的配合,点了点头,“爹爹,都来了,有什么话,您就问吧!”

    “不,兰儿,这厨房既然是已经归你管了,这些事情,也该是你处理的。”虽然是要替苏兰芷造势立威,可是如果自己一味的插手,苏兰芷还是没有让大家信服,所以,苏青岚这一次,倒是打算在一旁看了的。

    这宅子里面的事情按理说都是交给当家主母管的,他作为家中的男主人,这些事情,他无需插手就是。

    “爹爹,这……”没有想到苏青岚那么信任自己,将这些下人们的命运都交给了自己,苏兰芷倒是好些诧异,苏青岚见了,笑了笑,“去吧,好好问清楚,可别让那些阴奉阳违的人继续蒙蔽了你去,凡事都有爹爹给你做主!”看着女儿日渐的成长,苏青岚的心里,有开心,也有苦涩的。

    女儿长大懂事是好事情,可是女儿小小年纪就懂事的过分了,是他这个做父亲的失职了。

    “是,爹爹!”得到了苏青岚的应允,苏兰芷也不再打算推辞了,先是走到几人的身边,并不问话,只是看了几人一眼,那目光深沉如水,好似带着一股可以穿透人心的魔力一样的,看得在场的人只觉得自己冷汗淋漓,纷纷低下了头,不敢去看苏兰芷的目光了。

    大小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让人难以捉摸了?

    心里对这个木讷的大小姐的变化诧异,每个人的心里都打起了小九九,大家都是人精,哪里会没发现如今的诡异,心里自然是有了些决定的。

    “张师傅,你管理主子们的饮食,那你说说,你每日需要用的食材,肉类都有哪些啊?”

    “回大小姐,奴才用的肉类都是日常吃的鸡鸭鱼等等,不过奴才比较喜欢用鸡炖汤作为辅料,日常用的鸡会多些!”

    “哦,是吗?那你做一天的饭,需要用到二十只鸡吗?”

    “回大小姐,这有的时候为了炖浓郁的汤,二十只鸡也是不为过的。”说话间这厨子偷偷的看了钱嬷嬷一眼,不过很快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苏兰芷将对方的眼神看在眼里,却假装没有看见了,“张师傅可真的是大手笔啊,只是我今日问了厨房的,早膳喝午膳都是没有鸭肉的,就晚膳有了些,那么今日刚刚买来的二十只鸭子,都去了哪里了?”

    “回大小姐,其实许多好菜,用的都不一定是那鸡肉鸭肉的,这鸭子也不一定都是吃肉,奴才用的只是鸭腿最肥嫩的部分入菜,其余的,奴才倒是不用的!”

    说的倒是有板有眼的,有的大厨做菜也的确是如此,用的只是精华,其他的部分是不用的,这点,苏兰芷是知道的,只是他们府中如今就三个主子,开销如此之大,苏兰芷就不信了,这些都用了菜了,“哦,原来如此,张师傅倒是让我大开眼界了!只是还有那三十斤猪肉呢?张师傅莫不是也只是用了很小的部分,其他的,都不要了?”

    “回大小姐,这猪肉有瘦有肥,有细有粗,要做出好菜,自然就需要精挑细选材料,才能做出最好的菜了,奴才自然是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糠的!”不得不说这厨子做菜做的好,说话也是有板有眼的,苏兰芷看着这厨子时不时的和钱嬷嬷交换的眼神,自然是知道这厨子是被钱嬷嬷收买了的,突然就有些奇怪的开口了,“张师傅,我听说你在京城置办了一份房产是吗?我听说地段还不错,地方也挺大的,张师傅是打算自己出府安家了可是?”

    突然就提到了房产,可是张师傅虽然是相府的主厨,每月的份例却也是只有那么多的,哪里就能够再地段不错的地方,买一套比较大的房子呢?

    “大小姐,奴才,奴才可没有啊!”眼神有些慌张,张师傅不晓得苏兰芷怎么就知道了这事情,脸上都有些冒汗了。

    “没有吗?可是怎么听说有呢?”

    “大小姐,您可别听人胡说啊,奴才对相爷,对夫人,对大小姐可是忠心耿耿的啊,还望大小姐明察!”本来挺淡定的,可是这会儿看着苏兰芷似笑非笑的样子,张师傅倒是着急了。

    “张师傅,你别着急,这人我可是都请来了,我们一起听听看,看他说的是不是属实,如果不属实,我一定会替你做主的!”

    “大小姐……”还来不及阻止,苏兰芷就叫人喊了人进来了,那人一进来就跪下,苏兰芷看着那人,问话了,“你可认得这人?”指了指张师傅,那人快速的看了一眼,迅速的点了点头。苏兰芷瞧见了,满意的笑了笑,“那他是谁啊?”

    “回小姐,他是我主子!”

    “是你主子?你如何就有了主子了?”

    “回小姐的话,主子前些日子就在京城买了新房子,就派的奴才守着屋子,所以他是奴才的主子!”

    “你,你切莫胡说,我可不认得你!”

    “主子,您怎么就不认得奴才了呢?您昨儿个不是才吩咐了奴才要好生的照顾着府上吗?”

    “你,你别胡说,老爷,夫人,大小姐,这人奴才不认识啊,他定然是胡说的!”看着自己府中的人来了,张师傅也着急,赶忙就跪下辩解,苏兰芷却也只是笑了笑,继续问那人,“你的主子可不认你,你倒是说说,你主子是我们相府的奴才,怎么就成了你主子,还自己买了院子呢?你可知道,这一个下人的份例,可是不够在那块地买下房子的!”

    “回小姐,奴才可万万不敢说谎啊,主子的房子是这位老妇人送的,奴才自己的主子,奴才怎么会认错呢?”指了指一旁的钱嬷嬷,那钱嬷嬷听见了,顿时就怒了,“你是哪里来的叼奴,怎么到处搬弄是非,我何时见过你了?”

    钱嬷嬷没有想到,苏兰芷这些事情都查到了,心下不由得满是慌张,可是表面上,却是极为镇定的了。

    她如今可还是相府的奴婢啊,哪里就能够出去置办屋子了?而且她一个管理厨房的婆子,哪里有这许多闲钱,还送人房子,这不是明摆着她有问题吗?

    她本是想贿赂张师傅,让张师傅跟自己一条心,也免得哪一日东窗事发出了事情,那就不好了,可是哪曾想,会被人察觉这事情?只是她做的那么隐秘,怎么就被人发现了呢?

    眼睛好似碎了毒药一样的盯着那下人,钱嬷嬷的心里慌张极了,突然觉得自己好似掉入了一个大大的陷阱,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十分的害怕了,此刻看着苏兰芷似笑非笑的样子,钱嬷嬷心里着急,于是只好求助于苏青岚了。

    “碰”的一声就跪下了,“老爷啊,您要替老奴做主啊,老奴对您可是忠心耿耿,天地可鉴啊,老爷您一定要相信老奴啊,老奴这是被人冤枉的!”知道苏青岚一定会顾念往日的情谊,钱嬷嬷自然是要抓住这颗大树,免得自己遭殃了。

    “钱嬷嬷,你着什么急啊?这事情不是还没有出来吗?你怎么就去求爹爹了,可是心虚了?”没有想到这钱嬷嬷如此的不经吓,苏兰芷只觉得好笑了。

    “大小姐,老奴这是怕你们误会了老奴了,老奴这些年忠心耿耿的为相府做事情,为老爷做事情,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虽然不敢邀功,可是也不可被这等人给折辱了去!”知道自己的处境不妙,钱嬷嬷也不是傻子,字字句句都不离自己的衷心,就是想让苏青岚念及旧情,万一真的被翻出了什么,也免得自己受责罚了。

    这奴才瞒着主子去买房产,不是就存了异心了吗?单单是这件事情,她就吃不了兜着走啊,更何况,她还做了这许多的事情,可够她喝好几壶了!

    “钱嬷嬷问心无愧就好,我这里还有一个人呢,她说了钱嬷嬷许多,我也觉得不可能,如今看钱嬷嬷如此忠心,倒是想让钱嬷嬷跟她当面对峙一下才是!”示意人将那丫头戴上了,钱嬷嬷看到那丫头,顿时整个人的心都凉了半截了。

    “钱嬷嬷,你可认得她?”指了指那丫头,长得水灵灵的,可不就是相府刚刚犯了错,被发卖出去的小红吗?

    “这老奴自然是认得的,她不就是之前犯了错,被夫人打发了出去的小红吗?”看到小红,钱嬷嬷有些心虚,可是想着小红应该不会说什么,便也装作无所谓的样子。

    “是啊,钱嬷嬷,这人的确是娘亲打发出去的小红,之前是犯了错的,本来是要被卖到远处去,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却出现在了您置办的房子里面,而且我听说,她好像是你给你大儿子准备的媳妇吧?”这小红长得倒是水灵,钱嬷嬷当初就看中了小红的样貌,还有聪慧了,加上她儿子无意间见到了几次,喜欢的紧。只是她的儿子如今年岁也大了,本想求主子恩典,可是如今管家的人是慕容嫣,钱嬷嬷把不准慕容嫣的性子,不敢乱来,更怕慕容嫣到时候会问小红的意见,小红不乐意,所以只好耍手段让小红被发卖出去,然后再将小红买回,好生调教,就可以做她媳妇了。

    本来是想再多干几年,挣些家产,然后就让苏青岚恩典放她出府,好享清福的,可是钱嬷嬷没有想到,如今这些事情一下子就捅了出来,她顿时就没了主意了。

    这可如何是好啊?

    看着苏兰芷笃定的样子,钱嬷嬷心下越发的慌张,可是想着小红如今已经被她买回了,卖身契就在她的手里,也不敢乱说,钱嬷嬷倒是底气足了些了,“大小姐,老奴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如今,钱嬷嬷就是打算死不认账了,她就不信了,苏兰芷真的能把她怎么样了!

    “不知道是吗?那小红,你倒是说说,你怎么就去了钱嬷嬷的屋子了?”看着小红,苏兰芷倒也没有担忧的,这一切都是她安排好的,也准备了许久,自然是不会出了岔子的。

    “回小姐的话,奴婢在相府一直兢兢业业的做自己的事情,从来都是小心翼翼的,不敢怠慢。可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奴婢遇见了钱嬷嬷的大儿子,不知道怎么的,钱嬷嬷就来找奴婢,问奴婢到底愿不愿意做她儿媳妇,奴婢自然是不愿意的,就拒绝了。可是钱嬷嬷三番两次的跟奴婢说,奴婢后来也怕得罪钱嬷嬷,便躲着她了。只是不知道怎么的,奴婢突然就犯了大错,被赶出了府,本来是要被发卖到别处去的,钱嬷嬷却买了奴婢回去,捏住了奴婢的卖身契,非得要奴婢嫁给她的儿子,还说他们家底殷实,已经有了三处房产了,而且都是在京城的繁华地段,只要奴婢肯跟着她大儿子,那就吃香的喝辣的,脱了奴籍不说,还可以做少奶奶。只是奴婢不想啊,一直都想逃,只是钱嬷嬷将奴婢关起来了,奴婢实在是没办法!”其实换做旁人遇到这样的诱惑,定然就动心了的,只是这小红偏偏心里有喜欢的人了,自然是不从的,此刻小红真的是恨死了钱嬷嬷的手段了,害她跟心爱的人分开,小红哪里就会真的被钱嬷嬷诱惑住了?

    “小红,这话可是乱说不得的,这奴籍,可不是随便能脱就脱了的!”就知道这钱嬷嬷是一个不安分的,却不曾想,这人早就有不良企图了,原来是连这个都算计上了,苏兰芷倒是有些想,这钱嬷嬷当年排除万难的跟着自己的爹爹,是不是也是有谋划的?

    如果是这样,这个人,未免太可怕了。

    “大小姐,奴婢没有说谎啊,钱嬷嬷说老爷对她极为信任,她在相府兢兢业业多年,如今老了,老爷自然会体贴她的衷心和劳苦,到时候等到她出府的时候,老爷自然会有恩典的,到时候,钱嬷嬷一家人,就可以不用再为奴为婢,可以过上富足的生活了!”不得不说这小红的话也是有几分道理的,如果钱嬷嬷真的那么衷心,到了老了还那么卖力,以苏青岚的个性,或许加上钱嬷嬷自己的推波助澜,或许真的就可以脱了奴籍也不一定。

    只是这钱嬷嬷太过贪心,脱了奴籍还想过上人上人的好日子,把心思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自然也注定了,她是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小红,你可别乱说啊,我看你可怜,不忍心你发卖到别处去,好心买了你,你如何就做这恩将仇报的事情了?”钱嬷嬷怎么都没有想到,这小红也是一个倔的,自己那么些日子的苦口婆心的劝告,难道就没有一点用处吗?

    “钱嬷嬷,你可别急着责怪别人,我倒是要问问你,你是如何得了这银钱去置办三处房产的?嬷嬷每月的月例,可是只有十两啊,这三处房产,少说也得上千两,你是如何得了这许多的钱置办的?”这个其实无需说,就可以知道了,苏兰芷神色犀利的看着钱嬷嬷,此时是万万不打算放过对方了。

    “大小姐,老奴,老奴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老爷啊,您可得为老奴做主啊,大小姐说的这些,老奴真的是不知道啊!”作死了的装,反正钱嬷嬷知道,只要自己不认,就有一线希望,苏青岚不会真的就那么狠心的让她死的。

    “嬷嬷今日嘴硬,那我也只好出示证据了!”一旁的云珠拿出三张纸展开,上面俨然就是地契,苏兰芷看着上面的手印和签名,再看了看钱嬷嬷,“钱嬷嬷,这个手印和签名,可是你的?”

    “你,你……”眼睛突然瞪得比铜铃还大,钱嬷嬷怎么都没有想到,苏兰芷连这个都找到了,心里突然就生出了一种绝望,赶忙跪着去求苏青岚了,“老爷,饶命啊,老爷,看在老奴伺候您多年的份上,绕过老奴吧!”

    这贪污可是重罪啊,更何况她明明是奴婢出生,却瞒着主子出去置办房产,意图想要脱离了奴籍,这可是对主子大大的不忠和不敬啊,可是会被活生生的打死的!

    她努力了大半辈子了,就是想老来可以享福,哪里就想这样作罢了?

    只是看着苏青岚脸色铁青的坐着,丝毫不为所动,钱嬷嬷真的就着急了,“老爷,老爷啊,老奴当年对您可是一片的衷心啊,您初初建府,府中人手不足,信赖的人不多,可是都是老奴帮您的啊,老奴这些年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老奴只是一时糊涂,做了错事,老爷饶命啊!”不停地磕头,这地板上本就冰凉,钱嬷嬷那颤抖的身子还一直磕,一直磕,生怕苏青岚一怒之下就让人把自己打死了,那真的就得不偿失了。

    “嬷嬷,本相一直以为待你不薄,你如何就做了这等事情?”让钱嬷嬷管理厨房,那是信赖对方,也是想让对方可以享福,苏青岚可以容许钱嬷嬷稍稍的有些贪,可是到了这样的境界,苏青岚哪里愿意忍受?

    一个奴才,已经生了离开的心,那么就是有了异心了,自己将生死攸关的吃食交予对方,是信任,可是对方呢?回报自己的是什么?

    他相府虽然有钱,可是也不是金库啊,如果谁都如此,那么相府还不完蛋了?

    “老爷,老爷,老奴只是一时被猪油蒙了心了,老奴知错了,老奴一定改,一定改啊!”头上已经犯了血丝了,钱嬷嬷头都磕破了,却丝毫不敢停,苏青岚看着对方那老妪抖擞的身子,叹了口气,“你就算是改了,本相也不敢再用你了。”有了异心的人,苏青岚可是不敢信任了。

    “老爷,那求您看在老奴伺候您多年的份上,放了老奴出府吧!”听苏青岚的语气是想放过自己了,钱嬷嬷如今赚了许多了,虽然不甘心就失去了厨房这个捞油水的好去处,可是比起小命来,其他的,也都不重要了。

    “钱嬷嬷,你怎么就那么着急呢?这事情,可是都还没有弄清楚呢,你就算是要走,这事情也得一笔一笔的算清楚,也免得到时候你走了,也和相府牵扯不清了,爹爹,您说是吗?”知道这钱嬷嬷的地位是不一样的,所以苏兰芷今日是特别的准备了,就是不想让钱嬷嬷有任何翻身的可能了。

    “兰儿既然想弄清楚,那就弄清楚吧,这样也好,免得大家都效仿了钱嬷嬷!”这事情如果不是闹那么大,苏青岚或许会考虑悄悄的处理了,可是如今府中的人都知道了,苏青岚还真的就不能心软,不然真的大家都效仿了这钱嬷嬷,相府以后,肯定就不得安宁了。

    只是想着今日的一切,苏青岚突然有种自己被苏兰芷引导的感觉,看着苏兰芷,苏青岚的神色,倒是有些探寻了。

    今日的一切都那么巧合,难道这一切,都是兰儿做的吗?可是她一个十三岁的女孩,怎么就有如此严谨的心机和考量,甚至将一切都弄得那么清楚?

    这一切,到底是巧合呢?还是有人刻意为止?

    心里存了些疑惑,苏青岚看着自己的女儿,突然有种不认识的感觉了。

    苏兰芷倒是不介意自己今日会让父母看出什么,反正今日,她是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钱嬷嬷,顺便处置一部分的人了。

    走到厨房一个管事嬷嬷的面前,苏兰芷一直看着对方,看得对方头都冒汗了,两条腿都在打颤,最后实在是站不住了,赶忙就跪下了,“大小姐,饶命啊!”

    “哦,嬷嬷,你让我饶命,你做错了什么事情呢?”

    “大小姐,奴婢,奴婢不知道啊!”心里心虚,连带着声音都有些不正常了,那人低垂着头不敢看苏兰芷,总觉得苏兰芷小小年纪,那眼神,还真的是让她都不敢直视了。

    “既然不知道,那你还让我饶命什么呢?还是,你心虚了?”

    “大小姐,奴婢,奴婢没有啊!”

    “没有,没有的话,你就起来啊。”

    “这……”不明白苏兰芷这是唱的哪一出的戏,那人奇怪的看着苏兰芷,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

    “怎么,还不起来?是不是一直跪着,才舒服啊?还是,你真的有什么是要交代的?”那双古井般的眸子盯着那嬷嬷,看得那嬷嬷两腿都是软的,哪里站得起来?

    “奴婢,奴婢不知道惹到了大小姐什么,还希望大小姐明示!”腿软起不来,那人干脆就跪着了,说的话倒是让人觉得苏兰芷仗势欺人的样子,苏兰芷倒也不介意,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你是要我说吗?那你倒是说说,这些年,你跟着钱嬷嬷,都做了什么好事了?”声音徒然就冷了几分,那嬷嬷听了,只觉得浑身都发抖,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奴婢,奴婢什么都没做,大小姐可不要冤枉了奴婢了!”声音瑟瑟发抖,那模样倒是说不出的委屈了,是人都会觉得她是弱者,苏兰芷是强者,而她这个弱者,就是被强者给逼迫了。

    “什么都没有做吗?那你刚才那么害怕是做什么呢?”

    “大小姐一直看着奴婢,奴婢对大小姐心生畏惧,所以才会一时之间,有些失控了去了。”这话倒是苏兰芷的不是了,好像苏兰芷做了什么让她恐惧的事情一样,苏青岚听着这人说话,有效担心的看着苏兰芷,慕容嫣也想说话,免得苏兰芷被这奴才欺负了去,只是苏兰芷并没有给两人机会,“哦,是吗?可是我看了那么多人,怎么就你一个人怕的跪下了?你如果不是心里有鬼,怎么就跪下了?”

    “奴婢,奴婢只是畏惧大小姐的威严而已!”诚惶诚恐的样子,还真的就让人信了几分,苏兰芷看着对方和钱嬷嬷一样,是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也没有了耐心了,“好吧,既然你不说,那就别怪我狠心了,来人啊,给我打五十大板再说!”就不信了,打了还能不说?

    “大小姐,你为何打奴婢?奴婢没犯错啊?”

    “你和钱嬷嬷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你如果招了,可以免去皮肉之苦,但是如果不招,那我就打到你招了为止!”

    “大小姐,你不能这样无缘无故的责打奴婢啊,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啊,奴婢只是一个小小的管事婆子,哪里就做了什么事情了?还希望大小姐明示啊!”这恶奴不得不说还真的挺会恶人先告状的,听着她的话,倒是让人觉得苏兰芷挺不近人情,随便的责罚下人,苏青岚和慕容嫣也不明白苏兰芷刚才明明就采取温和的政策,用的也都是证据让钱嬷嬷认罪,怎么对这个管事嬷嬷,就格外的苛责了呢?

    心里虽然疑问,但是两人都没有说话,因为他们既然选择让苏兰芷放手一搏,就是想让苏兰芷自己搞清楚一切了。

    这些,都是女儿以后要面对的,虽然现在是早了点,但是总比以后吃亏要好许多了。

    “嬷嬷,你别着急,你或许是记性不好,忘记了,不过等一下打了,你就会想起来了,来人啊,拖下去,给我狠狠的打!”这个不是苏兰芷不提供证据,而是她根本就没有,只是她最近观察隐约的猜测,所以,她必须得炸出来!

    “大小姐,你可不能这样随随便便的就责罚了下人了,你有证据就让我们看看,这样随随便便打人,算什么事情?”钱嬷嬷总觉得苏兰芷好像知道了什么一样,心里有些着急,此刻也顾不得许多就开口替那嬷嬷求情了,苏兰芷却只是看着钱嬷嬷笑了笑,那笑容让钱嬷嬷只觉得自己浑身都被冰水浇灌一样的,寒冷刺骨了,“钱嬷嬷,别着急,到底是什么,你等会儿就知道了!给我打!”

    粗使婆子很快就拖着那嬷嬷下去打了,苏兰芷这会儿似乎累了,有些疲倦的坐在椅子上,悠闲的喝茶,苏青岚和慕容嫣看着苏兰芷这样子,一时半会儿,还真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兰儿,这……”慕容嫣不想苏兰芷小小年纪就给人留下恶毒的罪名,免得传出去了不好听,以后嫁人都难,只是苏兰芷却是不在乎这些的。

    “爹爹,娘亲,你们放心,很快你们就知道会是什么事情了。”这府中的毒瘤,她一个一个的,都得拔出来,今天,还只是开始!

    “啊,啊……”嬷嬷撕心裂肺的声音不时的传了进来,苏兰芷小心的看着屋中人的神色,发现有好几个都有些站不稳了,苏兰芷了然一笑,将那些人暗暗的记在心里,寻着机会,再去收拾!

    “啊!”最后一声声音听的人心里都是恐慌的,苏兰芷却依旧面不改色,最后粗使婆子进来了,“大小姐,那嬷嬷招了!”

    “嗯,将她拖上来!”不大一会儿的功夫,那嬷嬷的脸色已经惨白一片了,看着苏兰芷的眼神满是惧意和恨意,这样的眼神,苏兰芷倒是习惯了,神色淡淡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说吧,将你和钱嬷嬷的勾当都说了,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如果说谎,或者是稍有隐瞒,那我可是会让人继续拖你回去挨板子的!”这板子一板一板的下去,可真的是会出人命的,就算是不出人命,也会落得半身不遂,那嬷嬷也是怕了,眼中满是恨意,可是身上,却瑟瑟发抖了,“奴婢招,奴婢什么都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