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七十二章 意外身亡
    看着那嬷嬷身子都是抖的,脸色惨白,屁股上已经有了血色了,苏兰芷这会儿也知道敲打的可以了,便示意对方说话了,“那你就一五一十的交代,如果有任何隐瞒,仔细你的小命!”

    厨房是个油差,也是关系身子的关键处,所以不管是谁,都想要在厨房有自己的心腹,也免得自己遭人暗算了。

    这点,苏兰芷很清楚,前世她就是吃了这个亏,所以身子都在不知不觉之中被人算计了去,害得她一生凄凉,连个骨肉相连的孩子都没有。甚至每日都还要受这冰寒之苦,到了冬日,手脚冰凉,浑身都是寒气,那样的日子,可真的是难受的紧!

    “是是是,大小姐,奴婢招,奴婢什么都招……”那嬷嬷如今真的是怕了,看苏兰芷那么笃定的样子,以为苏兰芷真的什么都知道了,便也不敢隐瞒,将钱嬷嬷和她做的这许多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招了,包括钱嬷嬷平日中饱私囊,做假账,将府中的膳食自己独吞了,甚至前些日子因为苏兰芷重新得宠,白芯担心慕容嫣有孕,便让钱嬷嬷去给慕容嫣下药的事情,那嬷嬷全部说了出来。

    苏青岚越听越是心惊,尤其是听到那钱嬷嬷当年跟着他出府,不是出于衷心,而且老庆王妃的吩咐以后,苏青岚整个人脸色早就是铁青的一片了。

    此刻那温润的面庞早就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那森冷的阴寒之色,苏青岚看着钱嬷嬷,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一直信赖的人,竟然是老庆王妃派来监视他,对付慕容嫣和苏兰芷的,想着这些年慕容嫣和苏兰芷在钱嬷嬷手下受的委屈,想着自己的女儿明明是豆葵年华,可是个头那么矮小,苏青岚心里顿时就憋了一股子的气,看着钱嬷嬷的眼神,再也没有了那份信赖和亲切了,“钱嬷嬷,这嬷嬷说的,可都是事实?你这些年,真的就欺上瞒下,贪污了这许多的银钱,克扣主子的生活吗?”

    一直以为只是白芯嫉妒故意虐待苏兰芷,可是没有想到,这里面,竟然还有一个钱嬷嬷,苏青岚怎能不心痛?

    母亲啊母亲,您这样子,让儿子情何以堪?您就那么容不下嫣儿和兰儿吗?他们一个是儿子的妻子,一个是儿子的女儿,也是您的孙女啊,您真的就那么狠心?

    “老爷,老奴这也是听从主子的吩咐啊,老爷,老奴不是存心的!”听着那嬷嬷的话,钱嬷嬷顿时就知道自己完了,拼命的磕头谢罪,可是苏青岚此刻早就没有了往日的情分了,哪里还愿意听对方的话?

    “主子,你在相府多年,还认不清谁是你主子不成?”对这钱嬷嬷,苏青岚真的是失望了,曾经因为的情谊,却不曾想,却只是对方的算计了,亏得他这些年那么厚待对方,真真的糊涂啊!

    “老爷啊,老王妃可是您的亲娘啊,她让奴婢跟着过来照顾您,也是为了您好啊,老爷,老奴虽然有错,可也只是一时被猪油蒙了心了,老奴对老爷可是一直都是忠心耿耿的,老爷明鉴啊!”到了这样的局面,这钱嬷嬷还能死咬着衷心不放,苏兰芷到真的不知道这人到底是看不清楚形式,还是真的就是想继续打太极了。

    “兰儿,这叼奴就交由你处置吧,让大伙儿都看着,免得相府再出了这等人了!”出了这样的事情,苏青岚自然是要严惩不贷的,不然这相府谁都效仿了这钱嬷嬷,以后相府,哪里还得了?

    趁此机会,这府中的人,是该好好的清一清了。

    “老爷,老爷,求您看在老奴伺候您多年的份上,饶了老奴,放了老奴出府去吧,老奴知错了!”知道自己是无法留下来了,钱嬷嬷只想守住自己这些年攒下来的私产,出去好好过日子了,只是她想得美好,苏兰芷哪里会如了她的愿呢?

    “嬷嬷放心,你这样欺主的人,我们相府断断的留不得了,只是有些账我们还没有算清楚,还希望嬷嬷等我算清楚了,再行出府才是!”

    “大小姐,你如何就如此狠心啊?老奴也是伺候你们多年的了,何必这样斩尽杀绝呢?”没有想到苏兰芷并不打算放过自己,钱嬷嬷的心里着急,说话,也有些不顾忌了。

    “钱嬷嬷此话倒是有所不对了,我只是想着钱嬷嬷一人,如何就能只手遮天了去,想来还是有不少的同党的,你只需要交代清楚,我自会放你出府!”还有些事情,她没有弄清楚,苏兰芷知道这钱嬷嬷是府中的老人了,想来许多事情,都是应该清楚的,所以,她必须得从对方的口中挖出来!

    “大小姐,你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可是都知道了,你还有什么是要老奴说的?”只觉得苏兰芷这人可怕极了,钱嬷嬷心里也暗自庆幸自己并没有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那嬷嬷,不然自己真的就死葬身之地了。

    “嬷嬷这些年,想来也是过惯了享乐的生活,这身子骨,怕也是养贵气了,想来嬷嬷也经不住这敲打的,不如嬷嬷自个儿交代了去,也免得受苦了。”

    “大小姐,老奴做下这许多事情,那嬷嬷已经都交代了去,你还要老奴交代什么?大小姐,你不能将人闭上绝路啊?”有些事情,钱嬷嬷可是打死都不会说的,她还有儿子,还有女儿,哪里能够自寻死路了?

    “既然嬷嬷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怪不得我了。”转眼看着苏青岚和慕容嫣,苏兰芷知道,今日是有一场硬仗要打了,“爹爹,娘亲,这钱嬷嬷在府中多年,只手遮天,想来爪牙定然众多,兰儿想将那些人都找出来,免得这些人再继续作乱!”这相府,是该好好的清一清人了,不然以后,她和娘亲,都不得安宁!

    “兰儿,你想如何做,就如何做吧,爹爹和娘亲,都是支持你的!”看着女儿做事情如此的沉着细腻,将钱嬷嬷逼得退无可退,苏青岚倒是放心了,也打算放手让苏兰芷一搏!

    “是,爹爹!”得到了两位长辈的应允,苏兰芷直接就吩咐了人,将钱嬷嬷驾着打板子,那钱嬷嬷也是一个嘴硬的,倒是什么都没有说,苏兰芷看着钱嬷嬷那倔强的样子,视线转到屋子中的其他人,看着有几人都快要撑不住了,这才说道,“钱嬷嬷不说也没关系,我会一个一个的审问的,这厨房的人一直都是嬷嬷你管着的,想来有不少都是你的人,等会儿一个一个审问了去,我自然能得到自己想要的!”话刚说完,有几个定力差的,早就被这样的局面给吓到了,脸色惨白的就晕倒了,苏兰芷赶忙让人将那些人拉下去审问,不大一会儿就都招了,甚至将其他的人也都招了出来,顿时院子里此起彼伏的喊叫声,声声入耳,听得人心都是恐惧的,大家看着苏兰芷,看着那么小个人儿,却不曾想如此狠毒,各个心里都怕极了。

    到了最后,那钱嬷嬷终于是挨不过板子,准备招了,苏兰芷让人抬她过来,看着对方气息奄奄的,苏兰芷皱了皱眉,“说吧,这些年你都在暗地里做了哪些勾当,一五一十都给我招了,也免得再受皮肉之苦!”

    苏兰芷总觉得慕容嫣这些年不曾受孕和这钱嬷嬷脱不了干系,如今好不容易抓住了这钱嬷嬷的小辫子,苏兰芷自然是要弄清楚,到底是谁在害她母亲,那钱嬷嬷此刻虚弱的手都抬不起来了,正想说什么,只是突然看到了一个人影,那钱嬷嬷吓得脸色白了又白,最后,张了张嘴,“大小姐,老奴……”话还没有说完,她口中突然就吐了一口鲜血,整个人就如那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的,便落在了地上了,苏兰芷赶忙过去查看,却发现钱嬷嬷的喉间有了一道极细的洞,苏兰芷这才知道,自己是大意了。

    今日她也是突然行事,如今又是在这院子里,都是信得过的人,到底是谁,竟然知道她想做什么了?甚至那么快就有了行动,这人躲在暗处,实在是让人心难安!

    心里越发的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没错,钱嬷嬷定然是跟慕容嫣不孕有关联的,可是此刻线索已断,苏兰芷顿时很是懊恼了。

    早知道,她就不该如此冲动的,该是将钱嬷嬷关押起来偷偷审问就是!只是如此一来,倒是没有办法除去其他的爪牙了,这还真的是……

    “爹爹,这……”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倒是让大家都慌乱了,苏青岚迅速的就去了钱嬷嬷的身边,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血洞,虽然小,但是苏青岚很清楚,这钱嬷嬷是被人灭口了,“兰儿,吩咐人将钱嬷嬷葬了吧,这事情,爹爹会处理,你无需管了!”既然闹出了人命,苏青岚知道苏兰芷定然是查到了什么要紧的事情了,很担心苏兰芷的安全,自然是不想苏兰芷再插手此事了。

    “可是爹爹……”好不容易有了这唯一的线索,可是却断了,苏兰芷真的想不清楚,到底是谁,竟然会知道她今日在审问钱嬷嬷,难道这人,一直潜伏在相府不成?

    “兰儿,事情就到此为止,余下的,爹爹会处理,你扶你娘亲回去歇着吧,你娘不喜欢这样的局面!”知道慕容嫣这些年礼佛,不喜欢杀生,苏青岚也不想慕容嫣看到这些晦气的事情,更不想女儿看到这些留下阴影,便打发了两人离开了,苏兰芷想说什么,可是看到苏青岚那不容置疑的神色,也知道自己的爹爹此刻是不允许人说“不”的,只好扶着慕容嫣,回去了。

    等到两人走了以后,苏青岚细细的检查了钱嬷嬷的伤口,这才看着院落里散落了一地的人,皱了皱眉,“让人将这些人打三十大板就卖出去吧,卖得越远越好,不许卖入大家院落,让这些人闭紧了嘴巴,以后都不许他们回京城了!”今日的动静虽然大,但是事出突然,又是在自家的院落,这到底是谁,手脚那么快?难道相府,真的有别处的眼线不成?

    心思转了几回,苏青岚虽然知道这相府一直都是有别处的人的,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有如此厉害的人物,这人,到底会是谁?怎么会不在他的掌控之中?

    心里非常的担忧起慕容嫣和苏兰芷的安全来,苏青岚让人收拾了院子,发卖了那些人,最后看着钱嬷嬷,叹了口气,“让人安葬了吧,钱嬷嬷贪污的银钱全部收回,将她的孩子媳妇,都打四十大板,然后卖到塞外去吧!”四十大板,几乎是可以让人去了半条人命去了,又要发卖到塞外,一路颠簸,怕是不死,也活不长了,苏青岚此举,看得出,也是下了狠心了,不想让外人知道这钱嬷嬷一家人的事情。

    “是,老爷!”

    “吩咐人牙子过几日来一趟,选一下机灵的丫头婆子,说是年关将近,相府缺人,想要买些人手!”一下子打法了这许多人,这相府怕有许多位置都得空出来了,必须找人填补上才是,也免得出了乱子了。

    只是如今正是敏感的时候,不能马上就让人来了,也免得遭人怀疑。

    “是,老爷!”

    “记得,让人牙子悄悄的来,不要弄出太大动静了才是!”

    “是!”

    “去安排吧!”挥了挥手,苏青岚还真的没有想到,相府竟然有了那么大一个暗棋,心里着急,很快就回去了自己的书房,招了人来了。

    很快就进来了一个黑衣男子,悄无声息的,看着苏青岚就跪下了,“主子!”

    “今日你可曾发现是何人所为?”此人就是暗中保护苏青岚的暗卫,苏青岚让对方现身,也是想知道,对方到底知不知道是谁干的?

    “回主子,属下无能,那针速度极快,属下来不及发现是谁人所为!属下刚才顺着那方向查看,却没有发现有谁,请主子责罚!”满心的懊恼了,作为保护主子的暗卫,他真的是失职了。

    “这的确是你失误了,你要保护我,就应该知道我身边潜在的危险,相府如今出了这样的潜伏之人,你却无所察觉,看来,你果真是失职了,自己去领五十板子,记住教训,一定要将这人抓出来才是!”不然,他的心,会难安!

    “是!”很快就消失在了屋子里,苏青岚想着今日的突发状况,不由得为苏兰芷和慕容嫣担心了。

    “吩咐下去,让月准备好!”对着空气吩咐一声,苏青岚叹了口气,只觉得相府看似平静了十年,可是,哪里真的就是平静了十年呢?这些人,怕是都不曾放弃过对他的监视吧?看来,他必须得小心小心再小心才是,可不能辜负了皇上所托,也不能辜负了皇上的信任了。尤其是自己的妻女,他这一次,不能再让他们出事情了。

    如此想着,苏青岚心里倒是很担心苏兰芷和慕容嫣,便走出了书房,往慕容嫣的烟云阁走去了。

    ……

    另一边,苏兰芷和慕容嫣。

    苏兰芷今日本来是想对钱嬷嬷一网打尽,快速的让对方在应接不暇的情况之下,将一切都说了出来,也好让自己知道,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只是苏兰芷没有想到,自己百密一疏,本来以为自己刚刚回来,事出突然,不会有人来得及反应,却忽略了暗中的势力,弄成了如今的局面了。

    钱嬷嬷已死,那么这条线索就断了,府内还有潜在的敌人,这可如何是好?

    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苏兰芷真的是很难接受的,可是她又不得不接受,如今,也只能静观其变了。

    慕容嫣看着苏兰芷深思的样子,只以为苏兰芷是因为这事情心情不好,受了惊吓了,赶忙安慰道,“兰儿,别多想了,既然你爹爹说了会处理这些事情,你就别想了,你爹爹会处理好的。”苏青岚的能力,慕容嫣一直都不曾怀疑过。

    这人身为庆王府的嫡次子,没有继承王位的权利,却凭借自己的能力,官拜丞相,深得文帝的信任,手握大权,这样的成就,不是一般人可以达到的。

    想起苏青岚少年丞相,当年魅力无穷,无数的人都想要进入相府,陪伴在苏青岚左右,慕容嫣就知道,只要苏青岚想,这府内,怕是早就人满为患了。

    嫁给这样的人,慕容嫣当初觉得他们是天生一对,可是后来,倒是甘愿自己当初嫁得平凡一点,至少不会有这许多的伤心和绝望了。

    “娘,你说到底是谁对钱嬷嬷如此忌讳,甚至杀人灭口了?”苏兰芷都没有想过杀人灭口,怎么这人,却是如此的狠绝?

    钱嬷嬷到底掌握了什么,可以遭致杀身之祸?

    心里有些不安,苏兰芷本来以为相府是安全的,可是不曾想,原来相府,却是有着敌对的势力,这让苏兰芷不由得有些担心慕容嫣和苏青岚的安全了。

    “兰儿,这事情不是我们该管的,你爹爹会处理,好了,今日你也受惊了,我们一会儿念念佛吧,也好让心情平静下来。”今日的事情,的确是血腥了些,慕容嫣也看不惯,此刻,倒还真的需要好好的静一静,排除杂念才是。

    “好的,娘!”两人回到屋子喝了茶压压惊,便都去了屋子里面礼佛去了,或许是屋子里那淡淡的檀香味让人的心渐渐的宁静了下来,又或者是佛经真的有让人心平气和的效果,苏兰芷和慕容嫣念着佛,心里倒也是没有那么浮躁了,等到两人将佛经念了一遍,彼此的脸上都恢复了平静,苏兰芷经此一事虽然是断了线索,但是将那些毒瘤都给找出来了,也都给扔出去了,苏兰芷倒也是很开心的。

    如此,便也罢了,那人如果真的隐藏在相府,想来也是有所安排的,自己只需要谨慎再谨慎,想来总有一天,那人定然会浮出水面的。

    如此想着,苏兰芷倒也没有之前那么耿耿于怀了,和慕容嫣念完了佛经,出去的时候,张嬷嬷便回复说苏青岚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了。

    ……

    “爹爹,您怎么来了?”看着苏青岚坐在屋子里喝茶,苏兰芷倒是没有想到,苏青岚那么快就跟过来了,想着这事情剩下的事情都是苏青岚在处理,苏兰芷心里还是有些话想问的,只是不知道怎么问罢了。

    “嗯,刚才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一直没来得及询问你们,你们可好?有没有吓着了?”两人毕竟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苏青岚也还真的是担心两人会吓着了。

    “爹爹,兰儿和娘亲都还好,只是不知道事情如何了?”那些揪出来的下人们,可是都处理了,没有留下麻烦吧?

    “兰儿无需担心,那些吃里扒外的人,我已经都打了板子,发卖出去了,只是兰儿,以后这样的事情,你得提前跟爹爹说说,知道吗?以后万万不能如此鲁莽了。”这相府虽然表面是平静的,但是暗地里可是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们的,苏青岚不想苏兰芷因为这件事情,就被谁盯上了,那就真的糟了。

    “爹爹教训的是,兰儿知道了。”也知道自己今日的确是鲁莽了,苏兰芷之前只是想给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却不曾想,还是考虑的不周全了。

    “嗯,你也别太自责了,我知道你也是为了相府好,为了你娘好,只是你还小,许多事情难免欠考虑,以后还是不要擅自做主了。”相府的关系综错复杂的,苏青岚还真的担心苏兰芷因为鲁莽,得罪了谁,到时候,那就真的是糟了。

    “爹爹,兰儿明白!”

    “嗯,今日的事情就这样揭过去了,以后府中,谁都不许再提,对外人更是一个字都不许说,知道吗?”

    “嗯!”

    “过几日会有人牙子带人过来,嫣儿,你和兰儿好生挑选一些得力的,这一次,可别再让那些欺上瞒下的人存在了。”

    “老爷放心,妾身明白的!”看苏青岚的神色有些凝重,慕容嫣也知道是因为钱嬷嬷的死,她隐约的猜到其中定然是有些什么私密,不然钱嬷嬷也不会就那么被杀人灭口了,她如今担心的,就只有苏兰芷了。

    “这事情就此为止,我已经让府里的人都闭口了,你们也忘了吧,只是以后得仔细些才是。”说话的时候,苏青岚不由得有些担心苏兰芷,不明白女儿今日是查到了什么了,竟然会让那钱嬷嬷遭致灭口了。

    “兰儿,今日你也受惊了,你且回去吧,好好休息,晚点我们再一次用膳!”有些话,慕容嫣想问,但是不能当着苏兰芷的面。

    “是,娘!女儿告退!”跟慕容嫣和苏青岚告辞,苏兰芷也知道父母有话说,也不好打扰,只好乖乖的离开了。

    苏兰芷一走,苏青岚就叹了口气,“嫣儿,有什么话,就问吧!”

    “老爷,兰儿她,会不会有危险?”今日是钱嬷嬷遇害,那时候钱嬷嬷正准备招什么,可见那定然是要紧事,不然钱嬷嬷也不会突然就死了,慕容嫣想起钱嬷嬷那迅速死亡的样子,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非常的担心苏兰芷了。

    兰儿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所以才会让钱嬷嬷遭人杀害,可是这些人,会对兰儿下手吗?慕容嫣还真的是把握不准了。

    “嫣儿,你放心吧,这事情,我会处理好的!”看着爱妻担心的神色,苏青岚给了对方一个安心的眼神,慕容嫣看着苏青岚虽然担忧,却也镇定的样子,倒是放下了心了。

    苏青岚的能力,慕容嫣也算是信得过的苏青岚既然说了没事,那就是真的没事了,她倒是可以放下心了。

    只是,为何心里总是不安呢?

    是因为心里牵挂着自己的孩子,所以总是会多想吗?

    哎,希望,一切真的只是她多想吧?相府已经平静了十年了,她希望,这份平静,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只是,真的可能吗?

    哎,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自己可以生的平凡些,嫁得平凡些,这样,就没有那么多的苦恼和痛苦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