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七十五章 姨娘们请安
    这一夜,因为姨娘们的归来,还有李姨娘的孕事,府内的众人都是人心惶惶的,苏兰芷一直担心慕容嫣,所以一直陪着对方,苏青岚便在门口站了大半夜,直到了凌晨,才回屋子去休息,而李姨娘处,又是别一番的风景了。

    “嬷嬷,你可是告诉了老爷我有孕了?怎生老爷这么晚了,都没有来?”李姨娘脸色有些苍白,但是精神到是不错的,抚摸着自己已经显怀的肚子,那李姨娘心里的希望,倒是片片的冰冷了。

    她都怀了孩子了,那个男人,真的就不来看自己一眼的吗?

    “李姨娘,老奴已经告诉老爷了,只是老爷让你好生歇着就是,没有说要来看你!”这嬷嬷也是觉得奇怪,本来以为自己去告诉这个好消息,自己怎么都会讨到赏的,只是没有想到,苏青岚脸色倒是铁青的了。

    “是吗?那当时,夫人和大小姐,可是都在?”李姨娘就是故意到那个时候昏倒的,本来是想借着昏倒的机会,让苏青岚得知她有孕的消息,然后让府医提及是因着舟车劳顿,才会晕倒,让苏青岚对慕容嫣生了间隙,可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什么都没有得到?

    她不过去去了寺庙三个多月,怎么这府里的天下,好像就变了一样的?

    可是这十年来,老爷和夫人,不是都相敬如冰的吗?怎么突然就变了呢?

    “是的,夫人和大小姐,都是在的。”

    “那夫人听到我有孕,有什么反应没有?”想起慕容嫣,李姨娘以前本来是不担心的,可是如今白芯已死,慕容嫣重新得到苏青岚的敬重,李姨娘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付才是了。

    这人,看来自己这些年,倒是忽略了,本来以为她已经失宠了,如今看来,似乎,并不是这回事啊!

    “夫人让老爷来看你。”

    “是吗?”李姨娘可没觉得慕容嫣有那么好心了,想着自己和慕容嫣同为苏青岚的女人,而且慕容嫣至今就只有一个女儿,李姨娘怎么都觉得,慕容嫣该是嫉妒她的。

    这人,果然会装,不过,她会留心的,绝对不会让对方就那么伤到自己了!

    “是的,李姨娘!”

    “是知道了,这些给你的赏钱,你下去吧,今日,麻烦你了!”让身边的侍女给了那嬷嬷赏钱,李姨娘本来是准备好迎接苏青岚的,可是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李姨娘倒是有些乏了。

    “李姨娘,这怎么使得呢?”这李姨娘出手倒也大方,那嬷嬷看着眼睛都发光了,可是还是推辞了一番,李姨娘给自己的侍女使了使眼色,那侍女赶忙就将银子递给了那嬷嬷了,“嬷嬷今日帮了我们的忙,我们姨娘自然是感激的,如今嬷嬷收着就是了,以后少不了还得嬷嬷帮忙的!”将那嬷嬷的手抬起来,侍女将银子放了上去,笑嘻嘻的样子,那嬷嬷本来就只是假装推辞,这会儿,倒是受了。

    “那奴婢就谢谢姨娘了,以后姨娘但凡有需要,就叫老奴吧!”

    “会的,嬷嬷没什么事情,就先出去吧,我乏了,想休息了!”神色似乎是倦了,李姨娘神情恹恹的,那嬷嬷自然是知道怀孕的女子都是很容易疲惫的,倒是赶忙就告辞了,“那姨娘好生休息,老奴告辞了!”

    恭恭敬敬的就退出去了,相府多年没有好消息传来,那嬷嬷自然也是知道,这李姨娘的好日子不远了,当然是要巴结的。

    ……

    “米花,你怎么看?”那嬷嬷走了,如今李姨娘身边就剩下自己的陪嫁丫鬟,自然是要询问一二的。

    “姨娘,老爷对姨娘素来都是忌惮的,如今老爷怕也是碍着夫人的面子,所以不来看姨娘了,姨娘且宽心就是,如今姨娘的肚子里可是有了老爷的骨肉,老爷就算是曾经对姨娘有些什么误会,如今,也都会烟消云散了。”苏青岚子嗣凋零,相府这些年都没有人传出孕事,米花自然是知道,李姨娘肚子里的孩子,肯定会被看重的。

    “可是我心里总有些不安啊。”摸着自己已经显怀的肚子,李姨娘这些日子在寺庙里,也一直都是寝食难安的,好不容易听说白芯没了,她想了办法回来,可是如今,她都怀孕了,苏青岚都没来看一眼,她的心里,总是很不安定了。

    “姨娘不要多想了,今日赶了一天的路了,姨娘也累了,早些歇着就是。”

    “也是,今日匆匆忙忙的赶着回来,如今身子的确是乏了,你且伺候我梳洗,让后着人去看看老爷在干什么吧?”或许是心里有鬼还是怎么的,这李姨娘自从回来,心里就十分的不安了,总觉得有些害怕,有些彷徨。

    “是,姨娘!”着人去打听苏青岚的消息,米花伺候李姨娘洗漱便躺下了,李姨娘坐了一天的马车,身子有些乏,酸痛的厉害,便让米花给自己按摩,正迷迷糊糊的享受米花的按摩,去打探消息的丫鬟就回来了,李姨娘赶忙让人进来了。

    “老爷如今,在哪里?可曾歇下了?”

    “姨娘,老爷今夜在夫人门口一直站着,还不曾歇下!”

    “老爷在夫人门口站着作甚?难道夫人不许老爷进屋吗?”这倒是奇了怪了,这八年来,她日盼夜盼,就是希望苏青岚可以进她的屋子,可是苏青岚进她屋子的次数,寥寥无几,她这八年就跟守活寡一样的,可是这个慕容嫣,难道就将这些好事拒之门外吗?

    想着这个可能,李姨娘心里那叫一个嫉妒!

    “这个奴婢就不知道了。”感觉到李姨娘的怒火,那侍女吓得一直低着头,只觉得自己真的是倒霉,竟然碰到这事情了。

    “你这人是蠢吗?我使了你去打听消息,你就打听了这些?你就不会动动脑子吗?”心里也是十分想知道苏青岚站在慕容嫣的门口干嘛了,那李姨娘真的着急啊。

    “奴婢,奴婢问不出!”最近相府许多人都换下来了,那些不规矩的,也都夹着尾巴做人,哪里还敢随意的泄露主子的事情?

    “你,你这脑子,我还用你干嘛?”真的快被气死了,李姨娘这会儿走了三个多月,府里感觉就变了天一样的,她心里本来就不安了,偏偏自己的手下一个两个的,还如此的愚蠢,李姨娘心里,哪里就好受了去?

    “姨娘,姨娘饶命啊!奴婢真的问不出了,如今相府许多和奴婢熟悉的人,都不在相府了,姨娘给奴婢一些时间,奴婢自然会去问清楚的!”看李姨娘怒了,那侍女也着急,赶忙就求饶了,李姨娘还想说什么,她身边的米花倒是求情了,“姨娘,你别气着身子了,今夜已经晚了,如今我们刚刚回来,对府中的事情,也不是很了解,不如让奴婢想办法去问清楚府中的情况,我们再做考量才是。”这米花倒是一个稳重的,说的话也在理,李姨娘今日回来的时候,也看到了许多的生面孔,心里也很不安,此刻听到米花都那么说了,也不打算大半夜的折腾了。

    “那你就去打听清楚才是,如今我们是回来了,白姨娘又去了,这正是我们的机会,我们得好生的把握才是。”以前一直是白芯压着他们,想尽了办法的让他们远离苏青岚,李姨娘心里早就不满了。

    如今白芯走了,李姨娘又怀了孩子,自然是想要借机让自己生活的更好的。

    说到底她也只是一枚棋子,但是,她不甘心就永远做一枚棋子,苏青岚要样貌有样貌,要地位有地位,正是她想要的夫君人选。她本来只是一个庶女,这辈子就算是嫁人,也做不得那高贵的主母,可是上天既然给了她翻身的机会,她一定要好生把握才是!

    这个孩子,就是她的武器,所以,她一定要好好的为自己搏一回!

    “姨娘放心吧,奴婢会打听清楚的,倒是姨娘,得好生的休息了,虽然您如今的胎已经稳定了,可是毕竟舟车劳顿,这些日子也休息不好,姨娘还是早早的歇着,养好身子才是,这样,也好为将来做打算了。”主子好了,他们做奴婢的,自然也跟着好了,米花很清楚这一点,如今看着李姨娘好不容易熬出了头,米花自然也是希望,他们的好日子,可以赶紧的来了。

    “嗯,你说得对!”点了点头,李姨娘这会儿也是死撑着了,其实早就困极了,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倒是睡得很沉了。

    米花看着李姨娘熟睡了,便出去在外间候着,想着相府如今的状况,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

    希望一切都顺利才是,不然到时候真的出了问题,那他们,可真的吃不了兜着走了。

    如今,她得加倍小心才是,免得出了岔子了。

    ……

    这一夜,相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有人睡得安稳,有人却是一夜无眠,等到了第二天的时候,苏兰芷一醒来就看到身边的慕容嫣早早的就睁开了眼睛躺在床上,看着母亲那两眼失神的样子,苏兰芷真的说不出的心疼了,“娘,您醒了?昨夜睡得可是还好?”瞧着慕容嫣眼底的憔悴,苏兰芷自然是知道慕容嫣昨天定然是没睡好的,只是她只能陪着,却无法做到更多了。

    “兰儿,你醒了?”慕容嫣早就醒了,只是看着苏兰芷还在睡,所以她不想吵到苏兰芷,便一直躺着了。

    “嗯,娘,你可是要起来了?”

    “嗯,起来吧,也不早了!”两人纷纷起身,外面的人听到了动静,赶忙就进来了,给两人倒了洗漱的水,小薰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倒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了。

    “小薰,可是有什么事情?”看出了小薰有话要说,慕容嫣便询问了。

    “夫人,大小姐,几位姨娘来给夫人请安了!”这些年因为白芯掌家,慕容嫣深居简出,那些姨娘们倒没有想过给慕容嫣请安,如今人昨天刚回来,就来请安了,谁知道他们安的是什么好心呢?

    苏兰芷自然是知道这些姨娘们是来查看虚实的,心里划过一抹冷意,对这些人大清早的来给他们添堵,十分的不满意了。

    这些姨娘们什么意思,明知道娘亲不喜欢他们,他们这不是诚心的吗?

    “娘,让人打发他们回去就是,我们今日还要许多事情要忙,没空接待他们!”对这些姨娘们,苏兰芷自然是不喜的,当然也不想慕容嫣看着心烦了。

    “夫人,要不要奴婢打发他们回去算了?”小薰其实也是这个意思了,慕容嫣不喜府中的姨娘们,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不然慕容嫣这些年也不会和苏青岚闹那么僵了。

    以前几人倒是相安无事,互不打扰,可是如今这些姨娘们大清早的眼巴巴的就来了,这什么意思嘛?

    “他们既然来了,就让他们候着就是,我们梳洗好了,就去见见吧!”心下叹气,慕容嫣是非常不喜欢这样的状况的,可是如今她既然接受了当家主母的权利和身份,那有些事情,就是无法避免的了。

    “娘,您不想见,无需勉强您自己!”那些人,说是来请安的,哪里真的会是呢?苏兰芷真的担心慕容嫣看到那些人,尤其是李姨娘,心里会不舒坦了。

    既然这样,还不如就像以前那样,不见算了,也免得看着不爽快。

    “这不勉强,他们大清早的来给我请安,照理我是要见一见,立规矩的,这些年,我也是荒废了,如今,这规矩,也是得立起来了。”虽然知道这些人不存好心,但是慕容嫣也不是好欺负的。

    她既然决定让这些人回来了,自然也是做好了准备的,昨天的事情虽然是超出她的意料,但是从今天开始,她不会再让意外发生了。

    “娘既然坚持,那我陪您去吧!”但是慕容嫣会被那些姨娘们欺负了去,苏兰芷不放心了。

    “嗯,一起就一起吧!”虽然明知道外面有人,慕容嫣倒是一点都不着急,和苏兰芷两人慢慢的收拾了,甚至用了早膳,这才传了姨娘们进里屋请安了。

    苏兰芷瞧见慕容嫣那么淡定的样子,也知道自己的担忧是多余的了,心里松口气的同时,却也是更加的心疼了。

    该是有多么的悲伤,娘才会将所有的情绪都掩藏呢?

    娘,您知不知道,您这样子,让人看着都觉得不忍了?

    爱情,果然是个伤人的东西,她前世已经是了解了,今世,她定然不会再付出自己的真心,也免得让自己再一次的跌入那无间地狱去了。

    ……

    “夫人!”几个姨娘在外间等得都快没了耐心了,大家都是早早的来见慕容嫣的,早饭也没吃,这会儿等了许久,一个两个的,都有些躁动不安了。

    “你们有心了。”刚回来第二天就那么勤快的来请安,不是有心,那是什么?

    “夫人,昨夜婢妾们回来的是晚了,不好打扰老爷和夫人,今日自然得早早的来请安,也免得夫人怪罪了。”说话的正是昨夜被诊出身孕的李姨娘,她今日穿了一身枚红色的裙子,梳了一个很好看的朝天髻,头上插了不少的金簪,整个人看起来倒是很华贵的样子,特别的喜庆,加上她容貌本来就是艳丽,更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了。尤其是她怀着身孕,身子倒是很丰盈,倒是让人遐想连篇了。

    此刻说着的话,虽然是谦虚的话,可是字里行间都让人觉得慕容嫣是一个心思狭隘的人,不来请安就怪罪,可见这人倒也是一个毒舌的。

    “我喜欢清静,倒也不必每日都来请安就是,你们以后每日早上抄一遍佛经,就算是给我请安了。”对对方那些暗讽的话,慕容嫣倒也是不在意的,直接就将自己立威的方式表达出来,可是这话一出,几个姨娘们脸色就变了。

    “夫人,这是为何?”或许是因为怀孕了,李姨娘倒是比较嚣张了,今日她本来是想来谈一谈慕容嫣的虚实,所以撺掇了其他的姨娘们一起来请安。本想借机打击一下慕容嫣,可是还没有打击到呢,自己倒先被罚了,李姨娘哪里甘心呢?

    “这些年我不曾管家,你们也没有来跟我请安,照着规矩,你们是犯了错的,只是以前的事情我不计较了,今日既然你们来请安,也说明你们是有心的。以前的事情,我也就不计较了,只是你们的院落离我的院落远,如今你又有了身子,路上积雪滑,也不好走。但是礼不可废,既然你们不能当面给我来请安,那每日抄一遍佛经也是好的,以后每日你们早起了抄好,早早的让人送来给我过目就是,这样就算是请安了。”知道这些人今日是来探自己的虚实的,慕容嫣哪里会让对方轻瞧了去?

    以前她是无所谓,也不在意了,但是现在,她有苏兰芷需要守护,她想给自己孩子最好的一切,所以,这规矩,她必须得立起来,让府中的人,不敢轻易的就使了那手段,轻看了她去。

    只是她不喜这些女人,自然是不想他们每日来给自己请安的,为了避免这些人再来打扰自己,她今日,自然得给对方一个下马威,让对方知道,这样平白无故的打扰,会受到什么样子的惩罚,也好让他们记住教训,以后不敢轻易的冒犯了才是。

    “可是夫人,这天气可是寒得很,如今婢妾怀着身子,正是嗜睡的时候,怎生起得来呢?”终究是有些看不起慕容嫣的,比较李姨娘一进来的时候,慕容嫣就已经失宠了,她哪里会把慕容嫣看在眼里呢?

    “今日你既然起得来给我请安,想来以后也是起得来的,而且这怀了孩子,更是不能总是贪睡的,早早的起来,对你的身子也好,而且抄写佛经,能让人凝神静气,这样以后生下了的孩子才乖巧,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几句话,就将那李姨娘堵得没话说了,那李姨娘还待说什么,一旁的张姨娘倒是开口制止了,“夫人说的极是,婢妾们知道了,以后定然早早的炒好了佛经,让人早早的送来给夫人过目了。”

    总是突出“早早”二字,看来这张姨娘,也是明白了慕容嫣的用意,倒也是个聪慧的。

    苏兰芷在脑海里想着此人的信息,据云珠所知,这张姨娘是五年前皇后赐下的,听说是皇后的娘家,护国公的庶孙女,长得如花似玉的,非常温婉的一个人。而且在府中一直不争不抢的,加上又是皇后赐下的,在府中的地位,也还算是高的。

    不过苏兰芷也不得不说,这皇后也是一个多管闲事的,没事给她爹爹赐女人作甚?难道就不知道这是强人所难吗?

    “嗯,你们明白就好!”淡淡的扫了那张姨娘一眼,慕容嫣倒也没有多在意,只是静静的坐着,这会儿,一旁的郑姨娘开口了,“夫人,婢妾这些日子在寺庙替老王妃,老爷和夫人祈福,这些是婢妾所抄的佛经,夫人看看如何?”

    这郑姨娘是老王妃做主给苏青岚纳的妾,当时直接是开了脸送来的,苏青岚就算是想退,都来不及了,苏兰芷听说这郑姨娘是老庆王妃远房亲戚的女儿,身份虽然不高,但是是一个心思细腻的,很得老庆王妃的喜爱,便自作主张给苏青岚纳了妾了,人长得很清秀可人,年纪也不大,皮肤水嫩嫩的,看起来倒也是个懂礼的,非常的讨喜。

    不过苏兰芷知道,这些姨娘们既然能在白芯的高压下活得好好的,想来也不是简单的,所以她看着这些人,自然也不会用轻视的目光了,倒是多了一份审视,果然发现,这些人脸上虽然是恭敬的,但是眼底,却带着不一样的心思。

    看着那郑姨娘将抄好的佛经都拿出来,厚厚的一叠,看得出这人也是一个有心的,慕容嫣扫了一眼,点了点头,“你有心了,放着就是!”倒也没看,那郑姨娘看慕容嫣那么淡定,眼中划过些什么,最后规规矩矩的站一边去了。

    几个姨娘都出来说话了,可是苏兰芷注意到老庆王妃的贴身婢女柳姨娘却是一直沉默着,看起来恭恭敬敬的,面目清秀,长得不错,可是眉眼间有些太过顺从了,感觉没什么个性似的。

    可是,真的是如此吗?

    苏兰芷安静的将几个姨娘的神色细细的过滤,也没说什么,最后,慕容嫣交代了些事情,想这今日有许多事情要处理,慕容嫣便让几人退下了,“今日就到这里,你们从明日开始抄写佛经就是,记得每日送来。回去用早膳吧,也别饿着了!”

    她这话一出,那李姨娘眼中满是不爽快,她怀着身子,本来就是很容易饿的,今天早早的就来了,一口东西都还没有吃的,偏偏这慕容嫣慢吞吞的吃完了东西才让他们进去请安,这李姨娘心里,哪里就舒服了去?

    可是心里纵然再不满意,李姨娘如今看着慕容嫣丝毫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样子,心里倒是有些忐忑,压下不满,跟着大家行了礼就准备走,只是眼角突然注意到了什么,李姨娘走到门口的时候,对着身边的侍女米花使了一个眼神,突然就摸了摸自己的头,有些犯晕了,“啊!”身子摇摇欲坠的就准备摔倒了,其他的几个姨娘见了,也不去扶着,只是稍微移开了自己的步子,一副避之不及的样子,看在苏兰芷的眼里,自然是知道,这李姨娘怀了身子,是犯了众怒了。

    眼瞧着那李姨娘要摔倒了,苏兰芷注意到其他的几个姨娘脸上有些快色,苏兰芷皱了皱眉,想起了什么,这会儿,那李姨娘在千钧一发之际,倒是被米花给接住了,“姨娘小心!”用自己的身子挡住了李姨娘落下的身子,那米花本来以为苏青岚会过来扶住李姨娘的,可是却只是看着那人皱了皱眉头看着他们,心里只觉得凉了半截,只好用自己的身子挡住李姨娘,可不想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了。

    “啊,我的肚子,好疼啊!”虽然是被米花接住了,可是李姨娘脸色还是白了几分,捂着自己的肚子就直叫疼,这个时候,苏青岚正好走近了看着这一幕,那李姨娘更是卖力的叫着,“我的孩子啊,好疼!”脸上汗水都疼出来了,那李姨娘如果不是顾忌自己的形象,怕是都要躺在地上打滚了,米花看着李姨娘这样子,也是一脸的着急,看着苏青岚,赶忙就跪了,“老爷,姨娘今日早早的来给夫人请安,如今滴水未进,刚才又险些滑到了,姨娘这些日子在寺庙吃了不少的苦,这孩子保得艰难,还请老爷让府医来瞧瞧吧!”几句话,就向苏青岚透露慕容嫣有意的整那李姨娘,想要折腾李姨娘肚子里的孩子了,这不是明摆着告慕容嫣的状吗?

    本来以为苏青岚是在乎那孩子的,定然会因此对慕容嫣心存芥蒂,便可以离间了两人,让李姨娘有了可趁之际。只是米花没有想到,苏青岚对慕容嫣的性情是了解的,尤其是这些年慕容嫣诚心礼佛,心思变得格外的柔软了,哪里会真的这样对付那李姨娘?

    所以,听了米花的话,苏青岚那幽深的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那米花,那目光带着冷意,倒是让那米花只觉得自己浑身的冷汗都出来了,那目光有些躲闪,不敢去看苏青岚了。

    “扶你们姨娘回去吧,让府医来瞧瞧就是!”苏青岚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了这是李姨娘的离间之计,心下不喜,便也不想看到那李姨娘了。

    “老爷,老爷,婢妾肚子疼啊,孩子,婢妾的孩子……”听着苏青岚那漠不关心的语气,李姨娘心里很是不安,可怜巴巴的看着苏青岚,泪水都出来了,看起来格外的惹人怜惜,本想让苏青岚疼惜自己,怨恨慕容嫣,可是李姨娘终究是不了解苏青岚,更不了解慕容嫣,这一出戏,倒是做得离谱了。

    “你且回去就是,府医很快就会来看你的!”

    “可是老爷,婢妾一早上没有吃东西了,如今身子,没有力气,婢妾担心孩子……”再一次的说起自己一早上没有吃东西,李姨娘就不信了,苏青岚真的不会怪罪慕容嫣了。

    相府子嗣凋零,她如今好不容易得了仪态,自然是金贵的,她不信苏青岚不在乎!

    “既然没有力气,让人抬你回去就是!”看着李姨娘那惺惺作态的样子,苏青岚只觉得烦躁,想起这李姨娘是如何进了府内的,苏青岚就更是后悔自己那日碰了这李姨娘了,弄得自己此刻真的是纠结极了。

    这些年,他对这李姨娘明明就没有什么兴趣,那一日他到底是吃了什么迷魂药了,怎么就突然觉得这人温柔起来了呢?

    真真是作孽啊!

    “老爷,婢妾……”还想说什么,李姨娘本来是仗着自己的身子,想给自己争一席之位的,可是现在看来,李姨娘的心里,倒是越发的不安了。

    难道老爷他,发现了什么吗?

    不会的,她明明,很小心了啊!

    绝对不会的!

    “好了,你们抬姨娘回去,好生照料就是,姨娘身子既然不好,以后没事,就不要出来了,也免得伤了肚子里的孩子了。”或许真的是厌烦了李姨娘的惺惺作态,苏青岚直接就禁了李姨娘的足,那李姨娘便什么都不敢说了,只是可怜巴巴的看着苏青岚,以为对方会看在自己肚子里孩子的面上,对自己好一些,可惜,她终究是要失望了。

    下人们很快就抬了那李姨娘出去了,其他的几个姨娘们看到了苏青岚,心思都活了,想着白芯已死,他们的机会来了,对着苏青岚羞涩的看了几眼,希望苏青岚可以看到他们,到时候去他们的屋子,只是看到的却是苏青岚那小心翼翼看着慕容嫣的神色,几个姨娘们刚刚回来,也知道不好做得太过,再者看到李姨娘怀着身子都被禁足,而且慕容嫣的地位丝毫不为所动,各自的心思也暂时歇了,看着苏青岚,乖乖的行了礼,“老爷!”

    “嗯!”看也没看几个如花似玉的姨娘们,苏青岚今日急匆匆的赶回来,没有想到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真的很担心慕容嫣会生气了。

    几个姨娘们本来娇滴滴的声音,柔到了骨子里,可是苏青岚却不屑一顾,他们也不好在这里丢人了,免得让慕容嫣看了笑话去,各自打算自己暗自努力,好争取苏青岚的宠爱,倒是默默的离开了。只是他们不知道,他们各自的神情都落在了慕容嫣和苏兰芷的眼里,苏兰芷今日一看就知道这几个姨娘,没有一个是不省心的,对这几个姨娘,越发的不喜了。

    ……

    “嫣儿,可是用了早膳了?昨夜休息的可还好?”语气带着讨好和小心,苏青岚真的担心,这些姨娘们大清早的给慕容嫣不快了。

    不过这些人还真的是不省心,以前不见他们给嫣儿请安,今日怎么一个两个的,都来了?

    “老爷,妾身已经用过早膳了,老爷如果还没有用过,妾身等会儿让厨房给老爷送去就是!”直接就让苏青岚打算在烟云阁用早膳的想法给灭了,苏青岚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开口,慕容嫣就将自己的话堵在了喉咙间,只好尴尬的笑了笑,“嫣儿,我一会儿吃,不着急,只是你,还好吗?昨夜可是休息的好了?”看慕容嫣的神色,倒是有些恹恹的,苏青岚担心,昨夜慕容嫣因为那李姨娘的事情,伤心难过了。

    是他不好,这些年一直都放纵着自己,破罐子破摔了,早知道,他就该好好的守着他的嫣儿,不去招惹这些人了,是他太不该!

    “老爷放心,妾身睡得很好。”说话的时候,慕容嫣连看都不看苏青岚一眼,只是转动着手上的佛珠,眼睛看着那佛珠,让人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了。

    “是吗?那就好,那就好。”知道慕容嫣没有说真话,苏青岚却也没有点破,只是看着慕容嫣,好像看不够似的,有种想要记住对方,免得自己没有机会了的感觉了。

    “老爷,李姨娘刚才受惊了,你还是去看看的好,老爷的子嗣凋零,如今好不容易添丁,老爷也得好生的安慰李姨娘才是。”声音轻飘飘的,好像来自遥远的天际,让苏青岚心里顿时就有了一种恐惧,好像慕容嫣从此,就会永远的离开他了一样的。

    “嫣儿,我……”

    看着父母之间的尴尬和僵硬,苏兰芷心里划过点点的酸涩,看着苏青岚,倒是爱莫能助了,“爹爹,我和娘亲今日要出去买些年货,您还是先回去用膳吧,不然我和娘亲去迟了,到时候就赶不及早早的回来了。”

    李姨娘的事情,的确就是一个死结了,打在苏青岚和慕容嫣之前,苏兰芷都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解开这个死结了。

    难道自己的父母,注定了要分开吗?

    可是这样,真的就好了吗?

    分开,真的就不会痛苦,不会难过了吗?

    ……

    苏青岚倒是没有想到慕容嫣和苏兰芷要出去,这会儿听苏兰芷那么说了,有些诧异了,“你们是要出去吗?”

    “是的,爹爹,府中有些年货要置办,我想和娘一起去看看!”本来这些事情交给下人做就好了,但是苏兰芷知道慕容嫣心情不好,也知道慕容嫣不想面对苏青岚,所以寻了个借口,避开苏青岚罢了。

    “既然如此,我索性也没什么事情,就陪你们去吧!”虽然知道自己不受欢迎,但是,苏青岚还是想陪陪慕容嫣。

    “爹爹,不必了,年关将近,想来您也是有许多公务要处理的,我和娘只是去买些过年要用的东西,爹爹您去,也不好总是等我们,而且我们女儿家家的买东西,总是会很费时间,爹爹还是在家里处理公务的好。”慕容嫣现在最不想见的,就是苏青岚了,苏兰芷虽然不想看到这样的局面,但是更不想慕容嫣伤心难过了。

    “这……”其实很想说自己没什么事情的,可以陪着他们,可是慕容嫣这会儿倒是站起来了,“老爷还是赶紧的去用膳吧,可别伤了身子,妾身和兰儿出去置办些东西就回来,老爷在家里处理正事要紧!”直接就不给苏青岚说话的机会了,慕容嫣拉着苏兰芷就让人去准备马车,出门去了,留下苏青岚那萧瑟的身影,眼睁睁的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离开,却说不出其他想要陪伴的话了。

    哎,都是他的错,这些年,他真的是糊涂啊!为什么就因为嫣儿不理会自己,就那么算了,不在乎了,甚至赌气去和那些女人在一起了呢?现在好了,他做了那么多的错事,将嫣儿越推越远,这可怎生是好?

    ……

    离开了相府,慕容嫣这才终于是松了口气,看着苏兰芷,只觉得女儿格外的乖巧懂事了,“兰儿,谢谢你!”其实慕容嫣知道,自己和苏青岚感情不好,最受伤的,就是苏兰芷了。

    可是她知道,如果自己真的和苏青岚和好了,苏青岚的那些女人,迟早会把她弄疯,到时候,她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她会成为和白芯一样的妒妇,做出那许多恶毒的事情,那样的局面,是她不想见到的。

    所以,与其到最后和苏青岚成为怨侣,还不如就停止在这样的阶段,至少这样,他们还是可以和平相处的,不会真的成了仇人了。

    “娘,说什么呢?”笑了笑,苏兰芷其实也是夹在中间为难。

    为人子女,都希望自己的父母可以幸福,尤其是前世今生看到了慕容嫣的痛苦,苏兰芷更是希望苏青岚和慕容嫣可以冰释前嫌,回到过去幸福快乐的日子。

    可是为什么,仅仅是这样,都那么难呢?

    ------题外话------

    哎,云霄好纠结啊,慕容嫣和苏青岚,到底该怎么办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