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七十八章 怪异的老庆王妃
    老庆王妃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都那么说了,脸上终于是有了点点的缓和,这才勉勉强强的答应了,“本来我也是不想麻烦你们的,只是你们那么有孝心,我也不好再推迟了,既然如此,我且就暂时住几天罢了。舒残颚疈”

    见着老王妃答应了,苏青岚算是松了口气,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的面色有些担心,毕竟以前老庆王妃没少为难他们。慕容嫣和苏兰芷见着苏青岚的神色,对着苏青岚淡淡的笑了笑,苏青岚这才终于算是松了口气,“母妃,我扶您回去休息吧!”

    “也好,坐了好一会儿了,我也是有些累了,嫣儿,兰儿,我先去休息一会儿,整理整理,一会儿一起用晚膳就是。”老庆王妃今日还真的像是吃错了药一样的,神色非常的温和。看的慕容嫣和苏兰芷非常的不适应了,尤其是苏兰芷,瞧着老庆王妃慈眉善目的样子,和自己记忆中的相差太多了,心里总有些不安宁。

    “母妃慢走!”恭恭敬敬的送老庆王妃离开,慕容嫣和苏兰芷瞧着苏青岚扶着老庆王妃一起离开,各自的心里,也都有些担忧了。

    “娘,别担心,祖母就算要做什么,我们也会小心应付的才是。”

    “我担心的不是母妃,只是你爹爹!”以老庆王妃这些年对她的怨恨,慕容嫣可不会相信老庆王妃这一次真的是改过了,想来今日先来视弱,定然是有后招的,慕容嫣知道苏青岚是一个孝子,她担心苏青岚再一次被老庆王妃伤害了。

    “娘,别担心了,爹爹是个聪明的人,他会明白的!”

    “哎,希望如此吧!”老庆王妃的到来,还真的是让大家都吃了一惊了,慕容嫣心下虽然是担忧的,可是也不敢表现出来,免得苏兰芷不安,苏兰芷这会儿看着慕容嫣手上的佛珠,眼中划过些什么,“娘,我瞧着祖母送您的佛珠是极好的,而且散发着淡淡的香味,你给兰儿看看可好?兰儿一会儿还您?”

    “你呀,这个佛珠,你瞧他干什么?”

    “娘,您就给我看看嘛!”撒着娇,苏兰芷可不相信老庆王妃会那么好心的送他们东西,所以这送的东西,她可都得好好的查看一番才是了。

    “好好,给你看就是了,不过你过会儿就得还我就是,不然一会儿和你祖母一起用膳,你祖母问起来,倒是不好交代了。”熬不过苏兰芷的请求,慕容嫣便将那佛珠给取了下来,苏兰芷得到了佛珠,顿时就送了一口气了,“娘,你放心吧!我一会儿还您就是!”

    和慕容嫣分开以后,苏兰芷回到了自己的兰月阁,直接就吩咐了下去,“你们在外面候着就是,我想休息一会儿。”

    “小姐,你需要洗漱一下吗?外面可冷着呢,你回来了,要不要暖暖身子,喝些热茶?”春暖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会把他们都支开了,心下有些担忧,只以为是老庆王妃来了,苏兰芷会觉得不开心罢了。

    “没事的,我刚才已经在父亲那里吃过了,今日也累了一整天了,我就想休息,你们且下去吧,等会儿用膳的时候叫我就是!”

    “那小姐,有什么需要,就叫我们!”看苏兰芷想自己静一静,春暖几人也不好就打扰了,纷纷出去,带上了门,苏兰芷这才将老庆王妃送慕容嫣和自己的礼物拿了出来,细细的检查了。

    刚才她闻着这香味很香,虽然的确是很好闻,但是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踏实了,这会儿细细的闻着,发现除了这紫檀木的香气,还隐藏着一股冥王花的香气,苏兰芷前世是见过这花的,秦焰以前就用过这花送给了自己的对手,让自己的对手死于无形之下,所以苏兰芷认得。

    这冥王花的香味极淡,尤其是这佛珠本来就是紫檀木制造的,本身就有着一股香气,所以就将这冥王花的香气冲淡了,如果不是苏兰芷前世见过,而且闻过,肯定是不知道这就是那传说中的冥王花了。

    这冥王花虽然看似极美,但是香味却能让人渐渐的产生幻觉,一天一天的消瘦下去暴怒下去,最后,会落得失心疯的下场,弄得众叛亲离。

    而且这冥王花的药效是慢慢的熬的,如果只是短时间的闻了,并不会不妥来,只是会慢慢的脾气容易暴躁,然后才会渐渐地产生幻觉,以为谁都在害自己,整个人疑神疑鬼的,整个人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食欲下降,身子越发的消瘦,最后形容枯槁。这样子,这样,身边的人看着都会吓死了,哪里会受得了呢?

    想起这冥王花的效果,再想起前世二皇子死的时候的情景,苏兰芷只觉得自己的背脊一片的冰凉了。

    这老庆王妃,果然是好狠毒的心思啊,不仅仅是要害死她的娘亲,还要让她的娘亲以这样的方式死去,让她的爹爹永远记住娘亲那么疯癫的样子,还有娘亲面目全非的样子,让爹爹心存恐惧,那么爹爹只要每一次想起娘亲,就会想起娘亲那疯疯癫癫的样子,想起娘亲那恐怖的容颜,这,谁能受得了?怕是时间长了,爹爹都不敢再想起娘亲了吧?

    难怪,难怪她今日会那么诚恳的上门来道歉,甚至对他们和颜悦色的,想来就是想趁此机会,将他们害了去!

    浑身气得都发抖了,苏兰芷盯着那佛珠,然后拿出玉佩,可是发现自己的玉佩倒是没有什么,这点,倒是让苏兰芷诧异了。

    不过如果说老庆王妃是顾忌了祖孙的情谊,不加害于她,苏兰芷是绝对不会相信的。想了想,苏兰芷也知道老庆王妃不会那么傻一次性的对待他们两个人,慕容嫣一旦死了,她这个做女儿的忧伤过度,出了什么意外都是有可能的,这样想着,苏兰芷越发的觉得老庆王妃不安好心,赶忙拿出自己这些日子配置的药水,将那佛珠在里面浸泡,将那冥王花的香味都给浸入那药水里面,然后拿出了一个玉观音,将那药水仔细的泡过了,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了。

    ……

    忙活了一会儿,便有人来请她去用膳了,苏兰芷收拾了一会儿就去了,路上遇到了慕容嫣,苏兰芷早早的就将那佛珠递给了慕容嫣了,两人这才一起进去了。

    来到大厅的时候,老庆王妃和苏青岚倒是一早就到了,老庆王妃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姗姗来迟,面色划过点点不悦,但是最后,还是忍着了,“嫣儿,兰儿,你们可是来了,我们可等了好一会儿了,快坐吧!”这话虽然看似无意,但是总让人觉得慕容嫣和苏兰芷有些恃宠而骄了,让长辈的等了许久,这可是很失礼的行为了。

    “母妃,嫣儿和兰儿的院落离这里有些远,所以迟了些,母妃不要见怪就是。”担心老庆王妃和慕容嫣等人又闹僵了,苏青岚赶忙出来说和,老庆王妃看着苏青岚那么护着慕容嫣几人,心下划过不悦,不过想着慕容嫣也活不久了,便也笑了笑,“我知道你心疼儿媳妇和孙女,我怎么会怪罪呢?我只是担心他们来得迟了,饭菜都冷了。”

    “呵呵,母妃不怪罪就好!”

    “嫣儿,兰儿,还不快坐下?愣着干什么?”看慕容嫣和苏兰芷还站着,老庆王妃赶忙招呼两人坐下了,慕容嫣和苏兰芷这才坐下,几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各自都觉得格外的别扭。

    老庆王妃还从来都没有试过这样跟慕容嫣和苏兰芷说话,心下觉得不舒服极了,可是偏偏还什么都不能表现出来,最后实在是找不出什么话说了,只好看着慕容嫣,很满意的看着慕容嫣戴着自己送的佛珠,老庆王妃脸上的笑容,倒是多了几分了,“嫣儿,这佛珠可是我废了很大的心思求来的,还去云来寺特意给你开了光的,想来定然是很灵验的,你可得常戴着,我瞧着也挺配你的!”

    “母妃放心,儿媳会的!”就算不喜老庆王妃,可是长者送的东西,慕容嫣也不好推辞的,左不过以后当做老庆王妃的面戴着就是,也免得多生端倪。

    “嗯!”看得出慕容嫣的回答让老庆王妃非常的满意,只见她点了点头,面色倒是非常的愉悦了。

    这顿饭老庆王妃倒是没有为难慕容嫣和苏兰芷,一直都非常的和气,吃完了饭,老庆王妃拉着几人说了会儿的话,这才终于是罚了,打发了大家去休息,自己才是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了。

    “叶嬷嬷,你说那佛珠,真的有那奇效吗?”还是有些不放心,老庆王妃今日来就两个目的,一个是和苏青岚和好,另外一个,自然是要除掉自己的眼中钉了。如果再让慕容嫣得宠下去,自己哪里还有地位可言呢?

    “老王妃放心就是,这冥王花可是千金难买的奇药,老奴也是废了许多的心思才弄到手的,如今那佛珠已经用那冥王花的汁液沾了半月有余,已经沾满了冥王花的香味,想来老王妃的心愿,是可以达成的!”

    “如果真的能这样,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那个贱人给除去了,让她不能再迷惑青岚,那倒是好的!”总觉得苏青岚之所以忤逆自己,就是因为慕容嫣的关系,所以,老庆王妃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啊!

    还有那个苏兰芷,翘嘴舌簧的,等她收拾了慕容嫣,她再慢慢的收拾她,看她没有了母亲的扶持,还能嚣张到哪里去?

    “老王妃放宽心就是,您的愿望,定然是可以实现的。”

    “嗯!”

    “老王妃如今可不要再和二夫人起冲突了,二老爷就是因为老王妃之前做的事情,所以寒了心了,老王妃纵然对二夫人再不满,如今也暂且忍着就是了,左不过就这些时日了,以后就没有人再让老王妃揪心了。”叶嬷嬷还是担心老庆王妃对慕容嫣的怨恨让她失去理智,会做出太过明显的事情,让苏青岚再一次寒了心了。

    这人心啊,可都是肉长的,二老爷虽然是孝顺,可是再大的孝顺,那也经不住折腾啊,如果老王妃再做出什么,怕是这母子的情分,那就真的是没了。

    “这我省得的。”如果不是因为知道慕容嫣那个贱人就要死了,她如今又急切的想要和自己的儿子缓和关系,她用得着这样子低声下气的吗?

    “老王妃,天色晚了,您还是睡了吧?您的身子可是还没有好全呢!”就是因为老庆王妃身子没好全,所以他们才抓着这个机会来唱了一出苦肉计,也免得苏青岚请来了太医,穿帮了。

    如今老庆王妃可是实打实的病着的,不管是谁来,都是一样的。

    “嗯,今日也的确是累了,你且伺候我歇下吧!”本来身体就不好,还折腾了一天了,陪了一整天的笑脸了,老庆王妃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好的,老王妃!”

    ……

    这边老庆王妃歇下了,那边苏青岚送慕容嫣回去,一路上慕容嫣神色淡淡的,不管苏青岚说什么,慕容嫣的回答都是很简单的几个字,让苏青岚真的觉得无力极了。

    “嫣儿,刚才母妃在,我没能好好的问问,你今日和兰儿出去逛,可是买了些什么?”

    “回老爷,妾身和兰儿将府中缺的年货都给买了。”很简单的回答,明眼人都能知道慕容嫣是不想多说话,苏青岚虽然也了解,可是如今因着那李姨娘的事情,他和慕容嫣的关系实在是太僵硬了,苏青岚真的很想好好的和慕容嫣说说话,也好知道,慕容嫣的心里,都在想些什么了。

    “那嫣儿,今日可是累了?”

    “的确是累了,所以妾身得早早的回去休息了。老爷忙了也一天了,就不必送了,你也回去休息吧!”听到慕容嫣这样的话,苏青岚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只怪自己说了不该说的了。

    “嫣儿,无碍的,反正也顺路,我就送送你便是。”一大天没有见到慕容嫣了,说实在是,苏青岚还真的是想得紧。

    “……”知道苏青岚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放弃,慕容嫣倒是随便对方了,只是自己默默地走着,速度快了许多,苏青岚见状,赶忙就跟上了,“嫣儿,你且走慢些,这地上滑,免得摔了。”

    “老爷放心,妾身省得的。”慕容嫣的脚步虽然快,但是走得很稳,苏青岚瞧着只觉得无奈和心疼了,最后只能送慕容嫣到了烟云阁的门口,可是都还没有进去呢,慕容嫣就赶人了,“老爷,已经很晚了,妾身就不留老爷进去坐会儿了,老爷早些回去休息吧,妾身也累了。”

    这话将苏青岚直接就堵在了外面,苏青岚无奈,只好眼睁睁的看着慕容嫣进去了。

    最后在外面站了好一会儿,这才是回到了自己的院落,整个人的心情,都有些低落了。

    ……

    苏兰芷回到了自己的院落,将之前收好的玉观音拿了出来,看着那白玉的观音像,苏兰芷皱了皱眉头,最后将那玉观音给收好。

    洗漱上了床,苏兰芷躺在床上,想着老庆王妃今日的异常,心里,只觉得越发的愤怒了。

    对方无情,那么自己,也无义了。这样的亲人,她宁可,自己不要!

    ……

    第二日一大早,苏兰芷早早的就起来了,便去了烟云阁了。

    早早的跟慕容嫣请了安,两人又去给老庆王妃请安了,刚到的时候,里面就传来了笑声,苏兰芷听出来这便是几位姨娘的笑声,嘴角划过点点的冷笑,苏兰芷便和慕容嫣一起进去了。

    “母妃(祖母)安!”苏青岚早早的就去早朝去了,如今也只有几个女人在家,老庆王妃本来和姨娘们说说笑笑的,这会儿瞧着慕容嫣和苏兰芷来了,眼中划过一抹不喜,不过脸上,倒是特别的欢喜的,“嫣儿,兰儿,你们来了啊?用了早膳没有?青岚今日一大早就让人送来了早点了,你们一起吃了吧?”

    话语间不乏在炫耀苏青岚对她这个母亲的孝顺,如今没有苏青岚在,老庆王妃那眼神,倒是变得犀利了许多,话语,也没有了昨天的客气了。

    “多谢母妃了。”老庆王妃留饭,两人也不好推辞了,只好留下一起用膳。

    “今日你们也赶巧了,就一起用膳便是!”

    “老王妃,婢妾们不敢!”他们只是姨娘,哪里能够和老庆王妃一起用膳呢?

    “一起便是,今日就是屋子里的几个人一起用膳,不需要讲那许多规矩的。”老庆王妃都发话了,几个姨娘们自然是欢喜的,赶忙就应了,“多谢老王妃!”大家看着老庆王妃来了,顿时就觉得找到了主心骨一样的,觉得自己有了靠山了,所以今日早早的就来了给老庆王妃请安,也好让老庆王妃多疼爱自己几分了。

    “那就摆饭吧!”因着苏青岚不在,老庆王妃倒是没有像昨天那样拉着慕容嫣和苏兰芷就坐了,没有立规矩,今日倒是让慕容嫣在一旁立规矩了。

    “这做媳妇的,有些规矩也总是该立起来的,嫣儿啊,我平日也很少会来相府,今日,倒是辛苦你了。”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这不明摆着,是当着姨娘们的面,给慕容嫣下马威吗?

    “母妃,这是我该做的!”在一旁伺候老庆王妃吃饭,苏兰芷坐在那里,看着老庆王妃那么挑剔,自己吃着,都没有胃口了。

    哪里有让自己的母亲伺候着,自己却吃得开心的道理呢?

    “李姨娘,你别站着了,来,过来坐,你如今可是双身子的人,可别饿着了!”这慕容嫣要伺候老庆王妃,姨娘们自然也没有坐下的道理了,可是老庆王妃却偏偏拉了那李姨娘过去坐了,看着那李姨娘那渐渐发福的身子,老庆王妃的眼里,那才叫真的喜爱啊!

    这相府,可是许久不曾传出喜讯了,眼看着自己的儿子可以再多一个孩子,作为母亲的老庆王妃,自然是欢喜的。所以对李姨娘,倒是越发的看重了。

    “老王妃,婢妾不敢!”心下虽然欢喜,可是李姨娘哪里敢就那么明目张胆的就坐下了呢?这样也显得她太过急切了不是?

    “有什么不敢的,你如今是双身子,可是相府的功臣呢,你肚子里的孩子可精贵着呢,你就算是饿着了你自个儿,也不能就饿着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啊,赶紧的坐下吃吧!”二话不说就拉着李姨娘坐下了,那李姨娘假装着推辞了一会儿,倒是坐了。

    “婢妾多谢老王妃的抬爱!”赶紧到其他的几位姨娘羡慕嫉妒恨的神情,那李姨娘心里只觉得格外的得意了。眼角处偷偷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本来以为两人会对自己各种羡慕嫉妒恨,可是没有想到,她注定是失望了。

    他们怎么就好像不在乎的样子呢?

    心下不解,李姨娘却也是赔着笑脸用膳,还时不时的说些逗老庆王妃开心的话,弄得老庆王妃脸上的笑容都不断的。这会儿慕容嫣正好给老庆王妃倒了一碗汤,苏兰芷瞧见了,示意一片的云珠,那云珠会意,用手中的石头隔空打了那李姨娘的胳膊,李姨娘吃痛,赶忙捂住自己的胳膊,偏偏她和老庆王妃坐的近,慕容嫣那汤又正好送了过去,便把那汤给碰到了,老庆王妃身子本来就没有好全,此刻更是躲闪不及,脸上被淋了不少,只觉得格外的不舒服了。

    “老王妃,婢妾,婢妾不是有心的!”瞧着老庆王妃面色不悦,李姨娘赶忙就认错了,老庆王妃本来是想将事情推到慕容嫣身上的,可是看着那李姨娘那么经不住,只好憋着一口气,直接就起身了,“罢了罢了,我去换一件衣服。”身上沾了汤汤水水的,老庆王妃只觉得格外的不舒服了,只想赶紧的回去换衣服了。

    “祖母慢走!”看着老庆王妃要离开,苏兰芷赶忙就起来欢送了,那老庆王妃这会儿看着苏兰芷,看着慕容嫣还站在一边呢,也知道自己不能做太过了,毕竟这里是相府,万一传到了苏青岚的耳朵里,就不好了,“嗯,你们先吃吧,我吃得差不多了,不必等我。”

    “是的,祖母!”瘟神终于是走了,苏兰芷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和慕容嫣随意的用了早点,便借口有事情需要忙,都离开了。

    老庆王妃身子本来就不好,吃了早饭,精神就不大好了,几个姨娘们虽然是想讨好老庆王妃,却也只好走了,最后,只是那柳姨娘慢吞吞的走着,刚刚走出去不久,就有人来叫她回去了,那柳姨娘得了信,兴匆匆的就回去了。

    “婢妾参加老王妃!”看着自己昔日的主子,柳姨娘知道,自己的好日子,终于是要来了。

    “嗯,这些日子,相府可是有些什么事情?你且细细与我说来。”

    “回老王妃,相府自从夫人接管内务以后,许多以前的旧人都被换了下来,尤其是钱嬷嬷,前些日子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就去了。”

    “那你可曾问清楚是怎么回事?”想起钱嬷嬷,老庆王妃只觉得有些不安了。

    “回老王妃,婢妾去问了,可是那日的下人们嘴巴都挺严的,婢妾实在是问不出什么,婢妾只知道,许多以前白姨娘身边的人,都被换下去了,如今夫人和大小姐,真的就将这相府把持住了。”好不容易见到了老庆王妃,柳姨娘自然是要好好把握的。

    “真有此事?”好你个慕容嫣和苏兰芷,竟然将这些年她好不容易安插的人都给换了,难道真的是要跟她作对不成?

    “回老王妃,却有此事。如今老爷信任夫人,将事情都交给了夫人处理,前些日子我们回来夫人给我们立规矩,说是让我们每日抄写一边佛经给夫人过目,那一日李姨娘站了许久,昏倒了,老爷都没有责怪夫人,反而是对李姨娘不冷不热的。如今李姨娘可是有身子的人,可是回来以后,也没见夫人多加关照,这天那么冷,夫人还要李姨娘每日抄写佛经,说是让李姨娘顺心静气,将来生下的孩子也乖巧。只是李姨娘的反应挺重的,吃不下饭,还总是吐,这样子遭罪,这孩子还好是已经过了头三半月了,不然婢妾还真的是担心……”少不得添油加醋的,那柳姨娘素来都知道老庆王妃对慕容嫣是不喜的,她当然是要好生的挑拨彼此的关系了。

    “好,很好!”听到那柳姨娘的话,老庆王妃肺都要气炸了,又问了柳姨娘府内的许多事情,心里就更是憋火了。

    “我且问你一句,青岚和那贱人,如今可是合房了?”老庆王妃如今最担心的,就是这点了,如果两人合房了,到时候万一感情更好了,那就糟糕了。

    “老王妃,这倒是没有的,夫人一直还在生老爷的气,对老爷,总是不大理会。老爷好几次都在夫人那里吃瘪了。”当然知道这老庆王妃虽然不满意慕容嫣,可是和容不得别的女人那么对待自己的儿子,柳姨娘看着老庆王妃的脸色越发的铁青了,也知道,自己的目的,是达到了。

    “那慕容嫣真的如此对待青岚?”这不是不守妇道吗?为人妻子,哪里能够给丈夫脸色看?

    “老王妃,婢妾不敢撒谎!”

    “那你还说说,还有什么事情?”又问了许多,柳姨娘自然是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最后老庆王妃气得气都快喘不过来了,叶嬷嬷见了,赶忙给老庆王妃顺气,瞪了那柳姨娘一眼,十分的不满了,“老王妃,你切莫生气了,如今你可是气不得啊!”

    “我知道,只是这个慕容氏,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老庆王妃这会儿可是一肚子的气了,恨不得立刻就看着那慕容嫣死了。

    “老王妃,你得注意自个儿的身子啊,这凡事都得慢慢的来,你别急!”给老庆王妃使了一个眼色,老庆王妃这会儿也知道自己暂时不能有动作了,只好让那柳姨娘回去了。

    “婢妾告退!”看到老庆王妃如此生气,柳姨娘知道老庆王妃不会善罢甘休的,心满意足的就走了,叶嬷嬷见了,倒是有些担心了,“老王妃,这柳姨娘的话也不是尽信的,你如今要做的,就是忍耐,很快,就会雨过天晴了。”

    “要我忍耐是可以,只是这慕容氏实在是太过分,我好不容易又要有孙子了,难道就让她糟蹋了不成?”苏青岚子嗣单薄,一直都是老庆王妃的心病,老庆王妃哪里会不在意呢?

    “老王妃,我们如今已经给她下了药了,老王妃何必和一个将死之人斗气呢?”

    “可是我实在是气不过啊,瞧瞧她,都快翻天了去了!”

    “老王妃,这柳姨娘难免会添油加醋了去,你不要全信了。”

    “就算是不能全信,难道她还能凭空捏造不成?我不给慕容氏一个教训,我这心,就不舒服!”

    “可是老王妃……”

    “你别说了,我心意已定,走,我们一起去看看那慕容氏是怎么将青岚的一切都给掌控的!”二话不说就起身了,老庆王妃实在是气啊,恨不得让那慕容嫣立刻就消失了才好了。

    “去让人把李姨娘给请去烟云阁!”

    “老王妃……”

    “去!”

    气匆匆的就往烟云阁去了,老庆王妃这会儿正好打算趁着苏青岚不在,好好的整治慕容嫣了。

    ……

    此时,烟云阁:

    “娘,女儿觉得这年关了,府中的装饰,也是该好好的整理一番了。”过年了,自然是要焕然一新的,这样才有年味了。

    “我觉得也是,到时候将对联灯笼都挂上,这府中还真的得换一些装饰了。”苏兰芷的想法,也正是慕容嫣的想法,这会儿苏兰芷提出来了,慕容嫣自然也是赞同的。

    “娘,我今日看了看自己屋子中的物件,觉得有些是很不错的,娘可以将这些都摆放出来了。”

    “兰儿,你自己的东西,你自己摆着就是了,其他的院子,到时候去库房里取就是了。”

    “不,娘,我觉得有些东西是极好的,非常的适合娘,娘不如先看看再说?”

    “也好。”

    “云珠,将我整理好的东西都拿出来。”

    “是,小姐!”几人将苏兰芷整理好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慕容嫣一看到苏兰芷那里面的一个玉观音,就觉得喜欢了,“这个玉观音面目慈爱,而且玉质白皙透亮,雕刻精细,一看就是极好的,你可以摆放在你屋子里,平日自己礼佛的时候,也可以对着才是。”

    “娘,这个正是我想送给您的,我知道您诚心礼佛,这个玉观音也是极品了,我觉得放在娘的屋子里,格外的合适了。”慕容嫣因着爱佛,所以屋子里的东西都是跟佛有关的,苏兰芷送这个,也是情有可原的。

    “只是这个本来是你的,你给我了,那你自己呢?”

    “娘,女儿的不就是您的吗?而且这是爹爹送的,兰儿不过是借花献佛罢了。”

    “你呀!”爱怜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慕容嫣笑了笑,只觉得自己就算是有再大的委屈和伤痛,看着女儿的笑脸,便是满足的了。

    “娘喜欢吗?如果喜欢,兰儿就让人跟您摆上?”

    “好好好,兰儿的孝心,我怎么好推辞呢?张嬷嬷,你好生的拿去我屋里放着吧!”

    “是,夫人!”张嬷嬷正准备去放呢,可是还没有动身,就被制止了,“慢着!”

    几人听着那声音格外的眼熟,转身一看,就看到老庆王妃走了进来,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那眼神,好像要吃人一样的。

    “母妃,您怎么来了?”没有想到老庆王妃突然就来了,而且面目有些不悦的样子,慕容嫣倒是格外的不理解了。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我这个做长辈的,来看看媳妇平日是如何管家的,就不行吗?”语气倒是很冲了,苏兰芷站在慕容嫣的身边,看着老庆王妃一副要找茬的样子,心下对老庆王妃,就更是怨恨了几分了。

    “那自然是可以的,母妃您请坐!”

    “这是干什么呢?你不是要处理家事吗?怎么在这里赏玩股东玉器了?”瞧着桌子上放的东西,哪一样不是精品啊?老庆王妃看着就觉得嫉妒!

    “母妃,年关将近,我只是想给府内换上一些装饰,这些都是兰儿屋里的东西,想让我挑挑罢了。”知道老庆王妃来者不善,慕容嫣自然是小心的应付了。

    “是吗?”看着苏兰芷一个相府小姐就有这许多的好东西,老庆王妃的心里就更加的嫉妒了,只觉得慕容嫣和苏兰芷真真的就是把她的儿子哄得团团转了,所以这些好东西,苏青岚不拿去孝敬她这个母亲,倒是便宜了慕容嫣和苏兰芷了。

    尤其是看着张嬷嬷手上的那一尊玉观音,那可真的是极品啊,那玉质,圆润剔透的,雕刻的极其的精美传神,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老庆王妃人年纪大了,对这些佛呀,观音呀,自然是心生敬畏的,当然就喜欢了。

    “这个玉佛也是兰儿的?”看着那玉佛,老庆王妃的脸上顿时就划过点点的欢喜,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了她对那玉佛的喜欢了。

    “回母妃,是的!”

    “这小女孩家家的,如何就拿着这贵重的物件了?”想着苏兰芷一个小女孩就有那么好的东西,老庆王妃的心里,哪里就甘心了呢?

    “祖母,兰儿就是知道兰儿还小,这玉观音兰儿拿着不合适,所以才借花献佛,给了娘亲的。”苏兰芷一副生怕老庆王妃夺走的样子,赶忙说这东西是慕容嫣的了,免得老庆王妃以她年纪小,不适合用这些的理由夺了去,老庆王妃听了,想着那么好的东西凭什么慕容嫣就能得了,自己那么大的年纪了,却不能得,哪里就愿意放手了呢?

    手指抚摸着那玉观音,一股清凉的感觉传来,让老庆王妃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心旷神怡的,“这樽玉观音,的确的不错的,嫣儿,你倒是好福气啊,有个孝顺的女儿!”说道“孝顺”两个字,老庆王妃咬字咬得极重,慕容嫣自然是听到了对方的弦外之音了。

    只是这玉观音慕容嫣也喜欢,加上是苏兰芷的孝心,慕容嫣倒是有些不好就转送了,免得苏兰芷心里不舒服了,只好陪着笑,“母妃说的是,兰儿的确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是啊,是个好孩子,知道孝顺母亲!”后面的话接下来应该是却不知道孝顺祖母,老庆王妃知道,自己不说,对方也会清楚的。

    “祖母,娘生养兰儿不宜,兰儿孝顺些,自然是应该的,更何况这个玉观音是爹爹送的,兰儿也不过只是借花献佛罢了。”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苏兰芷故意提及了苏青岚,慕容嫣有些不解的看着苏兰芷,不明白苏兰芷今天怎么好像故意在惹得老庆王妃嫉妒似的?

    果然,听到那苏青岚,老庆王妃的脸色,越发的青了,“是吗?这个玉佛是你爹爹送给你的?”青岚这孩子真的是被这母女两个灌了迷魂汤不是?明知道自己喜欢这些观音佛像什么的,怎么就送了苏兰芷了呢?她小小年纪,懂得什么?送她不是浪费了吗?

    “是的,这是前些日子皇上御赐的,兰儿当时瞧着喜欢,爹爹就送给了兰儿了!”那是苏兰芷刚刚和苏青岚亲近的时候,苏青岚总觉得愧疚苏兰芷,便想着法子的送苏兰芷好东西,这玉观音,就是其中的一件了。

    “这御赐的东西,果然是极好的,只是我没有这福分啊,青岚这孩子,倒是把我这个母妃给忘了。”语气里果然是吃味了,苏兰芷却只是不觉得,继续说道,“祖母,爹爹也是心疼兰儿,所以想送给兰儿一些东西的,祖母可别说这些话了,不然爹爹会伤心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