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八十一章 生死瞬间
    老庆王妃想的倒是好的,但是这个前提也是苏兰芷不知道她的险恶用心,想要配合她才是。舒残颚疈

    今日苏兰芷就是特意挑了时辰来的,就是怕老庆王妃再弄出什么幺蛾子了,难得苏青岚也如此盛情的挽留,苏兰芷哪里就会走了呢?

    眼中划过点点的挣扎,苏兰芷似乎看了看苏青岚,眼神有些犹豫,就在老庆王妃以为自己就要心想事成的时候,苏兰芷却咬了咬嘴唇,看着那老庆王妃,说出来的话,真的让老庆王妃都快给气死了,“祖母心疼娘亲,兰儿是知道的,可是既然祖母不想娘亲来回奔波,兰儿更是要在祖母和爹爹的面前尽孝才是。娘亲虽然一个人用膳是寂寞了些,只是祖母难得来相府,如今身子也不好,兰儿哪里就能如此对祖母不管不顾了呢?祖母和爹爹只管用膳,兰儿来伺候就好,这样祖母也好喝爹爹说说贴己话。”

    这话说的,倒是将老庆王妃本来为那柳姨娘准备的位置都给挤兑出去了,老庆王妃听了心下一片火起,却不得不皮笑肉不笑了,“兰儿这说的什么话,你可是相府的嫡长女,可是正儿八经的小姐,哪里就能让你伺候了?”这话虽然是说给苏兰芷听的,想要苏兰芷自己借口推了,可是一旁的柳姨娘听了,却格外都不是滋味了。

    这府内的几个姨娘,就她一个是丫鬟出生的,柳姨娘本来因为这事情就很是耿耿于怀的,如今听老庆王妃如此说,心下只以为老庆王妃是当着苏青岚的面,打她的脸了。

    面下划过不喜,只是柳姨娘也知道自己如今也只能仰仗老庆王妃了,此刻却也是陪着笑脸的,“大小姐,老王妃说的极是,您可是正儿八经的相府小姐,哪里就要您伺候了,还是婢妾来吧!”话语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那就是大小姐啊,这里有我伺候了,您就别来打扰了。

    这话稍微有些心思的人都可以听得出的,只是苏兰芷今日是打定了注意要装傻充愣了,“柳姨娘可是长辈,这可如何使得?还是兰儿来吧,柳姨娘不必辛苦了。”

    苏兰芷这话说的也对,我看你是长辈,不让你辛苦,我来代劳,这换做谁平日里,柳姨娘自然是乐得清闲的。只是柳姨娘今日好不容易得了机会在苏青岚面前露脸,哪里想就那么灰溜溜的回去了?

    如今白芯已死,大家都不用被白芯打压了,自然都是削尖了脑袋的想要往苏青岚的身边凑,趁着苏青岚如今没有和慕容嫣和好,好生的为自己谋划谋划,将来得了这一男半女的,也好有个依靠才是。

    不然到时候苏青岚和慕容嫣好了,他们哪里还有机会?

    这些天将苏青岚对慕容嫣的在乎都看在眼里呢,几个姨娘都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如今是最好的时机了,苏青岚在慕容嫣那里受挫,他们用自己的柔情去安慰,这样少不得被苏青岚青睐,从而再一次的享有苏青岚的宠爱,这样,可就是他们以后赖以生存的法宝才是!

    不然他们都没有孩子,将来老了,人老珠黄了,那岂不是就更没有竞争能力,后半辈子也都没有了依靠吗?

    如此想着,柳姨娘就更是珍惜这一次的机会,可不想就那么被苏兰芷给编排出去了,赶忙就表达了自己的衷心了,“大小姐,这是婢妾该做的,婢妾不辛苦,大小姐就让婢妾伺候着才是!不然婢妾于心难安啊!”那么一副言辞恳切的样子,看得老庆王妃心下欢喜。

    不愧是自己一手调教的,果然还是此人最了解自己的心思,这会儿看柳姨娘如此配合自己,老庆王妃脸上的尴尬倒是去了几分了,“兰儿,柳姨娘说的极是,你还是回去陪你娘吧,这里有柳姨娘伺候就好。我和你爹爹许久没有单独用膳了,改日祖母再叫上你和你娘亲一起就是,以后还有的是机会!”这话的意思那么明显了,苏兰芷如果再不走,那真的是有些脸皮厚了。

    大苍的贵族女子接受的都是正统的淑女教育,自然是面皮薄的,如果换做是其他人,想来早就不好意思就走了,可是苏兰芷经历了那么多,早就练就了铜墙铁壁的面皮,此刻,倒是一点都没觉得不好意思了,只是静静的坐着,她知道,苏青岚不会让她就这样走的。

    “母妃,兰儿在,也热闹些,而且如今都到了用膳的时辰了,再让兰儿走,岂不是让兰儿饿着了?”也不知道那厨房的人是不是和苏青岚心有灵犀了,苏青岚刚说到了用膳的时辰,那厨房新来的嬷嬷就过来了,“老王妃,老爷,晚膳已经准备好了,是现在传膳吗?”

    都这样了,老庆王妃也知道,自己要是再赶苏兰芷走,那就是她这个祖母不慈了。

    她如今是好不容易得到了苏青岚的原谅,看着爱子又像以前那么尊敬着自己,老庆王妃心下就算是再气,也只能压下了,看着苏青岚询问的眼神,老庆王妃笑着就对苏兰芷招手了,“青岚,让人摆饭就是,可别让人饿着了兰丫头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老庆王妃心里却是恨死了苏兰芷了,总觉得自己这个孙女就跟慕容嫣一样,生来就是专门跟她作对的,自从有了这两个人,弄得她和青岚的关系,总是不和了。

    以后,她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竟然如此,摆膳就是!”终于是留下了苏兰芷,苏青岚也算是送了口气,想着老庆王妃刚才百般的阻挠苏兰芷留下,再想着此刻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柳姨娘,苏青岚的心里,没由来的就划过一抹厌恶,很是不想看到那柳姨娘了。

    “柳姨娘,我们三人就说些贴己话,你且回去自己的院落用膳就是,这里不需要你伺候了。”闻着那脂粉味,苏青岚就觉得厌恶。他还是喜欢清雅些的女子,不喜欢这样俗气的,而且对方看自己的眼神,他实在是不想见了,免得影响自己的胃口了。

    “老爷,婢妾就在一旁服侍,不会打扰到老爷的!”虽然多了苏兰芷这么一个大大的灯泡,但是柳姨娘可不是那么轻易就放弃的主,只要她在这里伺候,她就不信了,自己拿不下苏青岚。

    “是啊,青岚,我们用膳,身边总是要有个人伺候不是?这样想吃什么菜,也方便!”看苏青岚还想说什么,老庆王妃直接就吩咐了柳姨娘,让苏青岚没有了开口的可能了,“柳姨娘,你待会儿可得好生伺候着,青岚和兰儿需要什么,你自己注意些!”

    “是,老王妃!”

    看着两人就那么定下来了,作为儿子,自然是不能忤逆母亲的,苏青岚只好憋着心下的不喜,坐下来,让苏兰芷坐在自己的一旁,可是老庆王妃哪里会让苏兰芷去捣乱呢?

    “兰儿,坐祖母身边来才是,我们好好说说话!”说完就要去拉,苏兰芷,苏兰芷也知道这话是没法拒绝的,只好过去坐了,可是目光却注意着老庆王妃和那柳姨娘的举动,小心观察着。

    ……

    就这样,老庆王妃三人坐着用膳,那柳姨娘便站在一旁伺候,苏兰芷看着对方一眼不眨的盯着他们三个,只要看到他们的目光停留在哪里,就赶紧的给他们夹菜,苏兰芷不得不说,这柳姨娘不愧是老庆王妃身边曾经的一等丫鬟了,这眼神,的确是好使的,只是,她这人的心思,却用在了不该用的地方了,所以注定了,他们之间,是敌对的关系了。

    老庆王妃看那柳姨娘忙上忙下的,将他们三人都照顾的挺好,也看得出这柳姨娘不是一个忘本的,还记得她喜欢吃的菜,对柳姨娘满意的同时,自然是要拉对方一把的,“柳姨娘,你别管我就是,我吃的不多,你多多照顾青岚才是,兰儿还小,她需要什么,可以自己吃,可别惯着她了!”

    说得倒也没有出错的地方,毕竟苏兰芷还是晚辈,还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哪里就能让姨娘伺候了?

    “婢妾遵命!”本来在三人之间跑,柳姨娘有些应付不过来了,这会儿老庆王妃发话了,也在理,那柳姨娘便只伺候苏青岚了。

    这目标专一了,柳姨娘不忙了,自然也伺候的,也越发的精细了,只要看到苏青岚喜欢的,她立刻就夹了,而且因为站在苏青岚的身边,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那柳姨娘给苏青岚夹菜的时候,那圆滚滚的峰峦总是会蹭到苏青岚的手臂或者是后背了。

    苏青岚的脸色,也因为越来越沉了,只是他修养极好,又一直都是温文尔雅的,也只能忍着脾气,不好当着老庆王妃的面就发作了。

    苏兰芷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不得不感叹这柳姨娘为了赢得苏青岚的宠爱,的确是豁出脸面去了,不过这老庆王妃那么大的年纪了,平日里一直都是最讲规矩的,偏偏现在却看着这样的局面而不制止,可想而知对方的心思了。

    看着老庆王妃故意不去看苏青岚一边,好像没看到的样子,苏兰芷只觉得这人特别的好笑了,颇有一种掩耳盗铃的样子。

    不过她作为尚未出阁的姑娘,小小年纪,按理说这些都不是她应该知道的,所以她此刻也只是埋头吃饭,可不想再去看这样的画面,免得脏了自己的眼睛了。

    至于苏青岚,苏兰芷相信,对方会有计策的,可是还没有等到苏青岚的回应,这会儿,老庆王妃倒是咳嗽了几声,看样子,有些乏了。

    也是,这人大病初愈,今日又说了许久的话了,吃了饭,乏了很正常,可是此时此景,对方这样子,苏兰芷心中的警铃,顿时就大做了。尤其是看到老庆王妃眼神看着自己,苏兰芷就知道,老庆王妃是想要将她给支走了,“兰儿,我乏了,你可是吃好了?吃好了就扶我进屋休息一会子,让你爹爹在这里慢慢吃,免得我精神头不好,影响他用膳了。”

    这屋子里,虽然有苏兰芷,可是不得还有一个柳姨娘吗?

    偏偏这人舍了柳姨娘,叫了自己,苏兰芷就知道,这人为了自己的爹爹,还真的是用心良苦啊,明明就不喜她靠近和触碰,这会儿,倒还真的是付出良多了。

    “好的,祖母!”心下明白老庆王妃的用意,但是苏兰芷也不是吃素的,扶着老庆王妃就进屋去了,可是走过柳姨娘的时候,苏兰芷很不小心的踩了柳姨娘那长长的裙摆,柳姨娘顿时一个不稳,手上正好盛着汤呢,就全洒在了苏青岚的身上了。

    “老爷,对不起,婢妾不是故意的,婢妾给您擦!”掏出手帕就准备给苏青岚擦呢,可是这会儿,苏青岚实在是忍受不住了,赶忙就避开了柳姨娘,看着对方的眼神,已经是十分的厌恶了。

    “老爷,婢妾,婢妾真的不是故意的……”柳姨娘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站不稳了,只是感激自己突然好像被人拉住了一样的,只是这会儿苏兰芷已经扶着老庆王妃走开了些距离,柳姨娘自然是不知道是苏兰芷干的了。

    更何况她刚才的注意力一直在苏青岚的身上,哪里就注意到了苏兰芷来到自己身边了呢?

    此刻,也只好用女人最好的武器——眼泪想要求的苏青岚的原谅了,只是苏青岚平日里素来就爱洁净,哪里就受得了了呢?

    “母妃,我回去换衣裳!”虽然是不想就这样回去的,可是苏青岚也是想寻着这个借口就离开了,也免得继续忍受这柳姨娘的茶毒。

    抬脚正准备走呢,老庆王妃见了,顿时就急了,“青岚,且慢!”今日那么好的机会,老庆王妃哪里就想让苏青岚就那么走了?

    “母妃有何事等儿子换了衣裳再说,儿子身子觉得不舒服!”苏青岚从小就爱洁净,老庆王妃这是知道的,看着苏青岚那皱着的眉头,老庆王妃知道,如果是换做别人,早就让人罚了那柳姨娘了。

    只是这苏青岚的脾气素来都是好的,待人也宽厚,看在这柳姨娘是她以前婢女的份上,也没有多计较,心里顿时有些暗暗的得意,知道自己在儿子的心中,还是有地位的,就更是不想让苏青岚走了,“青岚你别着急,你这样子出去,被下人们看到了,也是不好的。我这一次来,给了带了衣衫的,你让柳姨娘陪你进去换了就是!”

    老庆王妃的话并没有让苏兰芷诧异,这老庆王妃这一次是打算演好慈母的角色的,这衣衫,自然是必不可少的,只是苏兰芷不明白,这老庆王妃怎么这会儿才拿出来?

    难道说,这衣衫她本来是有别的用途?

    苏兰芷倒也没有想错,老庆王妃本来是想办法让苏青岚喝醉,或者借口自己闷了,让苏青岚留在这里的,然后再找柳姨娘来伺候,第二天苏青岚穿的,自然就是她给对方准备的衣衫,那么自然,大家都知道了,今日发生了什么了。

    当然了,就算是今日没发生什么,老庆王妃也是打算让苏青岚多留些时辰,让苏青岚和柳姨娘多多相处,出去的时候想办法让人给苏青岚换了衣衫。

    苏青岚爱洁净,大家素来都是知道的,老庆王妃还不信了,苏青岚来的时候是一件衣衫,走的时候却是另外的一件,到时候她在苏青岚换下的衣衫上面使些手脚,就坐实了这件事情,到时候传到了慕容嫣和苏兰芷的耳朵里,以慕容嫣的性子,就更是无法原谅苏青岚了。甚至有可能会对苏青岚更加冷淡!

    男人嘛,总是要面子的,对方一直不给于回应,男人心里就算是再在意,也会因为面子,而拉不下脸来的,老庆王妃素来知道慕容嫣是一个倔强的,就是利用了这点,让慕容嫣和苏青岚彻底的决裂,也免得自己的儿子再一次被慕容嫣给迷住了!

    到时候慕容嫣病发了,面目可憎,疯疯癫癫的,全然没有了现在这样高雅出尘的样子,这样一对比,那么儿子到时候,怕是对对方,只有怨,没有爱了吧?

    这样,就再也不会想起那个贱女人了。贱女人也不会一直夹在他们母子中间,让苏青岚总是因为那人,惹得她不舒服了。

    老庆王妃想的美好,只是此刻事情因为苏兰芷的到来就有了偏差,不由得越看苏兰芷越觉得不顺眼,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了。

    不过此刻,倒是出了这个意外,老庆王妃自然是乐得见得,赶忙就催促了,“柳姨娘,你还不快扶青岚进屋去,青岚衣服都湿了,这样子,肯定不舒服了!”边说话还边给柳姨娘打眼色,那柳姨娘心领神会,赶忙就怯怯的走过去想要扶苏青岚,只是苏青岚对这柳姨娘向来都不是喜爱的,当年要不是老庆王妃逼着他收房,他看都不愿意看对方一眼,今日又因着这许多的事情,苏青岚对柳姨娘更加的不满意了,此刻甩了甩自己的衣袖,便直接走到了老庆王妃的身边,“母妃直说衣服在哪里就是,儿子自己去换!”

    作为一家之长,这样出去也实在是有些不好看,让人回去拿来,又费时间,老庆王妃这里有,他便就近换了就是,只是这柳姨娘却是不能跟来的。

    看着苏青岚对柳姨娘毫不掩饰的厌恶,那老庆王妃不由得瞪了柳姨娘一眼,只觉得这柳姨娘实在是没本事了,“我让叶嬷嬷陪你去便是!”

    “嗯!”

    叶嬷嬷这会儿得了令,就陪苏青岚去了,老庆王妃看着柳姨娘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颇有一些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了,“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给老爷倒茶?”

    苏青岚素来爱茶,老庆王妃让人准备了上好的大红袍,想来是可以吸引苏青岚的,那柳姨娘听到老庆王妃给自己指了明路,赶忙就应了,脸上也顿时由阴转晴,“婢妾这就去!”

    “嗯,找香雪要茶叶,记得温度要调至好!”

    “是,老王妃!”知道自己还有机会,柳姨娘扶了扶身子就准备去了,苏兰芷看着老庆王妃明明说身子不舒服,这会儿说话倒是中气十足的,脸色也是极好的,虽然早就知道这老庆王妃是在装,可是苏兰芷还是不得不说,这老庆王妃实在是太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好歹她这个正牌的孙女还在这里呢,至少也得装装啊,如此的不把她放在眼里,是因为成足在胸了吗?

    “祖母,您还要不要进屋休息?”不得不提醒对方,也免得对方忘了自个儿了,只顾着去算计了。

    “啊,兰儿啊,你还在呢?”刚才一时情急,老庆王妃计划里没有苏兰芷,这会儿还真的是没有想起苏兰芷了。此刻看到苏兰芷,还真的是有些诧异了。

    “祖母,兰儿一直都在的,爹爹的衣衫脏了,需要兰儿帮忙吗?”故意让老庆王妃忌惮自己,苏兰芷知道,自己这会儿,得是去找人的时候了。所以,她得走了。

    “不用了,叶嬷嬷是个心细的,有她在,你且放心就是。如今你也吃好了,天色不早了你赶紧的回去吧,可别到时候天黑了,摔着了就不好了。”

    “可是祖母一个人,兰儿担心祖母会没人说话!”并没有马上就走了,苏兰芷知道老庆王妃对自己的忌惮,如果自己走太快,对方肯定会起疑的。

    “无碍的,你身子弱,这入夜了,天就更凉了,你回去好生歇着就是,可别伤了身子,到时候你爹爹可得怪罪我了!”说到这个的时候,老庆王妃的眼中明显是嫉妒了。

    为什么,自己的儿子,总是对这些外人比她这个母亲好呢?

    她才是生他养他的人啊!

    “那祖母呢?一个人,不会闷吗?”有些犹豫,苏兰芷这会儿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当然不会就那么走了。

    “好了,知道你孝顺,回去就是,明日再来看我!记得叫上你娘亲!”顺便看好戏了。

    换做平时老庆王妃对慕容嫣和苏兰芷是避犹不及的,可是明天,老庆王妃倒是巴不得苏兰芷和慕容嫣来了。

    那样的画面,肯定非常的让她身心舒畅!

    “那,好吧,祖母,明日我和娘亲再来看您!”这会儿终于是被说动了,苏兰芷有些担忧和不舍的离开,老庆王妃看着苏兰芷这样子,只以为对方是被自己忽悠过去了,便也没放在心上了。

    小小年纪,虽然嘴巴是厉害了些,可是哪里就有这许多的心机?

    不过是个孩子而已,还不是她的对手!

    看着苏兰芷已经被自己拿捏住了,老庆王妃心情大好,吩咐下去一切按照计划行事,却不知道,苏兰芷一出了门,找到了云珠,就吩咐了下去,“云珠,你想办法让李姨娘知道柳姨娘今日和爹爹在老王妃这里准备留宿了!顺便也让其他的姨娘们知道,要尽快!”知道云珠的武功不错,李姨娘隔这里有些距离,拍云珠去,可以节省许多的时间了。

    “是,小姐!”趁着大家不注意,云珠那鬼魅般的身影立刻就消失在了面前,春暖见了,饶是她再镇定,也有些被吓到了,“小姐,云珠她……”自从云珠来了,春暖就知道,这个云珠和普通的婢女不同,何况还是苏青岚赠送的,定然就更加的不一样了。

    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过,云珠有这样高的身手,要知道,她还是第一次见着这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武功呢!

    那以后小姐的安全,是不是就不用担心了?

    “云珠会武,这事情我们几个知道就可以,别的人,可得严守秘密,知道吗?”云珠可以说是她暗处的附身符,苏兰芷不想云珠过早的曝光了,也免得被人忌惮算计。

    所以这事情,能瞒着,就瞒着,这样的最好的了。将来就算是到了隐瞒不了的时候,那自己也不是人人揉捏的了,所以,苏兰芷如今要做的,就是养好自己的实力。

    “小姐,奴婢明白!”

    “你不用跟着我回去,你小心的守着这里,注意他们将爹爹换下来的衣服如何处理了,如果有情况,就马上让人过来回报,等会儿,我会让云珠来帮你的!”云珠毕竟只有一个,所以苏兰芷,也得用好自己身边的人了。

    “小姐放心,奴婢会小心守着的!只是小姐一个人回去,没事吗?”

    “放心,我一个人,可以的!”这点苏兰芷倒是不担心的,相府的守卫不错,而且苏青岚竟然有云珠这样的高手在身边,还派去了一个怜月,想来相府的安全,苏兰芷是无须担心的。

    她如今,得回去好生的等着消息,准备看这一场老庆王妃亲手上演的闹剧了。

    想来明日,她就该走了吧?

    这一次走了,可又得清静好些日子了。

    只是本来还想找机会的,可是没有想到,对方那么心急罢了。

    看来,这人对她和娘亲,还真的是恨之入骨啊,都已经给娘亲用了药了,竟然还是如此迫不及待的!

    不过她既然那么着急,自己哪里会让对方失望呢?

    一个人慢慢的走在雪地里,冬日天黑的早,苏兰芷如今一个人拿着灯笼,倒也是惬意的。

    许久没有这样,一个人独处了,平日里走到哪里都是有人伺候着,还真的是不习惯了。

    只是苏兰芷走着走着,便觉察到了不一样的气氛,前世那种冰冷的感觉如此熟悉,苏兰芷刻在心上的恨意,哪里就会无法辨别出那人呢?

    黑夜中一道黑影穿梭而过,那人是苏兰芷纵然化成了灰,她都能认识的,看着那人在相府鬼鬼祟祟的,甚至换上了夜行衣,苏兰芷心中的警铃大作,想起那人前世一旦得势最先除去的就是她父亲,苏兰芷知道,苏青岚定然是有什么是让对方忌惮的存在!

    看着那人就要消失在自己的面前了,苏兰芷可不想那人真的探寻到了什么,想要喊人,可是还没有想好如何开口,才能让自己既安全,又能叫来人的注意,可是那人却好像看到了自己一样,那比冰晶还要冷的眼神,在这朦胧夜色下,趁着那一袭漆黑的夜行衣,更是让那人看起来就好似地狱里索魂的恶鬼一样,看的苏兰芷只觉得自己从头到脚都打了一个寒战。

    只是此刻她身边没有人,最得力的云珠也不在,苏兰芷本想假装镇定,没有看到对方就若无其事的就走了,可是偏偏此时有了人声,“有刺客,快来抓刺客!”那些人就在附近,而且人数众多,相府的侍卫功夫是不错的,如果他们在,自己也能安全,说不定,也能给对方造成不小的损伤!

    如此想着,苏兰芷正想将那些人引来,可是男子似乎看出了她的举动,飞快的就来到她的身边,点了她的穴,让苏兰芷动弹不得,甚至连话都说不出了!

    冰冷的男性气息笼罩,苏兰芷只觉得自己心中的那股子的恨意的火苗,突然蹭蹭蹭的就上来了,感觉到对方抱着自己躲在了角落处,苏兰芷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来了,又走,虽然想喊,可是如今,已经来不及了。

    好机会就没了,苏兰芷不由得怒瞪着对方,那眼底的恨意带着星星火苗般的成长,倒是让秦焰吃了一惊,不明白自己和苏兰芷这才是第二次见面,怎么对方就好像很恨自己一样?

    难道是对方认出了自己?

    可是,她整个人都包裹在夜行衣之下,除了那一双眼睛,这人怎么可能会认出?

    心下有些疑虑,秦焰这会儿认真的再一次的看着苏兰芷,却发现对方的眼神早就已经恢复了平静。

    只是这样的平静,在此时此刻,却是很不应该的,毕竟换做是任何的闺中女子,如今大半夜的被一个可疑的刺客点了穴,无法动弹,还和对方那么亲密,不是应该恼羞成怒,而且非常的害怕,一脸的眼泪吗?

    可是这人,为何和一般的女子反应,相差太多?

    心下疑虑,秦焰是一个很绝无情的人,如今苏兰芷见着他人了,虽然不一定认出了他,但是,他不能冒险!

    只是这人的身份……

    心下是有些挣扎的,只是看着对方那平静如水的眼神,甚至带着点点的嘲讽,秦焰心下就莫名的烦躁,那大手不由得伸到了苏兰芷的脖子间,一点一点的用力,将对方那细小的胳膊给渐渐的收紧了。

    感觉到手下那细腻光滑的肌肤,秦焰不知道怎么的,只觉得心神一荡,有些悬崖勒马起来,只是看着对方依旧无惧的神色,他心下不喜,很想打碎这样太过诡异的沉静,所以手下一点一点的用力,似乎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一样,看着自己的猎物一点一点的濒临死亡,面临死亡的恐惧,看着苏兰芷的呼吸一点一点的紧促,看着对方面色青紫,秦焰本以为对方会想办法求饶,可是看着那双倔强的眸子,秦焰心里突然就有了一股子的愤怒,更是用力了。

    胸腔里的空气越来越少,苏兰芷甚至可以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已经在一点一点的抽离自己的身体。

    看着眼前这双曾经让自己沉迷不知悔改的冰冷眸子,苏兰芷的心里,满是不甘和恨意,一直盯着对方,很想挣扎,奈何浑身都无法动弹,甚至都无法说话,这样的无力感,让苏兰芷不由得觉得挫败!

    要是可以动就好了,至少,自己死了,也可以拉着对方垫背!这样至少,自己也算是报仇了!

    心下的不甘,让苏兰芷眼中更是愤怒和恨意,秦焰被那样的眼神见了,心下只觉得一抹慌乱,看着苏兰芷面色已经青紫了,气都上不来了,想着对方就要被自己掐死了,他下意识的就放开了手,看着苏兰芷那极力呼吸的样子,虽然不能动,但是秦焰知道,对方如果能动,肯定不会就那么乖乖的束手就擒的!

    心下竟然划过一抹好奇和戏趣,这样的感觉,秦焰以前是没有的,不由得有些慌乱,将对方给推开,苏兰芷就躺在了雪地上,冰冷刺骨的感觉,纵然是隔着厚厚的棉衣,却也还是浸入了她的身子。

    心下不由得更加的恨秦焰了,自己再这么躺下去,明日非得伤寒不可!

    而且她体内本来就有寒症,这样子躺着,想来自己这段时间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心下越发的觉得这秦焰就是自己的死敌,苏兰芷恨不得剥了对方的皮,抽了对方的筋,可是偏偏她此刻无法动弹,什么都做不了!

    该死,自己面对对方,还是不够强,不行,她一定要变强!不然怎么手刃仇人!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看着我,会让我再一次的,想要杀了你!”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秦焰有些不喜欢苏兰芷看着自己的眼神,那样子就好像自己和对方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的。

    这,不是他想要的,这个人是他看中的妻子,是他的助力,所以,绝对不能对他有这样的眼神!

    这话语里有警告的意思,苏兰芷自然是体会到了,随即隐匿下自己的情绪,只是平静的看着对方,想知道对方要干什么了。

    此时侍卫已经走远了,想来自己这会儿在这里,是没有人注意到了,所以她如今,只能自救。

    可是,如今她无法行动,她该怎么自救?

    正想着解救之法,那秦焰突然就靠近了,那杀人的手虽然好看,却比侩子手刀刃还要让人厌恶,苏兰芷就那么平静的看着对方。她在赌,赌对方不会因为这件小事,就失去了苏青岚这么大一个助力了。

    想着秦焰今日趁乱来这里探寻,躲过了那么多的侍卫,想来就是想证实一些事情,如今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证实了没有,倒是苏兰芷知道,前世,这人是证实了的,不然也不会想尽了办法娶她!

    也正是因为知道秦焰不择手段的想要娶到她,苏兰芷就在赌对方不会真的就杀了自己。毕竟今世,苏青岚在意的女儿,就她了,秦焰不会那么傻!

    心下斟酌了一番,苏兰芷更是要给自己加大筹码,她知道秦焰不是喜欢那种唯唯诺诺的女子,看薛灵芸就知道。所以,此刻,她要证明自己的价值,让对方,不敢轻易的就动了自己了。

    所以,苏兰芷只是平静的看着对方,即使看着对方的手再一次的往自己的脖子处移动,苏兰芷的眼睛却是眨都不眨一下。因为她知道,如今自己真的害怕了,秦焰或许真的会杀了自己,因为这人,最讨厌的,就是眼泪和废物!

    前世相处五年,也不是白了解的,苏兰芷此刻心里倒是有了几分胜算,正等着秦焰下一步的动作,可是秦焰这一次还没有触碰自己,突然就被一道劲风给打开了,苏兰芷还来不及反应,自己就被纳入了一个温暖沁香的怀抱。

    这人身上那暖暖的体温,还有那让人安心的沁香,虽然苏兰芷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可是第一次,有了安心的感觉。

    可是苏兰芷还来不及体会这样的感觉,秦焰觉察到苏兰芷突然就被别的男子抱住了,心下顿时划过一抹怒气,也顾不得其他,猛地就出招了,尤其是看到苏兰芷那么乖巧的躺在对方的怀里,秦焰那冰冷的瞳孔里,更是有着让人胆寒的火焰了!出招更是招招致命,似乎想要置对方于死地了!

    苏兰芷只感觉那人将自己好生的保护在自己的臂膀里,和秦焰对招,很明显抱着自己的黑衣男子要比秦焰的武功高一些,尽管是抱着自己的,却也不吃力!

    看着两人打斗,苏兰芷这还是第一次见着这样的高手对决,感觉到两人强大的气场,整个人浑身的血液,都渐渐的沸腾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