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八十三章 狮子大开口
    看着慕容嫣总是能在自己开心的时候给自己浇上一盆冷水,让自己所有的幻想都化为泡影,苏青岚的心里,说不苦涩,说不难过,那也是不可能的。

    只是终究是他错了,而且因为自己的过错不知悔改,让他们彼此错过了这些年,伤了妻女,如今他就是受些委屈,那也是应该的,谁让慕容嫣和苏兰芷当初受的委屈,有可能更多呢?

    苏青岚这些日子也算是渐渐明白了,如今的他,只是一个在忏悔的男人,他知道自己和慕容嫣之间阻隔太多,也在努力的消除这些阻隔,奈何造化弄人,有些事情,又不是他说可以消除,就消除的,就比如他和老庆王妃的母子之情,这就不是他能改变的事情了。

    所以如今,他也只能是尽力的在弥补了,只是希望,慕容嫣可以看在他的诚心和忏悔的面上,最终原谅了他,这样,他们一家人,也就合合满满的了。

    如此想着,苏青岚看着慕容嫣这些年越发淡定的神色,枉然不像曾经那么鲜活快乐了,也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心下更是愧疚,看着慕容嫣,最后再看了看苏兰芷,掩下心中的黯然了,“也好,兰儿既然没事,如今也不早了,你们早早的歇下吧,今日也是够折腾了。”

    说完就起身,有些不舍的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苏青岚真的好怀念他和慕容嫣新婚的那几年,当时两人琴瑟和鸣,无话不谈,倒是格外的贴心了,只是那样的日子,似乎早在当初他的背叛和懦弱逃避下,都化为乌有了。

    是他自己太过懦弱了,怪不得谁!

    “爹爹,我送你吧!”看着苏青岚那落寞的样子,苏兰芷自然是不忍心的,起身就要送苏青岚,只是苏青岚拒绝了,“外面冷,你好生坐着就是,我走了,今夜你和你娘亲好好说说话!”说完就走了,苏兰芷也知道苏青岚不想自己看到对方那落寞的样子,最后只是吩咐人小心的送苏青岚回去,看着慕容嫣气定神若的在那儿滚动着手中的佛珠,一脸淡然的样子,苏兰芷的心里,也只能叹气了。

    “娘亲,我吩咐人给你准备热水洗漱!”

    “嗯,也好!”慈爱的看着苏兰芷,也只有面对苏兰芷,慕容嫣的脸色才会缓和了,这会儿拉着苏兰芷坐在自己的身边,“这几日可别一个人在外面走,今日府中不太平,我担心这几日也不安全!”

    这话倒真的是一个母亲对孩子的担忧,苏兰芷点了点头,让人吩咐好了水,和慕容嫣纷纷准备了,苏兰芷沐浴罢了,本想给慕容嫣安排一间房子睡觉的,只是慕容嫣却推辞了,“我们母女一起睡吧,也好说说话!”

    自重生以来,苏兰芷和慕容嫣倒是亲近了许多,以前两人压根就不会一起睡觉的,话也是少得可怜,但是这些日子,两人同塌而眠的次数也有好一次了,每一次两人都说了好些贴己话,苏兰芷倍感温馨了。

    今日也还是一样的,母女两有说有笑的,不过都很有默契的没有提及苏青岚,苏兰芷看着慕容嫣看起来不在乎的样子,可是见着慕容嫣手上佛珠一直都没有停止过滚动,自然是知道,慕容嫣其实心里,还是在乎的,只是她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哎,只能说,造化弄人啊!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子折磨一对相爱的人呢?

    ……

    先不说苏兰芷和慕容嫣,倒是说苏青岚回到自己的院落,便赶紧到院子里的人神色似乎不对,苏青岚皱了皱眉,却是不解了,“可是发生了什么?你们一个两个的?怎么神色有些慌张?”

    “回老爷,您还是自己进屋子里面去看看吧!”

    “……”看下人们欲言又止的样子,苏青岚大步往自己的屋子走去,看着里面亮着灯,自己一进屋子,就闻到扑鼻而来的脂粉气息,这让苏青岚有些不适的皱了皱眉头了。

    这脂粉似乎重了些,实在是有些难闻了,而且,他的屋子里,怎么就有女人了?

    一眼就看到坐在桌子旁边的郑姨娘了,今日的她,也算是特别的打扮了,穿着枚红色的棉袄,画上了精致的妆容,将那清秀可人的五官更是描绘的美丽,就连头上都戴上了金饰,看起来倒也有些分量,脖子上挂了一块白玉,这样子,倒是有几分贵气和迷人了。

    此生见着苏青岚来了,那郑姨娘赶忙起身给苏青岚服了礼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灯光太过柔和,还是此情此景让郑姨娘格外的温柔,她那声音就好像是黏上了糯米一样的,让人听着软绵绵的,倒是浑身都有一种酥麻的感觉了,“老爷,您回来了,婢妾给您倒茶!”说完就拿起了桌上准备好的茶水倒了,郑姨娘看苏青岚只是站在门口,似乎面色不悦,心下有些突突的,但是想着老庆王妃的吩咐和抬举,郑姨娘倒是有了几分底气了,“老爷,李姨娘今日伤着了,现在还在躺着,老王妃担心您忧心,便拍了婢妾过来伺候老爷。这桌子上的菜都是老王妃让婢妾准备的,说是老爷晚间用的不多,而且今日府中也出了不少的事情,想让老爷压压惊!”

    这话说的滴水不漏的,毕竟是长辈的关心,以孝道来说,自然是要受了,万万是不可推辞的。

    “老爷,婢妾来了有一会儿了,老爷不如趁热就吃了吧?免得辜负了老王妃的一片美意了。”这话就是告诉苏青岚自己是老庆王妃授意的,让苏青岚赶忙的让自己服侍了才是,也免得让老庆王妃的一番美意都付诸东流了。

    “是母妃让你来的?”看着这郑姨娘,苏青岚心里就越发的烦躁了,想起晚膳的时候,老庆王妃说是母子两人说贴己话,结果却叫来了柳姨娘,后来甚至看苏兰芷来了,千方百计的要让对方走。只是自己没有看上那柳姨娘,老庆王妃这会儿竟然眼巴巴的给他送人来了,想着今日的种种,苏青岚再想起早上听到的事情,越发的觉得老庆王妃根本就没有知道自己错了,倒是有些变本加厉的味道了。

    如果老庆王妃真的知道错了,那么为什么明明见着他和慕容嫣的关系如此僵了,非但没有调和,倒是处处想办法让他和慕容嫣更加的僵了呢?

    难道,她真的就那么见不得自己和慕容嫣和好吗?

    心下突然就有了些些的疲惫来了,苏青岚对老庆王妃也越发的失望了,总觉得自己的这个母亲,似乎并没有她表现的那么疼他,一切,也只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

    ……

    那郑姨娘看着苏青岚那淡淡的神色,倒是有些把握不准苏青岚是什么意思了,不过想着如今李姨娘怀孕了,之前柳姨娘又是在苏青岚的跟前伺候了,她自然是要为自己争取些,免得自己老来无依了。

    于是虽然心里是有些犹豫的,可是面上却是一片的坚定,“是的,老爷,老王妃让婢妾好生伺候着老爷,让老爷不要忧心才是!”郑姨娘是难得看到苏青岚的,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机会,看着苏青岚越发的有了魅力了,比她进门的时候也更加成熟老道,如今又更是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当国宰相,这样的男人,自己但凡得到了一点点恩宠,那么自己,也自然会跟着水涨船高,连带着自己的家人,也会越发的昌盛的。

    郑姨娘自然是知道苏青岚是一个好的,这会儿更是越发的殷勤,看着苏青岚没有走过来,自己倒是走了过去了,想要扶着对方过来坐下,“老爷,坐吧,累了一天了,如果老爷暂时不想用膳,婢妾可以给老爷按一按,身子也舒爽些!”

    只是自己的手还没有碰到苏青岚的衣角呢,苏青岚就嫌弃的给避开了,“这里不需要你伺候,你回去吧!”这些姨娘,都不是他喜欢的,可是迫于种种原因,他又都收进了房中,对此,苏青岚是无奈的。以前是觉得自己无法给他们宠爱,心里觉得愧疚,所以待他们,也算是好的,可是他能做的,也只有那么多了,如果他们想要生出别的心思,那么,他也得制止才是。

    一个李姨娘,已经让他和慕容嫣的关系瞬间就恢复到了冰点了,他不会傻傻的再犯另外一次的错误了。

    “可是老爷,老王妃吩咐的,让婢妾好生的伺候,可是婢妾做的不好,让老爷不满意了?”眼中有些委屈和忐忑,郑姨娘这幅样子,的确很惹人怜惜,只是苏青岚向来也不是一个特别有悲天悯人心怀的人,自然,对郑姨娘的样子,无动于衷了。

    “让你回去就回去吧,母妃哪里,我自会交代!”说是交代,苏青岚已经是打定了主意去好生的跟老庆王妃说了,让对方知道,不要再来插手自己后院的事情了,不然,他们好不容易修复的关系,怕是就得没了。

    毕竟是自己亲生的母亲,苏青岚也不想最终到了反目的结果了,所以,能好好的处理,就好好地处理吧!

    “可是……”有些不甘心的看着苏青岚,郑姨娘想再一次的蹭过去,让对方感受到自己年轻丰腴的身子,可是苏青岚这会儿,脸色却黑了,“让你出去就出去,难道听不懂主子的话吗?还是让我叫人打将你出去?”

    这话,是丝毫都没有给郑姨娘脸面了,那郑姨娘愣了半天,实在是不相信看起来温柔亲和的苏青岚,竟然会说这样的话了。

    难道她,真的就没有希望,就那么孤单终老吗?

    心下突然就生了一种绝望了,苏青岚看着这郑姨娘呆呆的不走,越发的不喜了,语气,也更冷了,一点客气都没有,“还不快走?再不走,我便叫人将你拉出去了!”这如果真的拉出去,郑姨娘好说也是苏青岚的女人,面上实在是太不好看。

    她已经不受宠了,如果再让人看了笑话去,那么她如何在府中立足呢?

    终于是看清了形式,郑姨娘也知道苏青岚不喜欢她,更加的不想让自己没脸,眼中挂着泪水,就服了服身子,“婢妾这就告退,老爷安!”说完,眼中的泪水滑落,脚步生风了一般的出去了。那身子一抖一抖的,看起来那么瘦小无助,惹人怜惜,苏青岚却只是见着这一桌子的菜,面色越发的不好了,“来人!”

    “老爷,有何吩咐?”

    “不是说了我的院子里不许人随便进来吗?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回老爷,这是老王妃的吩咐,奴才不敢违背!”也是,老庆王妃怎么说都是苏青岚的生母,还是一个王妃,他们做下人的,哪里敢得罪呢?

    “以后我的屋子,不许人随便进来!”

    “那如果是老王妃再派人……”

    “一律不许!”

    “奴才明白了!”

    “让人将桌子上的东西给撤了,赏了你们去吃吧!”

    “老爷,可是您都还没有动过……”这可是老庆王妃特意让郑姨娘送来的,这院子里的人,还是有些忌惮的。

    “我想休息了,不吃这些积食了,撤了吧!”摆了摆手,苏青岚看着桌子上的东西都觉得碍眼,哪里还会吃一口呢?

    “是,老爷!”恭恭敬敬的就将东西给收了,苏青岚这会儿洗漱好了,躺在床上,顿时觉得头疼,也有些疲惫了。

    纵然朝堂上凶险,可是也没有这样的家事让人觉得难办了,这一屋子的人,还真的是让他头疼,如何,才能找到两全其美的法子呢?

    哎……

    ……

    郑姨娘出了苏青岚的屋子,就去找老庆王妃了,这时李姨娘估摸着大伙儿都要睡了,也不折腾了,老庆王妃自然是回到了自己的院子,看着郑姨娘一脸哀伤羞愤的样子,老庆王妃就不解了,“你怎生来了?不是让你好好伺候老爷吗?”虽然李姨娘是想借着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转移了老庆王妃的注意力,特意将柳姨娘弄开苏青岚的身边,但是她倒是忘了老庆王妃这不到南墙不死心的执着了,她纵然是留下了柳姨娘,可是却忘了,没有了柳姨娘,却也还是有其他的姨娘的。这郑姨娘可是老庆王妃的远房亲戚,虽然不如柳姨娘更好拿捏,但是好歹也是老庆王妃亲自看中的人,柳姨娘不讨苏青岚的喜,这李姨娘,老庆王妃自然是要推一推的。

    如今看着郑姨娘灰扑扑的回来了,一脸委屈的样子,老庆王妃顿时就觉得不妙了,看着郑姨娘,倒是越发的着急了,“你别只是哭啊,倒是说说,怎么回事?”

    “老王妃,老爷他,他将婢妾赶出来了!”

    “什么?”怎么都没有想到苏青岚会将自己送去的人给赶出来了,老庆王妃气得当场就站了起来,看着那郑姨娘,“你倒是说说怎么回事?”

    “老王妃,老爷他,他根本就不想婢妾待在那里!”将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难免说到了苏青岚是见了慕容嫣才回去的,这样的误导,倒是越发的以为苏青岚那么做,肯定是受到了慕容嫣的撺掇了,不由得火冒三丈,“这实在是太不像话!”

    “老王妃,老爷刚才竟然还说要让人将婢妾打将出来,婢妾就算是身份卑微,可是毕竟是老爷的妾,虽然也是奴才,可是也是有些脸面的,老爷这样说,让婢妾怎么活啊?”说完更是拿着帕子抹泪,老庆王妃见着自己的亲戚受辱,心下越发的生气,“你放心,我会给你主持公道的!”

    苏青岚从来就孝顺,不会忤逆自己,可是这一次竟然那么对待自己给他派去的人,这不是在打她这个做母亲的脸吗?

    这慕容嫣还没和苏青岚和好,苏青岚就如此的护着那人了,那如果和好了,她岂不是一点位置都没有了?

    心里越发的没有了安全感,老庆王妃这会儿真的是恨不得慕容嫣马上就消失了才好,她都后悔了自己用的竟然是慢药,要等些日子才能见到成效了!

    早知道,她就该准备那狼虎之药,让对方用了,就毙命的,也免得自己受气了!

    郑姨娘见着老庆王妃生气了,也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这会儿,倒是扮起了好人了,“老王妃,您且莫生气了,您身子还没有好全了,您要是气坏了,婢妾心难安啊!”如果难安,那真的会说这些吗?

    可见,这些不过是场面话罢了。

    “月儿,你是我远方的侄女,按理说你是要叫我一声表姑的,你放心,这事情,我不会让你平白的就受了委屈了。”看着郑姨娘那委屈的样子,老庆王妃拉着对方的手,倒是一脸安慰了。

    郑姨娘得到了承诺,也知道老庆王妃不会轻易的就咽下这口气的,倒也是低眉顺耳的,“表姑,婢妾知道,您是对我好的!”话语里的亲近,让老庆王妃很受用,老庆王妃看郑姨娘是个懂事的,也放下了心了,“你今日也累了,早些回去歇着吧,明日,我自会处理就是!”

    “表姑,婢妾伺候您吧!”知道老庆王妃喜欢顺从的媳妇,郑姨娘自然是要努力的扮演了。

    “不了,我这里自有人伺候,你且回去吧,放宽心就是,我会给你交代的!”

    “谢表姑姑!”满意的就离开了,老庆王妃见着了,顿时就叫来了香雪。

    “老王妃有何吩咐?”

    “吩咐下去,就按着之前说的,传了出去吧,明日一早,我要让这府里的人都知道这事情!”要让慕容嫣和苏兰芷,彻底的没脸!

    “是,老王妃!”

    “嗯,去吧,做得漂亮点,可别出岔子了!”不然引得青岚怀疑,他们的母子情分,倒是越发的淡了。

    “是!”

    细细的将自己院子里的人吩咐了下去,老庆王妃都已经可以预见明日的场景了,想着慕容嫣和苏兰芷的嚣张,老庆王妃的眼中,越发的充满了恨意了,“慕容嫣,我不会让你抢走青岚的,他是我的儿子,这辈子都是!我不会让你和他和好的,你明日就等着看我给你准备的惊喜吧!”

    想着慕容嫣那痛苦绝望的神色,想着慕容嫣和苏青岚彻底的断绝,老庆王妃这口气啊,这才是终于觉得舒坦了些了。

    ……

    这一夜,有人欢喜有人愁,第二日苏兰芷和慕容嫣一起来,兰月阁的人面色都是怪怪的,苏兰芷身边算是月桃最藏不住心事了,从早上开始那嘴巴都是噘着的,似乎有什么特别不满意的事情,苏兰芷心下诧异,“月桃,你这是怎么了?瞧你这小嘴撅的,都可以吊茶壶了。是谁敢惹得你不开心了?”

    “小姐,你都不知道……”月桃想说,一旁的秋霜推了推她,月桃赶忙就闭上了嘴巴,春暖见了,马上就岔开了话题了,“小姐,你今日想梳个什么发髻?”

    “简单些的,反正是在家里,也不必弄太复杂了。”

    “是!”春暖的手倒是巧的,很快就给苏兰芷梳了一个少女发髻,让人看着苏兰芷,倒是觉得稚气了几分,只是看着那双深若古井的眸子,却让人觉得苏兰芷有着和平常人不一样的成熟和稳重了。

    “小姐可是要摆饭了?”

    “娘亲是怎么说的?”

    “夫人说可以了。”

    “那就摆饭吧!”

    “是!”

    几人刚刚出去呢,老庆王妃就带着人浩浩荡荡的来了,苏兰芷看着这仗势,心下有些不安的感觉,却也迎了上去,“不知道祖母来了,倒是有劳祖母劳累了,我和娘亲正准备去给祖母请安呢!”虽然不是准备马上去的,但是苏兰芷这话,到是也好说的,毕竟现在也还早,老庆王妃也不好说什么了。

    “知道你们孝顺,我也不想你们总是辛苦,如今我这身子是越发的不如从前了,也得多动动,免得到时候真的瘫了,倒是让你们嫌弃了!”老庆王妃仔细的看着苏兰芷和慕容嫣的神色,看着对方没有什么,而且似乎是刚刚起来收拾好的,心下就更加的满意和得意了。

    “祖母身子健朗,可别说这话了,祖母可是要长命百岁的人啊!”苏兰芷虽然是巴不得这老庆王妃早死的,可是碍于两人的辈分和孝道,却也不得不说着让自己都觉得牙酸的话了。

    不过她这话的确是很中听,就连一向来对苏兰芷没有太多好脸色的老庆王妃听着,都觉得心里格外的舒畅了,“瞧你这小嘴说的,可真的是天真的孩子,这人啊,要想长命百岁,那也得有这个命啊!”

    听着这话,苏兰芷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咯噔一下的,知道老庆王妃这是在给后面的话铺路了。

    “祖母说的是什么话呢?祖母身份尊贵,儿孙满堂,自然是长寿的命了!”知道这是老庆王妃的一个局,苏兰芷也自愿的进去了,因为她知道老庆王妃要干什么,也知道,这人,是该离开了。

    “哎,青秀那一房倒是热闹,只是你们啊,还是凋零了些,以前还好,玲月和振华都在,可是如今,他们都走了,只剩下你们,这几日我住着,倒也觉得冷清了些。”老庆王妃难得的伤感抒情,如果是正常情况下,苏兰芷自然是要为对方烦恼一番的,可是如今的情况,他们是敌对的关系,苏兰芷不会浪费自己的好心。

    “老王妃,您是有福气的,如今这李姨娘不是怀上了吗?老王妃放宽心就是,昨夜二老爷已经亲近了两个姨娘,想来这府里的喜事,倒是不远了!到时候啊,老王妃可别嫌弃太吵就是!”这话是老庆王妃身边的叶嬷嬷说的,正好接了老庆王妃的话,还将昨夜的事情说了出来。苏兰芷是知道的,她也做好了准备,只是慕容嫣……

    有些担心慕容嫣,苏兰芷看着一旁的慕容嫣,发现慕容嫣手中的佛珠转动的似乎更加的快了。

    这就是心绪不宁的表现,所以想要靠着那佛经,来化解心中的忧心,可是这样,真的就有用了吗?

    看着自己母亲看似淡然,但是手中的佛珠却出卖了她,苏兰芷心下叹息,却也只能装作是不知道了。

    老庆王妃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都一副没有多大反应的样子,心下有些气恼,对着叶嬷嬷使了一个眼色,似乎是要让叶嬷嬷加料了。

    叶嬷嬷自然也是看到了老庆王妃的神色的,心下虽然是有些觉得老庆王妃太过激进,可是对方是自己的主子,叶嬷嬷也只能配合了,“呵呵,想来兰芷小姐和二夫人是不知道的吧?不过兰芷小姐想来是知道一点的,昨天晚膳的时候,老王妃叫来了柳姨娘伺候,兰芷小姐也是在的,后来老爷和柳姨娘就去了屋内歇着了。晚上的时候,老爷又叫了郑姨娘去伺候了,老奴瞧着这是好事呢!”

    什么叫做颠倒是非黑白,说的怕就是这叶嬷嬷了,明明事情不是这样的,可是她还是捡了适当的说,自己再添油加醋一番,还真的是想让别人不去怀疑都难啊!

    “老奴可是听说,昨天老爷的衣衫送去换洗了,出来的时候都是换了衣衫的,想来老爷和姨娘,也是欢喜的……”接下来的话,叶嬷嬷也不说了,这种事情,虚虚实实的是最好了,反正他们说的也是一部分的实情,昨晚又吩咐了人去传播,如今府里的人可是都知道苏青岚昨夜和柳姨娘还有郑姨娘温存了的,反正苏青岚这会儿去上早朝了,也不在,难道还会有人去找苏青岚对峙不成?

    老庆王妃和叶嬷嬷就是笃定了这点的,也知道慕容嫣和苏青岚的死结在哪里,不得不说这两人倒是将慕容嫣和苏青岚之间的关系把握的很准,所以,这个结,再一次的种下了,慕容嫣和苏青岚本来就是有隔阂的,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以慕容嫣的秉性,老庆王妃就再也不用担心苏青岚和慕容嫣会和好了。

    两人相视一笑,老庆王妃见着叶嬷嬷说的差不多了,这会儿赶忙也接口了,“还以为青岚一直没有开窍呢,以前是因着你,所以忌惮了些。不过现在想通了也好,嫣儿啊,我知道你是大度的,也不会去和青岚计较这是,是吗?”这打了对方的脸,还要对方笑脸相迎,这老庆王妃的脸皮,还真的是厚啊,而且这心肠,也的确是狠毒!

    “老爷能想通,儿媳自然是开心的!”看着老庆王妃那和煦的笑脸,慕容嫣还是第一次,觉得有那么的刺眼了。

    “你开心就好,只是今日我瞧见了,几位姨娘住的位置还真的是远了些,而且院子里的人也不多。这青岚如今是想通了,以后免不了是得常去姨娘们的院落的,青岚庶务繁忙,如果回到家里还,还得奔波,这倒是不好了。你说是吧?嫣儿?”先拿大道理,这可是给慕容嫣下套呢?

    苏兰芷暗恨老庆王妃的狡猾,很想出来辩解,只是想起了什么,倒是坐在一旁,安分守己了。

    “母妃说的极是,儿媳会安排的!”

    “嗯,我知道你刚刚管家,所以没有照顾周期,这也怪不得你。如今你也忙,我就给你出个主意,你觉得好呢,就受了,不好,就当做是我玩笑话了。”这是要让慕容嫣屈服呢,作为晚辈的,哪里能说长辈说的不好呢?

    慕容嫣纵然知道这是老庆王妃的打算,却也只能应了,“母妃请说,儿媳自当从命!”

    “那也不行的,你总得听听,觉得好了再说!”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了,明明是她以大欺小,偏偏还要做出这种样子,看的苏兰芷实在的觉得恶心,“祖母,您切说吧,我和娘亲都听着呢!”

    她倒要看看,这老庆王妃今日,要怎么来整顿他们母女了!

    “是这样的,我瞧着这府里挺大的,其中那梨园不错,不如就让怀了身子的李姨娘去住,她如今住的地方,也实在是太远了些,着实不方便,嫣儿你说是吗?”这个,还只是试探了,老庆王妃今日就是来整顿慕容嫣的,先是给了慕容嫣下马威,如今真正的手段,可是在这后面呢!

    打着为了苏青岚子嗣的名义,而且还是以长辈的语气说话,还真的是让人想推辞都推辞不了了。

    只是这梨园可是就在苏青岚的院落旁边呢,隔得也实在是太近了,而且这以前,可是慕容嫣最喜欢的院落了。要不是发生了十年前的事情,慕容嫣如今怕是就住在那里了吧?

    这老庆王妃实在是好算盘啊!

    果然是伤人于无形,她以前,倒是小瞧了对方了!

    苏兰芷看着老庆王妃那慈眉善目的样子,明明是一个慈爱的老人家,可是做出来的事情,怎么就那么让人恨得牙痒痒呢?

    “祖母,梨园虽好,可是毕竟对于一个姨娘来说,是大了些,这,似乎有些不符合规矩吧?”弱弱的开口,苏兰芷知道这老庆王妃最要面子,所以在外人面前,也很重规矩,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旦到了他们这里,老庆王妃所有的规矩,都不成规矩了。

    “这我是知道的,所以,我另外让郑姨娘也去住了,两人也好有个照应就是!”这也算是昨天对郑姨娘的补偿了,老庆王妃也不想就浪费了那么好的一个院落了,所以能多塞一些人,自然就塞一些人,她还就不信了,这些姨娘们天天在苏青岚面前晃,苏青岚还不会动心了?

    这,只是时间问题!

    男人啊,都是有需要的!

    “这样啊,可是祖母,您这样子安排,其他的两位姨娘,会不会觉得祖母偏心呢?娘亲自然是想要爹爹好的,也想要姨娘们好,祖母这样安置了郑姨娘和李姨娘,那张姨娘和柳姨娘呢?”苏兰芷还就不信了,老庆王妃对另外两个姨娘,就不在乎了?

    这老王妃可是巴不得苏青岚妻妾成群,子嗣昌盛的啊,看苏青秀那样子,苏兰芷就知道了。

    这人怕是恨不得再给爹爹纳几个小妾吧?只是如今暂时不能,只好先用这些姨娘来稳住爹爹的心了。果然,够毒辣!

    “这我自然也是考虑到了的,不是还有一个清苑和梅苑吗?这两处都是不错的,可以让柳姨娘和张姨娘去住了。”老庆王妃这话,实在是越发的过分了,这清苑可是苏青岚每日回去自己院落的必经之地,位置可好了,而且那里的一池荷花,开得极美,苏青岚闲暇的时候,就会去那里坐坐,如果真的让谁住了,可不是得天独厚了?还有这梅园,可是就在苏青岚的书房前面啊,那么近的距离,苏青岚每日呆在书房的时间最多了,那这样机会,不是多得数不胜数吗?

    这老庆王妃,还真的是说得出口了!

    对老庆王妃的狮子大开口,苏兰芷是见识到了,不过她知道老庆王妃今日来立威,肯定不止那么简单,便装作是懂了,继续问道,“这几处是极好的,只是祖母,这几处都是比较大的,几个姨娘们去了,岂不是显得空了?”反正这些是老庆王妃要说的,苏兰芷不介意给对方一个台阶就是了。

    看着自己的母亲静静的坐着,好像在听他们说话,又好像不在听一样的,苏兰芷只觉得格外的心疼了。

    感觉到慕容嫣因着自己的视线看过来,对着自己安抚的一笑,苏兰芷更加是坚定了心中的决定了。

    娘,我不会让您受委屈的!

    似乎是看出了苏兰芷的想法,这会儿,慕容嫣倒是开口了,“母妃,兰儿说的极是,不知道母妃有什么打算呢?”

    说的话倒是没有半点的不悦,而且一直在鼓励老庆王妃说下去,老庆王妃只以为慕容嫣是心灰意冷,随着自己折腾了,心下欢喜,自然说话,也越发的没了顾忌,“这个我也正准备说呢,几个姨娘今时不同往日,以后也都是要伺候青岚的,院子里哪里就能少人了呢?这样青岚去住着,也不自在不是?”说的好像苏青岚会一个一个的宠爱过去一样的,老庆王妃的脸上满是笑容,看在苏兰芷和慕容嫣眼前,却是格外的刺眼的。

    “那母妃是打算如何呢?”

    “你和兰儿的院子里人多,你平日礼佛,用的人也是极少的,兰儿也小,身边不需要那么多的人,你们两人各自选一些得力的过去伺候,然后再打发了人牙子买些丫头就是。只是婆子得你们自己划过去,这样知根知底,伺候的也好些。还有贴身的丫鬟,都是你们调教过的,也懂礼,这外面买的,也难得调教,到时候,你们再买些回来,好生调教就是了。”这话的意思,不就是要夺了慕容嫣和苏兰芷身边得力的人吗?虽然说的好听可以自己再培养,但是衷心机灵的人,也是需要仔细的挖掘的,旧人都是熟悉的,也都知根知底,这新来的,少不得得几番折腾了,岂不是麻烦?

    而且如果自己的心腹一下子少了,做起事情来,不也很不方便吗?

    慕容嫣和苏兰芷的心里顿时大骇,知道老庆王妃这是要拿他们开刀呢,现在处理的是他们身边的人,那么以后,是不是他们本人了?

    苏兰芷看着老庆王妃那可亲的笑容,却觉得这人的脸上一片的狰狞之色,看的苏兰芷的心里,只觉得格外的憎恨了,可是看着老庆王妃的眼神,却也越发的柔和了,“那祖母,你还有些什么要求呢?尽管说就是了,我和娘亲,会好生的斟酌的!”

    “这……”还待说什么,这时候,门口却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看着老庆王妃,倒是说不出的失望了,老庆王妃没有想到苏青岚就这样回来了,而且根本就没有人通报,看着对方那眼神中的痛心和失落,老庆王妃只觉得心里咯噔一下,便有了不祥的预感了,“青岚,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