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八十四章 老庆王妃被“赶”出府
    弃后重生之风华84_弃后重生之风华全文免费阅读_第八十四章 老庆王妃被“赶”出府来自拉牛牛(www.la66.com)

    说话间,老庆王妃还不忘记瞪了慕容嫣和苏兰芷一眼,看着苏青岚突然就回来了,外头竟然没有一个人进来说,顿时就有了一种自己被算计了的感觉了。【百度搜索拉牛牛www.la66.com 会员登入拉牛牛】

    好你个慕容嫣和苏兰芷,竟然敢这样对她,她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心下一片的愤怒,老庆王妃看着苏青岚这样的神色,心里还是很慌张的。

    毕竟是从自己肚子里出来的孩子,老庆王妃自然是知道苏青岚从小脾气就很好,也很好说话,生气的次数,更是少的可怜了。

    可是如今,对方虽然看起来不算是生气,可是那样失望和疏离的神色,倒是让老庆王妃的心里,无比的慌乱了。

    可不想让好不容易就改善的母子关系就这样的散了,老庆王妃赶忙陪着笑,“青岚,你怎么回来了,也不让人通知一声呢?”刚才的话,她就是要给慕容嫣立威的,也是存了心的要打击对方,所以难免说的有些过了。

    只是这些,都是她背着苏青岚做的,自然是不想让苏青岚看到自己这样的一面的。

    哪个母亲会愿意让孩子对自己生了间隙呢?更何况,这也是自己的亲生孩子啊,以后自己,难免也是需要对方的孝敬的。

    本来是想找一个轻松的话题就那么揭过去了,反正她也只是说说,这事情也还没办呢,她可以推脱就是,“哎,你呀,匆匆忙忙的回来,就眼巴巴的往媳妇这里跑了,可是忘了我这个母妃了。不过你来得也好,刚才我正在和嫣儿说笑呢,如今你来了,我们几人,也好说说话就是。叶嬷嬷,还不快给老爷准备热水洗洗,然后准备热茶和老爷的衣裳?”

    也不知道苏青岚回来了多久,听到了多少了,老庆王妃自然是要装糊涂的。这会儿对苏青岚百般的慈爱,吩咐叶嬷嬷去伺候,脸上也没有什么不自在的感觉,好像刚才,真的就只是玩笑话罢了。

    苏青岚看着老庆王妃变脸如此之快,甚至刚才还可以那么言辞犀利的跟慕容嫣说话,完全不把慕容嫣当成是他的嫡妻,这会儿竟然就若无其事的就当成是玩笑话揭过去了。

    可是,这是玩笑话吗?就算是玩笑话,这是随便可以开的吗?作为王妃,年岁都那么大了,哪里就能这样子没有尊长的样子?

    看着老庆王妃丝毫愧疚都没有,甚至是要装傻,苏青岚心里划过失望和疲惫,看着老庆王妃,叹了口气,“母妃,年关将近了,府中庶务繁忙,想必哥哥和嫂嫂也是需要你回去主持大局的。母妃如今的身子也利索了,儿子可不敢一直留着母妃,让大哥不好做人,等会儿,儿子送您回去吧!”

    老庆王妃毕竟依靠的是苏青秀了,如果总是住在这里,而且都是年关了,也不是很好的。苏青岚这个借口和理由是很好,只是老庆王妃还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哪里就肯轻易的离开了呢?

    “呵呵,青岚啊,无碍的,府中有你大嫂管着,我也落得清闲,这回去了,怕是又得累了,我这身子,还是好生将养的好了。”意思是自己的身子还没有好完,还得再住一段日子了。

    老庆王妃难得来的,哪里就愿意就那么走了?

    苏兰芷倒是知道他们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不过这会儿,她只是低着头,让大家看不到她的情绪,只以为她是有些委屈了,因为她的身子有些瑟瑟发抖的样子,浑身,盈满着悲伤了。

    “母妃,珍贵的药材儿子也给您准备好了,您在庆王府是住惯了的,想来母妃也是想念。”话语里,倒是十分坚定的要送老庆王妃离开了。

    这人才来了三日,就将府内弄得乌烟瘴气的,甚至当着他的面一套,背着又是另一套。刚才他在外面瞧得很清楚,知道老庆王妃对慕容嫣和苏兰芷的不喜从来都没有减少,反而越发的深了。他不想因着自己对母亲的孝道,让慕容嫣和苏兰芷受委屈了,所以,送走老庆王妃,就是最好的办法了。

    “你,这……”看着自己儿子难得的坚定,老庆王妃知道,自己这又是踩了苏青岚的底线了。

    心下不由得暗骂慕容嫣和苏兰芷的奸诈,刚才哄着她说了那许多的话,竟然是得罪了苏青岚了!

    不行,她绝对不能就这样离开了,如果真的离开了,那么以苏青岚的性子,自己以后,怕是很难再见到肃清了,那么她,该如何是好呢?

    看着苏青岚看都不看自己,只是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的眼神带着愧疚,老庆王妃心下更是恨极,这会儿赶忙捂住了自己的头,“哎哟喂,头疼!”说完就晕了,那叶嬷嬷拉牛牛的就扶住了老庆王妃,看着苏青岚,赶忙就劝道,“二老爷,老王妃的身子刚刚好,你别气着老王妃了。你瞧瞧这……”以眼神示意,苏青岚看着老庆王妃晕倒了,只觉得这事情实在是太巧,只是也不好就那么不管,便叹了口气,“让府医来看看吧,嬷嬷,你们几个人送母妃回去!”

    “是!”这个是非之地,叶嬷嬷几人也知道是不好久留了,赶忙就走了苏青岚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动了动嘴,想说些什么,可是发现,自己竟然说不出什么话来了。

    自己的母亲做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自己碍于孝道,碍于对方是自己生母这个身份,也只能息事宁人,本以为自己的母亲总会想通,如今看来,这个死结,怕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解开了吧?

    既然如此,那他,真的就不能再让自己心爱的人受了委屈了,毕竟做错的,始终都是他的母亲!

    “嫣儿,兰儿,你们且歇着吧,我会处理好的。”其实很想说些宽慰的话,可是苏青岚没有那么厚的脸皮,说不出口,最后,只好就这样了。

    正准备走,慕容嫣却突然就有些晕了,苏兰芷感觉就扶住了,“娘!”这声呼唤让苏青岚顿住了脚步,赶忙就回来了,“嫣儿,你怎么了?”

    “爹爹,不知道啊,娘的脸色好差,要不要让府医来看看?”此刻的慕容嫣,突然就不省人事了,苏兰芷有些着急,也顾不得这许多了。

    “好好!”赶忙就递了帖子让人去请来了宫中的太医了,苏青岚让那太医去给老庆王妃看身子,让府医来看慕容嫣,倒也不会做得太过惹人非议了。

    这太医和府医的速度来的都快,府医很快就给慕容嫣诊治了,苏青岚好些担心,“府医,夫人如何了?”

    “相爷,夫人的身子一向来虽然是弱了些,可是这几日,似乎突然就有些越发的衰竭了,夫人可是吃了什么药,或者是染了什么病了?”府医百思不得其解,那眉头皱得都跟小山一样的,说出来的话,倒是让苏青岚魂都快没了。

    “府医,你这是什么意思?”

    “相爷,草民无能,竟然是不能断出夫人的病情,只是夫人如此衰弱下去,怕是……”后面的话,府医看着苏青岚那眼中的痛色,也不好再说了,反正大家都明白就是了。

    “怎么会如此严重?”苏青岚身子都往后退了几步,甚至差点就有些站不稳了,那府医见了,有些不忍,可是他是医者,自然是只能说实话的,“相爷,如果查明原因,夫人或许还有救!”

    “你的意思是……”看着府医,苏青岚心下划过一抹不安,那府医只是点了点头,“相爷请给草民一些时间,草民得好好的想想,或许相爷可以让宫中的太医来看看,想来他们医术高明,或许会有办法才是!”

    “我知道了,你下去开药吧!”

    “是,老爷,草民如今开一些滋补的药,希望可以让夫人的身子好些。”

    府医走了,苏青岚有些颤颤巍巍的走到床边,看着慕容嫣那苍白的脸,瘦弱不堪的身子,突然就有一种慕容嫣要离他而去的感觉了。

    怎么会这样呢?

    嫣儿的身子,一直都是不错的,可是怎么突然,就有了怪病了?

    “爹爹,娘的身子真的有那么严重吗?这可如何是好啊?”苏兰芷急得都哭了,也失去了平日里的冷静,苏青岚看着苏兰芷如此,眼中满是痛意和愧疚,想着那府医说的话,苏青岚看着苏兰芷,有些事情,他得弄清楚了,“兰儿,这些日子,你可发现你娘有什么不对劲吗?”府医说慕容嫣的身子是突然就亏损的厉害了,那么,肯定是外力的原因,他一定要查清楚!

    “爹爹,娘这几日,身子很容易乏,总是犯困,兰儿还以为,娘亲是因为内务繁忙,没有休息好才这样的,可是……我早该想到的,娘的身子一直以来都是好的,怎么突然就……”眼中一片的泪光了,苏兰芷硬是忍着没有流泪,苏青岚见着了,心里更是说不出的心疼了。

    “兰儿仔细想想,最近你一直都和你娘在一起,可是看你娘吃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娘每日的膳食都是有规律的啊,我没见着有些什么不一样的。”

    “那你可曾记得,你娘是什么时候开始犯困的?”

    “好像,就想昨天吧,娘似乎早上起来的时候,就没有什么精神,气色也不好。我便陪着娘念经,可是娘念完了经,气色就更差了。”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苏兰芷一脸的愧疚,苏青岚见了,也不好多多的责备了。

    “兰儿,你且好生照顾你娘,爹爹一会儿就回来。”

    “好的,爹爹,您去看看祖母吧,也免得祖母难过!”

    “嗯!”走的时候,苏青岚看到苏兰芷带着的玉佩,眼中突然就划过什么,倒是停住了脚步了,“兰儿,这玉佩,是你祖母送的吗?”

    “嗯,兰儿每日都佩戴呢,就是娘,也都是每日都戴着,而且礼佛的时候,用的都是祖母送的佛珠了,祖母的心意,兰儿和娘都是明白的。”

    脸色微变,苏青岚看着苏兰芷,心里隐约的划过一抹猜测,总觉得这一切,实在是有些太蹊跷了,而且,也实在是太巧合。

    本来苏青岚还不会怀疑自己的母亲会有如此的狠心,可是最近发生的事情,还有刚才在门外听到的一切,苏青岚哪里还能骗自己说老庆王妃可以容得下慕容嫣呢?

    怕是对方巴不得慕容嫣消失了才好吧?

    想到这个可能,苏青岚只觉得一身的冷汗都冒出来了,“兰儿,你且去给你娘倒杯水喝,我瞧着你娘嘴唇有些干,想来是口渴了。你给她润润嘴唇也是好的。”

    “是,爹爹!”趁着苏兰芷转身的空隙,苏青岚看着慕容嫣手上的佛珠,正是老庆王妃给的那一串,眼中有些犹豫,可是看着慕容嫣那苍白的容颜,苏青岚最终还是二话没说就将那佛珠给拿下了,小心的藏好,看着苏兰芷回过神来,假装若无其事了,“你照顾着你娘,我很快就回来!”

    “是的,爹爹,帮兰儿跟祖母请安!”

    “嗯!”心下带着恐惧,还有未知的忐忑,苏青岚急急忙忙的就去了老庆王妃的屋子,这个时候,孙太医也正好给老庆王妃诊治完了,如今已经开了药,在熬药。

    “孙太医,我母妃如何了?”虽然对老庆王妃有些怀疑,但是作为儿子,苏青岚还是不能做到真的就冷心绝情了。

    “老王妃只是一时之间有些疲惫了,所以旧疾复发,用些汤药就好,好生养着就是了。”这些日子孙太医都有在给老庆王妃调养身子,自然是知道老庆王妃的底细的,虽然老庆王妃在装,也让孙太医夸大一番,但是孙太医和苏青岚交好,自然是不会去隐瞒的。

    只是他也不能明说,所以,只能这样暗示了。

    反正苏青岚那么机警的人,想来会明白的。

    “没事就好了。”知道自己的母亲又一次的骗了自己,苏青岚心上的伤口似乎又被人撒了一道盐一样的,嘴角有些苦涩,双手第一次有些颤抖的拿出怀里的佛珠,脸上假装着若无其事了,“劳烦孙太医继续照顾着我母妃了。”

    “医者父母心,这是自然的。”

    “孙太医,前些日子我得了一串佛珠,看着是极好的,你看呢?”将佛珠递给了孙太医,那孙太医见了,闻了闻,心下大骇,随即再一次的确定,看着苏青岚的眼神,有些复杂了,“相爷这是在哪里得的这佛珠?”

    看着孙太医那眼中的探索之意,苏青岚知道,自己心中的猜测已经可以确定了,面上,却也没有表露,“偶然所得,正准备送给嫣儿,孙太医觉得这个礼物如何?”

    “这紫檀木虽好,可是相爷夫人诚心礼佛,凡事无须太过在意表面就是,相爷这佛珠,还是不要送给尊夫人的好。”这便是隐晦的暗示苏青岚佛珠有问题了,苏青岚这会儿一颗心就好像被人扔进了冰窟一样的,冷得彻底了!

    母妃,您真的就那么容不下嫣儿吗?你可知道,嫣儿在我心中的地位,她就好比我的生命啊!您就那么狠心吗?

    “是吗?那就不给了。”将佛珠收回,孙太医见了,又提醒道,“这佛珠是女子佩戴的,相爷是男子,还是不要随身携带的好,也不合适。这礼物也是珍贵的,不如就好生的藏着了,也免得辱没了如此好的礼物了。”见苏青岚没有继续追问这佛珠的事情,孙太医就知道里面是有故事的,却也不好多问,只能暗示了。

    “多谢孙太医提点,只是如果有人戴了这佛珠,可真的会承受不住?”

    “短时间还是好的,长时间,那就不好了。这佛珠的珍品,平常人,还不一定就配得上了。”就是不让苏青岚随便给人就是。

    “那就好!”孙太医的话,倒是让苏青岚放下了心,那孙太医和苏青岚也算是交情不错,看苏青岚神色不对,有些担心,“这佛家的东西,讲究一个缘字,如果可以的关注外在,倒是和佛家最初的理念背道而驰了。我瞧着相爷的神色有些憔悴,这里有一剂药,相爷可以吃上三日,想来便会烦恼顿消了。”说完就抬笔写了方子,孙太医在皇宫任职多年,如今当时了太医院的院首,自然是心思剔透的,知道什么事情是自己该知道的,什么事情,是自己不该知道的。

    所以啊,这不该问的,他也是从来都不去探寻,免得惹祸上身了。更何况这大宅子里面的斗争,可是激烈着,谁知道这里面会有什么龌龊事呢?

    所以啊,有些时候还是该装傻的。

    “一日三次,相爷的精神,想来就会恢复了。”

    “谢谢孙太医了。母妃的身子,以后少不得还得麻烦你了。”

    “无碍的!”

    “我松松孙太医吧!”

    ……

    将孙太医送出了府,苏青岚回来的时候,老庆王妃正在喊头疼呢,“哎呦喂,我这把身子骨,怕是都废了,这可如何是好啊?我可是还没有看到自己的孩子儿孙成群,我舍不得啊!”话语里有些悲伤的情怀,一旁的叶嬷嬷见了,赶忙就宽慰了,“老王妃放宽心就是,如今大老爷已经给老王妃添了不少的孙子孙女了,就是二老爷,也是有三个孩子的,老王妃享福的日子多着呢。”

    “哎,只是青岚这里,未免有些单薄了些。”语气很是失落,声音也满是憔悴,老庆王妃本来是想借着自己生病,让苏青岚为了孝道答应自己的消息,可是却棋差一招,不知道自己这几天的种种,已经让两人的母子关系,再一次的回到了冰点,甚至这一次,更加的严重了。

    “老王妃放心吧,如今姨娘们都在身边,二老爷会明白老王妃你的心意的,到时候,老王妃可别嫌弃孙子抱不完了。”

    “但愿如此吧!”两人是看准了时机的,刚才听说苏青岚回来了,特意上演的一出戏,可是这说了半天都不见苏青岚回应,正打算再说些什么的时候,苏青岚这会儿,却进来了。

    “青岚,你来了啊?快坐吧,别担心,我没什么事情!”主动说自己没事,就是想让苏青岚更加的愧疚担心,可是老庆王妃却没有想到,孙太医也是一个狡猾的,并没有完全的就按照她的做了。

    此刻,看着苏青岚那双眸子突然就好似在看陌生人一般的看着自己,那里面有太多老庆王妃看不懂的情绪了,想说些什么,可是苏青岚似乎不想多听她说,只是吩咐了下去,“叶嬷嬷,你替母妃收拾吧,一个时辰以后,我让人送母妃回去庆王府!”这就是说自己不会亲自送了,这话让老庆王妃和叶嬷嬷的心咯噔一下的,只觉得有不好的预感了。

    “可是二老爷,老王妃还病着,这不适合移动……”老庆王妃刚才昏倒,一来是想借此躲开刚才的事情,二来也是找借口留下,叶嬷嬷很清楚,自然不会真的就去收拾了。

    “母妃在相府,嫣儿平日也忙,不得照顾,如今身子又病了,是我的不是,母妃还是回去修养好些,这样好得快!”话虽然是很客气,但是话语里,却添了一层冷气,这在以前的苏青岚,可是绝对不可能的。

    “青岚,我不在乎的,我自己住着就好,难得见着你几次,我也是想多和你说说话的。”说的倒是贴心,一副慈爱的模样,可是苏青岚却想着老庆王妃在自己背后做的种种,尤其是对慕容嫣已经起了杀心了,他哪里还会让老庆王妃住下来?

    别说是住了,就是以后来往,苏青岚也是不敢冒险了!

    苏青岚虽然孝顺,可是在老庆王妃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下,哪里还真的就那么愚孝了呢?

    如今真的因此害死了他的妻女,他这辈子,怕是都会活在后悔和痛苦中了。

    所以,与其如此,还不如就这样吧,自己的母亲无法接受嫣儿,他可以忍受,但是,他不许任何人,伤害嫣儿!

    “青岚,这……”还想说什么,苏青岚却直接打断了,“就这样吧,母妃,你们先收拾,我一会儿派人过来!”那不是他一会儿送行都不来了?

    老庆王妃不明白苏青岚怎么突然就那么狠心了,看着自己的眼神竟然也是那么的陌生,老庆王妃心里的不安,就更大了,想要拉住苏青岚,可是看到对方那眼中一闪而过的厌恶,老庆王妃整个人,都懵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青岚,你别走啊!”再深情的挽留,都无法阻止苏青岚离开的步法,老庆王妃看着儿子走了,突然就有一种苏青岚会从此消失在自己生命中的感觉,赶忙就要起身,叶嬷嬷见了,扶住了对方,眼中,也有些焦急了,“老王妃,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苏青岚一直都孝顺,对人也是和颜悦色的,今日是怎么了?

    别说是老庆王妃,就是叶嬷嬷,心下也觉得很不安了。

    “叶嬷嬷,扶我起来,我要去留下青岚!”女人的直觉,都是很准的,尤其是作为一个母亲,哪里会感觉不到儿子的心意?

    可是,老庆王妃哪里愿意失去自己的儿子呢?

    挣扎着起身,让叶嬷嬷倒是有些慌了,赶忙就拉住了对方,“老王妃,你这可是病着呢,这出去,不就露馅了吗?”他们可是装病啊,如果被苏青岚发现,那么新帐旧账一起算,那岂不是被人发现了吗?

    “我不管了,我去留住青岚!”这会儿老庆王妃也顾不得面子和体面了,匆匆忙忙穿了衣服就下床了,头发都来不及梳理,就冲出去了,叶嬷嬷虽然想拦着,可是看老庆王妃那么着急的样子,也知道自己拦不住,只好随着老庆王妃去了。

    两人一路狂奔,衣衫都有些乱了,尤其是老庆王妃,平日里看起来慈爱威严,特别的讲究,此刻却像是一个疯婆子一样的,穿着绫罗绸缎,可是发丝凌乱,衣服也因为小跑有些凌乱了,远远的看着,还真的像是一个失去理智的疯婆子了,看的一院子里面的人十分的不解了。

    这老庆王妃平日里不是很注重规矩面子的吗?怎么这会儿,那么衣衫不整的就出来了?

    ……

    老庆王妃虽然是知道自己这样子会让人看了笑话去,可是她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得让人去拦下苏青岚,等到自己赶到的时候,苏青岚已经在门口了,正准备出去,老庆王妃赶忙就喊住了,“青岚,你别走!”

    声音甚至都带着老庆王妃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颤抖之意,看着自己儿子那挺直的背,她似乎都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决绝和冷清,这样的苏青岚,老庆王妃还是第一次看到。

    “母妃回去收拾吧,天冷,别伤着了!”头都没有回,苏青岚心里是打定了主意了,自然就不会回头了。

    他不会给老庆王妃再一次伤害自己妻女的机会了,所以,这是最好的办法,这不孝的罪名,便由他来背吧!

    “青岚,你给我回过头来,你看着我!”见自己儿子依旧要走,再差一脚就出了院落了,老庆王妃心下着急,想要追过去,可是苏青岚却加快了脚步,“母妃,以后您自己保重!”这话颇有些离别的滋味了,老庆王妃追上去,可是毕竟年老了,追不上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青岚离开了。

    “青岚,你别走,你有什么话,就对母妃说,不要这样!”

    “青岚,母妃知道错了,母妃会去给他们赔罪的,你别走,好吗?”

    “青岚……”

    ……

    可是不管老庆王妃怎么说,苏青岚的脚步也只是越来越快,很快就消失在了老庆王妃的面前了。

    “青岚,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母妃,我可是你亲生的母妃啊!”已经看不到儿子的背影了,纵然有叶嬷嬷扶着,老庆王妃也还是摔倒了,那冰冷的雪浸入了骨髓,让老庆王妃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凉遍了,叶嬷嬷见着,有些不忍了,“老王妃,我们回去吧,你的身子会受不了的。”

    “青岚怎么变成这样了,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从小就孝顺懂事,而且极其聪慧,从来都不会忤逆我的,可是这一次,他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的,我好像都不认识他了。”难道自己以前的儿子,只是一个假象吗?或许,这才是他真实的样子?

    可是,这可能吗?

    以前的孩子,明明就是跟她最贴心的啊!

    “老王妃,你别急,等一下我们让人去请了二老爷来就是,如今他或许是在气头上,还没气消呢,我们等等就是!”

    “可是我的心里,怎么就有些不安呢?”总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宝贵的东西一样了。苏青岚今天的态度,让老庆王妃生平,第一次有了害怕了。

    “老王妃放心,二老爷是孝子,从小就对老王妃贴心,这一次也只是生气了,兴许过些日子,就好了。”虽然心里也很不安,可是叶嬷嬷却也是不想老庆王妃真的就钻入了死胡同了。

    老人家年纪大了,身体自然是不如从前了,受不得刺激。

    “叶嬷嬷。你说的,可是真的?”似乎是很想找个人来安慰自己,老庆王妃瞧着如今的叶嬷嬷,就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的,本能的就想要拼命的抓住了。

    “老王妃放心就是,以前不都这样吗?二老爷素来都是脾气好的,对你也孝顺,以前那么大的事情二老爷也只是生气,也没有真的就对你怎么样了。老王妃不必担心,过几天二老爷安静下来了,你再服个软,也就没事了。”

    叶嬷嬷这话也的确是对的,老庆王妃想着苏青岚以前虽然生气,但是最后都会妥协,也没有那么纠结了,“嗯,叶嬷嬷,你说的对,青岚是最孝顺的了,不会舍得让我难过的!”

    似乎是找打了定心丸了,只是老庆王妃想着苏青岚刚才的所做所为,却也还是恨着的,“都是那个慕容嫣,害得我和青岚三分两次的闹翻,如果没有她,那该多好,我和青岚,便一直都是亲密的母子!”

    “老王妃放心吧,她也过不了多久了,到时候老王妃就不必要置气了。”

    “嗯,对!”

    “那我们是不是要收拾收拾,走了?”

    “我不想走啊……”事情还没有办好,还没有确定苏青岚和慕容嫣彻底的决裂了,还没有看到苏青岚宠爱其他的姨娘,她哪里放心呢?

    “可是老王妃,今日二老爷,似乎很生气,反正也不过这些时日了,老王妃,我们不如就先回去,也好让二老爷冷静冷静了。”其实叶嬷嬷是担心老庆王妃管不住自己,又去招惹慕容嫣和苏兰芷,平白的,又惹得苏青岚不快了。

    反正慕容嫣是死定了,没必要现在还去逞一时之欢,埋下隐患就是。

    他们已经做了这许多了,够了。

    “嬷嬷你的意思是……”

    “老王妃,你很快就会心想事成,如今还是先回去避避风头才是,二老爷如今很明显的不欢迎我们了,我们再住下去也无趣,不如就先回去,再寻个机会来就是了。二老爷是你的亲生儿子,难道还不让你进府吗?”

    “说的也是!”突然觉得自己刚才是太小题大做了,老庆王妃这会儿想起自己的形象,有些后悔了,“快扶我回去,也免得下人们看我们笑话了!”

    “好!”

    正准备走呢,老庆王妃只觉得自己的脚很疼,“嘶……”

    “老王妃,你怎么了?”

    “我刚才好像伤到脚了。”刚才摔倒了,这脚,怕也有些伤着了吧?

    “那怎么办呢?”

    “让府医来看看就是,应该不是很严重!”

    “好好,老奴这就去!”

    ……

    老庆王妃回到屋子里,想着自己今日的形象是没了,让叶嬷嬷敲打了一番,甚至将觉得不大靠谱的都给发卖出去了,只留下贴身的,离不开的,却也是好生的敲打了一番,确定都不会说,这才是终于收拾好了东西,准备离开了。

    “老王妃,老爷派奴才来送您!”来的人是苏青岚身边的来福,对老庆王妃也算是恭敬,老庆王妃见着了,也算是放心了,越发的觉得自己刚才是想多了,“你家老爷呢?怎么没来?”

    虽然苏青岚刚才话语里的意思已经说了不来了,可是老庆王妃还是想苏青岚来的。

    她在这里住,回去的话,儿子不送,岂不是让人笑话了?

    “回老王妃,老爷有些事情要忙,就不送了,吩咐了奴才好生的送老王妃,保证将老王妃送回去!”

    “是吗?”苏青岚真的没再露面,老庆王妃的心里挺失望的,却也知道自己的确是让苏青岚不喜了,也不好说什么,只好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

    只是她不知道,她这一走,再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已经都不认得自己的儿子了。那个时候她才是后悔,后悔自己竟然没有坚持留下,就那么走了。

    可是后悔,有用吗?纵然她没有离开,她做下的事情,已经足以让他们母子之间的感情破灭了,这破镜,已经是没有办法重圆了。

    ……

    此生,苏青岚的书房:

    “母妃离开了吗?”

    “老爷,已经走了。”

    “嗯,让你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老爷,这几日老王妃来了,的确是对夫人和小姐多番的敲打立威,尤其是今天早上,传说老爷你……”将事情事无巨细的都说了,苏青岚越听,脸色就越黑了,最后,只是吩咐了那人下去,叹了口气,眼中是说不出的疲惫和难过了,“母妃,您好糊涂啊!为什么,您就是这样容不下嫣儿呢?非要弄得我们母子情分尽了,您才甘心吗?以前的一切,就当做是儿子回报了您的养育之恩,以后我们,就这样了!”

    苏青岚很不理解老庆王妃对慕容嫣的恨意,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老庆王妃性格里的偏执,又要面子,而且早年丧父,更是宝贝自己的儿子,慕容嫣这个儿媳妇,老庆王妃是没有发言权的,都是老庆王定下的,她心里早就有了不满了。

    尤其是看到苏青岚娶了慕容嫣以后,眼里就只有慕容嫣,她送去的通房一个都不要,那不满的种子就越发越大,渐渐的,看着苏青岚对慕容嫣的在乎都超过了他去,老庆王妃的心里,能没有想法吗?

    后来慕容嫣怀了孩子,老庆王妃看着苏青岚那么体贴入微,三番两次的拒绝了她给对方纳妾的提议,对慕容嫣百依百顺,老庆王妃自然就越来越看慕容嫣不顺眼了。所以到了后来慕容嫣生了苏兰芷这个赔钱货便没办法生育的时候,老庆王妃自然就是抓住了机会让苏青岚纳妾,偏偏苏青岚不肯,她对慕容嫣的不满,就更是上升升华了。

    后来发生的许多事情,渐渐的让老庆王妃对慕容嫣深痛欲绝,后面的事情,那也可想而知了。

    有些母亲是偏执的,老庆王妃就是如此,她希望儿子对自己百依百顺,儿媳妇也是如此,自然就无法看着苏青岚那么宠爱慕容嫣了,更何况,她对慕容嫣,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不是吗?

    ……

    这一夜,苏青岚在书房坐了一整夜,苏兰芷得知,也知道,老庆王妃终于是被送走了,而自己的爹爹也终于是下定了决心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了。

    “兰儿,你在想什么呢?怎么看你心事重重的?”老庆王妃竟然走了,慕容嫣还真的是挺诧异的,而且听说苏青岚没有送对方离开,心里就更是诧异了。

    苏青岚的孝顺,慕容嫣不是不知道的,可是怎么就……

    “没事的,娘,天色不早了,我回去休息了!”看着慕容嫣,苏兰芷笑了笑,可不想让慕容嫣知道她的算计了。

    “也好,你且回去休息吧!”

    “娘亲再见!”

    出了慕容嫣的院子,苏兰芷看着漆黑的天空,对未来,却是忐忑无知的。

    今日的结局,是她早就预料到了的,从老庆王妃一来,她就已经在考虑如何将老庆王妃送走了,所以这些天,她一直都在暗中观察,就是想寻着一个机会,对老庆王妃一击即中!

    只是她知道,光是这些,都不够的,顶多只能让苏青岚对老庆王妃寒心,但是他们毕竟是母子,说不定时间长了,老庆王妃使了手段,苏青岚又成了孝子了。

    可是她不想让老庆王妃这根刺随时都准备插(禁词)入了,自然是要想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

    老庆王妃下毒要害慕容嫣的事情,她心生愤怒,自然是不能就那么忍着了,所以这事情,她一定是想办法让苏青岚知道,而且知道的时机,还得找一个最好的时机了!

    那佛珠上面的毒,她虽然是都弄在了玉观音上面,但是她却准备了另外一样毒,这也是不想苏青岚到时候会起疑罢了。

    慕容嫣最近身心焦虑,自然气色是差了,她刚才也是故意给慕容嫣施了一针,让慕容嫣看起来极为虚弱了,她料定了苏青岚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来,更加的不会跟老庆王妃摊牌。府中的府医自然是没有办法查出慕容嫣身子的异常,她不担心。而那孙太医虽然医术高明,苏青岚却也不会让对方来看慕容嫣的,毕竟这是家丑,苏青岚是个顾全大局的人,自然不会真的就将这事情捅破了。

    所以她不担心孙太医会来给慕容嫣诊治,至于老庆王妃那里,苏兰芷就更加的不会担心了。苏青岚是孝子,虽然老庆王妃做了那么多的错事,可是老庆王妃毕竟是苏青岚的亲生母亲,苏青岚不会真的去跟老庆王妃对峙,更何况,老庆王妃如今可是还病着呢,受不得刺激,一个不好,可是会真的出人命的。

    这点,苏兰芷相信,苏青岚不会没有想到。

    如果真的去对峙了,老庆王妃出事情,到时候捅出这些事情,他们可都没办法做人了。就算是从大局出发,为了她和慕容嫣,苏青岚心里纵然是再气,也不能现在就去给人留下把柄了。

    对相府虎视眈眈的人多的去了,苏青岚但凡有一丁点的差错,都有可能从此从那高处狠狠地摔下来,从此被世人唾弃,这个风险,苏青岚自然不能冒的。

    所以,从昨日起,她就开始慢慢的布局了,如今老庆王妃走了,苏青岚没有去送,这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苏兰芷对这个结果,也还是满意的。

    只是苏青岚这回是真的看清了老庆王妃的真面目了,而且选择了他们,这让之前有些忐忑的苏兰芷,也终于是安定了。

    以后,老庆王妃就算再来找他们的岔子,苏青岚也会想办法弹回去的,而且……

    想到一些事情,苏兰芷也知道,自己得快一点了,这个惊喜,如今送给老庆王妃,自然是最好的,说不定,以后就会有更大的惊喜了。

    ……

    这一夜,有人欢笑有人愁,苏兰芷在老庆王妃走了以后,难得的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本来打算继续自己的计划,可是却不曾想,府中倒是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了。

    弃后重生之风华84_弃后重生之风华全文免费阅读_第八十四章 老庆王妃被“赶”出府更新完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