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八十五章 林中偶遇
    苏兰芷和平时一样的,早早的起来就去和慕容嫣一起礼佛,然后用早膳,母女两个说着贴己话,气氛倒也温和。

    两人坐了一会儿,苏兰芷便去厨房逛一逛,看看有什么不妥之处,或者是需要整改的,索性倒也没有什么事情,苏兰芷逛了一圈,吩咐下去,看着食堂在自己的管理下倒是越发的有序了,府中的下人也各个谨守本分,不会像以前那样轻视他们母女,态度散漫了。

    看来,这些日子的努力,也不是完全的没有用的。

    看了看账册,询问了一干婆子一些事情,苏兰芷适时的给予夸奖,正准备回去自己的院落休息,这会儿,倒是传出了消息了,“大小姐,武成王来到了府上了,如今正在会客厅呢!”

    “你确定是武成王?”他怎么来了?

    脑海里突然就想起多日前的那一幕,苏兰芷脑海中有些猜测,只是不确定,却也没有说什么了。

    只是她这些年可没有听说相府和秦王府有些什么牵连啊,这是如何呢?

    对秦之衍的来访,苏兰芷倒是有些诧异的,这会儿苏青岚没有回来,那去接待的,不就是慕容嫣了吗?

    “武成王来了,娘亲可是知道了?”作为这个府中的女主人,慕容嫣还是很有必要去招待客人的。

    虽然,这个客人,似乎有些不大熟。

    “大小姐,夫人已经知道了,如今正在会客厅招呼武成王!”秦之衍来到相府的消息,大家自然是诧异的,毕竟以前这秦王府的人,可是不曾来过啊,今日,怎么就来了呢?

    “那就好,吩咐下去,好生伺候,将买的一些吃食和茶水送去,可别怠慢了!”这秦王和武成王,可是当今少有的贵宾级权贵了,单单是皇亲国戚不说,还是文帝的亲弟弟,甚至还有一个南诏国主的一母同胞的落阳公主,想来,可是在恩宠不过了。

    是以,不管是谁,都是不可能轻易的就得罪了的,如今对方突然就来访了,那就更是得小心翼翼的了。

    “大小姐放心,这些夫人都已经交代下去了。”

    “嗯,这就好,有什么事情,到时候叫我就是!”自己虽然也是一个小主人,但是秦之衍毕竟是外男,自己也不好随便就去见了的,而且苏兰芷对这个人的兴趣不大,这会儿只想回去自己的屋子看看书,休息休息了,哪里还会有这些心思?

    “大小姐,你不去见见吗?”看着自家小姐如此淡定的样子,这仆人可是听说武成王乃是大家闺秀都梦寐以求的乘龙快婿了,怎么大小姐竟然一点欣喜的样子都没有了?

    “娘亲在陪着,没有召唤我,我自然是不能随便就去的,有事情便让人通知兰月阁就是,你们好生伺候着就是。”抬步就准备回去了,可是走到一半,还真的就有人来找苏兰芷了。

    苏兰芷看着那人是慕容嫣身边的紫儿,便停住了脚步。

    “大小姐,夫人让你过去会客厅一趟!”看着紫儿有些气喘的样子,想来也是快步寻了过来的,苏兰芷眉头轻轻的皱了皱,有些不解了,“不是说武成王来了吗?娘亲招待着,为何叫上了我?”

    如果是熟识的人,那还是好的,可是苏兰芷自认为自己和秦之衍不熟,相府和秦王府,那就是更不熟了,两府的来往,这些年可是很淡的,如今对方突然就上门了,还真的是有些怪异。

    “大小姐有所不知,这武成王今日说是来道谢的,所以夫人让奴婢喊了你过去见见。”

    “道谢?”有什么是对方需要道谢的呢?苏兰芷百思不得其解。

    “大小姐快快去就是了,武成王来了有一会儿了,而且老爷,也回来了,如今也都在!”秦之衍毕竟身份尊贵,想来人家亲自拜访,这作为主人家的,自然是要去见见的,才是,也免得失了礼貌了。

    苏兰芷本来以为这是大人的事情,她一个闺中女子是不必出去见客的,只是慕容嫣既然来喊了她了,她自然不能推辞了,“你去回了爹爹和娘亲,说我很快就到!”想了半天都没有想到这秦之衍有什么是需要跟他们道谢的,苏兰芷也只好去了。

    来到会客厅的时候,苏兰芷走近了就听到屋中人的交谈,听着秦之衍和苏青岚的话,不咸不淡的,不过却也和谐,苏兰芷进去便服了服身子,见礼了,“爹爹,娘亲,武成王!”

    视线淡淡的扫过几人,苏兰芷一进来,眼神划过秦之衍的时候,看到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脑海里突然就想起了那样的雪夜,那双隐藏在黑暗下的眸子,不知道怎么的,总觉得似曾相识了。

    “兰儿,你来了,坐吧!”知道苏兰芷和秦之衍是认识的,苏青岚也不介绍了,只是看着秦之衍,语气,倒是有些客气了,“武成王倒是客气了,那日只是小忙,武成王今日登门道谢,却是让我们有些受宠若惊了。”

    也是今日才知道那日慕容嫣和苏兰芷出去,遇到了秦之衍的,不过听到事情的经过,苏青岚还是觉得奇怪,秦之衍今日来的,还是有些不符合常理。

    他不是傻子,他知道这位少年王爷看起来虽然和睦,但是这些年一直都是中立的,和各大家族的关系都是淡淡的,很少会串门子,今日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心里有些疑虑和考究,不过秦之衍倒也好像是不在意的样子,今日的他,穿着冰蓝色的袍子,身姿挺拔,面目温和,就好像那暖玉一般的,让人只觉得温暖,说的话,语气也是极为客气和礼貌,态度既不显得特别的熟络,也不显得疏离,倒是恰到好处了,“呵呵,那一日苏夫人和苏小姐帮我选的礼物,父王和母妃都是极其满意的,母妃早早的就让我来道谢了,只是这几日有些事忙,所以今日才来了。如今年关将近,我正好也来给相爷和夫人小姐拜个早年了。”

    “秦王妃太过客气了,还劳烦武成王特意跑一趟了,倒是破费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是前些日子打猎得到的一些皮毛和一些小玩意罢了,希望苏夫人和苏小姐喜欢!”送的东西倒也合理,也贴心了。

    这冬日里冷了,有了些皮毛什么的,做成衣服或者是别的,倒是特别的暖和。

    “武成王有心了,那么大冷的天还让武成王特意来跑一样,实在是谢了。”两人虽然不是特别的熟识,但是好歹也都是性子深沉的人,所以说话倒是客客气气的,也不冷场,秦之衍这会儿看着苏兰芷来了,心情似乎好了些,脸上的笑容,也多了一份真实了,“如今大家都忙,本想请相爷一家去府中玩耍,不过如今看来,倒是不妥的,只是母妃交代我,让相爷和夫人小姐平日里有空,两府也多走动走动,相爷是皇伯伯如今器重的人,为皇伯伯分忧不少。我们两府,也该是多多走走,也好亲近亲近了。”

    秦之衍这话,自然是有跟相府结交的意思,苏青岚心下有些诧异秦之衍的行为,不过也是乐得见到的,“有机会,我们会去的,到时候,少不得多多打扰了。”

    “好说好说!”这会儿看着苏兰芷,秦之衍也想跟对方说说话,倒是将目光放在了苏兰芷身上了,“苏小姐,还没有当面谢谢你,你和苏夫人帮我选的礼物,很得父王母妃的心,倒是谢谢你费心了。”

    “武成王客气了。”苏兰芷淡淡的笑了笑,态度谦和有礼,秦之衍看着苏兰芷对自己似乎不是特别的熟络,也不是很在意,只是和苏青岚说话,偶尔和慕容嫣说说话,还会时不时是将苏兰芷带进话里面去,一时之间,三人也相谈甚欢了。

    ……

    苏青岚虽然是知道秦之衍的,可是两人接触的不多,如今和秦之衍交谈,苏青岚对这个少年有为的男子更是越发的赞赏,看着对方如此进退有度,说话很健谈,纵然身份尊贵,可是态度谦和,从来都不摆架子,不由得对秦之衍高看了几分了,只觉得后生可畏了。

    “武成王今日既然来了,不如就留下吃一顿便饭就是,相府虽然简陋,还希望武成王赏脸就是。”因着觉得秦之衍人不错,而且今日态度特别的真诚,苏青岚便留饭了,只是秦之衍那神色,倒是有些犹豫了。

    “武成王可是有约了?”

    “那倒不是,只是觉得,这样未免太过叨扰了,我今日来,是来道谢的,如果再留下用膳,岂不是给你们添麻烦了。”秦之衍是一个进退有度的人,今日来相府,他自然是知道有人会多番猜疑的。

    毕竟以前,他从来都没有明面上的来过这里。

    可是就是因为如此,他就必须找个机会将两府的线给搭上了,这样自己以后如果再来,倒是不会让人觉得突兀了。

    今日机会也好,正是年关将近,而且正好打猎,又正好受了慕容嫣和苏兰芷的帮助,加上有了落阳公主的话,秦之衍倒是可以名正言顺的来拜访了。

    当然,为了避免目的性太强,他也没有马上就来了,耐心的等了几天才来,这样,也免得人觉得他似乎太过急切了,心生怀疑。

    如今好生的和苏青岚说话,赢得了对方的好感,让对方留下自己,可是如果马上就应下来,却也是不妥的。

    毕竟,他们还不是很熟,不是吗?

    这,可得慢慢的来了。

    苏青岚看着秦之衍似乎有些觉得不妥,对秦之衍今日来的目的性,倒是消除了些,便劝说对方留下了,“武成王无须顾虑,只是家常便饭,你只要不嫌弃饭菜太过粗糙就好。”

    “相爷说笑了。”作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苏青岚又是极其得到文帝重用的,府中的膳食,哪里会粗糙呢?

    不过是谦虚的话罢了。

    “武成王不嫌弃的话,就留下吧。”秦之衍也算是上宾了,苏青岚通过刚才的交谈,对秦之衍这个人,倒是有了些了解,虽然不明白对方因为这件小时前就上门来是为何,但是他知道秦之衍没有恶意,那就无须太过防备就是了。

    “相爷如此盛情,我倒是不好推辞了。”秦之衍也不一直拒绝,这会儿,倒是很干脆的答应了。

    “如此,甚好。”

    ……

    几人又说了会儿话,慕容嫣和苏兰芷看着苏青岚和秦之衍相谈甚欢,只觉得他们两个女子在这里,两人未免有些放不开去,便起身告辞了。

    走的时候,苏兰芷总感觉有一道目光投射在自己身上,那目光,让苏兰芷感觉有些怪怪的,可是等她顺着那目光看去的时候,却是什么都没有的,不有的觉得有些诧异了。

    “兰儿,你在看什么呢?”看着女儿回头,慕容嫣跟着看过去,见着苏兰芷的目光是看着秦之衍的,心下有些诧异了。

    “没看什么,娘,我们走吧!”很快就收回自己的视线,苏兰芷可不想让慕容嫣误会什么了。

    刚才,是他在看自己吗?

    可是,他为何会看自己?

    “好!”等出了门,走了些距离,慕容嫣想着苏兰芷刚才在看秦之衍,再想着秦之衍少年才俊,样貌卓绝,身世显赫,待人亲近,看着是极好的男子。而且她在靖北侯府的那几天,也听人说了这秦之衍,无论身世样貌还是人品,都是绝顶的,这样的男子,的确是很容易让女子动心,慕容嫣不由得有些担心了。

    “兰儿,你觉得这武成王为人如何?”因着自己的苦,慕容嫣倒是希望苏兰芷可以平凡幸福一点,所以她倒是希望苏兰芷低嫁,有着相府这个后盾,想来将来也不会吃苦头的。如果是高嫁了,那将来,少不得要受委屈了。

    “武成王为人谦和有礼,是个谦谦公子。”评价倒是好评,但是苏兰芷的语气非常的平淡,慕容嫣看着苏兰芷没有什么异常,倒是放下了心了,只是心里还是有些担心,不得不暗示一下了,“武成王虽然是极好的,可是这高门大户的男子,想来府中的事情,都是很复杂的,更何况他的生母是邻国的落阳公主,父亲又是当今圣上的亲弟弟,他这样身份的男子,的确是很有魅力的,只是这样的男子,却也是危险的。”

    的确,秦之衍可以说是集齐了所有的优点了,品貌上层,家世显赫,就是连皇子都比不上的,这样的男人,可不就是传说中的万人迷吗?想要爬上他床的人,多不胜数,所以,他身边的人,是很辛苦的。

    “娘说的极是!”点了点头,苏兰芷的语气非常的赞同,不过看着自家老娘那担忧的神色,还有这样特意的提醒,苏兰芷不得不觉得慕容嫣想太多了。

    前世的遭遇,早就让她冷清冷心了,今生只要守护自己的家人,平平安安的,她就已经很满足的,其他的,她不会多想,更不可能去多想了。

    所以,不管秦之衍有多么优秀,都与自己无关。

    “呵呵,所以啊,这样的男子,仙人一般的人物,一般人的人,还真的是没有办法驾驭的!”母女两个说着贴心的话,仆人们隔得很远,倒也不用担心别人听到了。

    “呵呵,娘,你怎么突然就对这武成王感兴趣了?”打趣着自己的母亲,苏兰芷虽然是知道了慕容嫣的担忧,却也打算装不懂,彻底的打消慕容嫣的疑虑了。

    “哎,我就是看着那般的男子,想起了我和你爹爹罢了。”当年的苏青岚,不也是这样吗?少年宰相,青年才俊,在当时,不也是让不少闺中的少女芳心暗许吗?

    自己本以为他们是天作之合,可以幸福一生,可是结果呢?

    哎,不提也罢。

    “娘无须感怀过去了,如今,我们向前看就是了。”看着慕容嫣眼中的黯然,苏兰芷知道,这是慕容嫣过去现在生活反差太大造成的。

    哎,如果当年老庆王妃不是那么容不得自己的娘亲,那么现在,他们怕就是幸福和满的一家了。

    只是,可惜了啊!

    “你说的也是。”收起自己的伤怀,慕容嫣也不想苏兰芷担心,便转移了话题了,“兰儿,今日武成王既然在这里用膳,那膳食就得精细些,也得加几个菜了。膳食可以用些精贵的食材,也免得武成王吃不习惯。你等会儿,记得去吩咐厨房,让他们仔细些,可别怠慢了。”

    将厨房的事情交给了苏兰芷,本来是想历练苏兰芷,没有想到苏兰芷将厨房管的很好,慕容嫣自然也乐得让苏兰芷好好学学了,毕竟这些,苏兰芷很有可能将来都会要做的,有些经验了,也免得手忙脚乱了。

    所以慕容嫣便将这事情直接交给苏兰芷,让苏兰芷自己去操作了。

    “娘亲放心,我省得的。”这个不用慕容嫣交代,她都会做的。

    “那好,你且去忙吧,我得回去了。”

    “嗯!”母女两走了许久,便分开了,慕容嫣是回去了自己的院落,苏兰芷则是直接去了厨房,事无巨细的吩咐好事情,让春暖和赵嬷嬷在一旁看着,免得除了岔子,惹出麻烦,自己又交代了些事情,便离开了。

    ……

    因着老庆王妃走了,府内现在又恢复了平静,之前老庆王妃刚走,几个姨娘们闹腾,被苏青岚好生的整治了一番,如今倒是一个两个的都老实了。就连动不动就要摔倒肚子疼的李姨娘也消遣了不少,几个姨娘们各自串门子耍心机,倒也不关苏兰芷什么事情,苏兰芷顿时觉得久违的安静终于是来了。

    人走了,果然去亲近了,就连平日里看起来淡然的慕容嫣,脸上都多了几分喜色了。

    想起那日府中闹得沸沸扬扬的传闻,苏兰芷顿时就觉得好笑,不过好在早有准备,苏青岚让人将那些挑唆的人都给绑了卖了,而且很淡定的让人去洗那衣服,大家看着那衣服不是苏青岚当日穿的,也不随便嚼舌根了,如今到处,都是安静的很啊。

    走着走着,苏兰芷不由自主的就走到了自家的后院,看着白雪茫茫的一片,还有那一片的红梅,倒还真的是有一种万花丛中一片红的感觉了。

    漫天的白雪,火红的梅花,的确是美极了,让人只感觉到生命的生生不息了。

    如今地上的厚厚的积雪,就连那一汪的池水都结了厚厚的冰,苏兰芷隐约想起这里的情景,她是记得这里有一池的荷花的,到了春天,格外的美丽,只是如今一片的冰寒,倒是将那美丽给淹没了。

    “你们在这里等我,我想一个人走走。”难得来到这里,苏兰芷瞧着自己的精致不错,倒是有些想要好生的走一走了。

    身后跟着许多人也不自在,还是自己一个人的好。

    “小姐,这样,不好吧?”月桃看苏兰芷要一个人,有些不放心呢!

    “无碍的,你们去屋子里烤火等我就是,我很快就回来!”大白天的,又不是晚上,苏兰芷可不认为自己的运气真的有那么背了。

    “可是小姐,这外间冷得很,不如我们还是回去吧,你要是冻病着了,那就糟糕了。”

    “没事,我走着,不会觉得冷的。”

    “可是……”

    “月桃,我很快就回来,你去等着吧!”二话不说就抬步进去了,苏兰芷往那红梅深处走去,冷风吹来,带来淡淡的梅香,倒也别有一番滋味了。

    ……

    相府的这个院子是极大的,而且有许多珍贵的花书,只是如今是寒冬,那些花和树都是光秃秃的,看着有些没有生气了。

    冬日就是如此,尤其是这北方的寒冬,自入冬来,这积雪可是几乎都没有化过了,反倒是越发的深了。

    一步一步的踩在积雪上,苏兰芷边走便留下了一排排的小脚印,抬头看着乌云的天,看着一片的红色,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想起前世那一场让自己心神俱灭的大火来了。

    想着那被火焚烧的灼热感,那种心神俱毁的绝望,苏兰芷的心里,没有来得,就有了点点的悲凉了。

    风起,朵朵红梅滑落,苏兰芷不由自主的就伸出了手去接了,感觉到掌心那冰凉的触感,苏兰芷只觉得浑身都有些颤抖,看着那火焰般的梅花,周身,有股子寂寥绝望环绕。

    脑海里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想起以前的许多种种,苏兰芷有些抑制不住,身子有些发抖,正在这时,却突然听到了身后的声音,“苏小姐,你怎么在此?”

    那声音,好似那五月的春风,足以吹散一切的寒冷,苏兰芷听着,只觉得浑身一震,突然就收拾好自己的情绪,转过头来看着眼前的秦之衍,冰雪中,这人愈发的显得超凡出尘,那俊逸的五官就好似那画中人一般的,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让人看不真切了,“武成王!”规规矩矩的行了礼,苏兰芷倒是特别的懂礼,可是这样子,却是让人生出一种距离感,这样的感觉,让秦之衍有些不舒服。

    “苏小姐无须太过客气,我宵弟是好友,你作为他的表妹,无须总是如此客气,倒是让人觉得生分了。”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秦之衍不喜欢苏兰芷每一次见到自己,都是一副恭敬的样子,这让他觉得自己和对方隔得好远,好像自己不管怎么靠近,都无法走进一样的,会让他的心里,有些不甘和挫败。

    “武成王,礼不可废!”回答也是规规矩矩的,苏兰芷和秦之衍隔着一些距离,从来都不会越距。

    “虽然说礼不可废,可是也得讲究亲疏关系,苏小姐总是那么客客气气的,让人觉得很难靠近的样子,会让我以为,我是做了什么你不喜欢的事情,所以你总是防着我了。”虽然是玩笑话,但是秦之衍说的倒是极其的认真的,苏兰芷看着对方那眉目间的笑容,顿时觉得好似看到了那夺目的阳光一般的,飞快的就移开了自己的视线了,“武成王说笑了。”简简单单的回答,似乎不想多说的样子,倒是让秦之衍觉得有些挫败了。

    他平生难得主动接近一个女子,可是怎么好似对方不给自己面子一样的?

    第一次有种碰了一鼻子灰的感觉,秦之衍看苏兰芷眼神往外面看,似乎想要离开,赶忙说道,“我听说相府的后院是极美的,正好相爷有事情,我便让他许我来这里看看,不曾想见到了苏小姐。只是我对着后院有许多不解之处,不知道苏小姐可否告知一二?”虽然其实是想苏兰芷带他逛的,但是大苍虽然民风开放,孤男寡女在一起久了,也是不好的,传出去对彼此的名声不宜,秦之衍自然不会冒昧的。

    苏兰芷本来是想找借口离开的,可是这会儿秦之衍问了,她也不好就真的走了,只好说道,“这后院虽然是美,只是如今是冬日,院子里许多的花都凋谢了,如今就是这红梅开得正旺,武成王可以好生的观赏,前面有一个亭子,武成王累了,可以去坐会儿,顺便欣赏一下院子里的雪景,也是颇有一番滋味的。我有事情,就先告辞,不打扰了。”有些怪自己大意了,不过看秦之衍身边都没人,苏兰芷也觉得无奈,这会儿当然是赶紧的得走了,不然被人看见了,也不好。

    “那就谢谢苏小姐了。”挽留的话,秦之衍是不好说出口的,只能看着那娇小的身影一点一点的远离自己的视线,想起刚才他感觉到对方那孤寂绝望的痛,眼神颇有些不解了。

    这人,明明才十三岁的样子,怎么好像比他母妃的心思还重些?刚才那样的伤感,带着沧桑,可不是一个妙龄少女该有的,她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眼中有些他自己都没有感觉到的心疼,想起他们明面上见了四次,真正说上话的却只有三次,而且每一次话都很少。虽然他在对方不知道的情况下还见到过对方几次,每一次都在对方的身上发现了不一样的东西,起初的好奇,现在,倒是说不清楚,他是什么心思了,只是觉得,有些渴望和对方亲近,有些,心疼了。

    只是,那人似乎和其他的闺中女子是不一样的,别人的紧巴巴的想要贴上来,可是那人却对自己的亲近,好像是避犹不及了。

    自己真的是洪水猛兽吗?为何每一次和她说话,说不到几句,她就总是避开了?

    嘴角竟然有些懊恼了,秦之衍看着这一片的红梅,虽然美极,可是想着刚才那个娇小的背影,他却是觉得没有什么,比那背影更加的美了。

    苏兰芷,你到底是怎样的女子,为何,让我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要看到你呢?

    ……

    苏兰芷自然是不知道秦之衍的想法的,她只是想着赶紧的避嫌,赶忙的离开,来到门口的时候,发现没有人守着,想着如今天冷,怕是大家都在屋子里吧?

    不过也是,这大冷天的,后院没有往常的热闹,这些人难免有些懈怠,这要是刚才秦之衍进去,没有人跟着通报的原因了。

    一时之间,心下是有些懊恼的,可是也不好就那么罚了别人,是她自己要一个人进去的,还让大家都去屋子烤火,怪不得别人了。

    不过这样也好,没有人看见秦之衍进去,就不会有人知道她和秦之衍刚才单独相处了好一会儿,也免得影响了清誉了。

    只是,她今日也真的是有些奇怪了,没事来这里作甚?如果不来,就没有这些事情了。

    甩开脑海里那怪异的情绪,苏兰芷可不想自己总是被前世的那些噩梦纠缠,叫了月桃几人,就回去自己的屋子,念了好一会儿佛经,让自己平复下来了,苏兰芷这才拿起一旁的医术,好生的看了。

    最近想办法弄到了许多的医术,苏兰芷看了许多,只是有些地方不大了解,想着法子的去套府医的话,也有些弄明白了。

    如今她的知识倒是知道了许多,只是一直都没有实际的操作,苏兰芷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掌握了多少了。

    要是有机会让她演练一下也是好的,只是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机会罢了。

    想着慕容嫣的身子,苏兰芷再想着自己的身子,都需要慢慢的调养,慕容嫣的身子起身也没有什么大碍,前些日子她发现慕容嫣身子的损伤早就复原了,但是也不敢掉以轻心,所以每日都有吩咐人给慕容嫣做药膳,如今慕容嫣的脸色是越发的好了,苏兰芷也放下了心。

    不过她的问题,倒是有些麻烦的。

    试着给自己探脉,苏兰芷知道自己体寒的毛病,不是一朝一夕的可以弄好的,如今她还是一个孩子呢,连初潮都没有,可见自己的身子,发育是很不良的。

    看着自己瘦小的手臂,苏兰芷也只能慢慢的调养了,如今她正是长身子的时候,却个头太小了,这些日子精心调养,虽然是长高了些,但是身上,还是太瘦了,都没肉。

    结合医术,苏兰芷给自己细细的诊治,然后结合自己的身体状况,随时更换需要的药膳,这些日子倒是有些好转,但是要彻底的让自己长开来,去除体寒的毛病,这的确是需要时日的。

    今生虽然对爱情无望,可是她总不可能在家里做一辈子的女儿,这样不仅仅是她,就是她的父母,也会被人说闲话的。

    她不想父母因为自己蒙羞,更不想父母因为自己被别人指指点点,当然也不想父母为自己担心,所以,嫁人是免不了的。

    虽然她对自己未来的丈夫没有太多的想法,但是她也知道,女人这辈子,如果没有一个孩子,那么下半生,是会很凄凉的。

    所以,她的身子,她一定得治好才是,不然到时候,不是再一次的让自己陷入那样的绝境,让父母难过操劳吗?

    经历了一世,苏兰芷对什么都看开了许多,自古男子薄性,三妻四妾更是普遍,她眼里容不下那些莺莺燕燕,可是这是这个时代的定律,所以,她只能收好自己的一颗心,理智的处理这一切,不去在意太多,更不去争夺太多。

    婚姻这一世对她来说,只是一个责任,一种让父母放心的手段,所以,不管她将来嫁给了谁,她都会努力的去做一个合格的好妻子,只要有丈夫的尊重,在夫家站住脚跟,然后有一个孩子,免得老来无依,那便够了。

    早就想通了,苏兰芷对这些事情也是不在意的,一切就顺其自然,到时候平静面对就是。只是她的身体,她自己清楚,怕是免不得,还得好生的调养了。

    ……

    秦之衍虽然的留下来用膳了,但是对方毕竟不是亲戚,慕容嫣和苏兰芷也不便陪着,所以就只有苏青岚陪着,只是到了后来秦之衍要离开的时候,慕容嫣和苏兰芷才去送,秦之衍目光扫过苏兰芷那淡定的神色,那双古井般的眸子带着那目空一切的清冷之色,只觉得苏兰芷作为这个年纪的女孩,实在是太过沉静了些。

    心下微疼,秦之衍再一次的让苏青岚和慕容嫣几人有空去秦王府坐坐,苏青岚和慕容嫣自然是应了下来,秦之衍虽然不舍,最后,也只能转身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看着苏兰芷站在那里,瘦小的身子好像风一吹就倒了一样的,心里没来由的,越发的怜惜了。

    苏兰芷虽然是感觉到了那目光,可是却假装不在意的样子。

    “老爷,妾身和兰儿先回去了。”秦之衍走了,慕容嫣自然也不用继续装夫妻了,告辞了就准备走,苏青岚见了,便要送,慕容嫣推辞不过,便由着对方了。

    一路上几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苏兰芷看着苏青岚三番两次的跟慕容嫣说话,慕容嫣都是淡淡的,不免对苏青岚有些同情了。

    这会儿也不想一直在中间带着,左右不是人了,苏兰芷寻了一个借口就回去了,留下苏青岚和慕容嫣两人继续在那里闹别扭,反正她知道,这两人要和好,长着呢!

    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苏兰芷便叫来了云珠了,这些天苏兰芷一直让云珠监视李姨娘,让云珠去查查李姨娘的事情,也想知道,这李姨娘到底是不是有问题了,“云珠,你可是查处了什么没有?李姨娘她,最近可是安分?”

    “小姐,李姨娘大部分的时辰都是呆在自己的院子里,老王妃走后,她安分了许多,其他的姨娘们每日都去看她。这些到没有什么,只是奴婢发现最近有人来找米花,那米花得了允许去见了那人的时候,当天李姨娘就和米花躲在屋子里很久都没有出来,奴婢去查了那人的身份,发现有个奇怪的事情。”

    “怎么奇怪了?”

    “找米花的人奴婢发现是户部侍郎的庶子的贴身丫鬟,户部侍郎和李姨娘的父亲吏部尚书往来的较为亲厚,这李姨娘为成为老爷的姨娘的时候,和这个庶子倒是见过几面,听说当年吏部尚书其实是有和户部侍郎两人结为亲家的,只是后来出了那样的事情,李姨娘进了相府,这事情,倒是不了了之了。”

    “是吗?”怎么她总觉得,这里面,有些猫腻呢?

    “你还查到了什么?”这也只是猜测啊,没有直接的证据,也不好做的。

    “奴婢发现这李姨娘因着不受老爷的宠爱,住的地方极其的偏远,而且以前的白姨娘也总是派她去寺庙给老爷祈福,所以,她一年中,总是会去寺庙小住几日。之前老王妃大寿,这李姨娘刚刚从寺庙回来不久就又被打发了去了,而且奴婢打听到,那一次她本来是没有那么快回来的,好像是那寺庙出了事情,李姨娘才被接了回来的。回来以后,那李姨娘似乎对老爷突然就殷勤了起来,让人去打探老爷的行踪,后来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