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八十六章 李姨娘的盘算
    事无巨细的将事情都给说了,苏兰芷看着云珠话语里的谨慎,想这短短的几日对方就能探查到如此多的消息,想来也的确是是个能手,心下对云珠自然也是越发的满意了。

    难怪爹爹将云珠送给了自己,原来,爹爹果真是用心良苦啊!

    “这事情,你怎么看?”听着云珠的叙述,想来是对李姨娘和那户部侍郎的庶子之间的关系,是有些怀疑的,只是没有找到切实的证据,不好妄加评论罢了。

    毕竟,这也牵扯到苏青岚的面子不是?如果小妾真的去偷情了,那么苏青岚的脸上,怕也是不好看的吧?

    “小姐,奴婢有去查李姨娘和这户部侍郎庶子的关系,据奴婢所知,这两人以前是见过的,而且似乎关系还不错,原本是有可能成为夫妻的,只是发生了后来的事情,所以不欢而散了。”

    “那你还有查到什么没有?”

    “李姨娘自从进入相府,因着她本来就是使了手段进来的,所以老爷对李姨娘一直都是不熟络的,她住的院子又是最偏远的,加上白姨娘的打压,她这些年见着老爷的机会,实在是少的可怜。据奴婢所知,这李姨娘就是在开脸的那天,在老庆王妃的撮合下,和老爷共度了一晚,之后基本就被晾着了。奴婢这几日观察李姨娘,实在是觉得这个李姨娘有些可疑,只是目前为止,还找不到什么切实的证据罢了。”比较都是这些年的事情了,李姨娘也不是一个傻子,如果真的有什么把柄,自然早就消灭了,哪里还等着人上去抓呢?

    “你无需担心,这才几日,你能打探到那么多,已属不易了,你且再仔细的看着李姨娘,看她这些日子,有没有什么动静了,到时候我们再次机行事便是了。”不过这李姨娘怕也不是傻子吧?想来也不会真的给人留下把柄吧?

    “是,小姐!”

    “你如今先去查查那庶子的事情,看看他平日作风如何,有没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如果他再让人来找李姨娘,你密切观察就是。”照理说李姨娘如果真的和这庶子有染,如今怀上了孩子,怕是唯恐不及的吧?可是怎么两人私下里,还会见面呢?难道是有什么谋算不成?

    “小姐放心就是,奴婢这些日子,已经在想办法打听那庶子了。”只是那人并不是特别的出色,加上又是庶子,所以不怎么容易打探到消息就是。

    “嗯,你先出去休息吧,仔细这事情就是。”

    ……

    待云珠出去了,苏兰芷皱了皱眉头,李姨娘这些日子的行为,看起来的确像是有鬼一样的,可是当真的有些证据开始证实了,苏兰芷有觉得有些头疼了。

    这人明面上可是自己爹爹的妾呢,如果真的做出了这丢人的事情,那么自己的爹爹,该如何自处呢?到时候,别人怎么看他们相府?

    所以说,这也是个严肃的问题,还得仔细小心的解决才是,不能让外人抓到把柄了,更不能透露了风声出去,私了是最好的。

    打定了主意,苏兰芷这些日子便照着平日的样子,早起,礼佛,用膳,管理厨房,研习医术,因着没有老庆王妃再来捣乱,苏兰芷这几日过得倒是颇为不错的,只觉得如果真的就这样下去,那就真的是好了,只是可惜,苏兰芷如此平静的日子,终究还是要结束了。

    此刻,坐在桌子边,苏兰芷端正着身子,看着云珠的神色,有些晦暗莫辨,“你说的,可是真的?”

    “回小姐,是的。”云珠已经查到了事情了,这会儿看着苏兰芷的神色,云珠的心里,也是很复杂的。

    毕竟苏青岚以前也是她的顶头上司啊,如今自己的上司出了这样的事情,云珠也觉得自己的心里,怪怪的。

    “小姐,这事情,需要告诉老爷吗?”这样的事情,可得早早的解决了才是,不然可是会后患无穷的。

    “自然是要告诉的,只是,我怎么好开口呢?”自己作为女儿,去查了这些事情,如果就告诉苏青岚了,让苏青岚怎么面对她这个女儿?

    况且这样的事情,于情于理,她似乎都是不该多插手的。如今,可是该怎么办才好呢?

    难道真的就让她到了苏青岚的面前,告诉自己的爹爹,你的小妾偷人了,肚子里的种也不是你的,这样,让她怎么开的出口,而且,如果她真的说了,让苏青岚颜面何存?

    苏兰芷可不想因为一个不相干的李姨娘惹得父女感情有了隔阂,这样的事情,她作为女儿,还是不要做太过的好,所以,她得想个法子,婉转的告诉苏青岚,也免得彼此尴尬了。

    “那小姐打算怎么做?”云珠当然也知道直接告诉苏青岚是不好的,可是这事情必须得马上解决了,不然到时候,苏青岚的面子上,真的就更加的不好看了。

    “自然是不能亲口告诉爹爹的,只能让爹爹自己去发现,然后处置了。”她是女儿,不好管父母的事情,免得父母面上难堪,所以这事情,她还真的得装作不知道,让苏青岚自己去处理了。

    “那小姐的意思?”

    “你且过来听我吩咐!”现在倒是很欣慰自己只是让云珠查这事情,没有让别的人经手,不然到时候,还真的不好看了。

    云珠是信得过的,话不多,而且极其忠诚,她倒是不担心的。

    细细的吩咐了云珠,云珠听了,看着苏兰芷,眼中有些诧异,“小姐真的要这么做?”

    “那是自然的,不然以为我们相府好欺负了?”敢给她爹爹戴绿帽子,就得承受这个代价!

    “小姐放心,奴婢定当会照着小姐的吩咐的。”看着苏兰芷如此贴心,云珠想着自己的前人主子,这事情自然会认真的办好的。

    “去吧,别让人起疑了,记得,这事情,我们兰月阁的人,什么都不知道。”

    “嗯!”很快的就出去了,苏兰芷不由得松了口气,虽然觉得自己的爹爹被人戴了绿帽子有些没脸,但是想着李姨娘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苏青岚的,苏兰芷不由得又放下心来了。

    这样,或许娘和爹爹之间的结,就不会那么深了吧?

    ……

    接下来的日子,倒是很平静的,李姨娘安心养胎,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了,其他的姨娘们看着,脸上的怨气愈发的深了,恨不得将李姨娘的肚子给破开了一样的,可是李姨娘这人的定力非常的好,对大家吃人的眼神是完全不在意的,每天该吃就吃,该睡就睡,倒是颇为惬意的,这样的日子过得倒也舒坦,但是喜极生优便是那么来的,于是,某一天。

    “米花,你说我这几天的怎么了?怎么晚上总是做噩梦呢?”已经连着好几日了,李姨娘都在梦中梦到自己被苏青岚发现了真相,然后被沉塘了,弄得她每夜都被噩梦惊醒,这样的日子已经有好几日了,李姨娘的心里,实在是慎得慌啊!

    不会是真的吧?难道老爷真的发现了什么?

    那该怎么办才好啊?

    “李姨娘,你多虑了,或许是你怀了孩子,比较容易胡思乱想了。别想太多,没事的!”米花自然是知道李姨娘的事情的,两人如今可是拴在一条船上的蚂蚱了,她当然不想李姨娘在这个档口出事了,不然倒霉的,也是她!

    “可是你都你知道,这几日我夜夜不得安稳,总感觉有人死死的揪住我的脖子一样的,弄得我都无法呼吸了,我好怕,真的好怕。”有些无措的拉着米花,李姨娘心里本来就有鬼,这几日又是噩梦缠身,哪里会不怕呢?

    “姨娘,你多虑了,你或许是因着显怀了,睡得不安稳,所以胡思乱想了,你且再睡会儿,睡了,醒了就好了。”拉着李姨娘躺回去床上,米花自然是认为李姨娘这是在自寻烦恼了。

    这事情他们做的很隐秘,而且谁会特别的在意呢?怎么会被人发现了?

    “可是我一睡着,我就会做噩梦,我,我不敢睡。”拉着米花,李姨娘的眼神中有些害怕,米花赶忙安慰,“姨娘放心,奴婢就在这里守着,不会有事情的。”

    好像长辈安抚晚辈一样的,米花哄着李姨娘就睡下了,李姨娘本来有些忐忑的,可是毕竟是怀着身孕,好几天都没有睡好了,这会儿,自然也是困得紧,躺在床上一会儿,便有些昏昏欲睡了,却也不忘记叮嘱米花,“记得不许离开,免得我又做恶梦了。”总感觉有个信赖的人在身边,自己会踏实些,李姨娘听到米花的回答,迷迷糊糊的就睡了。

    可是刚刚睡着就做了噩梦,冷汗淋漓的,李姨娘这会儿惊恐的醒了,那双美目瞪得大大的,带着惊魂未定的恐惧,看得一旁的米花都吓到了,“李姨娘,你这是怎么了?你现在怀着孩子呢,你得小心才是啊!”

    这几年跟着李姨娘在相府受尽了委屈了,如今好不容易翻身了,米花自然是不想放弃的。

    锦衣玉食,谁不想要,难道真的要回去过以前的苦日子吗?

    她才没有那么傻?

    所以,就算是明知道这个孩子名不正言不顺的,而且很有可能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米花还是护着李姨娘将孩子生下来了,因为她知道,母凭子贵,如果真的生了个男孩,以苏青岚如今的权势,将来定然也不会差的,到时候她这个衷心的奴婢,自然也是水涨船高,尊贵无比了。

    这样想着,米花对李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就更加的在意了,赶忙安抚,“姨娘别担心了,只是噩梦而已,姨娘如今怀着孩子,那些有的没的,还是不要去想了的好,我们就当做没有那回事,到时候我们尽享尊贵,不是很好吗?”

    “你说的也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总是心神不宁的,总感觉有些害怕。”

    “姨娘是太担心了,这事情我们做的仔细,不会出岔子的。只是你流了许多汗,还是沐浴一下,免得感染风寒了。”看李姨娘一脸的冷汗,米花不得不说李姨娘这人的定力太差了,不过也不得不耐着性子伺候李姨娘沐浴,李姨娘思虑了很久,只觉得这不是回事,心下,便有些决断了,“米花,你让人去联系他,我要见他!”如果总是担心下去,那么自己,岂不是夜夜不得安稳?

    “姨娘还是不要的好,我们和他,没有任何的联系。姨娘难道忘了,前些日子他派人来了,我们都回绝了吗?相府守备森严,别说姨娘出去一趟都不容易,更何况见了他,岂不是让人怀疑姨娘了吗?”

    “这事情他不知道,可是他毕竟和我在一起许久,我实在是有些不放心,所以,我一定要解决好这事情才是!”当初李姨娘怀上了孩子,却也是没有告诉那户部侍郎庶子的,当时本来是想打算打掉孩子,可是一来担心被人发现,二来是担心伤了身子,李姨娘也不敢随便就用药了。

    后来还是米花看着两人的处境堪忧,劝着李姨娘留下这个孩子,桃代李僵,也好将来有个依靠。

    李姨娘本来是怕怕的,但是想着自己自从入府就不受宠爱,苏青岚更是特别的厌恶她,此时却是无望了。想着如今自己真的有了孩子,或许还可以搏一搏,老了也可以有个依靠,也免得到时候,落得极其悲惨的下场了。

    作为一个妾,李姨娘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如果真的没有后代,等到她老了,还是那么不受宠,日子,自然是艰难的。

    主仆两都是不想任命的主,李姨娘本来是闺中空虚,又见着了以前的青梅竹马,难免有些情难自控,但是没有想到有了这个意外,让李姨娘害怕的同时,也看到了希望了。

    如果,就说如果,她真的成功了,生下一个男孩,那么她以后,何愁不会过上好日子呢?要知道苏青岚如今,可是只有一个庶长子啊!

    两人越想越觉得此计比小心的要避开众人的耳目,打下孩子要来得好多了,便悄悄的合计,于是就有了寺庙出事那一幕,接着就是李姨娘被接回了相府,然后就是百般打听,想办法讨好苏青岚,最后,终于是在一剂迷幻散的作用下,让苏青岚神智模糊,错把她看成了慕容嫣了。

    如今,李姨娘过上了预计的好日子,虽然知道自己依然不被苏青岚待见,但是她如今仗着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在意的。

    本来一切都圆满了,事情做得滴水不漏,而且她的姘头也不知道,她不用担心这回事情,可是偏偏不巧,她如今连着好几夜都忧心忡忡,睡不好觉,李姨娘实在是不安了,自然也想永除后患!

    看着李姨娘脸上的阴霾,米花心里划过一抹颤抖,“姨娘,你是打算?”

    “我和他的事情,就只有我,你,还有他知道,你我是信赖的,但是他最近还不放弃的让人来寻我,我实在是不放心。”后面的意思,李姨娘相信,自己不说,米花也知道了。

    如今李姨娘倒是庆幸那庶子小心谨慎,所以平日里去见了,都是撇开了人的,她也不用担心其他的人知道,只要除去了这人,她真的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可是姨娘,这样做,会不会留下隐患?”米花没有想到李姨娘如此的狠毒,心里不由得有些害怕了。

    她最终,会不会也是这个结局?

    “不会,他向来是个小心谨慎的,而且极其的注重自己的名节,所以此事,他一定不会让别人知道,只要他无法开口,那么我和他的事情,就没有人知道了。”眼中划过一抹狠毒,李姨娘是打定了主意要让子女高枕无忧了。

    为了自己将来的幸福,她不得不狠心了!

    “可是姨娘……”米花没有想到李姨娘会想出这样狠毒的一招,心下有些害怕,那李姨娘似乎看出了米花的害怕,拉住了对方的手,“米花,你和他是不一样的,你是从小就跟在我身边的,我自然是信赖你,而且这事情,不是你劝我的吗?如今我们可是一条船上的人,所以,我们得处理好才是,不然我们到时候,可是会死的很惨很惨的!”既然已经决定走上这条路了,李姨娘也不后悔。

    以前那样的生活,每日都跟个怨妇一样的,看不到自己丈夫的人,更得不到任何的温存,她也是有需要的,哪里会好受?

    “你放心,但凡我有的,我也会尽心的给你,你是我的左膀右臂,我不会伤害你的!”巧言辞色的利诱,李姨娘自然知道米花这些年跟着她吃了不少的苦,所以才会反抗,这米花就是她做好的助手,虽然将来自己可能会除去对方,但是现在,她需要的是帮手,笼络对方,才是最重要的。

    “姨娘,奴婢自然是知道的,奴婢对姨娘的衷心说一不二,不然当初,也不会劝着姨娘了。”其实也不是不想过就打掉孩子算了,只是那个时候在寺庙里面,做什么事情都不方便,而且打掉孩子,很难不让人看出什么的,万一被人看出来了,他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我自然是明白的,所以这事情,我们必须得办好了。”慈爱的拉着米花的手,李姨娘很自然的就取下了自己手上的羊脂玉镯,戴在了米花手上,“我们姐妹两,自然是要相互扶持的,你说是吗?”

    “姨娘严重了,这镯子太珍贵了,奴婢不敢!”这可是老王妃送的,不是凡品啊,米花不是那么没有眼界的人。

    “你放心就是,我的就是你的,这些好东西,只要你帮我办成了这事情,将来多得是,你说是吗?”虽然有些心疼,但是这个时候,该拉拢就要拉拢,李姨娘自然是要好生的困住米花的衷心了。

    最近噩梦连连,让她一直睡不安慰,就算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也是要动手的,免得自己寝食难安,伤了肚子里的孩子了,到时候,真的就得不偿失了。

    “姨娘放心,奴婢自会帮着姨娘的。只是如今姨娘怀了孩子,怕是没有以前那么容易出府了。”以前是因为白芯嫉妒和打压,所以李姨娘动不动就回去寺庙祈福,但是如今,白芯已死,慕容嫣管家,李姨娘又怀了孩子,他们哪里能够像以前那样自由了呢?

    “这你且放心,听我说。”

    主仆两人商定了许久,李姨娘这才终于是觉得松了口气,只觉得心中压着的一块大石都突然被移开了一样,最后黯然入睡,噩梦竟然奇迹般的没有了,这更是坚定了李姨娘要永除后患的决心了。

    只要那人没了,将来,就没有人再来找自己,更没有人知道自己和他的事情了,米花如今可用,到时候自己羽翼丰满了,想办法除去就是,那就谁都不知道了。

    心下越想越满意,李姨娘的心里,自然也就越发的着急了。

    ……

    又过了几日,李姨娘每日不是这里不舒服,就是那里不舒服,慕容嫣每一次都只是打发了府医去照看李姨娘,府医得出的结论是李姨娘忧思过度,放宽心就好,连着好几日,李姨娘倒是憔悴了不少,本想等着苏青岚或者是慕容嫣却慰问,可是别说是这两人了,就是苏兰芷也没有去,其他的姨娘更是每天的去给她闻香粉,于是,李姨娘便坐不住了。

    这一日,天气初晴,冰雪融化了些,苏兰芷和往日里一样的,早早的起来就去了慕容嫣的院子,和慕容嫣一起礼佛用早膳,刚刚用完了早膳,李姨娘就拖着病弱的身子,扶着自己那纤细的腰身,一脸孕态的就走进来了。

    “婢妾见过夫人,大小姐!”规规矩矩的福了礼,李姨娘的气色似乎不大好,看起来有些苍白,神色也是恹恹的,慕容嫣见了,皱了皱眉,“不是说了不用来请安了吗?而且你身子不好,还是在自己的院子里歇着,免得伤了身子了。”

    不想对方来请安,自然就是不想看到对方了,慕容嫣此刻看着李姨娘那凸起的肚子,眼中划过什么,最后,倒是不去看对方了。

    “夫人,婢妾这几日每日都梦到自己的孩子,看着他瘦弱的样子,实在是有些心疼了。婢妾听说怀孕的女子忧思过多,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前世冤魂不散,所以连带着母亲也染上了愁绪。婢妾虽然知道这不合符规矩,只是婢妾肚子里的孩子毕竟是老爷的骨肉,婢妾不想看着这孩子受苦,所以婢妾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决定来求夫人,让婢妾去庙里给孩子祈福,也好让这孩子的怨气消了才是了。”李姨娘这套戏做得很足,苏兰芷在一旁看着对方那一脸我为孩子好的样子,听着对方言辞恳切的语句,如果不是因为事先知道了真相,怕都以为对方真的是为了孩子考虑了。

    不过,她本来还担心这李姨娘不出手呢,如今终于是有动作了,她也可以放心了。

    看来,自己这些日子的努力,还是没有白费的,这李姨娘,果然上道。

    “你如今身子弱,不适合出去,免得伤了肚子里的孩子,祈福的事情,我会安排人的,你且放心就是。”虽然不喜欢李姨娘,更不喜欢李姨娘肚子里的孩子,但是想着这毕竟是苏青岚的孩子,慕容嫣自然得好生照料着,毕竟苏青岚的子嗣,的确是凋零了些,这不利于这个家族以后的发展。

    “夫人,婢妾听说,这事情,得亲生母亲去做的才灵验,毕竟孩子脱身在婢妾的肚子里,婢妾相信,这孩子会感觉到婢妾对他的好的。”自然是不能真的让慕容嫣派了别人去了,不然她这些日子的努力,不都白费了吗?

    “哦?还有这样一说?”这会儿倒是看着李姨娘,慕容嫣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的苍白和虚弱,实在是不明白李姨娘为什么要这样子折腾。

    她不是很在乎肚子里的孩子吗?这出去寺庙,路途遥远,马车颠簸,李姨娘虽然是已经过了头三了,可是也马虎不得的!

    “是的,夫人,还望夫人成全!”柔柔弱弱的样子,李姨娘这几日看起来似乎真的被折腾惨了,目光不由得有些恳求,“婢妾知道婢妾的身份是不可以随便出府的,只是婢妾想让肚子里的孩子停止闹腾,这样婢妾也可以好生的怀着他了。”说的好像慕容嫣不让她去,就会害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似的,听得慕容嫣无语了。

    这如果真的拒绝,不是让人觉得她这个主母居心叵测,连个姨娘的孩子都容不下吗?

    心中不由得有些不悦,慕容嫣刚想说话,苏兰芷这会儿就开口了,“娘,李姨娘也是一片爱子之心,不如我们就让她去吧,也免得她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有个好歹了,倒是我们的不是了。”苏兰芷还真的怕李姨娘不去呢,这会儿李姨娘既然那么想去,那她就成全对方。

    “可是她如今虚弱的很。”剩下的话,慕容嫣不需要多说,她相信大家都明白。

    李姨娘是死是活,她倒是不在意的,但是对方肚子里的孩子,就算她再不想承认,那也是苏青岚的骨肉,慕容嫣做不到冷心绝情。

    “夫人,您放心,这只是最近孩子闹腾的,等婢妾去庙里祈福了,婢妾听说云来寺最为灵验,请夫人允许婢妾为肚子里的孩子尽一份心里,等散去了这孩子的怨气,就好了。”李姨娘倒是一脸的热忱,非常恳切的样子,慕容嫣见了,便让她去了,“也罢,你想去,那就去吧,我会让人安排好,你一会儿就动身!”

    “谢谢夫人,婢妾这就去准备!”慕容嫣答应了,这事情就成功了一半了,李姨娘谢了就离开了,回到屋子里,看着米花,面色一下子就严肃了起来,“东西都准备好了没有?”

    “姨娘放心,这是婢妾这几日出去买到的,无色无味,而且不会立刻发作,三天之后便会突然暴毙,不会让人起疑。”将准备好的药递给了李姨娘,李姨娘满意的接过了,“你去通知了他没有?”

    “姨娘,婢妾一得到消息就通知了。”

    “好,到时候去的时候,你多带些银子,好打点,免得出了岔子了!”今日,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奴婢省得的。”

    “你且去收拾吧,马车一会儿就准备好了。”

    “是!”

    看着事情往自己想要的方向发展,李姨娘自然是说不出的高兴了。

    很快,她就不用整日担心了,到时候,自己就可以永远的过上好日子了。如果白芯那贱人的孩子死了,自己的孩子就可以继承这偌大的家产,岂不妙哉?

    越想就觉得将来的生活越是美好,李姨娘更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来应对这事情了。

    ……

    另一边,烟云阁:

    得知李姨娘是可以名正言顺的出府了,苏兰芷便看着慕容嫣,“娘,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女儿听说这个时候云来寺的香火是最鼎盛的,今日李姨娘既然要去,不如大家就一起去云来寺可好?我们也好拜个佛,保佑我们一家人来年平安啊!”李姨娘是出去了,那么他们,自然也是要出去的,不然这场戏,不是白演了吗?

    “你这孩子,是这几日在家里拘着,无聊了吗?”算起来最近忙着打点过年的事宜,两人倒是一直都待在府里的,如今看着苏兰芷一脸向往的样子,慕容嫣便打趣起来了。

    “娘,女儿只是想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嘛,云来寺的香火鼎盛,想来也是极好的,不如我们就去看看吧?今日的日头也是不错的,好不容易天晴了呢!”积雪已经撒了一地了,今日好不容易出了点阳光,出去走走,也是好的。不如过几日又下起雪来了,倒是都只想呆在屋子里了。

    “你呀,是自己也想去看看热闹不是?”很难得的看到苏兰芷一副小女儿的样子,慕容嫣哪里会让苏兰芷失望呢?

    这孩子啊,平日里太过深沉了,难得开心外露,出去走走也好。

    “是啊,娘,大家都去,我们怎么能不去呢?走吧,好不好?”故意撒娇,苏兰芷虽然不大习惯,但是如果能达到目的,她也是不介意的。

    “好好好,就依你!”终究是耐不过女儿的撒娇,慕容嫣便答应了,反正她素来信佛,去寺里拜拜,也是好的,而且苏兰芷说的也不错,如今大家都去了,他们去一趟,也是好的。

    总是在家里拜佛,也总得出去见见不是?

    “那女儿这就去让人准备马车?”

    “这个不用你操心,我会让人准备马车的,你去换身衣服,出门还是穿严实些,可别过年了染了风寒,就不好受了。”

    “女儿知道!”正准备起身走呢,这会儿苏青岚早朝回来了,看着苏兰芷脸上难得看到的如此明显的笑容,只以为是有什么喜事,便也笑了,“兰儿今日如此开心是要去哪儿啊?”

    “爹爹,我去换衣服,娘亲说了,我们去云来寺上香拜佛,求一家人平安呢!”这会儿是故意跟苏青岚和盘托出的,苏兰芷知道,苏青岚的下一句是什么,果然……

    “是吗?”听到苏兰芷的话,苏青岚愣了一会儿,接着看着慕容嫣,笑了笑,眼中划过了什么,“这个时候去云来寺自然是极好的,马上就要过年了,求神拜佛的倒是不少,我们去凑凑热闹也好。不知道兰儿,可否欢迎爹爹也去?”

    这话是苏兰芷早就知道的,自从老庆王妃走后,苏青岚更是卖力的和慕容嫣亲近,奈何慕容嫣现在成了一颗顽石了,任苏青岚怎么翘都翘不动,所以苏青岚如今也只有采取一个措施,那就是黏了。

    只是慕容嫣素来待他冷淡,苏青岚连番受挫,今日难得慕容嫣和苏兰芷要出去,苏青岚自然是要保驾护航的,到时候,三人一辆马车,慕容嫣总不能将他赶走,能说上一些话,也是好的。

    这样打定了主意,苏青岚便决心要跟着了。

    这会儿说出了话,苏青岚想着苏兰芷自从李姨娘怀孕的事情以后,待自己也冷淡了些,本来有些忐忑苏兰芷会反对的,结果苏兰芷竟然就答应了,“爹爹要去,兰儿自然是欢迎的!”

    “那好,等我换身衣服!”苏青岚身上穿的自然是宰相的朝服,出门也不合适。

    “好!”父女两似乎心有灵犀一样的,都不去问慕容嫣的意见,纷纷都离开了。

    慕容嫣看着这父女两人的样子,脸上倒是又好气,又好笑了。

    看来他们知道问自己,自己口里是没有什么好话的,索性就不问了,也是聪明,不过……

    想着等一会儿三人又得坐一起去了,慕容嫣只觉得有些麻烦,于是吩咐下去准备三辆马车,这才也进屋去换了衣裳了。

    ……

    苏兰芷想着今日是有事情做的,便带了云珠出去,也好有个帮手,几人用最快的速度换好了衣服,虽然穿得都比较的素净,但是那上等的丝绸,一身华贵的气质,倒是让人无法忽视的。

    等到几人都来到了门口,这会儿收拾好了的李姨娘出来,看到这仗势,倒是有些吓到了,“老爷,夫人,大小姐,你们……”很想说你们怎么也来了,可是李姨娘可不敢真的就那么说了。

    人家可是主子,她只是半个主子,半个奴才,一个姨娘,哪里有资格评论主子?

    苏青岚倒是没有想到李姨娘也去,不由得皱了皱眉,看着慕容嫣,苏兰芷担心两人会有不快,赶忙就说了,“爹爹,李姨娘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最近闹腾,弄得她思虑过度多,所以想去祈福,散去她肚子里孩子前世的怨气,也好生养。也是听了李姨娘要去祈福,我才想起云来寺这个时候最是热闹了,所以便提议和娘一起去了。”

    一切倒是有些理所当然,没有什么让人多想的地方,苏青岚虽然不解李姨娘怎么要去,却也只是皱了皱眉,“既然如此,那你等会儿就好生祈福便是。”说了这句话,苏青岚便不说了,李姨娘看着身旁成熟男子的俊美容颜,只觉得自己一片的心动,偏偏对方却对你自己视若无睹,让李姨娘好生郁闷。

    “老爷,婢妾肚子里的孩子,如果倒是有些闹腾了,想来将来肯定是一个胖小子了。”想要用孩子引起苏青岚的注意,结果……

    “李姨娘,你说的是真的吗?这怀孕才四个月不到,就开始闹腾了?那么厉害?”苏兰芷的话一出,让人浮现连天,李姨娘脸上划过一点不自在,赶忙说道,“就是偶尔有些调皮,算不上闹腾。”

    这孩子才三个多月,的确不算是闹腾的,自己说话太过了,只是,这个大小姐怎么回事?故意的吗?

    看着苏兰芷,李姨娘最近可以说是有些草木皆兵了,只是看到对方眼中似乎没有什么,李姨娘也只以为是自己多心了。

    “原来如此,李姨娘,你吓到我了,还以为我的小弟弟那么小,就那么壮了。”脸上的笑容带着轻松,可是那双深邃不见底的眸子,倒是让李姨娘有种心虚的感觉了。

    “呵呵,是婢妾用词不当了。”尴尬的笑了笑,李姨娘虽然很想找些别的话题引起苏青岚的注意,可是又怕苏兰芷再说出什么话惹得自己被人怀疑,她本来就心虚,哪里敢冒险呢?

    正在犹豫找什么话题最安全,可是马车这会儿便赶来了,一个三辆马车,苏青岚看着,倒是有些不解了,“嫣儿,可是还有谁要去?”

    怎么有三辆马车?而且其中的两辆,倒是比较宽敞大气的。他不认为府中的人有谁可以坐。

    “回老爷,没有了,就我们几人。”

    “那为何多出一辆?”今日因着是去云来寺,所以就几个女子带了一个贴身的婢女,苏青岚是没有带人的,贴身的婢女自然是贴身伺候,当然不用准备其余的马车了。

    “老爷,妾身觉得老爷和我们一起坐着不自在,便做主给老爷单独准备了马车了,当然,如果老爷觉得路途无聊的话,可以让李姨娘陪你,她正好有孕,和老爷一起的话,坐着也舒服些。”李姨娘毕竟只是一个姨娘,让她单独坐一辆马车,已经是格外的通融了,只是那马车肯定不会特别的舒适就是,而且也小。但是苏青岚的就不一样了,作为当家的主人,他所用的,自然都是最好的了。

    李姨娘听着慕容嫣这么说,顿时喜上眉头,有些欣喜羞怯的看了苏青岚一眼,那样的眼神极其的和顺,如果是一般的男子,看着这样娇滴滴的美人,早就拉上马车去坐了,可是苏青岚只是脸色有些发青,直接就打发人将那马车架回去了,“我和你还有兰儿一起,自可以和你们说话,李姨娘有了身子,想来是辛苦的,让她一个人坐着,也好!”一句话,无情的打碎了李姨娘的美梦,有些失落的看着苏青岚,李姨娘只觉得自己的心,就好似那浮萍一般的,说不出的无力了。

    “老爷,这样,不好吧?”看着苏青岚让人将马车架走,慕容嫣有些不愿,可是苏青岚却直接上了车了,“好了,别耽搁时间了,今日还得赶着回来。”这意思就是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慕容嫣素来是知道苏青岚的个性的,知道自己多说无益,小心的踏上马车,里面便伸出一双手,直接就将她拉住了,想要挣扎,可是那双手非常有力气,慕容嫣毕竟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哪里敌得过对方?挣扎间已经被苏青岚给拉上去了,苏兰芷看着自己父亲难得的强硬,知道苏青岚刚才是受刺激,所以这会儿强势了起来,不由得暗自喝彩,小心的踏上马车,苏青岚同样的伸出手来接她,苏兰芷倒是没有拒绝,心安理得的就接受了。

    看来爹爹不是偏心的人嘛,这样的男人,其实还是不错的!

    心下暗暗的给苏青岚加分打气,苏兰芷一进去马车,就看到慕容嫣脸上更加的沉寂了,不过仔细看,可以看到慕容嫣眼中的慌乱和努力的假装,将对方的眼神看在眼里,苏兰芷只装作不知道了。

    外面的李姨娘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看着苏青岚对慕容嫣和苏兰芷的宠爱,只觉得格外的刺眼,眼神有些愣愣的,心里满是不甘和嫉妒了,要不是她身边的米兰提醒她,她早就忘记自己要上马车了。

    ……

    马车平稳的行驶着,米兰和李姨娘此刻都没有想到本来是他们两人的,结果就去了那么多人了,李姨娘不由得和米兰面面相觑,最终,还是米兰忍不住了,悄悄的跟李姨娘咬起了舌根,“姨娘,我们如今怎么办?是要继续吗?”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还真的是不好对付啊,万一被发现了,他们会死很惨的。

    “继续,自然是要继续,一切按照原计划进行!”她只是姨娘,没有主母和小姐们自由,可以随意出府,这一次的机会难得,而且她总觉得要早点斩草除根,也免得自己担惊受怕,所以今天别说是苏青岚去了,就是天皇老子去了,她都会坚定不移的执行自己计划了好久的事情了。

    “可是老爷夫人和大小姐都在,万一我们被发现了,那不就……”剩下的话,米花光是想想,都觉得恐惧!

    “你放心,我们只要小心行事,就不会有事情。而且我们不是安排好了的吗?机会难得,我们不许失手了!”马上就要过年了,想来大家都忙,她更是不可能出府了,如今,就是她唯一的机会了。

    “这……”

    “米花,我们不能犹豫,万一事情真的暴露了,我们后果会怎么样,想来你不会不知道的。”这句话倒是对米花的影响很大,米花听了,立刻就点头了,“姨娘放心,奴婢会好生的帮着姨娘排忧解难的。”

    因着苏青岚等人的突然加入,李姨娘一路上倒是和米花继续深讨了一下计划,也免得到时候出了岔子,丢了性命,一路上两人咬着舌根,轻声的讨论着,时间倒也过得飞快了,气氛也格外的和谐。

    ……

    不过另一辆马车,苏青岚几人,气氛倒是说不出的怪异了。

    也不知道慕容嫣是不是恼了苏青岚刚才的举动,想着自己刚才被苏青岚强势的拉进去,一进去就扑进了苏青岚的怀里,感觉到对方炙热的胸膛还有那强有力的心跳,慕容嫣只觉得格外的狼狈,飞快的就推开了对方,整理自己的仪容,结果正好被刚进来的苏兰芷看到了自己眼中的慌乱和脆弱,是以慕容嫣一路上可以说真的是立地成佛了,一路上都盘着腿,滑动着手中的佛珠,嘴巴里一直念着佛经,颇有一种“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感觉了。

    好几次苏青岚都想跟慕容嫣说话,可是看着对方闭着眼睛念佛,苏青岚张了张嘴,也不好打扰,最终,还是苏兰芷看自己的老爹可怜,拿出了食盒里面的点心了,“爹爹早膳用得匆忙,不如吃些东西吧,也免得等会儿饿了。”

    虽然几人是打算在云来寺吃个素菜的,但是苏青岚早早的就要去上早朝,今日又耽搁了,吃得很少,苏兰芷作为一个体贴的女儿,自然是要好生的照顾父亲的。

    “兰儿,你也吃!”被女儿关心,苏青岚的心暖暖的,看着女儿的面色满是温和,连带着被慕容嫣忽视的失落,也降低了不少。

    “爹爹,你这几日什么时候沐休?”苏青岚作为一国宰相,每日都忙得头昏脑胀的,休息的时间也少的可怜了。

    “年关了,事情比较多,我不打算沐休了,只打算将日子都放在年内,也好多陪陪你娘和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