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八十七章 再遇故人
    苏青岚也知道自己这些年对慕容嫣母女亏欠良多,是以这些日子都是在想尽办法的弥补两人。舒骺豞匫如今的他,也只希望自己的努力和诚心可以换回心爱女子的心,从此以后一家人和和睦睦的才好。所以,虽然为了过年可以陪着慕容嫣母女二人很是繁忙,每日早出晚归的,经常在书房处理事情都是倒了半夜,他却觉得这十年来,从来都没有那么满足和快乐过。

    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幸福,以前是他不懂得去抗衡,去珍惜,如今,他不会让自己再遗憾了。

    双眼满含着神情的看着慕容嫣,纵然知道,对方不曾睁开眼睛看自己一眼,但是此刻感觉到对方那熟悉的气息,可以如此近的看着那人,苏青岚就已经很满足了。

    只要能一直陪着对方,纵然她一辈子都不原谅他,他也是愿意的,只是希望,对方不要连自己那么一点点小小的奢望都不肯给予了。

    眼中饱含着各种的复杂,苏青岚看着慕容嫣,那样炙热的目光,让慕容嫣纵然是紧闭着双眼,双手波动着佛珠,却也还是无法避开的。

    心下有些慌乱,慕容嫣轻轻的皱了皱眉头,那细细的眉头,带着点点的燥意,就连着手上滚动佛珠的动作也快了许多,苏兰芷将这些都瞧在眼里,很自觉的没有说话打扰,只是静静的吃着东西,眼神似乎也不枉两者看去,也免得苏青岚和慕容嫣尴尬了。

    哎,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可是为什么情之一事,却总是让人伤神呢?明明相爱,却总是隔着千山万水,这样的疏离和伤痛,要到何时,才是个尽头?

    心下突然就有些怅然了,苏兰芷拉开了帘子,看着一路上的风景,看着街上的行人或喜或忧的神色,听着那叫卖声,只突然就觉得这马车里的人,却是格格不入了。

    尤其是看到路上一对夫妻相扶着,身边有几个半大的孩子,几人虽然穿着朴素,甚至衣着都有些掉了颜色,可是他们的脸上却都是笑容。

    这样的一幕,有些刺痛了苏兰芷的心,突然有些感叹,如果他们只是寻常人家,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和不得已,是不是,就可以幸福许多?

    看着自己的父母,再看看那对夫妻,苏兰芷最后,只是在心里叹了口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了。

    ……

    或许是马车内的气氛不好,也或者是彼此心里都有心事,所以一路上,三人也没有说什么话,慕容嫣依旧闭着眼睛礼佛,苏青岚时不时的看着慕容嫣,好似要将慕容嫣刻在自己的心里一样的,而苏兰芷,却是静静的坐在一旁,有些愣神的看着窗外,神色,有些淡淡的,让人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

    云来寺作为大苍都城最繁华的寺庙,位置依山傍水,在京都的郊外,所以几人乘坐马车也是行了一个半时辰才到的。

    也不知道大伙儿是不是都商量好了一样的,今日来云来寺上香的人很多,等到快到了云来寺的时候,马车都有些拥挤了,苏兰芷几人去的也不算是顶早的,这会儿来了,倒是被拦住了。

    “老爷,夫人,大小姐,前面有秦王府的马车,奴才过去不得!”老马看着那豪华的马车,上面有着秦王府的标志,他也不好轻易的就行动了。

    要说这大苍谁的权势最大,那真的就莫过于是那秦王府了,文帝最信任的胞弟,手握兵权,而且府中有两个王爷,这可是别的任何家族都无法比拟的。

    “过去不得,我们等等就是,无碍的!”这道路虽然宽敞,可是今日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是以这会儿,道路也有些拥挤了。

    知道秦王府的马车停在前面,苏青岚自然是知道秦王府的人定然是来了,掀开帘子看着那豪华的车,想来不是秦王就是那落阳公主来了,这两个人的身份都是极其的尊贵,苏青岚自然也只有等了。

    “是,老爷!”老马自然也是知道的,规规矩矩的等着了,可是不到半刻钟的时间,那马车就移开了,给苏青岚他们让出了些道,老马赶忙就来回复了,苏青岚闻言,便下了马车,“不知道车上坐的是秦王府的何人?今日,多谢了。”

    “苏相客气了,是我的马车占了太多的道,让苏相为难了,我们一起走吧!”秦王府的马车的确是大了些,而且又是走到正中央的,苏青岚的马车也不小,自然就没办法过去了。这会儿落阳公主让人给苏青岚移了位置,苏青岚自然可以过去了。

    “原来是落阳公主,多谢了!”

    “呵呵,走吧!”那声音就好像是念过的一样,清脆,动听,此刻单单是听着那声音,就让人觉得很有好感了,苏兰芷在马车里听到落阳公主发话,想着前世见到的女子,的确是个绝代佳人,也难怪,当年秦王,非卿不娶,甚至为了她,不惜愿意放下王位,得罪了护国公了。

    前世总是听到关于落阳公主和秦王的恩爱趣事,苏兰芷当时也的确是很羡慕,只是想起落阳公主后来的结局,苏兰芷却也有些同情了。

    ……

    马车又行驶了一段时间,这段路因着是上坡。所以有些颠簸,好不容易到了云来寺,苏兰芷几人在马车里,就听到了外面的喧哗了。

    不管是富人,还是穷人,今日来上香的人,的确是不少的。

    苏青岚率先下了马车,接着就是慕容嫣,掀开帘子,慕容嫣看着苏青岚在外面对着自己伸出手,虽然下意识的就想要拒绝,可是看着人来人往的人,慕容嫣也不好让苏青岚太没有面子,让人传出不好的流言了,所以只好乖乖的将手伸了过去,苏青岚大喜过望,赶忙就小心的扶着慕容嫣下马车了,后来对待苏兰芷也是如此,大伙儿看着那么一对璧人,再看着两人那么亲密的样子,不由得有些纷纷议论了。

    “这是谁家的夫妻啊?一家人就跟那仙人似的,看起来好和谐!”

    “是啊,那男子还那么贴心的扶他的妻子和女儿,果然是好男儿啊,这位夫人有这样的相公,也是极其幸福的。”

    “看那马车,非富即贵,听说大家族是非多,可是我怎么瞧着,这样的夫妻,看起来让人格外的羡慕呢?”

    “是啊,你看看那男子对待妻女的态度,我家的那个,看到我女儿都嫌弃死了,哪里会如此对待?”

    “那夫人和小姐,好福气啊!”

    ……

    大家都在纷纷的议论苏兰芷一家人,因着都是一些低层的民众,倒是不知道苏青岚马车上的标记,是以只知道是富贵人家,哪里知道,这就是大苍赫赫有名的宰相呢?

    几人小声的议论,却也有些传到了苏兰芷几人的耳朵里,苏兰芷倒是不介意的,只是看着慕容嫣,苏兰芷发现自己的娘亲面色有些不自在,苏青岚似乎也看出来了,便说道,“走吧,我们一起进去上香!”

    “是,老爷!”拉回了自己的手,在外面慕容嫣虽然要给苏青岚面子,可是也不好太过亲密,她自己也不是特别的习惯了。

    十年了,这十年她都是习惯了一个人,突然身边有了苏青岚,被对方触碰,她还真的是有些不习惯了。

    这会儿李姨娘也下来了,正好是看着苏青岚扶着慕容嫣的那一幕,又听着大家的议论,心下就好像打破了五味瓶一样的,什么滋味都有了,脸上不免有些嫉妒,所以故意就走了过去,还高高的挺起自己的肚子,对苏青岚,一片的亲昵之色,“老爷,婢妾来迟了,还望老爷恕罪!”声音娇滴滴的,看着苏青岚的目光柔情似水,虽然大冬天里,厚厚的棉衣将她的肚子遮掩了不少,可是她刻意的将肚子挺起来了,难免不会被人看出一二,结果那些本来羡慕的人,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倒是有些觉得可惜了。

    “没什么事情,就进去吧!”虽然大家这会儿的议论声音小了些,可是苏青岚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也不想多待,拉着慕容嫣,并不理会那李姨娘,就准备进去了。

    李姨娘看着苏青岚那么当着大家的面都不给自己面子,不由得脸上有些愤愤然,很不甘心,米花见了,赶忙拉了拉她的衣袖,“李姨娘,大事要紧!”可不想李姨娘因为嫉妒而犯了糊涂了,到时候,那真的就糟糕了。

    他们的身家性命,可是都在这里呢!

    “你放心,我省得的。”收回了自己的痴迷和愤怒,李姨娘自然是知道自己今日出来是要干什么的,虽然半路杀出了苏青岚几人,可是并不会妨碍自己的计划,相反,或许会让自己的计划更加的完善了。

    “姨娘知道就好,我们今日可得小心一点,毕竟老爷和夫人,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既然是决定做了,米花当然要做到毫不留痕迹,也免得自己遭殃了。

    “嗯,我们先进去拜佛吧!”表面功夫,也是要做足的,反正时辰还早,她不能太过焦急了,免得让人看出什么。

    “姨娘,奴婢扶您!”

    “走吧!”优雅的将自己的手递给了米花,李姨娘挺着自己还不是很大的肚子,一副柔弱的样子走了进去,一进去就看到苏青岚和慕容嫣在佛祖面前真心跪拜,李姨娘自然也就装作样子去拜了拜,看着苏青岚和慕容嫣几人起身了,李姨娘却是不急着走的,“老爷,夫人,婢妾想好好的给肚子里的孩子祈福!”语气有些小心翼翼的,生怕苏青岚会不同意一般,苏青岚自然不喜欢这般做作的女子,也不想和李姨娘有过多的牵扯,自然也就答应了,“也好,你就在这里好生的祈福就是,你好生的照顾着李姨娘!”看了眼米花,苏青岚只觉得好像有些眼熟,却叫不出名字,只好就这样安排了。

    “是,老爷!”

    米花尽职尽责的守在李姨娘的身边,苏青岚也放下了心,几人正准备走,结果门口突然就骚动了起来了。

    只感觉好像看到了一道极强的光束一般的,从门口走近一男一女,女子身材高挑,一身的尊贵之气,步履优雅大方,精致的瓜子脸上,五官线条完美无瑕。她上着大红百蝶穿花银鼠薄缎袄,下着浅芍药红镶两指宽黑绒边的万福字百褶裙,漆黑的头发一丝不乱的梳成了个凤天髻,头上插着金玉簪子,上面雕琢着精致的珠花,虽然看起来并不奢华,但是她那由内而外散发的气质,却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都高贵无比,让人无法直视了。

    而她的身边,站着一个紫衣男子,那绛紫的袍子上绣着精致的寒梅,趁着男子挺拔的身子更加的修长高雅,轮廓分明的脸上,带着和女子有些相似的容颜,面如冠玉,虽然整个人身上并没有什么修饰,但是他脸上的浅笑,就好像那一抹阳光一样,将屋子整个都给照亮了,让人看着都有种晃花了眼的感觉。

    此刻,男子小心的扶着那女子,从面貌上看,只以为女子是男子的姐姐,但是实际上……

    “苏相,刚才我还在想着怎么一会儿你就不见了,原来是先进来了这里,让我好找!”落阳公主似乎习惯了那众心捧月的目光,但是不在意的,脸上始终都保持着皇家风范,那高贵典雅的笑容,在那端庄绝美的脸上,只让她整个人都好似那开得极艳的牡丹花,整个人都有一种雍容华贵的气质环绕着。

    “秦王妃!”看着落阳公主走进,此刻虽然在外面,苏青岚自然还是得把礼做足了,正准备拉着一家大小行礼,落阳公主却制止了,“如今在外面,为了避免麻烦,这些俗礼,还是免了吧,苏相你说是吗?”脸上带着笑容,说话间,落阳公主已经将苏青岚身边的慕容嫣和苏兰芷扫视了一边,看到两人的样貌,落阳公主纵然自持貌美,也不得不觉得惊艳了,“苏相果然好福气,有如此佳人陪伴,还有一个如此出色的女儿,我可是羡慕的紧啊!”也是在外面,落阳公主说话倒也客气,眼神看着苏兰芷倒是有些探寻,似乎很不小心的往自己儿子那里看去,看到秦之衍淡然的神色,只是静静的站在自己身边,落阳公主倒是觉得有些没意思了。

    难道是她想错了?

    “秦王妃谬赞了!”听到有人夸奖自己的妻女,苏青岚自然是高兴的,但是也不能表现的太过,此刻看着秦之衍陪在落阳公主的身边,自然也是少不得夸赞的,“倒是秦王妃好福气,武成王文武双全,小小年纪,便有了一番作为,果然是英雄少年,堪称典范!”

    世家大族的子嗣,因着家世的优越,难免有些浮华之气,有的家族管教不严的,甚至养出了纨绔子弟,这还算是好的了,有的什么杀人放火,吃喝嫖赌样样来得,那还真的是气人呢!

    不过这秦之衍身份尊贵,却也没有养成那样的性子,在圈子里的风评极好,苏青岚也知道,如今秦之衍可是人人心里最满意的乘龙快婿,只是不知道谁,可以有幸嫁给如此优秀的男子罢了。

    只是这样的男子虽然是优秀,但是苏青岚也知道,秦之衍是落阳公主唯一的孩子,自然期望极高,所以苏青岚从来都没有往这方面想过罢了,在女儿的婚事上,他和慕容嫣倒是极其的一致,宁愿低嫁,只要女儿幸福平安一生就好。

    “苏相,你可别这么夸他,这混小子,也不过是出生好,沾了好处罢了。”作为父母的,自然都是喜欢别人夸奖自己的孩子的,落阳公主也不例外,只是她向来是个要求严格的母亲,所以心里虽然是欢喜,嘴巴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

    “秦王妃多虑了,武成王如今的成就,都是他自己努力所得,而且武成王少年奇才,连皇上都对武成王赞誉极佳,秦王妃切莫过谦了。”秦之衍如今能被封王,虽然有些是因为父母的原因,还是秦王府那些子的事情,但是如果他真的没有本事,文帝那么贤明的人,哪里就会轻易的给秦之衍封王了呢?

    如今秦之衍深得皇帝的器重,这可是跟秦之衍自身的能力,分不开的。

    “呵呵,苏相别夸他了,免得这小子得瑟!”落阳公主说话倒也和气,而且看起来是那种比较单纯的女子,虽然都三十多的人了,可是那样子看起来,就跟二十岁的女子一般的,眼神很澄澈,是个正直坦诚的女子,这样的女子,在皇室,的确是少见的,可见落阳公主在南诏的确是深受宠爱,也难怪,当年会有那样的事情……

    想着前世听到的落阳公主和秦王那让人人都羡慕的爱恋,苏兰芷羡慕的同时,却也是有些惋惜了。

    哎,或许太过美好的东西,终究是会幻灭的吧?

    “母妃,你就这么见不得儿子我被人夸赞吗?”这会儿秦之衍似乎对自己母妃总是贬低自己有些不满了,看着落阳公主,倒是有些淡淡的打趣了,落阳公主见了,顿时就来了兴致了,“瞧这孩子,苏相才说你你几句好话,就以为是真的了?还跟母妃说起这个来了,苏相,你可不能再说他了,免得他自满,不知道上进了!”

    说起了落阳公主和秦王虽然是少年夫妻,感情极好,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落阳公主就得了秦之衍这么一个儿子,说来落阳公主也是觉得可惜的,想着上官侧妃的一男一女,倒是儿女都全了,只有她,就那么一个儿子,是以落阳公主对秦之衍,从小就要去严格,宠爱但是不溺爱,就是想让自己的孩子,可以自己撑起一片天地。

    如今看着站在苏青岚身边的苏兰芷,看着对方纵然戴着面纱,但是小小年纪,那一身清雅之色便让人无法侧开眼睛,而且明明是第一次见着自己,却没有平常女子的拘束和惧意,反倒是一片的坦诚,落阳公主对苏兰芷倒是生了一种喜爱和亲近了,“我一直都想有个女儿,如今瞧着苏相你的女儿,我还真的是羡慕的紧呢,女儿贴心,只是可惜了,我就那么一个小子。”

    这话有些伤感,落阳公主想着自己那个无缘的孩子,心里划过点点的伤痛,秦之衍见了,也知道落阳公主想起了伤心的往事,赶忙安慰道,“母妃,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您今日不是来祈福的吗?可别想太多,免得不准了。”

    “你这混小子,说什么呢?”听到儿子的话,落阳公主忍俊不禁了,这会儿也散去了悲伤,看着苏兰芷,将对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我瞧着你挺和我眼缘的,今日我们第一次见面,上一次的事情,我非得的感谢,前些日子虽然是派了衍儿去府上,可是我却一直想着,到底是怎样的璧人,可以有如此心细的眼光,如今瞧见了,果然是一个绝代佳人了。今日出门,我也没带什么好东西,这个金玉手镯倒是不错,你且戴着吧!”说完就将自己手上的镯子递给了苏兰芷,想要给对方戴上,苏兰芷瞧着那足金的成色,还有上面精致的翡翠,一看就知道定然贵重无比,哪里敢受呢?

    “秦王妃,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要!”想要抽回自己的手,虽然初次见面,有长辈送晚辈礼物的习俗,但是这个礼物太过贵重,而且今日不是她去秦王府拜访,几人只是偶遇而已,这样子受礼,还真的是有愧了。

    “苏小姐,这礼物是我的一片心意,你难道不想接受我的心意吗?”虽然长者赐,不可辞,可是相府和秦王府并没有亲厚到这样的地步,而且他们都没有送礼,倒是三番两次的接受了对方的礼,苏兰芷还真的是不好意思了。

    “秦王妃,这使不得!”想要挣脱,可是落阳公主只是看着她,眼神有些受伤,倒是让苏兰芷不好真的就收回自己的手了。

    “苏小姐,我母妃给你,你就收着吧,母妃一直记着你们之前的帮忙,你不收,母妃可会一直记着这事情的。”秦之衍虽然也没有想到落阳公主会将平日里最喜欢的镯子送给苏兰芷,不过看着苏兰芷此刻要推辞,也是不想的。

    “这……”看着落阳公主,再看看自己的老爹,苏兰芷只觉得自己此刻左右为难了。

    “兰儿,你就收下吧,长者赐,不可辞,秦王妃也是一片好意!”如果非得推辞,那就显得有些不识好歹了,虽然不知道落阳公主怎么如此看重自己的女儿,送了大礼,苏青岚却也只能让苏兰芷收了。

    大不了以后还个礼便是。

    “如此,那谢谢秦王妃了!”终于是受了,可是苏兰芷却觉得戴在自己手上的镯子异常的沉重了。

    这秦王妃,什么意思?

    “呵呵,不谢不谢,我瞧着你戴着比我戴着更好看呢,果然,这礼物送的好!”满意的看着苏兰芷手上的镯子,落阳公主笑嘻嘻的,甚至还给自己的儿子眨了眨眼睛,看的秦之衍嘴角动了动,最终,也没说什么,一副完全不知所云的样子。

    “母妃,我们还是先去拜佛吧,免得回去晚了。”

    “好好好,知道了!”看着自己的儿子如此的让人摸不着头脑,落阳公主笑了笑,看着苏兰芷,越看越喜欢了,“苏小姐,我觉得我们挺有眼缘的,有时间来秦王府坐坐,陪我说说话,也好让我们两家人,联系联系感情!”意思就是秦王府想跟相府来往了,在大苍,不管是谁,都想和秦王府来往的,这个,的确是一个橄榄枝,不管是谁,都不会拒绝的。

    “有时间兰儿一定登门拜访!”如今秦王府那边是送了礼了,礼尚往来,他们相府,自然是不能白白的就得了,当然是得回礼的。

    “好好好,一会儿我们再详谈,我先过去一下!”落阳公主今日可是来给家人祈福的,正事不能耽搁,虽然喜欢苏兰芷,想多和对方说说话,可是正事也还是得早点办的。

    ……

    见着落阳公主走了,苏兰芷不知道怎么的,只觉得松了一口气,看着自己手上的镯子,想着落阳公主刚才的行为,总觉得好像不是表面的那么简单了。

    如果真的只是喜欢自己,用得着送自己那么大的礼物吗?

    落阳公主今日可是来拜佛的,身上的物件自然是常用之物,这个金玉手镯,成色上层,玉质镶嵌的极其的完美,上面还刻着暗暗的纹路,非常的精致,怎么对方就送了自己这个?

    苏兰芷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万人迷,可以让一个人一眼就喜欢自己,自然是有些疑虑的。

    “兰儿,别多想了,秦王妃给你,你就接着就是,相府和秦王府这些年的来往,是淡了些,如今接触些,也是好的。”作为一朝权贵,苏青岚自然很懂得规则,一向来洁身自好,从来都不拉帮结派。

    但是不拉帮结派,也不表示完全没有了人情往来,自古以来孤臣的下场都是极其凄惨的,他当然不会让自己的妻女跟着自己受委屈,所以他谨慎小心,结交的人从来都是深思熟虑的。

    这秦王是当今文帝的亲弟弟,一心辅佐文帝,自然是可以结交的对象。

    苏青岚不是傻子,秦王府如今抛出橄榄枝,对他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朝堂上一个人总不可能完全不需要人帮助,如果真的和秦王府交好,那么相府的太平,自然也更有保障了。

    所以,如今既然秦王府的人主动和他们来往,苏青岚当然是不会拒绝的。

    “爹爹说的是!”也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了,反正目前为止,苏兰芷是想不出来的,索性就不想了。

    “只是改日,我们得去登门拜访了。”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虽然秦王府突然的亲昵让苏青岚有些诧异,不过在官场,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尤其是像秦王府这样的权贵,自然是朋友,那就更好了。

    “的确,只是最近大家都忙,不如过年的时候,我们先让人送去一些年礼,到来年,再亲自去拜年。”逢年过节的,相互之间送礼,也是可以的,苏兰芷这个建议,苏青岚也觉得很合适,“你说的极对,嫣儿,这事情就麻烦你了。”看着慕容嫣今日话很少,苏青岚只好找话了。

    “老爷放心,妾身会安排好的。”

    “如此,甚好,那边有人在抽签,不如我们也去抽一支吧?”指了指一边的签文,苏青岚想着今日几人难得一起出来,也想好好的相处相处,增加一些感情了。

    “老爷去吧,妾身就不去了。”慕容嫣虽然信佛,但是对抽签,却也是没有什么兴趣的,反正她如今除了苏兰芷的事情,也没有什么所求的,也没必要去求签了。

    “这……”被当面的拒绝,苏青岚只觉得有些尴尬,苏兰芷见了,赶忙拉了拉慕容嫣,“娘,今天我们既然来了,就好生的看看嘛,那边那么多人求签,我听说这云来寺可是很准的,我们去试试?”

    对着苏青岚,慕容嫣可以严词拒绝,可是对着苏兰芷,慕容嫣倒是不好拒绝了,“好吧,我们去看看!”

    见着慕容嫣妥协了,苏兰芷拉着对方,赶忙就去了,“那娘,我们走吧!”给苏青岚使了一个眼色,苏青岚赶忙就跟过去了。

    慕容嫣本来是不想抽签的,结果苏兰芷拉着慕容嫣去抽,三人纷纷抽了签,苏青岚的是,“物不牢,人断桥,重整理,慢心高。”

    慕容嫣的是,“湖海悠悠,孤舟浪头,来人未渡,残照山楼。”

    苏兰芷的,倒是让人觉得有些怪异了,“不远不近,似易似难,等闲一事,云中笑看。”

    三人各自看着各自的签文,慕容嫣这会儿看着苏兰芷的签文,有些不解了,“兰儿,你求的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心中所想,自然不会告诉父母,苏兰芷也不想给慕容嫣太大的压力,这会儿却也只能装糊涂了。

    “这……”求的是什么,自己都不知道?慕容嫣看着苏兰芷的目光,倒是有些审视的,不过也知道苏兰芷不说,有不说的理由,只好作罢,“如此,我们去解签吧!”

    “好!”

    因着人很多,几个解签的和尚都很忙,三人最后找到了一个穿着比较破旧的和尚,那人看着苏青岚三人,笑了笑,“三位可是要解签?”这和尚和寺庙里其他的和尚倒是有些不一样,有些像游行僧,整个人看起来倒是一片的放浪形骸之色,眼神一片的平静,也不知道是不是世外高人了。

    “还请大师帮我等解签。”恭敬的将自己的签文递过去,虽然这个和尚看起来有些格格不入,但是人不可貌相,苏青岚也不敢怠慢。

    “呵呵,你这个,也算不得是好签,你可是遇到了难事?”瞧着苏青岚,那和尚看着这一家子人,虽然各个穿着看似素淡却华丽无比,可是几人之间的氛围,倒是有些怪异的。

    “还请大师赐教!”

    “你所求的事情,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所问之事应重新来过,如以笃实之态度为之,或有可成。如果运气好些,还会有转机也不一定!”说话间似有所指的看了慕容嫣一眼,那和尚的话不多,苏青岚皱了皱眉头,只觉得这位大师说的好像极有道理,“请大师明言,替我指导迷津!”

    真的,有这个可能吗?自己和嫣儿,有破镜重圆的可能?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一切,都要看你们之间的造化和缘分了!”摸了摸自己那灰白的胡须,那和尚不再看苏青岚,而且去看慕容嫣了,“夫人的签可否要看?”

    “麻烦大师了!”听着这大师的话,慕容嫣和苏青岚一样的感觉,只以为是遇到了高人了,恭敬的将签文递过去,那大师看了看,便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表情,“施主的签,倒是让人一片迷茫啊。”

    “大师,请明言!”

    “施主所问诸事尚在虚无飘渺间,当前处境未开,心绪至为郁闷,情境苍茫。希望夫人看开些,缘起缘灭,生死无常,夫人想来也是信佛的,该知道佛祖说的话,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春来草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一切随心便好,无需刻意的做那违心之事,让自己烦恼。”

    这和尚的话可以说是一针见血,慕容嫣的心里划过一抹讶异,对着和尚,越发的恭敬了,“多谢大师赐教!”

    “赐教倒不敢当,只是希望夫人可以随心便罢!”看着慕容嫣一副听了,却有些固执的样子,那和尚也不去看慕容嫣了,反而是转向了苏兰芷,“这位小姐,把签文给贫僧吧!”

    “麻烦大师了!”将签文递过去,苏兰芷想着那上面的语句,皱了皱眉,似乎有些苦恼了。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施主,执念切勿太深,难得重新开始,成败利钝,淡然处之才好啊!”话语里似有深意,可是却听得苏兰芷浑身一震,看着那和尚,想开口问什么,最后,还是止住了。

    苏青岚和慕容嫣听了,都有些担心,苏青岚看着那和尚,“大师,还请您明言指导才是,小女年幼,有何执念,可会有什么影响?还望大师给我们一个准确的明示。”按理说苏兰芷小小的年纪,应该不会有太过执念的事情才是,这是如何呢?

    “哈哈,贫僧该说的都说了,佛曰命由己造,相由心生,施主们的未来,虽然是定了,却又未定,一切,皆看你们自己罢了!”

    “大师,这……”

    “哎,今日就到这里,贫僧累了,回去歇会儿,告辞!”许是不想多说,也许是想避开几人,那和尚直接就起身走了,完全不给苏青岚几人的面子。

    “兰儿,你心里,是不是有些什么结,你且跟爹爹说说,那大师说得对,但凡执念,还是不要太深的好,免得误入歧途!”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苏青岚对对方放心的同时,很多时候也是愧疚的,愧疚自己这些年的忽视,所以如今想要弥补,自然是想苏兰芷好的。

    “爹爹,兰儿没事,大师可能是错了。”刚才求签的时候,她是想什么来着?苏兰芷自己都忘了,她对神佛,向来都是敬重,但是却也觉得不公,所以她刚才并没有为自己求什么,因为她相信,她要想有什么,只能靠自己!神佛是帮不了她的,求神拜佛,只能让自己的心有些寄托罢了,前世她陷入如此困境,日日跪在神佛面前,不也还是挽救不了父亲的生命吗?

    “兰儿,你可别瞒着啊!”看女儿不在意的样子,苏青岚却是在意的,那大师看起来虽然放浪不羁的样子,可是说出去的话,却是字字珠玑,难保不是高僧啊,只是可惜,对方似乎都不多说,只是点拨,又不说透,让人好不懊恼。

    “爹爹啊,兰儿刚才求签的时候,不知道求什么,所以也没多想,那签,估计不灵了,只是不知道爹爹你求的是什么,我看那大师说的,怎么有些困惑?”故意岔开苏青岚的话题,苏兰芷就是不想在此事上面纠缠,果然,苏兰芷一说,苏青岚就钝住了,看着女儿期盼的神色,一时半会儿,还不知道该怎么应答了。

    欺骗吧?苏青岚觉得不好,可是实话实说,未免有些尴尬了。

    他该怎么说呢?

    苏青岚正在纠结,这会儿,就有人来救场来了,让苏青岚顿时就松了一口气了,“兰姐姐,真的是你?”

    ------题外话------

    哈哈,出来的人是谁呢?亲们猜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