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八十八章 东窗事发
    “芸儿见过苏伯父苏伯母!”这声音倒是很得体,几人顺着那声线看去,只看到一个女子,一袭水蓝色纱裙逶迤拖地,手挽乳云软纱,腰间一同色腰带,将腰部盈盈系住,凸显著女子婀娜多姿的身材,青丝轻轻挽起,在发间挽上一个髻,斜插上一支蓝宝石蝴蝶发簪,整个人虽然长得不是极美,可是因着那身上散发出来的书卷气息,却也是让人越看越舒服的。

    这不是最近一直呆在闺阁里养伤的薛灵芸吗?

    “呵呵,原来是薛小姐!”苏青岚和慕容嫣看到薛灵芸,脸上也都还是客气的,这些年苏兰芷一个人,也多亏了有薛灵芸的陪伴,不然女儿的性子,还真的是孤僻了。

    “苏相,苏夫人好,许久未见了,倒是灵芸的不是了。”

    “无碍的,以后有空,常来就是,你和兰儿年纪相仿,也好有个伴!”

    “苏伯父,我会的!”面对苏青岚和慕容嫣,薛灵芸一向来都是温柔大方的,一举一动都堪俱典范,果然是个实力派的伪装者。

    “薛妹妹,你怎么出来了?你的手,可是好了?”再一次的看到这人,苏兰芷突然觉得好久了,此刻,看着对方脸上那亲近的笑容,自然也得笑了,和对方一样,彼此都戴上了假装的面具。

    两人上一次见面,不是特别的愉快,苏兰芷可是还记得薛灵芸当日的算计,还有最后的自食恶果了。

    只是关于那个救了她的人,苏兰芷一直不知道罢了。

    “呵呵,姑姑是极好的,听到我伤了,便把皇上御赐的美肤膏给了我,如今已经好了大半了。”说好了大半,也一点都不夸张,苏兰芷此刻和薛灵芸站的倒是比较近的,却只是发现薛灵芸手上和脸上的一点点的伤痕。

    如今时日还不是很久,已经恢复成了这样子,想来再过一些日子,那疤痕,应该就全部消除了吧?

    还真的是可惜了。

    不得不说,这薛灵芸的语气不错,有个在宫里面受宠的姑姑,也难怪那些伤疤,最终还是会消了的。

    “薛妹妹没事就好!”虽然知道对方话语里是在向自己炫耀家里的荣华和恩宠,可是苏兰芷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的,完全没有听明白,薛灵芸刚才是在跟自己说鸾妃的事情。

    这鸾妃虽然没有子嗣,可是却极其得宠,是以辅国公府一枚荣耀,的确是让人羡慕,只是,她不在意罢了。

    “呵呵,姑姑待我是极好的,这雪肤膏也是不错,兰姐姐,要不要我回去给你送去一瓶,这样你有需要的时候,也可以擦擦?”这雪肤膏虽然有养颜的功效,可是薛灵芸这意思,不是在诅咒苏兰芷受伤吗?

    这人,果然是不安好心呢!

    “薛妹妹还是自己留着吧,你的伤口还没有愈合,得多用些才是!”对方的东西,苏兰芷能不要,自然就是不要的,她可不想被薛灵芸算计了去了。

    “呵呵,兰姐姐何须跟我客气呢?你这样子,我们不是生分了吗?”这话说的苏兰芷倒是不好推辞了,苏兰芷笑了笑,只好应了,“薛妹妹有心了。”反正自己不是傻子,像前世一样将薛灵芸送给自己的东西当做至宝。

    如今应了,对方送来了,大不了她不用就是,也懒得和对方多说。

    “那好,等会儿回去,我就让人给姐姐送过来,这雪肤膏对皮肤可是极好的,姐姐每日都用,想来会更加的光彩照人的!”看着苏兰芷面纱下的容颜,薛灵芸的心,就是满心的嫉妒了。

    这张脸,一定不能留!

    “多谢薛妹妹了!”

    “兰姐姐,你太客气我可就生气了,我们可是最好的姐妹呢!”最好几个字,薛灵芸的语气有些加重,也不知道是在有意的提醒苏兰芷,还是在告诉苏兰芷什么一样的。

    “那是自然!”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虽然看起来和和气气的,但是苏青岚和慕容嫣却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最后,还是慕容嫣开口了,“薛小姐,今日就你一个人来?可有长辈陪伴?”如果是有长辈陪伴,那么,薛灵芸此刻一直跟他们在一起,也是不妥的。

    “苏伯母,芸儿今日是和娘亲一起来的,只是娘亲在那儿拜佛,芸儿见着兰姐姐和你们,便过来打个招呼了。”

    “张夫人也来的话,我们也是该见一见的,不然可就失礼了。”

    “苏伯母,您放心,我娘一会儿就过来!”正说间,张氏便一脸端庄的走了过来,看着苏青岚和慕容嫣,纷纷见了礼,“苏相,苏夫人,今日我们倒是有缘,苏夫人好福气,今日可以一家三口过来拜佛,来年定当幸福美满!”这个词,换做是别人,或许真的就是祝福的词了,可是既然是苏青岚和慕容嫣,倒是有些讽刺了。

    幸福吗?美满吗?他们现在这样子,可是连相识的人都不如,哪里谈得上这两个字?

    不过也知道对方是好意,慕容嫣淡淡的笑了笑,“张夫人也是好福气,有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儿。”

    “呵呵,我们家芸儿,哪里比得上你们家兰儿呢?”虽然是认为自己的女儿比苏兰芷强了一千倍,一万倍,可是张氏面子上,还是谦虚的,可不想让人以为她得意忘形了。

    “呵呵,张夫人过谦了,你是求了签吗?这里的签文听灵验的,张夫人不如去听听如何解签吧?”看着张氏手上的签文,慕容嫣也不便总是和对方交谈,耽误了对方的时间了。

    “苏夫人说的极是,瞧我,都忘了这事情了,芸儿,跟苏相和苏夫人告辞,我们得过去了,一会儿,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今日大家特意来求佛,自然是要虚诚的,佛门境地,各自都有些顾忌,自然不会做太过火的事情。

    “苏伯伯,苏伯母,还有兰姐姐,芸儿先告辞了,兰姐姐,芸儿一会儿来找你可好?”看着苏兰芷的眼神满是亲切,薛灵芸最近一直都被拘在家里,就是因着之前出丑的事情,还有自己受伤的事情了,如今一切都渐渐的过去,薛灵芸自然是要出来和苏兰芷好好地联络一下感情了。

    她处于女人的第六感,自然是发现了苏兰芷没有以前那么对她言听计从了,这样的感觉,让薛灵芸很不安,自然是要好生的谋划才是了。

    努力了那么些年了,不能白费了,对方可是自己最重要的棋子,也是自己最重要的力量!

    “好的,薛妹妹,你一会儿让人来找我便是!”至于找不找得到,那就不一定了。

    “嗯,那一会儿见!”这会儿有事情,薛灵芸也不好久留,只好跟着张氏走了。

    打扰的人走了,苏青岚想着刚才解的签文,倒是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了,真的如那大师所说,自己可以否极泰来吗?

    希望如此吧?

    视线看着一旁的慕容嫣,苏青岚的眼神一片的柔和,苏兰芷看着这里人多,便提议道,“爹爹,娘亲,如今我们拜了佛,便去后面走走吧,反正这会儿斋菜估计是还没有做好的。?”几人都是吃惯了相府的山珍海味了,今日来,也是想换换口味,所以一早就商定好了,会在这里用膳的。

    “也好!”

    几人说好了就往后面的院子里走去,今日或许是人真的多,外面上香的人不少,后面院子里的人也是不少的,苏兰芷见苏青岚和慕容嫣都来了,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肚子,苏青岚见了,有些担心了,“兰儿,你这是怎么了?”

    “爹爹,那个,我肚子疼,想去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苏青岚这会儿倒是笑了笑,“女儿家家的害羞呢,快去快回,云珠,好生护着小姐!”这里人多嘴杂,苏青岚自然是不放心苏兰芷一个人的。

    “老爷放心,奴婢会的!”

    “那爹爹,娘亲,你们先逛,一会儿我再来寻你们!”

    “好!”

    ……

    苏兰芷给云珠打了一个眼神,云珠就走了,两人离开了苏青岚和慕容嫣的视线,各自都松了口气,可是苏兰芷却发现,云珠有些不对劲,“你怎么了?在想什么?”

    “小姐,有件事情,奴婢不知道该不该说?”看着苏兰芷,云珠有些欲言又止了。

    这话她一直都在纠结要不要说了,可是,她也不是很确定啊!

    “你有什么事情,直说就是,无须吞吞吐吐的。”看云珠纠结的样子,苏兰芷倒是皱了皱眉,有些不解了。

    “小姐,你还记得上一次薛小姐被茶水烫伤的事情吗?”

    “这个当然记得。”

    “那你还记得当时的情景吗?”

    “这是自然,怎么了?”

    “当时薛小姐想要往小姐的脸上泼那热茶水,奴婢本来想拦着的,可是奴婢还没有拦着,就有人先一步行动了,奴婢当时只来得及看到那人的一个侧面,只觉得惊鸿一瞥,便难忘。刚才奴婢瞧着那武成王,倒是觉得和那日对小姐出手相助的男子,极其的相似了。”只说相似,那是因为云珠真的没有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当日的匆匆一瞥,那人那绝尘之姿便是让人难忘。

    可是,真的就是那人吗?

    终究是没有看到正面,云珠也只是一种感觉,一种似曾相识,所以不是非常的确定了。

    “你说那日帮我的人,是武成王?”想到谁,都没有想到是秦之衍,毕竟两人之间的交集很少,关系更是平平,那人是天之骄子,自己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他凭什么帮着自己呢?

    “奴婢不确定,只是感觉很像!”那样的气质,这个世间再难寻到,云珠虽然没有看到秦之衍的脸,可是感觉,很像!

    “……”皱了皱眉头,苏兰芷这会儿知道云珠为何有些纠结了,毕竟是不确定的事情,所以拿不好主意要告诉自己罢了。

    “好了,既然无法确定,这事情就算了吧,反正于我们无害,我们无须担心就是。”这会儿突然就想起那个雪夜搂着自己的男子,苏兰芷也一样的觉得很像是秦之衍。

    可是,这一切,真的都是他吗?

    但,为何呢?

    怎么都想不通,苏兰芷扫遍了自己的记忆,也只记得自己和秦之衍见过五次,而且真正说话也就两次,他们似乎,并没有熟悉啊!

    罢了罢了,如果纠缠,只是自寻烦恼,不确定的事情,还是不要去捕风捉影的好。

    “奴婢知道了!”看苏兰芷不想深究的样子,云珠自然也是觉得不必要了,她只是作为忠诚的侍女,想要将自己的怀疑和猜测告诉苏兰芷罢了,剩下的,就由苏兰芷自己决定了。

    “我们今日要做的事情可是李姨娘的事情,其他的事情,我们不需要多想,如今解决了李姨娘,才是正道!”

    “小姐说的有道理!”

    “李姨娘可是准备动手了?”

    “小姐,刚才我们和秦王妃他们说话的时候,李姨娘已经偷偷的溜出了大厅了,想来现在,已经在见那个庶子了。”

    “这样很好,我们先去看看,他们是不是在了,然后你想办法,将爹爹和娘亲引过去!”

    “小姐放心,奴婢会的!”

    在云珠的带领下,苏兰芷确定了李姨娘已经等在厢房里面了,如今那庶子估计还在路上,苏兰芷给云珠递了一个眼神,云珠马上就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

    来到外面,找了一个小沙弥,云珠吩咐了几句,指了指在散步的苏青岚和慕容嫣,那小沙弥点了点头,便过去了。

    “施主,斋菜做好了,两位施主,可是要过去了?”

    “那么快?”

    “是的,施主,今日来客比较多,所以厨房预备的多了些。”

    “可是我们的女儿这会儿有事情,还没有回来!”

    “施主放心,小僧会在这里看着的,等会儿会转告小施主!”看着苏青岚和慕容嫣不放心的样子,那小沙弥继续努力,“施主还是赶紧的去吧,斋菜凉了也不好。”

    “这……”苏兰芷还没有回来,苏青岚实在是有些不放心。

    “施主无须忧心,我们云来寺一向来都是太平的,这些年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云来寺一直都是平平安安的,而且小僧就在这里候着,断断不会出了岔子的。”这小沙弥找的一脸的和气样子,苏青岚想着云珠陪着苏兰芷,倒也有些放心了,“既如此,小师傅请带路便是!”

    “两位施主,这边请!”

    苏青岚和慕容嫣被那小沙弥引去了一边的厢房,这会儿看着苏青岚和慕容嫣,笑了笑,“二位施主稍等,斋菜马上就送来!”

    “麻烦小师傅了。”

    “不麻烦不麻烦,小僧去去就来!”笑嘻嘻的关了门就出去让人上菜了,苏青岚和慕容嫣这会儿单独坐在一起,苏青岚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嗓子,“这云来寺,果然是热闹,嫣儿,你说是吗?”

    慕容嫣不跟自己说话,苏青岚便自己找话说了。

    “的确!”果然是间断明确,苏青岚很期盼对方可以多说几句,可是慕容嫣这会儿已经闭上了嘴巴,只是动着嘴唇,拨动着手上的佛珠,果然是虚诚的人,每时每刻都不忘了礼佛了。

    看着慕容嫣手上的佛珠,苏青岚突然就有些不是滋味了,想着一串佛珠每日都可以被慕容嫣贴身戴着,寸步不离,而且时时刻刻的抚摸,倒是让苏青岚觉得有些嫉妒了。

    如果他是那佛珠就好了,至少慕容嫣肯亲近他。

    也不知道自己是魔怔了还是怎么的,苏青岚就那么瞧着慕容嫣的手,看着对方,最后,有些幽幽的说道,“夫人既然如此喜欢礼佛,以后夫人可以常来,为夫会陪着的!”这会儿倒是故意将两人的身份撤出来,苏青岚就不信了,慕容嫣真的就一点都不在乎了。

    “老爷,佛自在心中,向佛,礼佛,并不一定就得到寺庙里,只要诚心就好!”这不就是间接的拒绝了苏青岚陪自己来寺庙的提议吗?慕容嫣这话,说的还真的是让人无力啊!

    “咳咳,夫人说的是,不过家中的佛像始终都是小了些,容不下大佛,我们一家子偶尔来拜拜,也是好的。”从来不觉得和别人说话是那么的困难,自己说的话就好像一句一句都被打入了棉花上一样的,让人只觉得无力了。

    “老爷公务繁忙,当以国事为重!”瞧这话说的,都上升到国家的高度了,苏青岚只觉得颓败了,还想说什么,可是这会儿,突然就听到了门口的声音了,“你可来了,怎么那么久?你不知道我们姨娘等了许久吗?”

    “哎,我说米花啊,我出门一趟不容易,而且今日来云来寺的人那么多,路上都被堵住了,我可是走了许久的路才来的,你瞧瞧我,脸上都出汗了。”这听着是一个男子,而且气息有些柔软,可见对方是一个柔弱书生。

    “罢了罢了,你快进去吧,姨娘在等着你呢!”

    “好,我这就进去!”连着许久,李姨娘突然就跟他断了联系了,这庶子也是有些着急的,好几次的派人去给李姨娘递条子,说是相思的厉害,想要见上对方一面。

    可是那些条子都跟那肉包子打狗一样的,有去无回了,那庶子也担心,可是又不敢往想付出闯,如今得到了李姨娘的来信要他出来一见,他自然欢欢喜喜的就来了。

    这人是他以前喜欢过的女子不说,而且对方可是苏相的姨娘啊,自己如果拿捏住了对方,难道还愁自己没有前程吗?

    他只是一个庶子,没有母族的支持,更没有地位,所以,他必须利用有效的资源,他不想这辈子都庸庸碌碌的,是以这事情他做的很隐秘,就是不想让人抓了把柄,这些日子他虽然忧心,也不敢轻举妄动,今日李姨娘终于是来找他了,他知道,对方对自己是上了心了。

    这样,那就好办了。

    那庶子飞快的就进了那屋子了,可是却不知道,自己和米花在门口的话,却是让人听得干干净净了。

    隔壁的苏青岚脸色很不好看,外面人的声音,纵然他觉得有些模糊,可是听那用词,还有透露出来的只言片语,他心里隐约的有了一个猜测,面色突然就沉了。

    这是怎么回事?

    慕容嫣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外面的声音,她是熟悉的,这会儿看着苏青岚一脸漆黑的神色,心下也有些担心了。

    这李姨娘,莫不是胆大包天了不成?

    “我们出去看看!”是个男人都受不了自己女人给自己戴绿帽子,纵然那个女人他不在意,甚至有些厌恶,可是那人毕竟是他名义上的女人,他哪里能够忍受这气?

    “老爷,你稍安勿躁,且等一等,或许是误会也不一定!”这会儿冲过去,也是不好的,毕竟人他们是没有见到,万一误会了,撞到了别人的好事,那不是大家脸上都不好看吗?

    “误会?这有什么误会?难道你没有听出来那人是谁吗?”他纵然再不管内宅的事情,可是那声音,他也还是记得的。

    “老爷,先等等吧,我们先看看,这事情到底是如何的!”慕容嫣虽然也是诧异的,可是也不想就那么冒冒失失的就冲过去了,免得有失身份,“我们且看看他们要做什么才是,老爷稍安勿躁!”

    许是被对方那平静的声音影响了,也或许是觉得自己太冲动了,苏青岚这会儿看着慕容嫣,叹了口气,“哎,罢了罢了,先等等吧!”

    坐了下来,苏青岚眉头皱的死死的,好像看到了死苍蝇一样的恶心了。

    这个李姨娘,还真的是胆大包天了都,难道她不怕死吗?

    面色不虞,慕容嫣也知道苏青岚咽不下去这口气,不过这会儿,也还不是出去的时候。

    两人本想是听些什么,可是奈何这厢房的隔音效果不错,对方说什么,他们完全不知道,最后,还是苏青岚站起身来,看着慕容嫣,“嫣儿,虽然此事不宜宣张,可是这毕竟是大事,我们至少得确定,那人是不是李姨娘不是?还有那个男人,我倒要看看是谁!”坐了一会儿,苏青岚也是冷静下来了,或许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窃喜的,因为如果那人真的是李姨娘,虽然他是被戴了绿帽子,可是如果李姨娘真的偷人了,那肚子里的孩子岂不是不是他的?那如今自己和嫣儿的死结,会不会解开些?

    看着苏青岚那似释然,似紧张,似担忧的眼神,慕容嫣有些觉得怪异,不过看着苏青岚这会儿比刚才冷静了,也不拦着了,“老爷要去证实,便去证实就是!”其实这事情慕容嫣也知道一定是要证实的,只是苏青岚刚才太激动了,慕容嫣有些担心会出事情,所以拦着苏青岚。

    如今看着苏青岚淡定下来了,慕容嫣自然也没有了顾忌了。

    弄清楚也好,不能冤枉了人,自然也是不能让苏青岚蒙羞!

    “嗯!”点了点头,苏青岚从窗口看去,果然看到米花在那里鬼鬼祟祟的转悠,当下心里就一沉,心中顿时五味陈杂。

    “老爷,可是李姨娘身边的人?”

    “你在这里等着,我出去一下,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别出来!”真的是那李姨娘,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可是老爷……”看着苏青岚那望不见底的眼神,带着一片的森寒,慕容嫣意识到了什么,有些担心。

    “你放心的等着就是,我会处理好的。”二话不说就打开了门,吩咐了一旁的怜月,“照顾好夫人!”

    “是!”

    门顿时就关了,慕容嫣来不及看到什么,苏青岚这会儿已经出去了,米花本来鬼鬼祟祟的在盯梢,这会儿突然就看到苏青岚就好像从天而降一样的,突然吓到了,刚想开口,可是苏青岚手一指,米花只看到眼前一片的漆黑,自己就动弹不得了。

    看着面前那泛着冷气的黑衣人,米花只觉得从头到脚都是一片的冰冷之色,一时之间,竟然觉得死亡离自己是那么那么的近!

    天,老爷身边,什么时候有这些高手?

    “将她先藏好!”吩咐好,那黑衣人很快就消失了,苏青岚这会儿猛地就打开了门,正好看到那李姨娘巧笑言兮的劝着那庶子喝酒,苏青岚嘴角划过一抹冷酷的笑容,那李姨娘见了,整个人都吓傻了,手上的酒杯也滑落了,只留下一脸的惊恐了。

    “老爷,你,你怎么来了?”下意识的开口,李姨娘瞬间就意识到自己说的不对,赶忙改口,跪下了,“老爷,您听婢妾说啊,这不是老爷您看到的样子啊!”那哭声说不出的委屈,眼泪也很快的滑落,苏青岚看着对方往自己靠近,厌恶的避开了,“李姨娘,你还真的是好样的,本相都亲眼看在眼里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老爷,冤枉啊,这人只是婢妾的远房表兄,今日难得在庙里见到了,婢妾一时之间想念家人,便和表兄说说话,刚才也只是临别觉得不舍,所以才会给表兄劝酒啊!”不得不说着李姨娘的演技很好,而且脑子反应的很快,虽然此刻情况危急,但是她还是很快就将刚才的画面滤过,也知道苏青岚进来的情景,便借此托词了。

    “哦,是吗?”看着李姨娘,然后看着一旁那已经有些脚软的庶子,苏青岚第一次褪去了自己平日里温柔亲切的形象,面色极其的冷酷,看的李姨娘心里毛毛的,害怕极了。

    “老爷,冤枉啊,这真的只是婢妾的表兄,婢妾只是多年未曾见到家人,所以想念的紧,一时之间有些情难自禁,所以失了礼数,还望老爷看在婢妾肚子里孩子的面上,对婢妾从轻发落!”哭哭啼啼的,我见犹怜,这李姨娘也是一个能言善辩的,将一切都托得干干净净,反正她远房亲戚不少,表兄也多,难道苏青岚还真的一个一个的去查了不成?

    所以她如今随便说,只要那庶子肯附和她,她就没事!

    “老爷,您不相信,你可以问婢妾的表兄啊,表兄,你倒是说说话啊,老爷宅心仁厚,如果我们真的是无辜的,老爷不会降罪的!”用眼神瞟了瞟那庶子,李姨娘见着对方吓得腿都是软的,跪在地上什么都不说,顿时只觉得越发的厌恶了。

    看来,此人真的非得除去不可,不然这样的事情再来一次,就真的不可收拾了。

    “相爷,相爷,草民是冤枉的啊,草民,草民只是见着了表妹,表妹念着家人,所以想让草民带个信,相爷明察啊!”哆哆嗦嗦的将事情说出来,基本倒是符合李姨娘所说,李姨娘顿时就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虽然只是一个没有志气的,但是不傻,知道配合自己。

    “你真的是她的表兄?”冷冷的看着那瑟瑟发抖的人,苏青岚就好像在看那将死之人一样的,看的那男子纵然是不敢抬起头来,也觉得自己的背脊发凉了。

    哎,好端端的,怎么就遇到了这事情呢?

    不是说这苏相为人最为亲切温和的吗?怎么此刻,倒是像一个修罗一样?

    “是的,草民是的!”

    “抬起头来,看着本相回答!”不得不说苏青岚搬出自己的身份,还真的有很大的震慑作用,那庶子这会儿头非但没抬起来,倒是低的越来越低了。

    李姨娘见了,满是着急,赶忙找了借口,“老爷,婢妾这表兄为人老实木讷,没见过什么世面,更没见过什么大人物,您别吓着他了。”老实木讷,不就等于不会撒谎吗?不得不说这李姨娘还真的有一张巧嘴了。

    “本相让你开口了吗?”瞪了一眼李姨娘,苏青岚只觉得李姨娘烦躁,这会儿继续看着那庶子,非要得出一个满意的回答不可,“你,抬起头来看着本相,将你刚才说的,再说一遍!”

    “草民,草民句句属实啊!”听着苏青岚那冷酷的声音,这庶子始终都是惧怕的,哪里敢抬起头来让苏青岚对视呢?

    他现在那么慌张,岂不是会露馅了?

    “对本相说话,你可得仔细的掂量才是,如果说谎,相信你该知道,你有什么下场!”这也不是威胁的,苏青岚是什么身份,李姨娘是什么身份,如果有人真的敢让苏青岚戴绿帽子,苏青岚会善罢甘休吗?

    这女人,本来就不是他想带回来的,可是对方眼巴巴的对自己情真意切,非君不为妾,当初那么死巴巴的缠上自己,如今却给自己戴绿帽子,苏青岚的愤怒,可想而知!

    “草民,草民不敢欺瞒!”身子越发的抖了,那庶子也只觉得自己好似站在了生死的边缘,飞快的看了李姨娘一眼,那李姨娘赶忙就哭了,“老爷,您可不能怀疑婢妾的清白啊,婢妾一心只有老爷啊,如今婢妾肚子里还有老爷的孩子呢,老爷,婢妾怎么会做出这等事情?”狡辩如簧,颠倒是非,这李姨娘的确是个中翘楚,为了自己的性命和前程,她果然什么都做得出!

    “你给本相闭嘴!”实在是觉得烦了,苏青岚看这两人如此不识好歹,直接就叫人现身了,“影,出来!”

    一阵风过,屋子里面迅速的就多了一道黑影,这人从头到脚都是一片的漆黑,就留下那一双带着寒气的眸子,让人只觉得阴森的可怕了。

    “老爷,您这是要?”

    “影,本相不想听他们废话,让他们直接开口说真话!”厌恶的移开自己的视线,苏青岚可不会真的傻的就去相信了那李姨娘的话,李姨娘听到了苏青岚的吩咐,脸上满是恐惧,看着苏青岚,赶忙就要跪过来求情了,“老爷,您不能这样对待婢妾啊,婢妾肚子里,可还是有您的孩子啊!”

    三番两次的提及苏青岚一直都非常厌恶的事情,苏青岚皱了皱眉,“不要再让她开口了,实在是很烦!”

    “啊!”很快,李姨娘的下巴就被卸下来了,满脸痛苦的样子,看得一旁的庶子浑身抖得更加的厉害了。

    指了指那庶子,苏青岚吩咐,“让他说实话!”李姨娘那张嘴实在是有些让苏青岚受不了,苏青岚也知道李姨娘不会说什么,所以只好让这庶子说实话了。

    一看就知道说一个胆小的,有谋无勇,这样的人,最好应付!

    “相爷,草民该说的,可是都说了,您不能不信啊,草民是冤枉的!”

    “影,还不快行动?”

    “是!”随着一声凄厉的叫声,那庶子的手臂猛地就被那影给扭断了,整个人抽得厉害,甚至浑身都是发抖了,那庶子惊恐的看着苏青岚,只觉得和传言相差太多,可是他还来不及反应,另一只手也被卸了,那庶子看着自己的手,再看看苏青岚,脚步不停的往后退,好似看到了魔鬼一般一样。

    “你如果想要你的腿,就说吧!”皱了皱眉头,苏青岚不想慕容嫣多等,此刻,只想速战速决了,那庶子看着黑影再一次接近自己,浑身都僵硬了,怕的厉害,赶忙就招了,“相爷,草民招,草民什么都招!”

    “说吧!”见对方那么快就招了,也是在苏青岚的意料之中,那庶子看着苏青岚的样子,再看到李姨娘满脸狠毒的样子,对着苏青岚猛地就磕头了,“草民招了,苏相可否饶过草民一命?”

    “现在不是你讨价还价的时候!”

    “苏相,请您饶过草民一命!”

    “看来你还没有吃够苦头,影。继续!”

    “啊!”很快,那庶子的腿断了一只,看着影要再一次的行动,那庶子也不敢讨价还价了,这会儿规规矩矩的什么都招了,“草民说,草民什么都说!”

    “嗯,希望这一次,不要让本相久等,不然你的另外一条腿,估计也没了!”这话让那庶子只觉得离死不远了,索性全部都招了,“苏相,草民不是这李姨娘的庶子,草民只是户部尚书的庶子,和李姨娘从小就认识,本来两家是打算联姻的,奈何吏部尚书想要攀高枝,便将李姨娘送给了您,可是您不待见她,她又总是被白姨娘排挤,时不时的就被送到庙里面去。这李姨娘年纪轻轻的,花容月貌,自然闺中凄苦,有一次在路途中马车失灵,无法行走,是草民遇见搭救,然后从此,我们便有了来往……”

    其实这也只是一个有着野心的男人,和另外一个闺中怨妇的苟合罢了,只是后来后者也有了野心,想要对前者除去而后快,是以才有了今日的一幕。

    那李姨娘没有想到庶子如此软软,那么一下下就全部都招了,看着苏青岚那冷凌的神色,想说些什么,奈何都说不出来,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那庶子将一切都合盘而出,知道自己这回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听着对方是叙述,苏青岚由最初的愤怒,到接下来的痛恨,再到平静,最后竟然是释然,到末,更是有了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看着那庶子说完,恳请的看着自己,不知道怎么的,苏青岚鬼使神差就说了这样一句,“你可知道,李姨娘怀孕了,太医说是三个多月了!”

    “您,你说什么?”不可思议的看着李姨娘,之前因着李姨娘穿的很厚,而且故意的遮盖,那庶子没有看出来,如今看着李姨娘倒在地上,肚子倒是显怀了不少,那庶子顿时觉得浑身都是战栗的,赶忙就求饶了,“相爷,饶命啊,相爷,那孩子不是草民的!”

    “李姨娘,那孩子可是他的?”没有去看那庶子,只是看着李姨娘,苏青岚有些事情,是一定要弄清楚的!

    拼命的摇头,李姨娘知道,自己一旦承认,就死定了,荣华富贵也不再了,所以,她死都不会承认的,她就不信,苏青岚不确定这孩子是不是他的,能狠得下心来杀了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