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九十章 老庆王妃瘫了
    回到了家,因着今日大家也都累了,各自回去了自己的院落。舒骺豞匫

    苏兰芷一回到自己的院落,就将薛灵芸给自己的平安符拿了出来,将那符打开,果然看到里面藏了一些草药,长时间的接触,对她的身子,是很不好的。

    眼神有些发冷,虽然知道薛灵芸这人心机狠毒,可是没有想到,这人竟然连一个小小的平安符都能下得出手,还果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苏兰芷将那平安符直接拿火烧了,看着那火焰蔓延,也知道,她和薛灵芸之间,注定了,是不能共存的。

    躺在床上,苏兰芷想着李姨娘和米花两人都没有回来,路上一直都想问,可是她不知道自己问了,会不会让苏青岚面上无光,所以纠结了再三,她还是选择了沉默了。

    依着她今日的安排,那李姨娘想来是被当场就抓奸了的,可是后续如何,她却是无从得知的。

    一路上都在认真的观察慕容嫣和苏青岚的神色,可是发现两人都很淡定,苏兰芷倒也不担心,只是不知道李姨娘的结局,苏兰芷还是无法放下心来。

    心里有些心事,苏兰芷睡得倒也不安慰,不过到了晚间的时候,苏兰芷却是知道了结局了。

    “嫣儿,刚才有人传信说,李姨娘在寺庙里面不慎跌足,落入了后山的山崖,如今已经去了。”这算是给慕容嫣一个交代,也是给府中的人一个警醒了。

    出门一趟,一个姨娘就那么没了,大家的心里顿时就觉得毛毛的。

    “老爷,那吏部尚书那里……”李姨娘怎么说都是正儿八经的妾,也是有名分的,就那么去了,李姨娘的娘家那边,怕是不好交代的吧?

    不过慕容嫣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苏青岚竟然那么快就处置了那李姨娘了。

    “这是一个意外,大家都无法预料,这事情就这样罢了,其他的就算了。”因着被吏部尚书算计的事情,苏青岚和那吏部尚书一向来都不合,今日又出了这样的事情,苏青岚自然就借着缘由处置了那李姨娘,也免得回来给自己添堵了。

    这是这口气,他不会那么轻易的就灭了的。

    “那老爷,府中的人……”怎么说都是去了一个人的,而且还是一个怀着苏青岚“骨肉”的姨娘,这悠悠众口难堵,还是得小心才是。

    “放心,我已经让人传了话了,今日我们一起去云来寺,后来李姨娘不慎跌入山崖,没能回来,如今她的尸首也无法找到,她的院子,也派人封了吧!”对于一个自己本来就不喜,还给自己戴绿帽子的女人,苏青岚此刻可以说是极端的厌恶了,哪里愿意再看到关于那个女子的一切?

    “那那院中的下人呢?”

    “都发卖出去吧,卖的远些,不要在京城就是!”也不知道那里有多少李姨娘的心腹,苏青岚自然是一个都不想留的,免得将来这事情万一被捅出去了,也是麻烦。

    “老爷,真的要如此吗?”总觉得这样,有些太过狠心了些,毕竟那些下人,始终都只是听从主子的吩咐,也是无辜的。

    “嫣儿,此事关系重大,不可草率行事!”这事情如果真的传出去了,对他,对慕容嫣,甚至都苏兰芷来说,都是一个打击,苏青岚是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如此,就照着老爷的吩咐吧!”知道苏青岚说的也有理,这样的事情搁谁身上都是不好受的,苏青岚这样处理,也是极好的,慕容嫣虽然不忍心,却也不会阻止。

    “嗯,我已经吩咐了下去,从此府中再也不会有李姨娘这个人,也不许任何人提及,如果谁提及了,那就直接打五十大板,发卖了去!”不得不说苏青岚这一次的高压处理办法是很有效的,关于李姨娘偷人的事情,苏青岚自然是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的,但是,他不会让那些人将这事情传出去,所以,必须要严格处理才是!

    “老爷放心,妾身会好生的敲打他们的!”如今的相府,倒是不像是之前的了,慕容嫣基本是掌控了这府内的下人们,所以做起事情来,倒也不是那么费事了。

    就算是有一些投机取巧,不懂规矩的,她也会慢慢的收拾就是!

    “如此,那就让你费心了。”

    “老爷说什么呢,这些都是妾身该做的!”夫妻两还果真是相敬如宾,一言一句的,说话客客气气的,苏兰芷在一旁听着都觉得累啊。

    难道好生说话就不行吗?非得将彼此的关系弄成像是上下属一般的,苏兰芷也实在是觉得有些郁闷,看着慕容嫣那淡定的神色,只觉得自家的娘亲越发的像仙人了,对这俗事,还真的是越来越看得开了。

    这样下去,很不好,真的很不好!

    “有劳你了,马上就要过年了,这几日可能送礼的人比较多,宫里也会有赏赐,宫里的赏赐你就直接的接着就是,至于别处送礼的,一会儿我让齐管家给你一个单子,你瞧着办就是,有些需要回礼的,你看着处理。”如今的年味,还真的是越来越浓了,苏兰芷都可以感觉到相府一天一天的热闹了起来,也觉得挺开心的。

    热闹些也好,一家人好好的在一起过年,这可是自己记忆里都快遗忘的事情了。

    还好,她有重新来过的机会。

    “老爷,妾身省得的。”

    ……

    苏青岚果然是料事如神,昨天刚刚说了会有人送礼,今日一大早,宫里的人就来赏赐了。

    听着那太监尖细的嗓子喊出一系列的名字,“前朝画圣真迹画一幅,颜决明草书真迹一副,玉如意一对,罗云锦十匹,翡翠手镯两对,黄金千两……”林列种种,苏兰芷几人跪着听着赏赐,看着那一个两个太监小心的将东西抬上来,不得不说,这些都是极其贵重的。

    这文帝,倒也大方!

    ……

    好不容易听着那太监念完了,一行人谢了恩,苏青岚这会儿赶忙就让人给了那太监赏银,那太监笑着接过,感觉到手中的分量,脸上的笑容就更是亲切了,“皇上可是看重相爷呢,这些可都是皇上亲自吩咐下去的,今儿早上也特意交代了奴才早早的就来了。”话语里无不都是文帝对臣子的信任和看重,让人听着挺舒服的,苏青岚留着对方坐下喝茶,那太监虽然想,可是还有任务在身,自然就不好就真的留下了。

    “相爷,奴才还有几处要将东西送去呢,可别耽搁了事情,改日再来相爷府上讨酒吃!”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可是大家都知道,这样的机会也是很少的,毕竟宦官和臣子走太近了,始终都会让人忌惮的。

    “那公公好走!”也不过是面子上留一下,苏青岚自然是知道那公公不会久留的,公公走了,苏青岚便也不管事情了,“嫣儿,这些东西都交给你处理吧,该入库的入库,那银子,需要用的,便用了就是。”看得出苏青岚的确是给了慕容嫣很大的权力,也是完全的信任的,就是想一点一点的让彼此重新回到过去。

    只是这个过程,注定了漫长了,“那妾身这就去处理!”一下子抬来了这许多御赐的东西,慕容嫣还真的是有的忙了。

    御赐的可比不得其他的,除了银钱是可以用的,其余的都得小心着才是,如今他们相府正是一门的权贵,万万是不可以出错,免得到时候,被万人踩在脚底下了。

    “也好,有什么疑问,你可以问我,或者是问齐管家!”

    “好的,老爷,妾身去忙了!”

    这几日忙着收礼回礼挂灯笼挂对联,相府如今到处都挂着红彤彤的灯笼,还贴上了喜庆的对联,就连苏兰芷的兰月阁也换上了暖色调的装饰,一派过年的景象,让人只觉得心都是热闹的。

    “相府许久不曾这么热闹了。”看着来来往往的下人,来来往往的送礼人,苏青岚突然就有了这些的感概了。

    想起过去的十年,他对这些内务完全都是不沾手的,什么都交给白芯处理,到了过年,也因着心里的孤寂,只觉得格外的冷清,今年难得一家人可以团聚,他一定要让这个家,一点一点的热闹起来才是了。

    “呵呵,爹爹,以后都会这样热闹的!”其实过年的热闹,从来都没有改变过,改变的,只是人的心境罢了。

    想起自己以前的记忆,过年的时候也只是将自己拘于那一点点的四方天地,不曾踏出兰月阁一步,所以她觉得过年不过年,其实都成差不多的样子,却不曾想,差别,倒是大了去了。

    “希望吧!”

    ……

    午膳的时候,三人依旧一起用膳,慕容嫣如今可是习惯了苏青岚的厚脸皮了,几人坐着,慕容嫣倒是有些话是想要问清楚的,“老爷,今日有好几处送来了年礼,有些我就照着往年的回了,可是有几处,妾身想问问老爷的意见。”

    “说吧!”看慕容嫣的样子,苏青岚可以预料到是那几处,不过他没有点明,也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和慕容嫣多多说说话罢了。

    谁让慕容嫣平日里,除了这些正事,就不会理他了呢?

    “第一处是秦王府的,送的是一尊玉佛,还有一整套的翡翠首饰,外加一些吃食,还有一些精致的金饰。往年和秦王府来往的不多,所以也没有记录回礼,妾身想问问老爷的意见。”慕容嫣自然是知道和秦王府的来往百利而无一害,自然也慎重了几分,虽然心里有了主意,可是还是要问问苏青岚的,毕竟苏青岚身处朝堂,该知道怎么做,才是最好的。

    “嫣儿是如何想的呢?”

    “秦王府乃是当今少有的权贵之家,想来我们府中有的,秦王府也是不缺的,是以妾身觉得送一套玉器,还有一套精美的瓷器,一些庄子上送来的野味吃食,倒是极好的。还有一些金贵的山参,妾身刚才去库房发现有一只千年山参,妾身觉得倒是可以送去。”将心理的想法说了出来,苏青岚倒是点了点头,很是赞同了,“你这个想法很好,只是秦王素来爱棋,前些日子我得了一副白玉暖棋,送过去倒也正好合适了。”

    “那就依老爷的。”

    “可还有谁?”

    “还有焰王也让人送来了年礼,虽然不是很贵重的,可是都是一些难得的特产和一些珍贵的毛皮,以及用金子打造的金猪。”今年是猪年,秦焰这样送礼,倒也符合规矩的。

    “焰王?”其实这些年来,几位皇子明的暗的送礼,苏青岚也是知道的,不过他都一视同仁,从来都不会刻意的去讨好和偏袒任何人了。

    他是权臣,却也知道自古皇位争夺都是一件非常残酷的事情,一旦站错了脚,等待自己的,就是满门灭绝的结局,所以,苏青岚忠诚的人,只有皇弟一人而已,至于其他的皇子,他一直都保持着距离,不亲近,却也从来都不得罪。

    “几位皇子,不管他们送的是什么,就照着原来的规矩回一样的就是。”一视同仁,这是苏青岚向大家表明的态度,他不会帮谁,也不会偏袒谁。不管,他们送的礼物,有什么不一样。

    “老爷,妾身明白了。”其实也只是想问问而已,这会儿得到了回答,慕容嫣也有了计较。

    “这几日辛苦你了,等会儿用完了膳,你先歇歇吧,免得累了。”

    “今日来的人似乎很多,妾身也不好就睡了,让人久等,还是晚上的时候,早点睡吧!”大家好像都是在商量好了一样的,一天突然就都来了,慕容嫣还真的忙得脚都快站不着地了。

    “剩下的也没有多少是需要你亲自接待的了,你且好生休息就是,那些人让齐管家应付便是。”主要的人已经早上的时候就来了,剩下的,苏青岚也不想慕容嫣太辛苦了。

    “既然老爷这么说了,那妾身等会儿就交代齐管家就是。”想了想,也觉得是这么回事,慕容嫣倒是放下了心了。

    “对了,岳父那边的年礼,可是都送去了?”

    “一早就送去了,可是母妃那里……”说道老庆王妃,慕容嫣还真的有些不好送了。

    “母妃那里就按照以前的送就是,多加一些毛皮,天依旧很冷,这些毛皮也好派上用场。”

    “嗯,那我一会儿就让齐管家备上,老爷可是要亲自送去?”毕竟是给老人间的年礼,对方还是苏青岚的亲生母亲,照理说,苏青岚是应该要去的。

    “不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你让齐管家安排人去就是。”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苏青岚这会儿还真的是有些不想面对自己的母亲,也只好来个眼不见为净了,免得自己看到对方越多,就越觉得对方并不适合当自己的母亲了。

    能避则避吧,也免得她再伤害嫣儿和兰儿了。

    “可是老爷,这样好吗?”作为亲生儿子,这块过年了都不过去一趟,送礼也是让人代着送去,慕容嫣可是很清楚老庆王妃的,估计会被气死的。

    到时候,怕是又回来找麻烦了。

    “就说年关我忙,想来母妃也是会理解的。”这个借口,虽然是有些敷衍,但是他也的确是忙,老庆王妃向来看重他的仕途,自然不会怪罪就是,顶多就是心里不舒服罢了。

    “那,好吧。”看苏青岚那么果断的就拒绝了,慕容嫣心里觉得有些诧异,想起那一日老庆王妃突然就被苏青岚送走了,而且苏青岚都没有亲自去送,如今年礼都拒绝去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着那日的情景,慕容嫣又不是没有遇到过,可是以前苏青岚也只是尽力的维护她,却也是不会忤逆老庆王妃的。苏青岚是一个孝顺的儿子,这点慕容嫣比谁都清楚,可是,就是这么孝顺的一个人,怎么最近的行为,那么的让人觉得敷衍呢?

    这还是她认识的苏青岚吗?

    心下虽然是有些疑虑的,慕容嫣也说不清楚自己的心里是什么感觉,只是有条不紊的处理着事情,让人将年礼送去庆王府,这会儿人刚刚躺下不久,便有人急匆匆的回来了,“夫人,不好了,不好了!”

    看着来人慌慌张张的,慕容嫣皱了皱眉,赶忙喝住了,“何事如此大惊小怪的,难道都忘记了规矩吗?”这人是作甚呢?那么急匆匆的就闯进来了。

    “夫人,不好了,老王妃她,她昏倒了!”

    “什么?”没有想到这会儿听到的竟然是这样的消息,慕容嫣赶忙就站了起来,看着那人,问道,“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回夫人,今日奴婢被派去给庆王府送年礼,老王妃没有见着老爷,脸当场就绿了,好生为难了我们,让我们一直跪在大厅,好不容易松口了,老庆王妃收了礼,却留下我们问话,后来也不知道是从哪里知道李姨娘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去了的消息,老庆王妃当场就吐了一口血,昏过去了。”

    “这可如何是好?你们去通知了老爷没有?”老庆王妃吐血昏倒,那可不是小事啊,慕容嫣怎能不担心?

    这万一传不好了,将事情闹大,岂不是不好了?

    “已经去通知老爷了,想来老爷如今正赶过来!”

    “好好,母妃这会儿怎么样了?”

    “夫人,奴婢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都惊动了太医了,如今老王妃依旧昏迷不醒。是庆王爷放了奴婢回来通报消息的!”

    “你且去让人将马车准备好,老爷一会儿估计就得去相府了。”

    “是,夫人!”

    人刚走,苏青岚和苏兰芷就急匆匆的走来了,慕容嫣看着苏青岚脸上的焦急,也顾不上说什么了,“老爷,母妃晕倒,我们且去王府看看吧!”

    虽然是不喜欢老庆王妃对自己的重重伤害,可是作为儿媳妇,孝字丫头,慕容嫣始终都是无法不去看老庆王妃的。

    如果老人出了事情,那她真的就是会被口水星子给淹死了。

    “嫣儿,你们别着急,还是我先去看个究竟,今日来府里的人很多,你也累了,还是好好休息才是。”老庆王妃和慕容嫣的关系,苏青岚又不是不知道?

    早在那一日让人将老庆王妃送走的时候,苏青岚就打定了注意,不到万不得已,就不让慕容嫣再见到老庆王妃了,也免得老庆王妃使了法子的想要害慕容嫣。

    可是怎么才过了几天,就有这样的事情了呢?

    “可是老爷,妾身听说母妃都吐血了,想来是很严重的,妾身不去,实在是于理不合!”虽然也不是很想去见老庆王妃,可是礼法在那里呢,慕容嫣也是无法反抗的。

    苏兰芷自然是知道慕容嫣的顾忌的,可是她也和苏青岚一样的,不想给老庆王妃任何机会来伤害他们母女了,所以,苏兰芷也是不赞同慕容嫣这会儿去的。

    虽然不孝,苏兰芷还是说了,谁让那个祖母实在是太不慈了?

    “娘,如今庆王府是什么个情况,我们也不知道,不如还是先让爹爹去看个究竟,如果真的严重了,我们再去可好?”拉着慕容嫣,在苏兰芷看来,那庆王府就是那虎口,不到哇不得已,她是不会让自己和慕容嫣再去受罪的。

    那样的祖母,反正是已经没有了祖母的样子了,也不值得他们的尊重。

    “嫣儿,兰儿说的极对,如今情况为明,你们去了,也是帮不了多少忙的,还是我先去看看怎么回事吧!”其实如果可能,苏青岚也是不愿意去的,可是既然苏青秀都让人来报信了,自己作为儿子,不去也实在是太不孝顺了,所以苏青岚是不想去,也得去了。

    “是啊,娘,我们还是赶紧的让爹爹去吧,可别耽搁了时间了!”知道慕容嫣是个大家闺秀,虽然性子倔,可是从小的教养还是让慕容嫣十分的尊重长辈。

    虽然,那个长辈,为老不尊,一点都不值得尊重。

    终究是挨不过丈夫和女儿的劝说,慕容嫣只好让苏青岚去了,“那,好吧!”

    “你们在家里等我消息,不要着急!”也不知道老庆王妃这一次是不是苦肉计了,苏青岚这会儿还得去看看真假。

    待苏青岚走后,慕容嫣倒是有些不安,“兰儿,你说母妃会不会有事情?”老庆王妃的身体,慕容嫣之前也是听了太医说了的,的确是不可以再动气了。

    如今吐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李姨娘的事情给气到的。

    只是,那些下人们不是都被敲打过了吗?怎么还会将李姨娘的事情给透露了?

    “娘,您放心吧,祖母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嘴巴上虽然那么说,苏兰芷倒是巴不得那老庆王妃真的从此就瘫了才好,这样就不会出来祸害人了。

    “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呢?刚才来报信的人说母妃是因为知道了李姨娘的事情气得吐血的,可是到底是谁,竟然敢说出去呢?”而且,就是说了,老庆王妃用得着那么动怒吗?毕竟知道李姨娘偷人的,可就只有他们几个啊?

    慕容嫣百思不得其解,只是苏兰芷将慕容嫣的神色看在眼里,眼中划过些什么,扶着慕容嫣坐下了,“好了,娘,别多想了,你看你脸色倒是有些差了,定然是太累了,还是歇一会儿,爹爹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的。”

    “这会儿我怎么睡得着呢?”

    “睡不着,躺一会儿也是好的。”二话不说就扶着慕容嫣躺下了,慕容嫣看着女儿如此坚持,也只好乖乖的就躺下了,只是脑子有些担心,睡不着罢了。

    “娘,我给你点安神香可好?”苏兰芷可不想慕容嫣为了老庆王妃那个老巫婆劳神了。

    “好!”的确是有些担心的,在慕容嫣看来,老庆王妃纵然有千般万般的不好,可是毕竟是苏青岚的亲生母亲,是她的婆婆,是她的长辈。

    心里纵然是有些埋怨老庆王妃当年拆散了她和苏青岚的美满,但是慕容嫣也知道是因为自己不争气,也是她和苏青岚缘分太浅,所以,她从来都没有怪别人。

    看着母亲的神色,苏兰芷自然是知道慕容嫣终究是善良孝顺的女子,对老庆王妃,有怨,但是不至于恨,和自己的完全不一样的。

    可是,就算是不一样,她也不会因此就改变自己的决定的,老庆王妃,一定不能再插手他们的事情了,所以,她必须得坚持自己的计划!

    点燃了安神香,苏兰芷趁着慕容嫣不注意,放了一些助眠的熏香,这会儿回到床边和慕容嫣说话,说着说着,慕容嫣便抵挡不住困意,睡着了。

    “娘?”轻轻的喊了一声慕容嫣,苏兰芷确定对方是睡着了,这才小声的离开了,到了外面,吩咐了人好生在外面候着,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慕容嫣睡觉,苏兰芷这才回去了自己的屋子。

    ……

    此刻,坐在窗前,看着庆王府的方向,苏兰芷那双眸子,晦暗莫名。

    老庆王妃身子本来就有些弱,想来冥王花的效果是有了些的了,加上自己的推波助澜,如今老庆王妃才会承受不住刺激吐血了,只是不知道,这一次这人会不会折损了身子,以后没有力气再来折腾他们了呢?

    希望如此吧!

    也不至于就让老庆王妃死了,苏兰芷也不想让老庆王妃那么轻易的就解脱了,当然是想让老庆王妃再多活些日子,看着苏青岚和慕容嫣回到从前,那就更好了。

    一切,都照着预计的方向发展,苏兰芷从来都没有强迫老庆王妃做种种的事情,不过是对方的咎由自取罢了。

    正想着,门突然就开了,苏兰芷感觉到身后的气息,笑了笑,“那边如何了?”

    “小姐,如今孙太医正在给老庆王妃看诊,不过情况很不妙,估计老庆王妃得一直躺着了,以后都不能动了。”云珠将自己打探来的消息都说了,看着苏兰芷那一副早已料到的样子,心里只觉得眼前的主子,太过莫测了些。

    小小年纪,竟然能做到如此,心思如此诡异,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你是说,她瘫痪了?”这样就最好了,一个无法动的人,想来将来也没有办法使出那些手段了。

    不过,还是得放着就是,毕竟她是不能动了,她身边的人,可是还能动呢!

    “是的,小姐,早前老庆王妃已经轻微的中风了一次,大夫已经说过了不可再动气,得好生的养着。可是老庆王妃这一次又动气了,一个失控,整个人都痉挛了,如今依旧昏迷之中,孙太医说,要看她能不能醒来了,如果能醒来,那还能勉强撑些日子,可是如果醒不来,那就得准备后事了。”

    “嗯,我知道了。对了,跟祖母说李姨娘的那个人,你可是找到了?”那人是苏兰芷给了银子,说是老庆王妃如果问起李姨娘的事情,就实话实说的。

    毕竟李姨娘还是自己父亲的妾侍呢,而且还给自己的父亲戴了绿帽子,那么大的事情,祖母如果关心,也不好瞒着不是?

    苏兰芷是给了老庆王妃选择的,无论是之前的玉观音,还是今日的消息,只要老庆王妃不去执意的得到,那老庆王妃如今定然是平安的。

    只是可惜了,对方的性格苏兰芷太清楚了,所以对方要自寻死路,她是不介意给对方几个助力的。

    “小姐,已经找到了。”

    “可是安排好了?”

    “小姐放心,奴婢已经给了她一笔银子,送她出城了,如今想来她已经远离京城很远了。”

    “那就好,今日你做的很好,下去吧!”

    “是,小姐……”虽然是想走,可是面色,还是有些犹豫的。

    似乎感觉到了对方的犹豫,苏兰芷纵然是背对着云珠,也还是知道的,“可是有何疑问?”

    “小姐,奴婢只是不懂,你这样子做,你不怕老爷知道,怨恨你吗?”苏青岚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这事情他们虽然做的很好,可是万一呢?万一苏青岚发现了呢?到时候他们该如何自处?

    “就算爹爹会怨恨我,我也一样会这么做的,云珠,你是觉得我心太狠了吗?”声音有些幽然起来,好似来自天际一样,让云珠突然有种凄凉的感觉。

    “奴婢不敢!”从理智上来说,苏兰芷这么做是没错是,明哲保身是每个人都会做的事情,可是从情感和伦理来说,老庆王妃毕竟是苏兰芷的长辈,苏兰芷这样做,的确是大不孝了,如果被人发现了,苏兰芷这辈子估计就毁了。

    “呵呵,你也只是不敢而已,其实心底里,还是觉得我这样做,实在是有违纲常了不是吗?”对,老庆王妃是她的祖母没错,也是她的长辈,是她父亲的亲生嫡母,可是这样有用吗?如果她不主动出击,到时候,受苦受害的,还不是她和她的娘亲吗?

    对方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从这几次的交锋,苏兰芷已经很清楚了!

    “奴婢知道小姐的苦衷,也知道小姐的无可奈何。”其实苏兰芷这也只是自保而已,云珠作为下人,自然是不好说什么了,她只是有些担心罢了。

    “你放心吧,只要你不说,爹爹就不会发现的,也不会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的始末,云珠,你不会说出去吗?”突然就转过身来,那如夜空般漆黑的瞳孔让云珠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奴婢不会!”

    如今云珠已经和苏兰芷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云珠哪里会背叛苏兰芷?

    “既然不会,那就收起你的担心便是。我从来都没有逼迫祖母做任何的事情,一切不过是她自己的选择罢了,如果不是她要害我和娘亲,她也不会受害,你说是吗?”那双眸子沉静如水,却好似孤寂了千年一样,让云珠只觉得突然就不认识眼前的女子了。

    “小姐说的极是!”的确,如果不是老庆王妃想要用李姨娘离间慕容嫣和苏青岚之间的感情,不会去逼问李姨娘的事情,如今也不会是这样的局面了。

    所以,的确是怪不得别人。

    “好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出去吧!”

    “是,小姐!”

    云珠仔细的关上了门,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再想着苏兰芷果断决绝的手段,就连云珠这个在刀刃口上添血的人有的时候都觉得有些害怕了。

    明明是那么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可是为何有的时候,却让她觉得看到了地狱的猎鬼一般的,从心底里生出了一种惧意呢?

    跟着这样的主子,的确是让她从心底里折服了,如今,她也希望一切都顺利吧。

    ……

    这一天的后半天因着老庆王妃的事情,慕容嫣忧心忡忡的,苏青岚到了晚上都没有回来,慕容嫣有些担心,派人去问了消息,只说是老庆王妃还没有醒过来,苏兰芷见着慕容嫣不放心,赶忙拉着慕容嫣去看看府中的灯笼挂好了没有,对联贴了没有,还有过年的吃食可有欠缺。

    这样忙碌起来,慕容嫣倒是将这事情暂时的抛到脑后去了,晚上的时候,苏兰芷因为但是慕容嫣,陪着慕容嫣睡了。

    母女两这样子过了三天,到了第四天的凌晨,苏青岚才终于是一脸疲惫的回来了。

    回来的时候,苏青岚穿的还是三天前的衣裳,脸色很差,眼睛红红的,眼睛下面满是青紫,胡茬都长出来了,衣服有些皱巴巴的,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摇摇欲坠的,慕容嫣和苏兰芷见了,赶忙就过去接了,“爹爹(老爷),你这是怎么了?”

    苏青岚这人素来爱洁净,这会儿身上都有些臭臭的了,脸上也是一脸的狼狈,两人都是第一次看到苏青岚这个样子,倒是有些吓坏了。

    “我没事,就是有些累了。”声音沙哑的厉害,慕容嫣赶忙给苏青岚倒了一杯水喝了。

    “谢谢!”看着爱妻对自己的关怀,苏青岚难得的露出了一个笑容,可是面色,却一片的凝重了。

    “爹爹,祖母她如何了?”看得出苏青岚的神情很不好,苏兰芷自然是知道为什么,不过这会儿,为了表示自己的关心,她还是得问一问的。

    “母妃昏迷了三天三夜,今天早上终于是醒了过来了,孙太医说暂时没有了危险,只是母妃年事已高,之前身子又受损。这一次再遭重创,以后很难再站起来了。”

    “莫不是说祖母她,瘫痪了?”

    “是这样没错!”想到自己的母亲,苏青岚说不难过,那也是不可能的。如今他也只是希望奇迹发生了。

    “那母妃如今,岂不是没人照顾?”

    “放心吧,庆王府有那么多的下人,照顾母妃的人还是有的。”

    “那我们要不要去看一看?”老庆王妃都这样子了,慕容嫣觉得自己有必要去看一看的。

    “不必了。”老庆王妃虽然是瘫了,但是难保对方不会继续整慕容嫣,苏青岚可是不敢冒这个险了。

    “可是老爷,这样子,好吗?”婆婆病重,她这个做媳妇的,怎么能不去呢?

    就算是为了礼节,慕容嫣也还是要去的。

    “这我知道,你且等等,我收拾一下,等会儿我还得让人送些补品过去。”这的确是个难题,不让慕容嫣去吧,外面传出去了,对慕容嫣的名声有碍害,而且将来也会影响到苏兰芷。可是让慕容嫣去吧,老庆王妃如今不能动了,可是脑子还是清醒的啊,万一又整出什么幺蛾子呢?

    苏青岚还真的是怕了。

    苏兰芷自然是知道自家爹爹的担心的,说实在的,老庆王妃死了都跟她没有关系,一辈子老死不相往来是最好的,可是这个世道孝字压人的,如果真的被人传出不孝,这一个人就毁了,连带着她的子孙可是都会被影响的。

    这还真的是很艰难的选择了。

    这个老庆王妃,果然到这样子了,还不消停!

    看来他们真的是天生的八字相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