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九十一章 屈辱
    整整三天三夜不眠不休,苏青岚也是非常的憔悴了,慕容嫣也有些担心,便也不再纠结这事情,让人伺候苏青岚去梳洗了。

    “娘,别担心了,如果真的要去,我陪您一起去!”心里虽然是巴不得和老庆王妃老死不相往来,可是可能吗?

    老庆王妃只要一天活着,一天是苏青岚嫡亲的母亲,这孝字丫头,人言可畏,他们怎么都做不到随心所欲。

    “嗯!”对老庆王妃,慕容嫣也是没有太多的感情的,伤害已经造成,如果不是因着对方名义上是自己的婆婆,她还有一个女儿未嫁,慕容嫣或许还真的是希望可以和老庆王妃不想来往的。

    只是人生在世,总是有太多的不得已了,慕容嫣也并不可能真的就对老庆王妃不管不顾了。

    “娘,这几日你也担心,没有休息好,如今爹爹回来了,祖母也没事了,您且休息一下才是,我看您的脸色很差!”本来过年慕容嫣就忙得叫都不落地了,偏偏又出了这样的事情,还真的是让人烦躁。

    “我不累,一会儿还得看你爹爹怎么处理才是,或许我一会儿得跟着去了。”老庆王妃病发,她作为儿媳妇不去,已经是有些说不过去了,如今对方都醒过来了,她还是不去,到时候都不知道别人会怎么说她了。

    “那,好吧!”

    母女两个坐在椅子上等着苏青岚,苏青岚也是太疲惫了,一身的邋遢,这会儿剃了胡子,沐浴了出来,换上了新衣裳,整个人倒是没有刚才那么看着恐怖了,只是脸色还是有些苍白,眼睛下的青色很深,看起来倒是有些遮掩不住的疲惫了。

    “爹爹,您还好吧?要不要歇会儿?”看着苏青岚这样子,想来是好几天都没有睡好觉了,也怪不得一向来喜爱洁净的苏青岚刚才回来的时候会是这个样子了。

    “母妃如今已经醒了,我一会儿吩咐人送去补品,就先歇一会儿。”苏青岚知道自己的身子不是铁打的,这几日因着老庆王妃的病情吃不好也睡不好的,如今老庆王妃醒了,苏青岚也是松了口气,自然是要好生的休息了,也免得病倒了。

    “也好,爹爹,这事情就交给我吧,您先去休息,我瞧着您气色实在是有些不好了。”因着一个恶毒的祖母,让自己的爹娘遭罪,苏兰芷心里倒是非常的不乐了。

    不过她也知道苏青岚是孝子,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如今,苏兰芷也只是希望老庆王妃就这样躺着算了,不要出来整幺蛾子,也免得害人害己。

    “嗯,那你一会儿让齐管家带你去库房,将好的东西都送去!”毕竟是自己的母亲,苏青岚虽然是防着,却也做不到对老庆王妃真的就不管不顾了。

    尤其是老庆王妃如今很有可能就那么瘫了,苏青岚哪里还能真的狠下心来了呢?

    生育养育之恩可是大于天啊!如今,就让他好生尽孝吧!

    “爹爹放心就是!”

    ……

    苏青岚去休息了,这会儿慕容嫣自然也不必单独去了,苏兰芷瞧着自己父母脸色都不好,心里更是恨死了那瘫了都在折腾的老庆王妃了。

    “娘,爹爹都去休息了,您也去吧,一会儿爹爹醒了,到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再一起去见祖母,不是很好吗?到时候去了还不知道您需不需要侍疾,不如您就先养养精神,免得到时候吃不消了。”以苏兰芷对老庆王妃还有庆王府那一干人的了解,他们不去便罢了,可是去了,怕是也没有那么容易放他们离开的。

    不过苏兰芷是打定了主意不让他们欺负到自己的头上去,到时候,她尽可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

    “好,那一会儿你爹爹醒了,你得让人去叫我!”如今稍微有些放心了,慕容嫣其实也是很累的,不过是在硬撑着罢了。

    “娘你放心吧!”

    ……

    终于是将自己的父母都送去休息了,苏兰芷将药材都给准备好,挑了好的让人送去,便也自顾自的回去休息了。

    到了晚间的时候,苏青岚和慕容嫣终于是醒了过来,两人皆是因着连日来的担忧很是疲惫,睡得也比较久,这会儿醒来已经晚了,不过两人倒是觉得身子都轻了许多了。

    苏兰芷早早的让人守着,得知两人醒来就让人将准备好的膳食弄好,让人去两人过来用膳了。

    苏青岚看着桌子上的六菜一汤,清淡可口,香气扑鼻,连日来太过劳累,这会儿倒是有些食指大动了,“兰儿,辛苦了!”女儿那么懂事的为他们考虑,他们果然是好福气!

    “爹爹,不辛苦!”前世她不是一个孝顺的女儿,所以今世,苏兰芷很想要弥补这份遗憾了。

    “兰儿,你越发的懂事了!”女儿懂事,虽然是好事,可是难免让人有些心酸了。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如今苏兰芷才十三岁而已,却早早的帮着她管理府中的内务,的确是辛苦对方了。

    “娘,你们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好!”

    三人默默的吃完了饭,最后,慕容嫣终于是有些坐不住了,“老爷,我们何时去看母妃?”去看老庆王妃,慕容嫣完全是因为孝字压头,她只觉得自己亏欠苏兰芷良多,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让苏兰芷也蒙受了委屈了。

    他们相府如今蒸蒸日上,虽然是一门的权贵,可是难免不会有人嫉妒,此时此刻正是敏感时期,她不能出错的。

    “娘,如今天色已晚,爹爹也在祖母那里守了三天三夜了,想来爹爹也是极其辛苦的,不如让爹爹再好好的休息一夜,我们明日再去吧!”这事情,能拖一天,就是一天,这晚了去,苏兰芷不用想都知道慕容嫣肯定是要去守夜了。

    慕容嫣的身体不是很好,苏兰芷可不想慕容嫣为着没必要的人委屈了。

    “嫣儿,兰儿说的极对,还是明日再去吧!”苏青岚的确是纠结的,这会儿也只好脱了。

    一夜以后,或许他就可以想到办法解决了。

    “那,好吧。”见苏青岚和苏兰芷都劝着自己,慕容嫣最后也只好点头了。

    虽然碍于孝道,她这一趟去是必不可少的,但是能少一天,便少一天吧,反正她和老庆王妃的关系,已经是水火不容了,这辈子都不可能缓和了的。

    ……

    这样过了一夜,苏兰芷虽然是可以挡了一夜,却也挡不住慕容嫣必须得去看望老庆王妃的事实了。

    一大早几人用了早膳就让人备马车了,如今又去库房取了不少珍贵的药材,才慢慢的往庆王府去了。

    来到庆王府,比起前些日子老庆王妃的五十大寿,如今倒是显得请冷了许多了。下人们各个面色都有些严肃,行色匆匆的,整座王府就好像在低气压下面一一,只让人觉得格外的不舒服了。

    几人来到了老庆王妃的院落,就更是沉寂的可怕,甚至在门口都能感觉到气氛有些压抑,走进去一看,不管是院子里,还是屋子里的人各个都是紧着呼吸做事情,面色都满是低沉,让人看着就觉得非常的严重了。

    苏兰芷将一切都看在眼里,自然是知道老庆王妃这一次的确是凶多吉少了,不管能一直让对方这样躺下去,然后让对方自食恶果,尝试到了冥王花的滋味,想来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了。

    正想着,头顶处就迎来了一道尖锐的声音,这声音因着几日没有睡好,只觉得让人格外的慎得慌,“我说弟妹,还有小侄女,你们还真的是孝顺啊,终于是舍得出门了吗?”

    也不知道是因为嫉妒还是怎么的,孙雪茹一见着慕容嫣和苏兰芷来了,心里就一股子的火,连带着说话也变得有些尖酸刻薄了起来。

    这话难免就是在责怪慕容嫣和苏兰芷不孝,这话如果传出去,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

    心下只觉得这孙雪茹的用心良苦,苏兰芷脸上有些怯怯的委屈了,“大伯母说什么呢?兰儿和娘亲听说祖母吐血的时候,就想过来照顾祖母了。只是这些日子因着天寒,我和娘亲的身子都不是大好,不想冲撞了祖母,这才如此的。大伯母真的是冤枉了我们了,如今我和娘亲稍微好了些了,这不就紧巴巴的就来了吗?还望大伯母恕罪,祖母也不要怪罪才是,不然真的就是我和娘亲的不孝了。”

    语气说不出的委屈动人,让人听着就觉得苏兰芷和慕容嫣的用苦良心,苏兰芷自然是知道这事情现在还没有那么快就过了的,赶忙让一旁的云珠将一大叠的佛经取了出来,“大伯母,我和娘亲自从知道祖母生病,就一直忧心,这些日子一直都在给祖母抄经文,替祖母祈福,就是希望祖母早些康复了。这就是我和娘亲抄写的佛经,据庙里面的大师说,只要将这佛经供奉在祖母的佛像面前,祖母定然可以逢凶化吉的!”

    慕容嫣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最近建议她抄经文给老庆王妃祈福竟然会在此刻说出来,随即想到了女儿的良苦用心,慕容嫣只觉得心里满是心疼了。

    她终究不是一个好母亲,没能好生的护着自己的孩子,却还让孩子替自己担心了。

    看着那厚厚的一大叠的纸张,慕容嫣此刻定然是知道,没有人再敢说他们不孝了。

    孙雪茹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竟然反将自己一句,这会儿面色也不好看,脸都白了,也不知道是因为这几天本来就憔悴,还是被气的,“弟妹和大侄女孝顺就好!”这话倒是有些颇为不甘不愿的,不过苏兰芷和慕容嫣在病中都那么尽心的了,她还能说什么呢?

    怪也只怪自己太着急了才是,早知道,她就不该那么早就发难的。

    “大嫂,母妃如何了?”不想孙雪茹再说慕容嫣什么,苏青岚这会儿,倒是岔开了话题了。

    “哎,还不是老样子,孙太医说,母妃以后可能都是这样子了,小叔子,你说这可如何是好啊?”话说间拿着手帕捂着自己的眼睛,看起来还真的是有些没有主心骨了。

    不过实际上,孙雪茹心里是笑弯了腰了。

    老太婆,现在看你怎么嚣张下去!雨儿的仇,我会一个一个的让你们偿还的!

    想起在庙里受苦的女儿,孙雪茹怎么能不恨呢?

    “大嫂别担心了,这天底下有那么多的名医,那么多的好药材,我们慢慢的养着母妃,相信母妃会渐渐好起来的。”看着老庆王妃如今只能躺着,动弹不得,苏青岚的心里其实也是很不好受的。

    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呢?

    “希望如此吧,哎,瞧我,都忘了请你们进来坐了,赶紧的进来吧,先休息一会儿,去一去身上的寒气,再去看母妃!”招呼着几人进去,孙雪茹虽然是怨着慕容嫣和苏兰芷的,但是对于苏青岚,孙雪茹倒是很聪明的没有去正面得罪,免得面上不好看了。

    “也好!”

    几人坐了,苏青岚询问了一下老庆王妃如今的状况,得到的结果是很不好,最后,苏青岚叹了口气,带着慕容嫣和苏兰芷进去看望老庆王妃了。

    ……

    苏兰芷还真的是没有想到,短短的几天时间,曾经那么意气风发的老庆王妃,如今已经是一片的枯槁了。

    面容因为中风,有些狰狞的可怕,尤其是那嘴巴都歪了,让整个面部看起来格外的怪异了。

    因着生病和昏迷,老庆王妃那张脸突然就老了好几十岁,明明是五十岁的年纪,白发都很少,结果才几天的世界,那一头的发丝,倒是都成为白色的了。更别说脸上的皱纹了,就好像那沟壑一般的,让人看着,都有一种面容枯槁的感觉了。

    这,还是记忆中,那个一脸的得意庄重,带着贵气的老庆王妃吗?

    眼前的这位,莫不是只是一个陌生的老人罢了?除了五官有些相似,哪里还有别的地方是相似的呢?

    “母妃可是又昏迷过去了?”看着老庆王妃一直都是紧闭着眼睛,呼吸非常的浅,好像一不注意就要没了一样的,苏青岚还真的是担心了。

    “孙太医说母妃年纪大了,前些日子轻微中风,身子亏损的本来就很厉害了。如今又是中风又是昏迷的,那内子都被掏空了,身体自然是大不如从前了,哪里能够长时间的保持清醒呢?”老庆王妃虽然是醒了,可是一日醒着的时辰不多,大部分时间倒是睡着的,苏青岚见了,也知道这事情得慢慢来,也不好勉强。

    “以后有劳大嫂了。”

    “呵呵,应该的。”声音虽然听起来是笑着的,可是孙雪茹的心里,可是一片的不乐意了。

    凭什么要她伺候这死老太婆?

    多年来受到老庆王妃的打压,孙雪茹的心里早就不满了,加上苏兰雨的事情,更是燃起了孙雪茹愤怒的火苗,她哪里会真的就尽心尽力的伺候老庆王妃呢?

    她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让她伺候对方,别说门了,窗户都没有!

    “大嫂这些日子也是辛苦了,不如先去休息吧,这里有我们。”老庆王妃这么一瘫痪,的确让大家有些吃不消了,苏青岚这会儿提出这个建议是极好的,当然也就各个附和了。

    “也好,那你们先看着,我一会儿就回来。”看着苏青岚那一脸孝顺的样子,孙雪茹再看了看慕容嫣那一脸淡定的样子,越看心里就越不痛快,便也越发的决定了要将慕容嫣留下,免得好吃她没得多少,这苦差事倒是她做尽了。

    ……

    孙雪茹走了没多久,老庆王妃便幽幽转醒了,看到苏青岚的时候,眼中有着千言万语,可是她却说不出来,只是吐出了好些口水,弄脏了衣领,那样子哆哆嗦嗦的,哪里还有半分尊贵的样子?

    “母妃,您别着急,想要吃什么,或者是想要说什么,就说便是。”看着老庆王妃想说话,可是却发不出什么音调来,苏青岚瞧见了那咕咕流出来的口水,倒是有些皱了皱眉头,“香雪,你们去帮母妃把衣服给换了。”

    “是!”香雪和香菱赶忙就走到了老庆王妃身边,看着老庆王妃嘴巴边上还残留着口水,衣服领子也湿了,相互交流一下眼中的叹息,便给老庆王妃换了。

    苏青岚自然是退到外间去了,慕容嫣和苏兰芷在一旁搭手,不过香雪香菱哪里敢让两人做事呢?

    “香雪,祖母这样子也不是办法,每日换洗衣服,也麻烦。不如就在祖母的脖子四周围上棉布,这样,也免得总是要换洗衣服了。”这人瘫了,最担心的就是屎尿不禁,老庆王妃如今这样子,哪能能真的一天内给她换几身衣裳呢?

    都说久病身前无孝子,苏兰芷自然是知道自家大伯和大伯母是怎么样的人了,她还真的是挺期待老庆王妃接下来的生活的。

    “兰芷小姐,这个主意倒是极好的。”

    “你们可以做厚一些,这样祖母再像这样子流出口水,还可以用那棉布擦干净,也免得祖母不舒服了。”这话虽然是在给香雪他们出主意,可是哪里又不是在讽刺老庆王妃呢?

    老庆王妃要面子要了一辈子了,平日里就是喜欢摆威严,将别人压在自己的权威之下。这会儿却要被人当成是半大的孩子对待,这对老庆王妃来说,何尝不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呢?

    老庆王妃此刻心里是有些清醒的,只是没办法说话,这会儿张了张嘴,想要再说,可是却还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结果反而流出了更多的口水了。

    “呀,老王妃又弄脏了!”香雪看着老庆王妃将那衣服又弄脏了,捉摸着是不是要再换一件,苏兰芷却说道,“香雪,还是赶紧的给祖母围上吧,这样也免得再弄脏了衣服了。”如果是围上了,那么不是就看不到那口水印子了吗?

    这也是个好办法。

    “奴婢这就去准备!”很快就将许多棉布厚厚的围在了老庆王妃的脖子边,用那棉布给老庆王妃擦了脸,就任由那棉布围着,这样子,不就是那半大的儿童的样子吗?前面围了一个小小的围脖,就是免得孩子淘气,弄脏了衣服了。

    老庆王妃想反抗,可是她如今动不得,说不得,用眼睛瞪香雪,香雪为了省事,也故意装作没听见,苏兰芷将老庆王妃那羞愤的眼神看在眼里,心下只觉得解气了。

    这就受不了了,那将来,可是如何是好啊?

    老庆王妃如果是死了还罢了,如今却是那么瘫着,如果时间长了,怕是要惹人嫌弃了吧?

    果然啊,自作孽,不可活!

    满意的看着老庆王妃那苍白的连被气得通红的,苏兰芷忍着笑容,看着老庆王妃,倒是一脸的担忧了,“祖母,你怎么了?可是不舒服?”

    “……”很想说话,可是老庆王妃想着香雪他们很可能用刚才擦了口水的棉布再来给自己擦脸,她顿时就闭上了嘴巴了,只是愤愤的看着苏兰芷,那眼神倒是丝毫没有变化,一如既往的恨和毁灭!

    “祖母,你没事吧?”看着老庆王妃的神色,苏兰芷便走了进去,看着老庆王妃那一脸老妪的神色,早就不复曾经的贵气了,心下开心,语气却是极其的担忧的,“祖母,你不用担心,孙太医虽然说你可能就瘫了,但是你要相信孙太医的医术,你会好起来的。”这不是在老庆王妃伤口上撒盐吗?

    老庆王妃一张脸真的是又气又红了,偏偏因着激动,有些忍不住腹中的排泄物,顿时就放了一个闷屁了,老庆王妃顿时觉得没脸见人了。

    “额,祖母,你不是想如厕了吧?”捂着自己的嘴巴,不得不说,老庆王妃这屁还真的是很臭了。

    不过也是的,对方怎么说都憋了很久了,以老庆王妃的性子,哪里能真的就屎尿失禁,让人看笑话了去呢?

    想来对方也忍得辛苦,不过这会儿,怕是也忍不了多久了吧?

    有些恶趣味的走进老庆王妃,苏兰芷面带关切,可是老庆王妃却觉得苏兰芷没安好心,结果,只感觉自己手臂处有一点酥麻,接着,自己就再也忍不住的,拉了。

    “香雪,祖母她,她好像,屎尿失禁了!”有些诧异的看着老庆王妃,苏兰芷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可不想老庆王妃这臭气熏到自己了。

    “奴婢这就去给老王妃换!”看着老庆王妃又是吐口水,又是打屁拉屎的,香雪和香菱想着自己将来的命运,不由得悲从中来了。

    “两位姐姐赶紧的去吧!”笑着拉着慕容嫣先出去了,苏兰芷知道里面有好些忙活了。

    ……

    “你们怎么出来了?可是母妃换好了?”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出来了,苏青岚倒是觉得慢了些了。

    “咳咳,爹爹,祖母屎尿失禁了,如今香雪他们正在给祖母清洗了。”果然,听到这些话,一向来爱洁净的苏青岚面色有些怪异,皱了皱眉头,苏青岚倒是有些担心了,“母妃如果真的瘫了,那也是件麻烦事情。”

    这一天到晚的都躺着,什么都不能自己做,甚至如厕都是直接拉在裤子里,这实在是有点……

    苏青岚倒也不是嫌弃老庆王妃,只是觉得老庆王妃这样子,实在是太痛苦了。

    “爹爹,放心吧,我瞧着香雪他们照顾的倒是极好的,而且屋内还不是有一个叶嬷嬷吗?想来祖母会得到很好的照顾的。”虽然知道自己大伯是一个见利忘义的小人,也知道老庆王妃这样子下去,到时候会很惨,但是因着老庆王妃做的种种事情,苏兰芷已经是和对方水火不容了,苏兰芷哪里会主动去帮对方呢?

    她不趁机落井下石,别人就该阿弥陀佛了。

    “叶嬷嬷倒是妥当的。”想起老庆王妃身边的老人,苏青岚倒是没有那么担心了。

    “是啊,祖母这最信赖的就是叶嬷嬷了,想来叶嬷嬷衷心护住,祖母定然无碍。”

    “嗯!”

    ……

    几人在外间等了一会儿,香雪这才让几人进去了,闻着屋子里那淡淡的香味,虽然是掩盖了那恶心的臭味,但是刚才毕竟是太过熏天了,实在是让人觉得难受。

    看着自己的母妃焕然一新,只是脖子周围多了一些棉布,苏青岚有些不解了,“这是作甚?”

    “回二老爷,这是兰芷小姐给的主意,如今老王妃总是会流口水弄脏衣服和被子,所以奴婢给老王妃围了棉布,每日倒是可以清洗这棉布,也免得老王妃再弄脏衣服了。”这也是不得已为之,毕竟老庆王妃如果这样子弄脏的速度,想来也没有多少被子和衣服可以换了。

    虽然觉得这样对自己的母妃有些不尊重,可是苏青岚也不好多说了,“这样也好。”如果老庆王妃总是脏脏的,那么这屋子里的味道也是很难闻的,苏青岚一向来爱洁净,自然是希望老庆王妃也是干干净净的,这样身子也好得快些。

    ……

    苏青岚几人一直都陪着老庆王妃,看着老庆王妃僵硬着身子,动弹不得,偏偏那眼神倒是非常的锐利,带着不满的看着苏青岚几人,苏青岚见了,也知道自己的母亲病重,心情不好,倒也不计较了。

    只是不知道是为什么,老庆王妃或许是憋得久了还是怎么的,不大一会儿就又拉了,弄得一屋子的臭味,苏青岚脸色都变了,“快给母妃换了!”

    “是!”连着弄了好几次,香雪和香菱只觉得人都垮了,香雪正准备将换洗出来的衣服拿出去洗,这会儿倒是看到苏兰芷似笑非笑的迎面而来,香雪看着那样的笑容,只觉得有些慎得慌,“兰芷小姐……”

    “香雪,今日这是第几件了?”

    “已经是第四套了!”冬日里衣服本来就不容易干,如今这样子,岂不是……

    “哎,辛苦香雪姐姐了。”一脸惋惜的样子,苏兰芷好似在自言自语一样的,“不过祖母这样子拉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这一来一往的换衣服清洗,麻烦不说,而且换得太多了,祖母的身子受不住,衣服也不够换的啊。”

    “可不是吗?”香雪也是这样想的,可是不换,能怎么办呢?难道让老庆王妃就那么臭着?

    “是啊,如果可以像小孩子一样的,用了尿布就好了,这样就可以直接尿布了,也不必弄脏衣服和床单了。只是祖母都那么大的年纪了,这样子,难免有些……哎,真的希望有更好的办法了。”

    “是啊,有更好的办法就好了。”听着苏兰芷的话,香雪眼睛顿时一亮,不过想到这样做会让老庆王妃老脸难堪,她如今也不好马上就做了的。

    至少当着苏青岚的面是不能那么做的。

    “呀,我出来的有些久了,爹爹和娘亲该着急了,香雪姐姐,就不打扰你做事情了,我先回去了!”自己的目的达到,苏兰芷这会儿自然得撤退了,反正她知道,香雪一定会这么做的。

    就算不是现在做,到时候没有了衣服换,还不是照样会做?

    只是不知道,她的那位祖母到时候,会不会受得了呢?这样生不如死的生活,还真的报应啊!

    突然就不想老庆王妃就那么死了,不过苏兰芷也是知道,那日的冥王花,她用的是玉观音泡的,玉制品不像紫檀木一样的可以容纳冥王花的香味,是以那玉制品上面的冥王花已经是消散了的。

    不过之前老庆王妃每日都恨不得将那玉观音给抱着,想来是已经将那冥王花都沾到自己身上了,如今老庆王妃又瘫痪了,不知道今后,会有什么好戏呢?

    苏兰芷突然就有些期待了。

    ……

    这一天倒是忙碌而且充实的,老庆王妃没有折腾许久就不甘心的睡觉了。苏青岚和慕容嫣见着老庆王妃现在也没有太大的事情,询问了孙太医,得知老庆王妃很有可能就这样了,很难恢复,心下不难过,是不可能的。

    见着没什么事情,苏青岚也知道老庆王妃暂时就是这样子了,起身便告辞了。

    “二弟,今日你难得回来,就别走了吧?如今母妃正病着,我们兄弟一起,也好有个照应不是?”苏青秀可不想让苏青岚一个人潇洒了,当然是要让苏青岚分担他的烦恼。

    老母亲瘫痪了,这可是比老母亲死了还让他郁闷啊!

    “是啊,二弟,今日二弟妹难得和小侄女也来了,母妃病重,二弟妹和我也好有个伴侍疾啊。”孙雪茹想的很简单,留下慕容嫣和苏兰芷,慢慢的折磨!

    反正这个理由冠冕堂皇,她相信,苏青岚找不出推辞的理由。

    “大哥,大嫂,母妃如今病着,不过好在脱离了危险,现在虽然行动不便,但我相信母妃会痊愈的。只是如今有叶嬷嬷他们照顾母妃,我一个大男人,到是帮不上什么忙的。母妃病重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如今相府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处理,嫣儿也实在是脱不开身,还望大嫂见谅。”这话说的也在理,老庆王妃这身子短时间可是好不了了,如果慕容嫣要侍疾,那么相府的事情谁管呢?

    这也是一件需要好生考量的事情。

    “那你们就这样走了?不管母妃的死活了?”语气不免有些尖锐了,孙雪茹知道,苏青岚和慕容嫣因着之前的事情,对庆王府是有了忌惮的,轻易不肯过来,可是她女儿的仇还没有报,如何能让那些人逍遥了去?

    “大嫂,你这话严重了。我会定时来看望母妃,也会让人送来补品的。如今母妃已经没有了危险,我也是万万不敢松懈的,恨不得将母妃接去相府好生医治了去!”这话说出来,倒是没人敢说他不孝了,可是苏青岚就是肯,苏青秀也是不肯的。

    “呵呵,青岚,说什么呢?母妃如今可是住在庆王府,自然是我这个长子照顾着,如果让你将母妃接过去了,那我如何去见人啊?”老庆王妃如今是瘫了,如果苏青岚还将老庆王妃接走了。本来是跟着长子的,结果跟了次子,谁知道外面会传些什么出来?

    这可是大不孝啊,除非他是不要自己的前程和王位了,不然,他哪里敢如此?

    “大哥,我也只是孝顺母妃而已,毕竟大哥似乎有些不方便,不如还是让我将母妃接去了,也免得大哥大嫂太辛苦了,倒是我的不是了。”看样子苏青岚还真的有一副我要将老母亲带走的感觉,苏青秀见了,哪里撑得住?

    “二弟,刚才就是开个玩笑,一点都没有不方便,照顾母妃是我的责任,二弟以后常常来看看母妃就是,如今母妃也不方便,二弟就算是为了母妃的身子着想,也不该将母妃抬去相府,二弟你说是吗?不如就让母妃好生的在这里养着就是,我会好好的照顾母妃的。”本来是想借着老庆王妃生病的机会和苏青岚拉近距离的,可是这会儿人还没有留住呢,就这样了,苏青秀这会儿倒是巴不得苏青岚走了。

    “可是大哥,这样你和嫂子不会太辛苦了吗?我瞧着嫂子气色不是很好?”

    “呵呵,怎么会呢?我们可是长房长媳,照顾母妃是天经地义的,你别担心了,这不是还有叶嬷嬷他们吗?相信他们会照顾好母妃的。之前孙太医不是说了母妃已经脱离了危险了吗?只是动不得,不似之前的凶险,这也没有必要你嫂子每天去伺候了。”毕竟老庆王妃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孙雪茹可是庆王府的女主人,如果天天去伺候老庆王妃了,那么庆王府的内务怎么办?

    这侍疾啊,也是需要变通的,比如之前老庆王妃病危了,一直守着,那是必须的,如今,倒是不太有必要了。

    “这……”有些犹豫的样子,苏青秀生怕苏青岚再提议将老庆王妃接走的事情,这会儿倒是顾不得留人了,倒是有些赶人了。“罢了罢了,二弟,母妃如今已无大碍,你和弟妹就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情我会让人通知你们的,时辰不早了,路上地滑,不好走,你们还是趁着天亮走吧!”

    “是啊,二弟,母妃这里有我呢,你们别担心了,赶紧的回去吧,相府那好几百口的人可是等着你们呢!”孙雪茹虽然是痛恨老庆王妃,可是她也不想坏了名声,如今她就一个儿子了,儿子尚未娶妻,她纵然再讨厌老庆王妃,也是不能真的让老庆王妃被苏青岚抬走的。

    这个小叔子,果然狡诈!

    “既然如此,那就麻烦哥哥嫂子了,我们再去看看母妃,就离开!”老庆王妃现在就是这样子半死不活的了,苏青岚虽然放心了,但是还是得去看一看的。

    一进去就看到叶嬷嬷在给老庆王妃喂药,那药沿着老庆王妃的嘴角一点一点的滑落,落到了那包裹着的棉布上,还真的是说不出的诡异了。

    “叶嬷嬷辛苦了!”看着一下子老了许多的叶嬷嬷,苏青岚也是知道老庆王妃这一次身子重了对叶嬷嬷的影响了。

    “哎,老奴辛苦点倒是没什么,只是老王妃一直都无法吃东西喝药,老奴实在是担心啊!”喂的药,大部分都撒了,这都已经是第三碗了,叶嬷嬷实在是担心啊!

    “母妃喝不下去药吗?”

    “哎,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老王妃今日本来是好了些的,也能吃些东西了,但是突然嘴巴就更加抽了,这会儿动都没办法动了,什么都吃不下了。”看着自己的老主子都这样子了,叶嬷嬷只觉得心疼啊!

    哎,到底是做的什么孽啊!

    “那可如何是好呢?”看着自己老母亲嘴巴的确是歪了不少,看起来怪吓人的,苏青岚眉头皱的更紧了。

    几人有些发愁,苏兰芷这会儿看着老庆王妃那个样子,突然就开口了,“叶嬷嬷,兰儿有个提议,不知道当不当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