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九十四章 大麻烦
    苏兰芷这么一说,几人倒是恍然大悟,赶忙让人去叫了叶嬷嬷进来了,老庆王府本来就着急,想要说些什么,奈何却没有人听得懂她的话,好不容易叶嬷嬷进来了,老庆王妃说话就更着急了,可是那么一着急,说的话,就更加的吐词不清,让人看不懂了。

    苏兰芷好笑的瞧着老庆王妃这幅不甘和痛苦的模样,也知道老庆王妃如今可是吃尽了苦头了,想着老庆王妃生来的骄傲,如今又是这幅模样,苏兰芷自然是知道,老庆王妃这段日子过得肯定是极其的辛苦。

    “嬷嬷,母妃可是要说什么?”苏青岚瞧着老庆王妃艰难的开口,看着自己的母妃日渐消瘦下去,一张本来红润的脸,如今都蜡黄了,整个人都有些皮包骨头了起来。

    心里有些疼,可是苏青岚也知道,老庆王妃的身子如今也只能这样了,至少还能活着,已属不易,他也不能太过强求,只是希望老庆王妃的身子可以渐渐好起来便是了。

    “二老爷,老王妃只是太高兴了,见着二老爷来了,有些语无伦次了。”叶嬷嬷跟着老庆王妃几十年了,自然对老庆王妃是很熟悉的,所以但凡老庆王妃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叶嬷嬷都能猜出老庆王妃想要干什么。这会儿瞧着老庆王妃的眼神里似乎还有些别的,叶嬷嬷也只是装作不知道了。

    如今的老庆王妃,再也不是曾经的老庆王妃了,所以有些事情,他们也是不好再管了,免得落得里外不是人了。

    “我,嬷嬷,你……”艰难的吐着一个一个的字,老庆王妃虽然是高兴苏青岚没有忘记她这个做母妃的,只要有时间就来看她,今日过年,更是大清早就来给她拜年了。

    可是如今她人瘫了,许多事情都无法做了,老庆王妃看着苏青岚和慕容嫣的感情似乎越来越好了,心里实在是着急啊!

    不过好在她纠结了没多久,元武侯却好像也想通了似的,将苏玲月和苏振华送了过来,这对老庆王妃来说,无疑就是雪中送炭了。

    这会儿瞧见苏青岚,老庆王妃自然是想要给苏玲月他们多多说说好话的,然后嘱咐苏青岚好生的照顾两个已经没娘的孩子了。

    只是她的身子不争气,口齿不清的,老庆王妃本来是想让叶嬷嬷帮忙的,却不曾想,叶嬷嬷这会儿,倒是泛起了糊涂,并不清楚自己所想。

    心下着急,老庆王妃说话越发的急促,可是也越发的让人听不懂了,因着着急,身子都有些抖了,苏青岚见了,倒是有些着急了,“嬷嬷,母妃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身子好些了吗?怎么会这样?”感觉到老庆王妃舌头都在打转了,身子也有些抖,苏青岚真的很担心了。

    “二老爷放心,老王妃如今是好些了,只是这病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好的,这会儿老王妃可能是太开心了,所以才会这样,过会儿就好了。”完全不去在乎老庆王妃那恨不得杀了自己的眼神了,叶嬷嬷可不想老庆王妃如今瘫了都不消停,到时候弄得不可收拾了。

    “嗯,那你们好生照料着!”对着老庆王妃说了些拜年的吉祥话,苏青岚陪着老庆王妃做了会儿,对老庆王妃那断断续续的话,苏青岚是听不懂,所以也没有去太在意就是。

    苏玲月这些日子倒是慎重了许多,看着老庆王妃身体都这样子了,赶忙表达了自己的孝顺,“爹爹,祖母如今病重,月儿想好生的照顾祖母一些日子,不知道爹爹可否答应?”这也是一片孝心,苏玲月这当然是当着苏青岚的面做做样子了。

    “你真愿意?”苏玲月以前是什么性子,苏青岚会不知道?

    如今老庆王妃这里满屋子的怪味,他都有些受不住,苏玲月一个小女孩,本也是爱洁净的,就受得住了?

    心下是有些诧异苏玲月突然的懂事和孝顺的,苏青岚不得不对自己的这个二女儿有些刮目相看了。

    “爹爹,前些日子是月儿不懂事,伤了爹爹和祖母的心了,月儿如今知道错了,只是想着好生的照顾祖母,也好让爹爹安心。”理由倒是冠冕堂皇的,苏玲月知道,苏青岚喜欢乖巧懂事的孩子,这些日子元武侯都有让人好生的教她,今日让她来更是仔细的交代了,苏玲月自然会好生的做到的。

    “你有这份心就好,相信你祖母见着了,会开心的。”看着苏玲月懂事了,苏青岚对苏玲月的冷淡倒是又少了几分,脸上也多了一份暖意了。

    “那我可以照顾祖母了吗?”

    “你想照顾祖母,那就留在这里照顾些时日吧,等你祖母好些了,我再来接你!”苏玲月那么孝顺,苏青岚自然不会阻挡了。

    “谢谢爹爹!”苏玲月本来也没有打算那么早就回去相府,如今可是得让苏青岚对她和弟弟重新喜欢了起来,这样回去相府,才不会受委屈了。

    “好了,你如今能明事理,那也是极好的。”

    “以前是月儿不懂事,让爹爹失望了,这些日子外公有让人好生的教导月儿,月儿知道自己以前是太过刁蛮任性了。”一点都不忘记夸赞那位教养嬷嬷,看得出,苏玲月是真的很想让那嬷嬷跟着自己了。

    “嗯,你能懂事就好了。”之前因为种种,苏青岚对苏玲月和苏振华都有了些不喜和隔阂,如今看着两人如此懂事了,苏青岚自然是欢喜了几分,对两个孩子,倒也没有那么多的芥蒂了。

    ……

    “咳咳……”这会儿老庆王妃嗓子不舒服的咳嗽起来,苏玲月见了,赶忙就去给老庆王妃倒水,小心的喂了老庆王妃喝了,还轻轻的拍了拍老庆王妃的背,在给老庆王妃顺气,说不出的乖巧了。

    看着孙女那么乖巧,老庆王妃再看看苏振华,知道两个孩子瘦了不少,心下有些心疼,恨不得狠狠的打慕容嫣和苏兰芷几个巴掌,也免得自己心爱的孙女孙子受了委屈了。

    只是现在的她,再也不是以前的她了,如今的她,别说是打人了,就是抬起自己的手,都是很困难的,思及此,老庆王妃倒是说不出的愤怒了。

    “母妃,你好生的保证自己的身子,有什么需要,可以让叶嬷嬷告诉我们。”看着自己的母亲如今是动弹不得了,苏青岚心里自然是担心的,也愿意老庆王妃早早的好了,可是又担心老庆王妃好了又会兴风作浪,是以苏青岚的心里,其实也是挺复杂的。

    “我……”那歪歪的嘴巴实在是不好说话,老庆王妃挣扎了一番,最终还是将力气都给挣扎没了,倒是有些累了。

    “二老爷,老王妃累了,该休息了。”老庆王妃如今身子比以前差了许多,折腾了那么一会儿,身体已经是极限了,该休息了。

    “那好,母妃,我早日再来看你!”

    “好……”心里虽然有很多话要说,很多事情要交代,可是说不出来,老庆王妃只觉得特别的憋屈,心里窝了一团的火,却无处发了。

    “爹爹,月儿再陪陪祖母,一会儿再去您那里。”苏玲月如今努力的在做着孝女,苏青岚见了,点了点头,“你有这份心就好。”几人走了,苏振华不想和苏玲月分开,便留了下来,待到苏青岚几人走了,苏振华将苏玲月拉到了一边,有些着急了,“姐姐,外公不是让我们回相府去吗?你怎么要留下来照顾祖母?”

    两人都在元武侯府待了差不多一个月了,在这一个月,两个孩子接受了自己生母已亡的事情,

    这一个月两个孩子过得并不是很好,每日都在学规矩,学会隐藏自己,元武侯一直在培养两个孩子的仇恨,如今两个孩子,的确是恨死了慕容嫣和苏兰芷,恨不得杀了对方才好了。

    虽然元武侯是想好生的让两个孩子可以自保了才送回去的,奈何相府接二连三的出事情,老庆王妃又瘫痪了,元武侯也是有些着急的,担心两个孩子离开相府久了,苏青岚长久的不得见两个孩子,情分淡了,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才借着这新年团圆的机会,将两个孩子给送回去了。免得到时候苏青岚和慕容嫣真的和好如初,那苏玲月和苏振华,就真的没有地位了。

    只是元武侯不放心两个年幼的孩子,但是两个孩子也被慕容嫣算计了去了,所以才不得不给两个孩子安排了帮手,也再三的交代苏玲月是一定要带去相府的。

    这点苏玲月很清楚,不过她也是看出了苏青岚的犹豫了,所以她刚才极力的表现,就是想让苏青岚看到自己的懂事,让苏青岚对自己越发的放心和喜爱,也让苏青岚对自己的教养嬷嬷看重一层,到时候,自己再用心的求,想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心里是盘算好了,苏玲月看着自己的弟弟,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苏振华听了,也点了点头,“姐姐这样说也是有几分道理,只是如果你要在这里照顾祖母,那我们何时才能回去相府呢?外公不是说了吗?我们不能总是见不着爹爹,不然爹爹渐渐的忘了我们,情分就淡了,到时候,我们真的就一文不值了。”想起自己的父亲,苏振华再想着自己母亲的惨死,对苏青岚不得不说,也是有些怨恨的。

    只是苏青岚终究是他的父亲,而且据元武侯所说,苏青岚也是受人蒙蔽,才会如此,所以苏振华将仇恨都给转移了。

    “这点我自然是知道的,只是华儿,你今日难道没有看到爹爹对我们不像往常那么亲密了吗?之前我们不肯跟他回府,想来那苏兰芷和慕容嫣都是在他的面前说了我们的坏话了,不然爹爹后来怎么再也不去接我们了?甚至如今见着我们了,也不似曾经的喜爱了,你没有察觉吗?我们在爹爹心里的地位,早就比不过我们的那位大姐了!”说道“大姐”,苏玲月的眼中划过点点的阴霾,恨苏兰芷夺走了本该属于她的一切,也下定了决心要一点一点的夺回来了。

    “姐姐说的是没错,可是就是这样,我们不得早日的回府,好让爹爹重新的喜欢我们吗?”苏振华毕竟还是小了些,当然没有苏玲月想的多,这会儿还是无法理解苏玲月的行为了。

    “傻弟弟,爹爹已经因着娘的事情对我们生了芥蒂了,而且我们已经一个月未见了,爹爹这些日子也不知道被那两人灌了多少迷魂汤了,谁知道他可曾还记得对我们的喜爱?我们如今已经是处于下风了,而且之前我们也做了不少让爹爹恼怒的事情,所以我们得赶紧的让爹爹看到我们的懂事和乖巧,对我们放下芥蒂才是。”苏玲月今日很明显的感觉到苏青岚对他们并不亲昵了,完全不是以前的样子,心里说不失落,那是假的,所以,她必须要努力才是,不然苏青岚真的不在乎她了,以后他们在相府的日子,岂不是很难过了?

    “那姐姐这样做,是为了让爹爹不再恼我们吗?”似乎有些明白了,可是苏振华还是有些不明白,心里倒是有几分的困惑了。

    “那是自然,我们今日来认错,爹爹虽然是原谅了我们,可是想来我们之前的所作所为,还是让爹爹伤心了。如今我们要回去相府,就必须让爹爹站在我们这边才是,不然我们会很辛苦的。所以如今,我们不能太过着急的想要回去,只能徐徐图之,想让爹爹看到我们的乖巧懂事,对我们放下戒心,到时候回去,我们的日子,也好过一些。这样,爹爹让庄嬷嬷跟着我们回去的可能性也大些。”突逢巨变,苏玲月倒是长大了不少,也不像之前那么鲁莽了,不过这也都是拿庄嬷嬷教得好。

    “姐姐说的极是,是我太粗心了。”如今姐弟两相依为命,关系倒比以前好了许多了,彼此之间相互扶持,只因为他们知道,以后他们能依靠的人,就是彼此了。

    “弟弟,你毕竟还小,不懂也是常事,而且这也不是我想到的,是庄嬷嬷交代我的,不然我也不一定想得那么周全!”的确,苏玲月恨着慕容嫣和苏兰芷,难道对老庆王妃,就没有恨了吗?

    要知道,老庆王妃可是直接害死白芯的凶手,苏玲月哪里会那么好心的去伺候老庆王妃了?

    “庄嬷嬷果然心思细腻,有了她,想来我们在相府的日子,定然会好办许多。”虽然和庄嬷嬷相处的不多,可是在这些日子里,两人都对庄嬷嬷非常的信赖和敬重了。

    “是啊,所以她一定要跟着我们回去才是,不然我们哪里是那两人的对手?”苏玲月如今虽然是懂事了,可是毕竟还是一个九岁的孩子呢,能做出什么事情?

    这有了庄嬷嬷,将来做事情,自然也有个帮手,还能时刻向元武侯求助,岂不是很好?

    “嗯,只是姐姐,祖母如今都瘫了,行动不便,而且刚才我们进去,那味道实在是难受,倒是委屈姐姐了。”那股子各种味道掺杂在一起,就是瘫痪的人常有的味道,很难闻,苏振华是个男孩子都受不了,更何况是苏玲月这个女孩子呢?

    “无碍的,左不过我也只是做做样子,用不得几天的,你且先跟着爹爹回去,过来几日,你就说是想我了,到时候爹爹自然就把我接回去了。”几天的辛苦,可以换来接下来的方便,苏玲月自然是乐意的。

    “我一个人跟着爹爹回去吗?姐姐,我怕……”许久没有回去了,苏青岚也不似以前那么对自己好了,苏振华心里失落的同时,自然也是害怕的。

    “华儿,别怕,你是爹爹唯一的儿子,不会有人敢对你怎么样的。”

    “可是我都不知道在相府还有多少是我信赖的人,也不知道以前伺候我的人还在不在,我很担心。”虽然相府是他的家,也是他从记忆里就一直生存的地方,可是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苏振华如今只觉得那里,非常的陌生了,心里有了些抵触。

    “华儿放心吧,爹爹怎么说都是你的父亲,他不会不管你的。只是你一会儿回去,可急着要好生的表现,不要流露出对母亲和大姐的怨恨,让爹爹看到了。”有些担心苏振华还小,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苏玲月还真的是不放心啊。

    “姐姐放心吧,我晓得的。”

    “那就好,你记得一会儿走的时候,假装害怕些,懦弱些,到时候,我也好再一次求求爹爹,让庄嬷嬷跟着去了。”

    “嗯,我知道。”

    “好了,我们进去看看祖母睡着了没有,睡着了,我们过去陪陪爹爹吧!”也知道自己如今和苏青岚是有些生分了,苏玲月也着急了。

    “好!”

    两人进去看着老庆王妃睡着了,见着对方那面目扭曲的样子,只觉得格外的狰狞可憎,可是偏偏还得装出一副孝顺的样子,问了叶嬷嬷一些话,这才走了。

    ……

    此时苏青岚正在正厅和苏青秀说话,两人赶去的时候,苏青岚也是有些坐不住,准备走了的。

    “华儿,月儿,你们来了,过来坐吧!”见着两个孩子有些怯怯的站在门口,苏青岚想着两个孩子的变化,心里还是有些心疼的。

    “谢谢爹爹!”规规矩矩的就坐下了,苏玲月和苏振华偶尔看看苏青岚,眼神有些慌张和担忧,苏青秀见了,笑了笑,“二弟,看来两个孩子如今是懂事了许多了,二弟好福气啊。”

    “大哥说笑了。”孩子们懂事,自然是苏青岚乐得见的,这会儿苏玲月听见了,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看向了一旁的苏兰芷和慕容嫣了,“母亲,大姐,以前是月儿和华儿不懂事,还望母亲和大姐不要见怪!”

    虽然是极不情愿这样叫两人,可是苏玲月也知道,自己和苏振华如今已经比不得这两人了,所以,他们必须要首先示好才是,也免得苏青岚觉得他们还是不懂事。

    “你们如今能这样,就好了,以后一家人和和睦睦的才是。”慕容嫣对这两个孩子的心思自然是复杂的,喜欢是肯定不会的,只是她的教养告诉她,她也不会憎恨两个孩子就是了。

    “谢谢母亲的谅解,以后我们会好好孝敬母亲的!”的确是会好好的“孝敬”,只是这个孝敬,可不是字面上的孝敬了。

    “大姐,你怎么不说话呢?还是在怪我们吗?那你骂骂我们,或者是打打我们,出出气也好!”可怜巴巴的看着苏兰芷,苏玲月这样说,不是让人觉得苏兰芷很不大度吗?

    “二妹,弟弟,你们说什么呢?我有什么怪你们的?”故意装傻,苏兰芷疑惑的看着这两人,可不想让自己平白无故的就被人说道了。

    “大姐,这……”面色有些僵,苏玲月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苏兰芷竟然玩起了装傻这一招了。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是想了想,发现自己如果真的说了,那苏兰芷不记得了,倒是自己记得,不是显得自己小肚鸡肠了吗?

    所以最后,苏玲月只好一脸尴尬的站在那里,倒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了。

    苏青秀见着苏兰芷如此的欺负苏玲月,心下有些不喜,“兰儿,月儿他们还小,以前或许有得罪你的地方,可是如今他们也认错了,你也别为难他们了。两个孩子如今没了娘,也着实是可怜,你看看,他们都要哭了,你就说句话,不要怪罪他们才是,不然他们心里,也不好受了。”和老庆王妃是一样的,在苏青秀的眼里,或许也只有苏玲月和苏振华,才是他的侄子侄女了,至于苏兰芷,苏青秀的确也是不承认的。

    “大伯这说的是什么话呢?我哪里有怪罪他们?这可是冤枉我了啊,玲月,你倒是说说,你到底哪里得罪我了?怎么我都不知道?你赶紧的说啊,不然我岂不是一个恶姐姐了?”一脸担忧和困惑的样子,苏兰芷这样子倒还真的像是完全不知道,看样子,只让人觉得苏玲月是故意在找茬了。

    脸色顿时成了猪肝色了,苏玲月有些暗怪苏青秀的多管闲事,看着苏兰芷的眼神满是泪光了,“大姐姐,我只是以为以前我对你有些冒犯,你还在怪我,如今你不怪我了,那当然是好的,我也放心了。大伯,你错怪大姐了,大姐宽宏大量,早就忘记这事情了,倒是我小肚鸡肠,一直记得罢了。”话虽然是这么说,苏玲月这会儿看着苏兰芷那一脸委屈的样子,还真的是比自己还入木三分,顿时觉得自己实在不是苏兰芷的对手,心里更是坚定了要让庄嬷嬷跟着自己了,也免得自己到时候,对付不了苏兰芷了。

    “大伯,你听到了吗?这可不是我故意拿乔,我是真的不记得有这回事情了。我不是故意不去原谅二妹的,只是我真的不知道,不过二妹如果真的要我原谅她,那我原谅就是了,不记得也没有关系的,左不过二妹记得,终究是有这事情的,倒是我有些粗心了。”苏兰芷这话的意思就是自己早就忘了,不去计较了,可是苏玲月偏偏还拿这事情说事,看来,怕是一直耿耿于怀的吧?

    一句话弄得苏青秀脸色都绿了,想着自己为了一件人家早就忘了的事情去为难人家,顿时觉得面子上很不好过了,尤其是看到苏青岚看着自己那眼神,苏青秀只好赔笑脸了,“兰儿你这说的什么话啊?我只是看着月儿他们可怜罢了,想着他们没了娘,所以有些不忍,倒是没有多想,兰儿可别介意啊!”

    一个晚辈,介意长辈的错处,那真的有些说不过去了,长辈的事情,哪里是你一个晚辈可以谈论的呢?

    苏青秀面子上过不去,本来是想给苏兰芷一点小教训的,可是苏兰芷却一脸的不赞成了,“大伯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娘亲可是弟弟妹妹的嫡母,他们只是没了姨娘而已,嫡母还在呢,娘亲定然会护着他们的,怎么会可怜呢?”

    这妾侍生的孩子,的确都是记挂在嫡母的名下的,所以妾身也只能担得起一声“姨娘”罢了,这庶出的子女长大有了荣耀,受封的也同样是嫡母,哪里有生母妾身的份呢?

    苏兰芷这话可是在指出苏青秀有些妻妾不分了,一个妾,怎么能称得上是娘亲呢?这不是抬高了妾侍,或者是压根就不把正妻放在眼里吗?

    “兰儿,你这说的什么话呢?我不是这个意思。”脸上满是尴尬,苏青秀不得不说自己这个侄女说话,的确是字字珠玑,将他堵得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不过也是他自己说话不注意,一时间暴露了自己的本性,此刻看着苏青岚面色有些不耐了,苏青秀可不想因为几句话就得罪了苏青岚,只好赔罪了,“弟妹,刚才只是一时口误,你可别计较才是,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

    苏兰芷心中腹诽,就知道这苏青秀和老庆王妃是一路货色,都不是好人,所以说话自然也不客气,“呵呵,大伯不是这个意思就好啊,不然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爹爹宠妾灭妻呢,这话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估计明日御史的弹劾折子,就送到皇上跟前去了。”

    这宠妾灭妻,那可是丑闻啊,如果真的出了这事情,前程估计都无望了。

    “呵呵,哪里哪里,我刚才也只是一世情急,没有想清楚就说了,是我考虑不周,二弟,弟妹,大哥在这里给你们赔罪了!”不得不放下手段给两人赔罪,苏青秀心里可是恨极了苏兰芷的狡辩了,可是自己还真的是说错话了,也只能赔罪。不然得罪了苏青岚,那他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大哥,以后说话,还是要三思的好,这是在自己家里,没有外人,也没什么大碍,可是要是再外面,大哥说错了什么,那对大哥的前程,可是有碍的!”语气有些冷冷的,看得出苏青岚是有些生气了,不等慕容嫣说些什么,苏青岚就起身了,“大哥,今日就不打扰了,告辞!”

    “诶,二弟,别急啊,用了午膳再走啊!”看苏青岚要走了,苏清秀赶忙就留人了,可不想苏青岚真的因为这事情生气了。

    “不留了,家里有些事情,改日再来吧!”一直以来就知道自己的兄长是一个不靠谱的,苏青岚却也碍着兄弟情分,倒也忍了,可是今日对方当着自己的面如此的不给自己妻女面子,苏青岚哪里能就那么算了?

    “二弟,你真的就生气了?哥哥这不是给你们赔罪了吗?可别为了这点小事伤了和气了。”在苏青秀看来,这的确是件小事,谁让他不在乎呢?

    可是苏青岚却知道,这不是一件小事,因为苏青秀从来都没有承认过慕容嫣和苏兰芷,“在大哥看来是小事,可是我心眼小,不这么认为。告辞了!”这会儿倒是斩钉截铁的要走了,苏青秀见了,顿时就急了,“别啊,二弟,我错了还不行吗?今日你过来拜年,总不好饭都没吃就走吧?母妃如果知道了,定然会骂我的!”

    “母妃怎么会责怪大哥呢?大哥可是母妃心爱的儿子!”苏青秀不说老庆王妃还好,说了,苏青岚顿时就想起老庆王妃对待慕容嫣和苏兰芷也是这样的态度,再想着苏清秀的态度,也知道,这都是老庆王妃的杰作,因而对老庆王妃,也有了些不满了。

    “二弟,你这说什么话呢?”听着苏青岚那有些嘲讽的语气,苏青秀这会儿面色一阵红一阵白的,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心里也是后悔死了自己的多嘴了,想留下苏青岚,可是看着对方就那么走了,苏青秀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办了。

    “小叔子,怎么就走了?饭菜已经好了,留下用膳了再走吧!”就在苏青秀百般无奈焦急的时候,孙雪茹恰巧就出来了,正好瞧见了苏青岚要走,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可是也知道,如今还是先留下人才好。

    “二弟,雪茹说的极是,既然饭菜都好了,不如用了膳再走吧,你们辛苦跑来,这会儿估计也是饿了,如果就那么走了,岂不是我这个主人招待不周了?”说着就站到了苏青岚的面前,苏青秀看着苏青岚的脸色,心里倒是很担心了,生怕苏青岚真的因为自己言语不当,生气了。

    “小叔子,可是王爷说了什么话让你不舒心了?你尽管告诉我就是,我替我们王爷跟你赔罪了!”这对夫妻此刻倒是很同心,一唱一和的,苏青岚也不好做太过了,只好留下用膳了。

    ……

    因着是一家人,也是难得的过年,所以也没有分席,苏青秀,孙雪茹,苏青岚和慕容嫣还有几个孩子坐在一起,至于其余的庶子庶女,还有姨娘们,则是另外一桌,苏兰芷在饭桌上看到一个男子,比自己年岁大一些,长得倒是很文静的样子,五官清秀,算得上是一个小美男了,此刻那人看着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善,苏兰芷不用猜就知道这人是谁了。

    看来苏兰雨还真的是阴魂不散了,人走了,可是这账还留着呢!

    对对方的眼神一点都不在意,苏兰芷只是静静的吃着饭,片刻也不离开苏青岚和慕容嫣的身边,就是不想大新年的,就给自己惹上麻烦。

    这人要是知道好歹,就不要来惹自己,如果不知道好歹,那么,就不要怪她不客气才是!

    不过,苏兰芷还真的是低估了对方的忍耐了,饭桌上,苏兰芷想吃什么,对方总是跟苏兰芷抢着,弄得苏兰芷只觉得哭笑不得了,想着那人对自己的不友善,苏兰芷只装作是不在意,也不想主动去招惹对方,更是完全没有给对方单独接近自己的机会,所以今日倒是没有给对方下手的机会。

    用完了膳食就跟苏青岚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苏振华也跟他们一起走,和苏玲月倒是一副姐弟情深,舍不得的样子了。

    苏青秀见着了,想着那庄嬷嬷的事情还没有解决,此刻看着苏振华和苏玲月一副依依惜别的样子,倒是再一次的厚着脸皮开口了,“二弟啊,华儿年纪还小,身边没个照顾的人也不好,不如就让那嬷嬷和小厮跟着华儿回去才是,也免得华儿不适应了。”

    “大伯,那嬷嬷不是二妹的教养嬷嬷吗?这跟弟弟有什么关系呢?”苏兰芷故作不解的样子,倒是弄得苏青秀一阵无语了。

    “兰儿,你这就不懂了,这教养嬷嬷啊,可是和一般的嬷嬷是不一样的,教养嬷嬷主要是教导孩子们规矩的,所以比起一般的嬷嬷来说,要更为尊贵一些,我只是想着这嬷嬷也是跟了月儿他们有段日子了,想来对月儿他们也是了解的,让她去照顾华儿,这样月儿不在,华儿也能睹人思人了。”苏青秀这话倒是让苏兰芷不得不佩服对方的不死不休了,心里也想见识一下自己将来的对手,这会儿倒是没有再说了,只是看着苏青岚,等待苏青岚的决定。

    见苏兰芷不再说话,苏青秀竟然有种松口气的感觉,看着苏青岚,有些试探了,“二弟,你说呢?”

    “这事情不着急,玲月既然要在这里照顾母妃,想来身边也是少不得人的,还是让那嬷嬷在这里伺候玲月,振华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之前处置的人,都是白芯屋子里的,苏玲月和苏振华的人,苏青岚因着不想让苏玲月和苏振华太不适应,也只是处理了一部分,那些规矩的也都在,两人的老嬷嬷毕竟是奶过两人的,苏青岚也不好随意打发了,也都是在的,所以苏青岚不担心苏振华回去没人照顾。

    “是吗?呵呵,那就这样吧!”看苏青岚还没有松口,苏青秀只好先管另一件事情,“那那小厮要不要就跟着振华走了?嬷嬷是伺候玲月的,可是那小厮,却是伺候振华的。”

    先让苏青岚接受一个,那也是好的,剩下的一个,以后慢慢想办法就是。

    “嗯,让他跟着就是。”对老嬷嬷的忌惮,自然比对小厮多些,在苏青岚看来,小厮年纪不大,想来歪歪肠子也会少些,所以对小厮,苏青岚倒是没有多大的抵触,这会儿答应,也是想慢慢的留下来观察,如果是好的,留下也可,但是如果心思不正的,到时候也好赶紧的打发了。

    “好好,那我这就去叫他来!”人是终于让苏青岚答应了一个,苏青秀顿时觉得放松了许多,赶忙就去叫那小厮来了,好像生怕苏青岚反悔一样的。

    ……

    那小厮很快就来了,年纪十七八岁的样子,年岁的大了些,长相还算清秀,看起来挺机灵的,见着苏青岚和慕容嫣几人就规规矩矩的行礼了,礼数也周到,说的话也让人觉得欢喜,第一次见面,苏青岚也挑不出什么错,“你跟着我们回去相府吧,以后就好生的伺候振华就是!”

    “多谢老爷!”兴匆匆的就应了,拿着东西跟着苏振华走人了,苏振华临走之前和苏玲月交换了一下眼神,这才上了马车了。

    一路上和苏青岚几人坐在一起,苏振华很规矩的坐在角落里,低垂着脑袋,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只是他坐在角落,话不多,那瘦小的身子,倒是让人看着有些可怜兮兮的,好像被人抛弃一样的了。

    苏青岚见着儿子不似以前的黏着自己,跟自己亲近了,心下有些失落,拿着一盘子的吃食,就递了过去,“振华,吃些东西吧,别一个人坐一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