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九十五章 奈何情深缘浅
    苏振华终究是苏青岚的孩子,而且这些年的疼爱,也不掺假,虽然之前苏振华做的事情,的确是让苏青岚寒了心了,可是此刻看着这孩子怯怯的样子,苏青岚的还是心疼的。

    主动的关心,倒是让苏振华有些诧异,终于是抬起头来,看着苏青岚,眼中闪着点点的泪光,“爹爹……”柔柔的语气,带着孩子的稚气,苏振华这样子,到让人觉得有些可怜兮兮的,一副想要靠近,却不敢靠近的样子了。

    “吃吧,刚才在席间,你也没吃多少!”苏振华倒不像以前那么调皮了,一下子倒是懂事了许多,看来白芯的死,对他的打击,的确是挺大了。

    都说没娘的孩子没有人教养,难免会被人看不起,这孩子的心里,怕也是怕的吧?

    见着苏振华这样子,苏青岚的心,倒是柔软了些,面色也柔和了些,苏振华知道自己的表现让苏青岚渐渐的放下了心,这才有些怯怯的拿了些吃食,脸上有些笑意,“谢谢爹爹。”孩童的声音脆嫩嫩的,很好听,听得苏青岚的心,一片的柔软,满意的看着苏振华长大的样子,不似以前那么骄纵,苏青岚爱怜的摸了摸他的头,“乖!”

    以前的苏振华,可是家中的小霸王,成天都在欺负人,也不许别人爬他头上去,如今那么懂事小心了,真的是变了许多,也让人越发的喜爱了。

    “好吃吗?”看着苏振华小心的吃着东西,苏青岚轻声的问道,也不想吓坏了孩子了。

    “嗯,很好吃,爹爹,你也吃,还有母亲,大姐,你们吃!”也不自己吃独食,苏振华很小心的将东西都递了过去,苏振华倒是接了,慕容嫣和苏兰芷也不好拒绝,纷纷都接了,苏振华见了,脸上有了点点的笑容,看起来,倒是没有那么束缚了。

    ……

    因着这个小插曲,苏振华倒是放开了许多,也不再总是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面了,苏青岚这会儿倒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问了苏振华一些问题,苏振华老老实实的就回答了,苏青岚看着苏振华比以前乖巧了许多,心下满意,神色也越发的柔和,等到了相府的时候,吩咐人好生的伺候着苏振华,这才送了慕容嫣回去烟云阁了。

    苏振华看着苏青岚对自己没有了往日的宠爱,到家也只是让人送自己,并不亲自送去,心下不满,对慕容嫣和苏兰芷更是恨上了一层,只是那低垂的脑袋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罢了。

    ……

    “老爷,今日也累了一天了,老爷还是早早的回去休息才是。”其实慕容嫣是不想苏青岚送的,奈何苏青岚总是执着,慕容嫣也是没办法。

    “嫣儿,你今天,可是介意?”知道白芯一直都是两人之间的刺,而那两个孩子,更是自己曾经背叛他们誓言的证据。

    可是孩子已经在了,苏青岚难道还能把两个孩子给塞回去不成?

    怎么都是他的骨肉,苏青岚却也是做不到不管不顾的。

    更何况苏青岚心里是有些疑惑的,也不想苏振华他们一直不在自己的身边,到时候被人利用了去,所以,这两个孩子,苏青岚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流落在外的。

    “老爷这说的是什么话呢?妾身不明白!”声音柔柔的,淡淡的,倒是听不出什么情绪,让苏青岚的心里,倒是更加的不放心了。

    “嫣儿,你……”知道自己这么做会让慕容嫣伤心,可是苏青岚也不知道怎么做才是最好了。

    难道将两个孩子赶出门去?这样别人可怎么看他?

    “老爷,时辰不早了,妾身累了,老爷还请回吧!”那两个孩子的事情,慕容嫣知道迟早都会有那么一天的,白芯不是李姨娘,两个孩子也不是李姨娘肚子里的孩子,所以,这样的一天,迟早都会来的,只是慕容嫣没有想到,会那么快罢了。

    “……”知道自己多说无益,苏青岚眼中一片的黯然之色,最后,却也只能叹息了,“嫣儿,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好好想想怎么处理才是。”

    毕竟是自己的孩子,苏青岚纵然没有疼爱苏兰芷那么疼爱苏振华和苏玲月,可是却也不能真的就狠下心肠来,对两个孩子漠不关心了。

    “老爷无须做什么,妾身也从来都不要求老爷做什么。”发生的已经发生了,慕容嫣也不会一直纠结于过去的事情,耿耿于怀,她如今只是希望自己可以好好的,苏兰芷可以平平安安的长大,然后嫁人,幸福的一生,那样,她就知足了。

    “哎……那你好生休息,明日我们一起去看母亲!”初一拜见了自己的母亲,初二,自然是得去拜见慕容嫣的母亲了。

    “好。”这件事情,慕容嫣也不想父母为了自己担心了,那么自然,也是不好拒绝的。

    “你明日准备一些换洗的衣服,母亲想来也是想你了,明日去了,就在侯府住些日子吧!”对慕容嫣心存愧疚,苏青岚许多事情也是无法现在就允诺的,只好尽力的弥补了。

    “嗯,妾身晓得了。”

    “那你早些休息,我回去了。”看着这熟悉的院落,曾经,他们压根就是住一起的,从来没有分开,可是现在,慕容嫣确实单独住了一个院落,生生的隔开了彼此,苏青岚瞧着这样的情景,只觉得自己的心,非常的不是滋味了。

    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那该多好,当年他小心一点,更加坚持一点,或者是做错了事情,勇敢一点,坚定一点,或许他们也不至于到了如今的局面了。

    只是可惜,这个世界,终究是没有如果的。

    “老爷慢走!”站在门口看着苏青岚走了,慕容嫣这才进了屋子,这会儿张嬷嬷见了,眼神有些复杂,“夫人,你这是何苦呢?老爷毕竟是男子,你这样子总是不给他面子,以后你们不是就只能如此了?夫人也得想想小姐啊,还得想想你自个儿。”

    张嬷嬷是看着慕容嫣长大的,自然是知道慕容嫣的脾气,可是就是因为知道,张嬷嬷的心里,就更加的心疼啊!

    “嬷嬷别说了,我心里有分寸的。”相爱,有的时候并不一定能够相守的,如果要怪,也只能怪他们情深缘浅罢了。

    “哎,夫人啊,老爷如今既然都主动的跟你和好了,你何必苦苦的撑着呢?好好的和老爷过日子,不好吗?”张嬷嬷有的时候真的不理解慕容嫣如此固执是作甚了,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苏青岚还不是浪子,如今肯回头,自然是极好的,为何慕容嫣非得如此?

    “嬷嬷,你不明白。”因爱故生忧,因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这就是慕容嫣如今的真实写照了,不是不爱,却是太爱,所以她不想自己变得都不认识自己了,因而,她只能选择远离。

    “哎,夫人这样子,老夫人岂不是更加的忧心吗?”

    “嬷嬷,我累了,让人备水,我要睡了。”不想让张嬷嬷再说什么了,慕容嫣直接就拒绝了,揉了揉有心疲惫的双眼,今日在庆王府,慕容嫣的确是在强撑了。

    那是一个她不喜欢的地方,每一回去,她似乎都很不开心,可是却又避无可避,哎……

    “那老奴让人伺候夫人睡下吧!”知道慕容嫣不想多说,张嬷嬷只好闭嘴了,小薰几人服侍慕容嫣睡觉了。

    这一夜,慕容嫣睡得极为不安稳,第二日醒来,见着自己的憔悴,慕容嫣很难得的化了个淡妆,倒是看得苏兰芷和苏青岚有些诧异了。

    平日里慕容嫣只是素雅见人,却也是风华绝代,如今轻轻的添了妆,那就更是极美了。

    “嫣儿,你这是……”多年不曾见慕容嫣化妆了,苏青岚眼中划过一抹的惊艳,不得不说,他是被震慑住了。

    “闲来无事,便添了妆容,老爷,可是不妥?”都说女为悦己者容,慕容嫣这些年都是素面朝天,也可见她没有了那么一个可以为之化妆的人了,也难怪苏青岚瞧着慕容嫣这样子,倒是有些惊喜了。

    “极好,极好,以后你若喜欢,倒是可以常化的,很美!”锦上添花,说的,怕就是这样的感觉了吧?

    “嗯,这就好。”看着自己的憔悴被掩饰了,慕容嫣倒是放下了心,吩咐人摆饭,这会儿,倒有人进来了。

    “老爷,夫人,大少爷和姨娘们来给你们请安了。”这要是搁从前,那可是绝对不会有的事情,以前的苏振华可是怎么看慕容嫣都不顺眼的,甚至都不把慕容嫣放在眼里,如今来请安了,可以说他是懂事了,所以明理,但是,或许有别的心思也是不一定的。

    苏兰芷静静的坐着,认真的观察着慕容嫣和苏青岚的神色,发现两人倒是一片的镇定,可是苏兰芷知道,慕容嫣定然是不喜欢苏振华的,不然今日早上,也不会化妆了。

    想起自己以前也有夜晚以泪洗面的情况,次日起来,也喜欢用精致的妆容掩盖自己的憔悴和不堪,苏兰芷瞧见了慕容嫣如此,自然也是知道慕容嫣昨夜,定然是睡不安稳的。

    怕是因着这苏振华和苏玲月的关系吧?

    母亲虽然表面是不在乎,可是心呢?

    情之一事,本来就是说不清楚的。

    看来,还是得少让那两个人在母亲身边晃,而且她得赶紧的想办法,永绝后患才是,免得将来,他们继续给他们添堵了。

    知道慕容嫣的心事,苏兰芷心下自然就有了决定,这会儿看着几人进来了,纷纷的行了礼,苏兰芷瞧见那些姨娘眼中的幸灾乐祸,瞧见苏振华那虚伪孝顺的样子,只觉得非常的不舒服了。

    “华儿来给母亲和爹爹请安,希望母亲和爹爹身体安康,万事如意!”今日一早的,也不知道是吹了什么风,因着苏振华回来了,这几日稍微有些消停的姨娘们,一个两个的,也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出来了,各个脸上都带着笑容,看起来倒是格外的高兴了。

    “嗯,起来吧。”看着来请安的一大群人,苏青岚倒是皱了皱眉头,“不是跟你们说了以后不需要来请安,只需要每日抄写佛经就是?怎么今日又来了?”府中少了一个李姨娘,可是其他的姨娘似乎也越发的踊跃了,这些日子成日里不是巧遇苏青岚,就是给苏青岚送去吃食,弄得苏青岚好不烦恼,后来干脆就让姨娘们少出门,也免得麻烦了。

    其实苏青岚一直都是在想办法怎么处理这些姨娘们的,奈何一直想不到十全十美的办法,也只好就那么先将就着,如今见着这些人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眼神里,倒是有了几分冷硬了。

    一个两个的,难道都不知道消停吗?

    成何体统?

    “老爷,婢妾们听闻大少爷回来了,今日来给夫人和老爷请安,婢妾们心里过意不去,恐失了礼数,这才来了,希望老爷不要怪罪,婢妾们知错了!”姨娘们可以说是越挫越勇了,虽然苏青岚待他们冷淡依旧,可是他们都不曾放弃,每日都是想尽了办法要接近苏青岚,赢得苏青岚的欢心,面对苏青岚的冷言冷语,他们很自觉地忽视掉了。

    “知道错了?知道错了还一犯再犯?前些日子已经吩咐你们,没有通传,不要随意来烟云阁叨扰,你们看来是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了,既然各个都不守规矩,那就回去一人抄写《妇德》一百遍,什么时候抄完了,什么时候出来!”这《妇德》可是大苍女子必读的书目了,里面记载了许多妇人需要遵守的规矩,还有不少的名人名事,很厚的一本,如果要抄上一百遍,没有三四个月的时间,这些姨娘们怕也是没法完成的!

    这还是要在姨娘们没日没夜的抄写的情况下,看来,这些姨娘们小半年内,是没有办法出来闹腾了。

    这样也好,眼不见为净。

    “老爷……”三个姨娘不可思议的看着苏青岚,不明白以前苏青岚倒也没有因为这事情罚他们,更何况他们是来请安的,这也符合规矩,怎么这会儿,倒是罚起来了?

    心下诧异和委屈,只觉得苏青岚格外的没有怜香惜玉,可是也知道多说无益,免得越说越错,也只好一个两个的,乖乖的闭嘴了。

    “好了,回去好生抄写,字迹要工整,而且要细心的体会,但凡让我发现你们怠慢敷衍,就再加一百遍!”这话一出来,倒是让大家觉察到不对劲了。

    看来,这苏青岚是想有意的给姨娘们禁足了。

    三个姨娘们听了,顿时觉得自己计划失误,眼神很是不甘,可是又不好说什么,只是委屈的站在那里,可怜巴巴的看着苏青岚,看得苏青岚一阵的烦躁,“好了,下去吧,各自回去自己的院子,轻易不要出来了。”

    其实早在知道自己错的离谱的时候,苏青岚就想着要处置这府中的姨娘了,本来想着这些人但凡没有起那些不该有的心思,他就那么养着也没事,可是最近看来,这些人都有各自的小心思,苏青岚自然是不想继续留下他们了,免得有了第二个白芯,第二个李姨娘。

    只是他们怎么都是他名义上的女人,苏青岚也不好那么随意的就打发了,李姨娘是给了他一个借口,可是其他的三位呢?

    没有把柄,苏青岚是不好轻易的就赶出府去的,这样会给人病垢,苏青岚也只好耐着性子,徐徐图之了。

    如今,就先给他们禁足就是,其他的,等他想到了办法再说。只是这些女人的心思已经严重的妨碍到他了,他是断断不能将这些人留在府中了。

    “是,老爷!”知道自己是被罚了,几人心下非常的不甘心,却也没有就走了,只因为看着苏振华那小小的身子,大伙儿很想知道,这相府唯一的男丁回来了,苏青岚会怎么处置。

    只是可惜了,苏青岚并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下去吧!”摆了摆手,苏青岚的确是想眼不见为净了,当初纳这些人,都是形势所迫,苏青岚也没有办法,这些年他对这些人漠不关心,甚至看都不去看他们,苏青岚心里也没觉得有什么。

    反正是他们非要给他做妾的,苏青岚不喜欢,自然也不会给这些人好脸色了。

    “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一步三回头,很想看看后续如何,大伙儿可是对苏振华的华丽回归,有着美好的期待呢!

    怎么说苏振华都是苏青岚唯一的儿子,将来这相府偌大的财产,自然也是苏振华的,苏兰芷除了有些嫁妆,其他的是得不到的,慕容嫣作为嫡母,虽然是可以享受这一切,可是以白芯和慕容嫣水火不容的关系,这苏振华会好好对待慕容嫣吗?

    大伙儿一个两个心里的算盘可是打得很好的,当然知道这相府看似平和,苏青岚看似宠爱慕容嫣和苏兰芷,可是他们没有儿子依靠,将来还不知道会是怎么样子呢!

    所以今日紧巴巴的来看戏,顺便看看相府的风向是不是变了,结果成了这样子,是个人心里都会不甘心的吧?

    眼瞅着姨娘们是走了,苏青岚看着苏振华,见着对方有些畏惧的样子,心里倒是有些矛盾了。

    他不是傻子,昨天便意识到不对劲了,只是,他没来得及细想罢了。

    想了一夜,苏青岚便明白了,昨天苏玲月和苏振华突然出现在庆王府,苏青秀那么竭力的替两人说话,苏青岚就知道元武侯是坐不住了。

    不过,纵然他知道事情或许不像表面那么简答,他却也知道,有些事情,他也是身不由己的。

    他年纪毕竟也是大了,苏兰芷还小,苏青岚自然是不知道自己可以护着苏兰芷多久的,可是他就只有苏振华那么一个儿子,将来相府的一切,少不得就是苏振华的。

    慕容嫣没有嫡子傍身,苏兰芷没有嫡亲的哥哥弟弟,这些,都是苏青岚一直在担心的事情。

    倘若他真的撒手人寰了,那么他的妻女,该如何自处呢?

    这偌大的相府,到时候都是苏振华的,如果苏振华不孝顺,那么慕容嫣和苏兰芷的生活,岂不是很凄惨?

    这些,苏青岚不是没有想过,更是深思熟虑过的,这也是他最终会让苏振华回来的根本原因。当然,苏振华苏玲月两个孩子也都是他的亲生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虽然他更加疼爱苏兰芷一些,可是苏青岚并不想两个孩子一直都呆在元武侯府,被元武侯挑唆了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了,和自己也生分了。

    其实苏青岚和苏兰芷想的是一样的,将两人放在自己的眼前,倒是比让两人呆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要好得多了。

    可是苏青岚也知道,苏振华心底里,或许是不尊重慕容嫣的,但是他能怎么办呢?他就那么一个儿子,如果不让苏振华回来,难道还让别人在他百年以后,将这相府给夺去了吗?

    那到时候,慕容嫣和苏兰芷,岂不是更惨了?

    有些责怪自己这些年错看了白芯,让白芯教养孩子,弄得苏振华之前如此骄纵,不把慕容嫣和苏兰芷放在眼里。到了如今,苏振华已经七岁,是知晓事情的时候了,也懂得一些道理了,一些想法一旦根深蒂固,就很难改变,苏青岚为了这事情,无数个夜晚,都在懊恼了。

    可是懊恼,能有用吗?

    此刻看着苏振华规规矩矩,恭恭敬敬的样子,苏青岚知道,或许对方假装的成分倒是多了些,可是苏振华愿意假装,苏青岚也乐意接受。只是想着苏振华年纪还小,或许好生的培养,加上自己的关怀和劝告,或许是可以让对方明事理的,所以苏青岚如今,也只能大胆的将苏振华接回来了。

    这是一个赌局,是一个苏青岚输不起的赌局,昨夜他反反复复想了一夜,心里已经隐约的有了些决定,只是如今,他还不好马上就说出来,只是要好生的安排才是。

    心下将自己的心思好生的过滤了一遍,有些话,苏青岚从来都没有跟苏兰芷和慕容嫣说过,因为他不想让两人担心罢了。

    此刻的苏青岚,脸上满是慈爱,让人看不出什么,“振华,昨夜睡得,可是还好?还习惯吗?”语气非常的柔和,亦如昨夜一样,苏振华毕竟还小,哪里知道自己藏拙的演技或许早就被苏青岚识破了,只是对方一直只是静静的按而不发罢了。

    “回爹爹,华儿睡得很好,谢谢爹爹和母亲,将华儿的院落保持院落的样子,华儿没有不习惯!”苏振华知道自己要做乖孩子,所以,他现在,一直都是很乖巧的,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才能一点一点的抢回苏青岚的喜爱,让他和苏玲月在相府重新站稳脚跟。

    如今的他们,没有了娘亲,相府又是慕容嫣管家,今非昔比,他们不再是有母亲护着的孩子,可以肆无忌惮的横冲直撞,所以,他们自然得加倍小心,能依靠的,也只是苏青岚的宠爱了。

    “那就好,如今你回了相府,就得好生的孝敬你的嫡母,知道吗?以后万万不可调皮了。”看着自己的儿子,苏青岚其实真的很希望,一切只是他多想了,毕竟孩子还小,只是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走入了死胡同,自己花时间好生的教养,相信会慢慢的懂礼,这样,就好了。

    终究都是他的骨血,苏青岚虽然对苏兰芷更加的疼爱,可是对另外的两个孩子,他这些年,却也是没有亏待的。

    如今,他只希望这个家可以和和睦睦的才是,不要再生事端了。

    “爹爹放心,华儿知道的,以前是华儿不懂事,华儿以后会好好孝敬母亲!”一直都是规规矩矩的站着,这要是换做是以前的苏振华,估计早就暴走了,只是他这些日子连番的受打击,又被元武侯好生的调教了一番,倒是懂得掩藏自己的心思了。

    “嗯,你可是用了膳了?如果没有,一起用膳吧!”其实苏青岚有的时候,真的很遗憾了。

    如果慕容嫣当日没有损了身子,还可以给他孕育孩子,或许现在这个家,就不是这个样子,那他,也不会总是有那么多的顾虑了。也不会担心慕容嫣和苏兰芷以后会过得不好了。

    “爹爹,华儿还不曾用膳……”声音越说越小,苏振华的脸上划过一抹可疑的红晕,看得出他是有些紧张了。

    “那就一起吧。”招呼着苏振华坐下,苏青岚虽然对苏振华是有些怀疑的,但是毕竟自己的亲骨肉,苏青岚还是希望,可以在长期的潜移默化中,改变苏振华心里的想法,好生的孝顺慕容嫣,也好让慕容嫣和苏兰芷将来可以有个依靠了。

    希望,这孩子本性是好的,不然,就糟糕了。

    “爹爹,不用了,华儿还是回去自己吃吧!”似乎有些害怕,苏振华连忙摆了摆手,看起来,还真的是有些不想呆在这里吃饭了。

    “你的院落和这里有些距离,一来一回的,你也该饿了,还是一起吧,左右你也吃不了多少。”慕容嫣当初为了避开苏青岚,自然选择的就是最偏远的院落,苏青岚自己每日一来一回花费的时间就多,更别说是苏振华这个从小被白芯娇惯的人呢?

    “可是……”抬起头来,飞快的看了慕容嫣和苏兰芷一眼,看得出,苏振华还是有些忌惮这两人的。

    “你放心吧,你母亲和你姐姐都是极好相处的,你不要拘束就是。”自然是知道苏振华现在对慕容嫣和苏兰芷是达不到亲密的,苏青岚也只希望,趁着苏振华年纪还小,慢慢的教导了。

    “是吗?”声音很小,慕容嫣却是听到了,那沉静的目光扫了苏青岚一眼,后来看了苏振华一眼,“一起吧,来来回回的,也麻烦。”话语没有亲切,有的只是疏离,不过语气并不是很严肃,苏振华看着慕容嫣,快速的低下头来,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最后心里权衡了一下,苏振华虽然不愿,可也知道自己一直拒绝就是有些过了,只好乖乖的应了,“多谢母亲!”

    “坐吧!”慕容嫣没有再看苏振华,只是静静的坐着,苏振华便挨着苏青岚坐下来了。

    这一顿饭,因着苏振华的到来,彼此都是静静的,真的做到了食不言寝不语了,苏兰芷看了看慕容嫣,再看了看苏青岚,总觉得慕容嫣刚才看着苏青岚的眼神有些深意,但是苏兰芷还来不及多想,慕容嫣就收回那眼神去了。

    怎么她觉得,自己好像有些事情,是忽略的了?

    可是,是什么呢?

    眼角看着苏振华那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拘束的样子,再看看苏青岚那优雅的样子,接着看着慕容嫣那一副淡然无所谓的样子,苏兰芷总觉得有些事情不大对劲,可是又想不起来,最后,也只好不去多想,认真的吃饭了。

    ……

    用完了膳食,慕容嫣一早吩咐人准备去拜年的东西也准备好了,几人休息了一会儿,就准备往靖北侯府去了,苏青岚看着苏振华,心知自然是不能带对方去的,可是这么将对方留下,也是不好,只好将问题丢给了苏振华了,“振华,如今我们要去看望你外公和外婆,你可是愿意?”

    心下也是存了试探的心思了,苏青岚心里对苏振华是有些芥蒂的,表面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心里,一直没有真正的接受罢了。

    “外公外婆?”听到这四个字,苏振华想的,自然是和苏青岚想的是不一样的,在苏振华的眼里和心里,他的外公外婆只是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哪里是苏兰芷的外公外婆呢?

    “嗯,就是靖北侯和靖北侯夫人,今日我们要去拜年,你要一起吗?”自己的孩子,苏青岚这些年也管教的少,大部分都是交由白芯,所以对苏振华的心思,苏青岚并不是很了解。不过,他已经是决定了要慢慢的感化苏振华,也希望趁着苏振华还小,一切都来得及罢了。

    时间还长,他可以让苏振华慢慢的淡忘白芯,淡忘白芯的死,让苏振华感觉到一家人的温暖,培养苏振华对慕容嫣的敬重,这样,相信将来,如果自己真的有了什么不幸,他也可以不用担心了。

    这是一步险棋,苏青岚非常清楚,所以,他也是加倍的小心了。

    “我,我可以吗?”心下自然是不愿意去的,苏振华哪里想去见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更何况,那是苏兰芷的外公外婆,又不是他的,他去了,不是自找没趣吗?

    他可不认为自己这个姨娘的孩子,别人会好好的待他!

    苏振华自然是知道自己的生母和慕容嫣的关系早已水火不容,他可不认为靖北侯府的人会对他礼待!

    “如果你想去,自然是可以的!”新年去拜年,苏振华作为晚辈,也是去得的。

    “爹爹,我昨日刚刚回来,还有一些东西没有整理好,还是不去了吧!”不想自找没趣,苏振华可不认为自己去了慕容嫣和苏兰芷会欢迎他,更别说那靖北侯府的人了,所以苏振华很快就有了决定,却不知道这样的决定,倒是让苏青岚有些失望了。

    这孩子,果然心里是有了芥蒂了,看来自己,还得好生的对他进行教育才是,免得这孩子越来越钻牛角尖了。

    “也好,既然你有事情,那你就好生的待在府里,不要随意的出去,有什么事情就问白嬷嬷,知道吗?”这白嬷嬷是苏振华的奶娘,从此就伺候苏振华的,苏青岚看着这人还算是规矩,便也没有将之赶走了,也免得苏振华到时候回来,会不习惯。

    “谢谢爹爹!”见苏青岚没有勉强自己去,苏振华倒是松了口气,目送着几人离开,心里倒是说不出的羡慕嫉妒恨了。

    以前,爹爹总是和他们在一起的,对慕容嫣几人,从来都是不闻不问的,可是现在,自己却成为了被忽视的那一个,都是因为他们,是他们害死了娘亲,他不会放过他们的!

    眼中带着恶毒,苏振华看着几人快乐的上了马车,只觉得慕容嫣他们夺走了本该属于他的一切,是以心里,说不出的恨了。

    ……

    苏兰芷坐马车坐了许久,终于是来到了靖北侯府,府里的人早早的就得了心,靖北侯夫人让人早早的就在门口候着了,几人一下车,马上就有人过来迎接了,“大小姐,大姑爷,你们终于是来了,快请进吧,老夫人已经等久了。”

    瞧着几人来了,那守门的人早早的让人去通报了,苏青岚几人让人将礼物戴上,便进府里面去了,这一次来到屋子里,看着一屋子的人,各个都因着新年穿得格外的喜庆,倒是有些眼花缭乱的感觉了。

    “呵呵,青岚,嫣儿,你们可是来了,我一早上醒来都在盼着你们呢,来来来,让我看看你们最近可是都好啊!”再一次见着女儿,虽然才见没多久,靖北侯夫人的脸上却有着点点的泪光,苏兰芷几人赶忙就请安说了些吉祥的话,靖北侯夫人笑嘻嘻的应了,随意的抓了一把盘子里的小金猪,一个两个长得肥嘟嘟的,倒是可爱的紧,“都乖,兰儿,过来,这是祖母给你的压岁钱!”

    将手里的小金猪递给了苏兰芷,一共五个,一个一两重,很肥壮,也很可爱,苏兰芷见着了,都觉得喜欢,“谢谢外祖母!”

    “兰儿,你外祖母那么大方,倒是显得我小气了,来,这一袋子金瓜子给你,拿去耍着玩!”靖北侯见着靖北侯夫人那么大方,自然也不落于下风,将打造好的金瓜子递给了苏兰芷,倒也有些重量,那一颗一颗的金瓜子,看起来也挺诱人的,苏兰芷笑着都接过了,“谢谢外祖父!”

    “瞧这孩子,笑得都合不拢嘴了,是个小财迷!”靖北侯夫人瞧着苏兰芷的笑容,笑嘻嘻的打量了一下苏兰芷,见着苏兰芷气色不错,倒是放下了心了。

    “呵呵,来,你许久不曾见你的舅舅们了,赶紧的过去请安,也好多收些压岁钱!”靖北侯夫人看完了人,笑嘻嘻的就将苏兰芷推过去了,苏兰芷这才来到一个中年男子的身边,这男子身上有股子的肃杀之气,面色冷峻迷人,和自己的父亲苏青岚倒是不一样的类型。

    根据上一次来靖北侯府的经验,苏兰芷只见到了二舅舅慕容渊,知道慕容渊是属于风流才子类型的,而大舅舅征战沙场,自然比平日里多了一份肃杀之气,眼前的人,不正是吗?

    心下猜到了对方的身份,苏兰芷赶忙就行礼了,“兰儿给大舅舅拜年,希望大舅舅今年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呵呵,这孩子眼里不错,来,舅舅给的压岁钱不多,你可别嫌弃!”慕容华给苏兰芷的是两只很可爱的金兔子,也是一两重左右的,那兔子可爱极了。

    “谢谢大舅舅!”

    “哈哈,不谢不谢!”慕容华不愧是将领出生,那声音仿若洪钟一样的,中气十足,让人听起来都格外的舒服。

    “兰儿给大舅母拜年,希望大舅母越来越美,越来越年轻!”

    “瞧这孩子,怪会说话的!”席乐荣听着苏兰芷的话就是一喜,赶紧的也给了两只金兔子,苏兰芷笑着接过去了。

    一个一个的按着辈分,苏兰芷都拜年了,一圈下来,手上倒是得了许多的压岁钱,苏兰芷让云珠小心的收好,最后才坐回去了。

    “兰儿这孩子,可真懂事,小小年纪,说话可真机灵,给我们拜年的祝词,可都不带重复的,怎么我们家的雅儿和香儿倒是学不会呢?”看着苏兰芷坐下了,席乐荣快言快语,直接就说了出来,靖北侯夫人听了,笑了笑,“这两孩子从小就不喜欢看书,自然说的话没有兰儿的多了,你要想他们多说些,平日里倒是催促他们多看看书,这样也好出口成章才是!”

    听到靖北侯夫人的打趣,席乐荣笑了笑,却也是不在意的,“哎,母亲,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两个孩子喜欢的和普通的女孩子倒是不一样的,我这个做母亲的,压着也没用啊,倒是母亲,你平日里帮着媳妇多多的训诫一番,免得这两个孩子都成猴精了!”

    “娘,您怎么这么说您女儿啊?”慕容雅和慕容香见着席乐荣那么不给自己面子,也知道自己不是读书的料,脸上有些不好意思,只好跺了跺脚了。

    “瞧瞧,自己不喜欢看书,这还不许人说了呢,这是什么道理啊?”见着自己的孩子羞涩了,席乐荣宠溺的笑了笑,倒是看向了一旁的慕容嫣了,“不过小姑子你教育孩子还真的是有一套,如果我们家的两个猴精有兰儿那么乖巧懂事,那我也就放心了。”

    “大嫂,雅儿和香儿性格直率,也是不错的,只要孩子开心就好!”

    “是啊,孩子开心就好,反正我们这样大家族,他们两个又是长房的嫡女,想必也没人敢嫌弃就是,哪里像我们家念依,也没个人疼爱,如今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马太姨娘这会儿有些酸溜溜的开口,当着靖北侯的面,这不是变着法的想让靖北侯给慕容念依找个好婆家吗?

    这不,她这话一说出来,慕容念依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垂下了头了,她这样倒是正常的反应,哪个闺女面对自己的婚事,可以那么毫无顾忌呢?这不是让人觉得她怕自己嫁不出去吗?

    一旁的慕容子凡和他的妻子也是一脸期待的看着靖北侯,希望借着今天的机会,可以让靖北侯松口才是,不过靖北侯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的,倒是席乐荣快言快语,看不惯马太姨娘,语气有些讽刺了,“太姨娘,这小姑子的婚事,你怎么就捡着这时候说呢?小姑子人还在呢,可别那么性急了,我们侯府的姑娘还不是嫁不出去的,太姨娘莫要着急了。”这话倒是显得马太姨娘有些急切,生怕自己刚刚及笄的女儿嫁不出去一样的,弄得马太姨娘的脸上,颇有些不自在了。

    “好了,今日过年,这些事情,我和侯爷都省得的,马姨娘,你别操心就是。”一句话,靖北侯夫人就将马太姨娘的脸色气成了猪肝色了,马太姨娘心下有些不甘,也很着急,可是靖北侯没有应承她什么,她也实在是担心啊!

    她看中的可是武成王啊,如果靖北侯夫人从中作梗,那自己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呵呵,夫人和侯爷慢慢挑就是,婢妾不急,不急!”尴尬的说完这话,马太姨娘倒是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心急了,可是她也是没办法啊,秦之衍马上就要弱冠了,她如果不早点下手,如此炙手可热的人,她到时候,哪里还有机会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