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九十六章 少女心思
    在场的人,精明些的,也是知道马太姨娘的心思的,只是也知道马太姨娘这算是高攀了,便只当做是一场笑话看了。

    那慕容念依只是一个庶出的女子,虽然长得是不错,而且很得侯爷的宠爱,可是武成王是什么身份,这样的人,哪里是一个庶女可以配得上的?

    这马太姨娘也实在是太过天真了些了,慕容念依又不是天仙般的人物,又不是那出了名的才女,而那武成王少年才俊,长相又是极为出挑的,身份摆在那里,哪里是慕容念依这么一个小小的庶女高攀得上的?

    大家心里可是明白着,暗地里也在笑马太姨娘的痴人说梦,只是马太姨娘不去介意罢了。

    她在侯府多年,也算是侯府的老人了,多年的斗争让她很清楚自己努力的结果,如今的她,不就是如此吗?这靖北侯夫人如此精明的人,府中的老人也就她一个了,她如果不会点小手段,不懂得隐忍,那她现在,怕只是一堆白骨了吧?

    所以,她不会因着大家都不看好,就放弃的,她的女儿那么好,嫁给武成王,自然也是配得上的!

    心下是毫不在意的,马太姨娘知道,靖北侯夫人和大房的人都是想让慕容雅嫁给武成王,所以平日里没少排挤他们,可是,就是因为这个,她更加的不能放弃,也免得被人看不起了!

    此刻倒是学乖了坐在一旁,靖北侯夫人瞧着马太姨娘刚才的举动,眉头不动声色的皱了皱,却是看着苏兰芷和慕容嫣,见着两人的气色尚好,也放下了心了,“难得你们有心来拜年,今日就不回去了吧?也好陪陪我这个老婆子!”

    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了,虽然想念,却也是很难得见到的,靖北侯夫人哪里舍得两人就那么走了呢?

    “母亲,这是自然的,今日来给母亲拜年,我们当然得好好的陪陪母亲了!”这个是早就和苏青岚商量好了的,慕容嫣这些年对家里人的确是亏欠了,如今想通了,也想好好地弥补,也免得父母总是为自己担心了。

    “好好……”眼神带着点点的激动,靖北侯夫人瞧着慕容嫣,拉着对方坐到自己的身边,“我瞧着你气色不错,想来最近也是好的,以后就好好过日子就是,可别让我和你父亲担心了。”

    “嗯,我会的!”

    “来,一路上也是渴了吧,喝点茶水,吃点小点心,这点心是府上刚来的一个新厨子做的,味道不错,你们都尝尝!”

    “多谢母亲!”

    “兰儿,你也吃啊,不要拘束,就当是在自己家里一样!”因着是过年,靖北侯府的人全部都到齐了,大伙儿都坐在一起,说不出的热闹。

    “谢谢外祖母!”盛情难却,苏兰芷也拿了几块糕点吃,靖北侯夫人又问了许多的话,苏兰芷和慕容嫣都回答了,最后,靖北侯夫人也是累了,便让人先散了,一会儿再一起用膳。

    ……

    “哎,终于是可以和兰妹妹你说说话了,来来,我看看,最近可是长高了,长肉了!”几个女孩子一起出去,慕容雅拉着苏兰芷就查看了,苏兰芷看着对方眼中的亲切和善意,一直以来没有多少姐妹直接的亲情的她,倒是觉得满是暖意了。

    “呵呵,雅姐姐,可是瞧出什么来了?”有些打趣的看着对方,苏兰芷最近好生的调养身子,的确是长高了些,人也比以前多了点肉,气色也好了许多了。

    “嗯,倒是高了些,也有了点肉,看来你最近过的不错啊,都不想我们的,是不是一回去就把我们给忘了?”慕容雅看着苏兰芷如今的样子,倒是有些惋惜了。

    难得有了一个新伙伴,可是却也很少见面,倒是有些遗憾了。

    “我没有不想你们,我可是给你们捎了好几次信让你们去相府玩的,只是你们自己不去,可怪不得我了。”前些日子分开,苏兰芷的确是和慕容雅几人有书信往来的,虽然不常见面,但是感情倒是比往日里熟络了不少。

    “你这个主人邀约也得看时间啊,这都快过年了,我们哪里走得开,是你存了心的不想我们去吧?”

    “我哪有?我是诚心的邀约,只是谁让时间不合适呢?这我有什么办法?”苏兰芷倒是一脸的无奈了,慕容雅见了,可不想那么就放过了,“不行,我可不管,过些日子你得约我们去你那里才是,以前的都不算,我们几个堂姐妹,就应该多多来往才是,你瞧瞧祖母,可是想念你的紧,见着了你,倒是把我们都给忘了。”

    “我的好姐姐,你可别这样说,你这样说,我以后不是都不敢来了?”

    “瞧你这个贫嘴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呢,你都不知道祖母对你多大方,我们几个都只得了两个小金猪,可是祖母给你就是五个,这不是偏心吗?”话虽这么说,可是慕容雅脸色倒是坦然,笑容也是真诚,看得出,她其实心里是不介意的。

    “好姐姐,那要不我把我的小金猪分给你们?”

    “别,到时候祖母知道了,还不得教训我一顿,我可没那么傻!”

    “那你说怎么办呢?”

    “嗯,这样吧,看你态度还不错的份上,走,去我屋里,我们玩牌去,到时候输了,就怪不得我了!”大苍的女子也是有些小娱乐的,几个孩子年岁虽然小,但是也会一些牌类的优秀,平日里大人们拘着不许玩,不过过年过节的,为了开心,也没有那么严格了。

    “大姐,原来你打的是这主意啊,看我不告诉爹爹去,说你故意讹兰姐姐的钱呢!”慕容香在一会儿一直没说话,这会儿见慕容雅原形暴露了,赶忙就打趣了。

    “说我呢,难道你不想?”也是过年了随意些,平日里大家也没有什么娱乐,这会儿倒是有些手痒痒的了。

    “咳咳,大姐,这可是你自己的事情,别扯我啊!”面色倒是有些不自在了,慕容香也是一个好玩的,哪里愿意就错过了呢?

    “那好,那你一会儿可别玩,就我和兰妹妹玩!”自家的妹妹,慕容雅自然是了解的,这会儿看着慕容香故意在那里装,慕容雅也不说破,只是直接顺着对方的意思说了,“你到时候就在一旁帮我们算账就是,这样也可以让我们省电力气。”

    “大姐,这不好啊,你们两个人有什么意思啊,这玩牌至少三个人才好玩啊,还是让我也来吧!”这会儿慕容香倒是急了,如果真的让她一个人在一边看,那她岂不是无聊了?

    “可是某人不是说你不想玩的吗?还说我在讹兰妹妹的钱呢,我怎么好让你加入?”面色有些为难,实际上慕容雅的眼神深处倒是带着笑意的,瞧着自家妹妹那紧张的样子,慕容雅是存了心的故意整整慕容香了。

    “我的好姐姐,我刚才是说笑的,难得过年爹爹他们不拘着我们,我们就好好的尽兴就是,以后可没得那么多玩的了。”过年了,因着大伙儿都开心,也不想让人觉得不舒服,所以长辈们对晚辈们也要求的少了些,几人最近倒是有些玩疯了。

    “哎,那我就勉勉强强答应吧!”看着自家妹妹那紧张的样子,慕容雅好似犹豫了一会儿,便也答应了,慕容香见状,赶忙就笑了,“姐姐,就知道你最好了。”

    “别贫嘴了,淑儿妹妹,你一起来吗?”慕容淑和他们比起来,平日里规矩是多了些,二夫人李柏萱管的也严格,慕容雅虽然是想让慕容淑加入,也可担心慕容淑会被罚了。

    “我,我也一起!”虽然心里有些怯怯的,可是看着几个姐姐脸上的笑容,慕容淑也大着胆子应了,心里也有了些小小的期待,就好像被关了许久的小鸟儿,突然被放出来了一样,心情格外的兴奋了。

    “那感情好,我让银叶准备些茶点,也免得我们等会儿肚子饿了,我们赶紧的走吧,这外面可怪冷的!”因着过年,天气也冷了许多,连着下了几天的大雪,如今地上又是铺了厚厚的一层雪了,纵然是慕容雅平日里练了些功夫,也是觉得有些冷了。

    “好,我们赶紧的走吧!”

    ……

    因着是小女孩子,所以也没有玩大人的马吊,就是随意的玩了些小牌,简单好操作,几人将自己得到的压岁钱都拿出来,慕容雅他们看着苏兰芷的压岁钱,眼中倒是有些羡慕了,“兰妹妹,看来你果然是比我们受宠的,我们三人的压岁钱加起来,怕是都没有你的多呢!”

    “是啊,兰姐姐,爹爹就只送了我几个金豆子,送你的却是两只那么可爱的小金兔子,怪偏心的!”看着苏兰芷那丰硕的成果,几人也是知道苏兰芷这些年都没有来,所以大伙儿给的压岁钱重了些,这些几个孩子都能理解,这话说着,也没有嫉妒的,也是说来玩玩的。

    “呵呵,你如果喜欢,等一会儿好生的赢了去不就行了?”苏兰芷今日的收获的确是很多,每个人都送了不少,如今让云珠拿着,倒是有些分量了。

    看来这些舅舅舅妈,都是很疼她的,她其实很幸福的,不是吗?

    “那好,我很喜欢你的那个小兔子,等会儿我要赢回来一个!”

    “行啊!”

    几人有说有笑的打起牌来,赌注也不大,就是自己的那些压岁钱,反正他们吃穿用度都是有定例的,平日里也不需要花什么钱,如今凑在一起打牌,也只是增添乐趣,找找话聊罢了,所以与其说他们是在打牌,还不如说是在说话玩,输赢倒是其次了。

    苏兰芷今日高兴,也故意输了些,变相的将几人喜欢的东西输给了对方,最后倒是弄的几人有些不好意思了。

    “兰妹妹,真不知道你今天手气不好,害你输了,这个玉簪子我看着和你身上的衣服倒是极配的,不如送给你吧,我没有用过的!”慕容雅有些不好意思赢了苏兰芷的金子,这会儿倒是将自己过年置办的新首饰给了苏兰芷了。

    “愿赌服输,我也没输多少,雅姐姐不要介意就是,这个簪子是你的,你还是留着吧!”

    “不呢,我都没有送你什么礼物的,这个就算是我送给你的年礼了,你可不许拒绝!”将东西直接就给了苏兰芷了,慕容香见了,赶忙也拿出了自己的一个很精致的小匕首,“兰姐姐,你可不许笑话我,这是爹爹回来的时候,我见着喜欢,跟爹爹讨来的,你看,这匕首非常的精致呢,而且很小巧,平日里耍着玩也是极好的,兰姐姐,给你吧,不然我也不好意思了!”

    苏兰芷瞧着那匕首,周身是用金子镀上的,上面还有一颗绿宝石,倒是非常的精致了,而且很小巧,很适合女孩子拿着,万一遇到了什么事情,也是可以防身的。

    觉得倒是很适合自己,苏兰芷也没有推辞,直接就接了过去了,“这礼物贵重了些,不过我很喜欢,谢谢你了!”

    打开一看,倒是很锋利的样子,看来以后自己,也有个小兵器了。

    “我听爹爹说这个可是削铁如泥的,兰姐姐你小心着些就是了,可别伤着了。”慕容香也是因为拿不出什么东西,所以只好送了这匕首了,其实心里是有些舍不得的,苏兰芷见着了,倒是让云珠将自己收集的十二生肖的金子送给了慕容香,慕容香瞧着那一个两个打造的极其可爱的小金子,顿时眼睛都亮了,“好可爱啊!”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集齐的那么齐全,慕容香见着,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兰姐姐,我送了你,你又送了我,那我岂不是很不好意思了吗?”

    虽然喜欢,可是慕容香拿了,那就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知道你很喜欢这个匕首,这匕首也极其珍贵的,这些小金子远远比不得,你就收下就是,算是我送给你的年礼了!”说完又吩咐云珠将自己给慕容雅和慕容淑准备的年礼给了对方,给慕容雅的,倒是苏兰芷好不容易搜寻到的经典舞蹈,送给慕容淑的,自然就是一整套的诗集了,两人看着都喜欢,各自交换了礼物,倒也蛮开心的。

    ……

    “兰姐姐,你来了,我们倒是热闹了许多了,祖母脸上的笑容也多了,以后你就常来,最好就住在这里了,这样我们也好热闹热闹,我们也多个伴啊!”反正每一次苏兰芷来,大家都挺开心的,慕容香恨不得苏兰芷就是自己的亲姐姐了,这样就可以每日看见了。

    “呵呵,以后有时间,我会来的,你们也可以去相府玩,到时候,我好生的招待你们!”

    “好啊!”

    毕竟年岁相差不大,几人倒是很合得来,苏兰芷虽然重活一世,比起三个女孩子要显得成熟稳重许多,可是看着和自己同龄的人,苏兰芷当然是开心的,只觉得被这份快乐感染着,自己似乎,也变得开心了些,许多不愉快的回忆,倒也散了不少。

    ……

    连着在侯府住了几天,几个女孩子的感情倒是越来越好了,每日一起说说笑笑的,变着法的玩游戏,侯府倒是热闹非凡,看得大家心里都是十分的高兴的。

    这一天醒来,苏兰芷只觉得有些冷了,笼着衣服看着窗外,连日的冬雪,外面一片的雪白,就连温度都下降了许多,苏兰芷看着外面的雪景,还没有洗漱呢,慕容雅几人倒是风风火火的赶来了。

    “兰妹妹,你可是起来了?”门外响起几人的声音,苏兰芷赶忙就穿好了衣服,让几人进来了。

    看着几人脸色红红的,说话都冒着寒气,一进来打了个机灵,苏兰芷赶忙招呼几人烤火了。“怎么那么早就过来了?可是有什么事情?”这几日因着冷了些,靖北侯夫人也不让几人去请早安了,几个孩子可以睡些懒觉,前几日倒是起得有些晚了,怎么今日却又早了?

    看着大伙儿脸上的兴奋之色,苏兰芷有些弄不清楚,几人是要干什么了。

    “啊,好冷啊,一路走来,脸上就跟冰刀子一样的!”几人围着炭火烤火,身上都有些哆嗦了,苏兰芷赶忙招呼人给几人换下了身上的外套,给几人倒了热茶,几人这才是缓了口气了。

    “这么冷的天,你们不窝在屋子里,怎么出来了?也不怕冻着了?”瞧几人冷得脸通红的样子,苏兰芷倒是有些担心了。

    天冷了,人也是有些乏了,几人每日虽然都见面,可是那么早去,却也是没有过的。

    “兰姐姐,这几日我们不是玩牌,就是吟诗作对的,也是有些无聊了些,今日我们瞧着外面的雪挺厚的,有了一个主意,不知道兰姐姐可是愿意?”好不容易缓和了过来,慕容香赶忙就两眼放光的看着苏兰芷,极其的希望说出心中所想了。

    “你们有什么主意?”

    “我们去玩雪好不好?”

    “玩雪?”苏兰芷倒是有些犹豫的,她自己的身子,她自己是知道的,本来就偏寒,受不得冻的,不然要难受好些日子。

    所以这些日子她能不外出就不外出了,平日里都是在自己的屋子里,就人玩耍的时候,也是慕容雅他们过来,算起来苏兰芷已经有好几天不曾出门了。

    “是啊,兰姐姐,你看这外面的雪都那么厚了,我们不如去堆雪人,然后打雪仗吧,我瞧着定然有趣!”也是有些坐不住了,慕容香本来性子都是有些躁动的,好些日子都呆在屋子里玩耍,慕容香可是有些毛躁了。

    “你们想玩雪,那你们去就是了,我身子不好,受不得冻,今日我就不参加了。”虽然知道自己说这话很扫兴,可是苏兰芷也知道身子要紧,如果今日逞能去了,那么她的身体状况定然就更加的严重了,到时候吃亏的还是她自己了。

    她不是慕容雅,也不是慕容香,有着那么一副好身子,健康活力,那么冷的天,苏兰芷当然不愿意出去吹冷风了,更何况是玩雪和打雪仗了。

    “我的好姐姐,你就去嘛,少了你,就没那么有趣了!”慕容香有些不死心了,这几日和苏兰芷越发是熟悉了,慕容香也惯会用了这撒娇的手段了,之前苏兰芷倒是随了她去了,可是现在,苏兰芷哪里肯答应呢?

    “你们去吧,玩得开心一点就是!”其实苏兰芷也是想去的,慕容雅和慕容香的活力是她所没有的,也是她向往的,可是这有什么用呢?她这破身子,的确是有些承受不住了。

    “可是你不去,我们三个人,好无聊!”许多事情都是人多才热闹,慕容香也是知道苏兰芷的身子不好,可是如果苏兰芷不去,他们去也没意思啊!

    “好姐姐,我知道你身子不好,不如等会儿我们让人给你准备炭炉,你坐在一旁看我们,我们在一旁玩,可好?”其实也不是让苏兰芷一定要玩的,慕容香也不是那么没有分寸的人,只是要苏兰芷去罢了,这样热闹些。

    “这样,也行,那我们去院子里,我坐在亭子里看你们,可好?”自己不能参与,看看也是可以的,苏兰芷也不忍心太扫兴了。

    “好,那我们就出发吧!”见苏兰芷答应了,三个女孩脸上都闪着雀跃,恨不得立刻就出去了。

    “等等!”看着几人身上的穿着,苏兰芷可不想因着玩雪,就让几人感冒了。

    “兰姐姐,怎么了?”

    “出去玩,多穿些吧,等会儿你们要碰雪,带着手套子去,免得冻伤了手了。”冬日里庄子里送来了不少的皮毛,几个小姐倒是都有了手套子,平日里出门的时候就将手放在里面,也是非常的暖和的。

    “兰姐姐,放心吧,我们省得的!”当然也不想玩了雪就病了,不然被骂得惨了,以后都不许玩了。

    “嗯,那我们准备一下,就出去吧!”

    “好啊,叫上银叶他们,到时候也好帮忙!”

    ……

    其实说是堆雪人,打雪仗,可是几人毕竟是闺中女子,许多事情都是不需要自己动手的,都交给下人去做了。

    比如堆雪人吧,他们只需要吩咐下去,下人们就会将雪都堆起来,他们就在一旁看着,偶尔自己也动动手,只是动手的时候,却会很不小心的……

    “啊,好冷啊,香儿,你怎么都不打声招呼呢?”慕容香趁着慕容雅不注意,猛地就给慕容雅扔了一块雪过去,弄得慕容雅顿时觉得脖子上都凉了,赶忙也扔了过去,一时之间,倒是热闹非凡了。

    苏兰芷在一旁瞧着,脸上有些羡慕,只是她性子本来就是有些安静,加上身子的原因,还有前世的遭遇,苏兰芷倒是没有慕容雅他们天真活泼,所以只是看着,并没有加入的冲动。

    看着几人脸上一直洋溢着笑容,苏兰芷说不羡慕,那是不可能的。不过她也只能说慕容雅他们比自己幸福,有那么幸福快乐的童年。

    “啊,大姐姐,求你饶了我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慕容香是被慕容雅整得很了,这会儿有些求饶,慕容雅见了,却并不打算放手了,“谁让你偷袭我的,我倒要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大姐姐,我错了,别啊!”几人追追打打的,倒是没有了平日里的束缚,就连一向来安静的慕容淑也被影响了,趁着慕容香不注意的时候,给慕容香扔了一个大大的雪球,弄得慕容香好不懊恼!

    “好啊,你们都欺负我,看我的!”也是被逼得恨了,慕容香很快的就随便拿了雪球四处扔了,眼睛压根就没看,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苏兰芷那边都险些遭殃了。

    苏兰芷躲过迎面而来的雪球,看着慕容香脸上一副想要报仇的样子,无奈的笑了笑,似乎也是被影响了,苏兰芷让云珠给她滚了一个雪球,小心的用手套子包好,也扔了过去,结果慕容香三面遭击,更是有些疯狂了,捡着雪球就乱扔,结果……

    “谁啊这是?”突然的男音,格外的熟悉,几人听了,手上的动作顿时就停了,看到有些怒气冲冲走进来的慕容宵,还有他身边的紫衣男子,几人本来手舞足蹈的,这会儿,倒是面色都有些尴尬了。

    “武,武成王,哥!”几人算是有些玩疯了,头发有些凌乱,衣服也是有些褶皱,本来见着慕容宵还好,看着慕容宵头顶上的雪花,都是有些忍俊不禁的,奈何看到慕容宵后面的男子,几人倒是笑不出来了,赶忙严肃起来,飞快的给自己整理,尤其是慕容雅,心下有些着急,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摸了摸自己的发饰,可不想自己心仪的男子看到自己狼狈的一面了。

    “好啊你们,都玩疯了,看我等会儿不去回禀了祖母和娘亲,让他们好好的罚罚你们!”本来是在外面走的,结果天降一团雪,他也不知道是怎么的,突然就一个踉跄,被那雪团给打了个正着,慕容宵当时也是想也没想就走进来找人算账了,却不曾想,竟然是自家的小妹在这里胡闹了。

    一个两个的,衣衫不整的,头发也有些乱了,如此疯狂,只是他一个人还好,可是偏偏还有一个人……

    想着家里人的打算,慕容宵这会儿倒是有些后悔起来自己刚才的冲动了。

    哎,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这会儿会在这里玩的,不是自家的小妹,会是谁呢?他们一向来喜欢来这里玩,自己怎么就一时冲动,让武成王看到了自家小妹这么狼狈疯狂的样子,会不会觉得自己小妹太没有教养了?

    哎,也都怪爹爹他们,宠坏了小妹了,看看,都疯成什么样子了!

    此刻慕容宵的心思是复杂的,看着几个女孩子迅速的整理着装,倒是还算识礼,其实这在他看来也没什么,只当是自家的小妹真性情罢了,可是秦之衍毕竟是外人,而且秦王身份尊贵,想来对媳妇的要求也是严格的,慕容宵还真的是的担心秦之衍对慕容雅的印象坏了,那这门亲事,可就吹了。

    所以刚才那话,慕容宵也是在试探秦之衍的意思,这会儿说完了狠话,看着几个姑娘委屈的样子,慕容宵也不忍心,可是如今秦之衍在呢,他也不好说什么了。

    女子的仪容最是重要了,刚才虽然是在耍着玩,可是毕竟还是疯了些,这不被外人看到还害,这会儿被外人看到了,而且还是秦之衍,那就……

    心里有些郁闷,脸上却摆着一副严肃的样子,苏兰芷看着这样的一幕,赶忙走了过去了,“武成王,大表哥。”

    简单的行了礼,苏兰芷再一次看到秦之衍,瞧着对方脸上那万年不变的笑容,怎么都觉得今日是一切,有些巧合了些。

    这慕容宵作为慕容华和席乐荣的嫡长子,身为靖北侯的嫡长孙,从小文韬武略,都是严格要求的,据苏兰芷所知,慕容宵的武功是不错的,刚才慕容香到处丢雪球,可是以慕容宵的武功,想来也不会被砸到才是啊,这是怎么回事呢?

    看着秦之衍那脸上的笑容,苏兰芷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些诡异了,不过此刻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呵呵,表妹!”看着苏兰芷一身的优雅整洁,在想着自己的小妹刚才的样子,慕容宵心里突然就有了一种一个天一个地的感觉了。

    什么叫做名门淑女,眼前这位才是啊,自家的小妹,怕是修炼多年都无法达到这样的境界吧?

    “呵呵,大表哥,这几日都很少见到你,可是很忙?”故意岔开话题,苏兰芷看着几人可怜兮兮的低着头,一副做错了事情的小媳妇样子,实在是有些不忍心了。

    女子本来就比男子过得拘束,尤其是嫁了人以后,哪里有做姑娘时候的自在和快乐?

    苏兰芷虽然觉得几人刚才是疯了些,可是以后这样的日子也没有多少了,苏兰芷倒是觉得没有什么的。

    只不过被外人看见了,就有些不好了。不过她相信,这秦之衍不是一个多话的人,想来也没有什么要紧就是。

    “也还好,就是一些俗事罢了,不过表妹来了几日了,我这个做表哥的也没有好生招待,到是我的不是了。”知道苏兰芷是想岔开话题,慕容宵也顺着对方的话说了,彼此的默契倒是十足。

    “呵呵,表哥事忙,我理解的,只是表哥这是要去哪里?怎么会路过院子呢?”意思是让慕容宵赶紧的找借口闪了,也免得彼此尴尬,慕容宵自然是接到了苏兰芷的暗示,赶忙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想起来了,今日武成王是来给祖父祖母拜年的,我倒是忘了这事情了,得赶紧的,免得祖父他们等急了!”说完就准备喊秦之衍离开,奈何秦之衍却好像对那堆着的雪人挺感兴趣的,似乎并不想就那么快离开了。

    “慕容小姐,还有苏小姐,你们刚才,可是在耍雪?”提到这事情,不由得让几人想起了刚才的情况,脸上都划过点点不自在的红晕了。

    “是的。”慕容雅有些小声的开口,遇到了自己心仪的男子,虽然是开心的,可是却是这样的情况,慕容雅只恨不得挖个地洞让自己给钻了。

    “这雪人,可是你们堆的?”指了指一旁还没有完成的雪人,秦之衍倒是很有兴趣的样子。

    “是,是的,只是还没有完成!”刚才堆一般就去玩雪去了,哪里还顾得上那雪人?

    “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加入?我看着这雪人似乎挺有趣的,不知道你们想装扮成什么样子?”站住了就不想走的样子,秦之衍走进了那雪人,眼中似乎有些好奇,几人迅速的交换了一下眼神,压根都没有想到,秦之衍会要留下来。

    这,这可如何是好呢?

    毕竟刚才见面的状况有些尴尬,几人这会儿,倒是有些放不开了,总觉得不好意思抬起头来,也不好意思面对秦之衍了。

    哎,他们刚才,实在是有些丢人了。

    “这……”慕容雅有些犹豫的看着秦之衍,虽然是想和秦之衍说说话,亲近一下的,可是这会儿又有些害怕自己刚才的样子破坏了自己在秦之衍心里的形象了,便有些犹豫不决了。

    “慕容大小姐可是不愿意?”淡淡的看了眼慕容雅,秦之衍语气依旧是温和平淡的,让人听不出他是不是因为被拒绝而生气了。

    看着对方的样子,慕容雅很快就有些羞涩的低下头来,一时半会儿,倒是不知道怎么应答了。

    哎,该怎么办才好呢?

    答应嘛?可是这样子,岂不是让对方想起自己刚才狼狈的样子了?

    可是不答应,他会不会生气?或者是觉得自己太过矫情了?

    心里满是矛盾,慕容雅一时之间,倒是有些扭捏的不像她自己了,秦之衍见了,也不勉强,只是继续说道,“母妃就我一个孩子,平日里我也少有伙伴一起玩耍,刚才看着你们那么开心,我心里倒是很羡慕的,所以想和你们一起说说笑笑,开心开心。只是如果你们觉得不方便,或者是不愿意,那也便罢了,我不会生气的。”虽然说不会生气,可是秦之衍的眼中倒是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忧伤,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一样的,这样的他,倒是让人说不出拒绝的话了。

    而且他话语里的意思就是完全不在乎几人刚才的摸样了,他反而觉得羡慕,倒是让几人的顾虑都没了。

    只是慕容雅几人毕竟是女子,也不好就答应了,只好给了慕容宵一个眼神,慕容宵明白,这会儿也松了口气,“呵呵,武成王,你既然喜欢,那我们就一起便是,我们怎么会不愿意呢?”

    “是吗?可是我看慕容小姐他们,似乎有些犹豫,我也知道,这有些不符合礼数,只是一时之间,情难自禁罢了,还望慕容兄不要见怪才是!”秦之衍毕竟是外男,和慕容雅几人又没有血缘关系,连亲戚都算不上,是有点不符合规矩。

    不过好在秦王府和靖北侯府走得近,慕容宵和秦之衍的关系也不错,如今又是过年,规矩什么的倒是没有平日里要求的严格,而且这会儿又不是孤男寡女的,还有慕容宵这个男子在,也不算太过就是。

    “呵呵,怎么会呢?武成王来者是客,他们自然是欢迎的!”

    “是吗?”有些疑惑的看着慕容雅几人,秦之衍似乎有些不相信慕容宵的话了,“慕容小姐,你们真的欢迎吗?”

    “武成王既然喜欢,大家一起热闹热闹,也是极好的!”飞快的说完这话,慕容雅便继续地下了天佑,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就多谢了,只是……”看了看一直沉默的苏兰芷,虽然不低着头,但是从来都不看自己,秦之衍心下有些不悦了,“慕容兄,看来还是算了吧,苏小姐似乎觉得不大合适,好像不是很欢迎我!”

    一句话,倒是让苏兰芷无处遁形了,苏兰芷只感觉到大家的目光突然就到了自己的身上,不由得暗恨秦之衍的无聊,可是脸上,却不得不挤出笑容来了,“武成王严重了,我哪里会不欢迎呢?”

    “可是我看苏小姐你脸上,似乎很不乐意,是怪我打扰了你们吗?”似乎是非得逼着苏兰芷说出欢迎的话了,秦之衍习惯了女子对自己的奉承和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苏兰芷对自己却是不屑一顾的样子,心里有些受伤了。

    难道在对方的眼里,自己很差吗?

    秦之衍多年的自信,在面对苏兰芷的时候,倒是有些不自信起来了。

    “我也知道是我打扰了,只是我看着你们那么开心,心生羡慕罢了,所以有了唐突的请求,却没有考虑到你们的心情,倒是我的不是了,慕容兄,我们还是赶紧的离开吧,也免得打扰了几位小姐的雅兴了!”言语满是失落,这样子倒是让人觉得更加不忍心拒绝了,秦之衍转身就准备走,苏兰芷这会儿心里其实是高兴的,可是看着慕容雅几人哀怨的眼神,苏兰芷顿时就郁闷了。

    “武成王,等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