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九十七章 试探
    苏兰芷以前倒不觉得秦之衍有什么,可是接触几次下来,苏兰芷只觉得这人似乎和传言中的不一样,明明是那么温文尔雅的一个男子,深受闺中女子的喜爱,可是怎么就没人发现,这人有一颗腹黑的心呢?

    刚才自己明明都没说什么,只是心里下意识的不想和这人又太多的牵扯罢了,这人却偏偏就看出来了,而且还不打算放过自己,非得自己说出言不由衷的话来,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得罪对方了,怎么会如此紧抓着不放?

    心下有些无奈,苏兰芷虽然不想和秦之衍多多接触,可是在场的其他人想啊,尤其是慕容雅,苏兰芷能说得出拒绝的话吗?

    犹豫了片刻,苏兰芷的心里就有了决定,她可不想因着这么一个人,就让自己和慕容雅几人有了间隙了,让人以为她有多么的容不得人一样的。舒骺豞匫

    “武成王请留步!”心下叹气,苏兰芷不得不说秦之衍此人极会武装,是以倒是真的几个人看出秦之衍这人的腹黑本性,自己也只能如此了。

    只是苏兰芷不明白,秦之衍的个性,按理说不是看起来好相处,实际上并不是那么好相处的吗?而且据说这人其实很不喜欢和女子打交道,那么今日这样的行为,又是作何呢?

    “苏小姐可是有事情?”很满意的看着苏兰芷有些纠结的神色,虽然对方隐藏的很好,秦之衍还是看到了。

    他就知道,这个女子是和其他的闺中少女是不一样的,纵然整个大苍的女子都想嫁给他,这人怕也是唯恐不及的吧?

    只是不知道,这是为何呢?难道自己真的就是那洪水猛兽了不成?让对方如此的忌惮?

    “武成王今日既然来做客,不如就一起吧,大家也好热闹热闹!”人家想留下来,而且还是那么尊贵的身份,她真的拒绝了,那就是她失礼了。这点苏兰芷很清楚,自然是不打算这么做的。

    罢了罢了,反正这里也不只是自己一个人,也不会出什么事情就是。

    本以为自己这么说,秦之衍就会应了下来,却不曾想,对方好像要故意刁难自己一样的,语气倒是有些犹豫了,“苏小姐可是真的欢迎?我没有打扰到你们?”

    看了看大家,秦之衍这会儿似乎才意识到自己一个外男是不合适的,心下有些犹豫,苏兰芷瞧着对方的神色,实在是觉得气得紧了。

    “武成王能加入,我们也好热闹些,不会打扰!”过年了,相互来往的也多,平日里对孩子们的束缚也会适当的放松,所以孩子们都是喜欢过年的。

    “武成王,我瞧着他们刚才也实在是有趣,索性这会儿也还早,不如我们就在这里玩会儿?”慕容宵也知道秦之衍的情况的,秦王府虽然还有其他的孩子,但是毕竟不是落阳公主所生,和秦之衍是隔了肚皮的,想来也不是很亲。

    刚才,对方怕也是在羡慕吧?所以才会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慕容宵作为好友,也是有些不忍心拒绝的。

    “宵兄说的极是,今日难得遇到几位佳人,一起说说话也是极好的。”

    ……

    因着秦之衍的加入,几人倒是没有之前放得开了,苏兰芷就料到是这样的结果,心下有些腹诽,表面却也不敢再表现出什么来了,也免得秦之衍故意找她岔子。

    秦之衍和几人说了会儿的话,倒是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那雪人上面,看着下人们一点一点的堆雪,渐渐的那雪有了点点的形状,秦之衍倒是有些想法了,“几日是要堆雪人,逼真一些也是好的,不然就这样堆成一堆,看着也无甚新奇的。”

    白突突的一片,也没有装饰,那也是没有意思的。

    “武成王说的极是,那我们该如何呢?”看着心仪的男子就在自己的面前,慕容雅的面色就好似那三月的桃花一般的,格外的美艳了。

    “比如我们自己,平日里也是需要装饰的,这雪人要看起来好看,想必装饰也是少不了的。我这里前些日子得了些黑珍珠,我觉着做眼睛是极好的。”说完就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两粒珍珠,倒是有拇指般大小,却也是合适的。

    将那珍珠放上去,整个雪人倒是灵动了不少,慕容雅见了,赶忙就举一反三,“这雪人有了眼睛倒是美极了,只是鼻子尚缺,刚才我们吃点心的时候,那晒的薯条不错,我拿一个过来看看!”

    赶忙过去拿了一个大大的红薯条,金红金红的颜色,倒是比较适合做那雪人的鼻子的。

    “我这里有些胭脂,想来做些小嘴,是不错的!”慕容淑见着大家都开始给雪人填妆了,拿出自己刚刚得来的胭脂,取出一些,细细的给那雪人描了唇,顿时那雪人看起来更加的鲜活了。

    “这头上的饰品倒是少了些,我这帽子,就正好凑数吧!”慕容宵见着大家高兴,毫不犹豫的就取下了自己头顶上的帽子,虽然觉得有些凉飕飕的冷,不过慕容宵高兴,也就不在意了。

    “我瞧着这样子倒是不错的,眼睛鼻子嘴巴帽子都有了。”几人看着自己的成功,倒是很高兴的,慕容香想着自己没有做什么,有些着急了,“这雪人的脖子上挺空的,不如就拿我的围巾吧!”说完就将自己脖子上围得厚厚的围巾取了下来,二话不说就给那雪人戴上了,慕容香的围巾是鲜红的眼神,倒是给那雪人增添了几分生气和活力了。

    “呵呵,真的不错呢,武成王果然是心思敏捷,我们都不曾想过,雪人这样一装扮起来,到也是极美的。”慕容雅见着本来兴起随意堆的雪人,如今倒是有模有样了,几人都纷纷的出了力,秦之衍见着苏兰芷只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不曾说些什么,倒是存了非得让对方参与的心思了。

    “我总觉得还欠些什么才是,只是也有些想不起来罢了。”看着那雪人在深思,秦之衍说话的时候眼神却有意无意的往苏兰芷看去,几个人都是想了办法的,这会儿听秦之衍说缺少东西,一时之间,倒是想不出什么,只好问还没有行动的苏兰芷了,“我的好妹妹,你说这雪人少了什么才是?”

    本来是觉得不错了的,可是听秦之衍那么说,几人倒是觉得好像真的少了点什么意义的,只是想不起来罢了。

    苏兰芷见着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也知道自己不好总是在一旁看戏了,“头部倒是不错了,再多就有些花哨了,只是下面有些单调。”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可是这下面无非就是手脚还有衣服了,这雪人这么大,如果真的拿衣服过来,穿不了还罢了,而且看起来也怪怪的,好姐姐,你倒是说啊,怎么才是好的?”大伙儿这兴致来了,便也寻了心思的想要好生的将这个雪人打造的完美了。

    “不如就加手吧,这样看起来,也不那么单调!”

    “这倒是个好主意,可是,用什么当手呢?”

    “这个手,最好是大一点。”一时之间,苏兰芷倒也想不出用什么代替手了。

    “那用什么呢?好姐姐,你再想想啊!”

    “不如就用扫帚吧,我瞧着是不错的!”这堆雪人本来就是图个乐子,如果真的严肃对待了,将这雪人弄得比人还美了,倒是有些过了,所以最好是好玩一些的好,这样看着也有趣才是。

    “呵呵,这个主意不错,银叶,快去让人拿扫帚来!”

    ……

    几人捣鼓了好一会儿,最好,一个可爱的雪人倒是出来了,和苏兰芷倒是差不多的高,头上戴着一顶帽子,深红色的,脸颊红扑扑的,眼睛因着那黑珍珠,倒是看起来圆润透亮,极其的美丽了。鼻子虽然是有些长长的,不过看起来倒是可爱的紧,尤其是手上的扫帚,看起来就好像那农村里经常用来赶走鸟类的稻草人,倒是别有一番滋味了。

    “这雪人是我看到最好看的雪人了!”完工了,慕容香几乎都没有想到,他们只是一时兴起,竟然就真的弄出了一个那么可爱的雪人来了。

    “多亏了武成王提醒,不然我们可做不成这么好看的,只是武成王,您的那珍珠,还是收回去吧,到时候雪化了,可就不好了。”而且那黑珍珠那么大颗,一看就知道并非凡品,慕容雅可不想让秦之衍破费了。

    也只不过是一个小雪人罢了,让对方花费那么大的很珍珠,倒是有些过了。

    “无碍的,这样挺好看,如今雪还在下,想来是这雪人也是可以保存许久的,放着也好,免得这雪人看着少了趣味了。”秦之衍倒是不在乎那一颗两颗的珍珠的,他刚才之所以提议给雪人装点,也是想看看苏兰芷最后会做什么,也好加深对这个人的理解,只是他发现,苏兰芷似乎对什么都不是很热衷的样子,倒是让秦之衍生出了一种无力感了。

    “既然如此,那谢谢武成王了!”

    “呵呵,不谢,举手之劳而已,这也是我想要的效果,如今弯成了,我也是挺开心的,只是累着你们陪了我站在这里许久,想来也是冷了吧?不如我们过去坐会儿,烤烤火,喝喝热茶,这样也好欣赏这雪人才是。”秦之衍主动的相邀,这是很少会出现的事情,这会儿大家心里虽然是有些害羞的,却也没有拒绝。

    “也好,这风吹来了,身子还真的是有些冷了!”

    “那,走吧!”

    ……

    几人纷纷去了凉亭,慕容香一进去顿时就打了个哆嗦,苏兰芷知道慕容香刚才将围巾给了那雪人,想必慕容香本人是要受冻的,也是为难她了,小小年纪的,就要为这许多的事情费神了。

    “小叶,你去给妹妹再拿一条围巾来,免得妹妹染上风寒了就不好了。”吩咐了慕容香的贴身侍女小叶去拿东西,慕容香见着苏兰芷如此,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好姐姐,我的身子哪里就那么娇弱了?”

    虽然是有些冷了,尤其是脖子处,的确是觉得有些不舒服,可是慕容香也不想让人觉得她太柔弱了。

    “我知道你身子好,可是也得好生的爱惜着,如今大过年的,病了受罪的,不是你自己吗?”过年了,热闹不说,宴会应酬什么的也是不少的,是大家那么的聚聚说话的好日子了,慕容香自然是知道这一点,便也没有反对了。

    几人此刻围坐在桌子四周,银叶在一旁煮茶,一会儿,倒是泛出了点点的茶香了。

    “如此良辰美景,还有许多好友陪伴,倒是一大乐事了!”亭中一片的温暖,伴着那茶香,秦之衍的心境,难道的有了点点的愉悦了。

    “武成王倒是说笑了,今日难得和武成王一起,也是我等的荣幸了!”秦之衍是什么人?看起来是很好相处没错,可是知道他的人都是明白,秦之衍这人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和善罢了。

    “呵呵,宵兄可千万别这么说了,看着你们一家人那么开心,我倒是羡慕的紧了,有的时候我真的很希望母妃可以给我多生个弟弟或者是妹妹,或许我也可以和你们一样的,到了这冬日里,可以堆雪人,打雪仗,这样倒也不失为一大乐事了。”秦之衍性子其实也算是很沉的,话不多,而且与人总是隔着距离,今日这样子,倒是有些让大家诧异了。

    “呵呵,武成王喜欢的话,以后可以常来侯府就是!”慕容宵自然也是希望和秦之衍交好的,他更希望自己的妹妹可以嫁给秦之衍,这样岂不美哉?

    “宵兄既然那么说了,我自然是不会客气的!”端起茶杯,几人痛快的喝着茶,说这话,偶尔吃吃小点心,一时之间,倒也算是愉快的。

    苏兰芷看着秦之衍今日如此的亲切,心下有些困惑,不过她向来不是好奇心很重的人,一直都只是静静的坐在一旁,并不言语,秦之衍眼角无意间看了苏兰芷几次,只觉得这样的女子沉静如水,明明就坐在自己的身边,几乎很少插话,可是却始终都无法让人将她给忽视掉了。

    这,到底是怎样的女子呢?小小年纪,怎么就好似一个大人一般的?

    只觉得苏兰芷好似一个待人挖掘的宝藏一样,每一次的见面,就会发现对方多一点吸引自己的东西,秦之衍有些奇怪,不过也并不排斥这样的感觉,是以每一回都是顺着自己的心行动,也不去过多的深思其中的意味了。

    ……

    几人说笑了一会儿,靖北侯夫人倒是传话来了,几人这才注意到午膳的时间到了,因着慕容嫣几人如今还在侯府,所以靖北侯夫人规定午膳和晚膳大家都是一起,秦之衍见着自己在此刻待了也许久了,赶忙也站了起来,“可巧我还得去给老侯爷和老妇人拜年,如今正好是可以蹭饭吃了。”

    “呵呵,你啊,都忘了时辰了,我们速速的去吧,不然祖母可是会觉得我们这些人,实在是太贪玩了些。”让人收拾东西,几人便走了,一路上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苏兰芷比慕容雅几人的脚步倒是慢了些。其他的人也是一样的,脚步纷纷的都慢了,就剩下秦之衍和慕容雅走在前面,慕容雅眼尖的看到了大家为自己的考虑,面色有些微微的羞涩,快速的看了秦之衍一眼,正想思索着要说什么话,好喝秦之衍亲近亲近,可是却不曾想,对方的脚步不知道怎么的,似乎也慢了下来一样的,而且竟然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苏兰芷的身边,慕容雅见了,眼神倒是有些黯然了。

    他是故意的吗?还是只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对方压根就是不喜欢自己的?

    不过秦之衍并不是直接就停留在了苏兰芷的旁边,只是有意无意的在苏兰芷的身边站了好一会儿,弄得苏兰芷都有些诧异和困惑,可是还来不及想什么,对方便离开了,不过苏兰芷倒是不知道秦之衍是有意还是无意,那衣摆擦到了苏兰芷的衣摆,接着秦之衍倒像是无事人一样的,来到了慕容宵的身边,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大家刻意的给他和慕容雅制造机会似的,“宵兄,平日里你的脚程可不慢的,怎么这会倒是比起几个姑娘来,都不如了?”

    语气难免有些诺耶,弄得慕容宵有些微囧,“呵呵,我总不好一个人走太过了,妹妹们毕竟还小,我在后面好生守着,也是好的。”

    “呵呵,那我也陪你守着才是!不然有失风度了。”轻轻就将这事情给带过了,不得不说秦之衍的教养是极好的,让人完全看不出喜怒也罢了,纵然被人刻意的安排,他也只是静静的拒绝,没有给对方任何的难堪。此刻更是说出这样的话,也免得慕容雅尴尬,看来,这秦之衍倒也是一个谨慎的。

    “也好,不如我们就给几个妹妹垫后就是,等会儿进去给祖母请安,我们落在后面,也免得祖母一见着我,就又开始训斥了。”

    “呵呵,宵兄,我倒是没有想到,你也是一个投机取巧的。”

    “过奖过奖!”

    这样的小插曲,就在秦之衍轻松的言语中揭过去了,彼此也未见尴尬,到了靖北侯夫人处,靖北侯瞧着几人的脸色都是红扑扑的,看来是刚刚运动了不少,笑了笑,说的话虽然是责备,可是却也是满满的疼爱的,“瞧瞧你们,一个两个的,这些日子倒是越发的疯了,怕是等十五元宵过后,管都管不住你们了吧?可别太疯了,免得到时候收不回来才是。”

    “祖母教训的是,我们定当谨记!”知道事情是瞒不过靖北侯夫人的,慕容雅几人的认错态度还是不错的,靖北侯夫人见了,自然也是满意的。

    反正是过年,太过拘束了,倒也限制了孩子们的快乐,这样也好,几个孩子一起耍,感情也会好些。

    “今日你们可是耍了什么?怎么一个两个的,红光满面的?而且怎么和武成王也一起来了?”见着大家一脸的喜色,靖北侯夫人自然也是想要分享一下的。

    “祖母,我们今日堆了一个很美的雪人呢,武成王还给雪人了一对大大的黑珍珠眼睛,我们姐妹几个,还有哥哥也都给那雪人装饰,如今可是美极了,真希望这天不要那么快就热起来,免得雪人融化了。”

    听着慕容香如此兴奋的语气,靖北侯夫人宠溺的笑了笑,却是对着席乐荣了,“瞧瞧,前些日子才说他们跟个猴一样的,调皮的紧,今日都去外面堆雪人去了,也不怕染了风寒,冻上了手了。”

    “可不是吗?这几个孩子啊,真的是让我头疼死了,母亲,您可得帮帮我好好管教,我都没法子了!”自己的孩子活泼可爱,那是好事,可是太过活泼了,席乐荣有的时候也是有些吃不消了。

    “也是你惯着他们了,老大的很少在家,你也心疼,舍不得大骂,如今这样子,你到还好意思让我帮你管教了,我可不做这恶人!”靖北侯夫人却只是几句话就打马虎眼过去了,孩子们的事情,靖北侯夫人一向来是很少插手的,只要孩子们幸福快乐就好,她这个做长辈的插手多了,也不好,惹人嫌不说,也吃力不讨好。

    “母亲,您可别这样啊!”

    “哈哈,好了,不说你们家泼猴了,倒是武成王,今年又让你破费了,还亲自来一趟,这孩子,真的是孝顺啊!”靖北侯府和秦王府也是走得很近的,彼此之间也有来往,逢年过节的,都会相互送礼,只是靖北侯夫人倒是没有想到,秦之衍这一次那么早就来了,而且还是亲自来了。

    往年的时候,秦之衍可是不会来那么早的,毕竟秦王府的应酬很多,秦之衍哪里有那么多空闲的时间?

    “这是我应该做的,老侯爷,老妇人吉祥!”说了些吉祥话,倒是让靖北侯和靖北侯夫人笑嘻嘻的。

    “你今日亲自来了,回去帮我谢谢秦王和秦王妃,改日我有时间,定然会登门造访!”两家是存了联姻的心思的,靖北侯夫人在这一块上面,自然是不能马虎的。

    “欢迎之至!”

    “哈哈,这孩子,如今越发的大了,倒是越发的懂事了,武成王,你还有没几个月,就弱冠了吧?”突然提起了这事情,苏兰芷从自己得知的一些信息,便也知道靖北侯夫人这是要试探秦之衍了。

    说实在是,苏兰芷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这秦之衍前世可是一种未娶,今世随着她重生,虽然很多事情都有些变了,可是,这秦之衍毕竟不是凡人,眼光自然不是一般人有的眼光,慕容雅虽然是极好的,无论长相身世还是性情,都算是个中翘楚了,可是,苏兰芷对秦之衍隐约的了解,总觉得秦之衍这人,似乎并不喜欢这类型的女子。

    “老夫人说的极是,再有五个月,我就弱冠了。”靖北侯夫人的话倒是让秦之衍生了分心思,说话也小心的应付,可不想生出什么误会了。

    “呵呵,转眼间,你可就从当初的毛头小孩,长成了大人了,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到时候可以娶妻生子,想来秦王和秦王妃也是会放下心来了吧?”话语里并未挑明,只是想知道对方的一些心思。

    “娶妻之事,我不着急,只是想这一生能有那么一个知心的人,便也足以。”秦之衍对靖北侯夫人倒是很尊重的,所以知道老人家的心思,秦之衍还是要想办法让对方打消这样的念头的。

    慕容雅不是他心仪的女子,也不是他理想的伴侣,所以,他和慕容雅是不可能的。

    “呵呵,你倒是个好的,嫁给你的女子,想来是幸福的!”一直都很看好秦之衍,这样的人,身份尊贵,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妻子,气质脱俗,而且为人谨慎,不似一般的世家大族的弟子般的浮华,四处留情。

    所以,如果可以,靖北侯夫人真的很想撮合秦之衍和慕容雅了。

    “老夫人,您这话说的就不对了,这应该是我的福气,一生中可以遇到那么一个人。”

    “呵呵,那你可是遇到了?”这话试探的意思就有些明显了,靖北侯夫人如今心里也的确是有些着急的了。

    眼看着秦之衍弱冠的日子越发的近了,打秦之衍主意的人自然也是越发的多了,靖北侯夫人真的是想早日定下来才好,也免得错过了那么好的孙女婿了。

    “老夫人,这样的缘分,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如今我也只是希望,我终究是可以幸运的。”这话就是没有意中人了,这让靖北侯夫人松口气的同时,也是有些担忧了。

    看着秦之衍那坦然的神色,眼神丝毫都没有注意到谁,靖北侯夫人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担心秦之衍根本就不喜欢慕容雅,那么到时候,该怎么办呢?

    看着自己的孙女,天真活泼,性子也是就好的,在靖北侯夫人看来,能够嫁给秦之衍,那就是慕容雅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了。

    老一辈的人看人是不会错的,慕容雅这样的性情,如果真的得了秦之衍的宠爱,将来必定是可以有一个安全的避风港,风雨无碍。

    “呵呵,缘分这事情,的确是奇妙的,武成王,将来如若有了心仪的人,可别忘了告诉我这个老太婆,也好让我高兴高兴!”这话点到为止了,靖北侯夫人也不想让秦之衍觉得自己试探的意味过浓,也免得弄巧成拙了。

    “那是自然!”

    “哈哈,雅儿啊,来,给祖母倒杯茶,我有些口渴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就撤出了慕容雅了,慕容雅听见了,赶忙就给靖北侯夫人倒了杯茶,靖北侯夫人看着慕容雅站在亲职业的身边,顿时就觉得郎才女貌,格外的般配了,心下也更是决定以后让慕容宵多带秦之衍来侯府坐坐,也好让两个孩子培养一下感情,促成这段婚事了。

    “老夫人,差点忘了,父王母妃交代给我的年礼,还请老夫人和老侯爷过目!”

    “哈哈,不必了,你们送的东西,都是很符合我们心意的,如今也到时辰用膳了,我们还是出去吧,也免得大家肚子也饿了!”

    “也好!”

    ……

    大苍的新年,便是团圆,如今侯府的人,常年呆在军队镇守边疆的慕容华回来了,外放的慕容晔也回来了,一家人一个不少,和和睦睦的,分了男女两桌用膳,席间倒是有说有笑的了。

    席间,觥筹交错,大家相互敬酒,好不热闹。

    马太姨娘透过屏风,看着秦之衍就在那外面,不由得给慕容念依使了一个眼色,慕容念依自然是晓得的,赶忙让人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对着那屏风,就祝福起来,“父亲,女儿敬您一杯,祝父亲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声音有些刻意的压低,轻轻柔柔的,在这热闹的氛围里,倒是像一缕清风一般的,让人听着格外的舒服,也格外的惬意了,只让人有些心痒痒的想透过屏风去看佳人的绝世容颜,只是可惜了,慕容念依在意的那个人,倒是对她不屑一顾。

    “哈哈,这孩子倒是懂事了,马姨娘,你教的不错!”笑嘻嘻的就喝了酒了,慕容念依透过屏风感觉到靖北侯的心情不错,和马太姨娘交换了一下眼神,彼此都知道这个机会不容错过,便卯足了劲想要吸引秦之衍的注意了。

    “母亲,念依敬您,希望母亲开心快乐!”那柔柔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慕容念依这声音就好像在唱歌一样,和她平日里说话,倒是有些差异。苏兰芷瞧着对方脸上的笑容,大方得体,声音也比黄莺还好听,也知道慕容念依这是故意的引起屏风那头的人的注意,毕竟那么好听的声音,那么乖巧懂事的女儿,想来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会有兴趣一探究竟的吧?

    看着慕容念依今日穿了一件桃红色的棉袄,上面的针线非常的紧密结识,还绣了高雅的牡丹花,将慕容念依整个人的气质都提升了不少,更何况她今日化了精致的妆容,的确是比平日里美上了好几分了。

    哎,果然是有预谋的!

    不用脑子都猜得到慕容念依这是为了谁,苏兰芷不得不说这秦之衍的魅力实在是太大,心里也有些为慕容雅担心了。

    那人一看就不是寻常女子可以驾驭得了的,如今还要那么多人惦记着,自己的这个大表姐,想必将来会吃很多苦头的吧?

    想着秦之衍前世一生未娶,苏兰芷好几次都想要点醒慕容雅,可是看着慕容雅一副少女怀春的样子,苏兰芷也知道,自己的话起不来多大的作用,反而说了,还会是好心做坏事,让彼此之间,有了隔阂了。

    所以苏兰芷倒是选择什么都不说了,反正据她所知,自己这个大表姐前世嫁的人,可不是秦之衍就是了。

    不过,这个慕容念依……

    看着靖北侯夫人皮笑肉不笑的接受了慕容念依的敬酒,苏兰芷就知道,靖北侯夫人一直都是不喜马太姨娘一房的人的,尤其是这马太姨娘这会儿是在算计着吸引秦之衍的注意,靖北侯夫人哪里会给对方好脸色呢?

    只是马太姨娘似乎是不在意的,反正她脸皮厚,“念依,来,在座的有许多可是长辈,今日难得大家聚一聚,你可得一一的敬过了才是!”话语里便将慕容念依的名字给透露了出去,马太姨娘自然是想着秦之衍万一对慕容念依有了兴趣,那么到时候打听起来也是方便的,却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早就惹得靖北侯和靖北侯夫人的不快了。

    这女儿家的闺名,其实可以随便告诉别人的?

    “是,娘亲!”两人倒是丝毫没有注意到任何的变化,慕容念依自从见了秦之衍,就被对方那倾城之姿所迷住了,下定了决心是要嫁给秦之衍的,哪里会轻易的就放弃呢?

    让人倒了酒,正准备再敬呢,靖北侯夫人实在是不想看着这两人丢人现眼,便开口了,“好了,一家人吃饭,何必那么客气?大家平日里也是常见的,今日又不是过年第一次大家一起用膳了,如果每餐都那么敬,还要不要人吃饭了?更何况你是女子,少喝些酒才是,免得酒后失德,污了侯府的名声了!”

    靖北侯夫人这话倒是有些重了,说的也是句句是事实,点名了慕容念依今日的做作,那样严肃教训的话,一下子让马太姨娘脸色气得青紫,而慕容念依则是羞愧的低下了头,不敢再有任何的动作了。

    “好了,一家人好生吃饭才是要紧,动手吧!”不想看着慕容念依那造作的样子,靖北侯夫人这会儿吩咐大家用膳,便再也没管慕容念依和马太姨娘了。

    慕容念依有些无措的看着马太姨娘,希望自己的姨娘可以帮她,奈何马太姨娘也被靖北侯夫人堵得无话可说了,只好给了慕容念依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自己便低着头用膳了。只是心里对靖北侯夫人,倒是更加的怨恨了。

    今日明明是一个好时机,可是这人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这让他们念依以后可怎么办?恨不得秦之衍没有听到靖北侯夫人的话才好,可是,真的就没听到吗?马太姨娘真的没有把握。

    ……

    接下来的几日,苏兰芷在侯府过得一直都是很开心的,期间秦之衍倒是会经常来坐坐,偶尔还会和苏兰芷遇到几次,苏兰芷心里有些奇怪,总觉得秦之衍这人似乎特别的悠闲的样子,这天好不容易一个人散步,苏兰芷慢慢的欣赏这府内的景象,结果却很不小心的,听了别人的墙角了。

    “武成王,这,这是念依给你做的毛手套,可以让你的手温暖,希望武成王你收下!”声音带着点点的胆怯和小心,苏兰芷听着那声音,不得不佩服这慕容念依如今的胆子,倒是一天比一天大了。

    果然啊,权力的诱惑,是极大的!

    “慕容小姐,你可知道私相授受对你我的声明有损?”天,你难道不知道,这就是对方想要的吗?

    “我,我只是看着武成王殿下你很少戴手套,这天那么冷,我,我也是想让你暖和一些,武成王不要告诉这是我送你的就是,这只是我的一片心意。”啧啧,送手套,还真的是贴心啊,只是苏兰芷还真的是觉得人不可貌相,这慕容念依平日里倒是摆出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怎么如今,竟然是那么大胆了?

    想着慕容念依这些日子趁着秦之衍进来侯府,百出不穷的接近方法,不是装晕,就是巧遇,要不就是贴心的送吃食果然,一次比一次大胆了,苏兰芷想着慕容念依如今都用送礼物了,要是秦之衍再油盐不进,这人是不是就主动献身了?

    心下有些腹诽,苏兰芷倒是很想知道,那表里不一的秦之衍会如何应对了。

    “慕容小姐,请自重!”瞧瞧,人家这话,多么具有杀伤力!

    “武,武成王……”听着这声音,哽咽带泪,看来这人是被打击到了。

    “慕容小姐,请让开,你挡着我的路了。”听着这话,苏兰芷差点就站不稳了。

    天,这人,还真的是有才,当你面前的,是一根葱啊,那么随意,挡路?这话也说得出口,难道不知道这样很伤人吗?

    不过……

    想起慕容念依那副摸样,苏兰芷倒是觉得伤一伤,也是可以的,谁让慕容念依最近玩起了林黛玉,让苏兰芷好几次都想吐了。

    “武成王,你……”

    “慕容小姐,希望你以后不要缠着我了,免得大家看到了,影响我的声誉!”天,这话就更绝了,人家女孩子的声誉可是比男子的更重啊,秦之衍这话,岂不是让慕容念依无地自容了吗?

    “这……”声音都带着哭腔了,可见慕容念依这会儿真的是被打击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