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零一章 烫手山芋
    街上本来就热闹非凡,此刻前面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围了许多的人,苏兰芷几人本来在欣赏花灯的,这会儿也被吸引过去了。

    “什么很好看啊?”慕容香倒是听到了人群中的话,立马就跑过去了,看着大家围着一圈,几人倒是非常的感兴趣了,“哇,那是什么花灯啊,可真好看呢!”

    看着人群围着的花灯,一直都在旋转,仿若一个仙子在跳舞一般的,好看极了,慕容香一见着就喜欢上了,“哥,我想要这个花灯,好美啊!”瞧见那花灯,慕容香顿时觉得自己刚才买来的花灯就都已经黯然失色了,只想着赶紧的去买一个,慕容宵见了,笑了笑,却也是知道这样的花灯,不是那么容易就得到的了,不然这里也不会聚集了那么多人了。

    “香儿,我们先问问看,这个花灯到底是怎么回事才是。”这花灯制造精美,而且非常的特别,想来许多人都是想买的,只是,既然只有那么一个,当然就不是仅仅是金钱就可以买到的了。

    “好,我们去问问吧,不过这个花灯,我要定了!”慕容香看到那么漂亮的东西,自然是都要的,苏兰芷看着慕容香那么纯真快乐的样子,心里似乎也被感染了一样的,嘴角不由得有了点点的笑意,这让一旁看着的秦之衍,倒是划过了点点的讶异和惊艳了。

    她笑起来,果然是极美的。只是似乎,她很少那么真心的笑过就是。

    堂堂相府嫡女,却总是运筹帷幄,心思难猜,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心里似乎对苏兰芷越发的好奇了,秦之衍真的很想知道苏兰芷到底还有多少面,可是他还来不及深究,这老板见着人群似乎足够了,这才不再卖关子了,“诚如大家今日所见到的,这可是本店废了大半年制造出来的仙女舞,这用料乃是上等的天蚕丝,而且用了那珍贵的越线请了江南最好的绣娘一针一线的缝制成了这仙女舞图,用料鲜艳,而且精贵。所以这花灯,倒是珍贵至极,平日里就是用来作为观赏,那也是极好的,大家也瞧见了,这修图非常的逼真,如今这花灯看起来就好似一幅完整的仙女飘舞图,平日里的绣作,哪里会是这样子的?小店准备了大半年,为的就是在花灯节这一天能够讨个好彩头,如今小店将这花灯拿出来,供大家欣赏不说,今日小店也准备了不少的节目,最终胜利者,将有可能会获得这花灯!”

    这掌柜的倒是妙人,大伙儿听了,纷纷都有些雀跃了,只是苏兰芷几人听了,倒是发现了这掌柜话语里的漏洞,苏兰芷眼中划过点点的了然,看着这仙女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了。

    “哥,你听见没有啊,那掌柜的说可以白送呢,我们也加入可好?”慕容香到底还是年幼,只以为那掌柜的真的就会白白的送给他们了,拉着慕容宵就想去凑热闹,慕容宵自然是听出掌柜话语里的漏洞,本想说些什么,只是看着慕容香那么开心,也不好扫了对方的兴了,最后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先等等吧!”

    这掌柜前面将这花灯吹的那么好,最后一句话,怕是许多人都不会格外的注意了,不得不说这掌柜的倒是有些小聪明。不过这也怪不得人家,这仙女舞的确是精品了,光是绣工怕是都花费了不少,更何况用料还那么精贵,想来这掌柜的,也是舍不得的。

    如今,怕也是吸引大家的注意,让大家多买些灯罢了。

    “可是大哥,你看,好多人都去了!”慕容香有些着急,生怕自己喜欢的东西就没了一样的。

    “不急,等一会儿!”面上带着笑容,慕容宵看了看慕容雅,发现慕容雅今日一天都有些心不在焉的,也知道是因为秦之衍在,慕容雅没有平日里放得开,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再看了看慕容淑,只见对方瞧着那花灯入了神,想来也是因为年岁太小,被吸引了,故也没有注意到异常罢了。然后就是苏兰芷……

    见着这个还不是特别熟悉的大表妹气若神淡的站在那儿,周身散发出一股子清雅咸淡的神态,虽然话不多,甚至一动不动的站着让人觉得好似一副画像一般的,看不出对方在想什么,所以慕容宵倒是不知道,苏兰芷听出异样来了没有。

    视线最后转到秦之衍身上,发现秦之衍只是扫了那仙女舞一眼,随即也不知道看去了哪里,慕容宵就心下郁闷,只觉得一个两个的,不是太好猜,就是太难猜,实在是费脑筋。

    正想着,人群中倒是有人提出了疑问,慕容宵不由得有些讶异的看过去了。

    只见那人穿着一件翠绿色的袍子,头上戴着一套宝绿色的头面,面容清雅,气若幽兰,虽然不是极美,可是让人看着便觉得很舒服,一股子淡淡的书香气味环绕,也的确是很吸引人的目光了,“掌柜的,小女子这里有一个疑问,不知道能不能提呢?”

    那掌柜的瞧着对方的气势,那一身的书香气息,倒是不是寻常人所能拥有的,尤其是瞧见对方那一双似笑非笑的眼角,好似看出了自己的伎俩一样的,掌柜的心里倒是有些打突,却也不得不小心的应付,“这位小姐有疑问但凡提出来便是,小的定当知无不言。”

    “掌柜的,小女子倒是很喜欢这仙女舞,只是不知道,要怎么,才可以得到呢?”语气倒是一片的亲切,陪着对方那浅笑的容颜,一身如幽兰般的气质,让人觉得非常的亲近了。

    “今日既然是花灯节,本店自然也是要凑凑热闹的,今日这样的一件精品拿出来,当然也是希望大家都能开心开心,一起热闹热闹就是。就算是没有得到那花灯的,到最后,只要参见了这活动的,本店都可以将其他的花灯优惠卖出,想来大家也不会有太多遗憾就是。”这话倒是说得让大家心痒痒了,这家店的花灯的确是不错,如果可以优惠的买些,那也是极好的。

    不过这话听在一些明白的人耳朵里,也知道这是掌柜的在变相的卖花灯了。

    今日卖花灯的人是极多的,大家的选择也多,所以没有出奇的招数,倒是很难卖出这许多的。这掌柜的也是极其的会做生意,先用那么美丽的花灯吸引了大家过来,然后提出参与活动,这样一来大家认真的看了其他的花灯,二来也因为活动可以优惠,想来到时候能卖出的花灯,也是极多的。

    不得不说,那一个仙女舞虽然造价很贵,而且很可能是一个幌子,却也是一个极好的幌子了。

    有些人是明白掌柜的意思,有些人自然也是知道那掌柜的刚才说话里面的漏洞了,那绿衣女子似乎也是一个聪慧的,听到那掌柜的说了,面色划过点点的深邃,倒是笑了笑,“那小女子倒是明白了,只是这到底怎么个比法?而这仙女舞,可是真的是赢家的彩头?”

    那女子自然是知道掌柜的用意,奈何非常的喜欢那仙女舞,此刻,倒是一针见血,不想让掌柜的蒙混过关了。

    是以那女子将“真的”二字咬得极重,掌柜的听了,面色有些僵硬了,“呵呵,那是自然!”当着大家的面,掌柜的也不好和稀泥了,不然传出他不守信用,那也是很不好的。

    只是掌柜的看着眼前女子如此自信的样子,心里也有些不安,却也瞧见对方非富即贵,不好招惹罢了。

    “那掌柜的可否说说,今日都比些什么才好?这胜出者,又是怎么算呢?”那女子越看那仙女舞就越发的喜欢了,自然是想争取的。

    “花灯节少不了的就是灯谜了,今日小店准备了许多的灯谜,大家可以尽情的猜,在一炷香以内,谁猜出了二十以上,而且是前三名的,就可以进入下一轮了。”至于下一轮是什么,那掌柜的可是得卖个关子了。

    事出突然,掌柜的毕竟是商人,也不想白白的损失了那么好的一个招牌了,毕竟为了那仙女舞,他这个店还真的是忙了大半年的,着实是费人费时费钱,哪里愿意真的白白送人呢?

    所以他的第一关难度瞬间就增了,一炷香也就一会儿的时间,这人要想,而且还得去找灯谜,中间费时许多,能在一炷香以内完成二十个,而且各个都是对的,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这个方法倒是不错,那掌柜,接下来呢?”绿衣女子似乎并不把这当成是一回事了,看得出她非常的有信心,看的那掌柜的,心里倒是有些焦躁不安了。

    “剩下的,小姐暂且不问,容小的卖个关子吧,不如先过了这第一关可好?”还不知道眼前人的深浅,所以那掌柜的也不敢轻易的说出后面的,也是为了等会儿可以随机应变了。

    “也好,那掌柜的准备准备,我们早早的开始才好!”倒是不怕这灯谜的,绿衣女子静静的站着,只等着那掌柜的让开始了。

    “小姐不必着急,这灯谜已经都是准备好了的,小姐暂且等候就是。”不得不说这掌柜的倒是很有经济头脑,将那花灯一排一排的放着,这会儿给大家指了指那一排一排的花灯,“灯谜就在那花灯之上,大家尽可以去看看,选中自己要猜的灯谜,一会儿过来登记就是!”

    其余的花灯虽然是比不过那仙女舞,却也都是精品,大家这会儿看过去,倒是兴趣也渐渐的涨了,慕容香见着要开始了,赶忙就催促了,“大哥,我们快些过去吧,不然可等不及了!”虽然知道今日要得到那花灯困难重重,不过慕容香也是一个不怕的,赶忙推着慕容宵就走了。

    “你这个鬼丫头,你没看见薛小姐来了吗?她的才情过人,你就不怕输了丢人?”慕容宵早就注意到那个绿衣女子了,也认出了对方就是辅国公府的薛小姐。薛灵芸的名声倒是很响亮的,他们想不知道都不难。

    如今看薛灵芸对那仙女舞也是极其的感兴趣的,慕容宵虽然不忍心扫了自家妹子的兴,却也得提醒一二的,免得到时候,没得了,伤心了。

    “大哥,你怎么就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大哥你才高八斗,聪明绝顶,薛小姐纵然是才女,可是也只是闺中女子,见识哪里有大哥你那么多?而且还要武成王坐镇,难道我们还输了不成?”一下子就将秦之衍也给扯进来了,慕容香虽然是不知道秦之衍的深浅的,却也知道秦之衍少年才俊,学识过人,既然对手是强悍的薛灵芸,慕容香为了那仙女舞,自然得好生的努力才是,拉拢一切可以拉拢的对象了。

    “你这个鬼机灵,怎么就知道武成王是答应了?”点了点慕容香的鼻尖,慕容宵眼神带着宠溺,慕容香撇了撇嘴,有些可怜巴巴的看着秦之衍,请求的意味,再明显不过了,“武成王,今日难得出来,这花灯极其的好看的,武成王不如赢一个回去,也好让秦王妃好好开心开心?”虽然自己也是极其的想要的,但是慕容香也知道自己和秦之衍关系不是特别的好,也不敢开口替,只希望秦之衍胜过了,心情好给了她了,或者是给她耍耍也是极好的。

    “你呀!”见自己的妹子今日倒是越发的大胆了,慕容宵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秦之衍,向来知道秦之衍这人似乎不大喜欢女子如此,倒是有些担心了,“武成王,小妹不懂事,你别介意才是。”

    “无碍,慕容小姐只是小孩子心性,无需介意。”慕容香不是平日里对他暗送秋波的女子,眉目传情,对方看自己的眼神很纯净,没有其他的想法,加之对方又是好友的妹妹,秦之衍倒是不会像对待别人一样对待慕容香罢了。

    “那武成王,你可是答应了?”许是最近秦之衍来靖北侯府来得勤快,几人倒是没有以前的不自在了,尤其是慕容香知道眼前的人很可能是自己的姐夫,她倒是越发的亲密了。

    “看着挺有趣,试试吧!”瞧着大家纷纷往花灯走去了,秦之衍吩咐人去取了灯谜来,也不拘着是哪一个,慕容香见了,倒是有些讶异了。

    这武成王,都不需要看看自己猜得出的吗?

    如果猜不出,那不是有些丢人了?

    心里顿时觉得有些矛盾了,慕容宵倒是没有看到,只是看着热闹,也想让几个女孩子开心开心了,“既然觉得加入,大家一起吧,热闹热闹,说不定看到好看的花灯,也可以买些回去了。”

    这家店的花灯的确是很精美,一些看热闹的人去瞧那灯谜的时候,就买了不少,苏兰芷看着那掌柜的脸上渐渐露出的笑容,也知道,这掌柜心里定然是开心的。

    “也好!我们去吧!”也不想总是在一边看热闹,慕容香一手拉着慕容雅,一手拉着苏兰芷,一边招呼着慕容淑,几人就过去了,纷纷围着那花灯看,见着喜欢的花灯,便吩咐人取下来,甚至也好奇的看了看那灯谜了。

    “远树两行山侧立,扁舟一叶水平流(打字一)?”慕容香好奇的取下了一个灯谜,念叨了起来,接着就陷入了冥思苦想了。

    只是可惜了,这慕容香平日里对诗书倒是不甚在意,所以对这灯谜,倒是有些困惑的,想了好一会儿都没有想出来,慕容香只好看了看慕容雅,“大姐,你可知道这是什么?”

    不过她这倒是问错人了,慕容雅和她一般的对诗书的兴趣缺缺,此刻也是想不出是什么的,只好摇了摇头,神情倒是有些懊恼了,“我,我不知道!”

    “哦……”心里有些失望,慕容香只好向苏兰芷寻求帮助,可是苏兰芷是个不喜欢出风头的人,自然就不加入了,于是也仅仅是摇了摇头,“我想不出。”

    “哎,这个有这么难吗?”看着一旁的秦之衍和慕容宵手上已经有了不少的灯谜了,慕容香再看看自己,一个都没有,神情倒是有些沮丧的,“我们一个都没有,那也太不好意思了,这怎么办啊?”

    慕容淑见着慕容香焦急的样子,犹豫了一下下,苏兰芷见着对方的样子,也猜到对方是知道了的,“淑儿,你知道是什么?”

    “我,我觉得有点像,就是不知道对不对就是了。”慕容淑虽然是猜出来了,可是看着慕容香和慕容雅一副皱眉头的样子,再看看平日里自己佩服的苏兰芷好像也不知道,慕容淑此刻倒是有些不确定,一副谦虚谨慎的样子了。

    “无妨,你说说就是!”慕容香也是想凑凑热闹的,手上一个都没有也是不好的,这会儿倒是有些催了。

    “是不是慧字?”语气非常的不确定,连带着声音都小了,慕容淑仔细的瞧着大家的神色,看着大家没有不悦,顿时就松了口气。

    “可不就是慧吗?我们怎么就没想到呢?”慕容雅反应过来,想了想,也认可了慕容淑的答案,慕容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我胡乱猜的,没想到倒是中了。”

    “什么胡乱猜的,你平日里看书的多,想来也是个聪明的,不像我,平日里就知道舞鞭子,倒是疏忽了,如今看来,这学问也还是得有些的,不然就丢人了。”慕容香此刻方了解到什么叫做书到用时方恨少了,刚才心里有些窘迫,此刻倒是稍微有些缓和了。

    “二姐姐,你可别这么说,你的鞭子武得那么好,我好生羡慕,只是我这身子不争气,不能和大姐姐二姐姐一般的就是。”慕容淑一向来都是一个谦虚谨慎的人,这会儿自然是不想让慕容雅和慕容香有不愉快的。

    “哎,我会使鞭子又不是很光彩的事情,这女子啊,还是要才情,德情,这样将来才能在夫家立足,我也是从小野惯了,如今倒是有些丢人了。”想着自己一个灯谜都无法解开,慕容香心下还真的是有些挫败的。

    本来还是想自己努力争取一下那个花灯的,看来自己是没希望了。

    “香儿妹妹不要妄自菲薄了,你有许多的好,是我们没有的,别想太多,刚才的许是你没有想到罢了,我们再试几个,或许就猜出了也不一定?”苏兰芷知道慕容香这人看起来挺豁达的,但是毕竟是女子,有的时候这小心思,也还是多的,赶忙转移了对方是注意力,正准备拿下一个灯谜,结果就碰到了另一只素手了。

    两双手皆是如那葱玉般的洁白无瑕,而且非常的修长,只是苏兰芷的看起来更加的直一些,一根一根的,倒不像是手,反而像是艺术品了。

    两只手碰撞,两人此刻也看到了对方,苏兰芷瞧见眼前的女子眼中划过一抹极快的厌恶和差异,不过很快的,对方的脸上就堆出了笑容来了,“兰姐姐,你怎么在这儿?”说话间还不忘记将那灯谜给拿了,薛灵芸倒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苏兰芷。

    此刻看着苏兰芷身边的人,薛灵芸面色划过一抹淡淡的黑暗,接着就换成了如花般的笑容了,“兰姐姐今日出来玩,怎么不叫我?我还以为兰姐姐还是和以前一样的,都在家里不出门呢,早知道兰姐姐今日也出来,我就约着兰姐姐一起出来了。还有几位慕容小姐,几日不见,倒是抢了我的兰姐姐了,今日和兰姐姐一起出来玩,也不叫上我,可是嫌弃我这人无趣了?”

    看着苏兰芷本来是孤独的,这会儿却有了陪伴,而且一来就是三个,各个看起来都对苏兰芷很好的样子,薛灵芸想起最近慕容嫣和靖北侯府走得近了,此刻看着苏兰芷身边有了其他的好友,突然就觉得非常的不爽了。

    她不是只有自己一个朋友的吗?

    不是只应该是依赖自己,而且信赖自己,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吗?

    可是怎么还和别人玩得来?

    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了危机感了,看着苏兰芷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被众人排挤,只有自己愿意做对方朋友的可怜人了,薛灵芸瞧着今日苏兰芷和慕容雅几人那么和睦开心的样子,只觉得格外的刺眼了。

    尤其是此刻,薛灵芸细细的看了看苏兰芷,瞧见对方面色红润,好似比之前高了些,而且也圆润了些,不像以前那样弱弱的样子,面色苍白虚弱了。尤其的对方脸上此刻的笑容,不像以前那样装着是淡淡的,甚至面色一片的清冷愁容了,薛灵芸只恨不得撕烂了对方那张脸才好!

    怎么气色好了,人高了,而且圆润了,这人越发的让人移不开眼睛了?这可如何是好?

    见着对方的样子,薛灵芸就可以猜得出苏兰芷最近的生活是不错的,心下满是不满和嫉妒,可是面上偏偏还得伪装,薛灵芸的心里,就更是恨了,“兰姐姐刚才可是看到了那仙女舞的花灯才过来的?呵呵,是不是非常的好看?不过我想来兰姐姐也是喜欢那仙女舞花灯的吧?不过我看你手上的灯谜极少,如今时间不剩多少了,兰姐姐可得抓紧啊,这个灯谜,还是让给兰姐姐吧,等会儿我侥幸赢了,也会将那花灯送给兰姐姐的,这过年了我们都还没有好生的聚一聚,这也算是我给兰姐姐你的年礼了,兰姐姐以后可不许恼我了,出来玩都不让人去告诉我,这一次可就算了,下一次我可是要生气了。”

    佯装着怒火,薛灵芸这样子倒像是在慕容雅几人面前显摆自己和苏兰芷的关系一般的,故意让对方觉得自己是比对方还要亲近的好朋友,说话非常的熟络,甚至开着这样无关大雅的玩笑,薛灵芸用她惯常的方式企图赶走苏兰芷身边除了她以外的朋友,这些年收获不错,只是今日,她或许要失望了。

    毕竟这慕容雅几人和苏兰芷的关系,是别人比不得的,更何况慕容雅他们心思正直,这些日子和苏兰芷相处的多了,彼此也是越发的了解和熟识,哪里是那么容易就产生了疙瘩了?

    ……

    薛灵芸却是不知道的,说完就将手里的灯谜给了苏兰芷,照着薛灵芸以前的经验,自己都那么说了,苏兰芷肯定会不好意思要的,会还给自己,而且到时候就算是自己真的赢了要送给苏兰芷那花灯,苏兰芷也是不好意思要的。

    苏兰芷的性格,薛灵芸很清楚,木讷软弱,对信赖的人是完全不设防的,而且极其的护短,前世薛灵芸就是利用了这点,将苏兰芷骗的团团转,今世她当然是照样子画葫芦,只是物是人非,她的这一招对苏兰芷早就没有用了。

    所以,当薛灵芸把那灯谜递过去的时候,本以为苏兰芷会推辞的,却不曾想,苏兰芷倒是大方的接了,“薛妹妹的好意,我心领了。”心安理得的接受了,薛灵芸一下子倒是没有反应过来,苏兰芷也不想和此人多费唇舌,此刻,倒是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了,“薛妹妹,一炷香只剩下半柱香了,薛妹妹可得抓紧时间多猜猜那灯谜才是,也好赢回那花灯啊,让姐姐我也过过眼才是!”

    说到这个,薛灵芸倒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看到不少人手上都有了不少的灯谜,心下也有些着急自己一看到苏兰芷就忘了正事了,“那兰姐姐,我们一会儿再聊,我先再去找找灯谜!”那花灯她非常的喜欢,薛灵芸可不想因为一个苏兰芷,就和那花灯是失之交臂了。

    有事情等会儿说就是,如今正事要紧!

    “嗯,去吧,加油啊!”

    “好,我们一会儿慢慢说!”急匆匆的就带着书画走了,慕容雅几人见着薛灵芸走了,倒也是知道苏兰芷和薛灵芸的关系很好的,也没说什么,只是继续研究起那灯谜来了。

    “远看象头牛,近看没有头。哈,这个我知道,不就是一个‘午’字吗?”这回慕容香好像扳回了一句一样的,非常的高兴了。

    “可不就是一个午字?香儿,你可真聪明!”

    “我们再去瞧瞧别的?”

    “好啊!”苏兰芷看着几人兴匆匆的就去拿灯谜了,笑了笑,也慢慢的看了起来,这回瞧见了一个扇子一般的花灯,倒是觉得有趣的紧了,正准备去拿下来看看,另一只手便取了下来了,“给你!”声音温润如玉,好似那暖茶一般的,让人只觉得清新无比,苏兰芷闻到那有些熟悉香气,抬起头来,便坠入了一双星河般的眸子了,“武,武成王!”

    倒是没有想到秦之衍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边,苏兰芷脚步有些慌乱的往后退,差点就撞翻了那花灯了,秦之衍赶忙拉住了她,“小心!”

    强有力的手臂拉着她的手腕,那温热的体温突然让苏兰芷有种发烫的感觉,赶忙就站稳了自己的身子,将自己的手抽了回去了,“多谢武成王!”

    “苏小姐,无碍的,只是你得小心些,这花灯里面可都点着火的,一不小心,伤着了,就不好了。”想着刚才那一幕,秦之衍就有些心有余悸的,非常担心苏兰芷被那些火苗给伤着了。

    这样的感觉,他还是第一次有,那么的担忧,可是事后,却那么的庆幸,好似松了一口气一般的。

    “刚才只是有些不小心,以后不会了。”如果不是秦之衍突然出现,她也不至于乱了方寸了,苏兰芷心里倒是有些不由得埋怨秦之衍没事突然跑她身边来干嘛了,不过却也是不敢说的。

    秦之衍看着苏兰芷低着头不说话,只好将刚才那个花灯递过去了,“苏小姐,这是你要的花灯,你拿着吧!”也是因着瞧见苏兰芷喜欢这花灯,秦之衍这才冒昧的给苏兰芷取下来了,如今看着苏兰芷面色有些不虞的样子,秦之衍倒是有些责怪自己冒犯了。

    刚才,是因为他吓着对方了吗?

    “不,不用了,武成王还是放回去吧,我拿着也不方便!”本来挺喜欢的,可是看着秦之衍拿着,不知道怎么的,苏兰芷只觉得好像是烫手山芋一般的,很不想去接了。

    “苏小姐无需顾虑太多,这个花灯你既然喜欢,拿着就是,今日是花灯节,你却一个花灯都没有买,倒是可惜了,这个花灯倒是别致,而且很不一样,倒是非常的适合苏小姐了。”

    “武成王,你不用忙着去拿灯谜吗?时间快到了。”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苏兰芷好像没有听见一样的,指了指那一炷香,已经快要燃尽了,借此想要转移秦之衍的注意力了。

    “无碍的,我已经差不多了。”指了指自己手上一大堆的灯谜,苏兰芷看了,倒是好些诧异了。

    这才多久啊,这人就拿到了那么多的灯谜了?这速度,还真的是惊人!

    “今日我瞧着倒是有许多都是个中高手,武成王还是不要掉以轻心的好,多准备一些,总是没错的!”用眼神示意了远处的一些人,手上的灯谜也是不少的,苏兰芷这是在提醒秦之衍不要太过自大了才是。

    “苏小姐放心,我省得的,这个你先拿着吧,我去去就来!”这回倒是二话不说就将那花灯递给了苏兰芷,秦之衍没给苏兰芷拒绝的机会,直接就走了,苏兰芷看着自己手上多出来的花灯,突然就有些哭笑不得了。

    她还以为这秦之衍是一个如玉公子,不会做着勉强人的事情,怎么就这样了?

    手上的灯笼是扔也不是,放回去也不是,苏兰芷正在纠结怎么处理,这会儿慕容雅几人看苏兰芷还没有跟上去,回来找人了,“兰儿,你怎么没有跟上来呢?害我们好找,这里人多,可得注意才是!”

    作为姐姐,慕容雅平日里虽然有些不找边际,但是今日却很负责人,面色满是焦急,此刻看着苏兰芷,见着对方没事,这才放下了心了。

    “兰姐姐啊,你怎么在这里看花灯,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呢?我们一会儿就没见你人了,着实是担心!”慕容香也是急着了,苏兰芷小小年纪就长得那么漂亮,此处人又多,难免不被人惦记了。

    “我没事,只是你们如何了,可是得了许多灯谜了?”

    “额,我们得了好多呢,我们三个小女子,认真的想,也是不必他们差的!”举了举自己手上的灯谜,一会儿就有了好几个了,慕容香也是很开心的。

    “呵呵,那就好,我们再去看看吧!”

    “恩恩!”正准备走呢,这会儿慕容香看到了苏兰芷手上的花灯,不由得就感概了,“兰姐姐,你好眼光啊,这花灯哪里看到的?怎么我刚才走过的时候,就没有看到呢?”苏兰芷手上的花灯,做工不错,最重要的,是形状新奇,像个扇子一样的,非常好看。

    “许是有些高,你刚才只注意看灯谜去了,没注意吧?”

    “哦,这样啊……”见着苏兰芷得了一个好看的花灯,慕容香倒是羡慕的,慕容雅这会儿也是注意到了,也有些为苏兰芷开心,“没有想到兰儿你倒是比我们速度,这么快就找到了一个新奇好看的花灯了。”

    “大姐姐你喜欢的话,你就先拿去?我一会儿再看看?”想着慕容雅对秦之衍的倾慕,苏兰芷倒是二话不说就是让出去了,只是慕容雅从来就不喜欢夺人所好,直接就拒绝了,“这怎么行呢?这是你选中的,我不好就要了的,这里的花灯那么多,我再寻寻就是。”

    “无碍的,你喜欢,先拿着,我可以再看看!”这个花灯,苏兰芷虽然也是喜欢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着秦之衍刚才拿着这花灯,拉住自己的样子,苏兰芷心里就有些排斥了。

    心里猜测是因为前世的背叛和伤痛,所以她对男子的防心很重,加上秦之衍似乎对自己有些关注,苏兰芷心里自觉反射的就排斥了吧?

    “没事的,反正这里的花灯那么多,我再看看就是,这花灯和你身上的衣服也配的来,你拿着就是!”慕容雅可不想拿了苏兰芷喜欢的东西了,在她看来,苏兰芷今日都没买什么东西,好不容易看中了一个,想来是非常喜欢的,慕容雅当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了。

    “是啊,兰姐姐,你拿着吧,这里还有那么多的花灯呢,不拘着这一个的!”慕容香倒是无所谓,今日看得眼花缭乱的,她还想多看看呢!

    “嗯,那好吧,我自己拿着就是了。”送不出去的烫手山芋,苏兰芷刚才还想放回去,这会儿,却也只能拿着了。

    哎……

    心下有些莫名,苏兰芷还来不及细想,慕容香倒是将注意力集中到她的手上了,“兰姐姐,你手上是什么?”

    被慕容香这一提醒,苏兰芷倒是想起来了这是自己刚才取下的灯谜了,“这是灯谜。”

    “拿来我看看?”或许是刚才尝到了甜头,此刻慕容香听到灯谜,就眼睛发光了。

    “好。”将灯谜递了过去,慕容香看了又看,倒是有些困惑了,“上不在上,下不在下,人有它大,天没它大。(打字一)这个又是什么啊?”

    这回倒是百思不得其解了,慕容香询问的目光看了看慕容雅,再看了看苏兰芷,又看了看慕容淑,结果这一次,几人都是一副摇头状,慕容香倒是郁闷了。

    “这掌柜的都出些什么灯谜啊?那么难猜?”也是被难道了,慕容香这会儿被激起了好奇心,可是就是想不出来。

    就在几人百思不得其解间,苏兰芷看着慕容香皱着眉头的样子,知道慕容香这会儿是杠上了,刚想开口,结果就被打断了,“慕容小姐,这是一个‘一’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