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零三章 胜出
    安宁郡主说这话的时候,音调明显的有些高了,引得周围的人纷纷侧目,苏兰芷看着对方脸上那笃定的神色,知道对方这是在激自己,便笑了笑,并不会因为对方的试探和激怒,就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了,“安宁郡主倒是看得起我了,这个我实在是想不出,让郡主你失望了!”态度不卑不亢,谦和有礼,苏兰芷并没有因为自己猜不出一个灯谜而有所窘色和不安,甚至都没觉得有些什么丢人的,淡定的神色,让安宁只觉得自己好像一个人在唱着独角戏一般的,心里非常的不舒服了。

    “苏小姐可是真的不知道?”再一次的看着苏兰芷,安宁郡主实在是觉得眼前的人宠辱不惊的,纵然面对自己的追问,依然保持着淡定的神色。

    看来,这人并非那么简单。

    “传言郡主乃是大苍少有的聪慧,这个灯谜郡主都不知道的,小女子不才,怎么会知道呢?”间接的抬高了安宁郡主,苏兰芷很懂得对方心高气傲的个性,并不想在安宁郡主面前表现的太过出色,也免得麻烦了。

    和皇室的人,还是能少接触,就少接触,不必要的麻烦,她不喜欢。

    “呵呵,苏小姐过谦了。”虽然苏兰芷依旧是拒绝回答,可是这回安宁郡主听着对方赞美的话,心里挺舒服的,也没有计较了,只是看着苏兰芷的面色满含着笑容,让苏兰芷的心里,倒是有了分警惕了。

    这安宁郡主此刻留京,到底意欲何为?苏兰芷虽然隐约的猜到,却也不敢肯定是什么罢了。

    空气中有股子诡异的气氛,这会儿大家都逼着嘴巴,也不知道如何来缓和这样的气氛,好在这下子薛灵芸走了过来,瞧见了几人,倒是有些了然了,“呵呵,郡主今日倒也好闲情,也来凑热闹了。”

    笑着走近,薛灵芸这人从小教养极好,此刻带着那好似面具一般的笑容,温和大方,让人只觉得亲切了。

    “薛小姐,许久不见,看来薛小姐的才情,果然是越发的精进了。”眼瞧着薛灵芸身边的书画手上的灯谜,安宁郡主的眼中划过点什么,最后,消失不见了。

    “郡主过奖了,今日也只是正巧遇到了,运气好而已,我哪里比得上郡主的才学呢?”薛灵芸此人虽然自负才女,可是她在外人面前也是知道谦虚的,尤其是最近发生的事情,薛灵芸也不好太过了就是。

    “薛小姐倒是太客气了!”大家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一股子怪异的气氛在几人的周身流转,让人只觉得有些压抑,不过好在几人还来不及斗法,那边的掌柜的,早就已经敲鼓了,“时辰快到了,请大家过来登记才是!”

    眼瞧着那香已经快要燃尽,几人便也都走过去了,看着大家手上多少不一的灯谜,薛灵芸和安宁郡主倒是非常的自信的。

    “没有想到,武成王竟然也在?”安宁郡主看到秦之衍的时候,眼中倒是一片平静,话语虽然表示诧异,可是从对方的眼神,却是看不出对方有什么诧异的对方的。

    “今日也是凑分热闹,郡主不也是吗?”看着安宁郡主,秦之衍淡淡的回应,并不去看身边的人手上拿了多少灯谜,只是自顾自的去登记了。

    安宁郡主瞧见对方对自己视而不见的样子,虽然早已经习惯,可是如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安宁郡主倒是颇有些不自在,赶忙也跟着过去了,“武成王,等等,一起吧!”

    看着安宁郡主过去了,薛灵芸有些着急,想要去,可是看着苏兰芷,倒是停下了脚步了,“兰姐姐,你可是要过去?”看着云珠手上的灯谜,却是很少的,薛灵芸只是看到了苏兰芷手上的花灯,虽然也很特别,但是比不得那个仙女舞了。

    “我拿的灯谜不多,不去了吧!”苏兰芷的性格本来就是比较安静的,一向来都不喜欢凑热闹,而且她今日也不想出风头。

    “兰姐姐既然不去,那我就去了,我会努力的争取给兰姐姐赢回那仙女舞的!”信誓旦旦的样子,薛灵芸或许也是意识到了苏兰芷最近对她,好像没有以前的亲密和信赖,尤其是苏兰芷如今还有了别的朋友,这些,都让薛灵芸很担心。

    所以,今日她一定要想办法,让苏兰芷对她重新信赖才是。还有对方的那些朋友,她得想办法离间,这样,苏兰芷永远只有她一个朋友,她才能将对方牢牢地掌控在自己的手里,让对方对自己言听计从了。

    心下是有了决定,薛灵芸从来都是一个舍得下血本的人,既然意识到了不对劲,她就必须要想办法弥补的。

    “嗯!”看着对方眼中的神色,苏兰芷自然是知道这薛灵芸又在算计什么了,不过她假装不知道罢了。

    反正薛灵芸对付她,也就那么几个方法,她已经了解,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

    “那兰姐姐,我先过去了。”吩咐书画跟着自己过去,薛灵芸给了苏兰芷一个放心的眼神,便加快了脚步过去了。

    苏兰芷看着那些在登记的人,倒是有些好笑的看着慕容香了,“香儿,你不去?”慕容香虽然是凑热闹,可是确实也是拿了不少的灯谜的,苏兰芷知道慕容香坐不住的,此刻也不过是玩笑罢了。

    “兰姐姐,你别取笑我了,你看他们都拿了那么多了,而我却只有那么点点,我就不去丢人了。”刚才慕容香还是想去凑凑热闹的,这会儿看着自己认识的人都是高手,她也只好放弃了。

    哎,谁让她平日里不喜欢看书呢?也是活该啊!

    不过,看着大家手上那么多的灯谜,她好生羡慕啊!

    “香儿,别担心了,你看大哥和武成王都拿了不少的灯谜,想来你要得了那个仙女舞,也不是不可能的。”慕容雅见着慕容香的嘴巴翘起来都可以吊茶了,有些无奈,却也好笑了。

    自家的这个妹妹啊,其实和她也差不多,肚子里墨水少了些,没有普通女子的文雅,倒是多了一份豪爽,这样的他们,其实是很不为大家理解的,不过好在,他们有一对好父母,还有很好的长辈就是了。

    所以说,他们其实也是很幸福的了,至少做姑娘的时候,可以随心而欲,不用太过拘束,虽然将来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但是能这样子过些时日,也是好的。

    “姐姐,大哥的倒是有可能会送我,可是武成王的,我哪里敢要?”慕容香可是知道秦之衍有可能是她的姐夫的,所以如果是秦之衍赢了,她是想都不敢想的。

    “你呀,别想太多了,如果你真的喜欢,到时候,我们让店家给我们定做一个就是!”也是靖北侯府的财力让他们不需担心,所以慕容雅倒是不怎么在意的。

    “姐姐说的极是,大不了别个得了,我摸一摸,看一看就是,或者是让人做一个更好的,何必总是揪着这一个不放呢?”这会儿想通了,慕容香也不去在意了,只是看着秦之衍几人在那里登记擦出的灯谜,不大一会儿,便公布了出来了。

    “瞧你,这下子开心了吧?”

    “呵呵,那是自然啊!”其实慕容香也只是小孩子心性,看到喜欢的就想要,不过也正是因为小孩子心性,也是很容易就转移视线了的。

    所以这会儿慕容香倒是不去纠结得不得到的问题,倒是有些好奇,到底是谁胜出了。

    “大姐,兰姐姐,你们说,会是谁胜出啊?”看着几人似乎不相上下的样子,慕容香两眼都冒光了。

    心底里是希望自家的大哥可以获胜的,这样她就可以天天看着那花灯了,可是如果武成王胜了,万一送给了自己的姐姐,那不也一样的吗?

    心里倒是有些不知道该偏袒谁了,慕容香只好问大家,看看大家的意见了。

    “他们都是出了名的才华过人,想来也是不相上下的,我们一会儿看结果就是!”对此,慕容雅也是不好判别的,只是希望结果可以说明一切了。

    “兰姐姐,你觉得呢?”好奇的看着今日一直都比较淡定的苏兰芷,慕容雅突然就觉得好羡慕啊!

    兰姐姐人长得美,而且还那么文雅,典型的大家闺秀的样子,祖母对她都赞不绝口呢!今日大家一起出来,自己倒是玩得忘了形了,可是兰姐姐却还是那个样子,宠辱不惊的,好像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让她在意的,倒是让慕容香好生的佩服。

    “这个不好说,结果应该快出来了,不过他们应该不相上下才是!”对那边的事情,也不是特别的在意,只是苏兰芷拿着手里的花灯,倒是不知不觉的,自己提了那么久了。

    云珠见着苏兰芷看着那花灯出神,以为苏兰芷是累了,赶忙说道,“小姐,不如将花灯交给奴婢吧,你也好休息一下!”

    乍听云珠那么说,苏兰芷倒是愣了一会儿,接着看着云珠一副要接过去的样子,点了点头,将花灯递给了对方了,“那你拿着吧!”

    “是!”小心的接过那花灯,云珠总觉得苏兰芷今日好像有些心事,但是是什么,云珠却也是不知道的。

    到底是什么呢?

    想着刚才的情景,她虽然是规规矩矩的站在一边的,却也是看到了苏兰芷和秦之衍的互动了,心里觉得有些困惑,只是她也是一个不懂情之味的女子,哪里知道这许多呢?

    此刻,看了看手中的花灯,再看了看苏兰芷,云珠只觉得有些对方不对劲,可是她猜不出来,最后,也只好是不去多想了。

    ……

    “好像结果出来了,我们过去看看吧!”等待的日子是难熬的,慕容香一向来又是一个没有定力的,这会儿可是等得烦了,好不容易见着那边要结束了,只好催促着几人过去看看了。

    “别急,那边人多,我们在这里等着就是,一会儿掌柜的会告诉我们结果的!”苏兰芷看着慕容香如此坐不住的样子,倒是有些好笑,只是今日来往的人多,他们毕竟是女子,也不好往太多人里面凑过去罢了。

    “哎,那好吧!”撇了撇嘴,慕容香虽然是很想过去,可是礼数在那里呢,她也是没有办法,只好暂时就什么都不说了。

    好不容易等着那掌柜说话了,慕容香倒是竖起了耳朵了,“呵呵,今日获胜的人,是这位秦公子,这位慕容公子,还有张公子,秦小姐和这位薛小姐!”其实也没有什么疑问的,这世间多才的人倒也是有限,像秦之衍这一类的,那就更是少有了。

    苏兰芷听着那掌柜的评出这四个人,倒是觉得合情合理,不过倒是慕容香和慕容雅两人,笑得开怀了。

    “四个人,我们这边的占了两个,看来胜算很大啊!”慕容香这回再一次的看了看那花灯,只觉得好像就属于自己了一样的,格外的开心了。

    “又调皮了你!”看着自己妹妹那笑得开怀的摸样,宠溺的笑了笑,几人继续观摩了。

    “哪有?”吐了吐舌头,慕容香看着对面的人,有四个的认识的,可是那个张公子,却是不认识的,“那个张公子是何许人也?怎么也进入了第二轮了?”

    瞧着那人面目倒是清秀,给人一种文弱书生的感觉,看起来倒是挺舒服的,可是这号人物,她可不认识啊!

    “这我也不知道,或许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吧?”毕竟也是闺阁中的女子,慕容雅对那张公子也是不大了解的,看了眼对方,也不好再看,免得有失礼仪,慕容雅便瞧别处去了。

    “兰姐姐,你可认识?”看苏兰芷一直没说话,慕容香这会儿倒是找上了苏兰芷,瞧苏兰芷一脸淡定的样子,慕容香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谁,可以和秦之衍那样的大人物并驾齐驱了。

    “不认识。”摇了摇头,其实苏兰芷是认识的。

    前世苏兰芷见过这人几次,此人当时可是两榜的状元,非常的得到文帝的重用,当年的风头,可是直逼苏青岚的!

    只是……

    或许是想起了当年的过往,苏兰芷心情不大好,所以不想多说。

    “哎,怎么会不认识呢?他到底是谁啊?”心里倒是越发的好奇了,在慕容香看来,大苍但凡出名的人物,她应该都是听说过的,更何况这是在京都,这人长得俊秀,而且看起来颇有傲骨,应该不是一个普通人才是,为何她不知道呢?

    心里百思不得其解,慕容香这人又是一个好奇心特别重的人,这会儿好像心里有了无数只蚂蚁一样的,很不舒服了。

    “香儿,好奇心不要太重了,那人毕竟是男子,你得避讳些!”瞧见了慕容香这样子,慕容雅倒是有些无奈的,只好出言提醒了。

    “我知道了。”有些郁闷的低下了头,慕容香当然知道对外男不能这样子好奇的,免得影响了自己的清誉,便也只好不去探索了。

    “你呀,还是这个性子,性子还好就罢了,以后长大了,那可怎么办?”或许是因为渐渐的长大了,也有了些小女人的心思,尤其是秦之衍太过优秀,慕容雅最近的性子,还真的收了许多了,虽然有的时候还是有些调皮,但是现在倒是可以安安静静的坐着联系女工了,这也是好事。

    “我说大姐啊,你自己也没比我大多少啊,你以前可是和我差不多的,只不过最近多看了几本书,多绣了几幅帕子嘛,别这样老大人的样子,人家看了怕怕!”似乎还真的是担心被慕容雅感染了一样的,慕容香隔开了些距离,看得慕容雅顿时哭笑不得了,“你这猴精,怎么就如此的耍笑了?”

    这个妹妹,还真的是一个活宝了!

    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慕容香见了,倒是凑了过去,“大姐,你不要太担心了,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了,就像现在这样子开心,这样子笑,我觉得挺好的。今日我们不是说了出来玩吗?你之前不也央着祖母让我们出来吗?可是你出来了又不好好玩,该打!”

    “好,我该打!”也是有些走入死胡同了,感觉秦之衍在身边,慕容雅有些不自在,所以言谈举止倒是没有往日里放得开了。

    如今见着自己的妹妹那么关心自己,慕容雅的心里,倒是有些释然了。

    “好了姐姐,我们今日好生玩就是,不要想太多了,大家可是难得一起出来玩的,以后这机会,可是没多少了!”慕容雅也大了,马上就要及笄,就要准备议亲嫁人了,出嫁的女儿自然是没有做姑娘的时候自由,思及此,慕容香的心里,倒是有些小小的舍不得了。

    “好,我们好好玩,你别担心了,这不是还早吗?”见自己的亲妹妹那么担心自己,慕容雅倒是觉得自己庸人自扰了。

    看着不远处的秦之衍,身躯颀长,五官好似名书画家笔下那动人的画卷一般的,一笔一划都是经过精心的琢磨,让人看着,便觉得爽眼。

    纵然是人群中,那人也好似一颗明星一般的,让人只一眼就能看到对方,便再也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了。

    面如冠玉,气质超群,如此夺目的男子,慕容雅说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她知道自己的家人都是想撮合他们,慕容雅心里,也是无数次的想过自己或许可以和那么神祗般的男子在一起,该是多么的幸福啊!

    可是,这些日子的相处,慕容雅知道,自己在对方的眼里,和其他的大家闺秀都是没有差别的,他待自己亲和,却让她觉得无法靠近,对她说话也算温柔,可是却让她赶紧不到丝毫的温情。

    慕容雅虽然单纯,可是她也不是傻子,她知道,秦之衍的心,根本就不在她身上罢了。只是她有些不甘心,也舍不得那么优秀的男子,只以为是自己配不上对方,所以对方才会对自己没有什么特别,这些日子她也努力的学着东西,就希望能得到那人多一眼的关注。

    可是有用吗?

    今日的她,也算是大家闺秀了一回,可是对方的目光,从来都不会主动停留在她的身上,反而……

    看着身边的苏兰芷,慕容雅的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些嫉妒了。

    别人或许没看出来,可是她这些日子一直都认真的观察秦之衍,哪里没有发现对方对苏兰芷的特别呢?

    可是,苏兰芷今年才十三岁,而秦之衍马上就弱冠了,他们之间,会不会年岁差的有些大了?

    心里倒是有了许多的猜测,只是秦之衍这人一向来让人看不透,慕容雅也不确定罢了,是以此刻也只能是叹息,不放弃的,想要争取罢了。

    谁都想嫁给一个如意郎君,她也是一样的,所以,她必须要为自己,争取才是!

    希望,一切,都是她的多想吧?

    甩去了脑海中不该有的想法,慕容雅这回或许是看着苏兰芷久了,引起了苏兰芷的注意,回过神来看着苏兰芷那目光如水般沉静的看着自己,慕容雅倒是觉得有些无处遁形的感觉,有些心虚了,“兰儿,你看我作甚?”

    她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吧?

    “大姐姐,你刚才在想什么?怎么一直看着我?”苏兰芷是一个很敏锐的人,慕容雅刚才看她的眼神,明明是含着嫉妒的,只是苏兰芷有些不解罢了。

    她有什么,是让对方嫉妒的呢?

    难得有了可以真心相交的朋友,苏兰芷不想那么轻易的,就失去了。

    “没有呢,我刚才只是在想一些事情,没有想到就是看着你了!”随便扯了一个谎,慕容雅自然不会告诉苏兰芷自己的发现的。只是眼神有些躲闪,看得苏兰芷的眼中,划过点点的黑茫,“是吗?”

    那样子,可不像是无意间看到的,苏兰芷很清楚的记得慕容雅刚才那眼神中掩饰不住的嫉妒。

    可是为什么呢?

    这些日子和慕容雅几人相处,苏兰芷看得出这几人是真心的和她来往,是值得深交的朋友,她也很珍惜,可是为什么,转眼间,就是这样了?

    “那是自然。”有些事情,慕容雅如今也只是猜测,她自然不会贸然的就告诉苏兰芷了,毕竟在她的心里,她还是很想和秦之衍在一起的。

    人啊,在情爱面前,总是自私的,慕容雅也是想为自己争取罢了。

    看苏兰芷不再说话,慕容雅也不想因为这件事情两人之间就有了隔阂,感觉就岔开了话题了,“兰儿,你看,那边第二轮的比赛,好像要开始了。”

    慕容雅这话果然让大家的注意力都往那边去了,苏兰芷只是若有所思的看了慕容雅一眼,便也不再追究了。

    反正她相信慕容雅,不会对她不利的,这样,就够了,至于其他的事情,她以后慢慢的发现就是。

    ……

    接下来掌柜的或许是看着今日的竞争对手各个不容小觑,瞧着每一个的着装都是非富即贵,举止优雅大方,其中几个,甚至给他一种高位者的感觉,让那掌柜的看着就觉得很有压力。

    是以这掌柜的也不敢太过了,后面的两关,倒也没有太为难,只是在前面的两关基础上加了难度,因着有一男一女,掌柜的第二轮考验的就是诗词,让每人在限定时间内做出与那花灯相结合的诗词,做得好的前两名,便可以进入最后一轮了。

    几人的才情倒是不错,不过最后进入最后一轮的,却是秦之衍,和那安宁郡主了。

    看到这个消息,慕容香倒是第一个吃惊了,“世人只道是薛小姐乃是大苍的第一才女,却不曾想,原来安宁郡主倒是更胜一筹,只是这安宁郡主倒也是藏得太好,以前怎么就没见她展示过呢?”

    安宁郡主往年也是参加过一些宴会的,她身份尊贵,其父深得文帝信任,自然在这个圈子很有影响力,只是安宁郡主一直以来都是低调做事情,却不曾想,这一次,为何就高调了?

    苏兰芷瞧着这样的一幕,脑海里不由得想起了前世听到的一些传闻,虽然有些模糊,但是当时她消息那么闭塞的一个人都是知道的,想来那事情,倒是传得沸沸扬扬了的。

    只不过,终究也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罢了。

    “贵族女子,哪个不是从小就好生的教导,琴棋书画样样来的?安宁郡主身份尊贵,自然学的,也是多了许多了。香儿,不是每个都如你我那么幸运,可以随心所欲的做我们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看着安宁郡主,慕容嫣羡慕的同时,也是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无拘无束,开心就好,这是慕容雅一直追求的生活。

    “呵呵,姐姐你说的极是!”虽然有些诧异安宁郡主的才华,不过慕容雅这么一说,慕容香倒是没有那么在意了就是。

    “不过这安宁郡主这些年深藏不露的,为何这一次,就露出来了呢?”这是让慕容雅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了。往年遇到安宁郡主的时候,她想来都是大方得体,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她有什么特别的才干,也没有传出什么她的才华,今日对方却在这里表达了出来,倒是让人不得不去多想一点了。

    “许是今日的花灯,她太喜欢了吧?”慕容香自己说的话,自己都是有些不确定的,看着苏兰芷那沉静如水的样子,慕容香总觉得眼前的人,放佛什么都了解一样的,“兰姐姐,你说安宁郡主今日是怎么了?”往日里什么都不表现,今日却表现了出来,而且还是在这外面,这怎么都有些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啊。

    “许是她高兴吧?”是啊,今日的安宁郡主,的确是高兴的。

    面色带着浅笑,看着秦之衍和安宁郡主站在那儿,还真的是让人觉得是郎才女貌的一对了,果然是天作之合。

    “高兴吗?”总觉得苏兰芷话语里面有些深意,只是慕容香无法理解,慕容雅看着苏兰芷,瞧见对方那么淡然的样子,心里也是在想苏兰芷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只是想不出来罢了。

    “兰姐姐,你说这掌柜的接下来会出什么来刁难他们?”慕容淑一直都是一个沉默的,偶尔说话,也只是为了打破大家之间的僵局,此时看着秦之衍和安宁郡主站在一起,慕容淑年纪倒是最小的,也没想太多了。

    “这个,只有掌柜的自己知道了。”这掌柜的今日不得不将那仙女舞送人了,想来是很不甘愿的,不过谁让他遇到了权贵之人呢?

    所以啊,也只能说这掌柜的聪明反被聪明误,倒是浪费了大半年的心血了。

    看着在场的人大部分都买了花灯的,苏兰芷瞧见了,也知道这掌柜的亏不到哪里去就是了。

    不过将那么一个精品送人,还真的是需要勇气的。

    “这位秦公子,还有秦小姐,今日你们二人走到这最后的一步,我也没有太苛刻的要求了,如今花灯节,本店的花灯倒是做了许多,节日喜庆,不如秦公子和秦小姐各自以花灯为题给本店设计一个精美的花灯吧,也好替代了这仙女舞才是。完了以后两位相互评论,挑出更好地一方,这仙女舞,就赠送给赢者了,可好?”说这话的时候,掌柜的还真的是肉疼了,不过谁让眼前的人是他得罪不起的呢?

    本来是想蒙骗过关的,可是他哪里想到,会半路杀出这样的人来?看来他是注定要破财了。

    不过注定了要破财,这掌柜的也不想太容易就破了,今年的这仙女舞他是花了很大的代价才弄好的,来年他还不知道要做什么吸引大家的目光呢,这会儿正好了,找了现成的两个人,如果做得好了,他来年照着做一个就是了。

    此刻掌柜的故意给秦之衍和安宁公主下了套,让两人互评,就是希望彼此各自不服气,最后,不了了之就更好了。

    不过这个可能性不大,他也没抱太大希望就是了。

    “两位可是有什么意见?”小心翼翼的看着两人,掌柜的只觉得自己心里有些突突的了,心里特别的不明白这些有钱人怎么喜欢来他这里凑热闹呢?

    “掌柜的,我们只需设计就行了吗?你可是有要求?”

    “没有什么要求,我相信二位的能力,不会让大家失望的!”虽然是丢了一个赚钱的花灯,但是又得了一个,那也是不错的。

    掌柜的这样安慰自己,倒也觉得心里好受了许多了。

    “那好,掌柜的可限制时间?”

    “就三盏茶时间可好?”毕竟也是要给自己将来赚钱的,这掌柜的也是想让秦之衍和安宁郡主所设计的尽量的完善,当然给的时间,也充足些了。

    “好!”掌柜的让人准备好了笔墨纸砚,两人敲了敲那仙女舞,纷纷都画了起来了。

    众人看在两人如此认真的样子,倒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只是看着两人奋笔疾书的样子,一个两个的,都屏住了呼吸了。

    “兰姐姐,武成王和安宁郡主,你说他们谁会胜啊?”有些紧张的揪着苏兰芷的衣服,慕容香当然是希望秦之衍胜了。

    至少这样,自己还能摸一摸,如果是安宁郡主,她倒是不好意思了。

    “等会儿就知道了。”其实心里早就知道是谁胜了,苏兰芷只是不说罢了。

    ……

    等了三盏茶时间,大伙儿等得都有些焦躁了,一个两个的,伸长了脖子的想去看,结果都没有看到罢了。

    最后,看着两人同时落笔,众人还来不及感叹两人之间的默契,却只见掌柜的瞧见了两人的作品,深深的吸了口气,吞了吞口水,一脸馋涎的样子,“两位,请互评吧!”

    “秦公子,请!”安宁郡主看着眼前那俊美无铸的容颜,如此近距离可是少之又少,却丝毫都让人找不出任何的瑕疵,果然,这人就是完美无缺了。

    “秦小姐,请!”在外人面前,彼此自然是不好称呼彼此的名号的,只是假装不认识,互相评了起来。

    安宁郡主本来是很自信的,可是在看到秦之衍的作品的时候,面色一僵,看着对方见到自己的作品,依旧是淡淡的神色,脸上带着惯常有的笑容,倒是让安宁郡主觉得自己矮了一大截一样的。

    “我,输了!”有些艰难的说出这三个字,安宁郡主虽然很不想承认,可是她输了,就是输了,怨不得别人!

    “秦小姐,你认输了?”掌柜的看着两人的作品,皆是上层之作,任何一样拿出去卖,那可都不止刚才那个仙女舞值钱了,看来他今日,还真的是赚了!

    “我认输!”自己终究是比不过他的,努力了那么多年,今日难得露一手,本来希望看到对方讶异和欣赏的神情,不过却是失望了。

    自己果然还是心急了些,以后得多加努力了才是。

    “好,秦小姐既然认输,那这仙女舞便是这位秦公子的了,秦公子,作为规定,你这作品,小店得收了!”

    “那是自然,只是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做出来的花灯,得归我!”

    “秦公子,这……”这个倒是有些为难了,虽然这设计是秦之衍设计的,可是掌柜的也是要赚钱的,如果直接就送给了秦之衍,那他还赚钱赚什么啊?

    “给你一年时间仔细的制作,切不可出岔子,这是定金,明年的这个时候,我再来取,到时候,再将剩余的钱给你!”随意的给了掌柜的两锭金子,那掌柜的见了,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好好,我会照着秦公子的做的!”这两锭金子,可是就够了那仙女舞的成本了。如今秦之衍出图还出钱买,他我稳赚不赔啊!

    而且这东西还没有做出来,就有了那么多的金子,他当然是乐意的!

    “好,那花灯,我一会儿让人来取!”此时还有事情,秦之衍也不想一直拿着那花灯走着麻烦,只是让人来取了。

    “是是!”还没说完呢,就看到秦之衍走了,掌柜的乐呵呵的,发现安宁郡主也要走了,赶忙就叫住了对方,“这位秦小姐,有件事情,可否商量一下?”这赚钱嘛,掌柜的自然不嫌少,秦之衍的那设计他是没办法打主意了,可是这不是还有另外一个吗?

    到时候做出来,那也是一个精品啊,明年的花灯节,他可不愁没人来他这里买花灯了。

    “有何事?”安宁郡主被叫住了,有些不悦了。

    “秦小姐,你这个构图也是极好的,不如就卖给小店可好?”讨好的看着安宁郡主,掌柜的当然是想再来一个好的就是。

    安宁郡主最见不得人就是这副嘴脸,正想要拒绝,可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倒是没有拒绝了,“可以是可以,不过我有个要求!”

    “小姐请说!”如果付出点可以得到那么好的东西,他也是乐意的。

    “刚才那位秦公子的,你给我做一个一模一样的,我就免费的送你,可好?”虽然不清楚秦之衍为何要做一个出来,而且还要自己拿。安宁郡主却是不想错过秦之衍的任何东西的。

    那人很少会动墨笔,今日不但动了,而且做了和他平时相差径庭的事情,秦之衍这样的变化,让安宁郡主有些担心。

    “可是小姐,这是刚才那位公子定制的!”心里虽然是答应了,可是那掌柜的想给自己争取更多,故意为难罢了。

    “我的画作免费赠你,这是定金,他出多少,我就出多少,掌柜的,如何?”让身边的侍女将两锭金子递给了掌柜的,掌柜的今日一连得了两锭金子,那可是他大半年的开销了,顿时笑得连眼睛缝都没有了。

    “好好!”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有钱不赚,他又不是傻子!

    “仔细做些,可不能有差别,但凡我发现了,我砸了你的店,让你再也无法再京都立足!”

    “是是,小的知道!”被吓到了,掌柜的前一刻还在沉浸在金钱之中,下一秒就被打入了深渊了。

    哎,这些有权势的人,怎么一个两个的,都那么奇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