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零四章 恶毒心思
    感觉到飞来横祸,那掌柜的只觉得头上冒了一层厚厚的汗水,大冬天的,却也抬着手臂小心的掩饰自己的紧张和汗水,只觉得后背都是冷汗淋漓的,冰火两重天了。

    安宁郡主满意的看到对方的神色,知道自己的敲打是很有作用的,不免点了点头,面色随即就恢复了往日的柔和,“掌柜的,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掌柜的只需仔细的做这事情就是,做得好,我有赏,掌柜的到时候赚了钱财,岂不是美哉?”

    意思就是你好好干,我就不会为难于你,而且还得听我的话,那掌柜的哪里听不出安宁郡主话语里的意思,赶忙就应了,“好好好,秦小姐,小的明白,小的定当肝脑涂地,认真吩咐下去,仔细的完成小姐吩咐的事情,绝对不敢有任何的差池!”这有了差池,自己这样店那可就没了,而且还得罪了人,以后他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也不过就是一个花灯而已,仔细着找人,仔细的做,不是还有一年的时间吗?

    倒是够了!“好,那掌柜的就好生的做吧,索性还有一年,也不着急。只是这事情……”这是安宁郡主私下做的事情,自然是不想让秦之衍知道,免得对她有了什么看法了。

    她其实也是很想得到那么一副秦之衍的墨宝的,只是那人极少会送人,性子倒是古怪的紧,安宁郡主今日瞧见秦之衍所做,本来就有了点点的心思的,后来见着秦之衍吩咐掌柜的做事情,安宁郡主自然是得也要一份才是。

    自己有了,秦之衍也有了,那不正好,就是一对了?

    “秦小姐放心,这事情,小的不会透露出去的!”赶忙的点头哈腰,那掌柜的哪里不知道安宁郡主的想法呢?

    这女子虽然比起前朝,倒是没有了那么多的束缚,可是女子毕竟是女子,如此唐突的私下要了男子的墨宝,传出去,于清誉有损。

    掌柜的虽然不明白安宁郡主为何要做这有损清誉的事情,可是却也只能将所有的疑问都打了吞进了肚子里,哪里敢问呢?

    这事情,知道的越少,越糊涂就好,聪明人往往都是活不久的,为了自己的小命,掌柜的乐得装糊涂。

    “掌柜的明白就好,此事好生做吧,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是是!”掌柜的看着安宁郡主那眼神倒是没有之前的那么恐怖了,心里稍微放了心,安宁郡主见着秦之衍几人马上就要离开自己的视线,赶忙就跟过去了。

    “慕容小姐,你们等等!”难得遇见,安宁郡主自然不想轻易的就放手的,此刻让人追了上去,倒是让几人都不得不停下来等她了。

    “安宁郡主可是还有吩咐?”慕容宵看着安宁郡主跟了来,心里有些诧异,不过面上,却是一片的和善了。

    这安宁郡主乃是南王的嫡长女,长得动人不说,身份也极其的尊贵,最重要的,是这人很得文帝的心。

    因着是文帝的恩宠,这安宁郡主平日里倒是很少会出现在大家的面前,纵然是出现了,也从来都没有表现的太过出众,不过也不是太过的平凡。

    总之就是大家都知道有那么一个人,也从来都没有忽视过对方,甚至她也从来都没有被任何人比下去过就是。

    以前一直以为这安宁郡主和南王一样与世无争的,事实都不出头,可是今日,怎么就如此的反常呢?

    慕容宵的心里是觉得有些怪异的,不过想了想这事情跟自己无关,他倒也没有去深究就是了,只是看着安宁郡主,等待对方的吩咐。

    谁让对方的身份尊贵呢?

    “慕容公子,我少有来到京都,今次也是难得出来耍耍。不过就我和身边的侍女一起,也没甚意思,不知道武成王,慕容公子,还有几位小姐,可否能带着我玩一程?毕竟这京都,我也不是很熟悉,我担心会迷路。”言辞恳切,让人不好说出拒绝的话,这安宁公主倒是很会把握人心,她一个弱女子,孤孤单单的,人生地不熟的,作为东道主的他们,当然是不能也不好拒绝的。

    谁让对方的身份,乃是皇亲呢?

    “安宁郡主客气了,只是我们一行人多,对郡主难免照顾不周,安宁郡主不要嫌弃才好!”这安宁郡主其实和南王也很像,平日里也从不拉帮结派,交往的人,也都是泛泛之交,没有深交,可是如今,怎么却找上了他们呢?

    慕容宵虽然是男子,可是也是知道一些朝堂上的事情的,安宁郡主今日的举动,实在是和传言有些不符合了。

    “怎么会呢?大家一起玩才热闹,我在京都也没有什么朋友,今日不是碰到你们,我都要扫兴而归了。如今碰到你们,也正好,可以跟着你们好好的看看这京都的风景!”安宁郡主常年居住在鱼米之乡的江南,的确很少会在京都,这样子说,也是没错的。

    这会儿倒是一副很熟络的样子,直接就走到慕容雅和苏兰芷的身边,拉起了两人的手了,“慕容小姐,苏小姐,可否捎上我一个?也免得我一个人找不到趣味了?”话语里倒是没有了刚才面对那掌柜的盛气凌人,此刻的安宁郡主,倒是活泼可爱的紧了,那带着点点婴儿肥的脸,让人觉得说不出的可爱,很难说出拒绝的话来。

    “安宁郡主客气了,能和安宁郡主一起,是我们的荣幸!”安宁郡主都这样说了,拒绝,倒是显得他们不近人情,慕容雅只好答应了。

    虽然多了一个外人会有些不自在,可是如今,也只能这样子了。

    “呵呵,多谢慕容小姐了,苏小姐,你可是欢迎我吗?”或许是女人天生的直觉,安宁郡主对苏兰芷这人非常的好奇,三番两次的试探,就是想知道对方到底是怎样的人。

    只是一次一次的,安宁郡主只能是失望了。

    “安宁郡主说的什么话呢?大家一起热闹就好,我哪里能说‘不’呢?”面色一直都是从容淡定的,苏兰芷自重生以来就习惯了戴上自己的面具,哪里会让人看出她心底所想?

    “呵呵,那就好!”转眼看了看几人,发现薛灵芸也在,安宁郡主也不知道刚才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会儿,突然有些讶异了,“薛小姐,怎么你也在?”似乎刚刚发现薛灵芸的样子,这让一直被当成空气的薛灵芸面色僵硬了一会儿,嘴角抽了抽,倒是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不过薛灵芸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人击垮的,虽然面色有些不爽快,可是她也知道安宁郡主是她得罪不起的人,随即就笑了,“安宁郡主,今日我难得见到兰姐姐,自然是想和兰姐姐说说贴己的话的!”

    “呵呵,一直以来都听说薛小姐和苏小姐感情极好,亲如姐妹呢,以前我还不信,不过眼见为实,如今看来,倒是真的!”话虽然是没什么,但是安宁郡主的语气倒是有些奇怪,说到“亲如姐妹”的时候,安宁郡主语气重了些,而“真的”的时候,安宁郡主的语气,倒是轻了些。本来是没什么的,可是经过她这样语气的修饰,倒是让人觉得有些怪异了。

    薛灵芸或许是心虚,所以只觉得安宁郡主说的话好像在讽刺她一样的,面色有些不虞,不过脸上还是笑嘻嘻的,“那是自然,我和兰姐姐认识多年了,这些年和兰姐姐也是越发的亲近了,如果可以,我还真的希望兰姐姐就是我的亲姐姐呢!”早就练就了一副说谎不脸红的镇定,薛灵芸反正是什么都说得出来的,哪里会在意真假呢?

    反正她要的,只是大家的相信而已。

    “呵呵,苏小姐,有薛小姐这样的亲妹妹,倒是你的福气了!”笑嘻嘻的看着薛灵芸,安宁郡主的眼神划过点点的厌恶,好像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一般的,不再想和对方多说,反而看向了苏兰芷了,眼神倒是有些戏趣,还有一点探索,瞧着苏兰芷,说的话,也不知道是真心的,还是试探罢了。

    “的确是我的福气了!”笑嘻嘻的回答,似乎没有听出安宁郡主话语里有些嘲讽的意味。

    “呵呵,苏小姐可真的是幸运,有了一个亲妹妹,却还有一个胜似亲妹妹的妹妹,我可真真是羡慕的紧!”瞧苏兰芷丝毫不为所动,好像完全不知道什么的样子,安宁郡主便起了要试探的心了。

    这人,不可能真的如传说中般的愚蠢,不然不会有那双让人看着,便觉得无底的深眸。

    “这是自然,不过我的福气,倒是比不得郡主的位份尊贵了!”这话倒是说到安宁郡主的痛处了。这南王虽然不管朝政,可是偏偏是一个风流的,府中姬妾无数,所以安宁郡主的兄弟姐们,倒是很多的,这也是一度让高傲的安宁郡主觉得很不爽的一件事情。

    苏兰芷是因为不想被对方试探,估计刺对方的,免得对方总是这样子试探自己。

    此刻的安宁郡主,听到苏兰芷的话,恨不得立刻就翻脸了,只是看着对方那一副不为所知的样子,好像是无益的话,真的只是单纯的羡慕而已,安宁郡主便也只能按下心里的郁闷了,“呵呵,苏小姐说什么呢?我们走吧,可别耽搁了时辰了!”苏兰芷一回击,倒是直截了当,一招击中,安宁郡主也是感觉到了苏兰芷的厉害了,此刻,也不好继续的试探,免得让自己心里不痛快了。

    反正以后还有时间,慢慢看就是了。

    ……

    心里是打定了主意不和苏兰芷计较,免得浪费了这美好的时间了,安宁郡主叫了几人就走了。

    大伙儿一路上走走看看,倒也是热闹的。

    “那边好多人,我们过去看看可好?”因着安宁郡主在,慕容香倒是克制了不少,不像刚才一样的大大咧咧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倒是觉得憋屈的紧。

    哎,这安宁郡主平日里和他们也没有什么交情啊,可是怎么突然的,就跟上来了呢?这不是给他们找不自在吗?

    心里是有些不欢迎安宁郡主的,毕竟在慕容香看来,她和安宁郡主实在是不大熟悉,在一起,也只是让她太过拘束罢了。

    此时此刻,慕容香倒是实在是有些憋不住了,尤其的看着大家每个人的手上都拿着东西往一边走,慕容香倒是很想过去看看了。

    “那边好像是在放花灯呢,我们过去看看可好?”这花灯节,除了灯笼以外,最重要的,就是放花灯了。

    传言在放花灯的时候,可以祈福,也可以在心里默默的念着自己所许的事情,日后定然会成功的。

    安宁郡主想着自己的心事,当然是想去试一试的。

    “安宁郡主既然想过去,我们便过去吧!”慕容宵今日和秦之衍还真的是当了一回护花使者了,一直跟着几个女子身边,照看着几个女子,保证他们的安全,比保镖还称职。

    “嗯,我们先去买要放的花灯!”

    “好!”

    几人来到一家小商贩,看着那花灯,倒是小巧精致的紧了。

    有荷花的,有莲花的,总之是各种花都有,而且都不大,大概成年男子手掌般大小,也方便拿着。

    “几位小姐,还有公子,可是要看花灯?这些都是不错的,而且我们用的是上好的宣纸所做,保证不会因为在河里很快的就散了,这里面的蜡烛也是精心制作的,你们看,还有各种形状,可美得紧了,保证几位公子小姐的愿望可以实现的!”这小商贩的口才也是极好的,做的东西也不错,几人见了,也都挺喜欢的,买了倒是不少。

    “苏小姐,你买了这三个,可是想给谁许愿?”给自己的话,只需要一个就是,可是有三个,那是为何?

    “爹娘生养我一场,我自然是希望他们可以平安的!”其余的倒也没有多说,安宁郡主虽然是有些好奇的,可是看着苏兰芷只是盯着那花灯看,好像那花灯有多么漂亮一样的,安宁郡主倒是不好问了。

    “兰姐姐那么孝顺,老天一定会听到兰姐姐你的祈福的,如今我也给兰姐姐你买了一盏,希望兰姐姐可以快快乐乐的。”薛灵芸手上的花灯有五个,看得出她牵挂的人,倒还是挺多的。

    此刻的薛灵芸,指了指一朵莲花花灯,倒也很符合苏兰芷的气质了。

    “都说莲出淤泥而不染,薛小姐倒是很懂苏小姐!”安宁郡主这人生性高傲,而且因着身份,她很不喜欢薛灵芸这种表里不一的人,今日便是百般的刁难,让薛灵芸好不懊恼,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惹了对方哪里了,让对方总是挑自己的刺。

    “安宁郡主说的极是,兰姐姐面出尘,性高洁,就如这莲花一般的,我觉得极其的合适。”这话可是当着安宁郡主的面赞扬苏兰芷了,薛灵芸今日也是想好好的修补和苏兰芷之间的关系,不曾想安宁郡主总是出来捣乱,她好不气恼!

    “薛小姐说的极是!”似笑非笑的看了薛灵芸一眼,只让薛灵芸觉得有些心虚,感觉自己好像被人看穿了一般的,心里毛毛的。

    不过这样怪不得薛灵芸了,她虽然自幼聪慧,家中也着重的培养,所以平日里也很会做戏。只是她到底年幼,加上从小受到的挫折也不多,是以难免会有些自负。

    安宁郡主却是和她不大一样的,毕竟安宁郡主比薛灵芸年岁长了几岁,加上身处皇家,加上南王又是一个风流的,府中的关系错综复杂,安宁郡主要想保住自己嫡长女的地位,要想获得父亲的疼爱,还有当权者的喜爱,这些,可都不是会白白的送上门来的。

    所以虽然安宁郡主只是比薛灵芸年长了几岁,心智却早已成熟,做事情,看人,都比薛灵芸要准了许多。

    “大家既然都选好了,我们可以走了吗?”薛灵芸经过今天的事情,只觉得这安宁郡主就是自己的克星了,心里很不想面对安宁郡主,更是不解这安宁郡主何苦这样对自己,只好避开对方那好似看穿自己的视线了。

    “嗯,我们都好了,可以走了!”几人兴匆匆的往河边走去,远远的就看到河边许多的人了,将那河岸倒是布满了一样的,好不热闹!

    “好多人啊,我们一起过去,会不会走散?”慕容香看着那人山人海的,只觉得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有些受不住了。

    听到慕容香的话,安宁郡主的眼中划过点什么,不过很快就消散了,“应该没事的,只是慕容公子,还有武成王,麻烦了!”

    此时的薛灵芸,眼中也是划过一抹暗光,听了安宁郡主的话,也立马就接了,“慕容小姐,我们那么多人,小心的走就是,只要我们不随便到处乱跑,应该就没事的,放心!”

    人虽然是多的,可是只要他们小心,的确也是没事,慕容宵见着几人虽然是有些担心,可是眼神中的兴奋还是有的,想着自己难得出来陪妹妹们一趟,也是不好拒绝了,“也好,只是你们一会儿仔细着些,可别走散了!”

    “哥,放心吧!”

    “武成王,麻烦了!”有些歉意的看着秦之衍,慕容宵知道,秦之衍从来都不是喜欢做这些事情的人。此处人多,秦之衍本人还有洁癖,想来是很不愿意去的。

    只是他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只好麻烦秦之衍了。

    慕容宵本来是做好了秦之衍会拒绝的准备了,却不曾想,对方竟然就答应了,让慕容宵好不诧异,“无碍的,今日难得出来,尽兴就好!”

    没有想到秦之衍答应的那么爽快,慕容宵越发的觉得不认识眼前的人了,总觉得今日的秦之衍,不是他记忆中的秦之衍。

    不,确切的说,好像最近的秦之衍,都和印象中的,有些差别,只是他有感觉,却没有发现罢了。

    或许是对方隐藏的太深了吧?

    其实不光是慕容宵诧异,就是一旁的安宁郡主也是很诧异的,听到秦之衍那好听的声音,安宁郡主只觉得好像是那幻听一般的,太不真实了些。

    她自认为对秦之衍也算是了解的,此人并非外人看上去那么好相处,那么的亲和。要算起来,他可是生人勿进,而且非常的不喜欢和女子靠近的,可是今日不言不语的陪了他们那么久,甚至等会儿要挤进去人群,他都没有反对,到底是什么,让对方如此在意呢?

    安宁郡主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女子,最后,目光不得不放在苏兰芷身上,以她女子的直觉,她觉得,秦之衍今日的举动,肯定是和苏兰芷脱不了干系的。

    只是,他对她的心思,有几分呢?

    心里有些不安,安宁郡主这样的感觉,还是第一次了。

    往年的时候,秦之衍对谁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她也是不在意的,可是如今,对方对别的女子有了特别,她哪里还会不在意呢?

    心下有些着急,安宁郡主却也没有表达出来,只是看了眼苏兰芷,再看了眼秦之衍,发现两人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而且这一路上,秦之衍话都很少,也没有去看苏兰芷,苏兰芷更是没有去看秦之衍,两人直接完全没有任何的交流,这样子,哪里像是有了心思的?是不是她多想了?

    安宁郡主总算是有些理智,瞧着秦之衍和苏兰芷之间再正常不过了,虽然心里是有些猜测和和疑虑的,毕竟在场的女子,只有苏兰芷,是她觉得有可能吸引秦之衍注意力的,其他的,她倒是不足为虑。

    只不过慕容雅……

    看了眼慕容雅,安宁郡主是可以感觉到慕容雅对秦之衍有些倾慕的,这些日子秦之衍和靖北侯府走得近,也有传言两家会结亲,这点安宁郡主也是知道的,不过,她更知道慕容雅只是一个单纯的女子,没有什么特色,秦之衍是看不上眼的就是了。

    心里将这几个人的可能性都想了一遍,安宁郡主最后还是得出,苏兰芷的可能性最大,但是慕容雅也不能忽视,毕竟她是靖北侯的嫡长孙女,也配得上秦之衍,如果两家想结亲,那也不是不可能的罢了。

    看来,她得抓紧才是了。

    心里隐约的有了决定,安宁公主随着几人走入了人群,对自己身边的侍女使了一个眼色,那侍女会意,在人群中不小心绊倒了一个人,因着人多,连锁反应,一时之间,场面倒是有些混乱了。

    安宁郡主见状,示意那侍女驱散他们几个人,自己往秦之衍的方向走去,而薛灵芸正在想怎么利用这人群的事情,让苏兰芷有了不好的名声,这样子纵然对方再美,秦焰也不会上心了,到时候,她就可以慢慢的折磨苏兰芷,毁了对方的容貌了。

    心里一直都在想如果做才能避开这么多人的注意,这会儿看见场面有些混乱了,见着慕容宵一个人护着几人有些吃力,秦之衍那边安宁郡主虎视眈眈的,薛灵芸顿时就有了主意,不小心的被绊倒了,可是却示意书画,书画立刻了解,不小心的扯了几个人,那些人正好将苏兰芷给隔开了。

    一来一往的,因着人多,而且混乱,不大一会儿,薛灵芸倒是没有看到苏兰芷的踪迹,顿时笑了笑,拉着书画,两人趁着大家不注意,离开了。

    迅速的找来当地的一个地痞流氓,薛灵芸指了指不远处被困在的苏兰芷,给了对方一定金子,让对方去掳了苏兰芷,留对方一夜再放回来,至于要做什么,薛灵芸也没说,只是随意了。

    不过交代到时候送苏兰芷回去的时候,衣衫和头发都要是乱的,而且得送回去靖北侯府的门口,让大家都看看。

    地痞听了薛灵芸的话,远远的看着苏兰芷那倾城的容颜,眼睛都冒绿光了,“小姐放心,小的一定好好的伺候那位姑娘!”

    地痞接了钱,笑眯眯的掂了掂重量,发现至少有十两,顿时笑开了怀,赶忙就去做事情了。

    “仔细些!”

    “小姐放心就是!”那地痞看着薛灵芸带着面纱,气质非俗,本来是想轻薄一番,只是看着对方身边还有人,而且此地是闹事,对方非富即贵,他也不好得罪,免得吃不了兜着,只好去寻了自己的目标了。

    “小姐,这样子好吗?夫人知道了,会不会生气?还有焰王他……”书画的心里终究是有些担心的,看着薛灵芸这一次如此的大动干戈,实在是担心薛灵芸和自己会被罚了。

    “怕什么,今日的事情,你知我知,只要你不说出去,他们哪里会知道?”就是知道现在是在外面,今日又是热闹非凡的景象,出些事情,也不是不可能的,所以薛灵芸压根就不担心自己会被发现。

    更何况她此刻特意的围了面纱,就是不想被人认出来,那个地痞她本来也不认识,就算是到时候事发了,那地痞难道还能指认她不成?别说她是少有出门的千金小姐,就是那地痞真的对她有印象,可是谁会信他的话呢?

    所以啊,薛灵芸压根就不担心自己会暴露的事情,因为根本就没这个可能!

    “可是小姐,奴婢还是有些担心……”秦焰是什么人,书画见了几次都觉得害怕,作为薛灵芸的心腹,她当然是知道秦焰和薛灵芸的关系,也知道薛灵芸的打算,更知道秦焰的目的,她哪里敢得罪秦焰?

    那么冰冷的男子,像个活阎王一样的,谁不怕啊?

    也是自家的小姐,对那人如此的着迷,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

    “好了,你不必说了,这事情你就当做是不知道,如果娘或者是焰王知道了,你就等着我把你发卖到那下三滥的地方去!”薛灵芸不想听书画的废话了,直接就将对方的话堵住了。

    “小姐,奴婢知道了,奴婢打死都不会说的!”书画如今跟着薛灵芸,吃得好,住得好,;平日里的活儿也不多,比起寒门来说,她的生活已经是极好的了。

    如果被发卖了,还是下三滥的地方,那地方书画可是听说过的,去了的人,哪个不是痛苦的?尤其是女子,这辈子可是都毁了,被人看不起啊!

    “晓得就好,这事情你也不要太担心了,这路面有些地痞流氓的也实属正常。今日人多,兰姐姐她长得又是如此的倾国倾城,被地痞流氓看上了,也不是不可能的。我们只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没人会怀疑到我们身上的!”薛灵芸这话说的倒也轻巧,不过也是事实。毕竟她是大家闺秀,和苏兰芷又是明面上的好友,感情是极好的,会有谁怀疑她呢?

    “小姐,奴婢省得的。”看薛灵芸是打定了主意了,书画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由着薛灵芸打算了,心里也是希望自己真的可以如薛灵芸说的那么幸运罢了,不然真的就惨了。

    “你去买通些人,让他们死命的往苏兰芷那边挤压,将她挤远些!”担心慕容宵很快就会找到苏兰芷,薛灵芸可不想到手的机会,就那么没了,“苏兰芷身边还有一个人,那人看起来倒是很敬忠职守,想办法让人隔开他们两个!”

    薛灵芸也是敲出了云珠和普通的婢女不一样了,自然是不能让苏兰芷一直被云珠保护着,免得自己的计划落空了。

    “小姐放心,努力这就去!”书画得了薛灵芸的吩咐,赶忙就去买通了人,让人去鼓动人,于是人群陆陆续续的往这边增添了不少,还都是往苏兰芷那边推的,薛灵芸见着苏兰芷被推得远了,慕容宵那边还没有脱出身来,薛灵芸赶忙让书画继续让人隔开这两方的人。

    到了差不多了,看不到苏兰芷了,薛灵芸这才放下了心来。

    “好了,我们赶紧的回去吧,不然他们到时候找我们找不到,可是会担心的!”也是不想让人知道自己中途溜走了,更不想让人怀疑到自己的头上,薛灵芸这会儿将头发弄散了些,赶忙就挤进去人群了。

    ……

    而此时的苏兰芷,只感觉到似乎是有人刻意还是无意,自己好像一直被人往远处赶着,想要回去找慕容雅几人都是不可能的。

    心里有些着急,苏兰芷看着这些人总是忘自己的身边挤压力量,苏兰芷只觉得这些人讨厌的紧。好在云珠一直陪着苏兰芷,给她撑着,免得苏兰芷被人挤来挤去的,可是纵然如此,因着人多,云珠还是被挤得狠了。

    虽然是很想狠狠地将这些人打将过去,可是这些人都是平民百姓,云珠不想惹事情,免得到时候麻烦,也只好尽力的推开往他们身上靠的人,也免得苏兰芷会被伤到了。

    正烦躁间,苏兰芷只觉得有一双手往自己凑过来,位置非常的隐秘,云珠没有发现,苏兰芷感觉到了不对劲,赶忙就闪开了。

    看着身边的人如此的不谅解自己,苏兰芷倒是狠下了心,直接就踩上了自己身边的人,用力的推着,这才有了空闲,可是还来不及松口气,又见着一双猥琐的手往自己靠近,苏兰芷正想狠狠地甩开那手,给对方一点颜色瞧瞧,可是还来不及呢,只听到“啊”的一声尖叫,接着自己便被楼入了一个带着点点清香的怀抱了。

    这个怀抱很温暖,而且很舒心,让苏兰芷有种放心的感觉,尤其是那股子淡淡的雅香环绕,周身有股子暖暖的温暖,让苏兰芷警惕的神经,突然就好像是断了一样的,心里莫名的,就有种信任和安定的感觉。

    熟悉的感觉,让苏兰芷不由得想起了那个雪夜,自己也是这样被这温暖的怀抱所揽着,熟悉的感觉迎上心头,苏兰芷抬起头来,映入了一双好似那漆黑的夜空般澄澈深邃的眸子,里面包含着千言万语般的思绪,让苏兰芷竟觉得自己被带入了一个漩涡一般的,有种被迷惑住的感觉了。

    “你没事吧?”温暖的嗓音,褪去了平日里那虚伪的一层淡漠,此刻的声音,好似那涓涓流水般的悦耳动听。

    “我,没事。”回过神来,意识到两人彼此间的姿势,饶是苏兰芷再淡定,面色也有了点点的红晕和不自在了。

    “没事就好,刚才可曾伤着了?”仔细的看着苏兰芷,瞧见苏兰芷除了有一点点狼狈,其余的也还算是好的,便也放下心来了。

    “我很好,刚才,多谢武成王了!”看着对方那英美绝伦的容颜,苏兰芷不得不说,眼前的这个男子,就是画家最完美的佳作,完美到已经让人找不出任何的瑕疵了。

    “苏小姐,我们之间,无需客气!”很不喜欢苏兰芷那么客客气气的态度,这样会让秦之衍觉得彼此之间,非常的不熟悉,这样的感觉,他很不喜欢。

    “武成王救了我,我说声‘谢谢’,是应该的!”丝毫不曾退让,苏兰芷有自己的坚持,也有自己的尺度。

    他们并非亲戚,也不是世家的好友,更不是什么亲密的关系,该分清楚的,实在是分清楚。

    “苏小姐,我这人不喜欢别人说道谢的话。”意思就是不接受苏兰芷的道谢了,苏兰芷诧异的看着对方,眼中划过什么,最后,倒是归于一片平静了,“那武成王想让我做些什么?”

    “目前,我倒是没有想到的,只是苏小姐既然诚心要道谢,那我自然也不好推辞的。”眼神含着笑容看着苏兰芷,里面有着苏兰芷看不懂的情绪,苏兰芷不想被那情绪所感染,只好避开了,“武成王需要什么要的道谢,只要我力所能及,我自然会做到!”

    “目前我还没有想好,等以后再说吧!”估计吊了苏兰芷的胃口,秦之衍好笑的看着苏兰芷嘴角有些懊恼的神色,只觉得心情格外的好了。

    “好,如果武成王什么时候想到了,可以跟我直说就是,我会尽力的完成!”只觉得秦之衍这人是故意的,可是道谢是她自己坚持的,苏兰芷倒也不好说什么了。

    “不如这样吧,我再给苏小姐一个礼物,到时候,苏小姐可是又欠了我一份人情了!”笑眯眯的看着苏兰芷,秦之衍发现,自己很喜欢看到对方有些懊恼的神色。

    总是,他喜欢看到苏兰芷不同的一面,这会让他感觉,自己和苏兰芷,又靠近了些,也觉得这样的苏兰芷,才是更加的真实的,不像平日里,对什么都是淡淡的,好像这个世间没有多少是可以入了对方的眼了的。

    “什么?”看着秦之衍脸上虽然是带着笑容,可是那眼神有些冰冷,苏兰芷想起刚才那只手,心里有了点点的猜测,看着秦之衍,“如此,那多谢了!”

    “无碍!”拍了拍手,示意人出来,苏兰芷只看到半空中抛出一个弧度,接着就看到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以一种极其不雅的姿势,趴在地上了。

    “哎呦喂,我的腰啊,还有我的脸!”脸紧紧的贴着冰冷的地面,那猥琐男有些艰难的起身,看着眼前的人,心里咯噔一声,暗道坏了,就想跑,可是还没站起来呢,脚下突然只觉得一片酥麻,就又跪下去了。

    “这位公子,还有这位小姐,你们这是作甚啊?小的可是良民啊!你们这样子把小的抓来,可是不行的,小的是好人啊!”鬼吼狼嚎的声音,这人倒是学得很像,此刻只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希望可以蒙骗过关了。

    “哦?你是良民?”看着地方那样子,就知道是一个作奸犯科的典型代表,这样的人还自称是良民,还真的是侮辱了这两个词了。

    “天地可鉴啊,小的是良民啊,公子,小姐,你们可不要胡乱绑人的啊,今日可是花灯节,小的还要做生意养家糊口呢,你们这样子把小的掳来了,小的生意可怎么办?家里人会担心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