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零五章 花灯暖情
    看着那人深情并茂的表演,一脸的苦相,眼泪都快出来了,不过他人本就长得尖嘴猴腮的,那流泪的样子倒是让人很难生出一份同情,反而只觉得有些厌烦,看着很不爽快了。

    苏兰芷瞧见对方眼睛鼻子都挤一块去了,那摸样让人看着真不喜,皱了皱眉头,想起自己刚才遇见的那只手,苏兰芷的心情,哪里能好到哪里去?

    “你有一家老小要养活,那你刚才为何浑水摸鱼?”女子的清誉可是极为重要的,纵然是在那混乱的场面,一旦被人占了便宜,宣扬出去,那她就是涨了十张嘴都说不清楚了。

    “小姐,我我冤枉啊,小的真的是良民,小的不知道小姐在说什么?”打死不认账,这些地痞流氓也是惯会做这些事情的,当然是知道了承认对自己没好处,哪里真的就会承认了?

    “你冤枉,我都没说什么,你冤枉什么?可是心虚了?”瞧着对方一进来就是哭哭啼啼的,大喊冤枉,那声音好似那雷声一般的,震得耳朵都有点疼了,苏兰芷实在是有些受不了。

    虽然他们此刻是远离了刚才那混乱的场面,可是外面毕竟还是有人的,这样子哭哭啼啼的,倒好像是他们欺负对方一样,这万一被人发现了,那岂不是说不清楚了?

    那地痞倒是没有发现苏兰芷如此敏锐的就觉察出自己话语里的漏洞,心里咯噔一下,赶忙矢口否认了,“小姐,你这是说什么呢?我又没做什么?我心虚什么?你可不能冤枉良民啊?”

    大苍等级森严,平常人家的仆人是可以随意的打发处置的,就连姨娘小妾那也都是可以自己处置,可是这良民却是不能随意的处置,就算是良民犯了事情,那也的官府出面,那地痞倒是很懂这点,一再的强调自己是良民,就是想让苏兰芷几人顾忌,不敢处置他才是。

    “我有说你什么吗?你怎么一再的说我冤枉你?看来你还真的是心虚了。”瞧见对方那副死皮赖脸的样子,苏兰芷的心里没来由的满是厌恶,很不想和对方打交道,可是这事情,她得弄清楚!

    到底是谁在她的身后放暗箭,苏兰芷心里倒是有些底的,只是她需要证实罢了。

    如果真的是那人做的,这一次,她要让那人吸取教训,可不能由着那人如此猖狂下去了!

    “小姐,我可没说啊,我只是看着你们把我掳来,我心里害怕啊,既然小姐你不冤枉我,那就赶紧的放了我回去吧,小的还有生意要做呢,小姐可别耽搁我的生计啊!我只是平常人家的人,可耽搁不起,坏了生意,我一家老小可是要饿肚子了!”打起了可怜牌,小老百姓生活本来就艰难,有些人家困难的,也的确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苏兰芷瞧着这地痞穿着倒也不是极差的,看着对方的行径,也知道对方是那作奸犯科之辈,哪里会信了对方了?

    “呵呵,如今外面正乱着呢,你的生意就是不耽搁,也得耽搁了!”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人,那地痞看着苏兰芷那容颜,心里倒也顾不上刚才的猥琐心思了,只觉得有些毛毛的,很想赶紧的离开了这是非之地才是。

    “那小姐,小的我,可以离开了吗?”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苏兰芷,地痞瞧见苏兰芷一副似乎并不想为难自己的样子,心里倒是松口了口气,只想着赶紧的离开了才是了。

    只是看着苏兰芷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好似自己心底所想都被对方敲了个透彻,那地痞心里还是有些毛毛的,只觉得如坐针毡,浑身上下都非常的不自在。

    许久许久,苏兰芷这才开口,语气平和极了,可是却也让人觉得有股子毛骨悚然的感觉了,“你真的很想离开?”

    “那是那是!”

    “那你就这样离开了,就不怕自己没有完成任务,拿不到钱?”

    “哈哈,小姐,你说什么呢?小的可不知道!”没有想到苏兰芷还在套自己的话,那地痞只是打哈哈,完全不知所云的样子,就是赖定了苏兰芷没证据,奈何不了他了。

    他可不是仆人,他是良民,这些贵族一向来是注重名誉的,他相信,这些人不会因为以前捕风捉影的事情,来为难他,弄得大家都不好看了。

    打定了主意,那地痞就是决定死不承认了,反正只要对方不确定他是不是做了那些事情,就不能把他怎么样!

    “你果真是不懂?”本来还想稍微放过这人,只给这人一些苦头的,可是看着对方如此的赖皮的神情,苏兰芷倒是决定要好好的整治一下对方了!

    “呵呵,那是自然!”看苏兰芷也没问什么,那地痞更是觉得眼前的人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家闺秀而已,哪里懂得这许多,定然奈何不了他,心里就更是坚定了,打死不承认,甚至到时候,还可以讹一笔钱!

    想着自己又可以吃喝嫖赌了,那地痞可是笑开了怀了。

    “既然你没做什么,那你就走吧!”突然就换了语气,苏兰芷看了那地痞一眼,很干脆的就放他走了。

    “真,真的?”那地痞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如此的单纯,自己咬死不认也就放过自己了,心里倒是有些没有准备,愣住了。

    “自然是真的?难道你还想呆在这里不成?”

    “当然不,当然不,小的还得去养家糊口呢!”看着苏兰芷不打算为难自己,那地痞心里迅速的转了几个歪歪肠子,“那,小的告退!”

    “嗯,去吧!”一副不想惹事的样子,那地痞本来起身就准备走了,可是看着苏兰芷那么好欺负,心下一转,便干脆又坐下来,不走了。

    “你怎么不走了?”心里是料定了对方会如此行事,苏兰芷面上却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倒是有些诧异和为难了,好像生怕被这地痞赖上的样子。

    那地痞看苏兰芷这么一副没有心机,软弱的样子,心里就更是打定了主意,“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小姐啊,你这样子把小的掳来,小的的摊子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了呢,小的上有八十老母,家里还有一个身子弱的妻子,还有五个孩子,那么大一个家,却是小的一个人养活啊,小的今日如果丢了摊子,失了银子,还耽搁了那么多的时间,想来家中的老母没钱看病,明日小的怕是就要戴孝了啊?”哭丧着自己的惨事,那地痞也是一个会演的,眼泪鼻涕一起来,声情并茂的,比那戏子可是还入木三分呢!

    苏兰芷虽然是料到这地痞会讹钱,却不曾想这地痞的表演功底那么好,心下觉得好笑,面上却也有些担忧了,“那可如何是好啊?”

    看着苏兰芷着急了,那地痞赶忙趁机再加几把火了,“小的平日里可是胆小的紧啊,如今被小姐那么一吓,只觉得后背冷汗都要出来了,这神情恍惚的,小的如果垮了,那将来,小的一家老小,不是都去喝西北风了?”越说越严重,那地痞倒是将自己说得比那流放边远地区的人都不如了,看得苏兰芷心里大赞此人的好演技,可是面色,却越发的担忧了。

    “那你说怎么办呢?我也不是故意的!”

    “小姐啊,您就行行好,帮帮小的吧?不然小的一家人,可是就饿死了啊!”看着苏兰芷对自己生了同情,地痞眼泪鼻涕更是流的凶猛了,看着苏兰芷就好像看到了救星一样的,苏兰芷见了,犹豫了一会儿,最后,下定了决心,看着秦之衍,眼中有些小心翼翼了,“不知道公子可否借我一些银子,今日倒是让他受累了,我的不是!”

    “……”秦之衍看着苏兰芷,虽然有些诧异,不过很快就知道苏兰芷想干什么,倒是二话没说就将银子给了苏兰芷一锭了,“出门太匆忙,倒是没有带许多,这一锭银子,就借给你吧!”很是配合苏兰芷,秦之衍倒也爽快。

    “多谢公子,晚点我就还你!”小心翼翼的接过那银子,苏兰芷倒是没有想到秦之衍那么配合自己,心下有些诧异,不过很快的,就将那银子递给了那地痞了,“今日是我连累你受累了,只是我们身上银子不多,这十两,你就拿去就是。”

    大苍的银钱,平日里用铜板就是,一碗粉也只要三个铜板,十个铜板一吊钱,十吊钱才是一两银子,平常的百姓之家,二两银子差不多就是一个月的开销了,这十两银子,也算是大数目,平常人家那可是想都不敢想的!

    那地痞虽然平日里吃喝嫖赌惯了,可是初初见着这十两银子,也觉得晃花了眼一般的,眼睛都直了。

    吞了吞口水,那地痞倒是没有想到钱那么好拿,本想再多弄一些,却是没有想到这两人虽然看起来非富即贵,但是身上却也没有多少钱。

    不过随即想起大户人家的公子小姐出门都不带钱的,因为都让下人带了,心里也理解,虽然觉得有些可惜,但是能得十两银子,那也是不错的!

    生怕苏兰芷和反悔似的,那地痞赶忙就接了,当然还不忘谢谢了,“多谢小姐,多谢小姐,小姐心地善良,将来定然会受佛主的庇佑,平安一生!”

    “也是连累了你了,只是可惜我的薛妹妹不在,不然她身上带了许多的银钱,我倒是可以多给你一些的!”语气有些可惜,苏兰芷看着那地痞一脸贪婪的样子,心下划过点点什么,倒是有些忧心了,“只是刚才被人群冲散了,也不知道薛妹妹如今是在哪里了,可是还好?我很担心!”

    “小姐不必担心,会好的,你们都是好人!”

    “希望吧!”眼神有些忧色,苏兰芷看着秦之衍,倒是有些请求了,“公子,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我的妹妹?穿着一件翠绿色的衣服,身上的头饰也是一整套的绿色?身边有个橘红色衣服的丫鬟?”

    苏兰芷这话,顿时让那地痞眼中一亮,想着苏兰芷刚才说的薛灵芸身上的钱财许多,再听着苏兰芷对那人的描述,可不就是刚才给自己银子让自己轻薄苏兰芷的人吗?

    刚才那么快就得了十两银子,那地痞一下子就有些贪婪了,想着赚钱容易,那地痞顿时就起了不少的心思,尤其是听着苏兰芷说薛灵芸家里极其的有钱,地痞的心思,就不知道动了多少了。

    “公子,小姐,小的先走了!”心里是有了定论的,那地痞二话不说就想赶紧的去讹钱去了。

    想着薛灵芸在自己手上有着把柄,那地痞自然是要讹诈更多才是了。

    一路上想着如何去得钱,那地痞只觉得脚步生风,赶忙去找人去了。

    希望那摇钱树还在啊,不然多可惜啊!

    ……

    见那地痞走了,苏兰芷有些不放心那地痞,担心那人出岔子,或者是找不到薛灵芸,于是给了云珠一个眼神,“云珠,如今我已经安全了,你赶紧的去找大表哥他们,告诉他们我已经没事了,说我就在这里等着,让他们赶紧过来才是!”

    贸然的出去,相信也不一定可以碰得上,还是就在原地等着,这样子也可以减少麻烦了。

    “是,小姐!”告辞了秦之衍和苏兰芷就走了,苏兰芷看着云珠走了,相信以他们最近培养出来的默契,对方是知道该怎么办的。

    秦之衍将苏兰芷的表现看在眼里,也知道苏兰芷不会轻易的就放过这幕后之人,而那地痞,相信也不会有好下场,秦之衍倒是欣赏苏兰芷的性子,睚眦必报,从不懦弱委屈自己,倒是挺好。

    心下虽然明白,秦之衍却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看着苏兰芷,顺着苏兰芷的话说下去了,“苏小姐,不要太担心才是,宵兄他们应该很快就会过来的!”

    “也不知道大表哥他们怎么样了,他一个人要护着那么多人,也是麻烦!”一行人那么多,而且刚才事发突然,苏兰芷还真的是担心慕容雅他们几个。

    还有就是安宁郡主……

    想着刚才安宁郡主的小动作,苏兰芷心里是很气愤的,此刻看着秦之衍,虽然有些疑虑对方怎么摆脱了安宁郡主来找自己,但是苏兰芷想来不是一个好奇心特别重的人,也没问了。

    不过,苏兰芷心里倒是越发的肯定了秦之衍祸害的潜力,对秦之衍更是敬而远之了。

    秦之衍很明显的是感觉到了苏兰芷悄悄的退开了些距离,虽然是不清楚对方怎么总是对自己那么冷淡,不过,好在他这人耐心很好,也不在意罢了。

    此刻瞧着苏兰芷手上的有些揉乱了的花灯,想起了什么,脸上顿时就带着笑容了,“苏小姐,刚才人多,你手上的花灯有些乱了,这样子拿下去也不好,前面正好有一条河,不如就去将这花灯放了吧?也免得拿着,到时候损得厉害了,倒是不好放了。”

    被秦之衍那么一提醒,苏兰芷这才想起自己手上还有花灯呢,看着自己用心护着的花灯,纵然小心了,可是还是有些皱了,苏兰芷也知道总是拿着也不好,想了想,觉得秦之衍也不是洪水猛兽,也便应了,“也好,出了这事情,想来大家也没了玩耍的心思,要回去了,不如就去将这花灯放了,顺便等着大表哥他们吧!”

    反正自己似乎离事发地点倒是有些远了,苏兰芷也知道慕容宵他们不会来那么快,于是也只好做点事情打发时间,也免得和秦之衍这样子面对面的,找不到话说,彼此尴尬了。

    “走吧!”在前面带路,苏兰芷跟了上去,两人缓缓走在路上,一路上倒也是遇见了些人的,两人难得俊,女的美,倒是让不少人频频侧目了。

    果然啊,这俊男美女的搭配,总是让人养眼,也让人心里,会生出许多的想法来了。

    ……

    来到河边,苏兰芷跟别人借了火,便将那花灯放在河中了,担心那花灯走不远,苏兰芷伸出自己那纤细的手轻轻的波动了水,让那三盏花灯一点一点的飘远了。

    这三盏花灯,一盏是为父母祈福的,一盏的是为疼爱她的靖北侯夫妇祈福的,还有最后一盏,则是为她前世那个孩子祈福,希望那孩子的冤魂,不至于像她一般的逗留在这人世,满腔的恨意,终究是连轮回,都无法踏入,生生的还得再受一次苦了。

    瞧着那花灯一点一点的远离,苏兰芷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心里默默的念着佛经,替自己那未成形的孩子超度,也了却了这一番不是很深的母子情分了。

    那个孩子,虽然不是她所愿,甚至后来在她有意的所为下没了,可是终究是母子连心,对孩子,苏兰芷还是有些愧疚的,因为她没有经过对方的同意,就自私的剥夺了对方来到这个世间的权力。

    心里终究还是有些愧疚的,苏兰芷此时,也只是想了却这份愧疚,也免得那个孩子,继续受苦了。

    许是想到了伤心事,苏兰芷周身有股子压抑的悲伤,一旁的秦之衍见了,倒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苏兰芷,看着对方不属于她这个年龄有的稳重和悲伤,秦之衍的心里,倒是有些心疼了。

    她这些年,怕是过的极为不易的吧?不然也不会小小年纪,就如此的深沉执着,甚至养成了如此的性子?

    许是不愿意看着苏兰芷伤心,秦之衍见苏兰芷只是看着那花灯出神,突然就打落了手中的一个花灯,暗自叹息了,“哎,还是太不小心了,本来想给母妃祈福的,结果竟然掉了。”

    语气有些懊恼,不过秦之衍这花灯根本就不是给落阳公主的,他只是想转移苏兰芷的注意,免得苏兰芷总是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似乎,越来越在乎对方的心情了,总不喜欢看到对方不开心,也越发的,喜欢对方的笑容了。

    “武成王无须着急就是!”见着那花灯打落了,苏兰芷赶忙捞了起来,小心的用怀里的丝帕将那花灯擦干净,纤细的手指轻轻的将那花灯整平,那花灯在苏兰芷的摆弄下,倒是恢复了刚才的样子了。

    “苏小姐倒是心灵手巧,果然是好手艺!”看着苏兰芷那娴熟的动作,还有那低垂着头认真的神色,秦之衍只觉得自己的心好似被突然扯了一下一样的,划过一抹莫名的悸动。尤其是看着对方那白玉般洁白无瑕的容颜,再看着对方那长长的眉毛掩住了那双与繁星一般璀璨的,眸子,突然就好想去触摸一般的。

    身随心动,秦之衍的手不自觉的就伸了出来,眼看着越发的靠近苏兰芷的脸,对方也不知道是不是察觉了还是怎么的,突然就抬起头来。

    秦之衍一眼就望进了那双璀璨光辉的眸子,如古井般深邃,好似可以洞悉一切一般的,往日里的沉着冷静,倒是有些紊乱,就好像一个偷偷拿糖果,却被人发现了一样的,秦之衍只觉得有些心虚了。

    不过他也算是镇定,很快就掩藏了自己的心思,面色也是极为平静,让人完全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苏兰芷瞧见了对方,也没发现对方的异常,只是将那花灯递了过去,“武成王,你试着重新点燃一下吧!”

    “多谢了!”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秦之衍接花灯的时候,很不小心的就碰到了苏兰芷的手,两人顿时觉得好似有一股子奇异的流波在彼此之间荡漾,从两人相接处的地方传遍全身,苏兰芷倒是有些吓了一跳,虽然很想松开手,但是担心那花灯再一次的落入水里,到更加的不好收拾,只好等到确定秦之衍拿好了,这才若无其事的松开了手了。

    似乎遇到眼前的人,自己总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这不是好现象,她得学会让自己冷静才是。

    苏兰芷倒是努力的平静着,只因为她知道,自己之前的行为,有些不像自己了,所以现在,她强迫着自己必须冷静的面对眼前的人,免得总是被扰乱了心神了。

    秦之衍自从自己指尖那股子奇异的流波传遍全身的时候,就在认真的观察苏兰芷,发现对方一脸平静,心里倒是有些失落了。

    难道那样的感觉,只是自己一个人吗?

    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些患得患失起来,秦之衍只觉得苏兰芷就好似那无形的风一样,让人有种触碰不到,也抓不住的感觉。这样的感觉,让他无力的同时,对苏兰芷,又总是会生出一些别样的情绪了。

    这些情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秦之衍还来不及多想,苏兰芷就打断了他的思绪了,“武成王,天色已经有些晚了,我们快些回去吧,不然大表哥他们来找我们了,该是担心了。”

    几人耍了一天了,如今已然日落,冬日里本就黑得早,这会儿天色已经有些暗了。

    “好!”迅速的将花灯点燃,放在水上,秦之衍波动了水流,那花灯便渐渐的远去了。

    “我今日为了父王和母妃祈福,不知道苏小姐为的是谁?”秦之衍只准备了一盏花灯,当然为的,也只是秦王和落阳公主了。

    但是苏兰芷准备了三盏,倒是让人有些好奇了。

    “我自然和武成王也是一样的!”并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心事,前程往事,对苏兰芷来说,那都已经是过去了,只是那份仇恨,还有那份遗憾,让她无法遁入轮回,偏偏带着满腔的仇恨重活一世,苏兰芷今生,只希望可以报完了大仇,让父母不再有遗憾,一家人和和睦睦的极好。至于其他的,苏兰芷倒是不敢奢求太多了。

    人啊,还是不要奢求太多的好,奢念一旦产生,那便是无尽的地狱了。

    “苏相有苏小姐这样的女儿,倒是幸福!”知道苏兰芷不想多说,秦之衍也是一个识趣的,并没有多问,只是看着苏兰芷,目光中有些苏兰芷看不懂的光彩,苏兰芷转过了头,倒是起身了,“武成王,我们回去吧!”

    突然起身,也是因为刚才蹲得久了,苏兰芷的身体本来就不是很好,刚才又被挤了,这会儿倒是只觉得眼前有些漆黑,站不住了。

    “小心!”赶忙扶住了苏兰芷,苏兰芷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带入了一个温暖沁香的怀抱,这个怀抱,纵然她是抗拒的,可是她也不得不说,这个怀抱,有种让人安定的味道。

    为什么呢?

    那日的人,真的就是他吗?只是,他为何也去相府,是和秦焰,一个目的吗?

    以前是不知道相府的敌人有多少,只以为秦焰是唯一想要制衡和对付他们的人,如今苏兰芷想起秦之衍是那一日去相府的人,也是穿了夜行衣,掩饰了身份,她也不得不多想了。

    前世的她,对这些事情的关注到是不多,而且太过的天真,轻易的就相信了别人,以至于最后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

    今世,苏兰芷自然不会再走前世的老路,那么轻易地就相信了别人,将自己的命运掌控在别人的手中了。

    此刻确定了是秦之衍,苏兰芷的心里,倒是百感交集了。

    如果秦之衍那日隐藏了身份去相府,想来以秦王府和皇上的关系,他们所做的,岂不就是皇上的意思了?

    后背突然就有了一股子的冷汗,苏兰芷此刻从来都没有那么急切的想要知道自己的爹爹手中到底掌握了什么,让如此多的人想要拉拢的同时,却也是忌惮的!

    这会不会就是杀身之祸?所以就算是没有秦焰,也是有其他的人对他们下手的?

    心里有些担心,苏兰芷便决定回去一定要好好的查一查,相府到底有什么秘密了!

    许是太过专注的想自己的心事,苏兰芷的面色,少有的严肃,那眉头紧紧的皱着,秦之衍见着对方的神色,心下有些不喜,“苏小姐,你在想什么?”刚才明明感觉到怀里的人浑身都冷了,秦之衍实在是有些担心。

    她这是怎么了?

    “武成王,多谢了!”意识到两人之前的姿势,苏兰芷的面色有些囧,纵然两世为人,苏兰芷毕竟是在礼教的束缚下长大,虽然现在是看开了许多,但是彼此之间气息如此的接近,苏兰芷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看着苏兰芷面色平静的跟自己道谢,秦之衍虽然舍不得暖香如玉在怀,却也是不得不松开了对方,也免得造成彼此之间的尴尬了,不过随即想到什么,秦之衍的脸上,倒是划过一抹得意的笑容了,“苏小姐,你似乎,又对我说了‘谢谢’,看来你还真的是要好好‘谢谢’我了。”半开玩笑的语气,秦之衍也是想逗逗苏兰芷的,谁让对方这会儿,竟然可以如此的平静了。

    心里说不失落,那是假的,秦之衍倒还希望苏兰芷像之前那样子有些局促,但是这会儿苏兰芷如此的平静,秦之衍难免有些受挫了。

    但凡男子遇见心仪的女子,自然是希望自己对对方而已,是特别的,那么怎么才是特别的呢?在秦之衍看来,苏兰芷能够在他面前表现不一样的一面,那就是特别的了。

    只是苏兰芷这人平日里总是戴着面具,一天到晚都是优雅大方的笑着,弧度刚刚好,可是却偏偏少了点什么,让秦之衍一直都想去探寻苏兰芷的内心深处了。

    这会儿开玩笑,其实也是有了打趣苏兰芷的成分,秦之衍倒是故意有些刁难苏兰芷,想看看苏兰芷怎么应对,虽然想了许多,但是秦之衍偏偏没有想到,苏兰芷倒是一脸认真的回答了,“武成王的确是帮了我许多,我会好好的感谢武成王的,之前我也说了,只要是我能做的,武成王可以提出来,我会尽量满足武成王!”

    “呵呵,如此,那我就好生的想想才是!”其实秦之衍想要的,从来都不是苏兰芷的道谢,他想要的,只是对方一个真心的笑容而已。

    少年懵懂,秦之衍如今也快成年了,对许多事情,也渐渐的了解,他知道,苏兰芷对他而言是特别的,所以他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做一些自己平日里不会做的事情,只是希望,对方可以多看自己一眼,亦或者是开心一点了。

    这样的画面,他在自己的父王秦王看到过,秦之衍隐约的知道了那是什么,只是,他还没有确定罢了。

    “武成王尽管想就是,我会尽力!”苏兰芷是一个不喜欢欠着别人的人,尤其是人情,最难还,苏兰芷当然是赶紧的还完,也免得将来,彼此的纠缠太多了。

    只是有些事情,并不是你不想纠缠,就可以不纠缠的,情之一事,从来都是让人措手不及,而且情不自禁的,爱情真的来了,挡,能挡得住吗?

    “我一定会好好想想的!”听到苏兰芷一副想要尽快的摆脱他,不欠他什么的样子,秦之衍心里是有些气愤苏兰芷总是会和他如此保持距离,这句话咬得极重,也不知道在强调什么,最后看着苏兰芷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倒是有些丧气的转过了头,不去看苏兰芷,免得自己被气死了。

    “武成王,我们赶紧些吧,表哥他们找不到我们,该是担心了!”苏兰芷倒是一副完全不解风情的样子,好像没有看到秦之衍有些赌气,只管催促着秦之衍走了。

    “好!”话虽然这么说,可是秦之衍故意走得极慢,好像专门跟苏兰芷作对似的,苏兰芷好几次都想张开嘴催促,可是看着对方那似笑非笑的样子,苏兰芷最后还是打住了,免得着了对方的道了。

    有些郁闷的一步一步的走,苏兰芷看着秦之衍明明那么大个个子,可是走路极慢,甚至脚步都和自己差不多,心里有些生气对方的刻意,又不想秦之衍得逞,只好忍着了。

    ……

    好不容易回到了之前的地方,苏兰芷还来不及松口气,这会儿一句话,倒是让苏兰芷只觉得自己好像有种被抓奸的感觉了,“苏小姐,武成王,你们两个,怎么就在一处了,怎么刚才是不是伤着了?那么狼狈?”

    这话苏兰芷不用看人都知道,是安宁郡主身边的侍女说的,苏兰芷看着安宁郡主的眼神在自己和秦之衍之间流转,好似要将自己给看出一个洞来一样,让苏兰芷的心下有几分不喜了。

    感觉到因着安宁郡主侍女这话,大家看过来的目光,心下对安宁郡主的不喜,又增添了一分了,“刚才我被人挤丢了,武成王见着了,过来帮帮忙,我们在一块,很奇怪吗,你用得着如此大惊小怪?”深邃的目光一眼不眨的看着那侍女,苏兰芷就不相信,云珠刚才找到慕容宵他们的时候,会没跟他们说这事情!

    这安宁郡主身边的侍女这么说,不是存了心的要挑拨离间吗?

    “这……”那侍女被苏兰芷看得心虚,想说些什么,安宁郡主见了,立刻就制止了,“竹香,可是出来的久了,忘了规矩了?主子的事情,你这个下人可没资格评论,更何况武成王也只是因着责任,刚才才特意去帮着苏小姐,苏小姐可是闺中女子,你这样子说,岂不是坏了苏小姐的名誉?还不赶紧的给苏小姐道歉!”这话倒是说得很有水准了,提出秦之衍的责任,告诫苏兰芷不要妄想不该有的,再说出苏兰芷一个闺中女子,却和一个男子单独在一起那么久,那名誉,可是受损了的。最后让竹香道歉,这不是摘出自己,让大家知道刚才竹香说的话跟她无关了吗?

    可是,真的就无关了吗?下人没有得到主子的指示,难道还能胡说不成?

    苏兰芷可不认为安宁郡主身边的人,就会如此鲁莽了。

    心下对安宁郡主倒是越发的不喜了,苏兰芷笑了笑,一副不在意的样子,“郡主严重了,小丫头,不会说话,大惊小怪的就是,郡主不要因着这点小事情就责怪她了,我相信她是无心的。”一句话,倒是弄得安宁郡主面色划过一抹阴霾,暗自感叹苏兰芷的敏锐了。

    不会说话,是在暗指她没管教好自己的下人吗?还有小事情?是说自己大惊小怪,苛刻下人吗?这无心的,这本来就是“无心”的,可是怎么因着对方这么一说,倒好像是她有心的了?

    也是因为心里有鬼,安宁郡主听着苏兰芷的话,怎么想,怎么觉得不舒服,此刻面色也有些不好看了,看着苏兰芷,倒是下定了主意要好好的罚罚竹香,表示自己的公道了,“苏小姐可不能就这样子算了,下人最喜欢乱嚼舌根,如果处置不当,以后他们不是更加肆无忌惮的谈论主子的不是?这事情,绝对不能姑息,我可不允许我的侍女,说话都没有分寸!”这就是像大家表示这事情与自己无关了,安宁郡主狠狠地训了竹香一顿,也是存了心思让竹香对苏兰芷心存不满的,这样将来,竹香一定会好好的“报答”苏兰芷的。

    “安宁郡主果然是个治人严谨的人,看来我以后,可还得多学学!”笑眯眯的看着安宁郡主,安宁郡主看着苏兰芷那目光,好像自己暗地的小动作都暴露在对方那双深邃无底的眸子一般的,心里顿时就觉得很不舒服了。

    “苏小姐也不应该心慈手软,对待下人,该赏,该罚就罚,这样才能管好不是?”安宁郡主生活在那样的环境,身边自然是需要信得过的人的,所以这适时的敲打,和拿捏,安宁郡主一向来做的很好。

    “安宁郡主的教导,我受教了!”笑嘻嘻的就接受了,苏兰芷这会儿看着几人,终于是“发现”了不对劲了,“表哥,薛妹妹呢?怎么没有一起来?”

    没有看到薛灵芸,想来云珠的事情,也是做好了的。

    如此,甚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