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零六章 回击
    “表妹,你无须担心,薛小姐刚才是有事情回去了。”看着苏兰芷问起了薛灵芸,慕容宵也只以为苏兰芷是担心对方了,话语里倒是有些安慰。

    “她有事情吗?怎么突然就回去了?”早就料到如此,苏兰芷听到慕容宵的回答,倒是放心了。

    既然薛灵芸是自己回去了,那么他们就无须再去找对方,这样,就算是薛灵芸出了什么事情,那也怪不得他们了。

    “好像是有什么急事吧?我看着薛小姐走得挺着急的,也来不及问了。”慕容宵倒是不知道其中的猫腻,只是想着薛灵芸刚刚好像突然就面色一变,着急的说家中有事情就走了,她倒也没有多想。

    反正那人,和他的关系不大就是了,既然回去了,也省得他麻烦。

    没事就好。

    “这样啊!”对薛灵芸,苏兰芷从来都不打算放过,只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如今,对方既然如此的狠心的想要坏了她的名节,那么她一定不会就那么放过对方了!

    “苏小姐,薛小姐和你,还真的是姐妹情深啊,你刚才走丢了,薛小姐却也不见着急,还没找到你就急匆匆的就走了,也不知道是有什么急事呢?都不确定你安全了就走了?”安宁郡主就是看不惯苏兰芷那副淡然的神色,好像自己说什么,对对方来说都好像打在那棉花上一样的,有种很无力的感觉了。

    这样的感觉,让安宁郡主非常的不爽,因为从来都没有人,可以让她吃瘪!所以,她就是明着暗着的想要讽刺苏兰芷,想看看对方变脸的样子,只是她始终,都失望了。

    “薛妹妹家里有事情,赶着回去,我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不知道她匆匆的回去,可是出了什么事情,她一个女子,刚才那么乱,路上会不会不安全?”面色有些担心,苏兰芷也是不想这事情最后又扯到他们的身上了,慕容宵听了,也觉得有理,便说道,“放心吧,表妹,一会儿我让人去问问薛小姐回家去了没有,毕竟她刚才是和我们一起的,刚才倒是我疏忽了!”

    和薛灵芸的关系,倒是平平,加上刚才苏兰芷不见了,慕容宵自然不会花过多的时间去在意薛灵芸了,这会儿听苏兰芷那么说,倒是留了一个心眼,回去让人说一声,免得出了事情,倒是找上了他们,说是他们没有好生的照顾薛灵芸了。

    苏兰芷见着慕容宵如此的配合自己,这会儿倒是放下了心了,“那一会儿,就麻烦表哥了!”

    “不麻烦,这也是我该做的!”靖北侯府和辅国公府虽然关系过得去,但是也不好闹僵了,所以还是小心些的好。

    “兰儿,你刚才被他们挤开了,没事的吧?”慕容雅瞧着苏兰芷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心里稍微放下了心,不过还是要问问的。

    “没事的,我很好!”笑了笑,苏兰芷并不想让大家担心,刚才的事情,自然也不会提了。

    反正她不会心慈手软,只要是跟她作对的,那就是她的敌人了。

    “你没事就好,武成王,刚才倒是多谢了!”刚才秦之衍明明是在他们身边的,可是突然丢下一句话就走了,慕容雅看着秦之衍匆匆忙忙的往苏兰芷的方向过去,心里倒是有些淡淡的苦涩,不过她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秦之衍对她并不亲密,平日里也只是见了面打个招呼而已,慕容雅知道,自己或许是入不了秦之衍的眼的,只是秦之衍太过优秀,慕容雅纵然知道,还是飞儿扑火的扑过去了,如今瞧见秦之衍毫不犹豫的就站在苏兰芷那一边去了,慕容雅的心,就好像突然被撕碎了一样的,疼得厉害了。

    “无碍,苏小姐没事就好!”他救苏兰芷,是他自己的意愿,并不需要每个人都跟他说道谢的话。

    “哎,今日本来想好好的出来玩玩的,结果这样子,倒是失了兴致了。”刚才见着苏兰芷不见了,慕容香都快吓坏了,几人刚才好不容易走出人群,四处的寻找苏兰芷,本来游玩的兴趣,倒是降低了几分了、

    “好了,香儿,如今我也没事了,不要多想!”知道慕容香是关心自己的,苏兰芷心里暖暖的,只是看着慕容雅瞧着自己有些复杂的神色,苏兰芷知道,自己和慕容雅之间,或许会因为秦之衍,有了隔阂了。

    再看看安宁郡主在一旁盯着自己,苏兰芷知道这些都是因为秦之衍,心里不免有些责怪秦之衍,苏兰芷下定了决心,以后看见秦之衍,一定要绕着走了,免得给自己生出这许多的麻烦!

    “哎,都怪我,刚才明明站在你身边的,可是都没有牵住你!”想起自己只顾着贪玩去了,倒是忘了苏兰芷,慕容香非常的自责了。

    “二姐姐,你不要自责了,你也不是有意的。”虚惊一场,大家心里难免会有些不好受,毕竟苏兰芷是慕容嫣唯一的女儿,几人都是不希望苏兰芷有事情的。

    “好了,如今我也平安了,刚才不是说去要放花灯吗?我们赶紧的去了,时辰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天色已经有些朦胧了,冬日里夜晚本来就来得早,而且很长,靖北侯夫人的交代,几人自然是不敢拖太久的。

    “也好,那就一起去吧,不然回去晚了,祖母该担心了!”人都到齐了,慕容宵也算是松了口气,这会儿带着大家便往河边去了。

    ……

    苏兰芷步伐倒是很慢,安宁郡主见了,也故意放慢了自己的步法,和苏兰芷齐平了,“苏小姐今日虚惊一场,倒是幸运的,看来武成王对苏小姐,还是很关心的,不然也不会第一时间,就去救了苏小姐了!”

    想起自己刚才明明是想趁机让几人走散,然后自己就可以和秦之衍单独相处了,她都打定了主意,也都快走到秦之衍的身边了,可是那人竟然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就离开了,安宁郡主的心里,哪里能不气呢?

    那个男子,自她幼时起见着了,就一心的想要靠近对方,想要陪着对方,这些年随着年岁增长,她日渐长大懂事,对秦之衍的心意也越发的清晰了,如今她已经及笄,一心只想嫁给这样的男子,也一直以为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才是唯一配得上对方的,她苏兰芷,凭什么呢?

    她是郡主,父亲是当今圣上的皇弟,母亲乃是护国公唯一的嫡女,她本人又是南王府嫡亲的长女,是皇上的侄女,对方哪里有她如此尊贵的身份?她的才情容貌又是上等,除了她,哪里还有人配得上如此天人之姿的秦之衍?

    幼年就有了的情思,安宁郡主自然是自幼就对秦之衍有了不一样的心思,如今年长,自然更是渴望,尤其是及笄以后,她拒绝了父母给他安排的亲事,只是一心想等秦之衍几个月后弱冠,便可以娶她入门了。

    可是如今突然跳出来一个苏兰芷,让安宁郡主有了危机感,她哪里会轻易的就放过苏兰芷了?

    秦之衍,是她的,也只能是她的,任何人,都不许跟她抢!

    刚才看着秦之衍竟然破天荒的去帮了苏兰芷,安宁郡主的心里自然是越发的肯定秦之衍对待苏兰芷是不同的,心里,自然也开始将苏兰芷,当成是情敌了。

    不过这些,苏兰芷都是不在意的,只是如今看着安宁郡主那样的眼神,听着对方那试探的语气,苏兰芷想着安宁郡主之前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害她差点入了险境,被薛灵芸暗算,这笔账,苏兰芷不会轻易的就过了的。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千百倍的回报回去,苏兰芷如今早就瞧见了安宁郡主对她有了敌意,她自然,不会让对方好过!

    “安宁郡主,武成王的表哥的好友,今日也是陪同我们一起出来的,刚才我入了险境,武成王出于道义过来救我,难道还不行吗?还是安宁郡主以为,武成王本就不该救我呢?或者安宁郡主是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呢?”一语道破安宁郡主的心思,苏兰芷虽然走得慢,但是和慕容雅他们的距离也不远,她声音虽然不大,但是一字一句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大伙儿看着安宁郡主,只觉得这安宁郡主今日,好像有些刻意的为难苏兰芷了。

    这安宁郡主是什么意思?兰儿刚才遇了险,武成王去救了,本是应该,可是怎么这安宁郡主总是咬着不放呢?

    安宁郡主感觉到大家有些不悦的神色,面色也是微凛,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竟然敢那么跟她说话了,心下很是恼怒,只是今日是她欠了考虑,她也不好说什么,只好伪装着笑脸了,“苏小姐说的什么话呢?我之前关心一下你,你倒是想多了,我没有别的意思!”

    这话倒是说的苏兰芷无理取闹了,不过苏兰芷也不介意,只是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衣裳,好像上面有了什么灰尘一样的,“哦,是吗?我还以为安宁郡主一直追着问这事情,是因为我做了什么恼怒安宁郡主的事情了。安宁郡主身份尊贵,虽然我不知道有些什么事情恼怒了安宁郡主,不过我还是希望,安宁郡主可以指导一二,我也好道歉,让安宁郡主别再生气才是。安宁郡主心胸宽广,想来也是不会耿耿于怀的吧?”

    苏兰芷这话一说出来,倒是显得安宁郡主有些小家子气了,抓着一件事情不放。

    可是,她抓着什么事情不放呢?

    众人想了想,随即也是明白了,在场的也不是啥子,安宁郡主今日突然就和他们一起,而且往日里也有传闻安宁郡主喜欢粘着秦之衍,今日苏兰芷这事情恰好又跟秦之衍有关,想来,安宁郡主这怕是迁怒了吧?

    只是安宁郡主怎么也是皇家的女儿,怎么如此小家子气,容不得人了?

    慕容宵作为男子,此刻也觉得有了些猫腻,心下对安宁郡主总是为难苏兰芷很是不悦,倒是开口了,“安宁郡主,表妹如果有惹怒郡主的,还望郡主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责怪表妹就是,表妹年幼,到底是不懂事。”

    是啊,苏兰芷还小,可是你安宁郡主可是及笄了,如今还跟一个小孩子计较,那不是有失身份吗?

    安宁郡主倒是没有想到这一家子人一点都不怕她,还替苏兰芷说话,脸上划过一抹看不见的阴霾,心里倒是恨死了苏兰芷的翘舌狡辩了,“慕容公子,都说了是苏小姐想太多了,苏小姐冰雪聪明,我怎么会恼了她呢?我也只是关心她而已,毕竟这女子的清誉也是很重要的,苏小姐刚才和武成王单独在一起许久,恐是不妥了。”

    说了这事情,安宁郡主是想跟秦之衍说苏兰芷不懂规矩,刚才既然得救了,就应该赶紧的去找他们,而不是跟秦之衍单独在一起了,安宁郡主也是看出了慕容雅的心思的,其中的挑拨意味,倒是非常的明显了。

    “郡主多虑了,刚才也是情非得已,我相信表妹和武成王都是明理的人,此事,倒是就此揭过吧!”慕容宵听到安宁郡主那话,心里越发的不喜起来,也不想再说,就此打住了。

    见着慕容宵并没有因此对苏兰芷有了看法,安宁郡主倒是有些暗恨自己太过着急了,失了分寸,这会儿,赶忙的就恢复了常态,不想惹恼了靖北侯府的人,也免得自己吃亏了,“慕容公子说的极是,倒是我考虑太多,是我不该了!”主动的认错,安宁郡主知道自己今日是处于下风了,刚才苏兰芷的话已经让大家对自己不喜起来,安宁郡主自然是不会再自讨没趣了。

    反正秦之衍对苏兰芷的心思,她还不是很确定,而且秦之衍和苏兰芷认识的也不是很久,就算是有了心思,她也是有办法,让两人成为陌路的。

    既然如此,她何必斤斤计较,坏了自己的名声,让秦之衍厌恶自己呢?

    ……

    想通了,安宁郡主倒是没有故意找苏兰芷的茬,倒是突然就对苏兰芷亲密了起来,一直都走在苏兰芷的身边,问东问西了。

    “苏小姐,刚才是我言语不当,还望你不要放在心上才是,我这厢给你道歉了!”放下姿态,安宁郡主此刻倒是大方了,苏兰芷瞧见对方如此的神色,知道对方做戏的成分居多,心里对秦之衍越发的不满起来,只觉得秦之衍是个麻烦,自己还没怎么的,就中途来了一个给她添堵的,看来她以后,还真的得对对方绕着走才是了。

    “安宁郡主客气了,我没有放在心上!”是啊,你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你说的话对我而言也不过就是耳边风罢了,你耿耿于怀,我倒是不介意的。

    安宁郡主瞧着苏兰芷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倒显得自己小气了,尴尬的笑了笑,“苏小姐不介意就好,不过今日我很懊恼,很是过意不去。苏小姐倒是难得的好朋友,我难得的在京,府中倒是清冷了许多,倒是想请大家过府一叙,不知道苏小姐三日后,可否来府上做客?”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偏偏苏兰芷是一个油盐不进的,安宁郡主自然是要想办法撬开苏兰芷的嘴了。

    “安宁郡主客气了,郡主亲自邀请,我自然会去的!”

    “那就好,几位慕容小姐,到时候大家一起去热闹热闹,明日我将请帖送到府上,你们可以定都来赏光才是!”

    “安宁郡主客气了!”之前安宁郡主也只是提了一下,大家也只是礼貌的应承了,倒是没有想到,安宁郡主如今倒是直接就当面邀请,那就是不想去,也得去了。

    “好好,京城的南王府,倒是许久没有那么热闹了。”南王一家平日都在江南封地,倒是很少回来,这一次却在京中逗留许久,有些聪明的,倒是知道了个大概,不过不确定罢了。

    “呵呵,郡主倒是多想了,江南富饶,郡主这些年可是都被江南的水养得极好,这皮肤都比我们几个水润光泽了,可见江南的确是个好地方了。”江南,江南,都说江南的水好,人美,比起北方,江南的女子多了一份婉约和柔弱,倒是让许多文人墨客都特别的向往就是了。

    “慕容小姐,你这可是说笑了,我不过也只是沾了那水乡的光,可是比不得你们在京都的繁华热闹了!”江南纵然是美,可是哪里比得上首都的热闹呢?这里的皇权最为集中,地位最为鲜明,在这里,才能真正的感觉到,什么是差别,还有什么,是特权。

    “安宁郡主倒是谦虚了!”

    ……

    安宁郡主这会儿倒是很会降低身份,和大家有说有笑的,一时之间,倒是拉近了不少距离,直到放了花灯,几人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安宁郡主看着秦之衍,倒是有些舍不得了。

    已经快有一年没有见到他了,前几次相见,都是来去匆匆,打个照面而已,有许多的长辈在,她也总是拘束着,不敢多看对方一眼,哪里有今日看的如此真切呢?

    只是又到了分离的时候了,她还真的是舍不得了。

    一年了,这一次她已经长大,可以嫁人为妻,真的好想好想,就这么和对方白头到老了。

    所以,此刻面对分离,安宁郡主虽然很想开口让秦之衍和自己一道走了,可是她毕竟是女子,当着这许多人的面,还是说不出口的。

    她只是希望秦之衍看在他们同路的份上,可以跟自己走一段,所以只是看着秦之衍,没说什么,但是那意思表达的很清楚。

    只是秦之衍好像没有看到一样的,只是看着慕容宵,“宵兄,我们走吧!”说完也不顾安宁郡主,直接就走了,安宁郡主瞧见秦之衍要走,心里有些舍不得,最后,鼓起了勇气,终于是开口了,“武成王,天色已晚,如今想来慕容公子他们回去,也是要好生的团聚的。”后面的话,安宁郡主倒是不好多说了,毕竟当着大家的面,安宁郡主也不好太过了。

    本以为秦之衍会因为自己的话有所顾忌,可是没有想到,秦之衍倒是完全的不在意了,“刚才出来的时候,靖北侯夫人约我回去吃圆子,让我也给母妃带些去,我自然是还得再跑一趟的。”很直接的话,让安宁郡主的一片希望都落空了,安宁郡主有些哀怨的看着秦之衍,最后,只好不舍的上了马车,临走之前,还不忘交代秦之衍有空去南王府坐坐,索性两家离得近。

    “我省得的。”只说省得,也没说去不去,安宁郡主知道秦之衍的个性,这样说基本就是不会去了,心里满是失落,可是却只能安慰自己,或许南王相约,秦之衍是会去的。

    心里打定了主意,安宁郡主决定回去要好好的绵绵自己的父亲了,相信南王出门,秦之衍是不好驳了面子的。

    “那武成王,我先走了!”本来以为一路上,还是可以说说话的,却不曾想,最后却是自己坐上了马车,孤单的回去了。

    年少情思,安宁郡主很小的时候,就很喜欢秦之衍了,这样的喜欢,到了如今长大,已经是深深的刻在了心里,安宁郡主一心只想嫁给秦之衍,当然是将秦之衍当成是自己未来的丈夫的,只是想着秦之衍未必那么看,安宁郡主的心,却是十分的失落了。

    ……

    “武成王,祖母什么时候说了让你回去吃圆子了?”等到安宁郡主走了,慕容宵想着秦之衍之前推辞安宁郡主的借口,只觉得那安宁郡主还真的是可怜的紧了。

    哎,这些女子怎么都那么想不明白呢?这人压根就不把人放在眼里的,何必呢?落的一片心伤?

    “靖北侯夫人是说了的,只是你没注意而已!”睁着眼睛说瞎话,秦之衍这人倒是脸不红气不喘的,看得慕容宵好生无奈了。

    “好,你行,只是今日可是花灯节,你不紧着回家好吗?虽然我是不介意你去我们家蹭吃的,可是秦王和秦王妃,不会介意吗?”过年过节的,今日可是十五了,马上这年就过了,这花灯节也是元宵节,一家人可是都得团团圆圆的一起吃些圆子,秦之衍这样子不归家的,却去了他们那里,可不是很好了。

    “没事的,我坐坐就走,今日也是出了事情,我不大放心,还是送送你们吧!”秦之衍刚才也是看出了安宁郡主的心思了,更是知道之前那场混乱是安宁郡主闹出来的,他心情很是不悦,所以不跟着安宁郡主回去,也是有他自己的打算的。

    “好吧,既然你坚持,我们一块儿走吧!”安置了几个女子上了马车,慕容宵倒是和秦之衍一起骑马了,两人一路上说些趣事,时间倒也过得挺快的。

    ……

    转眼回到靖北侯府吗,天色已经有些暗了,靖北侯府的门前已经点燃了灯笼,门口有人焦急的走着,见着秦之衍几人回来了,赶忙就来应了,“孙少爷,你们总算是回来了,老侯爷和侯夫人可是等得着急了,差点就让人出去找人了!”

    不知不觉,几人也玩了许久了,如今到了用饭的时间,靖北侯他们,哪里会不着急呢?

    “祖父祖母可是等急了?他们用膳了没有?”

    “还不曾,一直等着孙少爷你们呢,你们赶紧的进去吧!”

    “好!”下了马车,见着慕容雅几人被扶着出来了,慕容宵让几人先进去,看着秦之衍,没见对方有进去的趋势,倒是有些不解了,“武成王,进去吧!”靖北侯夫人都让人等在门口了,慕容宵也知道自己得赶紧的了,不然让老人家担心,自己也不好了。

    “今日过节,明日你爹爹他们怕是又得出远门了,想来你们是有许多话要说的,我就不进去了。”秦之衍刚才也只是找借口不陪着安宁郡主回去,这会儿时间差不多了,秦之衍自然也可以打道回府了。

    “可是你刚才不是说……”想起秦之衍跟安宁郡主说的话,慕容宵虽然知道那是秦之衍的说辞,可是也是以为秦之衍是真的想来这里坐坐的,如今见着秦之衍连门都不愿意进去了,倒是有些诧异了。

    “刚才你也知道的,好了,别让侯夫人等急了,我也该回去陪着父王和母妃了,就不进去了,改日再来拜会!”转身上了马,秦之衍潇洒的走了,慕容宵没有想到秦之衍为了不和安宁郡主同路,愣是送了他们回来,却不曾进门,只觉得秦之衍这人的心思,还真的是让人难猜了。

    果然是个怪人。

    ……

    不过此刻,慕容宵也没了心思去想秦之衍的打算了,他更是不知道秦之衍因着安宁郡主的所作所为已经有了怒气,安宁郡主马上就要倒霉了。

    他转身就进府去了,很快就跟上了苏兰芷几人,赶忙的来到靖北侯夫人处,刚进去,靖北侯夫人的语气,倒是有些不好了,“说了让你们早些回来,你们倒是好,都玩疯了,如今太都黑了才回来,倒是让我们好等!”

    苏兰芷几人一进来,这才发现屋子里倒是坐满了人了,发现大家都在等着他们,几人心里有些心虚,跟靖北侯和靖北侯夫人行了安,便乖乖的低着头,一副认错的样子了。

    “祖母,对不起,一时没有注意看时辰,耽搁了回来,让祖母你们久等了,我们错了!”态度诚恳,言辞恳切,倒是让靖北侯夫人的怒气都消了点了。

    不过靖北侯夫人本来也没有什么怒气,只是看着几个孩子玩得太久了,想着明日几个孩子又要离开了,心里有些舍不得罢了,所以心情不大好。

    “祖母,我们今日也是看着外面热闹,所以忘了,祖母别生气了,我们给祖母你们带来了不少好玩的呢!”慕容香见着靖北侯夫人还紧绷着一张脸,心里有些突突的,赶忙让银叶将他们买来的花灯和一些小玩意拿了出来,献宝一样的递给了靖北侯夫人和其他的人了。

    “祖母,这些小玩意可是精致的紧呢,我还真的没想到,如今有那么手巧的人了。”拿着大大小小的玩意,倒是有趣的紧,靖北侯夫人见着了,心下倒是送了些,不过还是板着脸,没有笑罢了。

    “你说别人手巧,我平日里给你请的师傅可不是手巧?是你自己不认着学,如今见了这个,倒是稀奇了,这还不如你三伯母的手巧,倒是你,自己学艺不精,稀罕罢了。”靖北侯夫人的三个媳妇,大媳妇喜好的是舞刀弄枪的,整日里都坐不住,二媳妇每日都喜欢看那些悲伤念秋的诗词,手工也只是草草,就是三媳妇稍微正常一点,出生书香世家,平日里女红倒是极好的,靖北侯夫人这会儿抬举了崔易容,也是想让孩子们好好学学女红,免得将来嫁出去了,被夫家笑话了。

    这要是遇到好的,那还好了,如果是差的呢?岂不是以后都抬不起头了?

    靖北侯夫人年纪大了,也希望儿孙都能幸福,当然是希望自己的儿孙各个都是好的,让人挑不出毛病,这样子,以后,也让人挑不出错了。

    不过靖北侯夫人终究是失望了,自己的几个孩子,倒是完全的继承了他们的母亲,除了慕容淑的女红稍微好点以外,慕容雅和慕容香的,还真的是看不得。

    靖北侯夫人平日里少不得总是要训训慕容雅几人的,只是训了也没什么效果,靖北侯夫人心里哪里能不担心呢?

    这会儿心里本来就有些郁闷,看着慕容雅和慕容香,心里越发的担心,面色,倒是越发的不好了。

    “祖母,我错了,我以后一定好好学!”慕容香倒是没有想到自己越帮越忙了,恨自己刚才怎么就多嘴了,这会儿暗自懊恼,只好求救般的看着苏兰芷,苏兰芷见着慕容雅和慕容香都有些担心,知道这两人因为女红的事情,平日里也没少被靖北侯夫人唠叨,她能理解老人家的担心,不过,苏兰芷却是觉得凡事太过勉强了,反而适得其反,慕容雅和慕容香的确没有这方面的天分,勉强了,也只是拘着两人的性子,让两人失了本性了。

    “外祖母,如今天色已晚,你们可是用了膳了?”故意转移了靖北侯夫人的注意力,刚才在门口苏兰芷已经知道了长辈们都在等着,心里有些过意不去,这会儿,也不想让长辈们挨着饿等着了。

    见着苏兰芷转移了话题,席乐荣自然也舍不得自家的闺女继续因着那女红被训,赶忙也搭腔了,“母亲,厨房的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如今时辰不早了,不如我们还是移驾去用膳,用完了膳,等您有了力气,再训他们这几个孩子,可好?”

    席乐荣虽然也对自己一双女儿的女红有些无语,可是这些年她也请了师傅了,也让两个孩子好生的学了,可是偏偏两个孩子就是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席乐荣也实在是无法了。

    “哎,就知道你护着自家的孩子,好了,我老了,管不住你们了,也不说了,免得惹人嫌了!”许是眼看着要离别了,靖北侯夫人的心情有些不大好,说的话,也难免的,有了点点的责备了。

    “母亲,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担心母亲的身子!”老人家年纪大了,饿着也不好,席乐荣也是不想大家一直等在这里罢了。

    当然了,她是有私心的,可是为人父母,对自己的孩子,她当然也是很疼爱的,自然也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养养都是拔尖的,可是两个孩子不善女红,她也没有办法啊!

    “母亲,乐荣真的不是这个意思,母亲千万不要动怒,伤了身子了!”慕容华见着靖北侯夫人面色不悦,有些担心了。

    其实大家都知道靖北侯夫人的心思,不过就是看着十五要过了,大家都要离开了,心里舍不得罢了。

    “母亲,您别太伤怀了,这些年我在苏北的政绩不错,很得皇上的赏识,想来再熬一些日子,我就可以回京续职,到时候就可以常伴母亲身侧,陪着母亲了!”慕容晔作为小儿子,当然知道自己母亲的不舍了,他和慕容华一个在部队回不来,一个外放,一年也只有逢年过节可以回来,靖北侯夫人年纪大了,思念他们,也是再所难免的。

    其实他们何尝不想在靖北侯夫人身侧孝顺呢,只是皇命难为,他们也是无法啊!

    “哎,你们这是说的什么呢?我就只是训训二丫头,你们一个两个的,倒是都出来说道了,好像我欺负了她一样的,你们这样子宠她,到时候宠坏了,可不好哟!”见着大家面色都有些沉重了,靖北侯夫人知道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大家了,也只好收起自己的情绪了。

    靖北侯见了,心里怜惜,开口安慰道,“好了,夫人,孩子们有自己的事业,也有自己的,路要走,如今他们不是回来了这许多日子吗?以后想他们了,捎封信就是,甚至我也可以陪你去走走,正好看看苏北和边塞的风光,岂不是很好?”这话安慰的成分较重,靖北侯和靖北侯夫人年纪都有些大了,舟车劳顿,实在是有些吃不消,不过靖北侯有这心思,靖北侯夫人当然也觉得很满足了。

    “好,等有空,我们去看老大和老三!”这会儿终于是笑了,见着大家一脸的紧张,靖北侯夫人也不再板着脸,也免得明日分开,大家心里留下了不好的回忆了,“大媳妇,吩咐厨房摆饭吧!”

    “是,母亲!”见着靖北侯夫人终于是发话了,席乐荣赶忙就去忙活了。

    “等等!”

    “母亲,还有什么吩咐吗?”

    “反正今日也是一家人,就不用放帘子了,一家人一起好生的吃顿饭,也好开心开心!”明日,这个家,又不完整了,心里,还真的是挺失落的。

    “好,母亲!”

    “去忙吧!”看着大家脸上终于是松动了,靖北侯夫人却也不想就这么放过慕容香几人了,“你们今日倒是玩得太疯了些,雅儿,香儿,你们如今也大了,尤其是雅儿,再过不久你就要及笄了,这些日子你就好好地学学女红吧,至少将来嫁了人,也不至于连夫君的衣服都不会做,自己的嫁衣都不会锈了!”

    “祖母!”没有想到靖北侯夫人说这个,慕容雅顿时面红耳赤的,如果说以前是期待的,可是今日见着这许多,慕容雅的心里,倒是有许多的不确定了。

    那么完美的男子,自己真的就配得上吗?

    虽然有靖北侯和靖北侯夫人撮合,慕容雅还是有些担心的。

    “这会儿知道害羞了,你马上就要及笄了,还是赶紧的学学,免得到时候,被夫家瞧不起了!”女子的嫁衣怎么都得是自己锈的,靖北侯夫人也是担心,所以也下定了决心,不能由着慕容雅的性子来了。

    “祖母,我知道了!”虽然平日里倒是没心没肺的,可是面皮子毕竟很薄,慕容雅想起自己的亲事,还真的是很不好意思了。

    “知道就好,还有一两个月你就要及笄了,这些日子你可别总是舞剑了,平日里就在屋子里面学习女红,什么时候学好了,什么时候出来就是!”都要嫁人的人了,比不得姑娘的时候,靖北侯夫人当然是要为了慕容雅的将来考虑了。

    “祖母……”听到自己要被强制学自己不喜欢的东西,慕容雅一张脸顿时就垮了,看着靖北侯夫人,还真的没有想到,一向来疼爱她的祖母,这会儿倒是比往常严厉了许多了。

    “好了,这事情就这么定了,香儿,以后你每日都得学两个时辰的女红,和你姐姐一起,每日的成果都要给我过目,不过关的,就好生的继续学,直到过关了,才可以休息!”虽然慕容香的年纪小些,还不着急,但是靖北侯夫人未雨绸缪,倒是早早的就有了决断了。

    “祖母,两个时辰,太久了吧?”

    “就当是陪陪你姐姐了,以后你们在一起的日子,不多了!”靖北侯这话说出来,看来对慕容雅的婚事,是有了决断了,一时之间,个人的心思,倒是有些不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