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零七章 分别时刻
    慕容雅的心思是有些复杂的,如果说以前,她真的很希望自己可以幸运的嫁给秦之衍,毕竟那样的一个男子,无论是身份,还是才华,都是这个世间少有的男子,更何况秦王和秦王府感情极好,府中除了一个上官侧妃,便也没有其他的妾侍,想来秦之衍也是会受到影响,她也不必太过担心妻妾相处的问题。

    可是如今,慕容雅倒是有些动摇了。

    看了看苏兰芷,慕容雅知道,自己不管是容貌,还是气质,或者是其他的别的方面,她或许都是比不过苏兰芷的。

    这些日子的相处,纵然苏兰芷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但是慕容雅还是可以感觉得出苏兰芷那不凡的气度和聪慧,这些,都是她比不上的。

    可是,让她就那么放弃了,她的心,的确,还是有些不甘的。

    收回自己的神色,慕容雅也不想因为这点捕风捉影的事情就影响了她和苏兰芷的感情了,此刻也只是低垂着头,一脸害羞的样子,倒也附和她此时的状况。

    只是苏兰芷向来敏锐,她知道慕容雅对她是有了忌惮了,苏兰芷眼中划过点什么,心里倒是叹了口气了。

    哎,女子之间的情谊,本就难得,可是女子也因着心思的细腻,还有女子特有的敏感,很多时候,倒是很容易因为一点点小小的事情,就疏离了。

    慕容雅是她进入这个家,算是第一个认识的朋友,苏兰芷知道慕容嫣本性是好的,自然是有些舍不得,失去那么好的一个亲人,和朋友了。

    看来,找时间,他们得好好的谈谈才是。

    心里有了打算,苏兰芷只是静静的站着,和慕容雅一样出奇的安静,只是慕容香这会儿,倒是很郁闷了。

    她本就不喜欢女红,这会儿非得逼着去学,本来是想拒绝的,可是听了靖北侯夫人的话,慕容香的嘴角,倒是有些红红的了。

    她的姐姐,就要出嫁了吗?

    以后,就离开她了吗?

    是不是以后他们要见面,就难了呢?

    心里好不舍得,可是慕容香也只好忍着,在她看来,虽然姐妹是要分开了,可是姐姐的幸福重要,舍不得什么的,也只能是藏在心里了。

    这会儿席乐荣出去吩咐好回来,正好听到靖北侯夫人最后那句话,眼圈红了红,想着自己的女儿还有不久就及笄可以嫁人了,从小捧在手心的宝贝眼看着就是别人的了,心里倒是非常的酸涩了。

    许是见着自己的话让大家心情都有些低落,靖北侯夫人也有些懊恼了,赶忙笑了笑,不想因为这些事情,让大家今日失了兴致了,“好了,雅儿大了是好事情,我们好生的给她相看一个好的就是,也免得她将来受苦。大媳妇,宴席可都准备好了?”转移了话题,此时此刻,这样团圆的日子,怕是得等上一年了,靖北侯夫人也不想让大家带着忧伤的情绪离开,这会儿倒是不想继续谈论这件事情了。

    “母亲,我已经吩咐下去了,我们可以入席了!”眨了眨眼睛,席乐荣也只觉得自己是太过多愁善感了,女儿还没有及笄呢,到时候看人,定亲,纳礼,什么的,少说也有一两年的时间,她这不是担忧的太早了吗?

    “好,那我们就过去吧!”靖北侯夫人发话了,席乐荣和慕容嫣一人一边扶着靖北侯夫人出去了,分主次坐好,靖北侯夫人瞧见了一家人和和睦睦的,想着明日大家都各奔东西,心里还真的是很不是滋味了,“如果以后每天都能这样子,那该多好啊!”本来不想多想的,可是看着这样团圆的画面,靖北侯夫人还真的是不想一个人离开了。

    过完了年,慕容嫣也得回去了,两个儿子也要去任上,让她挂念啊!

    “母亲,我会常常的回来看您的!”知道靖北侯夫人是年纪大了,所以总是希望儿孙都在身边,慕容嫣能理解,这些年因为她自己的事情,没少让父母操心,慕容嫣当然也是想要弥补一番的。

    “母亲,每月我都会多捎些书信的!”见着靖北侯夫人伤怀,慕容华倒也有些愧疚了。

    他常年都呆在部队,平日也走不开,对妻儿,对父母,都是有愧的。

    “母亲,您别想太多了,今日大家都在呢,来,这是您最喜欢的醉花鸡,尝尝吧!”倒是慕容渊识趣,直接就给靖北侯夫人夹了菜,靖北侯夫人也知道自己想再多都避免不了明日的分离,便也不想了。

    “夫人,今日说好了是好好吃个团圆饭,你这样子,岂不是让孩子们不放心吗?”靖北侯的话不多,但是每一次都说到了点子上,靖北侯夫人也不好说什么,也只好不去想这些无法改变的事情了。

    “好了,都吃菜吧,不然饿着了,大半夜的,可没吃的!”开起了玩笑,因着今天的家宴,马太姨娘一房的人也是在的,只是他们坐的位置比较偏,此刻看着靖北侯夫人坐在靖北侯的身边,儿女成群,马太姨娘想着自己的孩子都还没有着落,心里实在是看不过去了。

    “老夫人,婢妾敬您一杯酒吧,希望姐姐年年都如此,儿孙满堂,福寿安康!”她是府中唯一和靖北侯夫人一般辈分的老人了,只是她虽然留了下来,或多或少的也得了些靖北侯的宠爱,但是她的一双儿女,一个还没有娶妻,一个还没有嫁人,她始终都觉得很担心,也觉得是靖北侯夫人从中作梗,让她无法给自己的孩子寻觅一段好的因缘了。

    可是,这怪得了靖北侯夫人吗?这马太姨娘一心想让慕容念依嫁给秦之衍,这可能吗?还有这马太姨娘想给她儿子娶一个身份高贵的嫡女,这,岂不是高攀了?

    她这样子高不成低不就的,能心想事成,倒还真的是怪事了。

    只是马太姨娘上不自省,只以为是靖北侯夫人从中作梗,让她无法得偿所愿,此刻端着酒杯,说的虽然是祝福的话,可是靖北侯夫人本来就有些伤怀离别,这会儿听到马太姨娘的话,更是觉得心里好像堵了一块石头一样的,瞪了马太姨娘一眼,连杯子都没拿!

    看来这个马太姨娘最近,可是越发的放肆了,今日就得好好的教一教,对方是什么规矩了!

    “老夫人,你可是看不起婢妾?不肯赏脸让婢妾敬您一杯吗?”瞧见靖北侯夫人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好像没看到自己一样的,马太姨娘的面色有些挂不住了。

    她毕竟年岁大了,也算是府中的老人了,虽然只是一个姨娘,可是毕竟也是儿女双全的人,在府中也是有些体面的,如今靖北侯夫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一点面子都不给她,她的心里,自然是不好受的。

    “马姨娘,你得注意自己的身份!”提及身份,这可就是马太姨娘心里的一根刺了,其实马太姨娘也是出生名门,只是却是一个庶女,所以要高嫁,也就只能做妾了。

    这一直都是马太姨娘的心病,这些年她和靖北侯夫人斗智斗勇,也是希望自己可以摆脱这个身份,只是,她总是异想天开罢了。

    心里此刻的恨极了靖北侯夫人的刁难,可是马太姨娘也不想就那么示弱了,趁着靖北侯和大家都在,她倒要看看,靖北侯夫人这样子做,人家怎么看!

    “老夫人,婢妾一直都谨遵身份,不知道婢妾是哪里做的不好了,惹怒了老夫人,还望老夫人指点一二。”规规矩矩的端着酒杯,虽然靖北侯夫人是当家主母,而她只是一个妾,但是她好歹也是一个良妾,有儿有女的,也是有些身份脸面的,自然不能任由人那么欺负了去了。

    “马姨娘,你是越发的放肆了,如今大家一起坐着吃饭,让你坐下,已经是分外的给了你脸面,你这样子,越过了几位老爷少爷,来给我敬酒,你是什么意思?你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让你入座已经是格外的开恩,你这样子给脸不要脸,是不把侯府的规矩放在眼里吗?”这马太姨娘虽然是长辈,可是毕竟只是一个妾,坐的位置也是末尾,可见她的地位了。

    侯府规矩严格,如今也是因为过年所以开恩让马太姨娘入座,按理说马太姨娘需要的,只是静静的用膳,这些敬酒什么的,如今,还真的是轮不到她!

    人家有丈夫有儿子有媳妇,连孙子都有了,你马太姨娘一个姨娘,算什么?凭什么第一个敬酒?

    靖北侯夫人这话,倒是有些严厉了,其实马太姨娘敬酒,靖北侯夫人不计较,也是没有什么的,左不过如今过年,大家热闹就是,也没必要弄得太僵。

    只是这马太姨娘故意触碰靖北侯夫人的伤心处,靖北侯夫人瞧见马太姨娘那欠扁的样子,心里不气才怪?

    如今句句都在叱责马太姨娘,马太姨娘这些年过得也算是和顺,有儿子傍身,女儿又是一个得宠的,她已经许久没有被人如此奚落了,顿时一张脸一片青一片白的,心里倒是有些后悔自己刚才凭着一股子的气冲动了,此刻后悔,却是有些拉不下脸面来了。

    “母亲,您别气了,今日大家好生的吃饭,可别因着这些小事情,闹得大家都不开心了!”席乐荣见着靖北侯夫人生气了,心里也对马太姨娘如此不识趣觉得气愤,只好出来打圆场。

    靖北侯夫人自然也是不想因着马太姨娘破坏了自己的好心情,只是看着马太姨娘,心情很不好,便也一直坐着没有说话了。

    其实也是这马太姨娘最近动作太过频繁,靖北侯夫人早就想好好地敲打对方一番,如今马太姨娘送上了门来了,靖北侯夫人自然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放过对方了。

    马太姨娘倒是没有想到靖北侯夫人一直抓着自己的小辫子不放,整个人僵硬的保持端酒的姿势,还真的是有些僵了。

    目光有些哀求的看着靖北侯,马太姨娘倒是希望靖北侯可以帮她一把,只是靖北侯也知道了马太姨娘最近的动作,拼命地让慕容念依往秦之衍身边凑,他心下也是很不满的,故而装作没看见了。

    马太姨娘倒是没有想到靖北侯对自己也是视而不见,顿时觉得满心的委屈,此刻瞧着自己的一双儿女,看着两人,慕容念依倒是想开口求情,只是慕容子凡却是拉住了他,免得他们越帮越忙了。

    气氛有些僵,靖北侯夫人看都没看马太姨娘一眼,自顾自的吃东西,这样子当着那么多晚辈的面不给马太姨娘脸,让马太姨娘那张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紫,的确是非常的热闹了。

    看着没人跟自己求情,马太姨娘也知道自己如今是成了众矢之的了,将所有的愤怒和不甘都给咽进了自己的肚子里,马太姨娘最后只好对着靖北侯夫人低下了头了,“老夫人,贱妾知错了,还望老夫人恕罪!”如今,也只有认错,不然,她一直这样子没脸,以后还怎么见人!

    心里是恨极了靖北侯夫人的狠心,当做那么多晚辈的面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留,马太姨娘心里更是坚定了一定要让慕容念依嫁得好,让慕容子凡娶一房高贵的媳妇回来,这样子,大家都会对她有所忌惮了!

    “马姨娘,你怎么说也是长辈,是有儿有女的人了,也该给晚辈们做个榜样,总是这样子没规矩,可是会教坏了孩子,这规矩可是一定要讲的,什么身份,就该有什么规矩,万万不可逾越了。你需谨记,免得到时候孩子们声誉有损,那可就是你的罪过了!”存了心的想敲打马太姨娘,靖北侯夫人就是想让马太姨娘歇了心里的那些不该有的心思,只是马太姨娘这人向来执着,认死理,哪里会愿意放弃近在眼前的荣华富贵呢?

    “贱妾知道了!”俯首做小,马太姨娘这会儿倒是特别的谦虚,连自称都变了,就是想让靖北侯夫人放过自己一马。不过对靖北侯夫人所说的话,她心里也只是嗤之以鼻,完全不在意就是了。

    “知道就好,坐下吧,你总是站着,倒是打扰到大家用膳了!”一句话出来,倒是让马太姨娘胸口顿时就好像积了一口血就要吐出来了一样,心里更是恨透了靖北侯夫人了。

    “贱妾知道了!”站着,是她愿意站着的吗?要不是你,我用得着在那么多人面前丢脸吗?

    毕竟也是年纪不小的人了,马太姨娘这人平日里最要面子,今日靖北侯夫人当着这许多人都面如此扫了她的面子,那可是比重重的罚她,还要让她难受了。

    可是靖北侯夫人今日是存了心的让马太姨娘记住教训,见着马太姨娘面色虽然是一脸人错的样子,但是眼中满是不甘和愤怒,靖北侯夫人自然就不能这样就算了,“回去将女戒抄写一百遍吧,看来你也忘了不少了。什么时候抄完什么时候出来!”

    这样做,也是想禁了马太姨娘的足了,免得马太姨娘成天的挑唆慕容念依去诱惑秦之衍,丢了靖北侯府的脸了。

    “老夫人,这……”满是不可思议,马太姨娘毕竟是为人母亲了,还被罚抄女戒,倒是越发的没面子了。

    “怎么,可是还有不满?”冷冷的眼神扫过去,马太姨娘也知道自己如今是处于劣势,多说多错,只好将不满都打落了牙往自己的肚子里吞了,“贱妾知道了!”

    “知道就好,你也老大不小了,该给孩子们做表率的,也是要做表率的,老爷信赖你,让你教导两个孩子,你如果自己都做不好,两个孩子将来不是得让人耻笑吗?”这么一个大帽子扣在马太姨娘的头上,那马太姨娘哪里还能说个“不”字?

    “贱妾明白,贱妾一定好生的反思!”诚惶诚恐的低着头,马太姨娘不得不说这靖北侯夫人果然是个心狠的,揪住了她的弱点,总是将她掌控的死死的,让她只敢怒不敢言了。

    “嗯,知错就好,以后切莫再犯了,好生吃饭吧,今日大家难得团圆,下一次,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看着这么一大家子,虽然儿女成群,自己的孩子倒是各个都有了归宿,有了自己的孩子,可是到底还是她的孩子,作为父母的,纵然孩子已经长大,可在父母的眼中,那也还是孩子啊!

    “是!”马太姨娘这会儿倒是学乖了,也不敢多嘴了,席间只是默默地吃饭,哪里还敢再招惹靖北侯夫人?

    ……

    用完了饭,靖北侯夫人又留了慕容嫣几人住了一夜,慕容嫣知道靖北侯夫人因着分离,心情不好,便也没有推辞,和苏兰芷就留下了,只是苏青岚却回去了相府,毕竟偌大个府邸,总是没人,也是不好的。

    几人说了会子话就分开了,各自往各自的院落走去,苏兰芷看着慕容雅,想着慕容雅今日回来以后心情就闷闷的,也是存了心思想跟对方好好说说话,这会儿,倒是拉住了对方了,“大姐姐,我们一块走,可好?”两人也算是同路了,也算是玩得来的,一起走,倒也没有什么不对劲,大人们也没有觉察出什么,慕容嫣只是和自己的哥哥嫂子说话,慕容香看着苏兰芷想单独和慕容雅说话的样子,很识趣的往前走了,只留下苏兰芷和慕容嫣雅两人走在最后面。

    “兰儿,你有什么事情吗?”对待苏兰芷的态度,虽然表面没有什么,但是苏兰芷心思细腻,自然是觉察出,慕容雅对待自己,没有了以前的亲密了,反而有了点点的疏离和冷漠,这样的认知,让苏兰芷不得不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了。

    其实这事情,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慕容雅倒是想多了。

    “大姐姐,你今日似乎很不开心,可是因为什么?”有些事情,也不好马上就挑明了,苏兰芷也只好一点一点的引着对方往自己想谈论的事情上面说去了。

    “没有什么,只是想着爹爹要离开了,有些舍不得罢了。”这个理由倒是说得过去,慕容华一年到头就过年可以回来,慕容雅一年也只能和父亲好好相处那么几天,如今慕容华要走了,慕容雅舍不得,也是情有可原的。

    苏兰芷如果是不知道慕容雅的心思,那或许就信了,可是既然知道了,苏兰芷自然是不信的。

    “大姐姐也无需太忧心了,大伯深受皇上的器重,想来以后,还是有可能回京的。”边塞的将领,其实都是很艰辛的,那里的环境不好,而且远离京城,倒是少了许多的趣事了。

    “希望吧,只是也不知道爹爹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就是了。”虽然习惯了慕容华不在身边,可是毕竟是自己的父亲,慕容雅还是很想念的,所以今日离别,自然也舍不得了。

    “大姐姐想伯父了,可以去看望伯父的,而且平日里也可用书信往来,倒也无需太担心了。”

    “嗯……”点了点头,慕容雅今日到没有往常的话多了,苏兰芷知道对方是因为秦之衍的关系,但是又不好明说,毕竟慕容雅和秦之衍的事情还没有定下来,自己那么说了,倒是对慕容雅的清誉有损的。

    “大姐姐,今日外祖母发话了,以后大姐姐想来都只能呆在院子里学女红了,想来我们能见着的日子,倒是少了。希望大姐姐可以早日的学好女红,将来可以风风光光的出嫁!”这已经算是间接表达了自己的意思了,苏兰芷也只是有些可惜两人的友情,但是如果对方是个油盐不进的,苏兰芷也情愿没有这个朋友罢了。

    “兰儿,你是真心的吗?”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竟然是祝福自己的,慕容雅看着对方真诚的模样,顿时觉得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可是武成王那么优秀的男子,连安宁郡主都心动了,兰儿她,难道一点都不动心吗?

    而且武成王对兰儿,似乎比一般的女子,要用心些,兰儿她,一点都不在意吗?

    “大姐姐说的什么话呢?我自然是希望大姐姐可以嫁了如意夫君,快快乐乐,幸福一生的,大姐姐难道还有疑虑吗?”眼中倒是真诚一片,苏兰芷前世凄苦,除了一个假情假意的薛灵芸,一个朋友都没有,所以今世遇到慕容雅慕容香这样的朋友,苏兰芷还真的是很珍惜的。

    所以,苏兰芷并不想彼此之间,有些什么误会了。

    她对秦之衍,本就无意,她不想因着这些不存在的事情,影响了彼此之间的友谊。

    “兰儿,你真的祝福我吗?”似乎很想看清楚苏兰芷的心意,慕容雅认真的瞧着苏兰芷,看着对方那如古井般深邃的眸子,除了清澈,还是清澈,还有一丝的不甘和愧疚,慕容雅顿时知道,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是她想太多。

    兰儿可是还小呢,怎么会有这样的心思呢?

    她真不应该!

    慕容雅本来就是如此,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此刻见苏兰芷对秦之衍没有什么心思,她倒是放下了心了,突然就拉住了苏兰芷,面色满是愧疚了,“我的好兰儿,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她也是太过患得患失了,所以才会想这些有的没的,倒是误会了自己的好妹妹了。

    该打!

    “大姐姐,你说什么呢?”装作不知道,苏兰芷见着慕容雅这样子毫无心机,待自己真诚的样子,心里对慕容雅也是很担心的。害怕对方将来嫁得不好,一辈子都不幸福了。

    不过她该相信外祖母他们的,他们那么疼爱大姐姐,应该不会随便挑人就是了。

    “呵呵,没说什么呢,你明日就要回府去了吧?我有礼物要送你,你明日可不许偷偷的走了!”此刻放下了芥蒂,慕容雅对苏兰芷倒是很快就恢复了亲密的了。

    其实她自己也知道,她是比不过苏兰芷的,秦之衍就算是喜欢苏兰芷,慕容雅虽然有些伤心,但是给她一些时间,她也是能接受的。

    只是她毕竟是女子,有着女子的虚荣心,也有些小女子的小心眼,牛角尖,加上自己的一片痴心错付,难免有些想不通罢了。

    不过此刻看苏兰芷对秦之衍没有那些想法,慕容雅还是很开心的,怎么说秦之衍也是她心仪的男子,慕容雅也是会嫉妒,会不甘的。

    “大姐姐准备送我什么?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过?”看着慕容雅这会儿脸上露出了笑容,苏兰芷倒是放下了心了。

    女子本就艰难,慕容雅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痛苦,还真的是有的她受了。

    只是希望,这痛苦,不要太大就是,也希望,慕容雅对秦之衍的感情,只是一时之间少女的懵懂,不然她真的担心,慕容雅脸上的笑容,会变了,甚至会变成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了。

    嫉妒,往往真的是一个可怕的东西了,会让人变得面目可憎!

    “呵呵,秘密,你明天不许悄悄的走,等我给你了,你不就知道了?”故意卖了关子了,彼此毕竟也是相处了些日子的好姐妹,还是有着血缘关系的,虽然也会有摩擦和隔阂,但是慕容雅本性是善良的,自然也不会总是耿耿于怀就是。

    “好好,那我明日一定等你!”

    “那就说定了哦!”两人正有说有笑的,走在前面的慕容香听见两人的笑声,也知道两人是说完话了,赶忙就放慢了脚步,往回走了,“两位姐姐在说什么呢?怎么那么开心?”

    “哈哈,不告诉你!”瞧见自己妹妹一脸好奇的样子,慕容雅就是知道慕容香的性子,好奇心很重,可是偏偏就不告诉对方了。

    “好姐姐,告诉我嘛,别这样啊,你这样子,我今晚别想睡了!”拉着慕容雅的衣袖撒娇,慕容香这人就是这样子,最受不了人家说话说半边了,不然她就会一直想,一直想,真的有可能会睡不着的。

    “哈,你自己猜吧!”看着自己的妹妹,再看看苏兰芷,想着自己的家人,慕容雅觉得自己其实是很幸福的。

    对秦之衍,她是爱慕,可是她也知道,自己只是爱慕秦之衍的女子中一个很平凡的女子,秦之衍会不会看上她,还不一定。这些想法,她虽然一直都是知道的,之前以前故意不去多想,就是想让自己多多的幻想就是。

    可是今日,看着秦之衍对苏兰芷的特别,看着安宁郡主虎视眈眈的,慕容雅就知道,自己如果真的想嫁给秦之衍,光是一个安宁郡主,就够她喝好几壶的了。

    如今,她也只是希望,自己可以成为幸运的那一个吧?就算是最后,秦之衍选择的不是她,如今她也有些明白,到时候纵然会伤心,她也是可以慢慢的修复的。

    她会努力为自己争取就是,可是如果努力了,也没有结果,那也只是她没有福气了!

    想通了,慕容雅倒是不再像之前那么郁闷了,慕容香见着慕容雅心情好了,也放下了心,只是想着慕容雅刚才说的事情,心里只觉得好像挠痒痒一样的了,“好姐姐,你就告诉我嘛,好不好?”

    “好了,别闹了,爹娘就在前面呢!”看着自家小妹这么没心没肺的样子,慕容雅倒是觉得自己今日太过安静了,都不是她了。

    这样子,不好!

    “好姐姐,求你了,你告诉我,我什么都答应你!”

    “那你答应我每天陪我绣花!”

    “好姐姐,你明知道,我不喜欢那个的!”

    “那就没话说了!”

    “好姐姐,我每天不是陪你两个时辰吗?可以了吧?”

    “那是祖母规定的,不算!”

    “好姐姐,我给你做吃的吧?这样你绣花绣累了,也可以休息!”

    “吃食自有厨子做,你一个小姐去厨房不好!”

    “好姐姐……”

    ……

    苏兰芷看着慕容雅此刻恢复了平日的开朗,也知道慕容雅是想通了,心下稍微放心了。

    不过想着秦之衍的事情,苏兰芷还真的是有些担心了。

    她是记得前世,慕容雅好像是远嫁的,好像出嫁后就不曾回来,以前她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在看来,怕是跟秦之衍,有些关系的。不然靖北侯夫人和席乐荣那么疼爱慕容雅,怎么舍得让对方远嫁呢?

    看来她得注意一些,免得慕容雅的婚事造成靖北侯夫人的遗憾了。

    ……

    回到了住处,苏兰芷和慕容嫣分开了,这才有了机会问了云珠了,“事情可是办的如何了?”

    “小姐放心吧,已经都处理好了!”云珠将事情的经过都讲了一边,苏兰芷听了,满是赞赏了,“你做的很不错,这样子将慕容家摘了出来,也免得事后有人找麻烦了。”

    “也是小姐安排的好,奴婢只是照着小姐的吩咐做的。”云珠现在也学会儿谦虚了,她本以为苏兰芷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家闺秀,看不得世面,胆子也小,所以刚开始有些不服,便起了轻视之意。

    可是如今跟在苏兰芷身边久了,云珠发现,苏兰芷心思敏锐,而且为人极懂分寸,虽然不主动招惹别人,却也不是一个怕麻烦的人,对待敌人,从不心慈手软,这点,倒是让云珠对苏兰芷刮目相看了。

    “你能随即应变,也是好的。”对待薛灵芸,苏兰芷除了恨,就再也没有了其他的情绪了,两人迟早会撕破脸,只是苏兰芷没有想到,薛灵芸那么迫不及待的往刀口上撞就是了。

    “也是小姐教导的好!”

    “好了,这些都不要说了,早些歇着吧!”

    “是,小姐!”

    ……

    一夜,倒是好眠,第二日苏兰芷早早的就起来了,和慕容嫣洗漱好,就去给靖北侯夫人请安,准备离开了。

    “哎,本来想是多留你们几日,可是相府也有事情,也不好总是留着你们,让你们不好做人了,只是以后可得常回来看看我这个老婆子,也免得我想念的紧了!”

    “母亲,我省得的!”

    “好生照顾自己,知道吗?别让我担心!”看着自己的女儿,靖北侯夫人想着慕容嫣和苏青岚的关系,心里就一直放心不下了。

    “母亲,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兰儿,你平日闲暇,也帮帮你母亲,她身子不好,相府那么一个大家要管,也是很辛苦的,你平日多劝劝她好好照顾自己的身子,我瞧着她最近好像都瘦了。”看着慕容嫣似乎消瘦了,靖北侯夫人可是真的心疼啊!

    “外祖母,您放心吧,我会陪着娘亲的!”

    “母亲,我没事,只是最近事情多,所以累了些,过些时日就好了。”其实慕容嫣这些日子胃口不大好,好像不怎么想吃东西,只是她不在意就是了。

    “总之,就是为了我,你也得好生照顾自己,晓得吗?别让我为你担心!”

    “嗯,母亲,您也要好生的保重自己的身子,我有时间就来看你!”

    “好好!”正说间,慕容华和慕容晔都收拾好了来了,靖北侯夫人瞧着自己两个儿子都来了,瞧着两人打理整齐的样子,也知道,两个儿子,也得走了。

    “东西可是都收拾好了?”作为母亲,总是有操不完的心啊!

    “母亲,已经收拾好了,儿子们是来跟母亲辞行的!”

    “哎,马车可是都铺了软垫了,一路奔波,可是吃苦的紧,可别累着自个儿了,路上也不要着急,身子要紧!”

    “母亲放心吧!”

    “老三,你这外放也有些久了,如今你媳妇也生了孩子了,这一次不如就跟着你去了吧,她一个人呆着孩子,平日里没你在身边,也是够辛苦的!”之前因着崔易蓉怀了孩子,靖北侯夫人有些担心,这会儿孩子也大了,靖北侯夫人也不好让两夫妻总是分离了。

    “母亲,媳妇还是留下伺候母亲吧!”心里虽然是很想陪着丈夫的,但是丈夫出门在外,没人在家里尽孝,那也是不好的。

    作为正妻,崔易蓉理应是呆在家里,伺候公婆的,如今靖北侯夫人如此开通,倒是让崔易蓉格外的感动了。

    “让你去你就去吧,老三在外面做事情,府内没个女主人打理,也是有诸多不便的。老三如今任期未满,虽然皇上看重,却也没有那么快就回来的,你们夫妻成亲没多久就一直分离,我这个做长辈的也不好做着恶人了。以前是念着你有了身孕,不方便,后来是孩子还小,担心你一个人忙不过来,便留了你在家里,我知道你是舍不得的。如今孩子也大了些,你也轻松了些,我也不再拘着你了,你赶紧的回去收拾收拾,跟着老三去吧!好生照顾老三才是,这一年来,他都瘦了许多了!”靖北侯夫人也算是一个开通的婆婆了,看着儿子和媳妇总是分开,她自然也是不想儿子媳妇的感情生分了的。

    崔易蓉和慕容晔本来就是新婚夫妻,可是因着丈夫外放,成亲没多久就分开了,一年难得见到几次,本就想念的紧,可是碍于靖北侯夫人,也不好说自己想要过去陪伴的话了。

    如今靖北侯夫人开口,崔易蓉心下欢喜,便也不做扭捏的推辞了。

    “多谢母亲成全!”心下一片喜色,终于是不要和丈夫长期的份例,崔易蓉自然是开心的。

    “好了,你若是真的谢我,明年回来的时候,再给我抱一个孙子才是!”自古儿孙多是福,靖北侯夫人也算是儿孙满堂了,自然是希望孙子越多,就越好了。

    子嗣的繁荣,那可是一个家族兴旺的标志啊!

    “母亲,这……”虽然是成亲了的,可是毕竟脸皮子薄,崔易蓉还真的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母亲,你放心吧,我会努力的!”倒是慕容晔见着妻子害羞,自己接话了,结果崔易蓉的脸,“噌”的就红了。

    她虽然是生过孩子的,可是和丈夫在一起的日子极少,其实这皮啊,还真的是和姑娘家的一般的薄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