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一十章 薛灵芸自尽了?
    云珠跟过去以后,苏兰芷倒也不担心,只是继续往自己的院子里走,心里想着事情,步履倒是有些缓慢。

    刚回到自己的院子,云珠就回来了,苏兰芷看着云珠的脸色不大好,有些担心了,“刚才那人是谁?”

    “是柳姨娘身边的喜儿!”

    “这个柳姨娘,最近似乎,越发的不安分了!”之前因着有白芯的镇压,这些姨娘们倒也没有翻出什么风浪来,只是自从白芯走后,这些姨娘们一个两个的,越发的殷勤起来,之前因着李姨娘怀孕,几个姨娘之间的争斗倒是越发的激烈,后来李姨娘突然就死了,几个姨娘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就更是狠花心思去接近讨好苏青岚了,这首当其冲的,自然就是这柳姨娘了。

    此人乃是老庆王妃留在相府的眼线,是老庆王妃身边曾经信赖和亲近的人,就仅仅是这两点,苏兰芷就有足够的理由,要除掉对方了。

    以前只想等着机会慢慢的来,可是如今,慕容嫣怀孕了,这些人越发的不安分,苏兰芷自然得将计就计,将那些人一个一个的,弄出相府去,因为只有这些人先消失了,慕容嫣才有原谅苏青岚的可能,不然一直有那么几根刺在这里,谁能真正的释怀呢?

    那些人,不就是无时无刻在提醒慕容嫣,苏青岚曾经背叛她的证据吗?

    “的确,刚才奴婢跟过去,发现那喜儿正是柳姨娘派出来查看情况的,夫人突然晕倒,那柳姨娘似乎,非常的关心。”这柳姨娘也不是一个傻的,如今见着苏青岚对慕容嫣的在意,哪里会不着急呢?

    “那喜儿可是问出了什么?”看着云珠回来那么晚,苏兰芷当然猜到,云珠是跟着喜儿过去了。

    “奴婢从他们的谈话中得知柳姨娘是想让喜儿去问问夫人到底是怎么了,不过夫人院子里的嘴都很严,喜儿没问出什么。”

    “她不会善罢甘休的!”如今老庆王妃已经瘫了,想来这柳姨娘的作用,肯定也是大了许多了。

    “的确如此,柳姨娘吩咐那喜儿以后多往夫人的院子去走走,看看到底夫人是怎么了。”看来这柳姨娘还真的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

    “这柳姨娘的事情,不容小觑,云珠,这些日子,你要注意柳姨娘的动向,一有不对劲,立刻就来回复了我!”慕容嫣如今可是出不得半电动差错了,不然不仅仅是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慕容嫣本人,也是万分危急的!

    “小姐放心,奴婢会小心的!”自然是知道苏兰芷的担忧的,云珠当然会加倍的小心。

    “这事情,就交给你办了。”如今自己身边,也只有云珠会武,可以来去自由,而且及时的觉察出不对劲了。

    “奴婢不会让小姐失望的!”知道苏兰芷这是越发的信赖自己了,云珠看着对方眼中的镇定和沉着,竟然有种诚服的感觉了。

    这样的主子,才是她想跟随的人啊!

    “还有其他的姨娘,吩咐下去,让大家警惕些,不要让人钻了空子了!”这些人如果那么迫不及待的送上门来,那么她是不介意将他们一个两个的,全部都发卖出去的!

    “奴婢晓得了。”府中的确还有许多不安定因素,的确是需要好好的提防才是。

    “嗯,你先出去吧,我要休息一会儿!”有些事情,她得好好想想了。

    虽然最近因着和慕容嫣一起管家,她倒是在各处都放了自己的人了,可是这些人苏兰芷暂时是不打算动的,因为她不想打草惊蛇!

    所以,如今,她必须小心谨慎,千万不能出了岔子了。

    “是!”轻轻的就退了出去,关上了门,云珠知道,因着慕容嫣的孕事,这相府,怕是又得不安宁了吧?

    只是希望,一切,都可以尽快风平浪静了才好!

    ……

    因着大家的刻意隐瞒,慕容嫣怀孕的事情,倒也是没有传出什么的,日子倒也平静,这天夜里苏兰芷和苏青岚都去陪了慕容嫣用膳,苏青岚看着慕容嫣没有什么胃口,实在是有些担心了,“嫣儿,你多少吃点,这样对你,对孩子都不好!”

    慕容嫣最近都瘦了,苏青岚之前也只以为是因为最近过年累着了,可是却不曾想,是因为慕容嫣怀了身子了。

    “妾身知道,只是妾身吃不下!”之前就有些胃口不好,可是今日自从吐了以后,胃口似乎就更差了,看着什么都不想吃,慕容嫣虽然是担心,逼着自己吃,可是吃了就想吐,整个人脸色都白了。

    “嫣儿,你没事吧?”瞧着慕容嫣吃了就吐了,苏青岚也不好说出劝说对方继续吃的话,只是担忧的看着慕容嫣,还真的是没有想到,慕容嫣这一次怀了身子,竟然是那么折腾!

    “妾身没事,只是有些累了,想再躺会儿!”孕妇嗜睡,这些日子慕容嫣的确也是懒懒的,只是大家都没往这方面想罢了,如今得到了证实,慕容嫣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响应肚子里的号召一样的,的确是累得紧了。

    “可是你都没吃什么东西……”见着慕容嫣不吃东西,苏青岚着实是担心啊!

    “爹爹,娘累了,就让她睡会儿吧,一会儿我去给娘亲炖些燕窝粥,娘亲醒了,就可以喝了。”苏兰芷懂些医理,知道慕容嫣这是因为赶马车的时候,累着了,所以此刻反应才那么大,休息一夜就好了。

    不过,看来这一次慕容嫣怀得是有些辛苦的,以后得好好照看才是,不然到时候生产会比较危险。

    “那,也好!”苏兰芷都这么说了,苏青岚见着慕容嫣的确是疲惫,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眼睁睁的看着慕容嫣慢慢的起身,回去歇着了。

    心里有许多话想和慕容嫣说,可是看着慕容嫣总是避着自己,苏青岚也是无法,只好叹息一声,本想在这里陪陪慕容嫣的,结果白嬷嬷倒是匆匆忙忙的赶来了。

    “老爷,大少爷身边的白嬷嬷求见!”张嬷嬷是很不喜欢在这个时候见到苏振华屋子里的人的,可是人来了,她也不好拦着,不然传出去,对慕容嫣的声明不好。

    “可是何事?”皱了皱眉头,这些日子苏青岚对苏振华倒是格外的严厉,一来是想让苏振华多学学道理,免得总是做错事情,二来,也是的确对苏振华不大放心,所以想办法的拘着苏振华,也免得苏振华做出冲撞慕容嫣和苏兰芷的事情了。

    如今慕容嫣怀孕了,苏青岚自然是得更加的注意,可不能再出岔子了,那代价,可是他承受不起的!

    “老奴不知,只是白嬷嬷看起来非常着急!”在庄嬷嬷看来,这苏振华那房的人就是存心的给慕容嫣添堵的,每一次来找人,非得这个时候来,她心里可是一百分一万分不愿意通报的,可是她也不好真的就什么都不说了,也免得传出去,说慕容嫣苛待庶子庶女,倒是影响了苏兰芷的前程了。

    “你让她等会儿!”有些烦躁的皱眉,这些日子苏振华的表现虽然是不错,但是苏青岚也是知道,苏振华并不安分的,所以他也不让苏振华提出请苏玲月回来,也免得屋子里,倒是越发的乱了。

    “是,老爷!”见苏青岚没有了往常那么在意苏振华,张嬷嬷不由得心下一喜,想着自己的主子如今已经怀上了孩子,不久的将来如果真的生下嫡子的话,那么苏振华还算什么呢?

    嫡庶有别,以前是因为只有苏振华一个人,所以大家不得已只能将他捧着,但是现在,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张嬷嬷可是真的想天天求经诵佛,保佑慕容嫣可以一举得男了。

    ……

    “兰儿,你娘亲这里,你以后小心些,我就先走了,有事情就让人去叫我!”

    “爹爹,我和你一起吧,看看有些什么事情,或许我也是可以帮忙的!”

    “也好!”见苏兰芷提出,苏青岚自然也是不会反对的,这些日子,他是看出了自己的女儿虽然年幼,但是很多时候,倒是比大人还沉着,让苏青岚欣慰的同时,心里也是非常的愧疚了。

    “走吧,爹爹!”慕容嫣此时睡着了,苏兰芷倒是没必要守着,此时陪着苏青岚去看看苏振华要搞什么鬼,自由也好见招拆招了。

    “嗯!”父女两人一起出去,那白嬷嬷等在外面,已经非常的着急了,此刻见着苏青岚带着慕容嫣一起出来,心下就更是着急了,“老爷,大小姐!”

    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也跟着出来,白嬷嬷眼中有些诧异,不过很快就低下了头,让人看不真切了。

    “可是有什么事情需要禀告?”平日里也是交代了苏振华身边的人只需要好生的伺候好苏振华就行,没有遇到紧急的事情,不必事无巨细的过问他就是了。

    如今白嬷嬷来了,那自然就是大事了。

    “老爷,大少爷病了。”小心翼翼的看着苏青岚,白嬷嬷此时此刻,倒是很想知道,自己这一招,有用的可能性,有多少。

    “病了?”皱了皱眉头,苏青岚倒是没有想到苏振华病了,“怎么就病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虽然对苏振华的有些怀疑的,可是毕竟是他的孩子,苏青岚平日里,多多少少,还是会关心一下对方的功课的,据他所知,苏振华昨天都是好好的,怎么就病了呢?

    “这几日夫子对大少爷的学业抓得很紧,大少爷每日都挑灯夜读,昨夜风大,大少爷许是吹了风,所以染了风寒了。”话语里的意思倒是有些透露出苏震撼的辛苦和勤奋,那么一个孩子,入夜了还在读书,甚至因为读书都病了,的确是有些让人越发的怜惜了。

    “之前不是交代你们好生照顾着吗?怎么倒是让他病了?”皱了皱眉头,这孩子生病,一个不好,也是容易出问题的。

    “老奴也不知道啊,老奴一直都小心的伺候大少爷,可是大少爷还是病了,老奴真的没有疏忽,还望老爷明察!”对苏青岚的态度倒是有些弄不清楚,不过白嬷嬷知道,此刻的苏青岚,不喜的成分,倒是多了许多了。

    “让府医去看了没有?”

    “老爷,已经让人去请了府医了。”毕竟是苏青岚唯一的儿子,白嬷嬷也是不敢马虎的。

    “嗯,那我去瞧瞧吧!”儿子病了,作为老子,苏青岚也不好真的就太过漠不关心了,此时看着苏兰芷,苏青岚有些犹豫,“兰儿,你且进屋子里去吧,外面冷!”意思是不让苏兰芷跟着去了,只是苏兰芷有些不放心,自然是要跟去看看的。

    “爹爹,没事的,弟弟病了,我这个做姐姐的,还是去看看的好!”苏振华这些日子想让苏玲月回来,苏兰芷不是不知道,只是她总是故意让苏青岚觉得如今苏玲月替他们照顾老庆王妃挺好。加上苏振华如今落下了许多的功课,也是需要好好的补补,苏玲月回来了,府中少说也得忙些日子,而且苏振华难免会有些分心。是以综合考虑,苏青岚倒是暂时不打算接苏玲月回来了。

    苏兰芷这就是故意的,先分开这姐弟两个,他们分开,也是成不了大事的,苏振华还小,比起苏玲月来说,倒是好对付多了。

    所以苏振华现在突然病了,苏兰芷自然是得好好去看看的。

    “你要去?”心底里一直都觉得苏兰芷是在意苏振华和苏玲月的,此刻见着苏兰芷一片的平静,苏青岚也不好说什么了。

    “嗯,爹爹,弟弟毕竟还小,爹爹许多事情想得未必就周到了,我去看看吧,也免得弟弟病了,也得不到好的照顾了。”

    “那好吧!”苏兰芷说的也是有道理的,他毕竟是男子,许多事情,还真的是没有女子心细,虽然知道苏兰芷和苏振华几人是有着隔阂的,但是苏青岚相信苏兰芷。

    “走吧,爹爹!”

    ……

    到了苏振华的院子的时候,苏兰芷瞧了瞧,不得不说,以前的白芯对苏振华,的确是存了厚望的。

    这座院子很大,而且位置很好,很幽静,环境也不错,院子里放了不少的盆栽,虽然如今是冬日,都凋谢了,可是从那精致的摆放,可以看出其中的繁华,想来到了春日,定然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了。

    院子里的陈设,倒也是简单大方,和白芯个人的品味,倒是相差的有些多了,看得出是依照苏青岚的品味设计的,这些,不都是彰显出白芯的野心吗?

    不过,只是没有机会罢了。

    第一次认真的看苏振华的院子,倒是清雅的很,而且无处不张扬着富贵,这白芯啊,胆子还真的是大呢!

    这苏振华还只是一个庶子呢,心思就那么大了,也难怪,他们前世,做到了那样的狠心绝情!

    此刻,看着那紧闭的门,苏兰芷脸上始终都保持着笑容,苏青岚瞧着苏兰芷,总觉得此时的苏兰芷,笑容有些冷意,但是等他转眼再看的时候,却只看到苏兰芷脸上一片的平和了。

    这个时候,府医出来了,苏青岚有些但是苏振华的身体,赶忙就叫了府医来了,“府医,振华他,可是有什么事情?严重吗?”

    骨肉亲情,造不得假,多年来的疼爱,纵然是有些失望,但是也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的了。

    “回相爷,大少爷只是受了寒了,如今寒体入侵,怕是得好生的养养才是,暂时就不宜太过操劳了,不然留下病根,倒是不好了。”

    “很严重吗?”听着府医的话,苏青岚倒是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

    “大少爷身子本来就弱,加上心思重,如今又是累着了,这么一染风寒,倒是有些撑不住了,如今还是在屋子里面静养,慢慢吃药调理就是。”孩子病了,本来就是一件麻烦的事情,更何况是这冬日里染了风寒,有的时候,小小的风寒,也是会要了人命的。

    “是吗?”听着那府医的话,苏青岚想着自己对苏振华要求太过苛刻,也是觉得有些过了。

    毕竟还只是一个孩子而已,他似乎,看得太紧了。

    “相爷无须太担心就是,慢慢调养,索性大少爷还小,应该是无碍的!”

    “好!”让府医去开药了,苏青岚走了进去,看到苏振华那瘦弱的小身子躺在床上,一脸的绯红之色,清秀的五官带着痛苦,眉头紧紧的皱着,倒是让人看着就好似那破碎的娃娃一般的了。

    “姐姐,姐姐……”低喃的声音,带着思念和小心,更是让人觉得有些心疼了。

    “嬷嬷,这是怎么回事?”倒是没有想到一天没见了,苏振华突然就那么虚弱了,苏青岚心里,还是有些自责的。

    苏振华毕竟还小,又遭遇了丧母的变故,如今他一个人在相府,想来没有依靠,心里也是极其的不安的。

    只是,让苏玲月回来,真的就好吗?

    心里是有些怀疑的,所以苏青岚倒也没有立刻就拿了主意,只是看着白嬷嬷,希望对方给自己一个解释了。

    “老爷,老奴,老奴也不知道啊,许是大少爷想念二小姐了吧?”这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老爷为何还要问自己呢?

    “你是振华的奶嬷嬷,以后一定要好生的照顾他,千万不许出岔子了,知道吗?”病了总不是好事情,苏青岚说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

    “是是,老奴一定好好照顾大少爷!”看着苏青岚那紧绷的脸,白嬷嬷却没见苏青岚松口,心里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了。

    “一会儿去煎了药就让他喝了,然后就让他好好休息吧,这几日,也不要出门了,就躺床上,好好休养就是!”

    “那大少爷的功课?”

    “既然病了,就暂且放假了才是!”

    “是,老爷!”

    苏兰芷听着苏青岚的吩咐,想着苏青岚终究对苏振华的心软的,看了看昏迷不醒的苏振华,再看了看一旁的白嬷嬷,苏兰芷突然就说道,“爹爹,弟弟似乎很想念月儿妹妹,既然如此,不如就让人去请了月儿妹妹回来吧?这样弟弟也好有个照顾?免得病情加重了?”

    说到照顾,苏振华屋子里一屋子的人都没有照顾好,多一个苏玲月,又有什么呢?

    苏青岚之前本来有些犹豫的,此刻听了苏兰芷这么说,倒是不大想将苏玲月接回来了,“振华最近病了,还是好生的休息的好,玲月如今要在母妃那里,这会儿去叫她回来,也不济于事,还是再看看吧!”

    “也好!”很明显的看到苏振华那嘴巴紧紧的抿起来了,苏兰芷知道对方的如意算盘如今倒是落空了,也不点破,“爹爹,弟弟既然病了,我们还是不要打扰才是,不如就让弟弟好生休息吧?明日再来看他?”

    可不想苏青岚对苏振华有点点的同情,苏兰芷当然是希望,苏青岚可以和苏振华少接触些了。

    “嗯,嬷嬷,振华就交给你了,我明日再来!”

    “是,老爷!”送苏青岚离开,白嬷嬷的脸上,倒也没有高兴还是不高兴,神情淡淡的,回到屋子里,看到苏振华起床了,白嬷嬷赶忙就应了过去了,“我的小祖宗,你可别下床啊,到时候病重了可不好啊!”

    “嬷嬷,你不是说只要我装病想姐姐,姐姐就可以回来了吗?怎么爹爹没有开口呢?”有些焦急的看着白嬷嬷,苏振华本来以为可以见到苏玲月了,哪里想,竟然是一场空!

    “哎,大少爷,老奴也不知道啊!”白嬷嬷哪里想到,苏青岚如今对苏振华完全是没有以前的照顾了呢?

    “那嬷嬷,你说我该怎么办?”现在他是越发的没地位了,如今也没得个人商量,可如何是好?

    “大少爷别急,我们慢慢来,老爷今日不松口,想来是看你不是很严重,我们严重些就是了,到时候,你装得再像一些,老爷看你病重,定然会接了二小姐回来的!”其实这话,白嬷嬷自己都觉得有些没谱,但是试一试,总比都不做努力要好些。

    “嬷嬷说的是真的吗?”

    “大少爷信老奴一次吧,老奴会让二小姐回来的!”

    “好,我信嬷嬷!”毕竟是自己的奶娘,苏振华如今回来,身边也没有几个熟人了,对白嬷嬷,自然也是相信的。

    “嗯,大少爷如今暂时不用温书了,倒是可以放松放松,这事情也不宜操之过急,过几日再说吧!”如果太频繁了,也容易让人起疑,所以,只能先忍两天了。

    “好,我都听嬷嬷的!”苏振华现在是只想要苏玲月回来了,自然也管不了这许多了。

    “大少爷放心吧!”

    两人在此处谋划,早就离开的苏兰芷,和苏青岚分开以后,支开了其他的人,看着眼前的云珠,询问道,“可是知道他是真病,还是装病了?”

    “大小姐猜的没错,他的确是装病,想要让老爷松口,接了二小姐回来!”

    “自然会让她回来的,只是不是这个时候!”如今慕容嫣还没过头三呢,还是小心为妙,所以,苏兰芷在这一个月内,倒是不打算让苏玲月回来的。

    不仅是不让苏玲月回来,她还要想办法在这一个月内隔绝苏振华,也免得到时候这两人在一块儿,弄成许多的麻烦了。

    “小姐说的极是,可是大少爷始终都是老爷的长子,万一大少爷真的严重了,到时候一个想念姐姐的缘由,二小姐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回来了。”

    “这你无须担心!”

    “小姐的意思?”

    “是时候,该用上她了!”对付敌人,往往各个击破的好,既然苏青岚对苏振华还是有些怜惜的,那她就一点一点的,让那点怜惜,完全没了才是!

    “小姐,你说的是?”对苏兰芷放在苏振华身边的人,云珠还是有些了解的,此时看着苏兰芷的神情,自然就猜到了对方想做什么了。

    “那个暂时不用,我说的,是白嬷嬷!”

    “小姐?”看着苏兰芷,云珠倒是有些不大明白了。

    这白嬷嬷可是白芯为苏振华选的奶妈,对苏振华,自然是衷心的,他们能够利用得到吗?

    “你以为,如果这白嬷嬷对苏振华完全的衷心,我还会留下她吗?”真正衷心的人,她早就寻着各种缘由打发出去了,这剩下的,自然是可以利用的人了。

    “那小姐打算怎么做?”突然是有些明白了,云珠倒是很想知道,苏兰芷打算怎么处理苏振华了。

    “娘亲的身子最近不能有任何的闪失,所以我也不会允许任何意外,所以,我必须在苏玲月回来之前,让苏振华离开!”暂时也只有这个办法了,苏振华毕竟是苏青岚的儿子,苏兰芷也不好太逼得急了,免得事情会超出自己的意外来!

    “小姐考虑的周到!”

    “这几日想来他们也不会马上就行动了,我们且静静的等着就是!”

    “嗯!”看着苏兰芷运筹帷幄的样子,云珠也没有什么担心的,反正她是绝对相信苏兰芷的。

    ……

    “对了,小姐,有件事情,如今传遍了京城了,奴婢不知道,该不该说。”正事说完了,云珠倒是忘了另外一件事情了,知道苏兰芷定然是担心的,当然是得赶紧的告诉苏兰芷了。

    “哦,什么事情?”

    “自然是薛小姐的事情。”彼此心照不宣,苏兰芷笑了笑,脸上倒是一脸的淡定了,“薛妹妹她怎么了?”好似关心的语气,如果云珠不是知道这事情是苏兰芷主导的,怕是都以为苏兰芷是真的关心薛灵芸了吧?

    不过也是怪薛灵芸自己心术不正,如今自食其果,怪不得别人。

    “昨日花灯节,薛小姐回去的路上,突然就遭人绑了,听说被人绑了一夜,辅国公府的人暗地里去寻,结果今日早上才在一座破庙里面发现薛小姐,听说薛小姐的衣衫不整,都泄了春光了,如今全城的人都知道薛小姐失了名节,辅国公府虽然压下了这事情,可是还是有不少的传言传出来,这薛小姐短时间之内,怕是都没办法见人了吧?”辅国公府本来是秘密寻找的,派出去的人也都是亲信,本来这事情是不会宣言出去的,可是苏兰芷偏偏让云珠找人躲在那附近,看到薛灵芸被人救出来了,就到处去宣扬,这事情顿时就弄得人尽皆知了。

    不过辅国公府也是个厉害的,迅速的就压下了此事,再也没有人敢传了,只是这事情还是传到了不少人的耳朵里,这薛灵芸将来要想嫁进公卿之家,那是不大可能了。

    “薛妹妹也实在是太不小心了些,看来改日,我还是得去看看她才好!”这结果,苏兰芷倒是想到了,辅国公是什么人,如果这点留言都压不下去,那他哪里能到如今的地位?

    不过,就是这留言都够薛灵芸喝一壶了,短时间内不会出来蹦跶,也免得她花费精力去对付了。

    她自己府上都有这许多事情,哪里有多余的精力呢?

    “小姐你倒是个心善的,就是不知道别人心里怎么想了!”想到薛灵芸的狠毒,云珠只觉得这样子还算是轻的了。

    让她身败名裂才好呢,这样子的,倒是便宜她了!

    “薛妹妹她最重视的,就是她的名誉了,想来此番的打击是巨大的,我们还是不要多说了。”打击还是其次,这名誉毁了的人,还能嫁给秦焰,做对方的妃子吗?

    苏兰芷就是知道薛灵芸在乎秦焰,在乎秦焰身边的位置,她偏偏就不让对方如愿了!

    “小姐放心,纵然辅国公府打压了,可是这留言传出去,大家定然是另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薛小姐以后,怕是只能孤独终老了!”一个被毁了名节的女子,还有什么机会,嫁得好呢?

    “云珠,这是不一定的。”辅国公是谁,薛灵芸是谁?这辅国公这些年细心的栽培薛灵芸,哪里会那么轻易的就放过这颗棋子了?

    “小姐,你是什么意思?奴婢不懂。”

    “很快,你就会懂了,最近留心一下辅国公府那边的消息,想来会有意外的。”女子的名节,那可是比身家性命还要重要的,如今薛灵芸名声已毁,想来辅国公府定然会有后招的,不然辅国公府还有那么多的女儿未曾婚嫁,岂不是白白的受了连累?

    “小姐,奴婢会注意的!”看苏兰芷那一脸让人看不透的样子,云珠还真的是好奇,这辅国公府要如何彻底的处理这事情呢?

    要知道,这事情虽然被压下去了,可是传得极其的广,想来就是打压,也只能表明打压,人家心里怎么想的,你知道吗?

    这世家大族里的女子,名节一旦被毁,影响的,可不仅仅只是一个人而已,族中的男子女子,可是都会被影响的,所以有的时候,为了家族荣誉,甚至那条命,都必须要舍弃了。

    ……

    果然,第二天就传来了薛灵芸羞愤自杀的消息,云珠听到这个消息告诉苏兰芷的时候,本以为苏兰芷会诧异,没想到,苏兰芷倒是一脸的淡定了,“看来辅国公,果然是够快,也够狠!”难怪前世,可以隐忍着,一直默默的支持秦焰,到了最后,竟然超越了她的父亲,成为了第一大臣!而辅国公府,也走上了巅峰!

    “小姐,薛小姐她真的?”云珠还真的是没有想到,等了一天,等到的竟然是薛灵芸自杀的消息了,实在是觉得有些诧异。

    她想过很多种解决办法,可是这一种,她本来觉得是不大可能的。

    “她的名声已毁,为了辅国公府的名誉,她唯有以死谢罪了!”不然影响了整个辅国公府,辅国公也是不能容忍的。

    不过这辅国公,也的确是一个心狠的祖父了!

    “……”想说些什么,云珠也觉得没必要,反正薛灵芸这样也是罪有应得,只是这样的结果,实在是太让人寒心了。

    那些人,可是她的亲人啊!

    “好了,云珠,我们一起去看娘亲吧!”这件事情,虽然在苏兰芷的预料之中,但是苏兰芷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奇怪了。

    辅国公固然是有野心的人,可是薛灵芸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也是作为拉拢亲眼的手段,如果薛灵芸死了,那么,谁来做这件事情呢?

    实在是想不出一个适合的人,苏兰芷的心里,有些怪异,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可是暂时又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了。

    “好!”

    ……

    来到烟云阁,苏兰芷远远的就看到了柳姨娘几人站在门口,心下有些不悦,苏兰芷却没有表现出来,“几位姨娘今日怎么得闲过来?娘亲不是说了吗?免了你们的晨昏定省,只需在院子里抄写佛经便可!”

    慕容嫣现在需要的是休息,苏兰芷可不想这些不相干的人来打扰了。

    “大小姐说的极是,只是婢妾们想着夫人刚刚回府,而且似乎身子不大好,所以想来看望夫人!”说看望,怕是假的吧?应该是探虚实才是真的吧?

    心里早就知道这些人的歪歪肠子,苏兰芷却也没有点破,“既然你们知道娘亲身子不好,就回去好生的为娘亲祈福才是,无须来打扰!”

    “大小姐,婢妾们也是关心夫人,难道都不行吗?”最先说话的,自然是郑姨娘了,他们可是听说了慕容嫣那一日是被苏青岚抱回来的,昨天一直按捺着,今日再也坐不住了,只想来看看,慕容嫣到底是怎么了!

    “郑姨娘,你说话要注意身份,你们那么多人来打扰娘亲,娘亲怎么静养,怎么养好身子?”冰冷的目光扫过对方,苏兰芷最看不惯这些人一副贪婪的嘴脸了,多说一句话,就觉得厌烦!

    “大小姐,婢妾们也只是担心而已,大小姐为何不让婢妾们进去给夫人请安呢?婢妾们作为姨娘,理应是每日都来给夫人请安的,夫人心好,免了我们的请安,可是如今夫人不舒服,婢妾们是应该进去伺候的。”张姨娘说的倒是在理,柳姨娘见了,赶忙也附和了,“大小姐,张姨娘说的极是,夫人病了,我们理应侍疾的,不然别人怎么想我们?怎么想老爷?”将苏青岚都搬出来了,可见这几人今日,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了。

    的确,正室病了,做妾的,理应伺候一旁,可是如今慕容嫣的情况特殊,苏兰芷可是打定了主意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当然不想让这些人进去,免得有人看出什么了!

    这怀孕的女子,有经验的人,可是一眼就能看出啊,这些姨娘们虽然是不曾有孕,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明处的,她可以防着,但是暗处的,她防不胜防!

    “太医说了,娘亲需要静养,你们无须伺候!”这些人去伺候,可不是就去添堵的,苏兰芷当然不会愿意让慕容嫣在怀孕的时候还看到这些让人堵心的人,心情不好了。

    “纵然不让婢妾们伺候,让婢妾们去看看夫人也是极好的,不让婢妾们实在是有些不放心!”柳姨娘一脸坚持的样子,今日她是不进去看个究竟,是绝对不会就罢手了!

    慕容嫣如今,肯定的有问题的,她必须弄清楚才是!

    “柳姨娘,我说的话,你是真的没懂,还是故意装不懂?难道还需要我再说一遍吗?娘亲需要的是静养,你们这么一大群的人,是存了心的要叨扰娘亲,让娘亲病情加重吗?”声音徒然就冷了下来,苏兰芷闻着这些人身上的脂粉味就觉得很不舒服,看着这些人的嘴脸就更加的不舒服,便也落下狠话了。

    打量着她不知道这些人的心思不是?她是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大小姐,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只是……”见苏兰芷似乎生气了,柳姨娘的气势倒是弱了些,苏兰芷见状,直接就打断了对方,完全不给对方任何辩解的机会了,“既然不是,就回去吧,如果你们真的关心娘亲,就是给娘亲多抄些佛经祈福就是,每日让人送来,想来娘亲会明白你们的孝心!”

    苏兰芷这话一出来,几人到脸色,顿时就有些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