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审问
    “小姐,柳姨娘身边的喜儿,似乎有些问题……”皱了皱眉,秋霜想了想,最终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疑惑了。

    “怎么说?”脸上带着笑容,苏兰芷知道自己身边将来会出现许多的危险和麻烦,所以,她希望自己身边的人,都是机警的,这样才不至于将来会被利用和伤害。

    “那个喜儿,出门的时候,并不是赶忙就把宣纸买了,而是先去了一个茶楼,在里面呆了许久,然后才出来的。”至于去那里面干什么,秋霜是让月桃跟去的,只是茶楼隔了墙壁,进去了也没发现什么,只是秋霜为人谨慎,发觉不对劲的地方,自然是要告诉苏兰芷的。

    “哦,是吗?”挑了挑眉,苏兰芷就知道,这柳姨娘最近探查不到消息,想来是要去求帮助的,只是不知道,她所求的人,能不能给她帮助呢?

    “小姐,那喜儿去见的人,据月桃说,就是叶嬷嬷……”说这话的时候,秋霜很小心的观察苏兰芷的神色。

    其实大家都知道这柳姨娘当年就是老庆王妃身边的婢女,所以刘姨娘是老庆王妃的人,这个也不是什么秘密。

    这些年因着白芯的刻意打压,那柳姨娘和老庆王妃之间倒也没有什么往来,只是如今,白芯死了,这柳姨娘想要找个靠山,老庆王妃是个再好不过的选择了。

    只是,老庆王妃不喜慕容嫣和苏兰芷,这也不是什么秘密,这柳姨娘让身边的人去接触那叶嬷嬷,怕是有些问题的吧?

    “是叶嬷嬷吗?”虽然是问句,但是苏兰芷的语气很淡定,似乎早就料到了一样。

    不过,她没有料到的是,这件事情,叶嬷嬷倒是亲自出手了,看来,老庆王妃如今也是着急了,所以才想重新启动柳姨娘这个眼线了。

    果然是不怕闹腾,这才刚刚可以说话,就又不安分了!

    “小姐,以后要不要限制了柳姨娘和她身边的人出去?”慕容嫣有孕的事情,苏兰芷倒是没有瞒着自己身边的四个一等丫鬟,她是知道几人的忠诚,也是为了方便行事,当然更重要的,就是要考验了。

    “这倒不必!”她正愁找不到借口发落那柳姨娘,如今柳姨娘给她制造了机会,她当然是要好好的利用的。

    “可是小姐,这样子做,会不会有麻烦,毕竟夫人那里……”秋霜当然知道慕容嫣肚子里的孩子对相府,以及对苏兰芷的意义了。

    如果慕容嫣一举得男,那么他们就不必顾忌苏振华了,苏兰芷将来,也可以有个保障了。

    “无碍的,娘亲那里,我已经安排好了,不会有事情的。”苏青岚如今已经派了好些人过去守着烟云阁,其中有几个可是隐藏的高手,只要慕容嫣呆在烟云阁,想来是不会有问题的。

    “那小姐打算怎么做呢?”看苏兰芷一脸胸有成竹的样子,秋霜自然是知道,苏兰芷这些日子改变了许多了,此时此刻越发的敬重自己的主子,对苏兰芷,也可谓是言听计从了。

    “这个柳姨娘这些日子实在是太不安分了,留下来,始终都是个祸害!”柳姨娘在一日,就要为老庆王妃的眼线一日,苏兰芷实在是不放心。

    这人,还是要尽早的解决才是。

    “那小姐觉得如何做了吗?”

    “这柳姨娘平日里很小心,做事情也总是让她身边的喜儿去做,要想让她亲自动手,还是得先处理了喜儿了。”因为小心,所以能信赖的人也是极少的,要想逼着对方出来,这个喜儿,就先得除去!

    “小姐的意思?”

    “秋霜,云珠,这事情就交给你们去做,尽早完成,免得横生枝节了。”身边的不安定因素,越早解决,就越好了,等了许久,也准备了许久,是时候,该处理了。

    “小姐放心吧!”

    ……

    一行人商定了些细节,最后像没事人一样的,苏兰芷去回禀了苏青岚自己已经回来了,苏青岚本来很担心的,可是看着苏兰芷脸上也没有什么,最后倒是放下了心来了。

    “薛小姐的丧事如何了?”这样子的年纪离开,的确也是尴尬的,无子送终,也没有丈夫,也只得了一口薄棺了。

    “有些清冷,本来还担心有些人会趁机闹事,可是没见有别府的人去吊丧。”这也是苏兰芷觉得奇怪的地方了,虽然薛灵芸是出了这样的事情,但是辅国公府的地位毕竟摆在那里,想来有些来往密切的,也是会去的。

    如今都不去,那就只说明了一个可能,就是辅国公事先一家交代过了。

    这样的认知,让苏兰芷心底里的怪异更加的多了一层,尤其是想到离开之前,后背那道森冷的光,苏兰芷觉得格外的熟悉了。

    “薛小姐也是可怜……”剩下的话,苏青岚倒也没说了,有些事情太过阴暗,苏青岚不想苏兰芷接触太多,“这事情就到此为止吧,你也别想太多了。”

    “嗯!”薛灵芸还不至于让她伤心难过了,苏兰芷才不在意!

    “你娘如今怀了孩子,想来也是无聊,你平日没事的时候就多去陪陪她吧,她也有个人说说话,如果她有想要什么,跟你说了的,府内没有,你就告诉我,我会想办法的。”明明是关心,有的时候,想当面,对方却不领情,苏青岚也只好采取了这样子迂回的办法了。

    只要对方好,对方知不知道,那又有什么需要太过在意的呢?

    “爹爹,我知道了。”这事情,就是苏青岚不交代,苏兰芷也会做的。如今慕容嫣肚子里的孩子,可不仅仅是一个孩子那么简单了,那个孩子,关系相府的未来,也寄托了他们的期待,还是一个扭转时机的关键。不管是慕容嫣,还是苏青岚,亦或者是苏兰芷,对这个孩子的期待,都是很复杂的。

    “那你去你娘那儿吧,如今也该用午膳了,你陪陪她,她也可以多吃点!”

    “好!”看着苏青岚没有动作,苏兰芷倒是有些奇怪了,“爹爹不一起去吗?”往日里苏青岚都是陪着他们一起用膳的,怎么今日,倒好像没有这个意思了?

    “我这里还有一些公文没看,一会儿再去,你先去陪陪她吧!”

    “那女儿告退了!”轻轻的出去,关了门,苏兰芷到了烟云阁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喜儿和烟云阁的一个二等丫鬟在那里偷偷摸摸的,苏兰芷见了,好似完全不在意的样子,笑了笑,“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

    有些疑问的口气,却是突然出现,弄得喜儿和那个二等丫鬟都有些吓到了。

    “大,大小姐!”诚惶诚恐的,那二等丫鬟赶忙将手背上,苏兰芷明明看见了对方手上拿着东西,想来是喜儿送的贿赂无疑了,只是苏兰芷并没有点出来就是。

    “你是娘亲院子里的丫鬟吧?我见过你!”看了看那二等丫鬟一眼,苏兰芷语气淡淡的,说不出的亲和,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丫鬟心虚,只觉得自己大冷天的,头上都在冒汗了。

    “是,是的,大小姐,奴婢是负责打扫院落的!”右手紧紧的藏在后面,那二等丫鬟实在是有些担心,害怕苏兰芷看出了什么了。

    如今老爷对夫人这里,可是格外的在意的,最近陆陆续续的拍了些丫鬟婆子过来,她虽然只是个二等丫鬟,可是也觉察到了不对劲了。

    “好像是的,只是你看着有些眼熟,你可是娘亲院子里的?”探究的目光看着一旁的喜儿,苏兰芷虽然知道对方是谁,可是却装作不知道了,那喜儿听了,顿时松了一口气,“大小姐贵人多忘事了,不记得奴婢,也是常事。”没有说自己是谁,也没有否认自己不是慕容雅院落的,喜儿也是一个聪明的,只是有些聪明,似乎并没有用到正道上就是了。

    “你们两人在这里是作甚?怎么都丢下自己的活计了?”每个院子里的丫鬟都是各尽其责的,该做事情的时候,就得做着,万万是不可以偷懒的,不然被责罚,或者直接发卖了都是可能的。

    “大,大小姐,奴婢已经做完了事情了,只是有些忙,想请她帮忙就是!”那二等丫鬟也不敢报了喜儿的名字,只是模模糊糊的,生怕被责罚了。

    “嗯,不耽误事情就好,之前也不要偷偷默默地,让人看了不成样子!”

    “是,大小姐!”心下一惊,两个丫鬟都特别的紧张,生怕苏兰芷找借口责罚他们,脸上满是诚惶诚恐了。

    “好了,自己去忙吧!”也不打算就深究了,苏兰芷只是递给了云珠一个眼色,云珠了解,那喜儿离开以后,走在路上,突然就看到了一个翡翠镯子,那玉非常的脆嫩,里面似有浮光流动,好似活了一般的,做工非常的好,喜儿见了,脸上划过一抹狂喜,四下看了,没有看到有什么人,赶忙就将那镯子好生的收着,心里顿时为发了横财觉得美滋滋的,高高兴兴的就回去复命了。

    来到柳姨娘的院落,见着柳姨娘焦急的样子,喜儿摸了摸自己怀里的镯子,心里虽然欢喜,可是面子上,却是带着懊恼的。

    “怎么样了?可是问出了什么?”柳姨娘传了话回去,那边一定要她尽快的了解慕容嫣的身体状况,柳姨娘这才使了喜儿去打听了。

    这一次,柳姨娘倒是聪明了,让喜儿准备了不少的财物,而且是专挑慕容嫣院子里的二等丫鬟,也免得太惹人注意了。

    本来以为是可以探查一二的,也好回去较差,可是看着喜儿那张暗淡的脸,柳姨娘倒是有了不好的预感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姨娘,奴婢今日本来是找了那大丫的,给了她一些银子,她本来是要说了的,只是大小姐突然就来了,奴婢来不及说什么。”想着那送出去的银子,喜儿也觉得好可惜啊,如果是她的就好了,哎!

    “大小姐不是去了老爷那里了吗?你怎么会碰到?”就是趁着苏兰芷去了苏青岚那里,柳姨娘才让喜儿赶紧的去的,只是没有想到,苏兰芷在苏青岚那里呆的时间不长就是了。

    “奴婢也不知道,奴婢本来是趁着人少,偷偷的找了那大丫的,没想到还没说几句话,大小姐突然就出现了,奴婢都快被吓死了!”想着当时的情景,也不知道是因为他们聊得太入神了,还是苏兰芷的脚步太轻了,突然就出现在他们的背后,弄得她到现在都有些心有余悸了!

    “那大小姐可是发现什么?她可有问你?”实在是担心苏兰芷怀疑她了,到时候,她做事情,岂不是更加的麻烦了?

    “姨娘放心吧,大小姐没有认出奴婢!”对此,喜儿倒是不担心的,苏兰芷既然没有认出她来,那她就不太担心了。

    “没认出你来?”对此,柳姨娘有些不相信了,喜儿是她的心腹,所以平日里,她都是将喜儿带身边的,苏兰芷也是见过喜儿的,可是却没认出来,这,是不是有些不对劲了?

    “是啊,奴婢刚开始也担心呢,只是大小姐却觉得奴婢有些眼熟,但是没有想起来是谁,奴婢便含糊的应了,敷衍了过去。”想着刚才的情景,喜儿顿时就觉得自己格外的机灵了。

    好在她晓得假装,不然到时候,也是麻烦的。

    “是吗?”心下有些不解和困惑,柳姨娘始终都觉得苏兰芷不是那么健忘的人,可是喜儿没必要骗她,柳姨娘也说不上来怎么的,只觉得心里很不安,“那大小姐还有说什么没有?你回来的时候,可有发生什么不寻常的事情?”总是要问问,这样子才能安心啊!

    喜儿听了柳姨娘的询问,心里有些怕怕的,但是想着自己得到的意外之财,喜儿哪里愿意交出去呢?

    “姨娘多虑了,奴婢回来的时候很正常!”

    “是吗?”为何她觉得很不安呢?瞧着喜儿,柳姨娘心里忐忑,只是不想在对方的面前表现出来罢了,“这几日你就不要出去了,好生的呆在院子里,等过些日子,我再让你去打听吧!”虽然她听命雨老庆王妃,可是她也不想因此没了命了,如今,还是小心的好,毕竟这府中,可没有一个是吃素的!

    “那姨娘,老王妃交代的事情怎么办?”老庆王妃可是让他们尽快的打听好情况,如今她不能出去,那么,谁去完成这事情?

    “如今烟云阁围得水泄不通的,想来我们也不好做得太过了,免得被人怀疑,还是暂且静观其变吧!”如果被人怀疑,那真的就得不偿失了。

    “可是老王妃那里……”

    “这事情你无须担心,你就听我的就是,下去吧!”

    “是!”刚才匆匆将那东西捡了,喜儿自是知道那东西价值不菲,刚才没有细看,这会儿,好生看看也是好的。

    +++++++++++++++++++++分界线

    “娘,您多吃点,今日厨子做的都是您喜欢的菜,您得赏脸才是!”苏兰芷一家三口快快乐乐的吃饭,慕容嫣脸上也是难得的平和,苏青岚话虽然不多,可是偶尔会给慕容嫣夹一些慕容嫣喜欢的菜色,席间,倒也其乐融融了。

    “嫣儿,兰儿说得对,你得多吃些,这样子,身子才好!”笑嘻嘻的,对此刻的情况,苏青岚已经很满足了,他不敢奢求慕容嫣马上就原谅他,只要对方肯看他一眼,好好的跟他说话,不再排斥他,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你们别尽顾着给我夹菜了,我自己来就好,如今的我,也不是没手没脚的,可以自己吃的。”看着自己碗里堆积的小山,慕容嫣倒是有些无奈了,心里虽然是感觉被人关怀着,只是慕容嫣还是有些不大习惯了。

    “你如今是特别照顾的对象,你只管好生的养着身子就是。”说完还想给慕容嫣夹菜,慕容嫣赶忙就制止了,“老爷,妾身可以自己来的,这碗里面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再多,妾身就吃不下了。”

    见着慕容嫣那么说,苏青岚这才好像是注意到了慕容嫣面前的碗的,不由得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将那菜放回自己的碗里了,“那你慢慢吃,慢慢吃!”哎,也是自己只顾着夹菜了,也得想想,嫣儿能不能吃得下啊?

    “嫣儿,这些菜可是合你口味?有没有特别想吃的,可以让厨房赶紧的去做了。”生怕慕容嫣吃不好,瘦了,苏青岚现在,都快紧张死了。

    “已经够了,都很不错,老爷,无须太紧张的。”不想自己好似被人当做琉璃人一般的,这样会让她觉得自己似乎很没用,很脆弱的样子了。

    “呵呵,是啊,我太紧张了。”中年得子,这也算是一大幸事了,而且让苏青岚到现在都有些飘飘然的感觉,实在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老爷,你也吃吧。”静静的用膳,慕容嫣还是习惯了安静了,几人吃完了饭,聊了些家常,慕容嫣神色恹恹的,苏兰芷和苏青岚识趣的离开了。

    走在路上,苏兰芷给云珠打了个眼色,云珠了然,“小姐,刚才老夫人有让人送了些礼物过来,小姐一会儿要去看看吗?”靖北侯夫人也算是疼爱慕容嫣和苏兰芷的,两人刚刚回来了两天,那边就迫不及待的送礼物过来了。

    “外祖母实在是太破费了,总是送这些东西过来,我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想着靖北侯夫人的好,苏兰芷的心里划过点点的暖意,脸上的笑容,也明媚的好似那暖春一般的。

    “可不是吗?老夫人总说小姐和夫人平日里打扮太过素净了,每一次小姐和夫人去,老夫人总是变着法的给夫人和小姐送些首饰,夫人和小姐来的时候,老夫人还各自送了一个手镯呢,奴婢瞧着,那手镯的成色极好的,和小姐今日这身翠绿色的衣服,也是极其的相称的!”那翡翠通体翠绿,那可是上好的翡翠,翠得非常的自然丰满,当然是好物了。

    “可不是,今早我就是看着好看,月桃便让我戴了的。”说完,苏兰芷下意识的抬起了手,结果手上是突突的,倒是有些诧异了,“难道是我记错了,我今日没有戴吗?”

    “小姐没有记错,奴婢刚才还记得看见了的。”语气非常的肯定,云珠看着苏兰芷那光秃秃的手腕,也是担心的。

    那么贵重的镯子,掉了,还真的是可惜了。

    “那可是去哪里了?”想了想,苏兰芷都没有想出来去了哪里,心里也是有些着急的。

    “是不是掉了?”

    “那可是外祖母的一片心意,掉了可如何是好?”

    “小姐别担心,奴婢这就让人去找找!”

    “好,让那寻着的人如果见着了,就送回来,我会重重的赏她的!”

    “小姐放心吧,奴婢记得小姐去夫人院子的路上,都还是戴着的,想来是在路上掉了,奴婢这就让人去寻!”

    “嗯,你去吧!”担忧的看着云珠走了,苏兰芷的眉头皱得紧紧的,看起来似乎十分的懊恼了,“我怎么就那么不小心,将外祖母送的东西,就掉了呢?外祖母知道了,该是担心了。”

    “兰儿无须想太多,云珠既然说你是在路上掉的,想来也很好找,或许下人们捡着了,会退回来的。”

    “希望吧,可是女儿还是有些担心有些人贪了便宜了。”这算是给苏青岚提了个醒,苏青岚听了,皱了皱眉头,“相府的下人,向来要求严格,万万是不可贪小便宜的!”一旦人喜欢贪小便宜,就很容易被人钻了空子利用,别说是以前,就是现在慕容嫣的身子,苏青岚都是不敢大意的。

    所以这样的事情,要坚决的杜绝才是!

    “希望捡到的人,可以退回来吧?那镯子极其的珍贵,想来也是外祖母所爱,如果外祖母哪天问起来了,我也不好交代了。”

    “嗯,先找找看吧,找不到,就让人去搜!”如果真的有人是贪了便宜了,那这种为了钱财可以欺瞒主子的人,也不能留在相府了。

    “女儿也是这个意思,毕竟是外祖母的一片心意,不好就辜负了,而且这样的事情,也是不能放纵的!”无规矩不成方圆,如果这样子的事情听之任之了,将来,也是会有很多麻烦的。

    “这事情就交给你自己处理,该处罚的时候,也不必心慈手软,你该知道,你娘如今的状况,相府不能有这样的人继续存在!”如果真的是有人贪了,那么也一定是要严格的处罚的,这也算是杀鸡儆猴,免得别的人有样学样!

    “爹爹放心吧,我省得的!”

    ……

    事情如苏兰芷预料的发展,喜儿虽然知道苏兰芷丢了东西,却不敢交出来了。谁让她没有第一时间告诉苏兰芷,而是隐瞒了下来?

    喜儿这人小心思多,自然考虑事情也会比较复杂,此刻想起自己捡到那东西的地方,喜儿越发的觉得有些怪异,如今东窗事发,喜儿也是怎么都没有料到是苏兰芷丢的,只好偷偷的藏着,也免得被人发现,自己少不了有一顿责骂了。

    忐忑的过了一夜,喜儿听说苏兰芷要搜房间,找出那镯子,顿时满是害怕,趁着下午没人的时候,偷偷的就出了院子,想找个地方将那镯子给扔了,来个毁尸灭迹。

    听说后院有一口井,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人过去,喜儿就想到了这一点,偷偷摸摸的就去了,来到井边,喜儿正准备将那镯子扔下去,结果却看到了巡逻的小厮,见着喜儿鬼鬼祟祟的,赶忙就将喜儿给捉了,喜儿躲闪不及,那镯子就掉了出来,那小厮也是听到了一些风声的,直接绑了喜儿就去见苏兰芷了。

    “小姐,偷你镯子的人已经抓到了!”本来是掉了的,此刻却变成了偷,喜儿顿时就有理说不清了。

    “大小姐冤枉啊,大小姐,奴婢只是捡到了而已!”这偷东西可是大罪啊,喜儿可不敢认了。

    “你骗谁呢,捡到,捡到了你怎么就不敢还给小姐,小姐不是说了谁捡到了还回去就重赏吗?可是你呢?偷偷摸摸的摸到了后院,想将这镯子扔进那井里面去,这不是做贼心虚不是?”那小厮也是看着喜儿鬼鬼祟祟的,便跟着去了,果然看到喜儿不大正常,如今抓了人来,自然是想让喜儿认罪,这样,他也好讨一份赏了。

    “没有,大小姐,奴婢没有偷东西,这,这是奴婢捡来的!”可不想被打了,喜儿赶忙就交代了事实,可是看着苏兰芷那平静如水的脸,喜儿没由来的,只觉得心慌极了,“小姐,奴婢没有说谎啊,奴婢真的是捡来的!”

    “哦,是吗?你先说你是哪个院子里的丫鬟?”首先问的是这个,倒是让喜儿有些反应不过来了,愣愣的看着苏兰芷,喜儿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实情就是了。

    如果大小姐知道自己是柳姨娘屋里的人,会不会因此,就对自己下手了?

    想了想,喜儿最后打算混淆视听,免得自己的决定是错的,给自己带来不小的灾难了,“大小姐,奴婢真的是冤枉的!”一下子眼泪都出来了,喜儿哭哭啼啼的,倒是让苏兰芷觉得好生的厌烦,“问你是哪里的,你哭哭啼啼的作甚?”

    “大小姐,奴婢……”她该不该说呢?喜儿正在犹豫,一片的月桃见了,认出了喜儿,赶忙说道,“小姐,奴婢想起来了,这丫鬟是柳姨娘身边的丫鬟喜儿,很得柳姨娘的信赖呢!”

    特意加重了后面的半句,实在是让人有些不得不多想了。

    这人既然是柳姨娘信赖的,可是却偷了苏兰芷的手镯,实在是……

    “原来是柳姨娘屋子里的,难怪觉得有些眼熟。”似乎突然想起来了一样的,喜儿见着苏兰芷这样子,倒是摸不准苏兰芷到底的真的没有认出自己,还是在耍自己了,只是她现在并没有时间多想就是了,“大小姐,奴婢,奴婢真的是捡到的,不是偷的”

    相府规矩苛刻,如果她真的被判了是偷了,那可是会被打了三十大板,然后发卖出去的,她这辈子可就毁了!

    这事情处处透着诡异,喜儿之前只是被喜悦冲昏了头脑,可是后来听说苏兰芷丢了手镯,喜儿才知道自己慌了,总觉得有一道无形的网将她给网住,让她无法动弹,她如今,也不过是在苦苦挣扎罢了。

    本以为苏兰芷根本不会听自己说的,可是没有想到,苏兰芷竟然还是听她说了,“那你在哪里捡来的?”面色倒是看不出什么,苏兰芷笑笑的,可是却看得喜儿心里毛毛的。

    “奴婢,奴婢是在平和源的路上捡到的!”故意扯了谎,喜儿自然是知道自己捡到镯子的地方,苏兰芷根本就没有去的,所以故意说了别的地方,想蒙骗过关,可是苏兰芷是存了心的要整治她,哪里会让她轻易的就好过了?

    “是吗?”笑嘻嘻的看着喜儿,苏兰芷只能说,这喜儿有些自作聪明了。此时一旁的云珠见了,赶忙就开口了,“小姐,不对,奴婢最后一次见着你戴手镯的时候,是在夫人的院子外面,那时候你已经走过了那条路了,怎么可能是在那里掉的?而且这丫头好生眼熟,不是那日小姐在夫人门口遇见的吗?”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这个丫头当时是和娘亲院子里的一个扫地丫鬟说话的吧?”神色一直都没有多大的起伏,看的喜儿心慌慌的,只觉得自己好似掉入了一个极大的漩涡一样的,浑身都在发冷。

    “大小姐,奴婢真的是捡来的!”只觉得自己好似调入了一个陷阱里面一样的,喜儿此刻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你的话完全对不上来,我自然是信不得你的。”完全没有被喜儿那哭丧的脸打动,苏兰芷看了看云珠,最后决定了,“不过也不能让你觉得你受了冤枉,我让那日守着院子的人过来问问,看看你到底去过没有!”

    喜儿听了这话,整个人都僵了,看着苏兰芷吩咐那守院的人来了,苏兰芷问了话,那人看了自己一会儿,摇了摇头,喜儿只觉得自己的未来,一片的黑暗了。

    “你可看清楚了,这如果是我冤枉了她,传出去也不好,你确定那一日,她没有去吗?”对方的供词,苏兰芷早就料到的,她是派人去查过的,那一日喜儿根本就没有去过就是,所以,她完全不用担心了。

    不过这喜儿也是有些病急乱投医了,如今,怕是吓坏了吧?

    “回大小姐的话,奴婢看得真切,今日的确是没有看到她的!”

    “好了,你先下去吧!”吩咐人走了,苏兰芷看着喜儿面如死灰的样子,顿时就笑了,“喜儿是吧?如今人证物证俱在,我也没有冤枉了你,你说,我是送你去见官的好呢?还是直接就发落了你的好呢?”总是带着笑容,但是那笑容从来都没有达到眼底,让人看着,一点都不觉得亲和,反而是觉得有些森冷了。

    “小姐,小姐,奴婢真的是冤枉的,奴婢这镯子,真的是捡的!”事到如今,这两条路,都不是喜儿想要走的,喜儿哭丧着脸看着苏兰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好不可怜了。

    “你说你是捡的,可是你为何不将东西还回来,而且扔了呢?而且你说你是在平和源的路上见到的,可是那婆子压根就没有见到过你,你让我如何相信你呢?”喜儿的话错洞百出,那也是因为喜儿心虚,觉察到了事情不对劲,所以遮遮掩掩的,希望可以蒙混过关,苏兰芷正是把握住了对方的这种心思,所以,此时的喜儿,是压根翻不出身了。

    “小姐,奴婢……”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聪明反被聪明误了,本想逃脱干系,结果却被人抓了来,想故作借口,却不曾想,竟然有人出来证明自己不曾去过,喜儿此时第一次意识到,什么叫做天不应地不灵了。

    “小姐,我看喜儿倒是冤枉的紧,那日喜儿是和夫人院子里的扫地丫鬟一起的,不如叫那人过来问问,或许可以知道事情的真相也不一定?”那个丫鬟也是有些贪财的,据他们的调查,那一日那丫鬟基本上是答应了喜儿的要求了,所以,那个丫鬟,也是不能留了。

    今日既然要杀鸡儆猴,就得做得漂亮一点,这样至少还是可以震慑住一些人,熄了大家的小心思了。

    “你说的也是,叫她来问问也好!”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那丫鬟很快就被带来了,也是知道些事情的,大丫看着喜儿一脸眼泪的跪在那里,心里有些发慌,赶忙也跪了,“小姐,不知道找奴婢有什么事情?”

    “我丢了镯子的事情,想来大家都是知道了,刚才有人见到喜儿鬼鬼祟祟的,跟了去,便发现这喜儿想要将我的镯子给沉进去后院子那空置的古井里面去了。证据确凿,这喜儿是偷了我的镯子,可是不肯认错,我想着总得让人心服口服才是,所以叫了你来,不知道那一日,喜儿怎么跑去找你了?你说说看!”说话间,那古井般的眸子扫了大丫一眼,看得大丫只觉得浑身都一颤,只觉得十分的恐怖了。

    “小姐,那一日喜儿只是找奴婢帮一些小忙而已,没什么事情的。”尴尬的笑了笑,大丫很想掩饰自己的紧张,可是却偏偏掩饰不了。

    “可是据我所知,你们平素并没有什么交情,她如何就找你帮忙了呢?”这话一出,大丫顿时心里一慌,还来不及说什么,苏兰芷倒是继续的问了,“还有,她到底是有什么忙是需要你帮的?以至于刻意从柳姨娘的住处跑到了娘亲的住处,她就不能找别人吗?”

    “大小姐,奴婢,奴婢也不知道啊!”大丫这人倒是没有喜儿机灵了,这会儿被苏兰芷这么一说,慌乱的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她素日也是有些贪财的,喜儿给的报酬丰盛,而且问的也不是什么太过的事情,能拿了钱,岂不是好事?

    当时她也是没想太多的就收下了,如今想来,可是后悔的紧啊!

    正在慌乱处,大丫还不知道如何应对呢,结果突然就跑出来一个影子,那不是和大丫一个住处的小丫吗?

    “大小姐,奴婢在大丫的床底下发现了这个!”手里拿着喜儿送给大丫的银子,那大丫见着了,眼睛顿时瞪得大大的,心里满是恐慌了。

    “那是什么?”了然的看着那包裹,苏兰芷虽然知道是什么,但是却装作不知道罢了。

    “大小姐,奴婢今天中午的时候见着大丫鬼鬼祟祟的拿着这东西藏了起来,当时奴婢就留了一个心眼,偷偷的看了,里面可是五两银子呢!奴婢之前没多想,可是如今大丫被大小姐叫来了,奴婢想起那五两银子,实在是觉得可疑啊!”大丫只是一个扫地的二等丫鬟,一个月的例钱也不过才半吊,这五两银子可是整整是五百吊钱,这大丫得做多久,才有那么多?而且还是一个整的!

    “大丫,这银子,你是如何得来的?”看着大丫浑身都在发抖,苏兰芷知道,这大丫要撑不住了,“大丫,你说出来,或许我可以饶你一命,但是你不说,这偷窃一罪,你可是担当不起的!”一个扫地丫头有五两的整银,不是偷来的,那是怎么来的?

    “大小姐,大小姐饶命啊,这是喜儿给奴婢的!”也是怕了,大丫赶忙就供出了喜儿,苏兰芷见了,赶忙的追问,“那她给你银子是为了何事?”

    “这,这……”吞吞吐吐的,大丫虽然是承认了这事情,可是想着自己也是有了私心的,还是有些担心自己说了,会被责罚了。

    “大丫,你最好从实招来,不然,你该知道,你的下场!还是你比较喜欢吃吃棒子?”这话一出来,大丫顿时吓得尿都要出来了,赶忙就磕头,认了,“大小姐,大小姐饶命啊,奴婢说,奴婢什么都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