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下毒
    见大丫吓傻了,苏兰芷也不好再逼,“好,那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平白无故的,喜儿怎么就给了你那么多的银子了?”五两银子在苏兰芷眼中,虽然不是大数目,可是这些奴婢一个月的月钱也就那么些,自然是很难存到这许多的。

    “好好,奴婢说,奴婢都说,喜儿那日来找奴婢,偷偷的将奴婢叫到了一边去,愣是塞给了奴婢这五两银子,让奴婢告诉她夫人最近的近况,还有夫人的身子到底是如何了。只是大小姐,奴婢可什么都没说啊,奴婢哪里敢随意泄露了夫人的事情了?”这大丫只是一个扫地丫鬟,为人也不算机灵,平日里也喜欢占些小便宜,这才让喜儿起了心思想要利用。

    不过她却是个没胆的,被苏兰芷那么一吓,也就再也兜不住了,浑身都打颤,跪在那里,再也不敢有欺瞒,一股脑子就将所有的事情都给说出来了。

    “大小姐饶命啊,奴婢只是一时鬼迷心窍,贪心了,但是奴婢真的没有做对不起大小姐和夫人的事情啊,绝对没有啊!”其实那日喜儿不是不说,而且来不及说,就被苏兰芷撞了个现行了,她这话说的,也不完全符合事实,不过也的确是如此就是了。

    “是吗?喜儿,大丫说的,可是真的?”知道这大丫也是不敢说谎的,苏兰芷心里也早就知道,不过此刻,却也没有立刻就表示了自己的看法,而是看着喜儿,想知道,这人还有什么话可说了。

    “大小姐,奴婢,奴婢不知道她在说什么,那日奴婢只是想找喜儿帮个小忙而已,奴婢的钗子掉了,奴婢想着那大丫是打扫的,正好在那儿,奴婢就过去问了一下,奴婢,奴婢可没有给钱啊。大小姐,奴婢的月银,一个月也不过才一吊,奴婢哪里来了这许多的银钱,给了那大丫呢?大小姐,奴婢真真是冤枉的!”喜儿当然知道这事情是不可以轻易的就承认了去的,不然她可是会被打了发卖出去了。

    这相府的生活如此的好,她虽然只是一个奴婢,可是却也没有做什么粗活,锦衣玉食的,真真是舒服的紧,她哪里想要出去,过那些苦日子呢?

    所以喜儿也只有咬着牙不承认,这样,她相信,就没人可以奈她何了。

    这偷窃一罪,加上私下打听主母的私事,那可是样样都是大罪啊,她如果都承认了,她今日很可能就被打死在这里了!

    “所以说,你是不承认咯?”就知道喜儿是个有些聪明的,不过有的时候,或许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吧?

    “大小姐,奴婢真的是冤枉的!”说完愤愤的看着大丫,喜儿真的后悔死了自己当初的不小心了。

    早知道对方是那么一个怕事的,她当初就应该另外选一个人!

    “大丫,你怎么可以随便的诬赖我呢?那银子许是你偷的,你被发现了,也不能拿我做替罪羔羊啊!大丫,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不能这样子害我啊!”反正她送给大丫银子的时候,也没人瞧见,自己怎么说都行了。

    “你,你你,明明是你送给我的,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这偷窃可是大罪啊,大丫听到喜儿的话,浑身抖得更加的厉害了,伸出手指着喜儿,话都有些哆嗦了。

    早知道会这样,她当初就不该贪图这点小财啊!

    “大丫,明明是你陷害我,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呢?我那日只是掉了钗子,劳烦你帮忙找一找,哪里就是给你银子了?你是府里的下人,我不也是吗?我哪里来了这许多的钱呢?”

    “你,你你……”大丫本来就不是一个聪明的,这会儿被喜儿堵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觉得自己糊涂的紧,而对方聪明的紧,大丫只能愤愤的瞪了喜儿一眼,可是又说不出来反驳的话了。

    是啊,对方也是奴婢,虽然月钱比自己高一些,可是五两银子也不是小数,对方怎么就有了呢?

    想了想,大丫最后只好求助于苏兰芷了,“大小姐,奴婢真的是冤枉的,那日喜儿真的是塞了银子给奴婢打探消息的,只是奴婢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就不肯承认了,可是奴婢的的确确说的是事实啊,大小姐一定要相信奴婢啊!”也是怕了,大丫这下子就是再蠢也知道自己是被人陷害,没有好果子吃了,心下着急,也只能病急乱投医了。

    “大小姐,奴婢也是冤枉的啊,奴婢只是一个小小的奴婢,给了大丫那么多银子打探夫人的消息作甚?有那些银子,奴婢还不如存着呢!还望大小姐还奴婢一个清白!”喜儿也是伸直了腰肢的跪着,脸上的泪痕依旧,可是却满是不甘和愤恨,还有委屈,看起来,还真的是那么回事了。

    “喜儿,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子?那日明明……”大丫话还没有说完,喜儿也不想一直纠缠下去,免得有了破绽,赶忙就打断了,“你说我递给了你银子,那你可有什么证据没有?可有人看见,或者银子可否有我的身份证明?”

    “我,我……”想了想,那日喜儿是单独把她叫去一边的,四处都没人,而且她因为得了银子高兴,也不曾告诉别人,如今想来,大丫顿时明白,喜儿这是要让她背了黑锅了。

    这可怎么办啊?

    “大小姐,你要相信奴婢啊!”说不出辩解的话,大丫只要继续求苏兰芷,喜儿见状,也是毫无愧色的求着苏兰芷,苏兰芷看着两人,心里不由得有些冷笑,“你们都说你们是冤枉的,可是这银子平白无故出现,想来你们其中一人是说了谎的!”

    “大小姐,奴婢没有说谎,说谎的是她!”大丫和喜儿相互指责,丝毫都不退让,苏兰芷看着这局面,心下冷笑,“既然你们都说自己是冤枉的,那就让人证明你们的冤枉吧!”

    “奴婢……”这下子倒是都没有话说了,那日就他们两个,哪里就能证明了呢?

    瞧着喜儿那眼珠子一直在转,苏兰芷可不想喜儿再继续说些什么,浪费时间了,“喜儿,你是犯了大错了,先不说这五两银子的事情,就是你偷了我的手镯,也是大罪,我也不想和你一直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云珠,将她拖下去,先打三十大板再说!”

    这耍嘴皮子,谁都会,可是,她没那么多闲工夫听就是了,如今两人都被扯出来了,只要想办法将两人发卖出去就好,至于其他的,她也懒得花费时间去多想了。

    “大小姐,大小姐不要啊!”喜儿一听到要用刑,顿时就吓到了,她也是一个一等丫鬟了,平日里养尊处优的,过的生活可是比那小户人家的千金还好些,那么受得了这些苦头?

    “不打你们是不招了,既然你们都各自坚持自己的看法,就一人三十大板,到时候自然就见了分晓了!”就不信了,这喜儿细皮嫩肉的,动了刑都还不乖乖的就招了。

    “大小姐,大小姐,不要啊!”

    “拉下去吧!”皱了皱眉头,这喜儿索性都不会再留了,苏兰芷让人将两人都给拖下去,那叫做大丫的反映了过来,赶忙也求饶了,“大小姐,奴婢,奴婢真的是冤枉的啊,奴婢说的可句句都是实情啊!”

    “将他们拖远一点,招了再抬回来,不然就一直打,打到招了为止!”今日是存了心的想要杀鸡儆猴了,如今慕容嫣怀孕了,虽然还没有让大家知道,可是终究是瞒不住的,所以如今,得好好的震慑一下府里的下人,让大家都歇了那吃里扒外的心思,也免得将来还得总是担心这些事情!

    “大小姐,那大丫说的是实话,为何你还是要打呢?”春暖心地还是比较善良的,刚才她也是瞧着真切的,那叫做喜儿的说话眼神都是闪烁的,而且话语里总是有些挑拨离间的味道,定然是说了谎的。只是那大丫的为人倒是老实,而且胆子也小,想来是说了真的了,春暖有些不明白,为何苏兰芷连那大丫的也打了。

    “她虽然说的是实话,可是她也确实是收了喜儿的银子,想要透露出去娘亲的事情,娘亲如今的情况,必须仔细又仔细,小心又小心,万万是不可出了岔子的。只是娘亲院子里的人那么多,难保不会有些消息透露出去。为了避免第二个大丫的出现,这个大丫,必须的好好的罚一罚才是!”自己身边的这四个丫头都是机灵的,苏兰芷也都打算好生的培养,春暖虽然是有些心善,但是也不是一味没有原则的心善,苏兰芷这么一说,春暖倒是点了点头,“大小姐果然想得深远,奴婢疏忽了。”

    “无碍,以后遇到这种事情,好生想想就是了。”对春暖的反应非常的满意,苏兰芷点了点头。

    “小姐教训的是。”春暖也是见着苏兰芷的改变的,以前还在担心苏兰芷会继续遭人欺负,可是现在,春暖完全不用担心了。

    “对了,去把柳姨娘叫来吧,喜儿毕竟是她的丫头,这事情,让她知道也好!”说这话的时候,苏兰芷的眼中划过一抹淡淡的浮光之色,春暖见着了,心下了然,“奴婢这就让人去叫柳姨娘过来!”

    苏兰芷这是故意的让柳姨娘难堪了,打了对方的人,还让对方来看,这不是打对方的脸不是?

    ……

    柳姨娘许是听到了些消息,很快就来了,远远的就听到喜儿那嘶声裂竭的声音,柳姨娘的神色划过一抹担忧和苍白,进去见了苏兰芷,心里满是忐忑,面上却也只能强作镇定了,“大,大小姐,叫了婢妾来,可是有些什么事情吗?”

    这妾本来就是如那物品一样的,没有什么地位可言,可以任由主人打骂发卖,这如果是受宠的妾还好,多多少少有些体面,就像之前的白芯一样,可是除了白芯,这府里其他的妾都是不受宠的,柳姨娘几人的地位可想而知了。

    这也是柳姨娘急切的想要赢得苏青岚的欢心,得之不得的时候,急于要找靠山的原因了。

    此时此刻,柳姨娘的心里满是害怕,却也只能强装镇定,看着苏兰芷坐在那儿静静的翻动着查盖,轻轻的吹茶,慢慢的品茶,动作如那行云流水一般的自然,可是却缓慢的紧,让柳姨娘只觉得自己的心,“砰砰砰”的跳个不停了。

    几次和苏兰芷打交道,柳姨娘都讨不得好,因此对苏兰芷,倒是非常的忌惮的,此刻,柳姨娘站在那儿,见苏兰芷一直不理会自己,想着自己来时候听到的凄惨声音,柳姨娘心里生怕喜儿会说出什么,那么,她就惨了!

    正在寻着借口开口,苏兰芷却突然的说话了,“柳姨娘,你可是知道我找你来,是为了何事?”

    “大小姐,婢妾,婢妾不知!”故作无知的样子,柳姨娘也是猜到了喜儿没说,不然也不会挨打,自然不会主动的去承认了。

    “哦,姨娘不知道吗?”眼神划过点点的诧异和嘲讽,柳姨娘看得真切,却也只是装作不解,“不知道大小姐叫了婢妾来,是有何吩咐?”

    “吩咐倒是没有,只是有件事情,我觉得很奇怪,所以叫来了姨娘来问问罢了。”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苏兰芷似笑非笑的看着柳姨娘,那样子倒好像是看戏一样的,让柳姨娘有种自己被看穿了,无处遁形的感觉了。

    “大小姐有什么事情要问,尽管问就是,婢妾定当知无不言!”心里也是在盘算苏兰芷大概知道了多少,柳姨娘心下紧张,也不得不小心的应对了。

    “知无不言是吗?那倒是极好的。”顿了顿,苏兰芷也没有马上就说话了,只是再一次的端起茶杯喝茶起来,这样子漫不经心的动作,倒是让柳姨娘那提着的心再一次的揪起来了,非常的担心,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一颗心忐忑的厉害了。

    好不容易等到苏兰芷喝了茶,放下茶杯,柳姨娘顿时有种提起的心,放下的感觉了。

    “柳姨娘,喜儿可是你屋中的人?”自然是知道喜儿的身份,苏兰芷却故意将这个回答丢给柳姨娘,柳姨娘猜不透苏兰芷的心事不过这事情她也瞒不过去,当然只能如实回答了,“是的,大小姐,喜儿是婢妾屋子里的人。”

    “可是你的贴身丫鬟?”这一次倒也没有让柳姨娘久等,苏兰芷瞧见柳姨娘避重就轻的,自然是要逼着对方说完整了。

    “是的,不知道大小姐如何问起她来了?”一脸的不解了,柳姨娘可不想让苏兰芷看出什么,倒时候,倒霉的可是她了。

    “姨娘,今日我丢了镯子,想来姨娘是知道的吧?”

    “那是自然,婢妾也让人好生的去寻了,大小姐无须太担心就是,想来在相府丢的,定然是可以找到的。”喜儿被抓的突然,苏兰芷将消息封锁了,柳姨娘也不知道喜儿犯了什么事情,这会儿,也只好小心的回答了。

    “姨娘有心了,只是我很好奇,我的镯子,怎么就到了喜儿的手上了?而且据刚才抓到她的小厮来说,喜儿是想将我的手镯给扔进了后院子的废井里面去了。你说她是不是做贼心虚,所以想将那赃物给扔了,也免得有人追究呢?”

    “大小姐,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许是喜儿捡到了大小姐的镯子,可是担心不知道怎么还给大小姐,害怕罢了。大小姐,喜儿这丫头平日里也算是老实的,想必这样的事情,是不会做的。”赶忙为喜儿说话了,喜儿知道她太多的秘密,而且柳姨娘也觉得这事情透着古怪,所以也是格外的小心罢了。

    “是吗?可是今日早上喜儿去了娘亲的院子,用了五两银子买通了娘亲院子里的一个扫地丫鬟,说是要询问娘亲的身子呢!”

    “怎么会有这事?大小姐,这里面一定有误会!”倒是没有想到早上的事情被苏兰芷知道了,柳姨娘非常的着急。

    天,大小姐不会知道什么了吧?

    “也是,这喜儿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丫鬟而已,一个月的月钱也就一吊钱,哪里就有了五两银子了?”这话似乎是有些信了柳姨娘的意思,柳姨娘见苏兰芷如今还没有确定,赶忙说道,“大小姐说的极是,喜儿平素一个月就一吊钱的月钱,每日还要花销,她进来伺候婢妾虽然是有十多年的光景,只是婢妾是个无能的,也不能给她多少,如今她家里还有老母,每日也得送出去银子,怕是没有多少积蓄的。”

    “可不是吗?我也是这么想的,喜儿一下子拿出五两银子就为了打探娘亲的身子,倒是有些开销太大了。不过,大丫那丫头咬定了是喜儿给的银子,我也相信大丫那丫头是不敢说谎的,柳姨娘,你说,喜儿这银子是哪里来的?”说完这话,苏兰芷只是看着柳姨娘,那样探究的眼神,让柳姨娘有种被对方看穿的感觉,后背满是冷汗,柳姨娘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手,生怕泄露了什么了,“大小姐,这事情,得好好的查查!”

    为了摘掉自己,柳姨娘此刻也只好镇定下来,装作不在意了,苏兰芷将对方的神色看在眼里,心里也是明白的,“是啊,的确是该好好查查,这不我看着喜儿闪烁其词,是个不老实的,就让人直接去打了她板子了,想来一会儿,就会有结果的,柳姨娘,你说是吗?”

    “那是自然,只是大小姐,如果这喜儿真的做下这些事情,那可是留不得了!”为了避免苏兰芷怀疑到自己,柳姨娘也只好公平对待了,苏兰芷瞧见对方的眼神,也没说什么了,“那是自然,相府可不许这些吃里扒外的事坏了门规了!”

    “大小姐说的极是!”心里是怕极了喜儿会受不了,然后招出什么的,柳姨娘此刻非常的紧张,可是她还来不及想什么应对之策,那边已经有人来回复了,“大小姐,那喜儿招了,大丫也是招了!”

    “好,让他们进来吧!”

    “是!”

    吩咐人进来,苏兰芷瞧见柳姨娘那副担忧害怕的样子,却偏偏是要吊对方的胃口了,“柳姨娘,喜儿毕竟是你的人,为了避嫌,你还是先回去吧,有了消息,我会让人知会你一声的!”柳姨娘这人谨慎小心,为了避免让对方畏首畏尾的,苏兰芷今日,是要逼着对方亲自出面了。

    “大小姐,无碍的,婢妾就在这里,看看喜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是我屋里的人,如今犯了错,婢妾也得知道,她到底是生了什么心了!”要走,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喜儿要招什么,她也好警告对方,也免得将自己也拖下水了。

    “姨娘多虑了,这事情爹爹让我处理,我自然是要秉公处理的,而且是万万不能有任何的偏袒的。姨娘在这里,那喜儿自然更会耍花招,姨娘还是避避的好,免得那个叫做喜儿的,拿姨娘说事了,毕竟姨娘也是她的主子不是?”这话的意思,要是柳姨娘再不走,就要惹得一身骚了,柳姨娘岂会没有听出话语里的意思,只是她此刻忧心如焚,自然是不能真的就走了,到时候,她岂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了?那将来,可如何是好了?

    “大小姐,婢妾身正不怕影子斜,不怕那喜儿随意的污蔑!”如果她走了,才是一抹黑呢,到时候,她怎么知道喜儿说了什么,怎么好应对呢?

    “姨娘既然坚持,那就留下吧!”见柳姨娘非得留下,苏兰芷也不多说,只是看着那喜儿和大丫一脸惨白的被人扶了进来,苏兰芷丝毫都没有同情之色,“说吧!”

    “大小姐,奴婢,奴婢刚才所说,句句属实,如有一句谎言,奴婢,奴婢愿遭天打雷劈!”也是吃尽了苦头,知晓了厉害了,大丫这会儿只有证明自己的清白了,不然到时候被打死了,也不只是一条命的问题了?

    “那你呢?”大丫本来就没说谎,苏兰芷是知道的,之所以打大丫,是为了让对方记住教训,也是存了心的想要告诫其他的人了。所以见着大丫都发誓了,苏兰芷也没有刁难,只是看着喜儿,这一次倒是想知道,那喜儿想说些什么了。

    “大小姐……”想说什么,可是看到柳姨娘那递过来的眼神,满是冷意,喜儿想着自己的老母还在老庆王妃的手上捏着呢,心里一片的凄苦,这会儿想说的话,倒是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怎么不说话了,不是说要招了吗?”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苏兰芷自然是看到了柳姨娘的小动作,只是装作不在意。

    喜儿心下一片的荒凉,看着柳姨娘那毫不留情的神色,喜儿这会儿只好狠了心,将所有的苦,都往自己的肚子里咽了,“大小姐,您的手镯的确是奴婢捡到的,只是奴婢见着那镯子极好,舍不得还回去,所以自己瞒下了。给大丫的那银子是奴婢攒的赎身的钱。奴婢这些年,一直都想赎了身出去做个自由人,所以一直省吃俭用的花钱,这五两银子是奴婢好不容易攒的,奴婢还有一些。”这样,不仅仅是解释了那银子的来源,也存了心的想要减弱一些东西,喜儿心里一片的苦恼,知道自己一旦认下,定然要受苦,可是家中老母,让她不得不这样做了。

    只是喜儿刻意的隐瞒,苏兰芷却并不想对方真的就瞒下去了,“既然是你赎身的银子,你为何要给了大丫?还要询问娘亲的状况?”

    “大小姐,奴婢赎身的银子已经凑齐了,奴婢心急如焚的想要出去,可是夫人病了,奴婢也是着急,想问问情况。所以找了大丫,只是奴婢知道这没有银子,没人肯告诉奴婢的,所以奴婢也只好狠下心来,将五两银子给了大丫了。”这话,虽然有许多的漏洞,可是也说得通,“奴婢家有老母,已经年岁大了,奴婢很想早些回去照看,是以奴婢一时之间着急,见不着夫人,也只好出此下策了。至于大小姐的镯子,奴婢也是因为贪心,怕大小姐事后责罚,所以不敢还回来了,本想偷偷的扔了,却不曾想,被人发现了,大小姐,奴婢知道错了,希望大小姐饶过奴婢一命吧!”

    喜儿所说,也是一部分的事实,但是又弱化了一部分,自己捏造了一部分,真真假假的,这样子最是不好让人分辨了,不过她倒是一个会演的,此刻脸上倒是一片的害怕和担忧,也含着后悔,倒是让人也信了几分。

    “喜儿,你可知道,你这样子做,可是犯了大错了?你知道你会受到什么惩罚吗?”说到惩罚,喜儿的身子抖了抖,眼中划过一抹惧意,苏兰芷见了,挥了挥手,“我知道你还有话没说完,我再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好好的想想,等你想好了,再来告诉我,或许我还可以饶你一命,不然,你该知道后果!”

    喜儿所犯的两条罪,在相府,也算是大罪了,偷拿主子的东西,而且私下里贿赂,两样加起来,那板子可是少不得的,而且被逐出府去,将来的日子,怕是再艰难不过了!

    “大小姐!”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苏兰芷,喜儿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刚才那么严厉的惩罚她,她刚才说了那些,都是做好了受罚的准备了,可是苏兰芷并没有罚她,而是给她时间好好的想想,喜儿一时之间,倒是诧异了。

    “下去吧,一个时辰如果你还是坚持这样的想法,那我也不会心软了!”让人将喜儿拖下去了,那大丫见着喜儿并没有受到惩罚,心里放下了心,看着苏兰芷,吞了吞口水,“大小姐,那,奴婢……”

    “你也是一个贪心的,相府是留不得你了,春暖,将她撵出府去,由着她自生自灭吧!”

    “大小姐,大小姐,奴婢知道错了,大小姐,您别撵奴婢啊!”她虽然只是一个扫地的二等丫鬟,可是在相府,吃喝不愁的,事情也不多,在外面哪里有那么自在?

    “你这样不忠心的下人,我们留不起!”摆了摆手,这大丫打了板子,苏兰芷也不打算留了,让人将她抬了出去,那大丫顿时悔得肠子都清了,“大小姐,大小姐,求求你了,奴婢知道错了,知道错了,奴婢再也不敢了,大小姐,你就留下奴婢吧!”

    “大小姐,奴婢不想走啊!”

    “大小姐,你罚奴婢去做杂物都行啊,你别撵奴婢啊!”

    “大小姐,奴婢不想走啊!”

    ……

    虽然求情,可是苏兰芷却不动于衷,这样,也是为了震慑其他的人,知道犯了错,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饶过的。

    这大丫,也是自己倒霉,撞上了枪口罢了。

    那边的喜儿被抬走的时候,也是听到了大丫的呼喊求饶的声音,心里有些发虚,这边柳姨娘看苏兰芷就因为这事情便撵人了,面色有些僵了,“大小姐,你真的就撵了那大丫了?”这点事情,其实如果平息了,也是没必要的,怎么就……

    “犯了错就要责罚,不然谁都可以犯错,姨娘,不是我心狠,而且相府人多嘴杂的,我这也是避免出差错,如今大家可是都看着我们相府,我们内宅,可不能拖了爹爹的后腿了。这大丫一人犯错是小,如果我轻易的就饶过了,以后岂不是个个都有样学样,到时候,相府岂不是乱了套了?”

    “大小姐说的极是。”面色有些尴尬,柳姨娘心里却想着喜儿的事情了。

    喜儿这人也是一个贪图享受的,可是非常想呆在相府的,刚才那样子说,言辞恳切的,怕也是想让苏兰芷网开一面吧?

    可是大丫都被赶出去了,那么喜儿……

    有些担心喜儿会变卦了,柳姨娘再也坐不住了,“大小姐,事情既然已经解决了,那婢妾就先回去了。”她得回去好好的想想,该怎么做了。

    “也好,姨娘既然想回去,就回去吧!”鱼饵已经放出去了,如今,她就等着大鱼上钩就是。

    “那婢妾告辞了!”

    ……

    云珠见着柳姨娘走了,心下还是有些担心的,“大小姐,那柳姨娘真的会有所行动吗?”刚才见着那柳姨娘为了摘除自己,也是什么都可以说的,可见那柳姨娘是一个谨慎小心的,云珠实在是担心,柳姨娘会瞻前顾后的,到时候,没有任何行动就是了。

    “就算她不行动,我们也是可以逼她行动的!”这柳姨娘,苏兰芷可是一刻都留不得了。

    ……

    却说柳姨娘焦急的回到自己的住处,赶忙就派人去打听消息去了,结果很快,柳姨娘就知道苏兰芷又去见了喜儿,不知道跟喜儿说了些什么,出来的时候,似乎很高兴的样子,还吩咐人给喜儿熬药治伤,柳姨娘心下越发的不安,再也坐不住了,拿出箱子底存放的一些药品什么的,取出其中的一个,赶忙就藏好,然后就往厨房去了。

    来到厨房,远远的就听到有人在谈论这事情了。

    “哎,你们说这府内最近是怎么了,柳姨娘身边的喜儿想要赎身,可是怎么就去贿赂了夫人院子里的丫鬟呢?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就是啊,相府规矩严格,这些私下里的贿赂,自然是要受到严惩的,尤其是夫人那里,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老爷和大小姐似乎都对夫人那里格外的在意,难道夫人真的是病得很重了不成?”

    “谁知道呢?只是夫人如今都不出院门,也打探不出什么消息,只是希望夫人没事才好吧?”

    “是啊,夫人管家,可是比以前的白姨娘亲厚多了,对我们下人也好多了,平日里做得好,赏钱也是有的,我倒是挺喜欢夫人管家的!”

    “可不是,以前的白姨娘,可是小气的紧,这人啊,做了妾,果然眼界都低了!”

    “是啊,如今的大少爷和二小姐都比不得以前了,我瞧着大小姐今日的气势,怕是要开始整顿几位姨娘了,以后这府里面,也就夫人和大小姐独大了!”

    “可是夫人毕竟没有儿子啊,大少爷他……”

    “谁知道呢?老爷当初和夫人的感情也是极好的,要不是那白姨娘从中作梗,想来大小姐这些年也是一个受宠的!”

    “就是啊,如今大小姐和夫人掌家,赏罚分明,今日那大丫犯了错,大小姐二话不说就罚了她,而且撵出去了。只是不知道怎么那喜儿倒是没有撵出去?”

    “我听说好像是那喜儿知道什么事情吧?大小姐故意留着呢,刚才大小姐可是吩咐人让给喜儿炖些药品,说是要给她治伤呢!我瞧着这喜儿也是柳姨娘的心腹,怕是知道这柳姨娘不少的事情吧?”

    “你的意思是,大小姐想让那喜儿指认那柳姨娘不是?”

    “不然你以为呢?柳姨娘可是老王妃的人,谁都知道老王妃不喜夫人,而且总是给夫人和大小姐使绊子。当年老王妃送了那柳姨娘来,不就是为了留个眼线吗?我要是大小姐,也不愿意身边总是有个人时时刻刻的盯着自己,将自己的事情告诉仇视自己的人!”

    “可是那柳姨娘毕竟是老王妃送的,大小姐如果处置了,老王妃不会生气?而且老爷是个孝子,老爷不会阻止?”

    “这你就不知道了,老王妃前些日子来了相府,还是老爷吩咐人送老王妃走的,走的时候,老爷都没有出去看一眼呢,那老王妃趾高气扬的,一来就给夫人和大小姐不少的气受,老爷虽然是孝子,可是也是一个有担当的大丈夫,想来也是真的生气了,不然老爷哪里会不送老王妃回去?”

    “对了,老王妃好像如今是瘫了吧?如今也动弹不得,哪里还管得了这许多?如果喜儿真的说了什么,这柳姨娘,怕是自身难保哦!”

    “就是就是,柳姨娘当年也不只是一个丫鬟,大小姐想处置她,难道还处置不成了?”

    “你这样一说,那如果喜儿真的说了什么于柳姨娘不利的事情,那柳姨娘岂不是地位不保?”

    “她本来也没什么地位,这个姨娘也不过是徒有虚名,哪家的姨娘是她这样子当的?我们老爷都不肯多看她一眼?”

    “哈哈,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模样,夫人那么的天人之姿,才配得上老爷啊,老爷看了夫人如此的绝色,眼里哪里还看得到他人?”

    “就是就是!”

    ……

    厨房里几个婆子在一起,也是喜欢八卦热闹的,这事情也是苏兰芷示意的,所以大家说的倒是句句都刺痛了柳姨娘的心了!

    想着这些人暗地里的嘲笑,还有自己艰难尴尬的处境,柳姨娘心里满是慌张,生怕喜儿真的说了什么了,赶忙就拿出了怀里的药,接着,看着大家忙忙碌碌的,最后见着有人端起喜儿送的东西出来了,柳姨娘给了一个丫鬟银子去叫那人帮忙,趁着两人不注意,柳姨娘迅速的在那里面下药,然后躲起来了。

    心里看着那丫头将东西端走,还是有些不放心,柳姨娘便悄悄的跟了去了。

    ……

    “喜儿,这是小姐给你熬的药,你趁热吃了吧!”

    “多谢了!”喜儿也不知道苏兰芷怎么突然就好心了,端起药就准备喝,可是突然就跑出一只猫出来,喜儿吓到了,那碗掉在了地上,那猫见了,去舔了一口,马上就气绝身亡了!

    “啊!”被吓到了,喜儿一脸的惨白,脸上满是汗珠,看着那猫七窍流血的死样,喜儿浑身都是发抖的。

    这,怎么会这样?难道大小姐要杀了她吗?

    “啊!”那端药的丫头也是吓到了,飞快的就跑了出去,慌张的都不知道说些什么了,“啊,啊,大小姐,不好了,不好了,死人了,有毒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