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织网
    那丫头尖锐的声音,就好似那平地里的惊雷一样的,震得整个兰月阁的人都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有些呆愣的看着那丫头跌跌撞撞的跑出来,整个人都好像被吓傻了一样的,满脸的惊恐和泪痕,甚至因为脚部太急摔了几脚,让人看着,说不出的诡异了!

    “大小姐,不好了,死人了!”许是真的被吓坏了,那丫头口不择言的,慌慌张张的跑出去,最后,还是赵嬷嬷见着了,扯住了对方的手臂,制止了对方那疯狂的行为了。

    “你这么一惊一乍的是做什么?大小姐的院子是可以让你如此的失态的吗?平日里学的规矩都学到哪里去了?”语气带着严肃,赵嬷嬷死死的抓着那丫头的手臂,那丫头感觉到手臂上的刺痛,这才是终于有些缓过神来了,只是那双眼睛里面满是惊恐,甚至没有了焦距,见着是赵嬷嬷,那丫头好似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的,赶忙就抓住了赵嬷嬷了,“赵嬷嬷,不好了,死,死人了!”

    已经是吓得有些神志不清了,那丫头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整个人都在打哆嗦了。

    赵嬷嬷看着这丫头一脸慌神的样子,话都说的不清不楚的,皱了皱眉,“你先冷静下来,怎么死人了?死了谁了?这么一惊一乍的,可是会坏事的!”

    这死人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这丫头也太不知道轻重了,就那么大吼大嚷了出来,是生怕没人知道吗?

    “赵嬷嬷,赵嬷嬷,那药,有毒啊!”毕竟年幼,丫头整个人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只是一直念叨着这几句话,那赵嬷嬷见了,眼中划过一抹不奈,手上的力气更是用劲了。

    “嘶,赵嬷嬷,疼!”感觉到自己的手臂都好像被人撕开一样的,那丫头终于是被刺痛弄得有些回过神来,只是眼中始终都没有什么焦距,看着赵嬷嬷,有些委屈,不明白对方为何要这样对待自己了。

    “疼,你还知道疼,兰月阁是什么地方?是容许你随意放肆的吗?你规矩都学到哪里去了?”这么没有顾忌的嚷嚷这事情,传出去,对苏兰芷的名声,可是会很不好的!

    这丫头,实在是太不知道轻重!

    赵嬷嬷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满是冰冷,那丫头也是被吓到了,浑身划过一抹冷意,打了一个寒战,终于是有些理智了,想着自己刚才疯癫的样子,那丫头这会儿,终于是知道害怕了,“赵嬷嬷,我,我错了,我只是太怕了,所以才……”

    “错了,错了,一句错了,就可以弥补吗?这死人的事情可是可以乱说的?传出去可如何是好?”苏兰芷可是未出阁的闺女,如果院子里传出个死人来,被有心人利用了,到时候,可怎么收场?

    赵嬷嬷瞧着这丫头就觉得一阵的气闷了!

    实在是太不懂事!

    “赵嬷嬷,我,我……”这下子终于是急了,那丫头话都说不清楚了,整个人都在打哆嗦,赵嬷嬷见着那小丫头如此没有世面的样子,语气就更加的严肃了,“好了,你好生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就死人了?

    “是,是大小姐吩咐给喜儿煎的药里面有毒啊,然后,然后……”想着刚才那一幕,那丫头顿时就觉得怕极了。

    “然后什么?你倒是说啊!”

    “然后,然后那药因为一只猫闯入,喜儿没喝,就,就打翻了,可是那猫喝了那药,马上就七窍流血而亡,那样子,好可怕!”虽然只是一只猫喝了,可是,可是那样子,还是很吓人啊!

    “既然是猫死了,不是人死了,你乱嚷嚷什么!你是哪里的丫头,怎生一点规矩都没有?”见着这丫头终于是说出了事情,赵嬷嬷也不由得松一口气了。

    还好,还好没事,不然她真的该担心了。

    “我,我是厨房的小小,赵嬷嬷,我,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吓坏了!”小小这会儿知道自己犯了错了,心下满是后悔,可是她也没有办法,刚才实在是太吓人了嘛!

    “你也太不知道轻重了,没死人,却偏偏弄成这样子,你可知道,如果这事情传出去,大小姐的名声可就毁了!”院子里无辜死人,往小的说是苏兰芷管教不利,可是往大了说,那就是苏兰芷为人恶毒了。

    “我,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啊!”

    “你且跟我去小姐那里解释吧!”死死的揪着小小,这事情可大可小,赵嬷嬷可不想就这样子揭过去了,刚才一众人可是都看在眼里的,这小小的声音又那么大,想来是传出去不少了,不好好处理,到时候讹传了,那就糟了!

    “赵嬷嬷,你你就让我走吧,放过我,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有意的!”那小小这会儿知道自己闯祸了,很想偷溜,可是赵嬷嬷死死的拉着她,她实在是跑不开啊!

    “不行,事情是你惹出来的,你得去说清楚,走,跟我走!”扯着小小就往里面走去了,进去的时候,苏兰芷正在淡定的给慕容嫣肚子里的孩子做小衣,虽然刚才那小小的声音够大,也够震撼,可是苏兰芷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的,神色如常。

    赵嬷嬷见着苏兰芷如此气淡神若的样子,心下是非常佩服的,拉着那小小跪下,赵嬷嬷面色倒是有些愧疚了,“小姐,这丫头实在是有些不像话了,刚才一惊一乍的,惊到了小姐,还望小姐严格处置!”

    “嬷嬷,可是问清楚了?”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最近苏兰芷有空的时候就在做小衣,想着自己很快就会有一个骨肉相连的弟弟或者是妹妹,苏兰芷那颗寂寥的心,终于是划过了点点的暖意了。

    以后,或许她就不会总是孤单的一个了吧?

    以前总是羡慕别人有兄弟姐们,如今自己也有了,她再也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真好!

    “已经问清楚了,是误会,这丫头自己乱说的!”看着小小那瑟瑟发抖的样子,赵嬷嬷的眼中划过一抹不快,当着苏兰芷的面,也没有掩饰。

    这丫头实在是太莽撞了,看来得好好的罚罚,免得遇到事情总是那么大惊小怪的。

    “乱说的?”这会儿终于是停住了自己手上的活计,苏兰芷面色和煦的看着小小,那小小只觉得浑身都划过不自在了,“大,大小姐,奴婢,奴婢不是故意的!”

    “那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责怪,也没有严厉,苏兰芷的语气淡淡的,小小听了,心里似乎松了口气一般的,便将事情的经过事无巨细的讲出来了,“回大小姐,奴婢是厨房的小小,今日大小姐吩咐给喜儿熬药治伤,管事的就派了奴婢来了,可是奴婢没有想到……”

    这会儿说话,身体还是抖得厉害,不过已经好了许多了,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小小便忐忑的等着苏兰芷的发落了。

    “就是这样?”只是想要确定,小小赶忙点了点头,“是的,大小姐,就是这样!”

    “药里面有毒,看来是你们厨房的疏忽了,赵嬷嬷,去把厨房的管事嬷嬷叫来!”出了这样的事情,苏兰芷自然是得好好的处理才是,不然不清不楚的,传出去了,也是百口莫辩了。

    “是,大小姐!”赶忙就出去寻人了。

    “春暖,你去看看喜儿,看她如何了!好生安慰她,可别吓坏了!”不管是谁,都是珍惜生命的,更何况是喜儿这样子机灵的人呢?

    想来这样的人,最是看重自己的生命了吧?

    给春暖递了个眼色,春暖了解,“是,大小姐!”

    春暖得了令就出去了,和赵嬷嬷前后脚的差距,两人刚走,云珠后脚就进来了,手上还扯着一个人,苏兰芷见着对方,面色划过什么,很快就消失了,“云珠,这是怎么回事?你无端的,将柳姨娘带来作甚?”

    “小姐,刚才奴婢在外面看见柳姨娘鬼鬼祟祟的,奴婢就过去看了看,结果发现柳姨娘偷偷的在查看兰月阁的事情,听到有人惊叫,柳姨娘就想走,奴婢见着有些不对劲,就将柳姨娘给带过来了!”说是带,其实也算是比较委婉的说法了,此刻柳姨娘被云珠反背着手,想要挣脱都挣脱不开,见着了苏兰芷,面色划过点点的慌乱,苏兰芷只做是不知了。

    “姨娘,云珠说的,可是真的?”对着云珠赞赏的笑了笑,苏兰芷看着柳姨娘有些狼狈的样子,却也没有幸灾乐祸,只是询问,那柳姨娘也是心虚,不敢看苏兰芷,只是低着头否认,“大小姐,婢妾,婢妾只是想来找大小姐问问喜儿的事情,婢妾,婢妾没有鬼鬼祟祟的。”作为喜儿的主子,柳姨娘想要问这事情,也是可以的,倒也说得过去。苏兰芷听了,也只是笑了笑,“是吗?”轻轻的反问,那柳姨娘赶忙就点了点头,“是的!”

    云珠见着柳姨娘睁着眼睛说瞎话,顿时就气了,“你胡说,如果你是来问喜儿的事情的,刚才为何一直躲在院子外面鬼鬼祟祟的不进来?而且听到有人大吼大叫的,就马上就走了?柳姨娘,你真的是来找大小姐来问喜儿的事情的吗?还是想要确定什么?”句句紧逼,柳姨娘本来就心虚,不过也还算是有点脑子,并没有被云珠给绕进去了,只是低着头不说话,让人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苏兰芷见着对方沉默着应对,心下了然,不过却是不让对方就那么应付过去的,“柳姨娘,你要怎么说?”

    “大小姐,婢妾,婢妾知道喜儿犯了错,所以在院子外面纠结要不要进来,她毕竟是婢妾身边的人,多年来也伺候周到,婢妾虽然痛心她做了错事,可是回去想了想,还是觉得主仆一场,婢妾该替她求情,是以婢妾就过来了。只是,只是,婢妾想着她这一次犯错始终都是大了些,照着规矩是要严惩的,婢妾拿不定注意,只能在外面晃悠,却不曾想让云珠姑娘误会了,大小姐,是婢妾的不是。”虽然慌乱,但是这个借口倒是不错,将柳姨娘自己的心情描绘的很好,一副想要求情,却踟蹰的样子,看起来,还真的像是那么回事了。

    “是吗?”脸上的笑容依旧,只是未曾达到眼底,甚至冷了一分了。苏兰芷就是知道这柳姨娘是个谨慎的,也想到这柳姨娘会辩解,只是没有想到,这柳姨娘的确是很聪明就是了。难怪,当年老庆王妃会选择将她送给爹爹,想来这些年如果不是因为白芯善妒,一直打压,想必这柳姨娘在老庆王妃的帮衬下,怕是也有一番作为的吧?

    不过还好,这柳姨娘这些年一直被压着,不然自己此刻,也不会那么轻易的,就可以处置了对方了。

    “当然了,大小姐,婢妾,婢妾知道大小姐为难,也知道无规矩不成方圆,所以婢妾也不好求情,只是碍于主仆情谊,婢妾,婢妾实在是不好真的就袖手旁观了。”说得自己好像是一个非常体贴下人的主子似的,柳姨娘这也是不想让人觉得她太无情了,免得到时候没有人敢对他效忠。

    “这个倒是说得过去,那你为何后来听到动静就走了?你就不担心吗?不想知道是发生了什么?”她今日倒是要看看这柳姨娘如何能够翻身了!

    “大小姐,婢妾,婢妾只是听到那样的话,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参与的好,这事情毕竟关系到大小姐的名声,婢妾,婢妾也不好横冲直撞的,冲撞了大小姐了。”这事情搁在许多人身上,怕是都会和柳姨娘一样的选择,明哲保身,免得祸及自己。

    柳姨娘的回答倒是合情合理,让人无懈可击,苏兰芷不得不赞叹这些年倒是委屈了柳姨娘了,心下也更是坚定了决心要除掉对方,免得到时候,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看来,姨娘也是个聪慧的!”似笑非笑的,苏兰芷只是看着那柳姨娘,柳姨娘听着苏兰芷的话,一时之间倒是有些弄不清楚苏兰芷是什么意思了,只是低着头,一副伏低做小的样子,“婢妾只是想好生的过活,不想招惹是非,大小姐谬赞了!”

    作为一个不受宠的姨娘,自然是能少惹事,就好惹事的好,柳姨娘今日的种种,成全了和喜儿之间的主仆情谊,又表明了自己只想有个安身立命的的确的想法,倒也是一个聪明人的做法。

    “姨娘过谦了!”那么一个聪明的人,想来也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吧?不然,今日的种种,也不会照着她的计划发展了。

    “大小姐如今有事情要处理,婢妾,婢妾能先离开了吗?”一副不想多事,明哲保身的样子,换做的一般的人,苏兰芷或许就信了,也放人了,但是今日是特意给柳姨娘准备的一切,苏兰芷自然要让对方好好的看一场戏了。

    “柳姨娘不着急,你或许还不知道吧?刚才这丫头传出去死人有毒的事情,可是就跟喜儿有关呢,喜儿可是你的丫头。这事情,我可不想瞒着姨娘!”这句话的试探意图非常明显,柳姨娘立马就警惕起来,面露惊慌,“怎么是喜儿呢?她可还好?可是还有什么事情?大小姐,喜儿怎么会突然中毒,甚至突然就?天,怎么会这样子?”

    一副完全没有料到会是这样子的神色,柳姨娘的眼角甚至都有了点点的泪水,一脸的诧异和伤心了,“大小姐,喜儿不是在你的院子里吗?怎么会突然就中毒了?大小姐,这事情你可一定要查清楚啊,喜儿虽然是做错了事情,可是罪不至死,大小姐,一定要替喜儿做主啊!”

    话语里强调喜儿是在苏兰芷的院子里中毒的,然后又点出了喜儿所犯的罪,实在是让人无法不将这事情与苏兰芷联想一起去了。

    这喜儿得罪的,可是苏兰芷,难保不是苏兰芷生气了,想要置喜儿于死地啊!

    “这是自然的,柳姨娘,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查查的!”最后几个字,苏兰芷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咬出来的,那柳姨娘听了只觉得心里一突,有些不妙的感觉,可是又说不上来是怎么了。

    “大小姐,那喜儿如今可还好?这事情是怎么回事?喜儿怎么会突然中毒了呢?”刚才在外面听得真切,柳姨娘还以为喜儿是已经香消玉殒了,自然也没了顾忌,此刻倒是很想看苏兰芷的笑话了。

    她可是听说那药是苏兰芷吩咐给喜儿煎的,而且如今苏兰芷掌管着厨房,这事情,苏兰芷能逃得了干系吗?

    一个容不得下人的主子,传出去,苏兰芷恶毒的名声可就有了,将来哪家人敢求取这样心思恶毒的女子?

    柳姨娘就是想想,都觉得无比的痛快了。

    苏兰芷将柳姨娘眼中划过的一抹幸灾乐祸看在眼里,笑了笑,“姨娘放心吧,喜儿没事!”说完好笑的看着对方的神色,果然,看到柳姨娘嘴角那抹笑容就僵硬了,“大小姐,你,你说什么?”喜儿没死?怎么可能?她下的可是那穿肠的毒药啊,一旦碰了就毙命的,她本来是想借此机会,除去喜儿,然后嫁祸给苏兰芷,让苏兰芷被冠上那么一个恶主的名头,有嘴都说不清,也好回去对老庆王妃交代,可是怎么,这结果和自己理想的,有了偏差了?

    此时心下突然就有了一抹的不安和害怕了,柳姨娘心跳加速,手心也开始冒汗了,看着苏兰芷那张丝毫没有任何改变的笑脸,柳姨娘突然就有种自己落入一个陷阱的感觉了。

    怎么办?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心下有些惶恐,柳姨娘却强壮镇定,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没有什么破绽,苏兰芷瞧见对方面色隐约的有些白了,满意的笑了笑,说出口的话,却是让柳姨娘差点就一个踉跄,要摔倒了,“喜儿是个命大的,那药里面虽然有毒,不过她倒是没有喝的,只是可怜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猫了,不小心喝下,马上就七窍流血而亡,这丫头才会被吓到了,到处乱嚷嚷。让姨娘误会了,害姨娘担忧,这丫头果然是该好好的罚的!”

    一句话,让小小的脸色白得不能再白了,就连强装镇定的柳姨娘都只觉得自己背后冷汗淋漓的,有种不祥的预感了。

    “那喜儿可是受了惊吓?婢妾想去看看她,这丫头,平日里胆子就小,婢妾担心她吓坏了。”既然喜儿没死,那么自己,必须得再去见见,好生敲打了,不然这人背叛了自己,自己真的就惨了!

    “柳姨娘无需担心,我已经让春暖去看喜儿了,春暖这人心细,而且性子也是极好的,想来是可以好生的安慰那喜儿了。姨娘倒是不必去了,免得看到喜儿受惊的样子担心了,如今我们还是要早早的查出这幕后之人,也好安了喜儿的心,让姨娘放心不是?”柳姨娘越听苏兰芷的话,越觉得字字珠玑,好似意有所指的样子,听得柳姨娘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都在一阵一阵的,撕扯的厉害了。

    “大小姐,就让婢妾去看看喜儿吧,毕竟是婢妾身边的人,如今在大小姐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想来也是极其的害怕,遭了这样子的事情,婢妾实在是有些不放心!喜儿如今身边也没个熟悉的人,没人好生的劝劝她,万一被吓坏了,就不好了。”这个不放心的因素,自然也是包括了苏兰芷了,柳姨娘这话很明显的有把脏水往苏兰芷身上泼的意思,好像苏兰芷不让她去,就是心里有鬼一样的,担心会暴露什么,心虚罢了。

    苏兰芷自然是瞧出了这柳姨娘话里的意思,却也是不在意的,“姨娘放心吧,有春暖在呢,不会有事情的,姨娘放宽心就是!”可不想让柳姨娘再跟喜儿接触了,免得喜儿又受到了什么威胁,如今喜儿可是她手中的王牌了,就等着一会儿好好的用了,苏兰芷不容许有任何的变故!

    “大小姐拦着婢妾去见喜儿是什么意思?难道大小姐是有所顾忌吗?”这话是有些大不敬了,但是柳姨娘此刻也顾不得这许多,只想赶紧的见到喜儿,好生的警告对方一番,也免得自己遭罪了。

    “姨娘如此急切,是为何呢?是真的关心喜儿,还是意有所图呢?”对方不客气,苏兰芷自然也不客气,柳姨娘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此刻倒是和自己撕破脸了,面色划过一抹僵硬,想说什么,可是还来不及,门口就传来了响动了,“大小姐,厨房里的管事妈妈带来了!”

    “让她进来吧!”

    “是!”看着那管事妈妈进来,苏兰芷看到还有一个身影,倒也没有诧异,“爹爹,您怎么也来了?”苏青岚会来,苏兰芷早就料到,吩咐人给苏青岚倒了茶水,苏兰芷一片的镇定了。

    苏青岚仔细的瞧着苏兰芷,发现对方的脸色如常,倒没有被吓着,心下松了一口气,“你的院子如今不太平,我来看看,到底是谁在那里捣乱了!”说到捣乱,苏青岚的语气明显的加重,声线还有一丝冰冷的气息,让人听着便觉得有些惧意了。

    “爹爹,您来了,那娘亲?”慕容嫣现在怀着孩子,胎儿不稳,这些事情,苏兰芷自然是想自己处理,不要让慕容嫣担心了。

    “你放心吧,你娘亲如今在午睡,不会有人打扰的!”孕妇嗜睡,慕容嫣如今倒是很多时候都是在睡觉了,苏青岚听到消息的第一刻就是让人小心的守着慕容嫣,免得慕容嫣担心,伤了身子了。

    “那就好!”苏青岚的话倒是让苏兰芷放下了心,这事情她虽然是有意让苏青岚知道,来处置柳姨娘,但是她却是不想让慕容嫣担忧的。

    “你可是还好?有没有被吓着?”关切的话,不由自主的就说出口了,面对自己疼爱的女儿,苏青岚的关心,从来都是情真意切的。

    “爹爹放心,不过虚惊一场罢了,院子里一切都好,是有丫头吓坏了,胡说的!”轻松的语气,让苏青岚倒是放下了心,“那就好,那就好!”女儿没事,他就放心了。

    ……

    放下了心,苏青岚这会儿似乎这才注意到柳姨娘,不由得粥了邹眉头,“你怎么也在这里?”

    嫌弃的意思,非常的明显了,柳姨娘本来是一张笑脸的,愣是僵在了那里了,正准备说些什么,苏兰芷却早她一步开口了,“爹爹,您有所不知,这一次的事情,倒是和柳姨娘是有些关系的,所以女儿让柳姨娘也做个见证!”

    这话的意思含糊不清,会让人觉得这事情跟柳姨娘有关,柳姨娘见着苏青岚看着自己的眼神明显的不善了,正准备开口辩解,苏兰芷却是没有给她机会的,“爹爹,这事情关系重大,女儿有些话要问管事妈妈,不知道可不可以?”

    有长辈在,苏兰芷也不好马上就开口问了,自然是要询问一二的。

    “你问吧,我就在这里听着!”刚才也是匆匆的听到苏兰芷院子里传出死人的消息,苏青岚二话不说就赶紧的过来了,生怕苏兰芷受到了什么委屈了,此时只是来给女儿坐镇的,倒也不打算插手女儿院子里的事情。

    “你可是厨房的管事妈妈?”虽然是认识的,但是有些程序,苏兰芷必须要走的。

    “回大小姐,奴婢张氏,正是厨房的管事妈妈。”那张氏倒是规规矩矩的行了礼,神情中不见慌乱,苏兰芷瞧着就很满意。

    不愧是自己看中的人,临危不乱,已经,厨房倒是可以放心交给对方了。

    “这个丫头,你可认得?”指了指一旁早就吓得面色全无的小小,那丫头一直跪着,双眼无神,满是惊慌,看样子,的确是被吓得不轻了。

    “回小姐,认得的,这丫头是刚进厨房的,资历尚浅!”就是因为资历尚浅,所以处事难免会有些毛躁,不懂规矩了,管事妈妈这样子说,也是解释这小小如此失礼的缘由了。

    “那今日我吩咐厨房给喜儿熬的药,就是这丫头送的?”

    “是的,小姐,厨房各司其所,马上就要到晚膳了,有些忙,所以奴婢就让小小给送药过来了。”其实给一个丫鬟送药,已经是抬举了,不过苏兰芷有吩咐,他们也不敢怠慢就是。

    “那你可知道,那药,可是有了剧毒的!”

    “大小姐,这不可能!”斩钉截铁的语气,管事妈妈倒是一脸无惧的样子,苏兰芷瞧见对方做事平稳,笑了笑,“可是这药的确吃死了猫,如果是喜儿吃了,想来也是顷刻毙命,这个,张妈妈你如何说?”

    “大小姐,这药是府医开的,奴婢也只是照着府医开的方子让人熬的,期间也没有人靠近那药炉,这药,绝对是没问题的!”张氏管理厨房向来得力,闲杂人等也是不许进去的,所以她很有自信,那毒,是不可能在厨房就下的。

    “是吗?那你可有什么证据证明厨房的清白?”

    “回小姐,那药渣奴婢还没有倒掉,而且药庐里还有一些药,因着厨房忙,都还来不及处理,小姐让人去查看一番便可知!”柳姨娘听到这话的时候,心里总觉得一切都好像被人算计好了一样的,心里的不安,就更大了,看着苏兰芷脸上的笑容,柳姨娘怎么看,怎么觉得刺眼。

    “好,让人带来,请府医来看看!”

    几人的动作还是很快的,苏兰芷派去自己的心腹秋霜去将那药卢和药渣都带来了,给府医查看,府医看了,也没发觉出什么不对劲。

    “府医,这里面,可是有毒?”

    “回老爷,大小姐,这药没有什么问题!”

    “那这毒,从何而来呢?”看着小小,厨房的嫌疑已经摘除了,那么有问题的,就是这小小了,“小小,这药在离开厨房之前都是正常的,一路上就只有你可以接触这药了,你说,这毒,是不是你下的?”

    语气突然就严厉了起来,那小小本来就跪了许久,担惊受怕的,这会儿听到苏兰芷突然就变得严厉的声音,一时之间,吓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大小姐,奴婢冤枉啊,奴婢跟喜儿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奴婢怎么会做这种事情?这可是人命啊,奴婢可没胆子啊!”这小小一看就是一个胆子小的,不然刚才也不会被吓成这样子,此时此刻她急得满脸的汗水,一双眼睛都哭肿了,倒是让人觉得楚楚可怜的,有些同情了。

    “那你如何证明你的清白呢?要知道,这药,的确出了厨房,就是你拿着了!”

    “大小姐啊,大小姐,奴婢刚刚进了相府不久啊,而且奴婢平日里都没见过喜儿,怎么可能会下毒害她,大小姐,奴婢冤枉啊!”情急之下,小小生怕自己会被处死,只好一个劲的求饶了。

    “你只说你冤枉,那你倒是说说,你如何冤枉了?可有人证明这毒不是你下的?”苏兰芷特意让人选了她给喜儿送药,就是看中了她是刚来不久,而且胆子极小,这样效果会更好。

    “奴婢,奴婢……”估计是急坏了,小小的大脑都是短路的,哪里还记得自己半路被人叫住的事情?

    “你好好想想,那药你是一直拿着的吗?”见对方没有想起来,苏兰芷只好出言提醒了。

    “啊,奴婢想起来了,大小姐,大小姐,奴婢在路上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姐姐,说是簪子掉了,让奴婢帮忙找,奴婢就放下那药盒,帮着她找了!”想到这个,小小的眼中顿时满是希冀,看着苏兰芷,好像自己就可以脱罪了一样的。

    她怎么就忘了这事情呢?

    哎,真的是害怕过头了。

    “那你可还记得那人是什么摸样?你可认得?”

    “记是记得,那姐姐长得倒是清秀,穿着一身绿色的袄子,半成新,料子还不错。”努力的回忆自己所见,小小也是为了自己的性命,自然是不敢马虎的。

    “那你可是认得是谁?”

    “奴婢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只是觉得有些眼熟。”小小来相府没多久,有些人,自然也是不认得的。

    “那你可知道她的名字?”

    “那位姐姐找到了簪子就兴匆匆的走了,没来得及告诉奴婢她的名字!”说道这里,小小的一颗心顿时提得老高了,生怕找不到那人,自己就得受罪了。

    “那你可还记得那人的模样?”早就料到会如此了,苏兰芷自然也不介意的。

    “记得的!”两人当时也是在一起了好一会儿,人都有好奇心的,小小也不例外,自然也是看清楚了对方的样子,时间过得也没多长,她当然是记得的。

    “你且说说!”记得样子,就好办了。

    “奴婢觉得那姐姐挺亲切的,梳着丫鬟的发髻,头上好像带着一根银簪子,耳朵上带着银耳环,眉毛修过了,细细的,眼睛不大,鼻子有些扁……”这些特征,倒是比较普通了,不过听小小的描述,那丫头想来也是一个二等以上的丫头了。

    “你可还记得其他的?”

    “那姐姐生的面熟,只是奴婢不记得了。”

    “你是在哪里预见她的?”

    “就是在清苑的小路上预见的,那姐姐突然就拉着奴婢,说是她的簪子掉了,让奴婢帮着找,奴婢见着那姐姐着急,便放下手里的药盒,陪着她去找了。”听着小小的话,苏兰芷不得不说,这小小心思还是挺单纯的,这样的人,还真的是有些不大适合呆在厨房了,不然哪天手上送的东西再被人下药,那就糟糕了。

    心里决定将这小小换一个地方,免得到时候出岔子,苏兰芷却是细细的过滤了一遍,便吩咐人去寻了那丫鬟了。

    小小基本描述了对方的衣着和长相,那丫鬟出现在清苑的小路上,想来也不是无意,只需要好生找找就是了。

    ……

    派去的人倒是很快就回来了,正巧那丫鬟就是管理清苑院子里的丫头,倒也好找,苏兰芷瞧见对方的样子,看对方有些紧张,也没有马上就问了,只是问了小小,“你说的人,可是她?”

    总得先确定了,再问其他的吧?

    “是的,大小姐,就是她!”小小见人找着了,心里顿时就像是放下了一颗大石一样的,差点就破涕为笑了。

    那丫头倒是没有弄明白小小为何那么高兴,只是有些不解了,“大小姐,您叫了奴婢来,是有什么吩咐吗?”这丫头常年在清苑管理花草,也算是个闲职了,素日里都是在清苑走走,如今突然被苏兰芷叫来了,瞧着这仗势,倒是有些不解了。

    不过想着之前自己收人银子的事情,那丫头心里有些不安了。

    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我叫你来,是问你话的,你可是清苑的丫头?”

    “是的,大小姐,奴婢小青,专门负责清苑的花草的!”

    “那你可还记得这个丫头?”

    小青看了看苏兰芷指着的小小,脑海里划过之前的那一幕,下意识的就想要矢口否认,可是还没说呢,就听到苏兰芷那意含警告的声音了,“此时干系重大,你可得如实招来,如果有半句虚言,我不介意打你几板子,让你说实话了!”语气是少有的严厉,让小青将本来到了喉咙里的话都给吞回去了,只好如实交代,“回大小姐,奴婢是记得的!”

    本来是想说谎,可是看着苏兰芷那双穿透人心的眼角,她哪里还敢撒谎呢?

    左不过也没什么事情,她如实交代,也不会有什么的就是。

    “那你之前是不是掉了簪子,找她寻了的?”

    “是的,大小姐,那簪子奴婢平素最喜欢了,掉了很着急,正巧看到这位姑娘路过,一时情急,便拉着她帮着奴婢寻了。寻到之后,奴婢非常的欢喜,道了谢便走了。”只字未提自己收人钱财要转移喜儿注意力的事情,这小青此时也是觉得有些不对劲,自然是不会老实的说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