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柳姨娘的辩解
    见着那小青闪烁其实的,半句都没有扯出真相,苏兰芷的眼中划过一抹幽光,看着小青的眼神突然就不善了起来,“小小帮你找到了簪子,你就那么着急的就走了?也不好生的道个谢?”

    这样,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回大小姐的话,奴婢,奴婢也是还有事情要做,找簪子的时候耽搁了不少,所以奴婢着急,只是匆匆道了谢就走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那小青也知道,有些事情是能说的,但是有些事情,却是不能说的。

    她收人钱财将小小拉走的事情,平白无故的,她都不会说的。

    要知道,在这府内收受贿赂,那可是不是小罪,会挨板子的!

    “哦,是吗?”眼中划过一抹暗光,苏兰芷瞧着这小青遮遮掩掩的样子,心下就不喜起来,“小青,你可知道,小小手里拿的盒子里面,可是装了药的,那药给喜儿吃了,差点就闹出人命来了。刚才已经查过了,这药在离开厨房的时候,都还是好的,一路上小小也就遇到了你,耽搁了,结果那药本来是补身子的,却成了穿肠毒药。你说,你这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呢?你不觉得你出现的,实在是太巧了些吗?”

    语气一句一句的冰冷下来,小青听到苏兰芷的话,浑身一颤,眼中划过点点的恐慌,知道自己是犯了错的,心里后悔极了自己贪了便宜结果做了这事情,弄得自己现在担惊受怕,却也更加的肯定这事情坚决的不能说,于是小青咬了咬牙,愣是否认了,“大小姐,奴婢只是凑巧,并不知道这其中的缘故!”

    承认了,那么自己少不了是一顿毒打,甚至还有可能被撵出府去,这样她以后可怎么过活?

    相府条件不错,主母对待下人也算亲厚,她平日就管着清苑,也没多少事情做,倒是清闲的很,哪里愿意出去日晒雨淋的?

    不过数秒,小青心里就已经有了决策,这事情,她是坚决不能承认的,因为她知道,一旦承认了,自己就要遭殃了。

    苏兰芷瞧见这小青不肯认账,心下划过一抹冷意,看着小青的神色,也多了一份严肃了,“小青,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大小姐,奴婢是知道的,只是这事情,真的跟奴婢没有关系,还望大小姐还奴婢一个清白!”这一个两个的,都是人精了,此时此刻,谁愿意往那枪口上撞呢?

    “好,很好,看来你是不受点苦,就不会承认了。来人啊,给我拖下去,狠狠的打!”对方既然故作聪明,不识时务,那就不能怪她不客气了!

    “大小姐,你,你为什么要打奴婢,奴婢可是犯了什么错了?”面色划过一抹惧意,小青不明白苏兰芷怎么就那么狠心的要打她了,平日里没受过什么苦,小青自然是不想挨板子的,当然得为自己争辩一番了。

    她就不信了,苏兰芷会那么平白无故的就打了她了,她虽然只是一个奴婢,但是苏兰芷可是这相府的大小姐,这越是高门大户的人,就越是在乎自己的名声,这欺奴的名声,也是不好的。

    本来以为自己这么一说,苏兰芷倒是要好生的思量一下了,毕竟为了她那么一个毫不起眼的奴婢冠上了恶主的名声,对苏兰芷可是百害而无一利的。

    可是没有想到,苏兰芷只是静静的看了她一眼,那一眼,让小青顿时有种魂不附体的森然之感!

    “小小,你倒是说说,你从厨房到兰月阁,这一路上,都发生了什么?”见小青不见棺材不掉泪,苏兰芷不介意成全对方一番,让对方被打的明明白白了。

    “大小姐,奴婢一路上都是小心的端着那药盒往兰月阁敢,想着大小姐的吩咐,半点都不敢懈怠的,本想早早的来了了差事,却不曾想,路上遇到了小青姐姐,奴婢见着她着急,硬是拉着奴婢去寻簪子,奴婢刚来相府,也不好得罪了人,只好放下食盒去了。”

    “那你路上出了遇到她,可还遇到别人?”

    “遇到是遇到了,只是奴婢仅仅就打了招呼,并不曾留下就是,更不敢再继续耽误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除了遇到小青的时候,你手上的药盒是离开了你的视线的,就再也没有其他的时候了吗?”

    “是的,大小姐!”

    “你可是确定?”

    “大小姐,奴婢可以项上人头作保,绝对可以确定的!”

    “那你来了兰月阁,可是直接就将那药给了喜儿喝了?可曾交给其他的人?”

    “不曾,奴婢是亲自交给喜儿喝的,亲自看到喜儿碗里的药因为野猫的闯入,倒了,结果那野猫喝了,顷刻间就七窍流血而亡了!”回忆起刚才的画面,小小浑身都止不住的在哆嗦,实在是害怕的紧了。

    苏兰芷满意的问了小小的回答,看着一旁面色已经有些泛青的小青,说道,“你可是都听清楚了?”

    “奴婢,奴婢听清楚了。”小小的话语里,岂不是表示自己就是那有嫌疑的人吗?小青面色有些发青,手心开始冒汗,浑身也有些害怕的颤抖,可是她也只能忍着了。

    这到底,该不该认了?

    可是认了,她还有活路吗?

    心里纠结,小青此刻正在天人征战,苏兰芷瞧见了,再加了一把火,“小青,我也不想屈打成招,你知道什么,就说吧,看在你戴罪立功的份上,我或许会对你重新发落!”也是许了对方一点点的甜头,小青听着有些心动,刚想开口说什么,一旁的柳姨娘倒是突然有些不适的开口咳嗽起来,小青见着了柳姨娘,眼中划过什么,最后还是选择了闭嘴了。

    “大小姐,或许,或许那猫儿本来就中毒了,一切只是凑巧而已?奴婢之前可是和小小一起的,奴婢怎么有机会下毒?更何况奴婢和喜儿无冤无仇的,奴婢为何要下毒?”此时此刻,小青的确是悔得肠子都青了,如果可以,她倒是愿意回到之前,自己宁愿不要那十两银子,也不干这事情了。

    可是,她怎么想得到,那人给了自己银子将小小支走,却是为了下毒了?

    此时此刻,看着那人就在自己的面前,小青哪里还敢真的就说了?

    人家是姨娘,自己可只是一个小小的奴婢,万一对方要对自己下手,可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此时此刻,小青倒是希望那柳姨娘有通天的本事,将那毒药给换了,苏兰芷瞧见对方一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样子,也没了耐心了,“月桃,我们一起去喜儿的房间看看,看看到底是那猫儿本身就中毒了呢?还是药里真的就有毒了,也免得有人说,是我们冤枉了人了!”

    今日做事情,苏兰芷不会给任何人任何的把柄,此时此刻,带着众人就去了,去的时候却没有看到那喜儿了。

    “大小姐,喜儿去了哪里?”本来是想趁此机会好好和喜儿说说,敲打对方一番的,可是却没有想到,没有看到喜儿,柳姨娘倒是非常的担心了。

    怎么好像,一切都脱离了自己的掌控一般的?

    “她受了惊吓,自然是有人照顾的!”意味深长的看了那柳姨娘一眼,苏兰芷吩咐人将那地上残留的药汁和那死猫交给府医检查,府医闻了闻,看了看,不由得皱了皱眉。

    “府医,这药上面的毒药,可是和那猫身上的毒药是一样的?”

    “大小姐,的确是的,这药实在太过阴毒了些,一招毙命,七窍流血而亡,沾了一点,就是大罗神仙都救不得了!”深宅大院里面,这些勾心斗角,妻妾之争也是常有的事情,相府虽然不大明显,但是也不是没有的。

    以前是有白芯压着,如今慕容嫣对他们倒是不管不顾的,这些姨娘们没有了压制,自然是越发的放肆了。

    “多谢府医了!”证据确凿,苏兰芷看着那小青,倒是很想知道,对方要如何来应对这事情了,“小青,你还是坚持吗?”

    “奴婢,奴婢……”犹犹豫豫的,证据确凿,如今的她,的确是最有嫌疑的人,小青说不出什么话了,正准备说什么,那柳姨娘却突然开口了,“大小姐,这奴婢倒是最滑的很,还是好生的打个五十板,相信她到时候,什么都说了!”这五十板下来,这身子怕是都得废了,柳姨娘这好狠毒的心思!

    小青听到柳姨娘的话,眼中划过一抹恐惧,知道这柳姨娘这是对自己有了杀心了,这会儿,实在是害怕的紧了。

    正准备说什么,那柳姨娘哪里会让她说,直接就挡在了她的面前,“大小姐,这奴婢翘舌雌黄的,还是先好生的教训一番为好,免得她又支支吾吾的,胡说一气!”五十板,自己一会儿再想点办法,让这丫头一命呜呼了,就没人知道,是自己给了对方银子引开小小了!

    心下盘算好了,柳姨娘哪里愿意让小青暴露自己,本想速战速决,让人将小青拉下去打板子,甚至挡住了小青的视线,在人看不到的地方给了小青一个狠戾的眼神震慑住对方,免得对方胡乱开口,扰了她的计划了。

    苏兰芷将柳姨娘的反应看在眼里,知道这柳姨娘也是慌了,嘴角划过一抹浅笑,让柳姨娘只觉得心里头的不安,更大了,“柳姨娘,这事情,好像还轮不到你来说道的吧?我惩罚不惩罚她,姨娘似乎,也管不着,姨娘如此,可是会让人觉得姨娘心虚了,想要痛下杀手呢!”

    一句话,让柳姨娘只觉得自己好似被人从头顶浇了一盆子的冰水,浑身都划过一抹颤栗,心里的恐慌,几乎都要将她给弥漫了。

    “婢妾,婢妾没有这个意思!”听着苏兰芷的话,好似对方已经将自己看穿了一样的,柳姨娘看着苏兰芷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只觉得一股子的寒意,遍布全身了。

    “姨娘不是这个意思就好,这事情可是我院子里的事情,还是交给我来处理吧,姨娘还是让开的好!”笑着看着对方,不过那笑容并未达到眼底,在苏兰芷看来,这柳姨娘此时此刻也只是在垂死挣扎,蹦跶不了多久了。

    “大小姐,这叼奴说话实在是太过闪烁其词,大小姐还是好生的敲打一下的好!免得她又说出什么不干不净的话来,倒是弄脏了大小姐的耳朵了。”心下很是不甘,柳姨娘做事情向来都是小心的,她之前给这丫头银子的说话,也是蒙了面纱的,本以为不会被认出来,可是却不曾想这小青当时多留了一个心眼,刚才瞧着她的眼神明显是认出她来了。

    本来是想给苏兰芷摆一道的,却不曾想,如今倒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了。

    柳姨娘实在是不甘心啊!

    “姨娘放心,孰是孰非,我还是分得清的,还是请姨娘让开吧,这事情,早些处理,也早些安定下来,免得弄得大家都人心惶惶的。”丝毫没有将对方的话听进去,苏兰芷只是笑着看着柳姨娘,那笑容里那冰冷的温度,让柳姨娘如置冰窟的感觉!

    “……是!”很不甘心的让开了身子,柳姨娘只觉得今日自己所做的事情,没一件是顺利的了,总感觉自己的一切,好似被人算计了一般的,让柳姨娘的心里,越发的不安了。

    惶惶不安的站在一边,柳姨娘还想警告一下小青,可是苏兰芷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直接挡着柳姨娘的视线了,笑嘻嘻的看着小青,那笑容,让小青只觉得有股子森寒的味道,“小青,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且如实说来,但凡还有隐瞒之处,我便让人直接打你五十板子,让你交代了事!”

    语气格外的严厉,那双眼眸里也是写满了警告,小青哪里还敢怠慢,敷衍了事?

    “大小姐,奴婢,奴婢说!”也没受过什么苦,小青当然是怕那板子的,尤其是听着苏兰芷那五十大板,岂不是生生将自己的身子给毁了去了?

    心里也是存了惧意的,小青再也不敢隐瞒了,如实的都说了,“奴婢本来在清苑里照看花草,可是有人递给了奴婢十两银子,让奴婢找借口扯了小小去别处,奴婢想着左右不过是一件小事,又能得到许多的银子,一时贪心,也就应了。可是大小姐,奴婢真的是没有想到,那人竟然是要下药的啊,如果早知道是要下药,奴婢可是万万不敢做这事情的,大小姐,求你网开一面啊,奴婢也只是一时被猪油蒙了心,真的不是有意的,奴婢不想害人啊!”

    “噗通”一声就跪下了,如果说小青之前还是有侥幸的心里,以为自己装作不知道,就可以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可是现在看着苏兰芷必要追究到底的样子,小青知道,自己是逃不过了,只好承认了事情,但是话语里难免在说到自己的时候,多了一份恳切和无知,让人只觉得她只是一时糊涂犯了错,目的就是想要减轻自己的罪名,也免得苏兰芷责罚了。

    “你说的,这回可都是真的了?”见着小青到了这个关头都不忘记耍小聪明,苏兰芷的眼中划过一抹冷意,对小青的厌恶,倒是深了几许了。

    这人一看就是心术不正的,很不老实,刚才自己三番两次暗示,都装作不知,的确不是一个省心的,留不得了。

    “大小姐,奴婢这一次可是句句属实啊,奴婢不敢欺瞒大小姐,只是奴婢真的是对这事情一无所知啊,奴婢如果早知道自己的行为会差点害了人,奴婢万万不敢做的啊!”话虽然是那么说,可是凭着对方这点子的机灵劲,想来也是能想到之前的事情是不对劲的。可是对方却因为那十两银子的诱惑不去多想,差点害了人命,这人,就算是无知,但是也是伪装的无知!

    “那你可知道,那给你银子的人,是谁?”如今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苏兰芷还是想先解决了柳姨娘为妙了。

    “那人戴着面纱,奴婢看得倒不真切……”小青也是留了一个心眼的,知道苏兰芷是想弄清楚对方的身份的,眼角看了柳姨娘一眼,发现对方面色依旧有些惨白了,小青更是确定了之前的人是谁,只是没有立刻就说了的。

    她得为自己争取些才是,不然真的受了罚,被撵出府去,她就真的没有活路了。

    “你没有看清楚吗?”看着小青又开始闪烁其词了,苏兰芷眼中的冷意更深了。

    看来这人,的确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本来不想太过苛刻,可是对方既然如此不识好歹,她也不介意狠一回!

    “当时那人隔着面纱,奴婢瞧着倒不是特别的清楚,只是……”余下的话,引人联想,小青自是知道自己此番犯了大错,也犯了大忌了,此时此刻,也只想用这最后的一个王牌,保住自己了,“大小姐,奴婢知道此事干系重大,奴婢也是怕,而且奴婢并不确定,不敢随意的就说了。”这话的意思,就是要苏兰芷出言保她了,苏兰芷哪里会没有听出对方话语里的意思?

    “你且直说就是,没有人会责怪你的!”没有回应对方的话,苏兰芷可不喜欢有人在自己的面前耍小聪明了。

    “大小姐,奴婢只是奴才,不好随意的就辩论主子的是非了,奴婢,奴婢不敢!”柳姨娘虽然只是一个姨娘,却也是半个主子了,地位虽然不高,可是也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奴婢可以非议的。

    小青也是想苏兰芷护着她,免得她受罚,所以故意吞吞吐吐的,不想直接就说了。

    “你说就是,说错了,也没人会罚你!”苏兰芷只是当做没有听出对方话语里的意思,心底里对这种喜欢耍小聪明,算计主子的人,可是非常的不喜的。

    她需要的,是忠诚的人,这样子会算计主子的人,她可不敢再留了。

    “小姐,小姐,奴婢……”咬了咬嘴唇,小青一副纠结为难害怕的样子,换做是心软的人,怕是就应承了她了,会保下她了,只是苏兰芷自重生后,就是一个心硬的,当然对对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完全不在意了。

    “别吞吞吐吐的,直说就是,你看到是谁,怀疑谁,尽管说!”有些不耐了,苏兰芷看着小青此时此刻的情景,只觉得格外的厌恶和心烦了。

    “奴婢……”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小小年纪,心肠竟然就那么狠,一点都不为所动,小青面色划过一抹阴暗,视线转到苏青岚的那一边,希望对方可以帮自己一把,可是没有想到,苏青岚倒是比苏兰芷更加的狠心绝情了,“你这人吞吞吐吐的作甚?是非得打了板子,才肯直说不是?”

    作为男子,苏青岚素日里虽然不管这内宅之事,却也知道这里面有些歪歪肠子的,刚才瞧着这小青说话总是闪烁不定的,苏青岚就知道对方是个不安分的,哪里会心软了?

    “来人啊,拖下去,先打三十板再说!”毕竟是男子,对这内宅的事情,耐心不足,苏青岚也是很想马上就解决了,此时见着小青一直吞吞吐吐的,也不想继续耗着了,让人拖了小青就出去,那小青顿时就被这仗势吓到了。

    “老爷,老爷,大小姐,饶命啊,奴婢说,奴婢都说!”可不想挨板子,免得伤了筋骨了,小青眼泪鼻涕一起来了,死死的跪在地上,往苏青岚的面前凑了。

    苏青岚有些不耐的踢开了对方,嫌弃的拍了拍自己的衣摆,面色满是不虞,“你自去跟大小姐说,好生交代,不然,就等着吃板子吧!”

    “是是,奴婢说,奴婢说!”这一次哪里还敢耍心机,小青恨不得将自己肚子里知道的全部都说了,免得被打,苏兰芷见着对方学乖了,这才问道,“那你说说,那人是谁?”

    “那人是……”说话间,小青的眼角看了看柳姨娘,这样的一幕落在苏兰芷和苏青岚的眼里,彼此都了然了。

    “说吧,是谁!”

    虽然还是有些害怕和犹豫,但是想着面前的板子,小青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回大小姐,那人虽然蒙了面纱,但是奴婢当时留了一个心眼,奴婢仔细的看了,发现那人,正是柳姨娘无疑!”指了指一旁的柳姨娘,小青知道自己的王牌是没了,只好赶忙的指人,好让苏兰芷看在自己还算是配合的份上,绕过自己了。

    “你,你胡说!”气愤的直接过去就甩了小青一巴掌,柳姨娘的眼中,满是愤怒和诧异,看起来,还真的是委屈极了,猛地就跪在了苏青岚的面前狠狠的磕了三个响头,“老爷,这丫头胡言乱语,故意的陷害婢妾,还望老爷给婢妾做主啊!”

    干净利落的反应,一切都好像是自然而然的,眼中满是不甘和愤怒,柳姨娘直直的跪在苏青岚的面前,那样子,还真的看起来很委屈!

    小青见着柳姨娘的反应的,倒是吓了一跳了,不过为了自己,她倒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愤怒的指着柳姨娘,那手都是抖的了,“柳姨娘,你怎么能这样子说谎呢?之前明明是你递给了奴婢银子,说是让奴婢想办法引开小小的,奴婢当时不知道你是要做这害人的勾当,奴婢想着你是主子,就照做了,可是你,你怎么可以如此呢?你这样子,奴婢不是就成了帮凶了吗?”

    到了这个时候,小青还不忘记为自己减罪,一个“帮凶”,还真的是比主谋好多了,更何况,她还是一个不知情的帮凶呢!

    “小青,你别狗急了乱咬人,胡乱的就冤枉了人了。你自己也说那人是戴了面纱的,你怎么就确定那人是我了?老爷,这丫头胡言乱语的,老爷可不要轻信了她的话了,还是好生的敲打一番,让对方好好的再想想,刚才看到的是谁了!”不卑不亢的跪着,柳姨娘那样子倒是一片的坦然,刚才如此迅速自然的反应,一切都好似那行云流水一般的,让人应接不暇,却觉得格外的自然,从她的反应,倒是让人看不出什么破绽了。尤其是此时她头都磕破了,眼中满是愤怒和不甘,更是让人觉得她是正义的一方了。

    苏兰芷看着这柳姨娘如此迅速自然的反应,对对方的演技,不得不佩服了,

    不愧是老庆王妃选中的丫鬟,当年深得老庆王妃信任,如今看来,这人也不是没有两百刷子的。

    “柳姨娘,你刚才虽然蒙了面纱,可是奴婢还是仔细的瞧过你了。你穿的衣服,不就是是你身上这件枚红色的袄子吗?奴婢记得,这袄子上面绣的是牡丹,而且领口上也绣了几朵红色的牡丹,奴婢记得很清楚,如果奴婢不是近处观察了你,如何知道你领口上的是什么图案?”这小青也是一个聪明的,只是收人钱财做事情,也不是完全的没有心机,知道记住对方的样子,弄清对方的身份,也免得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自己成了替罪羔羊了。

    不得不说,这小青也不是一个蠢的,只是这聪明,没有用到正道上就是了。

    “哼,我衣服上绣的是牡丹,衣领上绣的是牡丹,有何稀奇?”倒是没有想到这小青如此的观察细微,柳姨娘心里也是恨死了之前随便的就找了这人帮自己的忙了。

    如今想来,自己还真的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这人如此的机灵,当时收了银子替自己办事情,却暗暗的记住了自己,想来,也是一个不省心的!

    “是不稀奇,但是奴婢还记得姨娘衣领上的牡丹是红色的,还有一朵是粉色的,一朵白色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奴婢何曾知道那么详细?”也是存了心的想记住柳姨娘,抓住对方的把柄,这样子自己以后有需要,也是可以借机勒索的。

    只是小青没有想到,这自己勒索还不成,如今倒是成了这副局面。

    不过想起来,小青还是庆幸自己当时是记着对方的特征了,不然自己真的就成了替罪羔羊了。

    “你!”没有想到,这小青真的就记得那么清楚,柳姨娘心里到底底气不足,正在想应对方法,苏青岚早已不想继续听下去,只是将柳姨娘揪过去,看到柳姨娘领口的确是如那小青所说,绣着几朵牡丹,而且颜色和那小青所说相差无几,最后,狠狠的就对着对方踢了一脚,那柳姨娘顿时就如那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的,被踢得老远,额头撞上了凳子,头上顿时就出血了。

    “啊!”小青也是被这一幕吓到了,赶忙闭上自己的眼角,整个人都是瑟瑟发抖,生怕苏青岚要怪罪自己了。

    ……

    “柳姨娘,你好样的,实在是好样的!”苏青岚看着那柳姨娘留着血的额头,非但没有怜惜,反而只觉得格外的厌恶了。

    “老爷,老爷,婢妾不是有意的,婢妾,婢妾冤枉啊!”此时此刻,知道事情败露,自己是没有多少活路了,柳姨娘却存了一份希望,希望苏青岚可以看在曾经夫妻的份上,绕过自己一回了。

    “冤枉?你倒是好意思?你说,你为何要这样子做?那喜儿可是你的丫头,你为何要毒了她?”没有想到,自己身边的人竟然有如此歹毒之人,苏青岚只觉得一片的寒心了。

    府中的这些姨娘们,他虽然并不疼爱,却也没有苛待他们,只因着自己收了他们,却没有对他们负责任,心里是有一分的愧疚的。

    这些年他虽然不管不顾,也没有再碰这些姨娘,可是他该给的,他却也是都给了的,物质上的,他从来都没有苛待,却不曾想,这一个两个的,竟然让他如此寒心!

    一个李姨娘偷人,珠胎暗结,他作为男子,被无端的戴了绿帽子,岂能不气?当下处理了那人和那奸夫,可是没有想到,短短几日的光景,府里竟然又出了一个如此蛇蝎心肠之人!

    这些人,一个两个的,平日里对他百般的殷勤,可是却不曾想,背地里,这一个两个的,生有一张漂亮的脸蛋,但是那心肠,却都是黑的!

    “老爷,婢妾,婢妾没有啊!”知道此刻自己承认了,那就离死也不远了。柳姨娘看着苏青岚那铁青的神色,知道苏青岚此刻,也是气到了。

    “没有?你还敢说你没有?那喜儿是如何得罪你了?你竟然要下如此的毒手?”下毒手,苏青岚倒也不是最在意的,但是他在意的,是这柳姨娘竟然接着苏兰芷的手下毒手!

    如果这事情真的如了柳姨娘的意愿发展下去,那么,兰儿的名声,岂不是毁了吗?将来哪家人愿意上门求娶一位心思狠毒的女子?

    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弯弯肠子,苏青岚看着那柳姨娘的眼神,是恨不得立刻就杀了对方才好!

    这人,心思实在是太过恶毒了些,竟然想害兰儿!

    “老爷,婢妾,婢妾真的没有啊,老爷,您要相信婢妾,那小青都是胡说的,老爷!”声情并茂的跪着,柳姨娘知道此事事情已经败露了,自己也不过是一个死字,但是,她不甘心啊!所以,她不能认了!

    “胡说吗?她一个小小的丫鬟,为何要无故的陷害了你了?而且,她如何对你身上的衣服,就那么清楚了?她可不是你院子里的人,更不是你的贴身丫鬟!”这不是贴身丫鬟,如何知道柳姨娘的衣服上的细节?而且一般的人,哪里就能够随意的接近柳姨娘了?苏青岚这点还是知道的,看着柳姨娘的眼神,恨不得将对方凌迟了一番的!

    “老爷,您可不要误听了那丫头胡说啊,喜儿可是婢妾最信任的丫鬟,婢妾怎么会害死自己的丫鬟呢?老爷,您要冷静啊,切莫被人给误导了!”据理力争,柳姨娘知道,只要自己不认罪,就还有一丝活的希望,但是一旦认罪了,那就真的没活路了!

    所以,她无论如何都是不能认罪的!

    “呵,你是打量着我是傻子不是?今日兰儿院子里的事情,你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吗?”一路上,苏青岚早就问清楚了事情的经过了,这喜儿因为偷了东西,被苏兰芷抓了,其中有些什么猫腻,苏青岚虽然是不清楚的,但是,他相信,这里面,一定是有些什么秘密,牵扯到了柳姨娘的利益,所以柳姨娘才会痛下杀手了!

    “老爷,诚如您所说,今日的事情您都知道,喜儿本来是犯了错的,本来就要被罚,奴婢何必多此一举呢?老爷,这谋害可是大罪啊,婢妾哪里那么糊涂,那么大胆,敢做这样的事情?”此时此景,柳姨娘只觉得自己的周人都被人撒了网,如今对方一步一步的在收网,自己也只能垂死挣扎了!

    看来,自己今日出击,实在是太不小心了,误中了对方的圈套,如今,怕是想翻身,都难了!

    可是,她不甘心啊!

    “谁知道你为何要如此做?但是证据摆在你面前,你难道还不服罪不成?”心里也只是猜测那喜儿估计是有什么让柳姨娘忌惮的地方,所以这柳姨娘才会出手除了对方了,苏青岚此时没有见到喜儿,自然也是不知道了,不过一切的证据都指向柳姨娘,苏青岚自然是可以给对方定罪了。

    “老爷,您不能这样的,婢妾可是服侍过老爷的,老爷,您不能这样子无凭无据的就定了婢妾的罪啊,婢妾不服!”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柳姨娘也只能拼了!

    “无凭无据,你倒是说说,铁证在前,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小青都已经指出了柳姨娘了,在苏青岚看来,柳姨娘是最有嫌疑的,也是给对方定了罪的,只是柳姨娘死不认罪,硬是指出了歪理来了,“老爷说婢妾有罪,但是婢妾认为,婢妾没罪!纵然小青指出了是婢妾使了银子让她支开小小,可是有谁见着婢妾下药了?老爷,这就算是要入了公堂,那也得人证物证俱全,老爷,请问物证在哪里,人证又在哪里?”

    人,的确也是在将死的时候,格外的爆发出潜力了,柳姨娘本来就不是一个蠢的,此时此刻,为了给自己脱罪,哪怕是一点点的可能,柳姨娘都是要利用的。

    “小青亲眼看到你给了她银子指出是你指使她去支开小小,你还有什么话说?难道你无故的就是耍着小小玩吗?你这不是居心叵测是什么?”第一次发现,这女子撒泼起来,还真的是毫不讲理的。

    苏青岚虽然知道对方说的都是歪理,可是也的确是事实了,的确是没人亲眼看见柳姨娘投毒了。

    “老爷,就算是这样子。婢妾也只是心里担心喜儿,只是想看看,大小姐给喜儿煎的药是什么,并没有其他的想法!如果是因为误会让老爷有了什么想法,那是婢妾的不是了。”这话是意思就是又把脏水往苏兰芷的身上引了,那药是苏兰芷让人煎的,谁知道对方安的是什么心啊?

    这柳姨娘嘴严严实实的,看着苏青岚满脸的不甘,“老爷,您也知道,喜儿是婢妾身边的人,婢妾自然是信赖的,也是看重的。今日喜儿得罪了大小姐,婢妾作为主子,当然也是担心的,怕大小姐怪罪。之前给了小青银子,也不过是念着主仆一场,关怀一下,难道都不可以吗?”

    小青指认了她,说得明明白白的,柳姨娘这会儿也不好真的就否认了,想了想,干脆就应了下来,往苏兰芷身上泼脏水了。

    反正和喜儿有仇的,是苏兰芷,不是她!她和苏兰芷,更有动机的,自然是苏兰芷!

    左不过她今日这一劫,是难过了,不管怎么,她都要拼一拼!就算是拉一个人陪着自己,也是好的!

    就算是到了最后自己逃不掉了,拉着苏兰芷下水,惹了对方一身骚,那也是好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