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柳姨娘的下场
    柳姨娘这人是自己不好过,也不想让别人好过的人,所以知道自己今天很难逃过去,她刚才就硬拉着苏兰芷下水,自己沾了一身,她也不想让别人好过了!

    死死的咬着苏兰芷不放,柳姨娘的眼中划过一抹恨意和快意,她倒要看看,这事情牵扯到了苏兰芷,对方是继续坐视不管呢,还是就此算了!

    心里也算是再赌博了,柳姨娘知道自己胜算不大,但是但凡有那么点点的机会,她都是要为自己争取一番的!

    “老爷,婢妾虽然知道婢妾这样子于理不合,但是婢妾也只是心里有些担心罢了,可是婢妾真的没有要害喜儿的意思,她可是婢妾身边的人,这些年一直伺候婢妾伺候的很好,婢妾有什么理由害她呢?”是啊,她有什么理由害喜儿呢?柳姨娘一片泪眼朦胧,却偏偏没有落下的样子,带着点点的倔强和不敢,欲拒还休的,比真的落泪,更加的让人觉得怜惜了。

    这样子的动作,这样子的神态,还有那言语里的意思,不是就说她没有理由,但是苏兰芷有理由的吗?

    毕竟之前的事情,大家可是都看在眼里的,喜儿偷了苏兰芷的东西,惹怒了苏兰芷,有些人肚量小的,难免不会恼羞成怒了,更有恶毒者,直接发刺死了,也不是没有的。

    反正下人们的命本来就是不值钱的,卖给了主子,那就是主子的物件了,主子想要怎么处置,他们是没有任何拒绝的权力的。

    这些,大家都知道。所以就算是主子生气了,处置了几个奴婢,却也是没有什么的,不过一般大家都选择秘密的处置,毕竟这样子的名声,传出去也是不好的,尤其是对未出嫁的女儿,就更是不好了。

    谁愿意娶一个悍妇呢?

    柳姨娘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想苏兰芷顾忌自己的名声,将此事作罢,不然大家撕破脸,那可是谁都不好看的!

    可是,本想在苏兰芷的脸上看到一丝的惊慌和犹豫,奈何对方却没有,只是淡淡的神色,甚至嘴角的笑容裂开了几分,那样的笑容,好像在嘲笑一个无知者一样的,看的柳姨娘的心底里,没来由的,划过一抹恐慌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她都不害怕吗?

    张了张嘴,柳姨娘以前苏兰芷是无知者无惧,并不知道其中的厉害,还想说什么,警告苏兰芷,免得对方真的就不管不顾了。

    可是她还没有说话呢,苏兰芷就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那样的目光,就好像是一个王者,看着匍匐在自己脚下的罪名一样,嘴角的笑容,说不出的讽刺了,“柳姨娘,你的意思,那药里面的毒,是我下的?”

    柳姨娘的话虽然是隐晦,但是大家都不是傻子,都能听得出来的,苏兰芷也不例外。

    柳姨娘倒是没有想到自己刻意的暗示,苏兰芷倒是明确的说出来了,顿时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大,大小姐,婢妾没有这个意思!”

    废话,这事情她只是暗示,能明说吗?除非她的真的不要命了!

    “可是我怎么听着柳姨娘就是这个意思呢?”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冰冷至极,就连苏兰芷那美妙的声音都喊了一丝黯哑,听得柳姨娘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大小姐,你误会了,婢妾不敢!”原来也只是不敢,可没说不是呢!

    笑着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柳姨娘,苏兰芷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倒是很想看看,对方一会儿的表情了,“那柳姨娘可是不承认是自己下的毒了?”

    “大小姐,这种子虚乌有的事情,婢妾怎么会承认呢?是婢妾做的,婢妾不会否认,但是不是婢妾做的,婢妾也不可背了这黑锅啊!”更何况,这个黑锅,并不好背,一个弄不好,自己可是会万劫不复的!

    所以,除非是铁证如山,不然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承认的!

    “姨娘觉得你是背了黑锅,那你认为,是谁要陷害姨娘呢?之前可是没有人逼着姨娘拿银子引开小小。”一字一句的,好似那锋利的刀刃,一点一点的迈入柳姨娘的心脏,让柳姨娘只觉得格外的紧张和害怕了。

    为何她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嘲讽呢?为何对方依旧那么风轻云淡的样子,好像自己所做的一切在对方看来,不过就是一场笑话呢?

    心下很是不安,柳姨娘如今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回不了头了,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了,“大小姐,婢妾不知道,只是婢妾刚才已经解释了婢妾如此做的原因,婢妾相信,作为主子,关心下人,也是应该的,大小姐你说对吗?”努力让自己淡定,但是柳姨娘却知道,自己的背后,已经一片汗湿了。

    为何这个大小姐,如今是越发的让人觉得不解,好像一切都被对方掌控在手里一样的,让她好不安!

    “呵呵,看来这事情,是得好好的查查了,云珠,你去把在清苑做事的丫鬟都叫来,不然到时候真的冤枉了姨娘,可就不好了!”说到“冤枉”两个字,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苏兰芷的语气倒是变缓了许多,甚至也加重了许多,不仔细听的人是听不出来的,但是柳姨娘本来就是在认真的观察苏兰芷,自然是听出来不同了。

    大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总觉得苏兰芷的话里面隐含了太多的玄机了,柳姨娘心下的不安,顿时就成了惶恐了。

    为何大小姐突然就这么说了?是不是早就有了准备了?

    头顶开始有些冷汗冒了出来,柳姨娘见状,赶忙趁着别人不注意擦了擦自己的汗水,也免得有人瞧出她的害怕了。

    不会的,不会的,之前她找了小青的时候,明明是看到院子里没有别人的,怎么可能会有人证呢?

    “大小姐,是让他们来回话吗?”云珠站了出来,看着苏兰芷,心里虽然明白,可是却是故意给柳姨娘施压了。

    “嗯,就让今日在清苑当值的都来问问,姨娘既然觉得她是冤枉的,我们自然要好生的查查,还她一个清白了!”“清白”二字,苏兰芷的语气稍微有些重了,那双古井般的眸子就那么扫了柳姨娘一眼,却让柳姨娘有种如置冰窟的感觉!

    “是,大小姐!”云珠很快的就去了,带回来的人,有两个,就是今日在清苑当差的丫鬟了。

    “今日你们可是都在清苑当差?”看着那两个丫鬟抖抖索索的样子,苏兰芷也不介意,只是扫了两人一眼,直接就提问了。

    “是的,大小姐!”

    “你们负责的是什么,叫什么名字?一一道来!”反正也是不着急的,苏兰芷存了心的要让柳姨娘受苦受罪,只是慢慢的好像那温水煮青蛙一般的,淡定的坐好,看着几人,慢慢的询问。

    “回大小姐,奴婢小红,和小青一样,负责清苑的花草!”清苑说大,说小也不小,平日里也就两个丫头负责花草。

    “大小姐,奴婢小花,负责的是清苑的打扫!”清苑负责的人有好几个,但是小小经过的时候,清苑也就这三个丫鬟在了。

    “嗯,今日午时的时候,你们都在哪儿?”

    “回大小姐的话,奴婢打扫完了,就先一步离开了,只是小红和小青留在清苑,继续照看花草!”

    “哦,是吗?”挑了挑眉,苏兰芷这会儿看着小红,问道,“你可是一直和小青在一起的?可是知道她收人钱财,故意寻了借口支开了一个丫鬟?”

    “大小姐,奴婢本来是和小青在一起的,只是奴婢那个时候肚子有些疼,就去如厕去了,所以这事情,奴婢并不是很清楚!”没说不清楚,只说不是很清楚,看来,这小红也是知道一些的。

    “那你去了多久?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对小红的反应是满意的,苏兰芷瞧着对方,一脸的鼓励了。

    “大小姐,奴婢回来的时候,只是看到小青好像走远了,奴婢也没仔细,只是看到一个戴着面纱的女子有些偷偷摸摸的走进放在花台上的一个盒子,打开来看了看,然后拿出怀里的一包东西撒了进去,就偷偷的将那盒子盖好,鬼鬼祟祟的走了。”说道这个的时候,柳姨娘一下子突然就明白了苏兰芷的用意,不由得立刻就打断了,“你胡说!”

    她下药的时候,明明是没看到有人的,这人是怎么出来的?

    绝对不可能!

    “大小姐,这小红撒谎!”这点,那柳姨娘可是格外的肯定的,她敢下药,必然也是做了万全的准备的,哪里会那么容易就被人看到了?

    要知道她当时四下里都看了的,这人怎么会看到自己所做的事情?

    “大小姐,奴婢不敢撒谎,奴婢所言,句句属实!”言辞恳切,这小红的话倒是让人找不出任何的漏洞,柳姨娘看着对方那么坚定的神色,如果不是自己确定没人,她都会以为对方说的是实情了。

    “大小姐,她绝对不在,奴婢当时可没瞧见她!”如果小红的话真的就成了证据了,那么人证有了,她岂不是真的没办法翻身了?

    所以,她绝对不能让这小红作证!

    “姨娘不要着急,我断断不会冤枉了你的!”是的,就算要处置对方,她也一定要让对方心服口服,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大小姐,婢妾……”还待说什么,苏兰芷却不想继续让柳姨娘捣乱了,只是看着小红,笑了笑,“小红,你也瞧见了,柳姨娘可是没瞧见你的,你当时是在哪儿呢?”

    “大小姐,奴婢当时如厕回来,看到有人偷偷摸摸的,心里觉得诧异,就躲了起来,细细的看了,所以对方没有看到奴婢,也是常有的,清苑的花草比较多,还有一些大树,奴婢如果存心的要躲起来,也不是不可能的。”这话的确如此,苏兰芷点了点头,看着柳姨娘,“姨娘,你可还有什么话可说?”

    “大小姐,婢妾不相信这丫头说的话,婢妾要看到证据!”的确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苏兰芷心下佩服柳姨娘的执着,却是看着小红,“小红,你可拿得出什么证据吗?”

    就让对方死个明白吧,免得一直嚷嚷,也麻烦!

    “大小姐,奴婢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这位姨娘,可是奴婢当时瞧见对方的衣服和这位姨娘的倒是一样的,奴婢记得,当时奴婢看着她下了药以后,那药似乎没有用完,她当时就藏在了怀里了,大小姐可以一查便知道究竟!”小红似乎也并不懊恼柳姨娘的话,只是一句一句的说出自己的事实,柳姨娘听了,倒是松了口气了。

    “姨娘,你可是愿意证明自己的清白?”看得出对方那得意和放松的样子,苏兰芷也不点破,只是笑着看着对方,好像在看一出滑稽的戏剧一般的。

    “大小姐,婢妾相信自己是清白的,婢妾自然也是愿意的!”那药包她早在路上的时候就找地方给扔了,如今怎么都不可能在她身上出现,她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柳姨娘倒是大方的让人检查,苏兰芷见状,点了点头,“好,如今我也不让我身边的人去检查姨娘了,就让姨娘院子里的人吧,这样也显得公平!”为了避免柳姨娘一会儿不认账,苏兰芷连这个后路都想好了,叫来了柳姨娘身边的丫头,柳姨娘见着是自己平素里信任的,心下不安定的因素,完全的一扫而空了。

    “多谢大小姐给婢妾一个证明自己清白的机会!”反正她身上没有那药了,搜身的也是自己的人,柳姨娘相信,苏兰芷就是想继续栽赃给她,都是不可能的,很大方的让那丫头搜了身,柳姨娘的脸上,顿时就开始得意了。

    苏兰芷啊苏兰芷,你果然,还是嫩了些,你以为,我真的就那么傻,东西还自己带着吗?

    “姨娘,今日多有得罪,还望姨娘不要见怪才是!”柳姨娘毕竟是女子,还是苏青岚的女人,冒昧的被搜身,的确也是有失风范的,今日也是迫不得已,苏兰芷这会儿看着柳姨娘一脸的坦然和得意,也是想给对方一点甜头尝尝的。

    “非常时机,非常行事,婢妾知道,大小姐也是为了调查事情的真相而已,婢妾作为当事人,也很想证明自己的清白。”虽然被搜身,柳姨娘觉得心里不舒服,但是也知道,自己如果拒绝,苏兰芷就更是有理由泼了自己一身的脏水了,所以,柳姨娘如今,也只能任由着苏兰芷让人给自己搜身了。

    不过,等她还了清白,她再好生的算账才是!

    苏兰芷啊苏兰芷,你这不是自己挖坑,自己跳吗?

    等我清白了,那么唯一有嫌疑的人,就是你了,我倒要看看,你如何翻身!到时候你那恶主的名声传出去,虐待下人,无视人命,那就不是我的事情了。

    这可是你逼我的!

    想着苏兰芷终于是被自己摆了一道,柳姨娘脸上的笑容倒是越发的得意了,看着苏兰芷那淡定的神色,柳姨娘倒是很期待看到对方那面具破碎的到来,光只是想想,她就觉得很兴奋!可是……

    “姨,姨娘,你……”眼睁睁的看着那丫头从自己的怀里搜出一包本来早就扔掉了的纸包,柳姨娘满脸的不可置信,诧异的看着那小丫头怯怯的样子,柳姨娘死死的扯住了对方,“怎么会?是不是你做的手脚?”

    她明明已经扔了啊,怎么会还在她的怀里?

    柳姨娘此刻只觉得事情格外的诡异了。

    “姨娘,奴婢,奴婢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奴婢,奴婢只是在你的怀里找到的!”手被对方扯得生疼生疼的,那小丫头眼泪都出来了,苏兰芷见状,赶忙让云珠拉开两人,看着柳姨娘满脸不可置信的样子,苏兰芷也不加理会了,“让府医看看,这药包里面的东西,是不是和那药里面的毒,是一样的!”

    “是,大小姐!”当着大家的面将那药包给了府医,府医看了看,顿时面色大惊,“回大小姐,的确是一样的,都是那虎狼之药,沾了一点就没有活路了,这药还是要小心些的好!”

    “不,这不可能,是你对不对?明明是你想要害了喜儿,结果嫁祸于我?”也是被吓坏了,柳姨娘看着那凭空出现的药包,看着那熟悉的毒药,实在是不明白,怎么明明是扔了的东西,还会再回来?

    此时此刻,柳姨娘再看到苏兰芷那样的眼神,只觉得对方好像将这一切都算计在内了一样,整个人心里就只剩下恐惧了,指着苏兰芷,很想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正想追问,可是苏青岚这会儿再也看不下去,直接就将那柳姨娘给踢开了,“来人啊,把这个恶毒的贱婢给我拖下去,重打一百大板!”

    一百大板,那可是生生的要了人的命啊,柳姨娘听着苏青岚那狠心无情的话,实在是想不出,曾经同床共枕的人,如今竟然可以做到如此狠心绝情的境地!

    “老爷,这里面肯定是有人陷害婢妾啊,这药不是婢妾的,是有人栽赃的,婢妾身上怎么会有这个?不会的!”这点,柳姨娘倒是没有说谎,那药她的确是扔了的,凭空的出现,实在是诡异,可是她却偏偏想不出,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了!

    “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话说?”柳姨娘毕竟是老王妃给他的人,苏青岚也不好随意的处置,所以之前一直都不好发落,免得让人说他不孝了。

    如今一切都摆在面前,苏青岚让人将一切都记录下来,让柳姨娘签字画押,免得日后老庆王妃问起,会为难苏兰芷,可是那柳姨娘死都不肯签字画押,苏青岚好不懊恼!

    “来人啊,让她签字!按手印!”

    “老爷,婢妾是被人冤枉的,这是陷害啊,老爷,老爷,您要给婢妾做主啊,婢妾可是老王妃送给老爷的人,婢妾,婢妾怎么会做这些事情?”怎么都是老王妃面前有体面的奴婢,如今做了苏青岚的姨娘,后头可是有老庆王妃撑腰呢,苏青岚看着对方到现在都还不肯认罪,甚至搬出了老庆王妃,多年来的愤怒和隐忍此刻都完全的爆发,苏青岚狠狠的将对方踢开,逼着对方签字画押,让人拖着她就走了,“抬远一点,将她的嘴捂住,不要叨扰了其他的人了!”

    “老爷,您不能这样子,您这样子处置了婢妾,怎么跟老王妃交代啊!”一百板,那她真的就是没命了啊,柳姨娘当然是想活,哪里愿意就那么死了?还是以这样屈辱的方式?

    不得已搬出了老庆王妃,可是苏青岚如今,已经被老庆王妃弄得寒了心,此刻看着柳姨娘的样子,想起自己这些年因为老庆王妃所受的哭,突然就只觉得格外的厌恶了,“还不将人抬出去,给我打,狠狠地打,这等刁奴,一定要严惩不贷!”

    一句话,已经定了柳姨娘的生死了,那些下人们见着柳姨娘拼命的挣扎,生怕叨扰了主子,赶忙将柳姨娘的嘴巴捂住了,几人一起将柳姨娘拖起,柳姨娘毕竟是细皮嫩肉的,这些年养尊处优,也没什么力气,很快的就被人给抬出去,打板子去了。

    ……

    人是走了,但是屋子里的气氛也僵了,苏青岚想着这事情,想着那柳姨娘如此的心思歹毒,甚至做了事情想往苏兰芷的身上引,心里不由得满是愧疚,脸上也有些没脸了,“兰儿,是爹爹对不起你,让你受委屈了!”

    如果不是他当年太过软弱,让府里多了这许多的女人,也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想到自己曾经的糊涂和软弱,苏青岚此时此刻,真的是后悔极了。

    可是请佛容易送佛难,这一个两个的,身后还都是有些来头的,他也不好随便的就处置了。

    “爹爹,无碍的,事情已经都过去了!”一百板子,想来这柳姨娘也没几日好活了,那她也可以稍微放下心,免得总是担心有人给老庆王妃偷偷报信了。

    至于还剩下的两位,她以后再慢慢的处理就是,反正这些人都是不安分的,也都留不得了。

    不过,得好好的寻个由头就是,免得到时候,麻烦。

    “哎,是爹爹不好,让你和你娘,受委屈了!”本来是想想办法好生的安置了这府里的女人多,可是还来不及处理,就出了这样子的事情,苏青岚真的是心有愧疚啊!

    “好了爹爹,我明白的,你也是情非得已,别自责了!”女不言父之过,虽然苏青岚以前是糊涂了些,但是苏兰芷也不好说什么,如今,只要苏青岚愿意好生的处置了那些人,然后好好的,专心的对待慕容嫣,她就很满足了。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就好,何必斤斤计较呢?钻牛角尖,其实对谁都不好。

    “你没事吧?”看着苏兰芷,苏青岚心底里的那份愧疚还是无法泯灭的。

    他的确不是一个好父亲,自己的私事都处理不好,还让女儿受累了。

    “爹爹,我没事,我很好,你不用担心!”这一切都是在她的预料之中的,苏兰芷早就料到是这样的结局了,不过苏青岚那么果断的处理了柳姨娘,还是让苏兰芷有些吃惊的。

    毕竟苏青岚为人温和,最为孝顺,而那柳姨娘又是老庆王妃身边的人,还是老庆王妃亲自送的,苏兰芷本来以为苏青岚看在老庆王妃的面子上,会有所顾忌,可是没有想到……

    今日的事情,倒是一个额外的收获了,看来,自己的爹爹,对老庆王妃,没有以前的愚孝了。

    这样,就好,不然爹爹总是夹在中间,也难做人。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希望以后,会越来越好吧?

    “爹爹,您如今处置了柳姨娘,外祖母那里,会不会不好交代?”柳姨娘的身份,虽然只是一个姨娘,但是身后毕竟是老庆王妃,大家得忌惮几分的。

    其实如果可以,苏兰芷也不想苏青岚左右为难,做个不孝的人。

    只是那老庆王妃实在是太过可恶,苏兰芷没办法和对方和平共处了。

    “你没事就好,这事情你不必担心了,我会处理好的。至于母妃那里,我自会交代!”柳姨娘没了,苏青岚自然是得跟老庆王妃交代的,不然到时候问起来,也麻烦。

    “那爹爹打算怎么说呢?”是说柳姨娘暴毙了,还是犯了大错了?

    如果是第一种还好,但是第二种的话,岂不是在打了老庆王妃的脸了?

    更何况老庆王妃如今瘫了,太医也说了,受不得刺激的,这要是一个不小心,那就……

    “别担心,我会处理好的,母妃不会责怪你的!”柳姨娘这事情闹得有些大了,苏青岚知道肯定瞒不住老庆王妃的,但是如果真的就那么说了,到时候让老庆王妃气到了,到时候病情严重了,倒是他的不孝了。

    虽然是对老庆王妃寒了心了,但是毕竟是他的生母,生了他养了他,苏青岚也不好真的做那不孝子了。

    “爹爹,您不必太为难的,柳姨娘犯了错,是该罚,相信外祖母也不是不讲理之人!”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苏兰芷的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老庆王妃是什么人,苏兰芷早就明白了,如果是对方看上眼的人,哪怕万般不是,老庆王妃都觉得是好的,但是如果老庆王妃不喜欢的人,哪怕你做的再好,那也是不好的,这点,苏兰芷早就看透了,所以她压根就不想花费心思去讨得老庆王妃的喜欢,免得白费心思。

    “嗯,好了,我们去看看你娘吧,免得你娘担心!”事情处理好了,倒是不用担心慕容嫣知道了,不过这事情还是要跟慕容嫣说一声,免得慕容嫣担心就是了。

    “好的,爹爹,我们走吧!”

    ……

    两人一起去看了慕容雅,去的时候,慕容嫣才刚刚起来,似乎是觉察到了不对劲,正准备出来看看,就看到苏青岚和苏兰芷了,慕容嫣见着两人,觉得两人的神色有些不对,等着两人坐下,慕容嫣直接就问了,“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我觉得你们好像有些不对?”

    这些年诚心礼佛,慕容嫣虽然不管事情,但是看待事情倒是更加的通透了,也更加的精准,今日一醒来,问起苏兰芷,小薰他们就有些遮遮掩掩的,慕容嫣就觉察到了不对劲了,本来是准备自己亲自去看看的,只是没有想到,苏兰芷倒是直接自己来了。

    “娘,没什么事情呢!您饿不饿,要不吃点东西?”看慕容嫣神情还是有些恹恹的,苏兰芷也不想马上就拿这事情烦慕容嫣,只是想让对方吃点东西,休息一会儿,再说就是。

    “你先别转移话题,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许瞒我!”慕容嫣无疑是敏感的,大家的神色明显有些逃避,她哪里能就那么被糊弄呢?

    “就是一些小事情,不值得娘您劳神的,娘,还是先吃些东西,一会儿再说吧!”可不想因为柳姨娘的事情影响了慕容嫣的心情和食欲了,因为实在是不值得!

    “你还是先说吧,这样子弄得我七上八下的,也吃不安稳!”府上定然也是发生了大事情了,不然苏兰芷和苏青岚也不会瞒着自己了。

    可是,是什么事情呢?

    慕容嫣倒是有些想不明白了。

    苏兰芷见着慕容嫣坚持,也不好支支吾吾的,免得让慕容嫣担心,只好将事情都说了,“娘,就是柳姨娘的事情……”

    很简单的将事情说了,反正事情都过去了,苏兰芷也不想慕容嫣为了已经发生的事情担心了,可是慕容嫣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被糊弄的呢?

    听着苏兰芷那淡定的语气,慕容嫣却是知道这事情的麻烦的,看着苏兰芷,慕容嫣的眼中,满是疼惜,“傻孩子,苦了你了,这事情,本来是我该处理的。”作为当家主母,这事情她是责无旁贷的,可是却让那么小的孩子处理,她实在是疏忽了。

    “娘,如今您呀,只需要好生的养好身子就行了,这些杂事,就交给我吧,您不要为了这些不相干的人或者是事情伤神,影响了肚子里的孩子了,我可是想要一个聪明快乐的弟弟呢!”看着慕容嫣还未显怀的肚子,苏兰芷只要想着慕容嫣肚子里和自己血脉相连的弟弟或者是妹妹,心情就觉得格外的满足了。

    “傻孩子,你让娘说你什么才好?”女儿懂事,那是好事,可是看着苏兰芷懂事的太过了,慕容嫣却欣慰的同时,更多的,却是心疼了。

    “娘,您就放心吧,这是事情,我处理的来的,您交给我就是。”慕容嫣如今是特殊情况,本来中年怀孕就是有些危险的,加上慕容嫣的身体又不是很好,苏兰芷当然是担心的,哪里愿意让慕容嫣操劳呢?

    “你这样子让我呆着,什么都不做了,那我岂不是成了废人了?”见着女儿将重担都往自己身上扛了,慕容嫣的嘴角有些涩涩的,只觉得自己真的不是一个称职的好母亲,这些年的忽视,该是让女儿多么的艰难啊!

    是她只懂得自己伤心了,倒是忘了,其实孩子,也是伤心的,而且还是更加需要她的温暖和呵护了。

    “娘才不是废人呢,娘要教兰儿做小衣,还要给弟弟做鞋子,还要养好身子,给兰儿生一个又漂亮又可爱的弟弟呢,娘身上的重担,可多了!”骨肉至亲的相伴,前世的苏兰芷是没有体验的,但是她很羡慕,今世能有那么一次机会,她自然是倍感珍惜的!

    “你呀,不要给自己太多的压力和负担了,你现在还小,应该是无忧无虑的年纪,快快乐乐就好了!”都说女儿是娇客,在家里是万千宠爱集于一身的,因为嫁了人,做人家的媳妇,就没有那么多的自由了。甚至嫁的不好的,一辈子就那么凄苦的过了,所以但凡是疼爱子女的父母,都会让女儿家在娘家的时候,快快乐乐的,无忧无虑。

    可是她的女儿,却早早的就那么懂事乖巧,甚至还学会为了她这个没用的娘亲分担,她实在是有愧的!

    “才没有呢,这是甜蜜的负担,是兰儿心甘情愿的!”只要他们这个家幸福快乐,再也没有了第三者的干扰,就算是付出太多,她也是愿意的!

    “哎,兰儿,是娘亲对不住你!”许是怀孕了,慕容嫣最近有些多愁善感了,瞧着女儿越发出众的容颜,看着女儿越发的乖巧懂事,慕容嫣心底里,还真的是说不出什么滋味了。

    “娘,你别哭啊,我没事的,我一点都不苦!”看慕容嫣脸色有些不对了,苏兰芷慌了神,可是怕极了慕容嫣掉眼泪了。

    “嫣儿,你怎么了?你别担心,我会照顾好兰儿的,不会让她受委屈的!”慕容嫣一向来都是外柔内刚的,很少会掉眼泪,苏青岚见着的唯一一次,也是自己背叛了对方的那一次,可是就那么一次,看的他心都碎了。

    “我没事,你们别担心!”自己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慕容嫣笑了笑,不想让两人为自己担心了,“我如今饿了,你们陪着我也吃一些吧,我一个人吃,也没胃口!”想着苏兰芷和苏青岚之前也是经历了一场纠结的,慕容嫣想让两人放松放松,让人顿了燕窝粥,还有一些清淡的小菜,几人吃得倒是很香甜了。

    ……

    又陪了慕容嫣坐了会儿,慕容嫣实在是坐不住了,苏兰芷就扶着慕容嫣在院子里散了散步,不过没多久就扶着慕容嫣回去躺着了,免得出了岔子。

    “你呀,我又不是瓷娃娃,不用那么小心的!”已经在床上躺了几天了,慕容嫣觉得浑身都有些酸了,可是又因为担心肚子里的孩子,不敢轻举妄动就是了。

    “娘亲如今就是瓷娃娃,太医可是吩咐了,前三个月,娘亲得卧床静养的,等三个月以后,再慢慢的走走就是!”大龄产妇,可是马虎不得的,这点,苏兰芷懂医理,也很清楚。

    “好,我知道了,那你陪我说会儿话吧!”苏青岚用了膳有事情走了,慕容嫣倒是觉得很自在,睡了许久,此刻也不困了,和苏兰芷说了好些话,又问了问柳姨娘的事情,确定不会再有什么变故,慕容嫣这才放下了心了。

    “柳姨娘毕竟是你外祖母送给你爹爹的,如今你爹爹重重的罚了她,想来你外祖母那里,也是不好交代的。”刚才苏青岚在,慕容嫣也不好说什么,此时此刻,苏青岚不在了,慕容嫣自然是要好生的问问了,“不知道你爹爹是怎么打算的?”

    “娘您放心吧,这事情爹爹说了会处理,想来他会处理好的!”苏青岚这一次竟然毫不留情的罚了柳姨娘,想来也是考虑周期了的,苏兰芷倒不是很担心。

    “哎,这事情你爹爹看来得为难了,他向来孝顺,又重礼仪,如今这样子做,也的确是那柳姨娘这一次做得太过了!”如果那柳姨娘只是害了喜儿,倒不至于会被打了一百板子了,生死未卜了。

    慕容嫣很清楚,那是因为柳姨娘触犯了苏青岚的底线,所以苏青岚才会那么愤怒了。

    虽然苏兰芷没说,但是慕容嫣对苏青岚还是了解的,她可以猜得到,柳姨娘定然是不肯认罪,企图将脏水往苏兰芷身上泼,所以苏青岚才会如此的盛怒的吧?

    只是,人是处理了,接下来,怕是有许多的麻烦吧?

    有些猜测,慕容嫣也是不好跟苏兰芷说的,毕竟苏兰芷还太小,而且老庆王妃毕竟是苏兰芷的外祖母,慕容嫣也不想苏兰芷和老庆王妃之间的关系,闹太僵了。

    而且现在事情还没有定下来,慕容嫣也不想自己杞人忧天了。

    希望一切,都是她多想吧?

    ------题外话------

    有亲可能会疑惑,为什么处置一个柳姨娘那么麻烦?云霄想说的是,这柳姨娘以前是老庆王妃身边的人,老庆王妃信任的人,而且还是老庆王妃亲自塞给苏青岚的人。

    柳姨娘在相府的地位和作用,都想有些复杂的,如果轻易的处置了她,无疑在打老庆王妃的脸了,大苍最重孝道,儿子对母亲送的人,如果轻易的就处置了,那就是对母亲的不敬了,所以这事情,一定要人证物证俱全,让柳姨娘彻底认罪了才好了。

    这也是为了避免老庆王妃秋后算账,再找慕容雅和苏兰芷的麻烦了,所以谨慎是必须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