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动作
    “娘,别想太多了,您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放宽心,好好的休息!”慕容嫣的担心,苏兰芷哪里会没有想到呢?只是在决定处置柳姨娘的时候,苏兰芷就已经做好了迎接一切变故的准备了。

    所以,不管未来是什么,柳姨娘,她都是一定要除去的,不然她的心,难安!

    老庆王妃有什么手段,她也是不怕的,那人左不过如今也只能躺在那里施号令了,比起以前来,倒是好对付多了。

    “嗯,我知道。”杞人忧天的事情,慕容嫣也不想过早的去担忧了,反正老庆王妃对她的不喜,也不是一年两年了,根深蒂固的东西,是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改变了的,所以慕容嫣也是做好了老庆王妃会对付她的准备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反正她已经习惯了。

    只是,可怜了自己的女儿,因着自己,受苦了。

    “兰儿,娘亲对你,有愧啊!”自己的女儿,本是相府高贵的嫡女,本来应该是过着快乐无忧的日子,可是因着自己为老庆王妃不喜,连带着这些年被打压,挤兑,倒是让苏兰芷过的,还不如苏玲月好了。

    实在是她这个做母亲的,太没用了,女儿明明是嫡长女,可是过的日子,却……

    哎!

    苏兰芷瞧着慕容嫣那样子愧疚的神色,无所谓的笑了笑,并不想自己成为慕容嫣的负担了,“对了,娘,我前些日子想到了一些好看的花样子,不知道可不可以给弟弟做小鞋?”故意的转移话题,有些事情,苏兰芷相信,还是不说破的好,免得大家的心里都不舒服了。

    慕容嫣瞧着苏兰芷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也是知道这事情苏兰芷不想多说,只好也跟着苏兰芷的话,接了,“兰儿心灵手巧,想的花样子自然是极好的。”自己的这个女儿,本来以为自己这些年的忽视,倒是对孩子缺乏了培养了,但是现在看来,苏兰芷一切都是好好的,女红书画都很出色,这样,她也能稍微放下心来了。

    只是女儿能有如此的成就,想来这些年,定然也是吃了不少苦头的吧?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可是他们这些高门大户的子女,但凡过的不顺心的,周围有太多压制的,不也一样的吗?

    “娘,您等一下,我画给您看看,如果觉得合适,那我就试着做一下!”让人准备好笔墨纸砚,苏兰芷认真的画了起来,画的花样正是很适合孩子的小老虎,蛮可爱的,慕容嫣见着了,很是欢喜,“嗯,很不错,这个可以做个小帽子,小衣服小鞋的,都是可以的,到时候做下来一整套,想来很好看!”慕容嫣擅长针织,看着苏兰芷画的小老虎非常可爱,也就生了心思要将这个图案多做一些了,这样子看起来,也好很多。

    “好,那我试着做一下!”对慕容嫣肚子里的孩子,大家都是期待的,这个孩子来之不易,所以不管是苏兰芷,还是苏青岚,亦或者是慕容嫣,都是格外的小心翼翼的。

    “这个交给我吧,我如今也没有什么事情,倒是兰儿你,府中不少事情都交给你了,你平日也辛苦,还是不要太过操劳的好!”并不想女儿小小年纪身上的重担就太重了,免得失了欢乐,慕容嫣倒是希望苏兰芷平日里可以有些时间做自己的事情的。

    “娘,无碍的,我的事情不多,反正女红我也是要学习的,这些就当做是给我练手吧!”对女红什么的,苏兰芷的兴趣其实是不大的。

    前世一心一意的为了秦焰努力的学习女红,给对方做衣服,做鞋子,做帽子,每当怀抱着一颗欢愉的心将自己的辛苦送给对方的时候,本想看见对方高兴的样子,看着对方每日携带,那么自己的一番辛苦,也是值得了。

    可是秦焰此人素来冰冷,自己送的东西,对方每次只是淡淡的收了,她以前觉得这是秦焰的性格,也没有多想,但是如今想来,只觉得自己以前的确是傻的可以了。

    其实对方,一直都是不屑一顾的吧?不然自己做的东西,为了对方从来都只是放着,却不曾穿戴呢?以前自己还以为对方是舍不得,所以只是让人收好,可是那不过是她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自嘲的笑了笑,苏兰芷倒也不在意了,只是将那画纸小心的收好,决定自己亲自动手给自己的小弟弟一整套的衣服了。

    “兰儿,女红自然重要,可是每日也无需花费太多的时间,免得伤了眼睛,知道吗?”做这些针线,最伤眼睛了,慕容嫣可不想女儿小小年纪,眼睛就熬坏了。

    “娘,您放心吧!”这些,慕容嫣不说,苏兰芷都是知道的,重生一回,苏兰芷很珍惜这一世的生命,自然是要好生的爱惜的。

    她还没有看到自己的父母解开心结,还没有再一次的品尝到家里的温暖,她哪里会不珍惜自己呢?

    这个世间,除了父母,再没有人那么无私的关爱自己了,所以,她还是多关爱自己多一些吧,与其将精力花费在一些不值得的人和事情上,还不如对自己好一点,至少这样,她是快乐的,也是幸福平安的。

    “对了,娘,您最近除了身子乏,可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慕容嫣如今也三十多岁了,这一胎很不容易,苏兰芷也不敢马虎了。

    最近一有时间,苏兰芷就去翻阅医术,为的,就是可以好生的照顾慕容嫣了。

    上一世的遗憾,这一世,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再让那些发生了的。

    “还好,就是每日困得紧,胃口不是很好,其他的,倒也没了。兰儿,你别担心,这是正常的现象!”怕女儿不懂,所以担心,慕容嫣也只是轻描淡写的,并不打算给苏兰芷增添负担了。

    “那就好!”看慕容嫣的神色,倒是不错的,苏兰芷心里虽然担心,不过想着好生的调养,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娘,您以后每日都喝一些燕窝吧,这样对身子好。还有,我已经吩咐厨房,给娘您做一些补养身子的膳食,娘到时候尝尝,觉得如何,如果有不喜欢的,就说出来。”

    毕竟也是被下过药的人了,苏兰芷担心慕容嫣这一胎不容易,格外的小心,也很详细的给慕容嫣制定了一套养身子的膳食了,就是希望可以将慕容嫣的身子好生的调养过来。

    如果说前世的痛,让苏兰芷有些什么庆幸的地方,那或许就是自己为了秦焰,学习医术的事情吧?想着当时自己努力的学习医术,攻的还是还是妇女这一块,为的,就是调养好自己的身子,好给秦焰诞下子嗣。

    当时只是一心为了对方,所以纵然她什么都不懂,还是虚心的去学,虚心的求教,吃了不少的苦,才是有了一些成果的。本以为自己努力,终究会喜得麟儿,却不曾想,秦焰早在很久很久之前,就给自己下了药了。

    当时的自己,还真的是傻的可以!

    “嗯,我省得了。”看着苏兰芷,慕容嫣突然有种对方是母亲,自己是女儿一样的感觉,不由得有些失笑了。

    “娘,我知道您会无聊,我陪你念会儿佛经吧!”知道慕容嫣早就习惯了与佛经相伴,总是不让慕容嫣礼佛,慕容嫣定然会觉得少了些什么了,苏兰芷这才有此提议了。

    “也好,只是如今不能跪着了,不知道佛祖会不会怪罪!”怀了身子,总是跪着不好,这点慕容嫣很清楚,也从来都不强求。

    “佛自在心中,娘亲诚心礼佛,想来佛祖不会计较的。不过这香也是不能点了,娘亲您怀了身子,这些熏香,还是少用的好!”虽然焚香会给人一种安定的感觉,但是慕容嫣身体不好,怀孕本来就有些危险,苏兰芷不想有意外发生就是了。

    “兰儿,这些我都知道,你放心吧。”看着女儿一本正经的告诉自己,慕容嫣突然有种怀孕的是对方,而不是自己的感觉了。

    只是女儿小小年纪,未曾嫁人,怎么就知道这许多?

    一直都觉得苏兰芷是有些奇怪的,好像不大像一个十三岁的少女,但是慕容嫣明明瞧着对方是自己的女儿没错,也没有深究就是了。

    毕竟重生灵魂这事情,实在是太过诡异了些,慕容嫣纵然是诚心向佛,也很难会想到这一层就是,只是以为女儿吃了许多的苦,所以太过早熟了就是了。

    ……

    两人让人拿来了佛经,慕容嫣坐在佛像前面,苏兰芷则是跪着,两人闭上眼睛就开始礼佛起来,气氛,倒是格外的静谧和谐了,只是别处,就不一定是这一番的光景了。

    ……

    郑姨娘处:

    “你可是打探的清楚了?那柳姨娘可是真的被老爷抓了?”柳姨娘那边的风吹草动,苏兰芷也没有刻意的隐瞒,为的就是敲打其他的两位姨娘,也免得这两位姨娘和那柳姨娘一般的,太过放肆了。

    “姨娘,奴婢已经打探清楚了,那柳姨娘的确是被抓了,而且老爷发了火,好像还打了那姨娘!奴婢偷偷的看了一眼,柳姨娘已经被打得不成人行了,怕是躲不过这一劫了!”将自己打探到的事无巨细的都说了,这丫头也算是个机灵的,那郑姨娘听了,下意识的就后退了几步,差点就站不稳了。

    “姨娘小心!”眼见着郑姨娘的脸色不好,丫头赶忙就扶住对方,瞧着郑姨娘面色划过一抹惊慌,那丫头赶忙安慰,“姨娘别太担心了,老爷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也是那柳姨娘犯了大错了,老爷才会狠狠的罚她的!”

    “那你可是知道她犯了什么事情?”

    “好像是想要下毒害了她身边的喜儿吧?”

    “她无缘无故的,为何要去害她身边的人?”

    “姨娘有所不知,大小姐今日不是掉了一个镯子吗?那镯子正是那喜儿偷的,那喜儿认罪了,柳姨娘怕是气不过,就生了除去的心思了吧?”对主子的事情,那丫头也不是特别的清楚,也只能是如此猜测了。

    “柳姨娘不是如此不谨慎的人,想来也是逼急了,才会如此做的!”害人性命,那可是大罪,不过喜儿左不过是一个丫鬟,柳姨娘就算是想要处死了喜儿,也不至于被罚那么多的板子了。

    “可是柳姨娘为何会如此呢?”

    “我也不清楚,那喜儿向来是柳姨娘的心腹,想来是知道柳姨娘许多的事情吧?如今喜儿被大小姐关了,要处置,柳姨娘许是听到了什么,担心罢了。”看来,那喜儿所知道的事情,也是不少的,不然柳姨娘如何会这么做了?

    “你可曾打听到喜儿如今在哪儿?”郑姨娘和柳姨娘一样,都是老庆王妃送来的,郑姨娘想着柳姨娘的结局,对自己的未来,也是有些担心的。

    老爷此举,再也没有顾及到了老王妃,自己是不是也该好好的想想,该怎么做了才好?

    “姨娘,喜儿如今还在大小姐的院子里,不过奴婢不知道她具体在哪里,在做什么就是!”苏兰芷的兰月阁里里外外的,水泄不通的,想要打探消息,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你最近且密切的注意一下大小姐的院子里的事情,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立刻就跟我说!”柳姨娘如今怕是熬不过去了,那么以后,自己爬是得走上柳姨娘的老路了,她得小心才是!

    想着老庆王妃接下来有可能会有的动作,郑姨娘说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

    可是她一早就是老庆王妃的人了,她能怎么做呢?

    “姨娘放心就是,奴婢会注意的!”看着自家的主子担心,晴儿不由得安慰,“姨娘不必太过忧心了,姨娘和那柳姨娘不同,姨娘想来谨守本分,从来做事情都是小心谨慎,只要姨娘不让人抓了把柄,就不会有事情的。”

    老庆王妃也是个聪明的,送了两个人过来,却是一明一暗的,平日里都是遣了柳姨娘做事情,倒是很少会让郑姨娘做那些事情,所以比起柳姨娘,郑姨娘的确是“安分守己”多了。

    “话虽这么说,可是以前好歹有柳姨娘挡着,如今她怕是过不去了,以后就我了,老王妃怕是得将主意打我头上了。”想到这个,郑姨娘就有些头疼了。

    如果老庆王妃让她做什么,她也不好不做的,自己一家人都得依附庆王府过活,她又是老庆王妃的远房亲戚,哪里敢忤逆了老庆王妃了?

    “到时候老王妃真的有什么吩咐,姨娘小心就是,老王妃如今也比不得往日了,她如今动不得,我们到时候见机行事就是!”反正老庆王妃现在也是只能躺在庆王府了,他们如果真的不想做一些事情,那也没有人逼她们的。

    “你说的极是,只是希望,老王妃可以看在一场亲戚的份上,饶过我吧!”不然她的下场,可不会比柳姨娘好许多了。

    “姨娘别杞人忧天了,如今姨娘比往日好了许多了,相府吃好的穿好的,姨娘放宽心就是!”这郑姨娘以前的家境不是很好,不然也不会来给人做妾了。

    “哎,柳姨娘被罚的事情,你想办法去通知老王妃吧,不然到时候,老王妃该怪罪了!”她以前过的日子,哪里有如今那么舒服?郑姨娘还是很感谢老庆王妃的好的,有些事情,她虽然是害怕,但是这些传信的事情,她还是会做的。

    不过也是老庆王妃如今大不如从前了,郑姨娘也不是个傻子,今日苏青岚对待柳姨娘的态度,明显是不会顾及到老庆王妃了,所以郑姨娘虽然会继续为老庆王妃做事情,去也得为自己考虑考虑了。

    “姨娘说的是,老王妃毕竟是姨娘身后的人,还是老爷的亲生母亲,姨娘虽然有些顾忌,却也是不能跟老王妃撕破脸的。”不然到时候,郑姨娘可是都没有了依靠了。

    老庆王妃怎么说都是苏青岚的母亲,虽然如今母子关系紧张,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有个依靠,也总是好的。不然依着苏青岚宠爱慕容嫣这样下去,他们真的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好了,你去安排吧!记得小心些,别让人看出什么了。”柳姨娘的事情,郑姨娘如今也是有些怕了,做事情,自然得小心些才是。

    “姨娘放心吧,奴婢省得的!”这些年这些事情也不是没有做过的,有的时候柳姨娘不方便的时候,晴儿也是要做这些事情的,当然知晓其中的厉害。

    如今柳姨娘的事情又是刚刚过的,晴儿自然得更加的小心就是。

    “如今柳姨娘的事情刚刚发生,你也不必太过急切,免得人怀疑了,可以稍等几日。”想了想,郑姨娘还是决定不要太过匆忙,免得到时候惹人怀疑了。

    “姨娘考虑的极是,奴婢先等等,瞅着机会,奴婢再想办法将这信息传出去。”

    “嗯!”抚了抚自己有些疼痛的额头,郑姨娘只觉得这事情的确是麻烦极了,柳姨娘的事情太过意外,打得郑姨娘有些措手不及的,尤其是到底发生了什么,郑姨娘也不清楚,郑姨娘实在是担心啊!

    “姨娘不要思虑过多了,奴婢再去打听就是,看看柳姨娘到底是犯了什么错了。”知道郑姨娘的担心,晴儿心底里,也是有些唇亡齿寒的感觉的。

    毕竟柳姨娘和他们,可都是一方的人,柳姨娘去了,首当其冲的,就是他们了。

    以前的他们过的日子倒算是安稳的,事情大部分都让柳姨娘做了,他们只需要配合就是,可是如今柳姨娘去了,他们怕是也躲不过去了。

    “好,你小心些就是,不要让人看出我们太着急了。”如今是多事之秋,还是小心为妙,不然柳姨娘的下场,就是她的结果!

    “姨娘放心吧!”了然的点了点头,晴儿见着郑姨娘忧心忡忡的样子,赶忙扶着郑姨娘去躺着了,“姨娘昨夜没睡好,还是休息一会儿吧,奴婢给你按摩!”

    “嗯,辛苦你了。”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昨天慕容嫣一回来,几个姨娘心里都是有些小九九的,尤其是得知了慕容嫣晕倒的那一幕,几人都是很好奇的,只是这几日苏青岚把慕容嫣护得很好,他们无法探查一二,郑姨娘也的确是忧心了。

    “姨娘好生休息吧,别想太多,伤了自个儿的身子,那就不好了。”

    “嗯!”

    ……

    郑姨娘这边的忐忑不安的,一边的张姨娘,倒是淡定许多了。

    “可是查出什么了?柳姨娘是为何被罚了?”张姨娘那温婉的脸上带着浅笑,看起来倒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了,只是不知道,内子里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就是了。

    “姨娘,那柳姨娘好像是要害人,所以才被罚了。”

    “哦,可是怎么了?说说看!”

    “大小姐的兰月阁倒是瞒得紧,奴婢也是好不容易才探到了消息,是这样的……”将事情大致的讲了,张姨娘听了,脸上的笑容,倒是越发的大了,“看来我们这位大小姐,倒是个有本事的。”

    之前只觉得苏兰芷好像变得不一样了,张姨娘也不确定,可是这几次接触,张姨娘的确是发现苏兰芷变了太多太多了。

    这份沉稳,这份气魄,还有这份谋利,哪里是一个十三岁的女孩子能有的?

    如果不是确定苏兰芷就是苏兰芷,张姨娘倒是很怀疑是不是换人了就是了。

    “姨娘,如今白姨娘走了,李姨娘莫名的就去了,柳姨娘如今怕也是不成了,我们该如何是好?”唇亡齿寒,府内的姨娘,本来是有五个,可是短短的几个月,就相继的去了三个,芍药想着自家姨娘的处境,还是有些担心的。

    “本来以为这个大小姐是个不足为虑的,可是如今,我们倒是要好生的看看了。”想到苏兰芷最近的变化和作为,不动声色的就相继的让三个姨娘就那么消失了,张姨娘当然还是要为自己考虑了。

    “那姨娘可是有应对之策了?”

    “芍药,我们似乎有些日子没有给皇后娘娘回话了吧?”笑着看着芍药,芍药一听,顿时就明白了,“姨娘说的极是,皇后娘娘想来也是想姨娘了。”

    “嗯,去吧,这相府怕是很快就要变天了,让皇后娘娘早些的准备吧!”

    “是,姨娘!”芍药得了令,就匆匆忙忙的出去了,留下张姨娘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想着最近相府的变化,不得不说,张姨娘对苏兰芷,还真的是佩服的紧了。

    “小小年纪,可以有这样的气魄,倒是难得,只是,可惜了……”想着即将到来的风雨,张姨娘脸上的笑容有些莫名,只是看着窗外的扑雪,笑了,“雪,怕是很快就要停了吧?只是这雪停之前,怕是又得有一番风波了……”剩下的话,似乎淹没在了那寒风中,张姨娘脸上一直带着一抹浅笑,似乎即将发生的一切,和她毫不相干的一样了。

    +++++++++++我是分界线

    苏兰芷陪着慕容嫣礼了半个时辰的佛,见着慕容嫣有些疲惫了,便告辞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一回去就招了云珠来了,“柳姨娘现在如何了?”

    “大小姐,一百板子已经打完了,柳姨娘如今是进的气少,出得气多了,左不过也熬不过这一夜了就是。”想着柳姨娘被打完了,已经是血肉模糊的一片了,云珠到没觉得有什么就是了。

    反正是罪有应得,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就该承受相应的代价就是了。

    “嗯,让人好生的看着,可别出了差错了,有什么事情,尽快的过来通知我就是了。”对柳姨娘,苏兰芷自然是不在意的,在她看来,少了一个威胁,那就少了一份危险。如今柳姨娘命大,没有直接被打死,她得让人好生看着就是了,免得出了岔子就麻烦了。

    “小姐放心吧!”

    “对了,喜儿呢?”

    “喜儿还在,虽然受惊不小,但是春暖已经安抚好她了。”

    “让她过来见我吧!”

    “是!”

    让人去将喜儿带来了,苏兰芷瞧见喜儿走路有些颤颤巍巍的,一脸的苍白,想来也的确是被吓到了,不过对这些有二心的人,苏兰芷从不怜惜就是了。

    “喜儿,你如今,可是想清楚了?有什么话是要说的吗?”柳姨娘已经是没有什么威胁了,但是苏兰芷想着柳姨娘铤而走险的要害死喜儿,想来喜儿是知道不少事情的,此时此刻,自然是要好生的询问的。

    “大小姐,柳姨娘她如今,如何了?”其实苏兰芷在审问柳姨娘的时候,喜儿一直都在的,只是她没有露面罢了。

    将柳姨娘所有的心思都看在眼里,喜儿当然是知道,柳姨娘想真的对她起了杀心了。

    心下很害怕,也很愤怒,喜儿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一心效忠的人,竟然会这样对她!

    看着喜儿眼中的愤怒和不甘,苏兰芷自然是知道喜儿这些情绪从何而来,便也直说了,“柳姨娘被罚了一百板子,行刑的人并不徇私,如今柳姨娘已经伤了筋骨,出气不多了,想来也是元气大伤了。”这已经是很委婉的说法了,喜儿自然是明白,柳姨娘是没什么活路了。

    心下不由得觉得痛快,喜儿只觉得心里的那口气,顿时就出了。

    “喜儿,你可是还有什么可说的?今日的事情,你要如何交代?”有些事情,苏兰芷是必须弄清楚的,柳姨娘那里是问不出什么了,所以苏兰芷必须从喜儿这里下手。

    “大小姐,奴婢没什么话说!”自己的一家人,可还是在老庆王妃手上呢,就算是柳姨娘去了,喜儿也是不敢轻易的答应的。

    反正如今柳姨娘去了,她也是不能留在相府了,虽然舍不得,可是如今,也由不得她了。

    “你真的无话可说?”挑了挑眉,苏兰芷倒是没有想到,喜儿还是一个嘴硬的。

    “大小姐,奴婢只能说,今日是柳姨娘派了奴婢去询问夫人的近况,平日里奴婢没少帮柳姨娘做这事情,其他的,奴婢就不知道了。”咬了咬牙,喜儿相信,苏兰芷不是那种滥杀无辜的人,自己家中还有老母,自然是不能没有顾忌的。

    反正苏兰芷也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些什么,自己装作不知道就是了。

    “那你今日的事情,就没有什么交代的了?”看着喜儿,苏兰芷那眼神几乎都可以将对方刺穿了,喜儿没来由的有些害怕,不过,却也只是装作不知道了,“奴婢无话可说,奴婢该说的,之前都说了,奴婢真的只是捡到大小姐的镯子,却不曾想造成那么多的误会,还望大小姐饶过奴婢!”

    “……”看着喜儿,苏兰芷知道,喜儿是料定了自己不知道什么,在这里糊浆糊呢,“你可知道,你这可是犯了错了,如果我要罚你,今日就得打了你三十板子,将你发放给人牙子,直接发卖了!”

    这话倒是有些重了,重新卖给人牙子,如果主人有较大,谁知道她会被卖到哪里去呢?

    喜儿身子一抖,也是有些怕,但是想着自己家中的老母,喜儿也不敢乱来就是了,“还望大小姐看在奴婢在相府兢兢业业的份上,放过奴婢一马吧,奴婢万分感激,以后定当每日为大小姐和老爷夫人祈福,祈祷大小姐和老爷夫人平安!”猛地就跪下了,喜儿也是有些怕的,只是这些年,她帮了柳姨娘许多的事情,如今柳姨娘不得善终,可见苏青岚和苏兰芷是留不得柳姨娘了,喜儿哪里还敢再说呢?

    “你的祈福,我可是承受不起!”这话的意思就是不想放过喜儿了,喜儿听了,脸色一白,却也只是紧紧的咬着嘴唇,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就是了。

    柳姨娘在的话,自己还可以说一些为了自保,可是如今柳姨娘已经没了,她再说,还有什么意义呢?

    “还请小姐慈悲为怀,放过奴婢一马,奴婢定当感激不尽!”狠狠地对着苏兰芷磕了几个响头,喜儿也是一个懂得审时度势的,此时此刻,她实在是不好再说了。

    “呵,你以为,你出了这个相府,就平安了?你可别忘了,你是柳姨娘贴身的人,柳姨娘如今这样子的光景,你以为你逃得过?”知道喜儿不会那么容易就范,苏兰芷也不着急,只是看着对方,不答应绕过对方,也没说怎么处置对方,倒是让喜儿好生的不安。

    “大小姐,求您不要为难奴婢,奴婢只是一颗蒲草,不值得大小姐费神!”她只是一个人命卑贱的奴婢而已,生死都不能掌控,如今的她,也不过是想保住自己而已,难道就不行吗?

    “你好好的想想吧,到底怎么做,才是最好的。不给我劝你,如今最好的戴罪立功的机会,或许我还会放你一马,不然,你该知道后果!”看喜儿的样子,苏兰芷就更是确定喜儿是知道一些事情的,所以更加的不会放过对方了。

    以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吗?

    那就错了,她之所以留了喜儿,就是想确定一些事情,哪里容易那么轻易的就被人糊弄了?

    “大小姐!”跪着走过去,想要求苏兰芷,可是苏兰芷却是直接就起身,回到内室去了,根本就没给喜儿这个机会,“你好生跪着吧,什么时候想通了,再让人告诉我。”意思就是喜儿不说,就得一直跪着了,喜儿听了,整个人都阉了,“大小姐,奴婢,奴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知道不知道,你自己心里清楚!”留下这句话,苏兰芷便离开了,喜儿没有得到命令,也不敢起身,只好一直跪着,这冬日本就酷寒,如今虽然比起之前要好些了,但是这地板还是冰凉的一片,加上喜儿之前受了惊吓,刚才又是出了一身的冷汗,头也磕破了,如今还得继续跪着,实在是有些吃力的紧了。

    头隐隐作疼,膝盖也有些麻木了,喜儿以前一直以为苏兰芷是个木讷老实的,也算是温柔,所以刚才声情并茂的,就是想博得苏兰芷的同情,让对方放了自己一马了。

    只是没有想到,苏兰芷竟然不动于衷,甚至狠心的让她这么跪着,喜儿实在是有些摸不透苏兰芷到底要干什么了。

    大小姐这些年一直都在自己的兰月阁里面,哪里知道他们干了些什么呢?

    更何况大小姐一向来都不管事的,性子也是木讷的紧,如今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这一次,竟然是如此的咄咄相逼?是不是大小姐她知道了什么?可是,怎么会呢?

    喜儿弄不清楚苏兰芷的想法,也不清楚苏兰芷到底是有什么自信,相信她一定知道些什么,所以此时此刻,愣是逼着她说了。

    心下里转了好几个弯,喜儿此刻也摸不透苏兰芷的脾气和想法,只能一直那么跪着,心里也在想如何才能蒙骗过关了,免得自己受苦。

    这大冬日的罚跪,膝盖实在是难受的紧!还是得想个办法才是!

    ……

    这边喜儿在想解决的办法,苏兰芷在里间坐着,悠闲的喝茶,云珠倒是有些担心了,“小姐,奴婢看那喜儿也是一个心思多的,她会说吗?”刚才苏兰芷怎么问,那喜儿都是一副无知的样子,看样子是打定了主意装白痴了。

    如此看来,那喜儿也是一个有主意的,想必要从对方的嘴里面翘出什么,也是有些困难的。

    “放心吧,她这样子的人,最是会为自己考虑,她如此的爱惜自己,想来也是受不得苦的!”喜儿之前不说,固然是有些顾虑,但是更多的,是因为她不知道,所以想要自保,也装作不知道罢了。

    如今她让对方以为自己是知道一些事情的,这喜儿自然也是要想办法,糊弄过去了。

    不过,她不会让对方糊弄过去就是了。

    “小姐说的极是,是奴婢思虑不周了。”看着苏兰芷如此的淡定,云珠倒是觉得自己很不淡定了,稳了稳心神,云珠便也不再问了。

    “去拿我之前练手的料子拿来,我继续做些小衣!”喝了茶,倒是不渴了,苏兰芷想着自己还要给未出生的弟弟做小衣服小鞋子,顿时就来了兴致了。

    “好的,小姐!”小心的将东西递给苏兰芷,苏兰芷看着自己做的成品,想着前世的自己,偶尔想着孩子的时候,也会偷偷的拿出一些料子来做衣服,当时的自己,多么希望自己可以有个孩子啊,那份子的期待,都在一次次的打击中,最后变成了一道禁区了。

    曾经的自己,偶尔一次月信来迟了,或者是昏昏欲睡,想吃酸食的时候,都会高兴半天,以为期盼已久的孩子来临了。可是每一次都是失望,久而久之,她也就麻木了,对这些小孩子的东西,也没有了念想了,甚至每一次看到的时候,都会心痛一番。

    本来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接触这些婴儿的用品,免得触景伤情,可是不曾想,自己还会亲手再做,虽然那孩子不是自己的,却也是与自己有着至亲的血缘关系的,真好!

    专心的绣着图案,苏兰芷因为关注,不知不觉的,时间就过去了,云珠见着有些晚了,掌了灯,看着苏兰芷还在绣,不想苏兰芷坏了眼睛了,“小姐,天黑了,晚上做针线对眼睛不好,还是明日再做吧!”

    “已经天黑了吗?”看着身边有些模糊的灯,苏兰芷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只觉得有些酸痛了。

    “是的,小姐,如今天黑的早,小姐做了许久了,还是歇了吧!这个也不着急的,少爷还有几个月才出生呢!”如今还那么早,苏兰芷和慕容嫣就已经在做这些东西了,云珠都难以想象,两个人一起,到时候十月怀胎生下孩子,该是有多少了!

    “呵呵,我也是开心嘛,总想给他穿一些亲手做的东西。”许是不自觉的就将前世的遗憾放到慕容嫣肚子里的孩子身上了,苏兰芷抚摸着手上的刺绣,工整平滑,完全不会伤到婴儿细腻的肌肤,真好!

    “将来少爷知道小姐如此偏疼她,自然也会好生的孝顺小姐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