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冰冷的真相
    女子这一生,在家的时候,依靠的是父母,出嫁了,依靠的便是丈夫,儿子,只是如果娘家没有一个坚实的后盾,将来也是会被人所看不起的,甚至遇到一些无赖的,还会被欺负,所以,慕容嫣如今能怀孕,不管是对慕容嫣,还是苏兰芷,亦或是是苏青岚,都是一个天大的喜讯了。

    听到云珠的话,苏兰芷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孝不孝敬我,倒是其次,只要他对爹爹和娘好,是个懂事的好孩子,我也就放心了!”她所求的并不多,也从来都不会奢望些什么,经历了一世的凄苦,苏兰芷觉得,凡是尽心就好,无法强求的,也始终都是强求不来的。

    “老爷和夫人都是如此优秀的人,想来孩子,也是不差的,小姐就放心吧!”苏青岚才华出众,慕容嫣聪慧过人,两人的相貌又都是极好的,孩子怎么都差不到那里去的。

    “嗯,希望吧!”对慕容嫣的这个孩子,苏兰芷是很期待的,因为这个孩子的到来,将会改变许多的事情,也可以让苏兰芷少了许多的顾忌。

    “小姐,可是要歇息了?”瞧着苏兰芷轻轻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云珠将苏兰芷那一堆的东西都收好。

    “嗯。”点了点头,做了许久的针线,眼睛的确是有些酸涩了,“给我打水洗漱吧,我有些累了。”如今的身子的确还不是很好,苏兰芷知道,自己得慢慢的调养,不然将来受罪的,还是她自己了。

    看着自己明显营养不良的身子,虽然最近是稍微长了些肉,而且也高了些,但是比起同龄人,还是矮了许多,苏兰芷知道,自己还需要小心的调养才是,不然太过瘦小,将来也不得好。

    哎,也只能慢慢来了。

    云珠听见苏兰芷的吩咐,和春暖几人开始给苏兰芷准备水,苏兰芷本来就爱洁净,虽然是大冬日,还是喜欢每日都沐浴,躺在浴桶里,苏兰芷只觉得全身心的放松了,洗了一会儿,身子都暖和了,苏兰芷才换上了亵衣,便躺在床上了。

    月桃见状,想着外间还在跪着的喜儿,欲言又止,苏兰芷见着了,笑了笑,“月桃,怎么了?可是有话说?”

    “小姐,那喜儿还在外面跪着呢,如今小姐要歇息了,是让她继续跪着,还是如何?”对那喜儿,月桃也是没有同情的,刚才在一旁也是看到喜儿的辩解的,月桃当然知道,那喜儿也是欺负苏兰芷年幼,什么都不懂,所以故意在那里顾左右而言其他,装可怜呢!

    他们小姐,是人人都可以糊弄欺负的吗?

    对喜儿,月桃实在是不喜,当然也不会求情了,甚至巴不得那喜儿多多受些苦头才好了。

    “她如今是如何了?”刚才一直都在做针线,倒是忘了这个人了。

    “一直跪着呢,不过脸色有些苍白了,浑身有些抖,想来是跪得久了,有些受不住了。”刚才进来的时候月桃刚刚去看的,发现那喜儿脸色都是惨白的,而且神情非常的萎靡,倒是有些撑不住了。

    “你去跟她说,我要睡了,如果有话说就赶紧的说,不然就一直跪着了。”自己的身体不好,苏兰芷素日也是不熬夜的,早早的就睡了,为的就是让自己这幅瘦弱的身子可以有足够的休息,这样也方便调养就是了。

    喜儿的事情,还是早早的解决的好,免得夜长梦多,出了变故了。

    “好的,小姐!”月桃倒是打算好好的让喜儿受些苦的,不过苏兰芷有话要问,她也是不会含糊的,很快的就出去,将苏兰芷的意思表达了,那喜儿见着月桃的意思明确,也知道苏兰芷是打定了主意要询问这些事情了,心下虽然有些不愿,可是想着自己在这里跪上一夜,如今天寒地冻的,谁知道会不会生病?她如今腿都已经跪得麻木了,再跪下去,她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得住了。

    而且大半夜的跪在这里,实在是诡异的紧,喜儿思量再三,便应了月桃,有些踉跄的起身,跟着月桃进去回话了。

    “小姐,人来了!”看着喜儿这一次还算是乖巧,月桃见着对方站不稳了,也不想耽搁了苏兰芷睡觉的时间,便扶着喜儿进去了。

    “嗯!”点了点头,瞧见喜儿双腿都在打颤,整个人面色苍白的,眼神也没有了之前那么毫不畏惧的样子,倒是陪着点点的小心翼翼,苏兰芷满意的点了点头,“现在可是有话说了?”

    “小姐想知道什么,奴婢定当知无不言,只是不知道小姐想要知道什么?”此时此刻,喜儿摸不准苏兰芷知道多少,想着能少说就少说,免得给自己招来祸端了。

    “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吧,我听着。”躺在床上,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对喜儿要说的话,苏兰芷的态度倒是一片的淡然,更是让喜儿把握不准对方到底知道了什么了。

    “那大小姐到底想知道什么呢?”故作不解,喜儿知道的事情也不少,有些还是机密,喜儿当然是能不说,就不说了。

    “呵……”打了一个哈欠,苏兰芷面色似乎有些疲惫了,看着喜儿还是有些心存侥幸,便闭上了眼睛,“既然你还没有想好怎么说,就去外面继续跪着吧,我乏了!”说完摆了摆手,好像不想继续再听了,月桃见状,赶忙拉着喜儿就准备走,喜儿想着那冰冷的地板,想着自己大半夜的还要吹冷风,下意识的就打了一个哆嗦,再也不敢心存侥幸了,“小姐息怒,奴婢说,奴婢什么都说!”

    “你不是还没有想好吗?我可没有精神一个一个的去问!”眼睛淡淡的闭着,掩盖了其中的锋芒,苏兰芷的声音也开始变得很轻很轻,喜儿知道苏兰芷这是在给自己下最后的通牒,哪里还敢有糊弄的心思?

    “不必大小姐问,奴婢什么都说,只是希望,大小姐事后,可以保奴婢一家的平安!”咬了咬牙,喜儿最终也只能就范,不然到时候,她这条腿跪废了,她这辈子,也就完了。

    “你且说就是,如果说得好,我自然不会太过计较!”这意思就是给了喜儿一个允诺了,喜儿再也不敢拿大,直接就说了,“奴婢不知道大小姐要知道的是什么,奴婢只能把知道的告诉大小姐了。当年白姨娘进门,老王妃觉得人不够,便主张给柳姨娘开了脸,逼着老爷和柳姨娘圆房,老爷孝顺,不得已为之,只是事后一直冷落柳姨娘,甚至私下里让柳姨娘服用了避子药,这事情闹到老王妃那里,老王妃心里不虞,可是也挨不过老爷,最后只能又将远房亲戚的女儿开了脸直接送到了老爷那里,和柳姨娘二人,一起留意相府的情况,顺便汇报给老王妃。

    不过一般和老王妃有直接接触的,只有柳姨娘,张姨娘倒是只是配合,也免得出事情,一下子,就断了老王妃的两只眼睛了。

    张姨娘替老王妃做了什么,奴婢并不知道,只是柳姨娘做的事情,奴婢却是知道的。夫人和老爷本来就有间隙,柳姨娘当年隔三差五的就往夫人的院子里跑,当着夫人的面一直说道老爷对白姨娘和她自己的宠爱,让夫人越发的和老爷疏离了。

    甚至老爷当初有和夫人和好的意向,柳姨娘总是会想尽办法的告诉老王妃,老王妃和白姨娘几人就会想尽办法的破坏,久而久之,老爷见不到夫人,对夫人心生愧疚,两人也就越发的疏远了。

    但是这还不够,柳姨娘瞧见老爷始终都还牵挂着夫人,告诉了老王妃,老王妃给了柳姨娘一包慢性毒药,让柳姨娘偷偷的给夫人下了药,让夫人的身子日益亏损,本来是想让夫人不知不觉的离世,这样也就不让人怀疑了,也能彻底的断了老爷的念想。

    可是没有想到,后来夫人完全的隔绝了外界,将自己关在烟云阁,柳姨娘才不得不停了那药。

    大小姐,这些年柳姨娘一直都是老王妃在相府的眼线,小姐生活的凄苦,除了白姨娘刻意的克扣,还有柳姨娘从中作梗,甚至大小姐如今身子那么弱,那也是柳姨娘买通了厨房的人,在大小姐的膳食里面,刻意的加了一些东西,才让大小姐如此羸弱……”

    许是早就在脑海里过滤过了,喜儿说的话倒是有理有度的,苏兰芷听着喜儿的话,这才恍然发觉,原来,自己重生来的时候,发现慕容嫣身子弱,好像亏损的厉害,竟然是这个原因!

    还有自己的身子……

    想着自己好几次把脉,都发现自己身子亏损的厉害,好像无法吸收营养一番,不管是吃什么,她都无法长肉,甚至都没有长高,当时她还觉得是自己这些年营养不良,可是如今……

    此刻想起来,苏兰芷都觉得一阵的后怕了。

    看来老庆王妃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是准备要除掉她和娘亲了,只是采取了缓慢的方式,所以没有得逞罢了,后来见着娘亲独居起来,自己又是一个木讷的,所以便也少了防备了。

    如今想来,苏兰芷不由得庆幸慕容嫣当年的倔强了,如果慕容嫣当年接受了那件事情,老庆王妃还会放过她吗?

    想来就觉得有些害怕,苏兰芷赶忙稳了稳心神,看着喜儿,那目光里面的冷光,让喜儿觉得害怕极了,“大小姐,奴婢可是什么都说了,奴婢只是一个下人,听从主子的命令行事,奴婢也不想的啊,大小姐饶命啊,奴婢不是心甘情愿的!”

    “你可还有什么没说的?”总觉得喜儿知道的事情不仅仅是这些,苏兰芷看着对方,还想知道更多了。

    “奴婢,奴婢再也不知道了。”

    “真的吗?喜儿,你不要以为我是好糊弄的,当年娘亲身子亏损,无法再孕,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时候她毕竟刚刚出生,许多事情,她当时不知道,如今去查,多年过去,也很难发现蛛丝马迹了,所以苏兰芷只能从喜儿这里着手了。

    “大小姐,奴婢,奴婢不知!”话虽然这么说,可是喜儿的目光有些躲闪,苏兰芷将对方的眼神看在眼里,哪里会不知道,对方其实是知道的呢?

    喜儿既然知道,那这事情,定然和老庆王妃,还有那柳姨娘是脱不了干系的了!

    “你是不知,还是不想说?喜儿,你不要考验我的耐心,那代价,是你承受不起的!”想着慕容嫣如今的身子,苏兰芷都担心死了,再想起前程往事,苏兰芷哪里不想弄明白呢?

    “大小姐,奴婢……”还待说什么,苏兰芷却突然瞪了她一眼,那眼神冰冷的好似一个黑洞一般,不含丝毫的温度,惊得喜儿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了。

    “月桃,将她拖到门外,让她给我跪着,什么时候想起来了,什么时候再让她起来!”如今天寒地冻的,在门外跪上一夜,喜儿细皮嫩肉的,岂不是没命了吗?

    听着苏兰芷那冰冷无情的话,喜儿也是怕了,赶忙就应了,“大小姐恕罪,大小姐恕罪,奴婢刚才是没有想起来,如今想起来了,奴婢说,奴婢说!”

    “说!”一个字,似乎是聚集了自己全部的力气,苏兰芷面无表情的看着喜儿,重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命运是如此的凄凉,而那颗冰冷的心,竟然觉得再一次好似被尘封了一般的,让苏兰芷从头到脚都是冰冷的。

    如果自己猜测的没错,那么,自己的父亲,自己的母亲,还有自己,该是多么的悲凉啊!

    老庆王妃难道真的就厌弃他们到了如此的境界了吗?都无法留下他们?

    “大小姐,奴婢只是一个下人,当年柳姨娘还不是姨娘的时候,奴婢也只是老王妃身边的一个二等丫鬟,所以主子的事情,奴婢并不是很清楚,奴婢只是知道,夫人有孕的那段时间,老庆王妃和元武侯夫人来往亲密,每一次元武侯夫人都是带了以前的白姨娘去的,甚至有好几次老庆王妃刻意的叫了老爷去,一去就会让老爷呆了许久。奴婢当时不是一等丫鬟,所以他们说了什么,奴婢也不知道,只是隐约的听到有人说元武侯夫人有和老庆王妃结亲的心思,只是当时大老爷和二老爷已经娶妻,两房的夫人又都是身份尊贵的,奴婢当时,也没有多想就是。不过奴婢倒是知道自从夫人有孕,老王妃隔三差五的就给夫人送去补品,而且都是让叶嬷嬷亲自送去的,嘱咐夫人一定要好生的调养了才是。后来夫人生下了大小姐你,万分凶险,奴婢记得老王妃得知夫人生下的是小姐的时候,反应有些奇怪。奴婢记得当时自己在外间煮茶,看老王妃似懊恼,又好像开心的样子,奴婢当时就觉得奇怪极了。后来老王妃甚至让叶嬷嬷送了不少的补品给夫人,还亲自派了叶嬷嬷去照顾夫人的起居,说是让夫人好好养养身子,将来继续给老爷添丁。至于其他的,奴婢,奴婢就真的不知道了。”

    的确是不知道了,可是老庆王妃当年既然没有对慕容嫣生下女儿有所异议,为何到了后来,却是逼着苏青岚纳妾呢?甚至用了那么多不入流的手段?

    这一切,不是昭然若揭吗?

    ……

    喜儿这话说的也是的确没错的,她以前并不是老庆王妃身边的人,老庆王妃那许多的机密之事,她不知道,也是可能的。

    不过这喜儿也是一个聪明的,当时也留了个心眼,这些年又是跟着柳姨娘,想来也能猜测出七七八八的。

    她虽然没直接说老庆王妃耍了手段,可是字里行间,倒是让人不由得往那方面想了,苏兰芷听见了,顿时只觉得被人从头顶给灌了一桶子的冰块,冷到了骨子里,整个牙根都是在颤抖的。

    她还以为,老庆王妃就算是再不喜欢她和娘亲,也还是会看在苏青岚的面子上,不会做这么过了的。

    可是没有想到,老庆王妃对他们的不喜,已经到了这样的程度,前些日子是送佛珠,可是不曾想,早在十年前,老庆王妃就已经做下这许多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他们命大,还是老庆王妃太过谨慎,怕留下把柄,不敢做得太过,下的药也都是少量的,而且都是慢性的,不会马上就要了人命,所以他们才能活到今日,不得不说,这真的就是一个奇迹了!

    “好了,你下去吧!”从心底里就有了一种疲惫,苏兰芷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实在是不想再问了。

    “小姐,奴婢……”虽然苏兰芷没有再问了,喜儿松了口气,可是想着自己的处境和结局,喜儿还是很担心的。

    “明日去账房领十两银子,就出府去吧,今日的事情,我就当做不知道了。”有些事情,苏兰芷隐约的有了猜测,如今不过是得到证实罢了,虽然还有一些无法确定的地方,但是苏兰芷也知道是八九不离十了。

    “多谢小姐!”见苏兰芷不追究,喜儿松了一口气,赶忙就走了。

    “小姐,就这样放过她了吗?”云珠瞧见喜儿那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想着喜儿刚才所说的一切,实在是觉得太过惊心动魄了。

    老庆王妃可是老爷的亲生母亲啊,老爷如此的在乎夫人,如果夫人真的去了,那么老爷……

    不得不说,老庆王妃这一招,实在是狠了。

    就算是再厌弃一个人,也用不着到了要对方姓名的境界吧?

    云珠纵然是血里面滚爬的,手上也沾满了鲜血,可是对老庆王妃这样子的残忍,云珠都觉得难以置信了。

    “她这样的人,无须脏了我们的手了,自然会有人帮我们处理的!”今日之事,她虽然是不会说出去,但是难保不会有人担心就是了。

    既然都会有人处理,她何必再麻烦呢?

    “小姐说的是,有人会对喜儿动手吗?”

    “那是迟早的事情!”如果不是事发以后,她一直将喜儿困在自己的院子里,怕是喜儿如今,早就没命了吧?

    这些话她没有告诉喜儿,不过对方既然想要摆脱她,逃得远远的,她成全了就是!

    “小姐,你……”想说些什么安慰的话,可是云珠不是善言辞的人,到了嘴边,却还是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云珠,你不必说了,我心里都明白!”这些,早在她发现自己身子不对劲,发现慕容嫣身子不对劲的时候,就有所怀疑了,只是一直无法证实罢了。

    如今证实了,无疑是让她更加坚定了要对付老庆王妃的决心了。

    那人既然瘫痪了都还蹦跶,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那小姐,这事情,要不要告诉老爷?”这事情想必最难受的,就是苏青岚了,一边是亲生母亲,孝字压头,一边却是心爱的女子和女儿,怕是不管换做是谁,都会格外的纠结为难的吧?

    “如今还不到说的时候!”说了,达不到最好的效果,人们往往最相信自己亲眼所见的,这喜儿说的话,也没有完全的证据证明,一个下人说的话,苏兰芷知道,就算是告诉苏青岚,也不能让苏青岚完全的相信的。

    毕竟那人就算是再不堪,也是苏青岚的亲生母亲,不管是谁,对自己亲近的人,自己是可以评判,可以憎恨,但是换做是旁人评判,自己反而又会站在自己亲近的人那边,转过来辩解的。

    这是人的劣根性,也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甚至有的时候,明明知道对方错了,可是因着那人和自己亲近,总是会容不得别人去说道的。

    所以,与其告诉苏青岚,让苏青岚不舒服,甚至因为这件事情,和自己生了间隙,还不如就先瞒着,让苏青岚自己去发现,那样子效果反而更好了。

    反正如今慕容嫣如今怀孕了,身子也不稳妥,苏青岚会知道怎么做的。

    云珠看着苏兰芷有些疲惫的样子,也知道今日的事情搁谁身上都不好受了,赶忙给苏兰芷捻了捻被子,“小姐,天色不早了,还是早早的歇着吧!”没有再说高不告诉苏青岚的问题,因为云珠已经知道怎么做了。

    小姐有自己的打算,她听着就是了,其他的,她作为下人,不需要多管的。

    “你把我那件狐裘的披风拿来,再拿一件厚的袄子,我要出去一趟!”

    “小姐,您都已经换了衣服躺床上了,这是要去哪里?”

    “我想去看看柳姨娘!”那个人,帮着老庆王妃做了那么多的孽,如今,让对方死得痛快,倒是便宜她了。

    “小姐,已经晚了,外面路滑,小姐当心摔着了。”

    “给我准备吧!”二话不说就起身了,云珠只好给苏兰芷准备好衣服,将苏兰芷裹得严严实实的,想着外面天冷,云珠还拿了一个帽子,给苏兰芷戴上了,“小姐仔细吹风,还是裹严实的好些。”

    “嗯!”点了点头,苏兰芷如今从上到下都裹得严严实实的,密不透风,让人拿了灯就去柳姨娘带着的柴房了。

    柴房一片的漆黑之色,外面还有婆子守着,见着苏兰芷来了,那婆子赶忙就行礼,苏兰芷看着那柴房里面一片黑暗,问道,“柳姨娘可是被关在里面?”

    “是的,大小姐!”

    “为何没有点灯?”

    “大小姐,老爷说了,让奴婢在这里等着柳姨娘的消息,然后尽快的去回报就是!”反正她在这里只是等着消息的,点不点灯,倒是无所谓了。

    那婆子想的是如果不点灯,或许柳姨娘去得快些,也不想大冷天的还在这里受冻,自然也懒得点灯了。

    “把门开开,我进去看看吧!”

    “大小姐,里面腌臜的很,那柳姨娘身后没有一块完整的了,大小姐还是不要进去,免得惊着了。”一百板子下去,就是壮丁都撑不过去,更何况是养尊处优的柳姨娘了?

    那婆子刚才看着柳姨娘被抬来的时候,就知道柳姨娘是熬不过今夜了,她也算是镇定了,都被对方那血肉模糊的一片吓到了,实在是不想苏兰芷这个养在深闺里的女子受惊吓了。

    “无碍的,我就看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喜儿的那些话,苏兰芷突然就很想看看柳姨娘了。看看这人做了那么多的恶事,半夜会不会做恶梦,会不会不得善终了。

    “这……”有些犹豫,那婆子是奉了苏青岚的命令在这里等着柳姨娘咽气的消息的,只是没有想到那柳姨娘命大,都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还是硬撑着一口气,如今苏兰芷要去看,那婆子还真的有些把不准,要不要让苏兰芷进去看了。

    毕竟苏青岚疼爱苏兰芷,他们这些下人也知道,不过也正是因为知道,她也怕担责任啊!

    苏兰芷看起来瘦瘦弱弱的,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万一真的吓到了,留下了什么阴影,那她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吗?

    “你就开门吧,我看一眼就走,出了什么事情,不用你担待!”苏兰芷当然是知道对方的想法的,便给了对方一个放心的眼神,那婆子也不敢忤逆苏兰芷,只好应了,“那大小姐看看就走,这人看着实在是吓人,大小姐千金之躯,还是少看的好,免得将来心里不舒服。”

    柳姨娘如今失势,哪里还有人将她当人看,这婆子虽然只是一个下人,如今也是盼着柳姨娘早早的咽气,她也好回去交差了。

    “大小姐请把,门没关就是了!”特意留了缝隙观察柳姨娘,顺便多灌一些冷风进去,也好早点了事,那婆子给苏兰芷引了路,苏兰芷一进去,就只看到一片的黑暗,闻着那刺鼻的血腥味,夹杂着一股子的酸臭味,顿时皱了皱眉头,“你先出去吧,我有话和她说!”

    “是!”看苏兰芷一副要支开自己的样子,那婆子也识趣,直接就走了。

    苏兰芷让云珠将灯照着那柳姨娘,看到对方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隐约的可以听到对方极细极细的呼吸,苏兰芷看着对方背后那一片的血迹,身上的棉袄都脱了,血肉模糊的一片,苏兰芷淡淡的看过去,似乎在看一个尸体一般的,完全没有任何的感觉,那柳姨娘觉察到眼前突然就亮了,有些艰难的睁开眼睛,瞧见了苏兰芷,眼中划过一抹恨意,呼吸都急促了不少了。

    “你不要恨我,这是你应得的,喜儿已经什么都说了,你该知道,这一天,迟早都会到来的!”前世是她傻,没有发现这相府的综错复杂,一心只是将自己困在自己的小天地里面,对外界完全的不关心,以至于自己的娘亲最后走了,她都不知道了。

    如今,她是明白了,当年,怕是老庆王妃下的药有了起效吧?尤其是那个时候白芯再一次怀孕,地位更加巩固,不管是元武侯,还是老庆王妃,亦或者是宫中的静妃,怕是都容不下娘亲了吧?所以才会神不知鬼不觉的继续给娘下药,让娘本来就不堪重荷的身子再一次受到了撞击,最后,香消玉殒了吧?

    许多前世模模糊糊的事情,如今苏兰芷都找到了答案,心里释然的同时,却也伴着滔天的恨意了。

    他们难道真的就碍着那些人了?为了自己的权势,地位,就那么糟践人命吗?

    他们,凭什么?

    “呜……”柳姨娘没有想到,自己的努力,终究是付诸东流,想着喜儿终究还是什么都说了,柳姨娘看着苏兰芷此时的脸色,好似看到了那地狱里的修罗一般,森冷无比,心里顿时就划过一抹冷意,想说些什么,可是一说话,嘴巴里就吐出了一口鲜血,情急之下,柳姨娘顿时一口气接不上来,咽气了。

    “去看看她死透了没有?”柳姨娘再多活一日,苏兰芷就多不平一日,如今虽然还没办法动其他的人,但是弄死一个,也好给其他的人一个警示了。

    他们,她一个都不会放过的,血债血偿,前世的债,今世,她一定要让那些人十倍百倍的偿还!

    云珠得了令就去看了柳姨娘,仔细的检查了,这才回了苏兰芷,“大小姐,已经死了。”

    “让人把她的尸体给烧了,撒到江里面去!”连一口薄棺都不肯给了那柳姨娘,可见苏兰芷的确是愤怒了!

    死了都不让对方入土为安,只能随着那水流漂泊,灵魂无所依,在这个信奉轮回,因果报应的年代,这无疑,是最残酷的惩罚了。

    “是,大小姐!”眉头都没皱一下,云珠也觉得这柳姨娘是罪有应得了,这样的惩罚,的确,还是算轻了的。

    “我们回去吧!”这一次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刚出去就见着那婆子焦急的来回走,看见苏兰芷来了,赶忙就过来陪了笑脸了,“大小姐,可是说完了?”

    “嗯,这贱奴已经去了,你去回了爹爹,然后烧了吧!”

    “这……”听到烧了,那婆子倒是吓了一跳,入土为安,那可得入土,灵魂才能得到安置,也才能遁入轮回啊,这就那么烧了,可是对死者的不敬和惩罚啊!

    这柳姨娘到底犯了什么错?竟然死了都要受到这样的罪?

    “你照着吩咐就是,不要问太多!一会儿我自会让人来处理!”

    “是是,只是这事情,要不要回复了老爷?”赶忙赔了笑脸,如今苏兰芷的地位可是牢不可破的,婆子也不敢轻易的开罪了。

    “嗯,去吧!”更深露中,苏兰芷也不想逗留太久,便和云珠一起离开了。

    好不容易回到自己的院子,苏兰芷竟然有一种久违的安定,赵嬷嬷见着苏兰芷出去一趟,有些担心,赶忙给苏兰芷打了热水洗脸,又给苏兰芷倒了一杯热水暖暖身子,语气不免有些责备,“大小姐,那些不相干的人,你这是何必呢?自己的身子最是要紧,大小姐还是小些些的好。这天寒地冻的,染上了风寒,那就不好了。”

    这个年代,就是一个小小的风寒,一个处理不好,那也是会死人的,赵嬷嬷实在是担心了。

    “嬷嬷放心吧,我有分寸的!”知道赵嬷嬷虽然话多,但是字字句句都是关切的话,苏兰芷只觉得那颗冰冷的心终于是有了回暖的温度,对着赵嬷嬷笑了笑,喝了几口热水,这才觉得身子暖和了些了。

    “老奴一会儿将地龙烧得旺一些,也免得小姐冷着了。”

    “嬷嬷有心了。”总觉得赵嬷嬷就像自己第二个娘亲一样的,每日唠唠叨叨的,前世她觉得烦,但是今世,苏兰芷却觉得格外的窝心了。

    以前她怎么就觉得赵嬷嬷啰嗦呢?看来前世的自己,看人的眼光,的确是非常的不准!

    “小姐还是早早的睡了吧,耽搁了瞌睡,明日倒是没有精神了。”今日发生了这许多的事情,赵嬷嬷也是心有余悸,看着苏兰芷小小年纪要承受这许多,说不心疼,那是不可能的。

    “嗯,我一会儿就睡了。”暖了暖身子,苏兰芷便换了亵衣,躺在床上了,赵嬷嬷几人见状,纷纷就出去了,赵嬷嬷见着今日苏兰芷有心事,有些不放心,“今日云珠和我一起守夜吧,小姐今日受了惊,多些人也好!”

    “嬷嬷,我省得的!”两人说定了,便在外间扑了床了,苏兰芷在里面听得真切,只觉得自己的心满满的都被那温暖给包满了,之前的萧瑟和寂寥,倒是散了不少。

    ……

    因为烧着地龙,倒也温暖,苏兰芷并不觉得冷,只是想着今日发生的一切,苏兰芷倒是有些久久不能入眠了。

    重生以来,许多被迷雾遮住的事情,如今倒是现了冰山一角,苏兰芷只觉得这冰山一角都让人冷彻心骨。

    虽然对老庆王妃从来都不曾有过期待,可是当这一件又一件实事摆在面前的时候,苏兰芷还是有些难以接受的。

    想着如今五位姨娘去了三位了,剩下的两个,一个张姨娘,一个郑姨娘,都不是好相与的角色,尤其是那张姨娘,还是皇后所赐,又是护国公府的人,还真的是不好处理了。

    这事情,得慢慢计较才是,还有苏振华,最近倒是一直在养病,不过想来对方也是在谋划着什么,她也是不能掉以轻心的,

    想着身边的事情,苏兰芷细细的思索了一番,心里有了计较,最终,还是抵不过睡意,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可是感觉没睡多久,苏兰芷迷迷糊糊的就听到有人在议论什么,虽然刻意的压低了声音,但是苏兰芷本就睡得不是很安稳,便也醒了,“云珠?嬷嬷?可在?”记得昨夜是赵嬷嬷和云珠守夜的,苏兰芷起来就唤了这两人的名字,赵嬷嬷和云珠很快的就进来了,苏兰芷见着两人神色有些怪异,倒是有些诧异了。

    “怎么了?你们刚才在外间说些什么?”刚才好像隐隐约约的听到一些事情,只是没有听清楚罢了。

    “小姐,是不是吵到你了?”

    “无碍的,现在几时了?”

    “已经辰时了。”

    “这么晚了,为何不叫醒我?”素日里这个时辰,苏兰芷都会去陪慕容嫣用膳的,只是没有想到,今日倒是迟了。

    “老奴见着小姐昨夜睡得晚了,也不安稳,早间的时候见着小姐还在睡,也不好叫小姐了,恰巧夫人今日也起得迟了,吩咐小姐晚点去,老奴就自作主张,让小姐多睡会儿了。只是没有想到,外间的小丫头不懂规矩,冒冒失失的,倒是叨扰了小姐的休息了。”这也算是解释自己没有叫醒苏兰芷的原因了,苏兰芷听见慕容嫣起得晚了,倒是有些担心,“娘亲是不是有些不舒服?怎么就起晚了呢?”因为总是担心慕容嫣的身子,苏兰芷倒是有些草木皆兵了。

    “大小姐有所不知,这怀了身子的人,是这样子的,睡得总是比平日里要多些。”

    “那就好。只是嬷嬷,你们刚才在说什么?怎么好像脸色不大对?”

    “这……”

    ------题外话------

    在此谢谢亲爱的黄秀琴童鞋的十颗闪亮亮的钻钻哦,云霄眼睛都花了,O(n_n)O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