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再动心思
    见着赵嬷嬷欲言又止的样子,苏兰芷知道,赵嬷嬷刚才在外间小心的说话,就是不想让自己知道了,不过这府内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哪里是能够瞒得了她的呢?

    “嬷嬷但说无妨。舒榒駑襻”心里隐约的可能猜到些什么,苏兰芷却也没有确定,如今问起赵嬷嬷,也只不过是想确定罢了。

    “小姐,刚才老奴是听到有人议论,大少爷他,怕是不好了……”剩下的话,赵嬷嬷相信自己不必多说,苏兰芷就能明白了。

    刚刚处置了柳姨娘,如今苏振华又不好了,这府内,还真的是不得安宁。

    “不好了吗?不是一直让府医给他开了药,一直都在吃吗?如何就不好了?”苏振华这病,似乎总是断断续续的,这几日也不见好了。

    苏兰芷当日也是猜出了苏振华是装病,如今怎么就不好了呢?

    难道是弄巧成拙了?

    “老奴也不知道,只是听说大少爷这些日子一直都不见好,昨夜似乎吹了风,所以今早上倒是昏迷不醒了。”这风寒,虽然不是大病,可是也是会要人命的。

    苏振华本来就还小,最是容易疏忽的时候,如今病着了,不见好,还吹了风,怕是情况,不容乐观啊!

    “爹爹可是知道了?可请了人来看了?”对自己这个弟弟,苏兰芷虽然没什么感情,但是也不能放松警惕的。

    谁知道这沉睡的狼,会不会突然就醒了狠狠的咬人一口呢?

    “已经请了,如今老爷已经去了大少爷那里了。”

    “那娘亲呢?可也是去了?”如果苏振华真的是感染了风寒,那么慕容嫣如今,怕是去不得了,免得被传染了。

    “夫人本是要去的,只是老爷不让夫人去,免得过了病气了,所以夫人如今就呆在烟云阁了。”毕竟不是亲生的孩子,慕容嫣当日也没有那么上心了,更何况她如今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慕容嫣当然比往日里要小心多了。

    “嗯,娘亲不去也是好的。云珠,把我那个狐狸毛的披风拿来,我们一起去看看吧!”也不知道这苏振华是真的病了,还是装病,苏兰芷当然是要去看看的,也好应对就是。

    “小姐,你还没有用膳的,不如用了膳再去吧!”反正苏振华和苏兰芷的关系一直都不是很好的,如果不是碍于苏青岚,两人怕是打死都不会来往的。赵嬷嬷可不想因为一个不相干的人,就让苏兰芷饿了肚子了。

    赵嬷嬷的话也是在理,苏兰芷知道自己如今的身子,也捱不得饿,便也没有坚持了,“也好,那让人将早膳端来吧,我用了再去!”

    “好的!”

    苏兰芷的早点也是早早的就准备好了,一叠白米粥,几个清淡的小菜,还有一些小吃,花样倒是多的,苏兰芷捡了自己喜欢的吃了,便漱了口,“还得劳烦嬷嬷走一趟,告诉娘亲我已经用过早膳了,让她不用等我!”这些日子总是和慕容嫣一起用膳,彼此都已经形成习惯了,苏兰芷今日既然是要去看苏振华,自然是没时间陪慕容嫣吃早点了。

    “小姐放心吧,老奴一会儿就去!”看着苏兰芷穿了那厚厚的披风,赵嬷嬷给苏兰芷拿来了暖手的套子,还给苏兰芷准备了帽子,将苏兰芷裹得严严实实的,生怕苏兰芷受寒了,“大小姐身子骨也弱,还是小心些,如果大少爷真的是染了风寒了,大小姐自己仔细些,可别靠太近了。”

    毕竟是隔了一层了,以前的话,苏振华是苏青岚唯一的儿子,大家还会有所顾忌,但是如今慕容嫣再孕,大家的顾忌,倒是少了些了。

    如果夫人能够一举得男,那么相府的天地,将会是另一幅光景了。

    “嬷嬷放心吧,我省得的。”知道赵嬷嬷就是这个性子,话比较多,但是都是因为关心,苏兰芷都一一照做了,丝毫没有前世一般的烦恼和不奈,一直都是笑着的。

    “好了,小姐去吧,早去早回!”将苏兰芷穿得严严实实的,一点风都不透,赵嬷嬷这才是终于放下了心了。

    “嗯!”也是担心苏振华那边耍手段,苏兰芷急急的就去了,来到苏振华的院子,远远的就看到苏青岚有些焦急的来回走着,苏兰芷赶忙就走了过去了,“爹爹,弟弟可是如何了?”

    看着苏青岚脸上的着急之色,苏兰芷心里虽然是有些怪异,不过却也明白,苏振华怎么都是苏青岚的孩子,纵然白芯做错再多,苏振华让苏青岚失望了不少,但是血缘关系,却也是并没有因此有所改变的。

    血浓于水,说的,怕都是这个道理的吧?更何况,苏青岚这些年,确确实实的真心的疼爱着苏振华的。

    “今早听到白嬷嬷说他一早起来就昏倒了,如今府医正在诊治,只是不知道如何了。”说道苏振华,苏青岚的心思是复杂的。

    他不是狠心无情的人,对自己的孩子,他哪里能够真的厌恶呢?

    虽然他承认,他打心眼里会更加的疼爱苏兰芷,可是苏振华毕竟是他的孩子,他也做不到视若无睹的,

    “爹爹别太担心了,弟弟年幼,身子骨也是不错的,想来不会有什么的。”听到那个府医,苏兰芷的眼中就是一闪,想着府内这些年的种种,苏兰芷总觉得,这个府医,似乎在里面,也是扮演了一定的角色的。

    就比如之前的李姨娘怀孕的事情,难道这府医是真的弄不明白,那孩子,到底是几个月了?还是另有隐情呢?

    看来这个府医,也该换一换了。

    心下已经有了决断,苏兰芷表面却也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只是陪着苏青岚一直等着那府医,等了好一会儿,那府医才是终于出来了,面色似乎很不好。

    “府医,犬子到底如何了?之前不是说好生的养着就见好了吗?怎么如今却是病重了?”这几日倒是因为慕容嫣的事情,苏青岚对苏振华的关注少了些,本来还以为苏振华的病不严重,歇息几天就好了,却不曾想,今日一大早的,就听到了这个噩耗了。

    “老爷,草民开的药,按理说都是对症的,只是不知道,大少爷如今一直病着,甚至不见好,反而严重了,草民实在是不知道,这倒是为何了。”面色有些忧色,那府医瞧着苏青岚,倒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了。

    “可是方子不对?要不要换换?”瞧着那府医,苏青岚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苏振华的病,会越来越重了。

    “草民试试吧,看看换一个方子是不是会好些。只是……”

    瞧着那府医欲言又止的,苏青岚倒是有些着急了,“你但说无妨!”

    “老爷,这养病,最重要的就是心情,如果心情好了,病也就好得快了。草民对自己前些日子开的药,是很有信心的,大少爷却越发的严重了。草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只是草民瞧着大少爷瘦了一圈了,而且精神头不大好,整个人也没有以往活泼了,怕是遇到什么郁结于心的事情了吧?”

    “郁结于心?可是为何?”听府医说起这个,苏青岚眼中划过什么,最终却隐匿在了那双漆黑的眸子里了。

    “这个,草民就不知道了。”有些话,府医也是不好直说的,只能这样间接的暗示,就是希望苏青岚可以明白了。

    “有心事吗……”不知道为何,苏青岚脑海里突然就划过几日前苏振华病了的那一幕,似乎是想念苏玲月了,当时苏青岚有所顾忌,刻意的想要疏离这两姐弟,免得生出什么幺蛾子了。

    这些日子他将苏振华管得很严,也是存了心的要好好的压压对方的性子,免得苏振华像以前一样的,太不知道轻重了。

    看着苏振华最近倒也算是乖巧,也没有生事,苏青岚倒是欣慰的,可是这个时候去接了苏玲月回来,那岂不是……

    想着苏振华如今病重,苏玲月回来,定然是要照顾苏振华的,那么两姐弟岂不是更加的亲密了?

    不是苏青岚狠心,而且苏青岚知道,比起苏振华年幼,苏玲月确实是大了些,而且苏玲月从小就是一个机灵有主见的,苏青岚此刻,还是不确定苏玲月会不会因为白芯一事心生怨恨了。

    女儿毕竟是大了,而且是在后院,比不得苏振华在前院,和后院有一定的距离了,如果苏玲月回来,想来和苏兰芷慕容嫣碰到的机会,会大很多了。

    心里也是有些疑虑的,所以苏青岚只是想先好生的教导苏振华,让对方明理懂事,反正苏振华还小,许多事情,都是可以慢慢的影响的,可是苏玲月……

    想着自己那个从小在自己讨好卖乖的女儿,苏青岚此刻就有些头疼了,看着府医,最后,却也是没有马上就松口了,“你先去开药吧,让人赶紧的熬了给大少爷喝!”

    “是!”倒是没有想到苏青岚依旧没有松动,那府医面色话语一抹诧异,最后,只好劝道,“老爷去看看大少爷吧,兴许大少爷见着老爷了,心情会好些,病也就痊愈了。”

    “也好!”的确是要去好好看看苏振华的,也好知道,苏振华到底病得有多重了。

    见着苏青岚要去见苏振华,苏兰芷自然也是要去见见的,便也跟着去了,苏青岚见着苏兰芷跟着去,有些担心,“兰儿,你身子不好,还是在外面等着吧,免得过了病气了。”苏兰芷本来就畏寒,如果病了,定然是很严重的。

    “爹爹,没事的,您瞧瞧我都穿了那么厚了,暖和着呢,而且弟弟病了,我也应该去看看的,免得弟弟一个人,觉得孤单了些。”自从上次苏振华装病,想要让苏青岚接了苏玲月回来而不得果,苏兰芷就知道,苏振华不会善罢甘休的。

    如今她也是在等着呢,等着苏振华的动作,也好借此机会,好好的敲打对方一番了。

    “你既然坚持,那就去吧!”

    ……

    两人一进去那屋子,就闻到了一股很重的药味,苏兰芷前世因为非常的渴望孩子,倒也是喝了不少的药了,当时只感觉自己的嘴巴都吃出苦味来了,所以对这些药,苏兰芷心里,下意识的,就有些排斥了。

    闻着那浓重的药味,苏兰芷皱了皱眉头,只觉得这味道,似乎格外的重了些了。

    看来,这里面,的确是有猫腻的。

    走了进去,果然看到苏振华一脸虚弱的躺在那里,脸上有种不正常的红晕,眼神有些迷离,似乎都有些不大清醒了,看样子,的确比之前病得重了许多了,整个人都好像那一片的浮叶一般的,好似下一秒,就会落地一般的一样了。

    瞧着苏振华这样子,还真的像是病得非常的重了,苏兰芷看着紧闭着的门窗,眼神划过些什么,却也只是跟着苏青岚走近,好好生看看苏振华了。

    屋子里总是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浓重的药味,让人闻着很不舒服,尤其是此刻,苏振华的床头,白嬷嬷一副眼红伤心的样子,更是给人一种不虞的感觉,苏青岚瞧着那白嬷嬷那么一副苦瓜脸,顿时就没了好脸色了,“你这是作甚?振华还没有到那绝境,你怎么就先哭起来了?你这不是咒他吗?”

    病重的人,也是特别的忌讳有人在身边哭哭啼啼的,这样子总给人不好的感觉了。

    “老爷,老奴……”听着苏青岚不虞的声音,白嬷嬷赶忙就止住了哭,本来也只是营造气氛的,如今够了,白嬷嬷自然也不必太过,也免得惹来苏青岚的不喜了。

    “我将振华交给你,你是如何照顾的?怎么这几日了,都不见好?”看着苏振华神情恹恹的,完全没有了以前活泼的光彩了,苏青岚心里说不担心,那也是不可能的。

    怎么都是自己养大的孩子了,这几年的疼爱也没有作假,如果苏振华真的有了什么不幸,苏青岚的心里,定然是很不是滋味的。

    这些日子,是他疏忽了,一时因为慕容嫣怀孕开心过了头,倒是对这个孩子,少了关注了。

    “老爷,老奴这些日子一直都有仔细的照顾大少爷,只是大少爷他,他……”吞吞吐吐的,白嬷嬷就是存了心的要吊苏青岚的胃口了。

    “有什么事情直说就是,吞吞吐吐的作甚?”看着白嬷嬷说话半天没说,苏青岚一肚子的火,非常的不悦了。

    “老爷,老奴这些日子看着大少爷食欲不振,每日神情恹恹的,总是看着窗外,心情好像很是抑郁,老奴问了几次,大少爷都没说,老奴,老奴实在是有愧的!”虽然没说苏振华是怎么回事,但是大家都清楚最近发生的事情,当然知道,苏振华如此不愉快,到底是因为什么了。

    “你是振华的奶嬷嬷,你就不知道劝着点?就由着他胡闹不是?”真的是气到了,苏青岚看着苏振华萎靡不振的样子,再看着这白嬷嬷说话吞吞吐吐的,心里哪里就痛快了?

    “老爷,老奴劝了啊,可是大少爷却总是不见笑脸,老奴,老奴也是实在没办法啊,老奴虽然是大少爷的奶嬷嬷,可是毕竟不是大少爷最为亲近的人啊,老奴也是无法,还望老爷想想办法吧!”她不是苏振华最亲近的人,那么到底是谁,明眼人自然是一想便知了。

    苏青岚听着这白嬷嬷的话,本来满心的担心,此刻却总是有些疑虑,看着苏振华,苏青岚叹了口气,走过去坐在一旁了,“振华,你可是觉得舒服些了?”

    “姐姐,姐姐,我好想你……”似乎有些神志不清的样子,苏振华倒是没有理会苏青岚的问候,只是那嘴角一直轻轻的呼唤着“姐姐”,带着依恋和不舍,让苏青岚听着,很不是滋味了,“他最近总是这样子吗?”

    “可不是吗?老爷,大少爷如今在相府,每日就是学习,想来也是想二小姐了,毕竟遭逢巨变,大少爷的心思,想来是比以前敏感了许多了。”白嬷嬷这话说的隐晦,也是怕苏青岚怪罪,不过却也透着那层意思,苏青岚怎么能不明白呢?

    心里那点被掩盖的愧疚,此刻倒是有些冒出来了,看着自己的幼子如此脆弱无助的样子,苏青岚一时之间,倒是想接了苏玲月回来,这样也好多个亲近的人照顾苏振华了。

    可是刚刚有这个念头,苏兰芷似乎看出来了一样,便打断了,“爹爹,弟弟似乎累了,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休息吧。”

    “也是。”回过神来,苏青岚瞧着苏振华这摸样,总有些放心不下了。

    “爹爹,如今弟弟病着,就是叫了妹妹回来,也于事无补,不如先等几日吧,也免得多一个人操心了。”知道苏振华这出苦肉计倒是有些成效了,苏兰芷眼中划过一抹冷意,看着苏振华那一副神志不清的样子,眼中划过些什么,让人完全摸不到边了。

    “你说的也是,先等几日吧,总是不见好,让玲月回来了,也是白操心!”终究还是有些顾虑,苏青岚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白嬷嬷,这几日你好生的照顾着大少爷,如果再有差错,那便自行出府去吧,我们府内,不需要无用之人!”

    苏青岚虽然疼惜苏振华,却也觉得苏振华这病迟迟不见好,反而严重了,心底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疑虑的。此刻敲打白嬷嬷一番,自然也是那白嬷嬷有个警惕,免得当着他一套,背地里,却是另一套了。

    “是是,老奴明白了!”倒是没有想到苏青岚会如此的敲打自己,白嬷嬷心里一颤,却也只能应了。

    忐忑的送走了苏青岚,回来的时候见着苏振华一脸呆滞的坐在床上,白嬷嬷顿时就急了,“我的小祖宗,你好生的躺着啊,可别让人看见了!”

    “嬷嬷,你不是说我病重了,爹爹会松口的吗?怎么爹爹还是不让姐姐回来呢?如今柳姨娘一夜之间就去了,下一个,会不会就是我了?”昨夜突然就听到了柳姨娘的小心,苏振华的确的乱了。

    想着自己的娘亲,想着这相府一个又一个没了的姨娘,苏振华的心里,没来由的,也开始恐慌了。

    所以当夜就决定要装病吗,而且这一次为了逼真,他的确是吹了一个时辰的冷风,倒也的确是病了的,如今被苏青岚的态度吓到了,出了一身的冷汗,苏振华实在是忧心啊!

    “小祖宗,你可别吓老奴啊,你赶紧的躺着,别着急!”看着苏振华担忧的样子,白嬷嬷此刻也是纠结了,如果继续让苏振华病下去,那么自己就糟糕了。可是如果不让苏振华继续病下去,那么苏玲月怎么才能回来呢?

    心里也有些把不准主意了,白嬷嬷也是着急,苏振华此刻也是六神无主了,试了两次,两次都失败,他心里的一道墙,轰然倒塌了。

    外祖父说的没错,爹爹他,果然是不疼自己了。

    都是因为他们,害死了娘亲,还将爹爹都抢走了!

    想着自己以前的日子,再想着如今的光景,苏振华只觉得一阵的悲凉了。

    以前他是相府的独子,要什么有什么,府中谁敢给他脸色瞧,谁敢对他不敬呢?

    可是现在呢?曾经要什么有什么的他,如今只是想姐姐回来陪着自己,和自己有个依靠,都不行了吗?

    想着苏青岚如今待自己完全没有了往日的亲密,苏振华整个人都觉得一片的冰冷的。

    他只是一个庶子,他是知道的,虽然他是府中的独子,是相府的继承人,但是如今他不得苏青岚的欢喜,将来在相府的日子,那也是不好过的啊!

    “嬷嬷。你说我该怎么办?”死死的拉着白嬷嬷,苏振华毕竟还只是一个孩子,哪里有这许多的主意?

    “大少爷,你先别急,先躺着,让老奴好好想想,好好想想!”

    “好好,嬷嬷,你一定要帮我啊!”

    “大少爷放心吧,老奴一定会帮着大少爷的!”虽然是信誓旦旦的说,可是白嬷嬷心里还是没底的,之前她也一心的想要帮着苏振华,可是如今,苏青岚已经都那么说了,她如果再用这样的一计,倒是不行了。

    可别还没有等到二小姐回来,自己就被撵出去了,相府千般好万般好,如果真的被撵出去了,那岂不是很糟糕?

    正想着,有丫鬟便端着药进来了,苏振华一看到那药,顿时就皱眉头了,“嬷嬷,这药,我不想吃!”真的是一个孩子了,苏振华很讨厌这苦苦的东西,哪里愿意吃了?

    “可是大少爷,你昨夜吹了风了,感染了风寒,还是吃些吧,免得病重了,就不好了。”这一次为了逼真,苏振华的确是吃了不少的苦的,白嬷嬷也是没办法。

    “可是如果我吃了,不是就好了吗?这样子,还怎么让爹爹去接了姐姐回来?”苏振华虽然小,但是也算是聪慧的,他昨夜吹了风,但是白嬷嬷分寸把握的很好,他倒也病得不重就是了。

    “可是大少爷,这万一一个不小心,病得重了,那可如何是好?”虽然苏振华只是吹了点风,有点不舒服,不算大碍,可是万一运气不好,严重了,那岂不是很麻烦了?

    “无碍的,就撑过这几日,嬷嬷赶紧的想办法,我的病,便能好了。”意思是如果不让苏玲月回来,他就不肯吃药了。

    白嬷嬷看着苏振华坚决,此刻倒是一脸的苦相了,早知道会是这样子,她当初就当哑巴就是了。

    哎,本想榜上苏振华这棵大树的,可是如今,她怎么觉得悬得很呢?

    如今苏振华没有以前受宠了,白嬷嬷心里说不担心,那也是不可能的,只是想着不管怎么样苏振华都是唯一的男丁,白嬷嬷才没有放弃就是。

    “那老奴再好好想想,大少爷多给老奴些时间!”

    “嬷嬷抓紧就是,如今爹爹对我那大姐姐可是言听计从了,下一次要见着爹爹,一定不能让我那好事的大姐姐来了!”总觉得苏兰芷是来捣乱的,苏振华非常的不喜了。

    “大少爷说的极是,之前老奴看老爷已经是有些松动了的,要不是大小姐突然跟老爷说话,支走了老爷,如今老爷怕是派了人去接二小姐了!”想到苏青岚刚才刹那间的松动,白嬷嬷倒是有些后悔,自己没有把握住时机了。

    “嬷嬷说的可是真的?”

    “那是自然,老奴刚才瞧得很仔细!”

    “那看来,下一次我们有所行动,不能让大姐知道了!”眼中划过一抹恨意,苏振华倒是不大会隐藏了。

    苏兰芷,你为何总是要跟我作对?

    “这一次是老奴的疏忽了,老奴早该想到大小姐不安好心的,下一次老奴会仔细思虑!”想起两次都是因为苏兰芷来了,总是似有似无的说些话,说了以后,苏青岚就会变得格外的坚定,白嬷嬷如今也是看出一些歪歪肠子的,当然也是知道,该怎么做了。

    “那我就交给嬷嬷了,嬷嬷如果真的做好了这件事情,以后我需要仰仗嬷嬷的,还有许多!”这,算是承诺了,给了白嬷嬷一个甜头,也是为了让白嬷嬷尽忠了。

    “大少爷,这些都是老奴分内的事情了。”她本来就是苏振华的奶嬷嬷,当然是跟苏振华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她帮苏振华,其实也是帮着自己了。

    “那嬷嬷尽快的想出办法才是!”

    “大少爷放心吧!”心事重重的就出去了,白嬷嬷也没注意,就撞到了一个人影,白嬷嬷差点就摔倒了,“是谁呢?走路不长眼睛?”

    “嬷嬷,对不起,走的匆忙了,没有看到是嬷嬷,您没摔着吧?”

    “你是负责哪里的丫鬟?怎么冒冒失失的?”心情不好,白嬷嬷的语气也难免不好了,抬起头来,本想借口骂一顿的,结果发现是桃红,脸色倒是马上就变了,“原来是桃红姑娘啊,怎么那么不小心呢?”

    桃红怎么也算是白芯以前身边的人了,如今白芯以前的人,走的走,卖的卖,剩下的就这桃红了,白嬷嬷自然知道这桃红在苏振华心里的位置,当然也是不敢造次的。

    “我给大少爷拿一些蜜饯去,免得大少爷吃药吃得苦了,不舒服。不小心撞到了嬷嬷,还望嬷嬷不要见怪才是!”看着那白嬷嬷,桃红脸上虽然是笑着的,可是笑容不达眼底罢了。

    “呵呵,还是桃红姑娘有心了,少爷正在念叨呢,你快去吧!”苏振华装病的事情,因着不想透露出去,所以也就只有白嬷嬷和苏振华知道了,桃红却是不知道的,白嬷嬷当然也不会傻到去告诉对方就是。

    “好,我先去给少爷送东西过去,一会儿再给嬷嬷赔罪了!”

    “不必了,不必了,小事一桩,桃红姑娘不必放在心上,还是赶紧的去伺候大少爷吧!”

    “嗯,那嬷嬷,我先去了!”端着盘子就去了,桃红进去苏振华的屋子,观察了里面的情景,暗暗的记下,看着苏振华靠在床边,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桃红眼光一闪,走了过去,“大少爷还是仔细歇着,这病没好呢,可别加重了。”

    “桃红,你怎么来了?”看着母亲身边的老人,苏振华的心里,总是有些怀念的。

    母亲身边的人,如今,也只有桃红还在了,她以前是母亲身边得力的大丫鬟,她能留下来,想必是废了许多的心思的,以后自己有许多地方,都得依靠对方了。

    “奴婢想着大少爷这几日吃药吃得口苦了,给大少爷拿了些蜜饯,大少爷吃些,这样嘴里也舒服些。”

    “桃红,你有心了。”感觉桃红对自己的关心,就像是白芯对他的关心一样的,苏振华拿了几个蜜饯吃,倒是觉得格外的甜了。

    “大少爷可是觉得舒服些了?”

    “嗯,舒服许多了。”

    “这蜜饯还有,大少爷想吃就吃,只是别多吃了,免得耽搁了正餐,吃完了就跟奴婢说一声,奴婢给大少爷拿来就是!”桃红年纪倒是有些大了,如此亲和的说话,让苏振华好像看到了昔日的母亲一样的,眼中满是怀念了。

    “嗯,好的!”

    “大少爷这病,可是也有几日了,为何就不见好呢?是那药不对吗?”突然就说道了这个,苏振华的眼中划过些什么,终究是年幼,没办法隐藏,只是对着桃红笑了笑,“或许吧!”这事情苏振华也是听了白嬷嬷的吩咐的,不胡乱说出去,免得泄密了。

    所以虽然也只能瞒着桃了。

    其实白嬷嬷不然苏振华告诉桃红,也是看桃红在苏振华心里越发的重要了,争宠罢了,只是苏振华不知道就是。

    “奴婢听说老爷今日让府医换了药了,大少爷好生吃,想来会慢慢的好的,大少爷不必太担心了。”面色有些担心,苏振华看着桃红的样子,只觉得好像是自己的母亲一样的,顿时也不想桃红担心,就将白嬷嬷的计策告诉桃红了,桃红听了,倒是大骇,“大少爷怎么可以拿自己的身子开玩笑呢?这万一的伤着了,可如何是好?”

    桃红毕竟是待在白芯身边多年的了,此刻她又是刻意的学了白芯的语气和眼神,就是为了让苏振华对她放下心房了,果然,苏振华听了,心下划过一抹喜悦,语气倒是不在意的样子,“桃红,你也知道,姐姐如今不在身边,我自从回来,爹爹把我管得紧,我又是男子,住在外院,并不清楚内院的事情,我也是担心就是,想姐姐回来,在内院,也好有个照应!”

    如今他是个没有娘亲可以依靠的孩子了,苏振华很清楚自己的地位是一落千丈,也很清楚,自己再不努力,在这个相府,真的就没有了立足之地了。

    “大少爷,你这是何苦呢?你是相府唯一的男丁,老爷不会对你不管不顾的!”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爹爹最近待我如何,你想必也是知道的,爹爹的心已经被大姐给迷惑了,再这样子下去,我和姐姐,就没有了立足之地了!”前些日子住在元武侯府,苏振华懂得了许多东西,也知道,有些东西,他是必须要争取的,不然他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哎,可是大少爷,你这样子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实在是不应该啊,而且老爷何其精明,如果发现了大少爷你的假装,到时候大少爷不是彻底的失了老爷的欢心了吗?”话语里虽然满是关切,但是仔细看,可以看出桃红的眼底是一片的冰冷的。

    “这事情,就我和白嬷嬷知道,如今也只多了一个你,爹爹不会知道的!”对桃红,苏振华当然是相信的,桃红可是白芯身边的老人了,以前很得白芯的信任。

    “就算是如此,大少爷也得好生的保重自个儿才是,不然奴婢也不好跟夫人交代了!”

    “你放心,我省得的,我身子没有大碍的,白嬷嬷说也就这几日的事情,等姐姐回来了,我会好生吃药的!”

    “嗯,那大少爷,你好生歇着吧,奴婢不打扰了!”

    “好!”

    伺候苏振华躺下,桃红轻轻的就出去了,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桃红一进屋子,就看到了一个青衣女子,倒是吓了一跳,“你,你怎么在这里!”

    “小姐让你办的事情,如何了?”那声音的主人有些冰冷,面上的表情不多,桃红见着了,就将自己探到的消息都告诉对方了,说完了以后,便问道,“我接下来该怎么做?”

    “你且等着,我去回复小姐!”

    “好!”

    看着那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走了,桃红的心里划过一抹害怕,不过想着对方允诺自己的事情,桃红倒是放下了心了。

    ……

    此时的兰月阁:

    苏兰芷瞧着云珠回来了,看着对方的神色,便了然了,“他可是装病的?”

    “嗯,只是他此次为了真实一点,也是着了风寒的,不过不严重就是了。”

    “他倒是一个有胆子的,也不怕这风寒了!”果然是年幼,不知道轻重,难道不知道这风寒治得不好,是会丧命的吗?

    “也是昨夜的事情让他着急了吧?所以他才会出此下策!”

    “嗯,这样也好,他不行动,我还得一直等着,你且去告诉桃红,让他告诉白嬷嬷,这些……”凑近云珠的耳朵吩咐了些事情,云珠都一一记下了,心里不由得对苏兰芷越发的佩服,等苏兰芷吩咐完了,云珠赶忙就应了,“小姐放心吧,奴婢会照着小姐的吩咐完成好的!”

    “左不过就这几日,想来我那祖母也是快得到柳姨娘去了的消息了,怕是会按捺不住,我们得抓紧才是!”想来老庆王妃很快就会有动作了,她得在这之前,将苏振华暂时压住才行,免得出了岔子了。

    “小姐放心吧,奴婢会抓紧的!”当然是知道苏兰芷的担忧的,云珠自然会尽全力的。

    “嗯,你去告诉她就是,顺便告诉她,事成之后,我便会放她自由!”

    “好!”云珠刚走,秋霜就进来了,“小姐,南王府来人了!”

    “快请!”想着南王府,苏兰芷就想起了那个安宁郡主,说实在的,因着花灯节的那一天安宁郡主的小动作,苏兰芷对那安宁郡主没有好感,只是碍于身份,不好发做就是了。

    ……

    人很快就来了,正是安宁郡主身边的竹香,见着苏兰芷,赶忙行了礼,苏兰芷让对方起来了,“可是有什么事情吗?”虽然知道今日是安宁郡主相约自己去南王府的日子,但是苏兰芷却在这里打马虎眼就是。

    不过她也是知道的,这竹香既然来了,怕是今日的宴会,有意外了吧?

    “苏小姐,我家郡主让奴婢来告诉苏小姐一声,本来是今日要办的宴会,往后推迟了五日,还望苏小姐见谅了!”

    瞧着那竹香气色不大好,苏兰芷心下有些疑虑,“哦,怎么会突然推迟了?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