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二十章 棋子
    “这……”竹香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呼追问了,一时半会儿,倒是有些诧异,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郡主的事情,万万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不然对郡主的声明,可是很有影响的!

    “可是安宁郡主有些不适吗?”那日既然已经都说好了,想必安宁郡主不会轻易的就变卦了才是,如今看来,苏兰芷倒是可以确定,安宁郡主定然是有了什么事情,不然也不会推迟了。

    “这倒是没有,只是府上有些事情,耽搁了,所以推迟了几天罢了。”反正最近府上的确也是有一个姨娘刚刚被检查出有了身子,竹香这话说的也不假,只是到底是不是因为这个,那就不得而知了。

    “是吗?”对竹香的话,苏兰芷明显是不相信的,不过她也没有追问就是了,“既然如此,那你就回去转告郡主,说我已经知道了。”

    “奴婢会的!”

    “秋霜,送竹香出去吧!”给秋霜使了一个眼色,秋霜赶忙就拿出了一锭银子,苏兰芷笑嘻嘻的让秋霜给了竹香,竹香见着苏兰芷赏赐丰厚,倒是收起了轻视之心,笑着接过了,“苏小姐太客气了!”

    作为下人跑腿,得些赏赐,那也是应该的,竹香倒也是受之无愧。

    “还累得你特意来跑一趟,倒是郡主太客气了,只是不知道,可是通知了我表姐他们了?”这个其实不用问的,苏兰芷也不过是碍着礼节问题罢了。

    “苏小姐放心吧,郡主已经让人去了!”

    “那就好!”让秋霜送了竹香出去,苏兰芷想着竹香那有些躲闪的神色,倒是有些好奇了,“云珠,去问问看,安宁郡主这是如何了?”

    好像觉得这事情似乎挺有趣的一样,苏兰芷倒是少有的兴趣了。

    “小姐放心吧,奴婢去去就来!”二话不说就出去打听了,苏兰芷看着云珠做事情越来越有章法,而且对自己的话,也越发的恭敬遵从了,心下满意,不由得很感激苏青岚给她送来的人了。

    这个云珠尚且如此,爹爹送给娘亲的惜月怕也是极好的吧?不过怜月如今,还没有成为娘亲的一等丫鬟,苏兰芷倒是有些担心了。

    只是慕容嫣是一个谨慎念旧的人,贴身之人不会轻易的就加人的,可是如今慕容嫣比不得之前,可以慢慢的等了,苏兰芷必须让怜月早些去慕容嫣的身边,这样也好有个保障了。

    心里有了打算,苏兰芷便起身去了慕容雅的院子了。

    到的时候,慕容嫣正在看佛经,整个人周身都散发一种静谧的气息,淡然出尘,只让人觉得有些遥不可及的感觉,好似对方,已经超然物外了一样,美得不可方物了。

    见着慕容嫣专注,苏兰芷也不好打扰,只是制止了人通传,轻轻的走了进去,坐在一旁,也拿着一本佛经来看了。

    两人都没有说话,似乎都沉浸在了佛经里面,直到好一会儿,慕容嫣看得有些乏了,眼睛有些酸涩,这才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放下了佛经,也终于是意识到苏兰芷的到来了,面色不由得划过一抹喜色,“兰儿,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都没跟我说一声?”

    看着女儿也如自己一般的,拿着本佛经在看,眼神非常的专注,慕容嫣的嘴角划过了一抹浅笑了。

    虽然女儿年幼,接触这些佛经,或许会让女儿太过超脱物外了,反而不好。

    可是她发现苏兰芷的性子中有些执拗的部分,甚至有的时候,她觉得苏兰芷好像一个成年女子一般的,心思过重,所以慕容嫣倒是希望,苏兰芷可以多多的研究佛学,减轻些思虑了。

    孩子,就该有孩子的样子,太过早熟了,其实何尝,不是凄苦的一生呢?

    有些事情,该明白的时候,不得已去明白,那是生活所迫,谁不希望,自己可以快乐无忧的过完一生呢?

    所以啊,她倒是宁愿苏兰芷可以单纯一些,这样至少,可以多快乐一些。人生长路漫漫,道路铺满了荆棘,太过早早的经历,其实何尝,不是一种苦难呢?

    此刻看着女儿身上少有的宁和之色,慕容嫣笑了笑,心里终究是有些安慰的。

    “娘,我来了一会儿了,见着您专心,不忍打扰,便在一旁陪着您了。”放下佛经,苏兰芷也只有在看着佛经的时候,心里,才能达到真正的平和罢了,所以她倒是每日都会念诵一遍,也免得自己那灼热的灵魂,千疮百孔的,最后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呵呵,你呀!”孩子总是那么懂事,慕容嫣无奈的笑了笑,其实她更希望的,倒是孩子可以跟自己撒娇,不必总是那么小大人了。

    “娘亲,您今日可是还好?身子可有什么不适?吃饭有胃口吗?”连着问了几个问题,慕容嫣年纪大了,身子还未完全恢复,苏兰芷这些日子,总是提心吊胆的。

    “我很好,今日倒是有些胃口了,早膳的时候喝了一碗粥,还吃了些小吃,身子倒是很好,没有不适,你别总是担心了。府里还有府医呢,再不济还有太医,他们会好好照顾我的!”她可不想自己被女儿像照顾孩子一般的照顾自己了,女儿是要自己疼爱保护的,可不是让对方反过来保护疼爱自己了。

    “娘,多一个人,多一份力嘛,我也只是想多关心一下娘罢了。”慕容嫣的心思,苏兰芷懂,可是慕容嫣的身子,她哪里能不担忧呢?

    “好了,我知道孝顺,刚才瞧着你在看佛经,你也跟着我学了些日子了,可是悟出了什么?”借此话题转移刚才的交谈,慕容嫣也不想彼此之间,弄得尴尬了。

    “佛曰:万事皆有因,兰儿觉得,这倒是说的极好的。这个世间,有因有果,因果循环,善恶有报,只是时辰未到罢了。”学了那么久的佛经,苏兰芷也知道佛像博大精深,但是其中许多都是救世布道的道理,佛学讲究的是放下,讲究的是善缘,用一颗善良宽容的心去对待周围的一切。

    可是,谁能做到如此大肚呢?

    都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可是曾经给予的那些伤痛,真的可以是说放,就放下的吗?

    至少她是做不到的,不然也不会灵魂不灭,得不到转生了。

    “呵呵,那兰儿可是赞同这话了?”笑着看着苏兰芷,慕容嫣总觉得苏兰芷是一个很有想法的女子。

    只是世间对女子有太多的束缚和苛刻,其实有的时候有想法,会比没有想法,辛苦许多。

    什么都不知道,倒是一种无知的幸福,不是吗?

    “我自然是很赞同的,善恶有头终有报,该偿还的,谁都逃不掉!”说这话的时候,苏兰芷的眼中划过一抹冷凝之色,慕容嫣瞧见了,顿时有些吓了一跳,不明白苏兰芷那么小的年纪,怎么会有如此锐利的眼神?

    可是再去看的时候,苏兰芷依旧是素日里的样子,淡淡的,面色柔和,嘴角含着浅笑,让慕容嫣不由得怀疑自己刚才看到的,并不是真的了。

    许是错觉吧?兰儿还那么小,怎么会有那么阴暗的一面?

    收回了自己那些不该有的想法,慕容嫣看着苏兰芷,“兰儿说的极是,佛家讲究的是随缘,一切顺其自然,万事不可强求,我觉得,这说的,也是极有道理的!”强求强求,求而不得,其实有的时候,勉强,并不一定就会幸福的。

    “呵呵,娘亲说的极是,但是兰儿觉得,随缘固然是好的,但是有的时候,如果一点努力都没有去做,就那么错过了,我一定会后悔的,相信很多人都是如此。所以兰儿认为,凡事可以随缘,但是,也必须要努力,不然你怎么知道,你不能得到呢?与其日后夜夜后悔,不如当初就努力一番,至少争取过了,也便没有遗憾了,不是吗?”苏兰芷虽然学佛,但是对佛学,却也不是完完全全就赞同和接受的,对很多的道理,她有自己的看法,并不会轻易的被人左右就是。

    就好比前世的那些恩怨情仇,她都是无法真的做到毫无芥蒂的放下的。那样强烈的恨意,已经都深深的刻进了她的骨子里,成了深深的印记,终生都无法忘怀了。

    慕容嫣见着苏兰芷如此的有主见,心里高兴的同时,也是很担心的,“你能如此想,我很欣慰。”只是女子太过聪明剔透了,终究会给自己带来太多烦恼就是。

    无知便是福,你不知道,便可以毫不在意的接受这一切,但是,一旦你有了自己的想法,哪里还会轻易的就接受周围的一切呢?

    可是这样子,不是给自己造了一个笼子,将自己给圈禁了吗?

    就好比她,如果当年的她,不会对那一人一事一双人有如此多的向往,那边不会那么在意苏青岚的背叛,不在意对方的背叛,那就不会受伤,不会受伤,那么自己,也不至于走到如今的境界了。

    无爱便无伤,说的,不正是如此吗?

    但凡她可以糊涂一点,可以不那么在意一点,或许她就会快乐许多了。

    终究是庸人自扰啊!

    “兰儿,虽然说的是对的,但是贪嗔痴狂,乃是佛之大忌,虽然争取是好的,但是万万不可太过执着才是。”也是看出了苏兰芷的性子渐渐的有些偏执了,慕容嫣很担心,苏兰芷哪一天会做出什么不合理的事情来了。

    “娘,您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嗯。”女儿懂事机灵,这点慕容嫣倒是了解的,有些事情,她点到为止,希望一切,都可以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才好了。

    “对了,娘,您如今有了身子,屋子里的人怕是有些不够用了,兰儿是想,娘不如提几个人跟前伺候吧?而且您身边的落霞前些日子不是许了人了吗?到时候娘身边的人手就更加的紧缺了,娘不如现在就让一个丫鬟跟前伺候,也好熟悉熟悉,免得到时候,还需要磨合了。”不让惜月在慕容嫣的身边,苏兰芷就少一分安心了,所以今日,她是无论如何都是要让惜月进了慕容嫣的屋子了。

    “你说的这个事情,我最近也是在考虑的,我院子里的二等丫鬟,我这几日也暗中看了的,有几个倒是不错,你给我参考参考?”让苏兰芷参考,一来是让苏兰芷帮自己拿主意,第二嘛,自然也是为了让苏兰芷练习辨人的能力了。

    知道慕容嫣的用心良苦,苏兰芷便也应了,“娘亲先说说,您觉得哪几个人好?”

    “我瞧着那荷花倒是一个机灵的,平日里做事情也勤快,还有一个惜月,是之前刚刚买的,呆的日子不长,不过人很勤快,而且话不多,事情倒是做得极好的,为人很沉稳,这两人想来你也见过,你觉得谁更好一些?”慕容嫣心底里其实是有了决策的了,苏兰芷心里虽然早就有了答案,可是还是装着想了想,“娘亲,那个惜月,是不是之前我们一起从人牙子那里买来的?”

    故意问着,苏兰芷就是不想自己说的太突兀了。

    “嗯,那日我看着她长得不错,而且人也挺沉稳的,也就买下了。她和荷花都是不错的人选,不过荷花比她早些服侍我,论起资历来,她倒是薄了些。”这丫鬟一步一步的升上来,除了是能力出众,获得主子青睐以外,当然了,资历也是很重要的。

    就好比一个官员上升太快,很容易就把握不住方向,也会受人病垢一样,升丫鬟,也是这个道理的。

    没有经过一定的沉淀和锻炼,贸贸然的就升上来了,难免会有些浮躁之气,这,也是慕容嫣需要考虑的问题了。

    “娘说的有道理,不过能力向来不分先后,兰儿觉得,谁更沉稳,对娘亲更加贴心,才是最重要的。”知道慕容嫣的犹豫,苏兰芷此刻,也只有想办法打消慕容嫣的犹豫了。

    慕容嫣不是她,这人是苏青岚亲自送的,她知道可以信赖。比起自己对云珠的知根知底,慕容嫣对惜月,倒是更像是一个不熟悉的陌生人罢了。

    如果是她在这样的情况下选择的话,内心自然也会比较偏向于一直伺候自己的荷花了,比较在身边的日子长些,看得多了,心里的信任,自然也是多了一分的。

    苏兰芷也是知道慕容嫣如今是有些举棋不定,当然是得让慕容嫣早早的决断才好了。

    “你说的有理,可是她二人都是不错的,目前也都衷心,倒是让我不好取舍了。”两个丫鬟都很优秀,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自己熟悉一些,一个自己陌生一些罢了。

    如今慕容嫣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就小心一方来看,选择荷花,倒是比较保险的做法了,只是心底里却有种感觉,好像惜月会更加的稳妥一点,慕容嫣一时之间,还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决定了。

    “娘,不如这样子,我们给他们各自交代一样任务,看他们完成的如何了,完成的好的,娘亲就选了就是。”

    “也好,那你说,我们出个什么任务才好呢?”

    “娘亲身边如今最需要的就是细腻衷心的人了,不如这样,娘您一会儿透露风声,说是想出去走走,她两人都是二等丫鬟,想来如果是真的衷心于娘的细心之人,听到这个小心,自然会去将外面的院子的雪都清理好,免得娘亲摔着了。”二等丫鬟,负责的就是院子中的事物,虽然各自负责的细节不同,可是这事物却又都是相连的,如果有人不在,另一方,也是可以帮着做的。

    “你这个鬼机灵,外间的院子可是有人负责打扫的,你怎么就能肯定是他们两人在院子里了?怎么能认定,别的人不会扫了?”

    “这个简单,寻着一个缘由,将其他的二等丫鬟支出去就是了。”慕容嫣有一等丫鬟四个,二等丫鬟六个,支出去四个,也不是一件麻烦事情就是。

    “你呀!”笑眯眯的看着女儿难得的狡黠,慕容嫣点了点头,算是应允了,“就照你说的做吧!”也的确是想自己的身边有个可以信赖的人,这样心里也踏实一点了,慕容嫣见着苏兰芷的方法不错,可以解决她一直烦恼的问题,哪里会拒绝呢?

    “好,那就让张嬷嬷安排吧!”

    “瞧你,都指使上张嬷嬷了!”

    “娘,我也是为了您嘛,难道您不想选出一个称心如意的?”

    “呵呵,好了,就这么办吧!”

    吩咐张嬷嬷寻了借口找其余的二等丫鬟出去了,留下的就是那荷花和那惜月,慕容嫣见着了,和苏兰芷谈论着什么,突然就想着要出去,苏兰芷赶忙就劝了,两人说话的时候,也是故意看着门说的,声音也是刻意的放大了些,外间的人也是听得到的。果然,那惜月听到了,想着苏青岚的吩咐,看着地上有雪,赶忙就去扫了,倒是那荷花,见着惜月去扫了,本来面色是有些不屑的,可是想起了什么,也赶忙去扫了。

    两人都是很专心的样子,甚至荷花总是抢在惜月的前面,也故意往慕容嫣的门口凑,苏兰芷将两人的反应瞧在眼里,看着慕容嫣,两人也都有了决断了,“娘,您觉得呢?”

    “呵呵,我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这荷花虽然机灵,但是机灵过了头了,有的时候,也不是好事情,倒是这惜月,平素里也是很沉稳的,不争不抢,刚才被荷花抢去了不少打扫的地方也没有生气的样子,的确,是个沉稳的。”心里本来就觉得惜月是不错的,慕容嫣之前才会纠结,这会儿看了,也完全就不纠结了。

    “那娘可是想好了?”

    “嗯,只是这事情得先缓几日,可别太着急了,免得引发事端!”今日刚刚试探,如果马上就选了人了,难保不会有人嫉妒,做些什么了。

    慕容嫣如今需要的,是一个安宁的地方,好好的养胎,当然是不希望有任何的麻烦的。

    “娘说的是,再看看也是好的!”心里明白,苏兰芷也不点破,反正惜月如今可以近身伺候慕容嫣,她的心,也可以稍微安定一些了。

    云珠的武功是不错的,这惜月是爹爹给娘亲选的,定然也是不差的,以后,又多了一份保障了。

    ……

    目的达到,苏兰芷在慕容嫣那里又坐了一会儿,见慕容嫣神色疲惫,便告辞了,回到自己的屋子,云珠也刚刚回来,见着苏兰芷,赶忙将自己打听的消息都告诉了苏兰芷了,“小姐,安宁郡主好像受伤了。”

    “哦,受伤?可是为何?”这安宁郡主身份尊贵,养尊处优的,怎么会受伤呢?

    对此,苏兰芷倒是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了。

    “这事情奴婢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奴婢询问了下,好像是那日花灯节的时候,安宁郡主在回去的路上,似乎是遇到了流民了,受了不少的惊吓,腿也歪着了,这几日都在家里养着呢!这事情安宁郡主瞒得紧,奴婢也是费了好些功夫才打听到的。”一个闺中女子遇到了流民,的确也是一件不好的事情,更何况安宁郡主受了伤了,想必当日,定然是有些混乱的,而谁知道混乱中,会发生些什么呢?

    “是吗?她伤得重吗?”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云珠这么说,苏兰芷的脑海里突然就划过了一个白色的身影,那人风华绝代,温文如玉,让苏兰芷的心里,划过一抹莫名。

    为何会突然想到他呢?

    是因为那日看到对方临走之前,那眼中划过的一抹暗芒吗?

    可是这,跟自己有关吗?

    很快就收回了自己的情绪,苏兰芷如今倒是可以淡定了,之前也实在是有些出乎意料,所以有些情绪失控罢了。

    “应该也是没有大碍的,只是安宁郡主如今走路好像还有些疼,她担心如果请人去南王府,会被人看出些什么,传出去什么流言蜚语的,所以这宴会,便推迟了。”这些都是云珠想尽了办法得到的,当然有些也是加上了她自己的猜测了,不过肯定是很有把握的,不然她也不会告诉苏兰芷了。

    “这样啊……”其实苏兰芷是不想和安宁郡主有些什么交集的,心底里有一种感觉,安宁郡主对她,并不是很友好,苏兰芷又不傻,怎么会自己送去对方的面前,遭对方的嫌弃呢?

    所以苏兰芷心底里倒是巴不得安宁郡主取消了这次的宴会邀请了,不过她也知道,安宁郡主既然是已经关注起她来,就不会轻易的罢手了。

    这,是个值得注意的问题,不管是不是自己多心了,以后注意些,总是好的。

    “小姐,安宁郡主那里,需要奴婢再去查查吗?”那日的情景,云珠也是发觉了不对劲的,本来几人走的好好的,怎么后来突然就乱了呢?甚至等到安宁郡主找到他们的时候,竹香出口就有些不好,云珠当时就觉得不对劲来,如今看苏兰芷对那安宁郡主似乎有几分不喜,云珠就更是确认了。

    “不用了,她这几日想来是要好生休养的,我们就等着五日以后,再说吧!”苏兰芷也不喜欢为了一些不相干的人让自己太过烦恼了,安宁郡主暂时还碍不了她什么路,她也不必在意就是了。

    “奴婢知道了。”渐渐的习惯听从苏兰芷的安排,云珠如今,也没有继续坚持了。

    “对了,那边你都安排好了吗?”说起那边,两人都是心照不宣的,云珠笑了笑,一脸的自信,“小姐放心吧,很快就有结果了,到时候,小姐的烦恼,也可以少些了!”

    “嗯,但愿吧!”对苏振华,苏兰芷如今,也是不好斩草除根的,自古白发人送黑发人都是格外的凄凉,苏兰芷纵然再不喜苏振华,也无法改变他们是亲姐弟的事实,更无法改变苏振华是苏青岚唯一的儿子这个铁一般的现实了。

    如今,慕容嫣虽然是怀孕了,但是谁知道慕容嫣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男还是女呢?心底里虽然是期盼是个弟弟,可是事实,也不一定能如愿的,不是吗?

    苏兰芷纵然讨厌着苏振华,却也是不忍心让苏青岚真的断子绝孙的,所以如今,也只能敲打苏振华,不能真正的就永绝后患了。

    如果运气不好真的只能让苏振华继承这相府的一切,苏兰芷也是打定了主意,要彻底的控制住苏振华,免得苏振华心存报复了。

    ……

    此时,桃红得了那人的信息,心下稍安,想着苏振华可能的结局,桃红顿时就满是兴奋了。

    她长相不俗,本来是一心想要做苏青岚的姨娘的,可是却不曾想,白芯将她控制的死死的,平日虽然信任她,可是对她,也不是很好,遇到事情了,也总是喜欢拿她出气,尤其是那一次苏玲月毫不留情的拉着她出气顶罪,桃红的心里对白芯的不满,便全部都爆发了。

    只是以前被白芯压着,她没办法反抗,所以只能隐忍,但是现在,白姨娘没有了,苏兰芷又许了她自由和钱财,她哪里还想在这相府虚度光阴呢?

    如果她是看明白了,苏青岚除了对慕容嫣,对其他的女人都是冷酷无情的,她如今年岁大了,也不去存那些不该有的心思了,府中姨娘的下场她看在眼里,如今,就想赶紧的完成任务,然后出府,过她逍遥自在的日子去了。

    这样想着,桃红赶忙就去了苏振华的屋子,见着苏振华再一次的拒绝了吃药,桃红小心的安慰了几番,也没有劝解,只是端着药,准备出去倒了。

    此时苏振华身边的来福正好过来询问情况,桃红见着了,顿时大喜,故意显得有些慌乱,然后躲了起来,来福见着了,心下疑惑,留了一个心眼,悄悄的跟随桃红,看着桃红偷偷的溜去了后院,将那药全部都给倒掉了,来福心下更是疑惑,等到桃红张望了许久,见着没人了,才小心翼翼的离开了,来福赶忙走过去一看,顿时看到了一些药渣,还有刚才桃红倒药的痕迹,赶忙取了一些,然后才假装若无其事的,去看苏振华了。

    “大少爷,老爷叫了奴才来问问,你可是好了些了?”看着苏振华一副病怏怏的样子躺在床上,来福其实不用问都知道苏振华是病得更重了。

    “嗯,好些了,你回去告诉爹爹,我过几日就可以去给他磕头请安了,让爹爹不必担心!”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好像说完第一句话,就说不出第二句话来了一样,吊在那里的感觉,让人听着都觉得心都是紧的。

    “奴才瞧着大少爷的脸色,似乎也是好了些了,看来是府医的药有了效果了,大少爷如今,是到了该吃药的时候了吧?”也顺着苏振华的话讲,这来福这样子,都是气得苏振华牙痒痒的了。

    不过心里虽然是气的,但是苏青岚身边的人,苏振华可没有胆子得罪就是了,“嗯,刚才才吃过一碗药,倒是觉得浑身都舒坦了些了,想来再吃几次,就会好了的。”苏振华也只是想揭过这事情,却是没有注意到,来福的眼中划过一抹诧异,然后若有所想,最后是有些了然了,看着苏振华的神情,也变得有些奇怪了。

    “府医的医术是不错的,如果大少爷既然觉得好些了,那这药就得好好吃,可别断了,不然到时候病重了,大少爷自己不舒服,老爷也不得安稳了。”虽然父母会偏爱一些孩子,但是不管是哪个孩子,也都是父母的骨血,心底里,其实都是疼爱的就是了。

    苏青岚也是如此,虽然恨白芯,但是孩子终究是无辜的,苏青岚对两个孩子有些愧疚,自然也会更加的疼爱一番了。

    “嗯,我会好生吃药的,不会让爹爹担心,来福,你回去告诉爹爹就是,说我大好了,让他不必担心!”懂事孝顺的话,谁都是会说,也都是会假装的,苏振华也是如此,他就是要扮孝顺,扮懂事,扮乖巧,这样,苏青岚对他的疼爱,自然是更多了一分了。

    惹人怜爱的孩子,往往更能得到宠爱,这些,苏振华这些日子,倒是学了不少了。

    “大少爷放心吧,奴才会将大少爷的话都转达给老爷的,老爷嘱咐大少爷爱惜自个儿身子,好生休息,奴才也不打扰大少爷了!”该问的,也都问清楚了,来福此刻,也不想久留了。

    “嗯,你去吧!”给自己身边的白嬷嬷使了眼色,白嬷嬷赶忙拿来了一锭银子递给来福了,苏振华笑了笑,“来福,麻烦你走一趟了,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了。”

    知道有的时候,是要用钱财打动人的,苏振华瞧着这来福刚才揣着糊涂,心里不爽,但是想着自己的打算,也只能暂时忍着了。

    “大少爷你客气了,这是老爷的吩咐,也是奴才的本分,不需要打赏的!”直接就拒绝了苏振华的好意了,来福跟在苏青岚的身边,平日里的打赏也是不少的,这银子虽然有五两,但是他也不是没见过的,自然不会那么轻易的就被打动了。

    “来福你是爹爹面前得力的人,如今不辞辛苦的来一趟,倒是振华的不是了,如果来福你不肯收,那我心里,实在是有愧啊!咳咳……”说完有些着急的咳嗽起来,来佛见着,也知道苏振华这是在逼着他收下银子替对方办事了。

    心下有些不虞,来福十分的不情愿了,“大少爷严重了,这是奴才应该做的!”

    “你是嫌弃银子少吗?所以不肯接?”有些受伤的看着来福,苏振华年纪还小,如此楚楚可怜的样子,倒是让人觉得是来福在欺负他一样的了。

    来福也是有这样的感觉,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了,“大少爷,不是的,奴才……”还没说完,苏振华就好像在自言自语一样的,阻止了来福的话了,“我知道你是在爹爹跟前伺候的,定然也是见过世面的,这五两银子哪里入得了你的眼呢?嬷嬷……”看了眼白嬷嬷,那白嬷嬷想着十两银子就那么送人了,心里很舍不得,不由得暗骂来福贪心,却也为了计划,只得陪着笑脸了,“我说来福啊,你就收了吧,这是大少爷的一番心意,也是顾及你的辛苦,你这么推辞,何必呢?当真是嫌钱少,还是看不起我们大少爷?”

    将话都说到这地步了,来福如果还不接受,那就是真的贪心,或者是看不起苏振华了,无论是哪一条,来福都是为难的,见着苏振华不肯轻易就善罢甘休的样子,来福心下叹了一口气,最后只好笑着收了,“大少爷客气了,既然是大少爷的好意,那奴才心灵了!”

    笑嘻嘻的接过了银子,来福看起来也像是一幅开心的样子,苏振华不由得放下了心了,“来福,一会儿,倒是麻烦你好生替我在爹爹面前说说话了,可别让爹爹总是担心了。”这话是假话,苏振华相信,来福听得明白的,果然,来福一幅了然的样子,恭敬的应了,“大少爷放心,奴才省得的!”

    “那你慢走,我让嬷嬷送送你!”

    “大少爷,不必了,这可是折煞奴才了!”拒绝了白嬷嬷的相送,来福很快就走了。

    苏振华见着来福走了,想着来福三番两次的拒绝自己,顿时一脸的不甘和愤怒,刚才不敢表达出来的,如今,他倒是敢了。

    这些下人,果然都是各个都是见风使舵的,以前哪里会拒绝自己呢?

    看来,自己如今的地位,的确是一落千丈了。

    “嬷嬷,你说如果我们这一计没有成功,那我还有希望吗?如今这些下人们都如此了,想来再过不久,我们的日子,就更加的艰难了。”

    “大少爷放心吧,只要二小姐回来,还有侯爷赐给大少爷和二小姐的那个庄嬷嬷来了,一切就都会好了!”苏振华对白嬷嬷也算是信任,便跟白嬷嬷说起了庄嬷嬷的事情,白嬷嬷此时此刻,真的是特别的希望庄嬷嬷来了。

    这样子大少爷和二小姐都有了主心骨,那么他们这一房的人重新的风光起来,岂不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两人正想着自己的美梦,却是不知道,苏青岚那边,气压却是有些低了。

    ……

    “大少爷如何了?精神可是好些了?”苏振华这病一直不见好,苏青岚觉得自己之前是疏忽了,才导致苏振华迟迟不好的,所以也就留了一份心眼,多了一份关心了。

    “大少爷还是那个样子,似乎总是昏昏沉沉的,奴才去看的时候,大少爷正醒过来,没有什么精神,看样子,病好像是有些重了。”来福也不敢隐瞒,直接就说了,苏青岚听了,倒是皱了皱眉,“府医不是已经开了新药了,振华也吃了,怎么就不见好呢?”

    “许是刚刚换药,还没见成效吧?”犹豫了一会儿,来福最后也只好找了这个理由了,苏青岚闻言,倒是叹了口气,“希望如此吧,可别继续病得厉害了就不好了。”

    “大少爷洪福齐天,想来是会很快就好的。”脸上有些欲言又止的,来福知道,刚才所见的,定然不是正常的事情,此刻,也不好直说,只能等着苏青岚问了。

    毕竟那人怎么说都是苏青岚的幼子,还是相府唯一的继承人,实在是马虎不得。

    “来福,你可是有什么话要说吗?”自己身边的人,苏青岚是很清楚的,来福这样子很明显的就是有话要说了,只是有些顾忌罢了。

    “老爷,奴才刚才去大少爷的院子,看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直说奴才不确定,所以不知道要不要告诉老爷就是了。”事情来福虽然没有弄清楚,但是他也是觉察出问题了,所以得告诉苏青岚了。

    “你说吧!”面色沉了沉,看着来福的样子,苏青岚就知道,肯定不是小事了,不然来福不会如此慎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