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怒!
    “老爷,此事是关系大少爷的,奴才觉得非常的蹊跷……”说到这里,来福刻意的停了一下,注意观察苏青岚的反应,如果对方制止了自己,或者是打岔了,那他就得考虑,要不要说出来了。

    毕竟苏振华怎么说都是苏青岚唯一的儿子,这些年来也的确是疼爱有佳,来福也说不准,苏青岚是不是会护着对方了。

    不过看着苏青岚一副认真听着的样子,丝毫没有打岔的意图,来福心里也有了底,鼓足了勇气,“今日奴才奉了老爷的命令去询问大少爷的情况,可是却看到大少爷院子里有个丫头鬼鬼祟祟的拿着一个碗,奴才觉得可疑,便跟了上去,发现那个丫头将碗里的东西都给倒了,奴才待那丫头走了,走进去一看,结果看到的是这个……”将自己用一方帕子熏了点点的药递给了苏青岚,再将自己收集到的一点点的药渣拿出来,来福也没说自己的判断,“奴才当时觉得可疑,便留了一个心眼了,后来奴才去见大少爷的时候,还刻意的询问了一下大少爷可是用了药了的,大少爷却说已经用了。只是大少爷那样子,却并不见好,反而越发的严重了,老爷,您看这……”

    来福不懂医理,也只是猜测罢了,苏青岚听了,拿过那药渣一看,皱了皱眉头,“你去外面问问,看这是治什么的!”心底里有了疑虑,苏青岚这事情也不好就大张旗鼓了,“注意小心些,不要让人知道你出去的目的了。”这药是府医开的,苏青岚也不好去问府医,免得走漏了风声了。

    “老爷放心,奴才省得的!”二话不说就出去了,来福一路上想着苏青岚平静的有些怕人了,心里倒是有些忐忑不安的。

    老爷他,不是气急了吧?

    苏青岚等到来福走后,面色顿时铁青的一片,手指狠狠的握住,青筋暴起,看起来,倒是非常的生气了。

    ……

    而另一边,桃红见着来福走了,心里为自己完成了第一步感到非常的高兴,兴高采烈的就去了白嬷嬷处,看见白嬷嬷在那里心不在焉的,桃红笑了笑,便过去找话说了,“嬷嬷可是有什么心事啊?这几日我看着嬷嬷,似乎总是心不在焉的?”

    “哎,还不是少爷的事情吗?”苏振华将事情告诉了桃红,苏振华也没有拦着,白嬷嬷心里虽然是有些不舒服,可是想着能多一个人帮忙,那自然是好的。

    “嬷嬷有心了,这几日,倒是为少爷辛苦太多了。”

    “这些都是我们这些做奴婢的本分,为主子排忧解难,本来就是应该的!”而且苏振华好了,不就是她好了吗?白嬷嬷这点认知,还是有的。她是苏振华的奶嬷嬷,如今和苏振华,已经是一天船上的人了,她帮苏振华,其实也就是帮她自己了。

    “嬷嬷有心了。”笑了笑,桃红想了想,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几日看嬷嬷为了少爷如此的操劳,还真的是很不好意思了。少爷如果,也是我的主子,看着主子担忧,我也是该给主子分担一番的。我之前一直都在想这事情,如今倒是想出一个办法,不知道嬷嬷觉得如何了?”

    “你既然想出办法了,直说就是了。”见桃红想出办法了,白嬷嬷心里非常的着急,想着这本来是她立功的好机会,怎么就被对方抢夺去了呢?

    这不行,绝对不行!

    心里着急,面色却不显山露水是,白嬷嬷倒是想看看,桃红的办法,到底是好不好了。

    “是这样的,嬷嬷,大少爷既然是要装病,引发老爷的怜悯,但是我觉得,大少爷应该做得更像一点,至少得让老爷更加真切的感受到大少爷对二小姐的想念之情,这样老爷才会松口让二小姐回来才是。”

    “你说的极是,可是要如何才能让老爷松口呢?”桃红的想法,哪里不是她的想法呢?

    可是她都让苏振华装病了,这一次更是实打实的病了,可是不也还是没用呢?

    “嬷嬷,大少爷如今病了,想念二小姐,那也是人之常情,可是老爷为什么不让二小姐回来,嬷嬷可曾想过了?”一点一点的提点,那白嬷嬷也不是个傻子,自然也是明白了几分了,“你的意思是,老爷不想二小姐回来?可是这是为何?”

    “主子的心思,我们怎么能知道呢?只是老爷不让二小姐回来,定然是有老爷他自己的思量和打算,大少爷这么暗示,老爷当然不会就同意的。不如让大少爷直接求到老爷的面前,到时候老爷怎么都会给几分面子的。嬷嬷你说我说的对吗?”

    “你说的的确也是对的,只是这样做,老爷会不会恼怒了大少爷了?”这也是白嬷嬷担心的一个原因,所以虽然有想过,但是却没有真的去做就是了。

    这惹恼了苏青岚,那么大家的日子,怕是都不好过了吧?

    当然是不行的!

    “嬷嬷,你怎么就忘了呢?大少爷可是老爷唯一的儿子,老爷怎么会舍得恼怒大少爷呢?而且我的意思又不是故意让大少爷去跟老爷作对,而且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好生的跟老爷说,老爷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也不是那么冷酷无情的人,想来大少爷放下身段,老爷心里纵然是再不愿意,最后也是会答应的。”这么说,倒是让白嬷嬷心动了。

    “你说的也是。”怎么那么简单的事情,她就没有想到呢?

    也是她顾虑的太多了。

    “平日里看你那么机灵,看来也的确如此,你果然是个聪慧的。”有了解决的办法,白嬷嬷却是不着急去告诉苏振华了。

    这个功劳,白嬷嬷一直都是想独吞的,如今,她也是在想,怎么才能拖住桃红了。

    “嬷嬷过奖了,我也只是看到大少爷和嬷嬷如此忧心,不想罔顾了大少爷对我的信任,和嬷嬷最近的照顾,所以多想了一下罢了。”桃红倒是谦虚,看着白嬷嬷的神情就知道对方的不想自己将这消息告诉苏振华的。

    反正她也是没打算告诉对方的,桃红倒也愿意卖给白嬷嬷一个人情了。

    “呵呵,桃红姑娘说的极是,那如今,我们可是要一起去告诉大少爷这个消息?”刚才桃红的话语里,也提到了她,白嬷嬷觉得这是桃红在暗示什么,如今,便有些试探的意味在里面了。

    “嬷嬷,这个消息我本来就是不打算自己告诉大少爷的,这段日子你对我的照顾许多,我心里很感激,却一直找不到报答的方法,如今,能为嬷嬷和少爷减少一些忧愁,我也是开心的。这个方法,就当做是嬷嬷自己想出来的就是,我就不去了。”知道白嬷嬷很想贪高功,桃红这会儿当然也不会紧巴巴的去了,反正这事情最后也没啥好结果,她躲都来不及呢,哪里还会自己凑上去?

    “桃红,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是夫人身边留下来的人了,我照顾你,也是应该的。我怎么就能贪了你的功劳呢?”心里虽然是开心死了,可是面子上,白嬷嬷也不想让人觉得她太贪心了,只好故意装着拒绝,桃红怎么会看不出她的心思,眼角划过一抹冷笑,却拉着白嬷嬷就推着对方出去了,“嬷嬷可别说这样的话了,滴水之恩,都当涌泉相报,更何况嬷嬷这些日子待我是极好的,我总是寻不着机会报答嬷嬷,如今有了这么一个机会,嬷嬷还是不要推辞的好,不然我的内心会难安的!”

    脸上一副要报恩的样子,白嬷嬷见了,心里越发的欢喜,可是也不能表现的太过了,“可是这样子,你不就吃亏了吗?我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呢?”有些人就是如此,偷了别人的东西,还喜欢给自己立一个牌坊,显示自己的贤良,白嬷嬷无疑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了。

    “嬷嬷,你是不想让我报恩,就一直让我这样子愧疚下去了吗?你这样子,让我情何以堪啊?我以后还有什么脸让嬷嬷照拂?”见白嬷嬷还在那里演戏,桃红也是配合,神情越发的恳切,那白嬷嬷又假意推辞了几番,最后桃红有些不耐烦了,赶忙跺了跺脚,“呀,嬷嬷,你就别推辞了,你再这样子推辞,那我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见着桃红急了,白嬷嬷也不敢再推辞,免得桃红改变了主意,赶忙就换了脸色了,“好好好,既然你坚持,那我也只好受了你的人情了,不过到时候,我会跟大少爷说,这里面也有你的一份心意的!”只说是有一份心意,可是全部的努力是她的,这也跟没说,没什么区别了。

    桃红自然是知道白嬷嬷话语里的意思的,眼中划过一抹冷凝,却是不在意的样子,“嬷嬷说的什么话呢?这计策完全是嬷嬷自己想的,和我有什么关系呢?”一副茫然的样子,白嬷嬷见桃红那么上道,不由得咧开了嘴了,“好好,你这份情,我受了,以后我不会亏待你的,但凡我有什么,我也会为你争取一番的!”

    这也是为了避免桃红以后见到她风光了,后悔了,想要有些什么动作了,白嬷嬷想的深远,桃红也明白,心下不由得对白嬷嬷一片的讥讽了。

    “那我就谢谢嬷嬷了,以后还希望嬷嬷多多照拂才是!”

    “会的会的!”见着桃红识趣,白嬷嬷也开心,桃红见着白嬷嬷如今算是应了,也想早日完成这事情,便催促着白嬷嬷走了,“嬷嬷既然想到了对策,就早早的去告诉了大少爷吧?大少爷如今身子也是着了凉了的,还是早早的吃药养身子才好,耽搁了,万一出了意外,那就不好了。”

    桃红的话让白嬷嬷听得极为舒服,脸上顿时就笑开了花了,“你说的极是,我这就去回了少爷了!”这会儿倒是二话不说就走了,白嬷嬷一来到苏振华住的地方,让人通报了进去,看着苏振华就是一脸的喜色了。

    苏振华见着白嬷嬷脸上的喜色,顿时也猜到了什么,赶忙就问了,“嬷嬷,可是想出计策了?”

    “大少爷,皇天不负有心人啊,老奴终于是想到了,只要大少爷照着做,二小姐不日就可以回来了!”

    “好,嬷嬷请说!”

    “大少爷,您如今病着的,老奴想了许久,觉得大少爷这样子旁敲侧击的不是很好,不如大少爷直接就去求了老爷,想来老爷如此的疼爱大少爷,定然也不会真的就为难的!”白嬷嬷想到桃红的计策,越想越觉得是好的。

    与其总是花费那些歪歪肠子,还不如直接就说了不是?苏振华怎么说都是相府唯一的继承人,难道苏青岚会做太过不是?

    “可是,我直接说了,爹爹会应允吗?”苏振华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担心的,他努力了几次,也是敏感的发现,苏青岚似乎并不想让苏玲月早早的回来就是了。

    “大少爷好生的求老爷,花点心思,老爷如此疼爱大少爷,想来是不会拒绝的!”这话倒也不假,但凡苏青岚有那么一点点的在乎苏振华,哪里会舍得看着苏振华那么忧伤难过?更何况苏振华都亲自求了,难道还能不应允不是?

    “真的吗?嬷嬷,你没有骗我?”如果是以前,苏振华倒是不担心的,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他也没有了往日的风光,苏振华当然也没有往日那么自信了。

    他的爹爹,一向来将他视为心中宝的爹爹,已经被别人夺去了宠爱和目光,如今在他身上,还有多少,苏振华实在是有些无法确认的。

    “大少爷如今信任老奴,就照着老奴的做,老奴相信,只要大少爷到时候心诚的求了老爷,老爷一定会答应的!”当然,这个前提,还得是苏青岚对苏振华,还是有一点的怜惜的,不过白嬷嬷想来问题应该是不大的。

    今日苏青岚不是派了人来看苏振华吗?由此可见,苏青岚对苏振华,不是全然不关心的。

    “好,那嬷嬷打算让我怎么做?”如今,也只能试一试了,苏振华现在对自己可是十分的不信任,更是怀疑苏青岚对他的疼爱了,也是很需要有个方法,可以证明些什么,于是,终于是心动了。

    “大少爷如今,只要先准备一下,让自己看起来尽量的憔悴忧伤一点,然后我们就等着老爷过来,到时候就……”桃红是提了一个主意,但是具体的实施,还得是白嬷嬷了。

    白嬷嬷细细的告诉了苏振华要做的事情,苏振华一一听了,也顿时觉得自己之前采取的方法的确是太过畏首畏尾了,这不是好事情就是了。

    “嬷嬷说的话,我记着了,只是爹爹什么时候会来呢?”这事情,太过刻意了,也是不好,所以,如今只能等机会了。

    “大少爷放心吧,老奴会想办法将老爷引来这里的。”

    “嗯,那就麻烦嬷嬷了。”想着这一次的计策,苏振华倒是稍稍的放下了心,想着终于是很快就能见到苏玲月了,苏振华的嘴角,不由得也露出了点点的笑容了。只是他不知道,书房那边的苏青岚,倒是一场暴风雨来临前的临近了。

    看着来福,苏青岚那本来温润的眼神,突然就变得凌厉无比了,“你说的可是真的?那丫头倒掉的药,真的就是府医开给振华的药?”心里一片的愤怒之色,苏青岚这人平素虽然为人谦和有礼,很少发脾气,但是他最痛恨的,就是算计和欺骗!

    他已经因为这两样受了太多的苦了,不管是白芯,还是老庆王妃,都让苏青岚寒透了心了,如今听着自己的儿子也开始算计欺骗自己,苏青岚的心里,哪里还能保持平静?

    好啊,一个两个,都以为他是纸糊的吗?那么好糊弄?

    也是第一次看到苏青岚那铁青的脸色,来福有些吓到了,不过倒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回老爷,的确是如此,奴才本来还怕是有人弄错了,奴才特意跑了几家药房,结果都是这样子说的,所以奴才,奴才这才前来……”

    “好了,这事情我知道了,你下去吧,这事情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了!”只觉得心里有种疲惫了,被亲生儿子算计欺骗的感觉,还真的是很不爽!

    看来,自己这些年,真的是对孩子疏于管教了,才会让他们越发的无法无天了。

    心思百转间,门口有人出声,苏青岚皱了皱眉,“谁在外面?”此时此刻,苏青岚只想静一静,看看怎么处理这事情,可不想被人打扰了。

    “回老爷,是,是大小姐来了。”来福恭敬的守在外面,他自然是知道苏青岚此刻心情不好的,作为下人和心腹,此时此刻,他得好生的守着,时刻的等待着苏青岚的命令了。

    “兰儿?”没有想到苏兰芷这会儿就来了,苏青岚想着苏振华,再想着苏兰芷,心里越发的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没有看明白老庆王妃和白芯的阴谋,就那么将白芯这个祸害带进门来了呢?

    如今那人算是走了,可是走的也不干净,留下这些破事,还真的是不让人省心了。

    “爹爹,您在吗?我给您送点心来了。”苏兰芷站在外面,瞧着来福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大好,心里自然是知道是什么了,此时此刻,她也是来看看的。

    “进来吧!”外面风大,苏青岚也舍不得让苏兰芷吹风冷着了,赶忙就让苏兰芷进来了,见着女儿亲自端着食盒进来,苏青岚有些心疼了,“怎么不让下人端着?这一路提来,可是会冻着手的,也会累了。”

    “爹爹,没事的,东西不重,不累,而且我路上是让云珠拿着的,只是到了门口,想着爹爹不喜有外人进入书房,这才自己拿着了。”很好的解释了一切,苏兰芷走进桌子,打开食盒,将东西一样一样的都放出来了,“爹爹,我听说您在书房待了大半天了,我想着您应该是饿了,也渴了,所以让厨房做了一些小点心,还带了茶叶来,让我给您煮茶喝吧,爹爹也好休息一会儿了。”

    苏兰芷的懂事和乖巧,更是衬托出苏振华的不懂事了,苏青岚的眼中划过一抹不满,便走了过来,“兰儿,这事情交给下人做就好了,这天气还冷,如今路上也滑,以后做了点心,让下人送来就好了,你不必亲自送来,免得摔着了。”

    冬日还未过去,这天寒地冻的,路上结冰很厚,一个不注意,还真的是容易滑倒了。

    “爹爹,没事的,兰儿身子不好,太医说过了,兰儿得多走走,这样可以增强兰儿的体力了。而且给爹爹送吃食,还可以顺道在爹爹这里找一些书,兰儿可是乐此不疲呢!”许是受了父母的影响,苏兰芷倒是特别的喜欢钻研各种书籍了,苏青岚书房里面的书种类很多,正是满足了苏兰芷的需要,苏兰芷过些日子,就会来取一些的。

    “呵呵,你这鬼机灵,前些日子刚刚拿的书,可是都看完了?”女儿好学,也是好事情,苏青岚不是迂腐的父亲,觉得女子无才便是德,相反,他倒是觉得女子应该多多读书,这样才能更加的明事理,做事情,也更加的有分寸了。

    “嗯,都看完了,今日兰儿既是来还书的,也是来借书的!”如今父女两相处的倒是越发的融洽了,苏兰芷很满足现在的状况,也自然是希望,这样的状况是可以一直持续下去的。

    “呵呵,既然你都看完了,那我可得考考你了!”见着女儿,苏青岚的心情倒是好了许多,这些日子见着苏兰芷看书的速度倒是挺快的,苏青岚也是存了心的想要考考苏兰芷,看看对方将那些书,都看进去了多少了。

    “爹爹请考就是。”

    “我记得没错的话,你之前借的,可是一本小记吧?只是不知道你看了里面的许多,觉得那句,是你最喜欢的?”这个番外倒是有些广了,苏青岚并没有规定什么,只是让苏兰芷自己发挥就是。

    “女儿看过里面的一句话,觉得感受颇深了。”

    “是吗?说说看?”读书,不光光是读书了,还得细细的品味,这样,才是真的将书都给读通了。

    “我记得那本小记里面有这样的一句话,当时女儿看了,便记住了,感受颇多。那句话是这样说的,‘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苏兰芷缓缓的道出这样的一句话,她的声音本来就是极好听的,带着几分的飘渺之气,如今说着这样的话,倒是让苏青岚为之一怔了。

    “这,可是兰儿的想法?”只是不知道,女儿小小年纪,似乎将这凡尘,看的太淡了些。

    这,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嗯,人总是有太多太多的矛盾和在意,所以总是无法挣脱桎梏,女儿希望,女儿可以有那么平淡快乐的一天。”虽然这是苏兰芷向往的生活,可是她知道,这样的生活,离如今的她,是很遥远,很遥远的,甚至有些遥不可及了。

    她在乎的,实在是太多,放不下的,也是太多,所以她注定是做不到宠辱不惊了。

    如今她说这样的话,也只是想告诉苏青岚一些事情,让苏青岚学会放下就是了。

    “兰儿,人生路漫漫,其路长而远兮,注定了要充满荆棘和矛盾,甚至我们都要面临许多的选择。虽然辛苦,可是也是因为这些辛苦,我们才更能体会到快乐了,淡然固然的好的,这是一种豁达的态度,如果真的可以做到这样的境界,那么人生,便能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态度了。”豁达,淡然的确是好的,但是能有几人,真的可以做到那么的不在意呢?

    所以,这样的境界,终究是只能出现在那书本里面,让人向往,却是难以做到的。

    “爹爹说的极是,如果一个人真的可以做到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落,倒也的确是一桩美事了。”如果她能到达那样的境界,那是不是说,她厉鬼的魂魄,也可以得到安宁,不会总是周而复始的,不得平静呢?

    “呵呵,的确如此。好了,不说这个了,让爹爹看看,兰儿都给我准备了什么点心啊?”考学的事情,苏青岚倒也没有非常的苛刻,今日对女儿的了解,似乎多了一层,苏青岚很高兴,拿着那点心,就吃了起来了,“嗯,有一股子的梅花香气,你可是让人用梅花做的?”

    “嗯,这点心甜而不腻,口味是极好的,但是女儿想着,多一些清香也是好的,爹爹累了大半日了,闻到一点点淡淡的冷梅香,也可以提提神,免得太过疲惫了。爹爹,兰儿跟您泡茶!”让人准备好茶具,苏兰芷坐在一旁便开始细细的煮茶了,苏青岚看着苏兰芷越发娴熟的动作,满意的点了点头了,“兰儿的茶艺,似乎越发的精进了。”

    他本就是爱茶之人,素日也爱这些风雅之事,当然对这方面,也是有着一番了解的。

    “爹爹夸奖了,这云雾是爹爹最喜欢的,爹爹可得好好的尝尝,这点心陪着这茶喝,刚刚好呢,唇齿留香,让人回味无穷。”

    “看来你素日里,也是一个会享受的,极好,极好,你也一起吃些吧!”让苏兰芷也吃,免得只是自己一个人,苏兰芷在一旁看着嘴馋。

    “谢谢爹爹!”拿了一块点心吃,味道倒是不错,苏兰芷喝了口茶,感受那份清甜的感觉,只觉得整个喉咙都是极其的舒服的。

    “兰儿,你娘亲今日如何?胃口可是好些了?还有精神呢?可还是倦得很了?”今日倒是还没有得空好好去看看慕容嫣的,苏青岚还挺担心。

    “爹爹放心吧,娘亲很好,就是容易犯困,如今正在小睡呢!”以前从来都没觉得慕容嫣是个贪睡的人,如今看着慕容嫣一天到晚没有几日的清醒的,苏兰芷倒是觉得有些好笑了。

    “怀了身子的人就是这样子的,你娘亲当年怀你的时候,也总是犯困,当时我们两个什么都不懂,当时得知怀了你的消息的时候,我和你娘都吓坏了。”也是,少年贪欢,又是心爱的女子,两人每夜自然是夜夜缠(禁词)绵的,当时听到慕容嫣怀孕的消息,苏青岚想着自己夜间的动作,可是紧张极了。

    “呵呵,是吗?娘当年怀着我的时候,可是吐得厉害?”也不知道慕容嫣的怀相如何了,好的话,也好少受点苦,如果不好,那慕容嫣可有的是罪受了。

    “当年怀你的时候,你也没少折腾你娘亲,到了六七个月才消停,害我当时总是提心吊胆的,生怕你娘有个闪失了。”

    “是吗?”这还是第一次听到苏青岚说起以前的事情,苏兰芷不由得来了几分兴致,继续问道,“那爹爹当年怕是以为我是个淘气的吧?”的确是有这个说法的,在肚子里面闹腾的,将来也是一个头疼的。

    “可不是?到了你娘亲坏了你七个月以后,你每日都不消停,晚上总是踢你娘,让你娘亲睡得好不安稳,我们当时就以为你肯定是一个淘气的。”

    “呵呵,真的?”倒是没有想到自己在慕容嫣肚子里的时候,竟然也是一个不消停的,苏兰芷有些诧异那就是她自己了。

    “可不是?不过你出生的时候倒是乖巧,平日里也不哭闹,倒是让我们好生诧异了。”还以为苏兰芷生下来也是一个调皮的,但是没有想到,这孩子或许是感受到父母的忧伤和难过一样的,竟然出奇的乖巧了。

    “想来爹爹看到我不吵不闹的,会不会觉得我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的?”

    “呵呵,刚开始的确是如此,不过久而久之,看到你如此的乖巧懂事,我和你娘都很欣慰了。”许是孩子天生的敏感,知道自己的娘亲心里有心事,所以也很少哭闹,当时可是让慕容嫣和苏青岚疼得紧了,恨不得将天上的月亮都摘下来给苏兰芷了。

    不过纵然他们疼爱,苏兰芷也从来都不骄纵,苏青岚想到苏兰芷小时候的乖巧,不知道怎么的,又想起苏振华的不懂事,有了这样一个鲜明的对比,苏青岚的心,便更加的偏了。

    或许真的是有其母便有其子吧?

    白芯是一个心机深沉的,她的子女在她的长期教养下,怕也是那些心思不单纯的,如今这苏振华,不是很好的例子吗?

    想到苏振华,苏青岚的脸色顿时划过一抹不虞,虽然很快,但是苏兰芷一直都在观察苏青岚也是瞧见了的。

    “爹爹,您在书房也忙了大半日了,不如我们出去走走吧,总是坐着,对身子也不好。”东西吃完了,苏兰芷让人进来收了,想着苏青岚刚才那不虞的神色,苏兰芷当然是知道,苏振华是惹毛了苏青岚了,如今,她要做的,就是再点一把火就是了。

    “嗯,也好,我送你回去吧!”天寒地冻的,也难得女儿亲自来,苏青岚也舍不得让苏兰芷一个人回去了。

    “爹爹,不必了,我们就随便的走走,散散心就好,刚刚吃了些东西,这样也免得积食了。”

    “嗯,走吧!”两人一起走着走着,说了不少苏兰芷的童年趣事,那么久远的事情,苏兰芷倒是忘记了,此刻再一次的听苏青岚提起,苏兰芷突然就有些怀念了。

    那段日子,是她前世今生都最快乐的日子,如果她一直都是那么快乐的,想必如今的她,也是极其的幸福的吧?

    走着走着,就看到了远处苏振华的院落了,苏兰芷瞧见了,便停住了脚步,“爹爹,今日弟弟病重,想来也是很严重的,府医开了新药,也不知道好了些没有,如今也顺路,不如我们一起去看看弟弟吧?”

    这白芯以前为了让苏振华和苏玲月可以多一些和苏青岚相处的机会,所以将两人的院子都安排在苏青岚的书房附近,苏青岚每日呆在书房的时间很多,回去自己的院落,也总是会经过苏振华的院子,甚至还可以看到苏玲月的院子,这样子,也算是会提醒苏青岚这两个孩子。

    这个算盘,以前的白芯打得倒是很响的,只是如今,白芯如果知道了今日苏兰芷就是利用了这点,怕是在地狱里,都会气得想爬出来的!

    看着那双仿若夜空一般深邃无边的眸子里像是那流星划过般闪过的一抹愤怒,苏兰芷很快就捕捉到了,“爹爹,反正也不远,我们顺道去看看吧,弟弟的风寒总不见好,拖下去,对身子也不好的。小孩子最是需要人的关心了,之前府医也说了弟弟的郁结于心,我们多多的去开导开导,或许弟弟的病,很快就会好了也不一定呢!”

    听着苏兰芷那关切的话,苏青岚更是觉得苏振华此人太过奸诈了,心下越发的不喜起来,不过当做苏兰芷的面,他也是不好发作的,“你说的也是,病了有些日子了,总不见好,也不好的,我们一起去看看吧!”女儿的要求合情合理,苏青岚这会儿虽然是不想去看苏振华的,可是却也不好就拒绝了苏兰芷了。

    “嗯,那爹爹,我们走吧,就在前面了!”特意拉了苏青岚出来走,就是为了这一出的,苏兰芷倒是非常的期待,一会儿苏振华要如何唱下去了。

    希望,不要让她失望才好了!

    到了苏振华的院落,苏兰芷本来是想进去的,可是云珠却突然说话了,“小姐,你头上的那珠花怎么不见了?”

    “是吗?”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生早上带着的那串珠花不见了,苏兰芷有些着急了,“这个可是娘亲亲自给我做的,掉了可如何是好了?”

    “兰儿,你别急,刚才你在书房的时候,我还看见,应该就是在路上了,你让人去找找就行了。”见着苏兰芷担心,苏青岚当然也是担心的,不过苏兰芷倒是拒绝了苏青岚的提议了,“不了,爹爹,兰儿自己回去找才能放心呢,娘亲给的东西,万万是不能弄丢的,爹爹先进去吧,兰儿找到了,很快就回来。”

    “那,也好,云珠,好生照顾小姐!”

    “是,老爷!”

    “爹爹先进去吧,兰儿很快就回来!”拉着云珠就往回走,去找自己掉落的珠花了,苏兰芷这也是借口不进去,免得苏振华见到自己心有顾忌,不会有所行动了。

    她就只消在这里等一会儿,到时候,回去直接看戏就是,想必会很精彩的!

    ……

    苏青岚自然是不知道苏兰芷的心思的,也只当做苏兰芷是着急的去寻了那珠花了,吩咐人跟着去了,这才踏入了苏振华的院子了。

    很快就有人迎了上来,苏青岚见着那人,直接就问了,“大少爷的身子,可是好了些了?”

    “回老爷的话,大少爷的身子,似乎总不见好,刚才奴才还听见大少爷的咳嗽声似乎大了些,也频繁了些。”这些都是白嬷嬷吩咐人见着苏青岚就说的,本想让苏青岚担心,可是这会儿,苏青岚听了,不但不担心,反而脸上的冷凝之色,更重了。

    “……”没有再询问,那奴才看着苏青岚虽然是笑着的,可是明显笑容淡了许多,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了,生怕惹得主子的不快了,“老爷也无需太担心了,大少爷如今身子虽然不见好,但是府医的医术都是不错的,大少爷好生的调养,想来会好的!”

    想了半天,也只以为是自己说了苏振华的身体不好,惹得苏青岚不快了,那奴才赶忙就改口,却不知道,他这样子,倒是更加的引得苏青岚的不悦了。

    一直没有说话,苏青岚加快脚程就来到了苏振华的屋子了,里面的苏振华早早的就得到了消息,在苏青岚走到门口的时候,苏振华极具的开始咳嗽起来,那样子,倒是好像的将心肝肺都咳出来了一样的。

    “咳咳,咳咳咳咳……”许是太用力的咳嗽了,苏振华的脸色倒是有些红晕了,他捂着嘴巴咳嗽,见着苏青岚来了,似乎有所遮掩,好像很怕苏青岚看到的一样,眼神有些躲闪了,“爹爹,您怎么来了?”

    有些害怕自己的样子被苏青岚看到,苏振华感觉将头扭到一边去了,浑身都有些瑟瑟发抖的,脸色虽然是红红的,可是带着不大正常的红晕,一看就让人知道他是病重了的,眼神迷离。

    “我来看看你,你如今,可是如何了?吃了府医开的新药,可是好些了?”询问的话,虽然是关切的,但是语气里却有着一股子的冷意,苏振华急于表现出自己的虚弱,倒是没有注意到就是了。

    “嗯,见好了,见好了,好多……咳咳咳咳咳!”话都还没说完,就又咳起来了,这样子,谁能相信他之前说的话都是真的?

    “府医开的药,你可都是吃了?”看着苏振华这样子,苏青岚的眼中划过一抹痛心,颇有一些失望了。

    “嗯,都吃了的,爹爹别担心了。”先讨好卖乖,这样子,一会儿才好伺机行动了。

    “哦,是吗?”疑问的语气,苏青岚看着苏振华,看着对方明显比早上更严重了的样子,心中的失望,就更重了。

    小小年纪,就学会用这些妇人用的招数,那还有什么大作为可言?

    这大苍都是女主内男主外,世家大族的男子,很少插手后院子里的事物,因为在他们看来,建功立业才是他们的事情,妇人在内宅中的勾心斗角,那都是娘们的事情,与他们这些大老爷是无关的,甚至有些男人是瞧不起妇人的那些争风吃醋的伎俩,认为实在是太过拙劣,所以苏青岚见着苏振华竟然也用上了这样的招数,实在是气急!

    “嗯,放心吧,华儿好多了,爹爹来看华儿,华儿就更是好多了,如果姐姐可以来看华儿,想必华儿就会更好,爹爹,您可不可以让人去请了姐姐回来?”小心翼翼的看着苏青岚,苏振华说这话的时候,很明显的带着请求了,那双湿漉漉的眼角含着点点的水光,像极了一个迷路的羔羊一般的无害可怜了。

    “爹爹,就让姐姐来看华儿一眼好不好?华儿好想姐姐!”满是恳求了,苏振华就那么可怜巴巴的看着苏青岚,眸子中的孺慕之情溢满了眼眶,如果不是苏青岚早先就知道了些猫腻,此刻怕都是会心生不忍起来了!

    “你真的很想你姐姐?”一步一步的走近苏振华,让苏振华只觉得有种压迫感了,看着苏青岚的脸,虽然和平日没什么区别,但是苏振华却生生的觉得有股子冰寒靠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