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苏振华被送去庄子了
    虽然心里是有种预感,自己再说下去是不妙的,可是看着苏青岚已经是慈眉善目的,嘴角挂着浅笑,和平日无异,苏振华倒是以为自己太多心了,想了想白嬷嬷说的话,苏振华当然知道自己的地位,这会儿倒是定了定神,可不想自己好不容易决定的策略,就那么毁了,不然以后要想再找机会,那就难了。

    于是,苏振华点了点头,“是的,爹爹,华儿很想姐姐了,长这么大,华儿还是第一次和姐姐分开那么久,华儿真的,很不习惯了。”以前两个孩子都是在白芯的教养下的,见面的机会也多,感情也是很好的,如今,白芯去了,两个人都是相互的依靠,更加的舍不得对方,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苏青岚瞧着苏振华眼中的神色,心里满是失望了,“振华,你可知道,你姐姐在照顾着你的祖母,如果回来的话,你祖母身边可是就少了一个贴心的人了。你祖母那么疼你和你的姐姐,你难道舍得让你祖母一个人寂寞?”

    “爹爹,祖母身边有许多人呢,可是华儿却只有姐姐了,求求爹爹了,让姐姐回来好不好?华儿一个人,真的好害怕!”干脆撒娇起来,苏振华可不想再耽搁一天了,要知道,这样子耽搁一天,他要面临的害怕和担忧可就多了一天啊!

    “你一个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怎么就一个人了?你这意思,是我苛待你了?”倒是没有想到苏振华说出这样的话来了,苏青岚实在的太过痛心!

    这孩子,果然还是被白芯教坏了,都怪他,以前倒是疏忽了对孩子的管教了!

    “爹爹,华儿不是这个意思!”看着苏青岚脸色变了,苏振华也吓了一跳,赶忙就解释了,“华儿只是想姐姐了,华儿,华儿没说别的,爹爹,华儿如今就姐姐这么一个亲人了,华儿,华儿实在是害怕啊!”许是着急了,越说越错,苏振华倒是一时不查将心里话都说了出来,这无疑是在苏青岚的心里,火上浇油了!

    “好,好啊,原来在你的心里,这整个相府,你的亲人,就只有你姐姐了吗?那你是没有父亲,没有母亲,也没有其他的兄弟姐妹的人了吗?原来在你的心里,竟然是这样子想的!”一直都知道苏振华或许对慕容嫣和苏兰芷不够尊重,所以他这些日子想尽了办法的想要好好地教养苏振华,让对方明理懂事,孝敬嫡母,可是如今听到苏振华这样的话,苏青岚说不寒心,那可能吗?

    果然是,这八岁大的孩子,已经是有了自己的想法了,要想更改过来,何其艰难!

    早知今日,他当初就该亲自教养这孩子,将这孩子和白芯隔绝起来,只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

    “爹爹,华儿,华儿不是这个意思,华儿,华儿只是一直情急,说错了话了。”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了,苏振华赶忙就解释,可是苏青岚早就被苏振华刚才的话寒了心了,也不想听他的辩解了,“好了,你什么都别说了,你如今好生的养病吧,你这病在这样子拖下去,我就让人送你去庄子上,也免得将这病气过给了别人了!”

    发了狠话了,苏青岚得知苏振华的欺瞒和算计,心里说不出的难过,转身就走了,到了院子里,便下了死命令了,“你们都给我好生的伺候大少爷,不许大少爷出门一步,让他好好的在屋子里面待着,直到他病好了为止!”这也算是变相的软禁了,如果苏振华坚持装病,那以后,就只能一直呆在这院子里,哪里都不能去了。

    没有理会大伙儿人心惶惶的眼神和震撼,苏青岚直接就走了,苏兰芷这会儿匆匆忙忙的回来,看到苏青岚怒气冲冲的样子,赶忙走了过去,“爹爹,这是怎么了?什么事情这么生气?”

    “没什么,我们走吧!”正准备走呢,迎面就来了一个丫鬟,那丫鬟端着药急匆匆的,也没有注意到苏青岚走近,等到她注意的时候,那药已经泼到苏青岚的身上了!

    “啊!”那丫头有些吓到了,手忙脚乱的跪下,看着那碗都成了碎片了,心里说不出的着急,“老爷,老爷,奴婢不是故意的,还望老爷恕罪!”

    看着那丫鬟,苏青岚觉得眼熟,“你慌慌张张的做什么?走路怎么那么不小心?”想起来了这个丫鬟就是白芯以前身边的人,当时白芯好像还挺信任这丫鬟的,似乎是叫什么桃红来着。

    见着白芯身边的旧人,苏青岚顿时就一肚子的火了,想起白芯曾经的算计和欺瞒,苏青岚再想起苏振华也是一样的走了老路,对苏振华的怒火,噌噌噌的就上来了!

    “老爷,老爷,奴婢,奴婢……”也不知道是太慌张了,还是在害怕什么似的,桃红说话有些闪闪烁烁的,吞吞吐吐的不知道她要说什么。

    “吞吞吐吐的作甚?快说!”心里也是被愤怒所铺满,苏青岚的语气倒是没了平日里的温和了,不过好在他素日里都是拿温和的样子,此时此刻,纵然是生气,他依旧教养良好的,并没有给人脸色看就是。

    “回,回老爷的话,这,这是给大少爷煎的药!”桃红慢吞吞的回答,说完了迅速的看了苏青岚一眼,那样子,怎么看怎么心虚了。

    苏青岚想着来福之前说的事情,心下倒是划过一抹困惑了,“府医开的这药,不是一日三次吗?这都下午了,还没到用晚膳的时候,怎么又煎药过来了?”而且据他所知,苏振华压根就不吃这药,这煎了药,跟没煎,有什么区别呢?

    “回,回老爷的话,奴婢,奴婢只是想大少爷快点儿好,所以,所以才再煎一副的!”这话说的很不对了,这药虽然可以治病,但是吃多了,可是对身子很不好的。

    “这药哪里是能乱吃的呢?你是怎么伺候的?”

    “奴婢,奴婢是见刚刚大少爷没喝多少药,所以才再煎了一次的,奴婢,奴婢也是想大少爷早早的康复啊,老爷,还望老爷恕罪!”见着苏青岚似乎不满意自己的做法,桃红赶忙就开始磕头了,苏青岚心里本来就烦,加上苏兰芷又在这里,苏青岚也不好发作,“好了,你起来吧!以后好生伺候就是,这药该怎么吃,就怎么吃,不要随意的加量就是!”

    “奴婢,奴婢知道了。”

    “嗯,再去煎一副吧!”苏振华之前并没有喝,这一次再喝一碗,也是需要的。

    希望这孩子,不要再让他失望了才是。

    “是是,还有一些,奴婢这就去盛!”见着苏青岚放过了自己,桃红赶忙就谢了恩回去了。

    ……

    “兰儿,我们走吧!”不想让苏兰芷看到太多这些不堪的事情,苏青岚这会儿,当然是想尽快的带着苏兰芷离开了。

    “好的,爹爹!”

    两人行了半路,苏青岚并不放心,“兰儿,我还有些事情,就不送你回去了,你自己回去吧,路上地滑,你小心些!”他还是得回去看看的好,也好放心。

    “那好,爹爹您去忙吧!”苏兰芷也没问什么,便走了。

    苏青岚看着苏兰芷走了,这才很快的往回走,又来到苏振华院子的时候,他便禁止所有人通传,一路来到了苏振华的卧房,看着那门是紧闭着的,苏青岚也没有马上进去,只是站在外面,听里面的动静了。

    “大少爷,这药,你喝吗?”桃红将药重新的端了来,看着苏振华,恭敬的将碗给递了过去了。

    “桃红,你……”看着桃红,苏振华只觉得有些奇怪了。

    他的计划,他明明是已经告诉桃红的了,怎么对方,还给自己熬药呢?

    “大少爷,你的身子要紧,奴婢想了想,还是觉得,你还是喝药的好。”

    “可是……”刚才的事情,让苏振华有些措手不及了,此时此刻的他,一时之间,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好了。

    真的要喝吗?可是爹爹还没有松口让姐姐回来,如果他真的喝了,那这个计划,岂不是就泡汤了?

    毕竟为了这个计划也是吃了很多的苦的,苏振华还真的是不甘心啊!

    “大少爷,身子要紧,你这病,真的是拖不得了。”

    “桃红,我没事的,左不过就是偏偏爹爹,这病也不严重,不喝也没什么关系的。”觉得桃红说话有些问题,但是苏振华此刻还沉浸在苏青岚刚才的反应中,也愣是没有发觉就是了。

    “可是大少爷,你毕竟是吹了风的,受寒了,还是吃些药,免得到时候小病倒是成了大病了。”话倒是关心的话,可是桃红明明是知道苏振华的打算的,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无碍的,再等等,我再想办法求求爹爹,姐姐再不回来,到时候这相府,可就没有我和姐姐的立足之地了!”虽然苏青岚是发了狠话了,可是苏振华还是不想这么轻易的就放弃了,毕竟是孩子,认准了的事情,也很难回头,苏振华可不想功亏一篑!

    “可是大少爷,刚才奴婢瞧着老爷,似乎很生气!”看着苏振华的神色,倒是没有喝下药,桃红的眼中划过一抹冷凝,她就知道,自己越是劝,对方就越是不会听劝的。

    这个苏振华,虽然如今是懂事了些,但是往日里那股子的倔脾气,还是改不掉啊!

    “桃红,你别担心了,爹爹向来疼我,白嬷嬷之前不是说了吗?我怎么都是爹爹的儿子,就算是爹爹再生气,也不会拿我怎么样的。”这样说,也是想要说服自己了,不然苏振华的心里,还真的是很担心了。可是他却并不知道,用来安慰自己的话,却听到了门口苏青岚的耳朵里了。

    “少爷,你真的不喝吗?万一老爷真的生气了,真的把你赶到庄子上去,那可如何是好啊?少爷你可得想清楚,这事情,不是闹着玩的!”假意思的劝了劝,越到这个时候,桃红知道,越劝就越没用,反而会让苏振华更加的坚定了。

    “嗯,倒了吧,我再想想办法,无论如何,我一定要让姐姐回来,我们两个也好有个商量的对象,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子无助了!”一字一句,皆像那冰刀子一样的刺到了苏青岚的心口上,他本来以为,孩子还年幼,不会有太多的手段和心思,如今想来,这两个孩子,可真不是省油的灯!

    好,很好,白芯将这两个孩子,教的可真好,还有元武侯,这些日子留两个孩子在府里,怕是没少教育的吧?

    心里愤怒极了,苏青岚就那么直直的站在门口,等到桃红端着药出来的时候,看到了苏青岚,一时之间,吓得腿都软了,“老爷,老爷,您怎么来了?”赶忙跪下,桃红的眼中说不出的害怕了,看着苏青岚的眼神明显的充满了惧意了。

    “你下去吧!”挥了挥手,对桃红,苏青岚此刻也没工夫理会,只是看着里面的苏振华,看着对方一脸惊慌的样子,苏青岚的眼中,说不出的失望了,“我说过,如果你的病一直没好,就去庄子上养着,免得过了病气给别人了,既然如今,你不想好,那就去庄子上好生的养着吧!或许庄子上更适合你!”

    这送去庄子上的少爷小姐姨娘什么的,哪个不是因为犯了错误才会去的呢?而且如果真的去了,那庄子上的人哪个不是人精?那日子,是人过的吗?

    苏振华听到苏青岚给自己定了去处,一下子吓坏了,赶忙起床,跌跌撞撞的就跪下了,“爹爹,华儿,华儿知道错了,华儿一定好好养病,爹爹,您不要把华儿送到庄子里去啊!”毕竟是年幼,一根筋就到底了,苏振华哪里想到,苏青岚真的会对他如此狠心呢?

    别人不是说,他是爹爹唯一的儿子吗?不管他做错了什么,爹爹都不会对他怎么样的,可是如今,怎么他就被送到庄子上去了?

    怎么会这样子呢?苏振华实在是弄不明白了。

    如今,他也只能祈求,希望苏青岚看在他是对方唯一儿子的份上,绕过他了。

    看在苏振华那满脸泪痕的脸,苏青岚也知道,这会儿苏振华真的是怕了,只是事到如今,他哪里还愿意让苏振华回来呢?

    “我之前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珍惜,如今,你去庄子上,好好反省反省吧!”打定了主意要将苏振华送走了,苏青岚再也不理会苏振华,直接就走了,苏振华见了,赶忙跟了上去,“爹爹,不要啊,爹爹,我可是您的儿子啊,唯一的儿子啊,您不能这样子对我的!”

    天堂到地狱,也不过是这样子的结局了,苏振华想起曾经的一切,想起曾经的风光日子,再想想如今的日子,实在是心有不甘啊!

    “爹爹,华儿真的知道错了,您就放过我一次吧,我一定好好吃药,好好养病,以后爹爹说什么,我就做什么,再也不敢这样了,爹爹,您绕过我一次吧!不要啊,不要送我到庄子里面去,我还要孝敬爹爹,还要好好的做爹爹的儿子呢!”

    自己是苏青岚唯一儿子这点,苏振华一直都知道,是他最好的保命符,如今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这件事情,就是想让苏青岚心软了。只是他不知道,经历了那么多事情,苏青岚对待他,早就没有了昔日那么毫无芥蒂的宠爱了,尤其是今日,他算准了苏青岚不敢拿他怎么样,靠的就是他是苏青岚唯一儿子这点,苏青岚哪里会真的就让他如愿了?

    如果真的让苏振华如愿了,那么以后,苏青岚哪里还管得住苏振华?

    苏青岚想得很清楚,所以这一次,再也没有了心软,头也不回的就走了,苏振华急匆匆的追上去,苏青岚听到了对方的脚步声,却是不想被对方纠缠了,“好生看着大少爷,派个人将大少爷的行礼都准备好,半个时辰以后,就送他上车,去城郊的庄子里!”半点机会都不给苏振华,甚至打苏振华一个措手不及,让苏振华没有一丁点多想的可能了!

    远远的听着苏振华的哀求,苏青岚已经心寒的不想去在意了,回到自己的院子,苏青岚想了想,觉得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

    苏振华到底是一个孩子,哪里有那么多的心思呢?

    想到这里,苏青岚便叫来了来福了,“去将这事情查清楚,到底是谁怂恿他的!”这样的事情,坚决不能姑息!

    “是,老爷!”来福正准备走呢,便听到有人通传了,“老爷,大少爷院子里的桃红求见,说是有要事要说!”

    “让她进来吧!”这个名字,苏青岚也算是熟悉,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要来干嘛的,他却也不会拒绝就是了。

    “是,老爷!”很快就走来一个女子,见着苏青岚,立马就跪下了,“老爷,奴婢是来请罪的,还望老爷恕罪!”

    “你有什么罪?”这个桃红,苏青岚好几次看到,如今看着对方主动来找自己,心里也是明白了一些了。

    这样子也好,有个人来主动交代,比起去查,还是省事多了。

    “老爷,奴婢,奴婢是来向老爷说大少爷的事情的,这事情奴婢也是刚刚才知道的,奴婢,奴婢之前一直被大少爷蒙在骨子里,还望老爷看在奴婢来说明情况的份上,绕过奴婢一命吧!”首先就给自己想好了退路了,桃红可是奉了命来的,可是她也不想自己受罪就是。

    “你先把你知道的,都说了吧!”见着这丫头的机灵劲,想着刚才桃红明知道苏振华不肯喝药,还是给对方煎药劝对方喝了,看来也是一个关心主子的人,不是那么不明事理的,苏青岚也没打算太过整治就是。

    “事情是这样子的,老爷……”将事情都说了,不过隐去了自己知道真相的时间了,桃红将一切事情都推在了那白嬷嬷的身上,苏青岚听了,顿时大怒,“所以,你的意思是,都是那白嬷嬷撺掇了苏振华了?”

    “是的,老爷,大小姐和夫人如今得了老爷的信任,那白嬷嬷担心自己的地位下降,所以便撺掇了大少爷,大少爷也担心这事情,便也应了。”

    “你可是还有什么可说的?”

    “老爷,大少爷年幼,想必也是受人蒙蔽,希望老爷,还是可以对大少爷从新发落才是,奴婢刚才来的时候,见着大少爷很伤心,实在是有些可怜了。”这话如果是放在苏青岚气消了的时候讲,或许还有那么点点的用,可是偏偏是这个时候讲,苏青岚如今可还在气头上呢,听到这话,自然是更加的想马上把苏振华给送走了!

    年幼,不懂事,可是也得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而且如果他没有那么多多余的心思,何至于被人蛊惑了呢?

    所以,说到底,还是他心术不正,将事情想歪了!

    “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挥了挥手,看来是不想喝桃红说话了,桃红见着自己这一把火添得很好了,便也乖乖的出去了。

    ……

    “老爷,您打算怎么办?”来福在一旁看得真切,实在是觉得这苏振华太过的没脑子了。

    苏青岚为人正直,平素最讨厌的就是这些歪歪肠子,苏振华还是一个男子,却用了妇人的这些腌臜手段,苏青岚不气才怪了。

    “让人尽快将他送去庄子去,至于那白嬷嬷,打了三十板子,然后发卖了吧!”五十板子,再发卖,这样子看来,这下半辈子,不是废了,也是残了。而且如果受伤的时候没有得到好的调养,这白嬷嬷年纪大了,怕是撑不过去,也是有的。

    “那大少爷院子里其他的人呢?”

    “这事情倒是没有一个人告诉我的,看来这些人,也是该换了,反正他如今去了庄子里,院子里也不需要有人伺候了。将贴身伺候的人,每人打二十板,然后都卖了吧。至于其他的,外院的就算了,可是里院的,都罚十板子,罚三个月的月俸!还有玲月院子里的人,贴身的都发卖了,全部都换成新的!”经过苏振华这件事情,苏青岚是下定了决心要杜绝这样的事情再一次的发生了,所以,不管是苏振华的院子,还是苏玲月的院子,苏青岚都打算好生的清理一番了。

    “老爷,奴才这就去办!”

    “嗯,但凡发现有些不规矩的,或者是以前得了他们两人信赖的,统统都卖了!如果人手不够,再让人牙子来一趟,好生教养才是!”

    “是,老爷!”

    “交代下去,说这些被卖的人都是做错了事情,禁止人谈论这事情!”

    “奴才明白了!”

    “对了,还有那府医,你去查查,看他跟这事情,到底有没有关系!”经过了这几次的事情,苏青岚实在是觉得这府医的问题很大了。

    “老爷放心吧!”

    “嗯,去办事吧!记得送他去庄子的事情,你亲自办,记得派几个信得过的人去,好好的照顾他!”说到照顾,苏青岚的语气倒是有些重了,来福自然是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了然的点点头,“老爷放心吧!”说完,便去完成苏青岚吩咐下去的事情了。

    苏青岚见着人走了,让院子里的人都不要来打扰他,一个人坐在书桌边,一刻不停的便开始奋笔疾书了。

    以前他是没觉得,可是如今,发现这后院子的人一个两个的,都是没安好心,总是唯恐天下不乱,时不时的整出一些幺蛾子,他此刻真的是很后悔,当年就让这些人进来了。

    白芯,苏振华,苏玲月,还有李姨娘,柳姨娘,甚至如今的张姨娘和郑姨娘……这些人,哪个不是打着自己的小九九呢?

    突然就有些明白慕容嫣当初说的一人一事一双人的美好愿望了,此刻想起两人当初那么单纯美好,没有外人插足的日子,也没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那么多的算计,苏青岚的确是觉得那四年的时光,是他这辈子,最轻松和快乐的日子了,也只有在那段日子,他才真正的懂得了幸福的滋味了。

    可是一切,都被他亲手给毁了,这又怪得了谁呢?

    哎,是他对不起嫣儿,也是他背弃了当初的承诺,所以,这是在惩罚他吗?让他经历那么多的背叛?

    呵呵,也是他活该啊,如果当年他坚持一点,谨慎一点,这府里哪里来了这许多乌烟瘴气的人,弄得家宅不宁呢?

    哎,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

    最近发生这些事情,之前的,苏青岚可以想通,也能明白,只是苏振华这一次,真正的是伤了苏青岚的心了。

    要知道,那可是他的亲生儿子啊,这些年来,他自问也算是对苏振华宠爱有加,该给的,他都给了,可是为何,对方还是那么贪心呢?稍微不顺,就算计起他来了吗?

    实在是太让他寒心了!

    +++++++++++++++++++++分界线

    苏振华被送去庄子的事情不胫而走,顿时相府都传开了,月桃几人听到了,赶忙就来回复了苏兰芷了,只是看着苏兰芷如此淡定的神色,月桃几人倒是不淡定了,“大小姐,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感觉吗?”

    这苏振华这些年,没少欺负他们,打压他们,甚至故意的耍他们,月桃几人可是对苏振华不满好久了。

    这个小霸王,在相府无法无天的,如今终于是被送走了,还是送去庄子里,这意味着什么,大家心里都跟那明镜似的。

    送去庄子啊,那可是犯了错误,不再受宠的人才会去的啊,而且许多人都是一去不回了,那说明了什么?

    “这也没什么感觉的,他既然犯了错误,惹怒了爹爹,受些惩罚,也是应该的!”这样的结局,在苏兰芷的意料之中,却也有些意料之外了。

    本来还以为,苏青岚对苏振华,还是或多或少有些愧疚的,可是怎么如今看来,却是另外一幅光景呢?

    看来,这一次苏振华把爹爹可得罪的不清了,这以后想要再翻身,那就困难了。

    如今她也就企盼娘亲可以平安的生下一个男孩子,到时候,这个苏振华,就不足畏惧了。

    “大小姐,你就没有一点点的感觉吗?奴婢可是听说,这大少爷,可是犯了老爷的禁忌了,所以才会被送去庄子的,庄子是什么地方的,这以后可就……”月桃倒是有些快嘴,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苏兰芷听了,赶忙阻止了对方,“好了,他毕竟还是相府的大少爷,你们还是不要私下里谈论这事情的好,免得惹祸上身了,赵嬷嬷,吩咐下去,让院子里的人,不许谈论这事情!”这样的事情虽然是劲爆的,但是任由府中下人随意的谈论主子,那也是不好的。

    “是,小姐!”

    “这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以后不许再提了,尤其是不能让外面的人知道,免得让爹爹为难了!”虽然纸包不住火,但是能瞒几天,那就是几天吧。

    苏兰芷可不想苏振华前脚刚走,元武侯或者是老庆王妃就上门来找麻烦了。

    “小姐,老奴知道了,老奴这就去吩咐大家,以后谁敢再议论,就重重的罚了!”

    “嗯,还有吩咐下去,府上的人都不许到处宣扬这事情,如果谁宣言出去,直接打了五十板子,发卖出去了!”五十板子,一个弄不好,可是会死人的啊!

    “老奴省得的,小姐放心吧,这事情不会传出去的!”赵嬷嬷自然是知道苏兰芷的打算了,这苏振华背后,可是还有人支持的,如果那么快就传出去了,那对方找上门来,也是一件麻烦事情。

    “嗯,你去安排吧,我得去娘亲那里一会儿,免得闲言闲语的传到娘亲的耳朵里,让娘亲烦躁了!”

    “小姐说的极是,如今夫人那里可马虎不得,小姐还是赶紧去和夫人说清楚才是。”

    ……

    苏兰芷一行人收拾了一下就去慕容嫣的院子里,才走到路上,就见着慕容嫣身边的紫儿来了,见到几人,赶忙就快步走了上来,行了礼了,“大小姐!”

    “紫儿,可是娘亲让你来的?”见着紫儿刚才的脚步非常的着急,苏兰芷也明白,慕容嫣定然对这事情,是有疑虑的。

    “是的,大小姐,夫人让奴婢来请了大小姐过去!”刚才听到苏振华被送去庄子的消息的时候,这府内的人,没有谁是不震惊的。

    要知道这苏振华可是苏青岚的独苗啊,从小蛮狠骄纵的,也没几个人管得住,如今虽然白芯死了,但是苏振华的独子地位是变不了的,这府里的人依旧尊他为少爷,哪曾想,竟然会有这样的一天?

    这是不是说,白姨娘一房的,如今是真的失宠了?先是白姨娘去了,然后是两个孩子许久未回来,回来了也就一个,如今这一个也被送走了,还是相府的独苗,那剩下的一个庶女,还有什么希望呢?

    这府里的人各个也都是像个人精一样的,这会儿苏振华失势了,大家当然知道,苏振华是没了什么地位了,如今也就眼巴巴的,等着使劲的巴结慕容嫣和苏兰芷了。

    所以当苏兰芷来到了慕容嫣的院子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外面围了不少的人,叽叽喳喳的,窃窃私语。

    “你们说大少爷被送去庄子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大少爷可是老爷的独苗,以前可是很得老爷的疼爱的,怎么突然就被送去庄子了?我可是听说大少爷还病着呢,老爷这一次,可真狠心啊!”

    “快别说大少爷病着了,我可是听说了,大少爷这病啊,是装出来的,想博取老爷的同情呢!”

    “啊?大少爷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如今夫人和大小姐重新得宠了,大少爷怕是自己的地位不保,所以使了苦肉计吧?”

    “可是这苦肉计,吃苦的,不也是大少爷吗?这谁愿意病着啊?”

    “哎,都说了是装病了,大少爷哪里那么傻,真的就病了?”

    “那大少爷装病,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就是为了让老爷关注他,跟夫人和大小姐争宠?可是他有那么多的办法,怎么就用这一个呢?”

    “哈,这个我知道,我刚才特意去打听了,好像大少爷是想叫二小姐回来帮忙的吧?所以才使了这苦肉计,想让老爷接了二小姐回来,这样他们姐弟两也有个商量了。”

    “哎,这大少爷和二小姐以前是什么光景啊?如今却变成了这样子,这白姨娘一死,府中倒是什么都变了。”

    “可不是吗?自从白姨娘去了,府中的李姨娘,还有那柳姨娘,也都相继的莫名的就去了,如今府内剩下的,也就两个姨娘了,实在是让人慎得慌!”

    “你们说,这些事情,跟夫人有没有关系呢?我可是听说,夫人是容不下这些姨娘们的,所以当年才会将自己关在了烟云阁里面。如今夫人重新得宠,这几个姨娘就相继去了,甚至连大少爷也遭了秧了,这是不是夫人真的容不下他们呢?”

    “找你这么说,那张姨娘和郑姨娘岂不是也很危险?还有二小姐?他们岂不是都不被容下?”

    “这谁知道呢?夫人当你可是就是因为这些姨娘不理老爷的,可见夫人的确是容不下他们的!”

    “那……”

    ……

    几人说的津津有味的,倒是没有注意到苏兰芷几人走过来了,苏兰芷听着那些话,只觉得格外的刺耳,心下一片愤怒,给了云珠一个眼神,云珠赶忙就站出去了,“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夫人如今病着,需要休养,你们一个两个的在这门口作甚?都是没事做的吗?到处嚼舌根?”云珠毕竟是有武功的,可以的用丹田说话,那声音倒是比较大,片刻便将那些人叽叽喳喳的声音给镇住了。

    “奴婢,奴婢们只是来看望一下夫人而已,奴婢们这就告退!”见着苏兰芷脸上有些不悦,几人就想走,可是苏兰芷哪里会那么轻易的就放过了?

    无规矩不成方圆,如今慕容嫣可是她的重点保护对象,哪里容得下办法的差池?

    而且这些人嘴巴如此的不干净,她哪里能够那么轻易的就放过了?

    “你们给我站住!”制止了几人离开的步伐,苏兰芷将几人都看了一眼,吩咐一旁的云珠,“云珠,你在这里问清楚他们的身份,他们私自离开自己的位置,来这里凑热闹,打扰了娘亲的静修,严重的违反了相府的规矩,乱嚼舌根,让人给他们掌嘴一百下,罚他们半年的月俸!”苏兰芷这个,可是极重的惩罚了,她的一句话,倒是激起千层狼,有几个奴婢心有不甘,甚至有些愤色,苏兰芷暗自留了个心眼,示意云珠留意那几人,云珠点了点头,“小姐放心吧,奴婢会一一问清楚的!”

    “好,好生的行刑,让他们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还有那些不听话的,不服气我的安排的,给我贬到后院的洗衣房去,专门负责洗下人的衣服!”这可是又脏又累的活了,工钱少不说,而且每日都碰冷水,夏日里还好,这冬日里,那手可是会冻得不成样子了。

    “是,小姐!”有了苏兰芷这句话,几人倒是怕了,哪里还敢乱说,可是刚才他们的眼神已经被苏兰芷和云珠都看在了眼里,被贬去洗衣服,那也是注定了的。

    苏兰芷可不想这些不安分,而且不服管教的人到处走,将来又惹了麻烦了。

    “吩咐下去,以后闲杂人等,一律不许来烟云阁转悠,影响娘亲的休息,违反规矩的,一次打十板,两次打二十板,以此类推!”慕容嫣如今怀着身孕,可容不得半点马虎,这院子里面,院子外面的人,都得是干干净净的,也免得有人浑水摸鱼了。

    “小姐放心,奴婢以后会记住的!”紫儿也是没有想到,她才出去了那么一会儿,这外面就有几个不安分的来嚼舌根了,有几个还是慕容嫣院子里的三等丫鬟,看来,是有人故意来打探消息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