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冰冷男子
    “兰儿,苏振华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早上不是还病重了吗?怎么突然就被送去庄子去了?”虽然兵部喜苏振华,可是苏振华毕竟是苏青岚唯一的儿子,慕容嫣也总不能不闻不问的。

    她总觉得,这事情,太过突然了些,而且说不出的难以置信,是以,她必须得问问才好了。

    “娘,爹爹只是看着他病重了,想着庄子上清静些,还依山傍水的,有利于修养,便送他去了,这样他的病也好得快些,娘就别担心了。”这里面的深意,苏兰芷自然是不会告诉慕容嫣的,慕容嫣如今怀着身子,能少操劳,就少操劳,这些事情,就交给她做就好了。

    “可是庄子上的人都是做粗活的,照顾得了吗?”苏兰芷的话,慕容嫣半信半疑的,虽然庄子上的环境是好些,有利于静养,可是苏振华只是感染了风寒,还没有必要闹到送去庄子的程度吧?

    这里面肯定是有些什么事情,是她不知道的。

    可是,是什么事情呢?

    “哎呀,娘,别担心了,没事的。他是爹爹的儿子,爹爹那么安排,定然有爹爹的想法,爹爹有分寸的,您啊,如今只要好生的养好身子就是了。”可不想慕容嫣为了这些不相干的人伤脑子了,苏兰芷赶忙拉着慕容嫣就坐下了,拿起慕容嫣做的小鞋,笑着岔开了话题,“娘,这是你为弟弟做的小鞋吗?真好看!”小手摸着那小鞋,针线非常的平整,一点线脚都没有,婴儿的肌肤很细嫩,也只有这样,才不会伤了婴儿的肌肤了。

    苏兰芷那么明显的转移话题,慕容嫣哪里会没看见呢?

    笑了笑,慕容嫣很识趣的没有再问了,“这个针线比较密集,我也是做了许久才做了那么点点了。”看着女儿,再看着自己给肚子里的孩子做的东西,慕容嫣只觉得格外的幸福了。

    肚子里的孩子虽然还没有出生,但是如今,她已经开始期待这个孩子的来临了。

    虽然这个孩子出现的不是时候,可是,她对这个孩子的期待和爱,已经让她无暇顾及这许多了。

    这可是她的骨血啊,一直以来,她都很喜欢孩子,也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多一些,这样自己的孩子才不会孤单寂寞,将来也可以相互扶持了。

    本来以为这都已经只是一场梦了,如今再有了一次机会,慕容嫣如今,也不行去想那许多的纠缠疙瘩了。

    “呵呵,娘的针线真好,我什么时候可以有娘这样的手艺就好了。”摸着那针线,苏兰芷都可以感觉到慕容嫣对肚子里孩子的爱意,苏兰芷当然是开心的。

    这个孩子,来的虽然早了些,可是既然来了,将来也会是她的至亲,她希望,这个孩子可以在期待中快乐的出生,平安幸福的长大,弥补她童年孤寂的遗憾了。

    “你还小,主要是缺乏练习,以后多做一些,就会好了。”以前倒是没能亲自教导苏兰芷女红,慕容嫣觉得很遗憾,如今,慕容嫣当然是要抓紧时间好好的教教苏兰芷了。

    这女儿家女红如果做得差的话,将来到了婆家,可是会被人嫌弃的。

    “嗯,那娘可得好好地教教我,我也好多给弟弟做些东西!”

    “好好!”虽然心里还存有疑虑,但是慕容嫣见着苏兰芷没说,也没有再问了,两人聊着女红,聊着慕容嫣肚子里的孩子,聊着佛经,倒也过得是极快的。

    到了晚膳的时候,平日里准时出现的苏青岚没有来,这些日子习惯了苏青岚的陪伴,今日又发生了这样子的事情,慕容嫣此时,还是有些担心的,不过她这些年来练就了一副淡然的神色,倒也让人看不清楚就是。

    苏兰芷一直在观察慕容嫣,还是发现了一点端倪了,“咦,怎么爹爹还没有来呢?平日这个时候,他可是早早的就来了啊?”如今苏青岚倒是练就了一副厚脸皮了,不管慕容嫣怎么漠然以对,苏青岚都好像无关痛痒似的,倒是一直都有说有笑的,完全不在意慕容嫣不理会他了,就是苏兰芷,都有些佩服苏青岚的决心和勇气了。

    要知道,大苍的男子,很多都是非常要面子的,在他们看来,女人只是附属品,就算是做出来什么,也没有男子道歉的道理,如今苏青岚能做到这样的地步,耐着性子等着慕容嫣的原谅,也实属难得了。

    “他不来就不来吧,我们吃,不然菜冷了就不好了。”苏青岚不来,慕容嫣想着苏振华的事情,心底里还是有些担心的,只是不想在苏兰芷面前表现出来,这会儿,倒是装作不在意了。

    “可是爹爹……”看着慕容嫣一副明明担心,却没有表现出来的样子,苏兰芷知道,慕容嫣还是没有想好,所以如今,也是在抗拒着。

    不过,能看到慕容嫣对苏青岚终于是关心了,那不就是说,有希望了吗?

    “他既然不来,让人给他送饭去就是,我们吃吧!”就算是苏兰芷不说,下人也都瞒着,可是慕容嫣还是能够猜测一二的。

    苏振华如果不是犯了大错,触犯了苏青岚的底线,那是绝对不会被送去庄子里面去的。

    所以,如今的苏青岚,心情定然是很不好的,以她对苏青岚的了解,对方如今,怕是将自己关在书房里面,在那里想事情吧?

    “嗯,也好!”慕容嫣都这样说了,苏兰芷也不好说什么,慕容嫣如今身子精贵着,也饿不得,苏兰芷知道内情,也知道苏青岚如今心情不好受,许是没有心情吃饭,也是有可能的。

    “好了,吃吧!”

    “嗯!”

    ……

    吃完了饭,慕容嫣倒是很快就困了,也不留苏兰芷,“这日子短,天黑的早,你早早的离开吧,我也乏了,一会儿就睡了。”

    “那,娘,我先走了。”

    “嗯,去吧!”看着苏兰芷走了,慕容嫣想了想,最后,还是开口了,面色很明显的,有点纠结,“兰儿,你一会儿去看看你爹爹吧,顺便去问问他,这苏振华被送去庄子的事情,要不要告诉母妃。”这很明显的,是个借口了,慕容嫣不放心苏青岚,可是如今,她又不好去,只能让苏兰芷去看看了。

    希望,他可以看开些吧,苏振华那孩子,也是一个心眼多的,真希望,对方没有做太过的事情是,伤了这父子情分了。

    慕容嫣的话,无疑就是那漆黑的夜空,突然绽放出的璀璨烟火了,让苏兰芷的心里,划过一抹狂喜,赶忙就应了,“嗯,娘,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去!”

    “路上小心,不要着急!”不放心的嘱咐,慕容嫣很明显的感觉到苏兰芷的快乐,心下划过一抹叹息了。

    这孩子,怕也是希望自己和他和好的吧?让这孩子从小就缺少亲情和关爱,是她的不对了。

    以后,她会好好的弥补的。

    “娘,放心吧,我去了!”真的是没有想到,慕容嫣会说出这样的话,这可是那么久以来,一个飞跃的进步了。

    以前的慕容嫣,对苏青岚,完全的漠不关心,可是礼节上却是无懈可击的,让人只觉得无奈了。

    可是如今,慕容嫣肯跨出这一步,主动的关心苏青岚,虽然是找了借口,苏兰芷却依旧很开心。

    ……

    一路上觉得自己的脚步都比往日里轻快了许多了,苏兰芷打听到苏青岚的确是呆在书房,赶忙就去了,来到书房的时候,看到来福恭敬的守在门口,见到自己,就好心见到救星一样的,苏兰芷赶忙走了过去,“来福,爹爹呢?”

    “大小姐,老爷在里面呢!”

    “一直都在里面吗?”

    “嗯,老爷从大少爷处回来的时候,就一直将自己关在书房里面了,一步都没有出来过。”

    “那爹爹可是用了晚膳了?”

    “东西奴才是送了进去了,只是老爷让奴才放桌子上,奴才也不知道老爷到底吃了还是没吃了。大小姐,你进去劝劝老爷吧,老爷他,心里不好受!”毕竟是亲生儿子啊,却亲手将对方送去庄子里去了,老爷怕也真的是气急了吧?

    “嗯,我进去看看爹爹!”走到门口敲了门,好一会儿了,才传出苏青岚有些沙哑的声音,“来福,说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不要打扰我!”语气里比往日里少了几分亲和,倒是有些落寞了。

    纵然是隔着门,苏兰芷都能感觉到苏青岚难过的心情了。

    人啊,都是讲感情的,就算是平日里养的宠物,如果死了,也会难过好几天的,更何况苏振华是个人,还是苏青岚确确实实疼爱了多年的儿子呢?

    感觉到苏青岚的忧伤,苏兰芷的心里有些愧疚,只是,她不后悔就是了。

    如果给她第二次机会,她还是会那么做,“爹爹,是我!”

    “兰儿?”随着这声音,门倒是很快就开了,苏青岚那有些憔悴的脸顿时就入了苏兰芷的眼睛,苏兰芷心里的愧疚,又多了几分了,“你怎么来了?天快黑了,你赶紧的回去吧,免得路滑,摔着了。”在女儿面前,苏青岚倒是很快就掩饰了自己的情绪,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温和。

    “爹爹,娘让我来看看你!”

    “她?”倒是没有想到,是慕容嫣让苏兰芷来的,苏青岚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了,“真的吗?你娘真的让你来看我?”

    “嗯,爹爹,娘亲见爹爹您晚间没有去用膳,担心您没有吃好,让我来看看!”很自觉的隐去了慕容嫣借口的话,苏拉着看着苏青岚心绪不佳,自然是想让对方开心开心的。

    “真的?”脸上顿时划过一抹狂喜,不过好在苏青岚教养极好,倒是控制在了一定的范围内,也不至于让他在苏兰芷面前失控了。

    “自然是真的,爹爹还不信兰儿不成?不信的话,爹爹可以去问问娘亲的!”

    “呵呵,我可没说没信你!”许是见着自己的努力有了结果,苏青岚如今的心情倒是格外的开心了,郁闷也消去了不少了。

    “爹爹信我就好,不信的话,也可以去问问的,娘亲身边的丫鬟都在呢,爹爹不好问娘亲,可以问紫儿他们!”见着苏青岚欢喜了,露出了点点真实的笑容,苏兰芷顿时就松了口气了。

    “好了,我没说我要去问!”见着女儿那么说,苏青岚顿时觉得自己是有些反应过了点了,面色有些尴尬。

    在女儿面前,有失长辈的样子,实在是有些不好了。

    “呵呵,爹爹信了就好。”似乎是有些故意的,苏兰芷看着苏青岚脸上放晴了,笑了笑,“那爹爹,可是能让兰儿好回去交差啊?爹爹可是用膳了?”

    “嗯,用了,用了。”不想慕容嫣担心,也不想苏兰芷担心,苏青岚便说自己用了,只是苏兰芷会相信吗?

    “是吗?对了,爹爹,我突然想跟您借一本书,可以让我进去吗?”

    “兰儿,时间不早了,你早早的回去吧!要借什么书,明日再来就是。”可不想让苏兰芷进去看见那没有动过的食盒了,在女儿面前撒谎,苏青岚实在是有失父颜了。

    “可是兰儿如今正好经过,想顺路就借了,明日再来,有些麻烦了。”虽然苏青岚表现的很镇定,但是苏兰芷还是猜出了苏青岚没有吃,故意逗对方,也免得苏青岚真的不吃晚膳,伤了身子了。

    “兰儿,你想要什么,我明日让人给你送去就是了,今日太晚了,你还是早早的回去歇着吧!”打定了注意要捍卫自己的父颜了,在子女面前撒谎,还被子女看见了,实在是有些有失体统了。

    “这……”犹豫了一会儿,苏兰芷便示意一旁的云珠站了出来,“那好吧,爹爹,我明日再来!”

    “好,路上小心!”苏兰芷终于是松口了,苏青岚也松了口气了。

    “爹爹,今日你没一起用膳,兰儿担心你一个人吃得不好,已经吩咐厨房给爹爹您再做些和您胃口的菜来了,爹爹一会儿再用些,这冬日里寒冷,多吃些,身子也暖和些。”如今苏青岚心情好了些了,胃口自然也是有了的,只是刚才的食盒怕是有些冷了,苏兰芷有些担心,便让人重新做一份热的来了。

    “无碍的,我腹中已然饱了。”不想让苏兰芷看出什么,苏青岚当然不能赞同了。

    “爹爹,女儿来的时候就吩咐了的,如今怕是好了,爹爹不想吃,就少吃些,女儿特意让厨子给爹爹炖了汤,爹爹暖暖身子也好!”

    “嗯,好吧!”见苏兰芷已经吩咐了,苏青岚也不好说些什么了,如今他也的确是觉得有些饿了,还是吃些东西,免得夜间难受了。

    ……

    “老爷,大小姐可真的是孝顺,体贴细心,平日里对待下人也是赏罚分明,大家都夸大小姐呢!”来福也是见着苏青岚因为苏振华所恼,心情不好,这会儿,特意说了苏兰芷,也是想让苏青岚可以想开些了,“今日老爷没去夫人那里用膳,大小姐就亲自来了,还体贴的给老爷准备了膳食,可见大小姐对老爷,还是很细心体贴的。”

    “兰儿的确是个懂事乖巧的好孩子!”只是这些年,是他亏欠了。如今想来,也实在是后悔啊,苏振华和苏玲月两个人都赶不上一个苏兰芷,他真的不知道,同样是他的孩子,怎么就差了那么多呢?照理说,这些年他对苏振华和苏玲月的心思,还多一些,可是他们怎么都没学好呢?

    “是啊,老爷,大小姐乖巧懂事,对老爷和夫人又是孝顺,老爷该高兴才是!”

    “的确,只是振华和玲月……”想到什么,苏青岚叹了口气,实在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老爷放宽心吧,如今老爷将大少爷送去庄子,庄子清苦,大少爷去呆了几年,或许长大了,懂事了,就会好些了。老爷这些年,让人好生教养就是,大少爷还小,还是可以改变的。”

    “你说的极是,明日你就去打听一个德高望重的先生,请他去教导振华吧,聘金可以优厚些,庄子的确是比不得相府了。”庄子毕竟是在乡下,虽然环境不错,却也比不得相府的锦衣玉食了。

    “老爷放心吧,奴才会仔细打听的。”

    “好了,一会儿厨房的来了,你直接送进来!”

    “是,老爷!”

    吩咐好了,苏青岚继续回去书房了,想着今日的事情,苏振华不由得摇了摇头,再想着来福刚才说的话,苏青岚心里也是下了决心的。

    如果苏振华不知悔改,一直如此,那他,也只能一直将苏振华关在庄子里了,也免得将来出来捣乱。

    如今,也只希望,嫣儿肚子里的,真的是个男孩吧,虽然他并不偏爱,可是能有个男孩,以后不管是他,还是慕容嫣,亦或者是苏兰芷,都会轻松些,也会放得开些了。

    这样想着,苏青岚也不再去为了苏振华所恼了,反正他恼了也没用,这些年,是他疏忽了。

    ……

    此时夜间寂静,整个相府,也都恢复了平静了,可是两个姨娘处,却是不平静了。

    郑姨娘,“你说什么?大少爷被人送去庄子了?这怎么可能呢?”怎么都没有想到,最近一直病着的苏振华,竟然突然就被送去庄子了,郑姨娘哪里能不担心呢?

    “是啊,姨娘,奴婢打听的清清楚楚,今日老爷好像对大少爷十分的恼火,二话不说就让人立刻将大少爷送去了庄子了,大少爷也只是收拾好就立刻就走了,半点反驳的机会都没有!”芍药也是察觉到事关重大了,心里也是有些着急。

    “怎么会呢?大少爷不是很得老爷的宠爱吗?最近他病了,老爷不也是很担心的吗?怎么一下子,就被送去庄上了?你可知道是怎么回事?”

    “姨娘,大少爷院子里的人,卖的卖,打的打,罚银子的罚银子,奴婢哪里还打听的出?奴婢只是知道,除了大少爷屋子里的人,就是二小姐院子里的人,也被发卖了不少了,二小姐身边的丫鬟,统统都被卖了啊!”

    “怎么会这样?这可如何是好?”急得一直在屋子里面打转了,郑姨娘怎么都没有想到,本来还以为重新获得宠爱的苏振华,突然就一个急转弯,就那么被踢出局去了?

    “姨娘,如今大少爷也走了,奴婢觉得这事情实在是有些诡异了,我们要如何是好啊?”连最有地位的苏振华都被送去庄子了,他们这些姨娘下人,还算什么呢?

    这事情明显就是冲着他们来的,连他们以为最不可能的苏振华都受到了打压,人人都有些自危了。

    “这件事情,一定要赶紧的想办法通知老王妃才是!”如果苏振华也出事情了,那么,他们还有什么指望呢?

    “可是如今夫人和大小姐管家,进出比往日也严格了些,奴婢实在是很难出去啊!”以前出府,倒是容易些,可是如今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发现了什么似的,好像是有意阻止他们将消息传出去似的,芍药的心里,十分的不安。

    “怎么会这样?”

    “姨娘,快想想办法,如今老王妃送来的人,可就只有姨娘了,二小姐如今也困在庆王府回不来,我们要是再不想办法,那就真的糟糕了!”

    “你让我想想,好好想想!”一直踱步,郑姨娘哪里会不知道如今的情况,可是,她一个弱女子,有什么办法呢?

    “姨娘可得好生的想啊,不然我们很快,也就跟柳姨娘一样了!”说这话的时候,芍药的眼中满是恐慌了,想起柳姨娘的下场,挫骨扬灰,实在是慎人的很啊!

    “你别催我,让我好好想想,好好想想!”

    +++++++++++++我是张姨娘反应的分界线

    “大少爷被送去庄子了?”得知这个消息,张姨娘倒是有些了然,想着最近府中的急剧变化,张姨娘也觉得,事情有些超出控制了。

    “姨娘,老爷这一次似乎很坚决,大少爷可是老爷唯一的儿子,可是老爷竟然将大少爷送去了庄子,而且时间极其的仓促,姨娘,我们该如何是好?”

    “这大少爷也是个没脑子的,在这个节骨眼上,竟然得罪了老爷了。”

    “姨娘,你说老爷如何对大少爷就如此狠心了?奴婢这些年可是听说,老爷一直都很疼爱大少爷的。”

    “再疼爱,可是出了那么多的事情,也会变少了,更何况如今老爷想要求得夫人的原谅,老爷自然对大少爷的那份心思,少了些了。”

    “可是大少爷毕竟是老爷唯一的儿子啊,将来老爷年岁大了,可是也需要大少爷的,如今闹得那么僵,老爷都不为将来考虑吗?大少爷如何恨上了老爷,那大小姐和夫人以后的日子,可不一定好过啊,老爷总不可能一直护着大小姐吧?”主子的事情,晴儿也不好过多的说道,这不合礼仪,但是晴儿还是很隐晦的表达了自己的疑问了。

    “你说的,也对,或许,老爷如今,是有了新的打算了。”想着相府最近的不对劲,张姨娘倒是有些困惑了。

    是啊,大少爷是老爷唯一的儿子,如果关系闹太僵,将来也不好收场,老爷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呢?

    张姨娘百思不得其解了。

    “姨娘觉得,老爷有什么打算呢?”

    “晴儿,你如今密切的关注夫人,看看有些什么不一样的地方!”直觉告诉她,这事情跟慕容嫣脱不了关系,她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如今,也只好慢慢的查了。

    “夫人最近都不出院子了,而且夫人身边的人换了好几次,越发的严密了,奴婢实在很难打探消息了。”

    “看来,夫人那里,定然是有些什么事情了。”只是,到底是什么呢?

    “姨娘,这事情,我们要不要告诉皇后娘娘?”

    “这么大的事情,定然是要告诉皇后娘娘的,想来皇后娘娘会有准备的!”

    “如今府内围得跟个铁桶似的,出入都极其的困难,大小姐和夫人,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知道什么,倒是说不准,不过他们应该是有些疑虑吧?所以防着,你想个办法尽快的告诉皇后娘娘就是,我们如今,也只能按兵不动了,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周围的一切都是不明白的情况,张姨娘也只能静观其变了。

    “姨娘,这相府的水那么深,实在是……”

    “你明天对外就说我病了,如今我们静观其变吧!”

    “是,姨娘!”

    “我累了,准备沐浴,我要睡了!”

    “奴婢这就去!”

    张姨娘不急不慢的洗完澡,然后躺在床上睡了,等到万籁俱寂,本该熟睡的她,却突然的起身,换上了一身漆黑的夜行衣,很快的,就消失在了院子里了。

    走了许久,来到一座宅院,外面看起来并不起眼,但是里面,却是到处都有人把守了。

    那道黑影很快的就找到了一个房间,从窗户进去,见着坐在窗口的男子,恭敬的跪下了,“主子!”

    “可是相府有了什么大动静了?”淡淡的月光之下,那男子模糊的五官仿若刀削般完美无瑕,但是带着冷硬的温度,嘴唇冰冷的抿着,修长的手端着茶杯,轻轻的抿着茶水,那样子看起来悠然自得,让人说不出的优雅,如果不是对方的气息太过冷硬,眼前的画面,的确是很赏心悦目了。

    “主子料事如神,今日,府中的大少爷被老爷送去庄子去了。”

    “哦,是吗?”对方的眉头挑起来了,倒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子的事情,“是什么原因呢?”

    “主子,大少爷假装生病,想要老爷接了二小姐回来,却被老爷发现了,老爷大怒,便让人送他去了庄子里了。”

    “还真是没有想到,一向温文尔雅的苏相,这也有生气的时候了,本王还以为,他一直以来,都是一副泥菩萨的样子,不会发怒呢!”

    “主子,属下还有事情……”

    “说!”

    “夫人好像有些不对劲,只是属下问了些人,问不出。”

    “嗯,本王知道了,可是还有事情?”

    “主子,如今白姨娘,李姨娘,柳姨娘都莫名的去了,属下怀疑,这里面,是有人在暗中推波助澜!而且属下怀疑,这人就是……”还没有说完,就被对方打断了,“好了,本王知道了,你好生的在相府呆着,扮演好你的身份,不要让人起疑了。”

    “是!”感觉到对方那冰冷的气息又冷了几分,张姨娘也不敢说了,只是恭敬的跪着。

    “皇后那里,你可是传了消息去了?”

    “属下会将晴儿打探到的消息告诉皇后娘娘的!”晴儿打听到的,只是一些捕风捉影,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内容就是,张姨娘如此说,她到底是什么身份,不言而喻了。

    “回去吧,没有重要的事情,你不必亲自来了,想办法传出来就是,免得被人看出破绽了。”

    “是!”有些留念的看了那男子一眼,张姨娘很快的就消失在了屋子里,那冷硬的男子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修长好看的手指一点一点的瞧着桌子,一双冰冷似寒潭的眸子满是冷色,好像一座冰窖,让人只觉得冷到了骨子里的森寒之意了。

    想着刚才张姨娘的话,那男子嘴角倒是有了轻微的上扬,“苏兰芷,看来,本王真的是小瞧了你了,只是不知道,你最后,会不会栽在本王手上了?”语气里满是狂妄和自信,男子脑海里划过苏兰芷那虽然年幼,却绝美的容颜,眼中有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暖色了。

    事情似乎越来越有意思了,这样,也好,不然人生,岂不是总没有了挑战了?

    ++++++++++++++++++我是苏兰芷在看看窗外的分界线

    “小姐,夜深了,该睡了。”春暖见着苏兰芷站在窗口有些时辰了,一直盯着窗外,整个人给人一种遥不可及的感觉,心里有些着急。

    小姐真的变了许多了,从什么时候起呢?就不再是以前那个木讷寡言,将一切都隔绝在心门外的小姐了。

    这样的小姐,虽然聪明了许多,可是那心思,也变得越发的让人莫测了。

    “好!”

    “小姐,热水已经准备好了,小姐去沐浴吧,暖暖身子,睡着暖和些!”

    “嗯!”躺在浴桶里,想着今日发生的事情,苏兰芷只觉得松了一口气了。

    如今,府里就只剩下两个姨娘了,苏振华和苏玲月院子里的人,也都处理好了,就算是苏玲月要回来,也不足为虑了。

    只是还是得小心些好,娘亲如今身子不稳,这所有的事情能拖则脱,可不能让苏玲月早早的就来捣乱了。

    这样想着,苏兰芷倒是泡澡泡得有些久了,在外面等着的春暖一直没等到苏兰芷的回应,担心水凉了,苏兰芷会感冒,“小姐,好了吗?”

    因为苏兰芷不喜欢有人近身伺候,所以每当苏兰芷沐浴的时候,几人也只能守在外面听候吩咐了。

    “嗯,好了!”意识到水有些凉了,苏兰芷赶忙起来擦了身子,春暖赶忙将衣服递进来了,苏兰芷穿上,便吩咐道,“好了,让人撤了吧,你也早点休息!”

    “是!”

    躺在床上,苏兰芷却久久不能入眠了,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可是又说不上来是什么了。

    ……

    接下来的几日,相府倒是少有的平静,这几日郑姨娘想办法让晴儿将消息传出去,可是一直没能传出去,心里着急,到了第三日,终于是坐不住了,来到了慕容嫣的院子,可是慕容嫣这些日子闭门不见,郑姨娘无奈,只好去找苏兰芷了。

    “大小姐,婢妾听闻家母身子不适,想回去看看。”脸上带着担忧和憔悴,这倒是很符合郑姨娘所说,不过她担心的也不全部都是这事情就是了。

    “姨娘可是知道,你是爹爹的妾,不可以随便的回家的。”这妾和正妻当然是不一样的,妾就是附属品,是一个物品,卖出去了,哪里还能经常回去原来的地方看看?

    苏兰芷知道郑姨娘的意思,当然也没有给对方面子,当着郑姨娘的面就拒绝了,弄得郑姨娘面红耳赤的,实在是羞愤。

    “大小姐,婢妾知道这于理不合,只是婢妾担心母亲,想回去看看,还望大小姐成全!”如果再不将这消息告诉老庆王妃,她自己危险不说,到时候老庆王妃从别人的嘴巴里听到了,她也是吃不了兜着走的,所以,今天她是无论如何都要出去的!

    “姨娘,这事情,不是我能决定的,你还是去求娘亲吧!”将这事情踢给慕容嫣,反正慕容嫣最近一直都呆在自己的院子里,也不许人进去,苏兰芷这么说了,也是白说。

    郑姨娘气急了苏兰芷的耍太极,却也不敢发作,“大小姐,夫人如今身子不好,婢妾也不敢打扰,还望大小姐体谅婢妾,让婢妾回去看看,婢妾可以保住,婢妾就看一眼,马上就回来。大小姐也是为人子女的人,如今夫人病了,大小姐每日都去探望,大小姐将心比心,婢妾也是忧心母亲,还望大小姐看在同为子女的份上,让婢妾回去看看吧,婢妾定当感激不尽,大小姐以后有什么需要,婢妾定当报答大小姐!”晓之以情,动之以理,郑姨娘如今,也只能用同情攻势了,不然苏兰芷真的不让她回去,那可怎么办啊?

    “姨娘,这事情,我做不得主,你还是去问娘亲吧!”丝毫不为所动,苏兰芷巴不得苏玲月不回来,也巴不得老庆王妃少来搀和相府的事情,当然是不会让柳姨娘回去的。

    “大小姐……”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小小年纪心就那么狠,郑姨娘眼中划过一抹愤怒,可是很快就压下了,陪着笑脸,“大小姐,如今夫人的院子婢妾进不去,大小姐如果怜惜婢妾,可否替婢妾跟夫人说一声,求夫人放我回去?”

    “我凭什么帮你?”苏兰芷这句话一说出来,郑姨娘顿时就哑口无言了。

    “大小姐,你也是为人子女的,难道就忍心看着婢妾焦虑担心吗?大小姐是好命,可以常伴父母身侧,孝敬父母,可是婢妾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家境贫寒,但凡有可能,婢妾都是不想与人为妾的,只是迫不得已。婢妾此生本已凄苦,大小姐如今诚信跟着夫人学佛,想来也是慈悲心肠,大小姐难道就忍心看着婢妾日日为了母亲担忧,消瘦伤怀吗?”眼泪啪啪啪的就掉了下来了,这郑姨娘果然是水做的,长得柔柔弱弱的,哭起来,倒是我见犹怜了。

    “郑姨娘,不要我提醒你府中的规矩吧?你见过哪个做妾的可以随意的回家了?”这话可真的是拿着刀子往郑姨娘的心口上刺了,郑姨娘看着苏兰芷毫不动情的样子,眼泪挂在眼角,半天都掉不下来了。

    “大小姐,你破例一次,不可以吗?婢妾定当感激不尽,以后大小姐让婢妾做什么,只要婢妾能做的,婢妾一定会做的!”

    “我已经说过了,这事情我做不得主,你是爹爹的妾,就算是要出去,也只能问爹爹或者是娘亲,娘亲如今身子不好,你就不要去烦她了,你自己去求爹爹吧!”

    “这……”她哪里敢去求苏青岚啊?

    “云珠,送客!”没有再给郑姨娘开口的机会,苏兰芷直接就赶人了,郑姨娘见着苏兰芷如此不给她面子,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脸色特别的好看了。

    “那大小姐,婢妾就不打扰了!”硬着头皮告辞,郑姨娘本来以为苏兰芷是个好说话的,却怎么都没有想到,苏兰芷竟然半点都不肯松口了!

    如今,她该怎么办才好?

    真的去求老爷吗?

    总觉得自己肯定是见不到苏青岚的,郑姨娘想了想,还是看重了慕容嫣的心善,直接去找慕容嫣了。

    夫人这些年诚心礼佛,想来也是一副慈悲心肠,自己一会儿好生说,言辞恳切一些,夫人应该不会不让我走吧?

    这样想着,郑姨娘倒是看到了点点的希望,脚步都快了不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